凌妙颜 发表于 2007-11-14 19:54:36

《多情剑客无情剑》人物原型初探

  从人物原型解读一部小说常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本文将抛砖引玉从《多情》的人物原型出发谈谈自己的发现,更多的秘密等待大家一同发掘。

  很多评论都把李寻欢当成了古龙的影子,他们内心同样寂寞、孤独,“古龙不可一日无女伴,但他常常会为了朋友,而舍弃他心爱的女人。他总认为女人可以再找,朋友知已却是难寻,怎么可以舍朋友而重女人呢?”而李寻欢为了龙啸云而抛弃了自己深爱的林诗音。凡此种种,于是李寻欢就成了古龙的影子,但我发现,其实我们都错了。

  是《古龙之谜》中的一段话启发了我,书中古龙对牛哥李费蒙说:“现在的人游戏人生,哪个不是这么玩的?我的小说《小李飞刀》中的主人公‘李寻欢’,就是以你的原型写的,要把世态看开一点。”

  李寻欢与李费蒙同为李姓,姓氏相符。李寻欢在被龙啸云搭救之前已经与林诗音订了亲,年龄约莫在二十三、四,入关十年重出江湖遇到阿飞,年龄大约是三十三、四。李费蒙1925年出生,古龙60年写出了《苍穹神剑》、《孤星传》等八部作品,初识李费蒙,这时的李费蒙35岁。年龄相符。

  既然李寻欢的原型是李费蒙,那么孙小红的原型自然是牛嫂冯娜妮。冯娜妮1934年出生,1952年,还在台北上高中的冯娜妮,作为台北市的代表参加省运会,结识了身为报社记者的"牛哥"李费蒙。当时冯娜妮18岁,同书中孙小红的年龄相近。1958年冯娜妮不顾家庭的反对,毅然嫁给了大她9岁的李费蒙。孙小红与冯娜妮的性格也非常相似,同样美丽、豪迈、爽直、不畏世俗,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

  我总感觉古龙是暗恋着冯娜妮的,他数度婚姻失败也可能缘与他内心的这份情感。他要求梅宝珠以牛嫂为标准,有事没事,不是请李氏夫妇到他们家小酌就是夫妻俩到李家去,希望让牛嫂来影响宝珠,使宝珠尽量地与牛嫂缩短距离。

  阿飞的原型很显然就是古龙本人。古龙父母离异,年幼的古龙心里一直认为是父亲抛弃了他们母子,对应沈浪抛弃了白飞飞和阿飞母子。阿飞一名有两层意思,一是暗指阿飞的母亲是白飞飞。二是古龙感慨自己的身世,在父母离异后自已居无定所,倍受欺凌,像街头的混混阿飞。

   同自北而来渴望成为天下最有名的人的阿飞一样,年轻的古龙满怀梦想闯入侠坛,给“三侠客”做剑童,因为资历浅,成就低,活在三剑客的阴影中,所以特别希望能写出一部石破天惊的作品一鸣惊人。正如阿飞想通过杀死梅花盗来扬名天下,但却受到了赵正义、田七等人的打压。古龙对这种排资论辈的现象深恶痛绝,并在《多情剑客无情剑》中借李寻欢的口道出了自己的愤慨:

  “你就算将他们全都杀了也没有用,还是没有人会承认你杀了梅花盗,这道理你难道还不明白么?”
  “只要你肯将出风头的事都让给这些大侠们,这些大侠们就会认为你‘少年老成’,是个‘可造之才’,再过个十年二十年,等到这些大侠们都进了棺材,就会轮到你成名了。”
  “你若想成名,最好先明白这道理,否则你就会像我一样,迟早还是要变成梅花盗。”

  初入侠坛的古龙对这个陌生的圈子好奇而警惕,李费蒙夫妇的热情和无私帮助就像李寻欢在冰天雪地提出要载阿飞一段路一样让古龙感到了久维的亲情并心存感激,从此结下这种亦父亦友的情感。

  如果孙小红的原型是冯娜妮,那么孙小红爷爷“天机老人”的原型应该就是冯娜妮的爷爷冯麟阁,当时是比张作霖还厉害的东北王。冯麟阁年长张作霖8岁,在东北与张作霖并列为最有影响力的两大人物。 依此推论,天下第一大帮“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的原型应该就是后来的“东北王”张作霖,上官飞就是少帅张学良。 古龙在《牛哥的三奇》中说:“大家都知道张作霖是东北王,都以为他天不怕,地不怕,其实他也有害怕的时候。至少他有点怕他的兄弟冯麟阁。他抢先一步,抢到了奉天督军的宝座,冯麟阁就在他的督军府对面,也照样造了座督军府,而且还在院子里摆上十来架大炮,炮口正对着他的督军府,张大帅也只有低声下气的去求和。”冯麟阁在后来的“冯张争霸”中被张作霖打败,退居盘锦广宁,意志消沉,归隐田园,无所作为。同样,《多情剑客无情剑》中“兵器谱”排名第一的天机老人被排名第二的上官金虹打败,死于非命。

  荆无命的原型是张作霖身边的一名警卫,身手不凡,从不喝酒,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始终不离张作霖左右,相关情况请自行百度“张作霖选保镖”。

  游龙生的人物原型应该是卧龙生,一则名字相似,二则古龙、安娜、卧龙生三人之间发生的一件趣闻被古龙很巧妙的写在《多情》中。这则趣闻说,卧龙生名成利就,喜欢上舞女安娜,见了一面马上送上一套名贵真皮沙发,美女收了沙发却投入了古龙的怀抱。而在小说中,沙发变成了鱼肠剑,卧龙生变成了游龙生,古龙成了李寻欢,安娜则成了林仙儿。另外,李寻欢对游龙生剑法的指点似乎也在暗示着什么。
 
  郭嵩阳在兵器谱中排名第四,正直严谨,与李寻欢英雄相惜,我仅从名字上推测他的原型是历史小说作家高阳,并无其它有力的证据。

  本文匆匆写成,零落的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不成体系,希望能与大家一起探讨。

为谁痴 发表于 2007-12-5 15:42:30

<p>第一次知道古龙这些朋友的事迹身世,和小说确实很相符,阿飞应该是少年时的古龙的写照</p>

边城不浪 发表于 2007-11-14 21:00:12

<p>呵呵,憋了两三年,你总算是拿出来了。</p><p>几个人物原型的分析都很有道理,就是郭嵩阳对照高阳未免牵强附会。</p><p>林诗音,可能映照牛嫂身上名门淑女的一面;林仙儿嘛,欢场舞女的终极五星收藏版……</p><p>记得古龙的朋友说过,古龙很有童心,如果有谁得罪了他,就会把那人写到武侠小说里,安排一个悲惨的结局,借此出气。从这个角度看,古龙从身边的朋友身上取材,是完全可能的。</p><p>我想起欧·亨利的一个短篇小说,主人公是个作家,他为了追求创作灵感,把身边人的一切改头换面写入小说,甚至有哪个朋友对他说了一句话,转过身他就记在小纸条上。后来……众叛亲离。</p>

风行天下 发表于 2007-11-14 21:40:09

<p>好象都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觉得,这是古龙经过了一场恋爱后的作品。</p><p>浪子多情,浪子博爱,浪子每一次的爱都热烈、投入、真挚,但是转过身去,浪子都会去寻找另一场爱情,也会同样的爱得热烈、投入、真挚。</p><p>浪子是多情,还是薄情?</p><p>难说。但是至少有一点,浪子是不喜欢被束缚的。</p><p>多情的伟大之处,便在于其具有多面的可解读性,不管是书中的人物,还是其布局构思,都是如此。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得出自己的结论。</p><p></p>

让你飞 发表于 2007-11-14 21:58:38

<p>越看越有道理。</p><p>“阿飞的原型很显然就是古龙本人”尤其有道理。</p><p>就算是扯到了张作霖、张学良和冯麟阁,也似乎有点道理。慢着……我记得上官飞好像是被荆无命刺穿了喉咙啊,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这和人家少帅搭上去好像有点勉强吧?</p><p>荆无命的原型呢?谁比较合适?</p><p>总的说来,小凌这篇文章还是很有新意的,到底是憋了两三年的货,果然沉甸甸的,分量十足。</p>

边城不浪 发表于 2007-11-14 22:09:35

<b>以下是引用让你飞在2007-11-14 21:58:38的发言:</b><br/><p>慢着……我记得上官飞好像是被荆无命刺穿了喉咙啊,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这和少帅张学良搭上去好像有点勉强吧?</p><p>荆无命的原型呢?谁比较合适?</p><p>傲气、显赫出身、玩女人,算是上官飞和张学良的三个共通处。张被软禁,跟“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也差不多嘛。</p><p>上官飞死在荆无命手里,而张学良被某某人设了圈子,因此而败。荆无命有gay的倾向,而某某人似乎也有未出柜的嫌疑,他就是……周公。</p><p>这么说的话,上官金虹该是润之了,如何,视权势如生命,一切为我所用,比张作霖来得像吧?加上和周公若即若离的关系……</p><p>这样,上官飞又变成英烈士,那么累死上官飞的荆无命当是谁敢横刀立马的彭老总……乱了乱了,罪过罪过。</p>

凌妙颜 发表于 2007-11-14 22:31:50

<p>这篇东西由我来写真是糟蹋了一个好的素材,毫无文采,思绪零乱。我一度想交由风行或边城来写,但在这个问题上我研究比较深,最后还是决定由自己来写。</p><p>在我写到“&nbsp;同自北而来渴望成为天下最有名的人的阿飞一样,年轻的古龙满怀梦想闯入侠坛”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猜测到了《从北国到南国》一文的大概内容,结合冰之火兄的介绍,与我的猜测基本吻合。</p>

抛花生的小佳 发表于 2008-12-26 21:36:58

有句话,一切作品皆自传。阿飞和李寻欢都有古龙自己的影子。自己的痛苦,自己最了解。

旧书老友 发表于 2009-1-23 11:05:33

坛主的这篇野考非常有史料价值,眼光角度独特,考据合理令人信服,不应该被隐埋,顶!

凌妙颜 发表于 2011-6-27 21:35:28

  找到一篇东西,作为资料贴在这儿。

  “小李飛刀”的原型臆測

  2010-11-21 23:35:07 來源:無量堂 作者:無量堂主人 【大 中 小】 瀏覽:65次 評論:0條

  古龍在《多情劍客無情劍》中所創造的經典人物小李飛刀李尋歡,應該說是家喻戶曉,人人皆知了。但是這個人物的原型是什么呢?是過古龍自創的還是另有來歷?今日偶然翻閱舊書,才發現,原來小李飛刀這個人物可能是根據四川才子李調元所演變來的。
  清代中葉,巴蜀才子李調元出生在風姿綽約的羅江雲龍山麓。李調元與其父李化楠,與其堂弟李鼎元、李驥元連中進士,李氏兄弟同入翰林院,為羅江留下了“一門四進士,弟兄三翰林”的佳譽。
  李調元的這一家庭背景,與李尋歡的“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如出一轍。況同為李姓,而李調元更是放蕩不羈。或許小李飛刀這一人物原型正是出於此吧。
  李調元,字羹堂,號雨村,綿州羅江縣(德陽)人。清代乾嘉年間四川著名詩人、才子。5歲入私塾,七歲吟詩,稱為神童。乾隆時中進士,曾任廣東學政、直隸通永道等職。
  他博學多才,著作浩繁。散文、詩話、曲話、劇話無所不通,還編寫了不少川劇,其中《花田錯》、《春秋配》等至今流傳。他所輯《函海》一書,廣羅四川歷代名人著作,為研究古代巴蜀文學,提供了寶貴資料。
  諸藝中他 尤長趣對。民間流傳故事很多,生活活潑,雅俗共賞。
  現列舉聶雲嵐、羅良德、劉仁鑄所編《李調元佳話》中幾副趣對,可觀其才氣與雅俗共賞之趣。
  據傳,乾隆與李調元談聯,乾隆說,他常聽那歌功頌德、弄月吟風之句,煩膩已極,很想聽聽下俚之詞,一新耳目。並命李調元擇其中最俚俗者,試舉一二。
  李調元說:“臣幼時,一日天暑,有客來訪,奉扇進煙。客與家父閒話,因家父誇臣能對,客亦蜀中名流,即以"吸煙搖扇,眼前風雲聚會"為起聯囑對。家父以為此對太絕,計臣難以為對,正請客另出句間,臣已得句,朗聲對曰"屙尿打屁,胯下雷雨交加。"因語意過於失雅,遭父呵斥。”乾隆聽了大笑,說:“雖不雅,然舍此莫對。”
  當然,這樣的對子還很多,有空再貼幾副來。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多情剑客无情剑》人物原型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