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03|回复: 7

[原创]寂寞江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2-4 00: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寂寞江湖 序 “古龙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傳奇人物。” 听到有人这样说的时候,古龙很自然的笑笑,同时也感慨万千:我靠一把剑,连不该得到的也得到了,那就是寂寞。然而寂寞是什么样的感觉?古龙在这样想的时候,寂寞便突入其来,于是挥挥手,召来了弟子丁情。 “你说,什么才是寂寞?” 丁情于是也很茫然,虽然这个词整天的吊在嘴巴和舌头上,但是想要表达出来,却又是万分的困难,想了想,说:“是孤独?” 古龙摇摇头,这分明是两回事,却偏偏要扯在一起,于是说:“寂寞只是一种感觉,现在我就感到了寂寞。” 一 那一年他初入江湖。 至于为什么要进入江湖,古龙后来曾向别人解释:“穷。” “别的就没有了?” 古龙笑笑,也只能笑笑,当然他有自已的想法,不过要是将那种想法说出来,一定会引来无数的耻笑。进入江湖,更多的是实现自已的一个梦想。 没踏入江湖以前,有时他连鞋子也穿不上,某一天他赤着脚站在福威镖局的门口,正对着那对巨大的石狮发怔,两个挺着肚子的趟子手冲他吆喝:“滚开,听到没有?就是说你!快滚!”于是他向后退了几步,仍怔怔的看着那对石狮。 福威镖局的总镖头是朱葛亮,他一向认为,能在江湖上混,武功并不是最重要的,最有效也最有用的是头脑活络关系畅通。他对自已在这方面所做的一向很满意,所以也很喜欢把自已比作诸葛亮,不过他并不知道,包括他的属下在内,江湖中人都愿意称他为猪哥亮。 朱葛亮面正口方,高大威猛,此时正带着一脸谄笑,和三四个副总镖头送江湖第一大帮金钱帮的帮主黄梦梁走出大门:“在下已在新新楼设下便饭,尚望黄帮主能赏面……”。黄梦梁摆摆手:“罢了,朱总镖头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罢。至于阁下赏饭么,呵呵,就免了吧,也算为镖局省笔开支,待到敝帮时黄某设宴作东。“ 朱葛亮弯腰打躬,尽力把脸上的肥肉堆成可掬的笑:”那是,那是,黄帮主慢走,慢走……”。 古龙觉得很有趣,跳过来大声说:“你别弯腰了,人家都走远了!” 黄梦梁扭过头看了古龙几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即继续向轿子走去。 朱葛亮皱起了眉,向那两个趟子手问:“这是什么人?” 两个趟子手怒冲冲的走过来,一人抓住古龙一条胳膊:“他奶奶的,你这贼头贼脑的穷小子还不快滚你妈的……”。古龙双肩微沉,卸去力道,双手在二人腰间一推,二人便踉踉跄跄跌出数步。二人在几位总镖头面前丢了个大脸,未免有些恼羞成怒,便各自抽出刀来。 朱葛亮脸色一沉:“福威镖局的人,有随随便便就掏刀子的么?”看着两名趟子手悻悻的插刀入鞘,又和颜悦色的对古龙说:“小兄弟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么?”古龙嗫嚅半晌:“想……想混碗饭吃”。黄梦梁一只脚登上轿子,回头对朱葛亮笑道:“此子可教,朱总镖头收下他不是件坏事。”朱葛亮连连点头:“黄帮主所言极是,所言极是……你叫什么名字?” 其实那时古龙还不叫古龙,他姓熊,叫熊耀华。他正迟疑着是否说出自已的名字,副总镖头牛大龙说:“这小子,脑袋挺大,反应却如此迟钝,难道你连自已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么?”古龙说:“我叫古龙”。至于为什么想出了这个名字,古龙后来私下说过,是因熊耀华这个名字没古龙那么有江湖气味。 另一名副总镖头麻羽呵呵笑了几声:“既然黄帮主说你尚可调教,那你就先从趟子手干起吧,从今天起,有镖你就跟着走走长长见识,没镖呢,就得烧水扫地,听清了么?” 古龙说:“听清了!” 朱葛亮说:“难得黄帮主这样威名赫赫的人为你说话,以后做事要好好做,凡事要多听多问,知道了么?” 古龙说:“知道了!” 从那时开始,他就暗暗发誓:今生今世,一定要做到象黄梦梁那样的成就,一定要有黄梦梁那样的名气,一定要有黄梦梁那样的地位。
 楼主| 发表于 2004-12-4 00: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进入福威镖局之后,古龙很快就感到了乏味与无聊,三位总镖头虽然号称江湖三剑侠,但却很少走镖练剑,他们好象更热衷于打麻将。照例是朱葛亮在辰末时分,揉着惺松的睡眼,手里端着一个特大的紫泥茶壶,滋滋溜溜的喝着水,踱进镖局那宽大的大厅,对立在门口的趟子手老赵摆摆手,老赵就屁颠屁颠的去请牛、麻二位镖头以及源记钱庄的老板甄山梅。大约在巳时,两位镖头和一位老板方到,于是就摆开桌子,开始一天的工作。 原本伺候倒水的应当是老赵,但古龙到了镖局之后,老赵就认为他负有教导新人的任务,所以牌局开始之后,古龙就站在桌子边代替了老赵的差事,老赵则蹲在门口悠然的抽着烟袋。 “自摸!”麻羽用力将一张七万砸在桌子上,输了半天的牛大龙睁着眼:“你赢什么?”麻羽推倒牌:“你看,卡七万!”牛大龙说:“我靠,卡七万也能自摸!”手伸到怀里,半天却伸不出来。朱葛亮和甄老板已经会过了帐:“怎么了老牛?”牛总镖头尴尬的笑笑:“这个……没了,没了。”甄老板很爽气的从怀里取出张银票:“先借给你,再玩,再玩──老牛,你一共欠我可不少了。”牛大龙擦了把汗:“那是,那是,这个月走完那趟到天津的镖就给你会帐。” 正在四个人玩得兴高彩烈之时,总管余西房匆匆的进来:“朱总镖头,老孙记有一趟货,要送到西安去。”朱葛亮问:“什么货?多少?”余西房说:“一千两白银,你说,这个接不接?”朱葛亮说:“怎么可以不接,我们福威镖局虽说财宏势大,但越是如此,就越应当注意形象。只接大,不接小,时间长了,江湖上的朋友们可就有看法了。”余西房说:“那您看让那位镖头走一趟?”麻羽瞪了他一眼:“这样的小事,也轮上我们出马?没看到都在忙着吗?”朱葛亮拍拍古龙的大脑袋:“呵,黄帮主对你这小子如此高看,那就给你一个机会,代我们走这趟镖吧。” 于是古龙就在朱大镖头的赏脸下,开始了他第一次的江湖。 走镖对于古龙来说是非常风光而又非常紧张刺激的事情,所以第二天天不亮他就去叫醒随他出行的趟子手老谢,没等老谢起床他又去一次又一次的检查准备出行的车马,老赵轻蔑的哼了一声:“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古龙认真的对老赵说:“如果谁在马鞍下藏了一枚毒针或是一条毒蛇,如果谁在车轮上做了手脚,如果谁在马的草料中下了……”他讶异的抬起硕大的脑袋,发现老赵已不知走到那里去了。倒是老谢披着衣服打着哈欠说:“算了小古,这样的镖,谁会费那么大的力气,闭上眼睛也没人来劫,真正的大镖,用得上你么?” 不过古龙倒是没有泄气,不管怎么说,这总算是他走向江湖的第一步。所以天还没有大亮,我们的古小镖头,就带着一辆马车一名趟子手老谢和一匹马,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事情并没有老谢想象的那样顺利,没走过秦岭,他们就遇到了麻烦。 “我们是秦岭五雄。”当头的一个大胖子手里提着一把砍刀,用高亢的嗓门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 “算了算了。”古龙看到老谢的腿在瑟瑟发抖,就颠起脚尖,拍了拍老谢的脑袋──整天被别拍习惯了,能拍拍别人的脑袋感觉真好,于是他清了清嗓子:“不就是留下卖路财么?” 大胖子非常高兴:“呵呵,你这小兄弟,个头不高,眼神还行,对得起你这个大头,老规矩,把货留下,带足路费回家去吧。” “把货留下回去?那我们怎么给人家交待?”古龙感到很奇怪:“要不,我请你们喝酒,你放我们一马?” 大胖子脸色一沉:“放你一马?我答应,可是我手中的刀不答应!” “好玩,你们说话怎么象是唱戏一样?”古龙说:“难道你们认为绿林好汉就应当这样说话么?怎么说起话象是背书?” “这可是前人传下来的。”五雄中一个瘦子说:“就连金钱帮的黄帮主,也是这样说话的,难道黄帮主也错了么?看来,你是个刚混江湖的新手了?” 古龙摇摇头:“这个时代,连做强盗的也没有一点新意,你们说一句:要钱!不就行了么?多干脆利索,偏偏要费那么话,罗罗嗦嗦的还没有说清楚。” 大胖子怒喝:“这小子语带讥讽,老子们不但要钱,还要顺便留下你们的小命!” 老谢扯扯古龙的衣服:“就这一千两银子,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朱总镖头说过,实在不行,就得风紧扯乎。”古龙叹了一口气(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落下了这个毛病,一直到死也没有改变过来),对大胖子说:“可惜,你的嗓音吼吼秦腔还差不多,论打架,怕还不行。” 他忽然冲了上去,左手一拳打碎了大胖子的鼻子,血还没有喷出,他的右肘就猛击在瘦子的脸颊上,大胖子和瘦子刚刚准备倒地,他又借力腾空,双腿连环踢出,让脚底与另外三雄的脸和脖子脑袋连续发生了多次亲密接触。 “真的,混江湖也得有点新意了,没有新意,做强盗也很困难的。” 最后,古龙诚恳的对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秦岭五雄这样说。 于是,我们的古小镖头,继续带着一辆马车一名趟子手老谢和一匹马,浩浩荡荡的西行。如果说有唯一的不同,那就是老谢换成了崇拜而奇怪的目光,他实在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大脑袋小子,就凭那几拳几脚,就把这个江湖踢打得一塌糊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2-4 00: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从西安回来以后,老谢逢人就说:“嘿,可别小看这个大脑袋小子,人家那手底下可真的叫有货!秦岭五雄那名字可不是吹出来的吧?小古一拳一肘三脚就全部给打发了……”。老赵每次听到,总是很不以为然:“那也算本事?什么秦岭五雄,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换上我们三个总镖头,那用得着那么费劲?”不过朱葛亮倒是对这件事情很关注,详详细细的向老询问了那次双方交手的过程,然后意味深长的与牛大龙和麻羽交换了一个眼神。 一日中午时分,朱葛亮破例的没有打牌,与牛大龙、麻羽以及甄老板踱到了练功场上,摆摆手,老赵低眉顺眼的问:“什么事?”朱葛亮说:“古龙呢?怎么没见到他练功夫?”老赵说:“这您就有所不知了,这个古小镖头呀,自从那次逮了个死老鼠,打败了个什么秦岭五雄,就没把谁放在眼里了,其实那秦岭五雄只不过是浪得虚名之辈,在您手下连一招也走不了……。”他唠唠叨叨的还有说完,麻羽不耐烦的说:“快去把他叫来,罗嗦什么!”于是老赵就急步匆匆的向外边跑,蹩过墙角,就扯开老驴般的嗓子大吼:“古龙!古龙!” 古龙挑着满满一担水,抹着头上的汗,疑疑惑惑的问:“什么事?”老赵说:“你这大脑袋小子,跑那里去了?”古龙分辩说:“不是你让我去挑水的么?”老赵说:“挑一担水也要这么长时间?真是废物!快放下,到练功场上去,三位总镖头要见你呢。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打败了个什么秦岭五雄就目中无人了么?且不说黄帮主了,就说朱总镖头当年……” 古龙顾不上和他争论这些,三位总镖头一起要见他,看来是有了不得了的大事,所以他不但兴奋而且紧张,一溜小跑就到了练功场。 麻羽拍拍他的大脑袋:“呵,不错,不错,难得这样小小年纪,就一个人击败了秦岭五雄,你是跟什么人学的功夫?” 这句话倒让古龙半天回答不上来,最后总算憋出一句话:“其实你们几位,都可以算是我的师傅。”朱葛亮说:“是么?我们并没有点拨过你什么呀。”古龙说:“你们几位的功夫,江湖中早已流传甚广,我从中也学到了一些。”这句话让牛大龙非常满意:“难得你如此用心,不过你其他还向什么人学过?”古龙怯怯的说:“平江百晓生,还珠楼主,白羽,朱贞木,王度卢,郑证因,还有黄帮主……”朱葛亮皱起了眉:“年轻人切忌心浮气燥,更忌扯大旗作虎皮,你说的这些人,除了黄帮主外,其他退隐的退隐,凋零的凋零,你从那里得到过他们的真传?” 古龙说:“除了黄帮主外,其他的各位大家我都缘悭一面,况且有的已然仙逝,并没有得过他们的亲炙……” 麻羽说:“哦,那你如何学到他们的武功?” 古龙说:“他们的武功流传之广,凡是江湖中人莫不知晓,我只不过是从中学了一些招式而已。” 朱葛亮同麻羽又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心平气和的问:“你就这样学的武功?” 古龙说:“那倒也不一定,我学过画,习过字,从中也悟到了一些武功的奥妙。” 牛大龙说:“从书画中也能悟到武功的奥妙?呵呵,俺倒没有听说过。” 一直沉默的甄山梅忽然说:“你没有听说过的事情,倒也不一定就不存在的。” 牛大龙当然很不服气,张了张嘴,想反驳几句,但是一看到是甄老板插了话,就不再言语,转而愤愤的瞪了古龙一眼。 甄山梅说:“你能否走几式让我等开开眼?” 于是,古龙认认真真一板一眼的练了一趟拳,练完,站在一边,等着几个人的评议。四个人又是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仿佛都很失望。牛大龙先是咳了一声,然后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水,用袖子抹去嘴角的茶叶,说:“嗯,章法森严,老成稳重,看来还是个可造之材,,将来大可有成啊。”说完,又“呵呵”的干笑了两声。 朱葛亮哼了一声:“古龙,我看你有一招是脱于黄帮主的“一剑笑傲”,对吧?” 古龙说:“朱总镖头好眼力,那一式,确实是学自黄帮主的。” 但朱葛亮冷冷道:“那么你在中间的发力、用力、布局上,为什么又和黄帮主大相径庭了呢?” 古龙擦了擦汗:“如果与黄帮主的招式一模一样,那怎么会有自已呢,又怎能超越黄帮主呢?” “自已?”朱葛亮仿佛很意外:“什么自已?黄帮主是江湖百年以来唯一的大宗师,是宗师中的宗师,就凭你这年少轻狂的小子,也想超越黄帮主?” 牛大龙说:“呸,就你也想超越黄帮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已的斤两?我们兄弟几个,只要能做黄帮主身边的小小剑童就心满意足了,还不知黄帮主情不情愿。凭你这小子,嘿!呸!” 麻羽呵呵笑了几声:“算了算了,老牛不要火气那么大么,年轻人应当有自已的理想抱负么,走,走,我们打牌去。” 几个人走了,只留下古龙一个人挠着他大大的脑袋,好象想通了什么,又好象什么也想不明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2-4 00: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从那以后,古龙经常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惹得老赵骂了他几次,因为他老是没等水烧开就提了过来,连累他也被总镖头们骂了几次,牛大龙甚至把一壶水浇在他头上:“你奶奶的,难怪我老是输,都是你奶奶的弄这没烧开的水让老爷们喝,俺不输才怪。” 于是老赵只好把这怒气发泄在古龙头上。 他照样扯着老驴般的嗓子喊:“古龙!古龙!” 但是这次很让他意外,居然没有了回音。老赵跑到练功场上,还是没有古龙的影子。 “见到古龙了吗?”老赵问镖师老凌。 老凌嘻嘻笑笑:“你不知道?这家伙最近经常到外边去。” “去外边干什么?还能是嫖窑子不成?” “嘿,还真让你说着了,他和来一春的小婷姑娘有一腿,你是不知道,还是明知故问?” 老赵并不是不知道小婷,不但知道,还知道得很多:“那个娘们不是只卖笑不卖身的么?” “是这样,是这样,不过古龙这小子还确实真有一手,嘿嘿。” 老赵忽然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麻总镖头不是一直在追那个小婷么?” 老凌嘿嘿一笑:“你管那么多干嘛?又不是你老娘!” 古龙与小婷此时正漫步在小镇外的乡道上,他们并没有离得很近,也没有手牵着手,就那样一前一后的走着,因为道路很窄很小。 “古龙,你为什么爱我?” 古龙说:“我也弄不明白这个问题,因为我自已也无法回答,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爱你,正如你不知道为什么爱我一样。” “但是我只是一个为世人所看不起的女子。” “我也只是一个为世人所蔑视的镖师,没有财富,没有权力,没有地位。” “但是我并不看重世人所看重的那些。” “我也一样,我能感觉到你的爱情真切而实在的握在我的手中,而且它是超越了世俗的。” “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看重的是我外表的艳丽,他们宁愿把我当作笼中的鸟,盆中的花,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一种点缀,用来满足他们的虚荣与征服欲。他们也爱我,但那是一种帝王对妃子的爱,是一种蛮横的爱。在那样的爱里,我没有自已,只有从你身上,我才找回了自已,找回了做人的尊严,找回真正的爱情。” 古龙回过身,握住了小婷的手。手是温热的,随心脏的跳动而剧烈的震颤,唇象是娇艳的花瓣,轻轻的抖动:“你嫌弃我吗?” “不,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纯洁而美丽的,我的苦,我的痛,只有你才能真正的理解,现在,我没有机会,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打出自已的天下!” 老赵这时气喘吁吁的跑来了:“嘿,你这小子,敢泡麻总镖头的妞?这可是让俺抓了个成双,你等着瞧吧!” 不但牛大龙意外,连朱葛亮、麻羽、甄山梅也十二分的讶异。牛大龙笑了几声:“老麻,你不是自以为风流倜傥么,怎么让这个无权无势无才无能的傻小子捷足先登了?” 老赵还傻呵呵的陪着笑,好象做成了一件大事,等着麻总镖头的赏赐,但始终让他想不明白的是,麻总镖头竟然恼羞成怒的飞来一记无敌神腿,正中他硕大无朋的屁股,于是老赵横着直飞了出去,结结实实的在三丈开外的干硬的泥地上翻了几个滚。他诧然的看着麻总镖头愤怒失色的大脸,莫名所以。 “老朱,你看着办!你要是留着小子在这里,我麻羽马上就走!”说完了这句话,麻羽铁青着脸,就准备往外走。 “我说老麻,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好说好说,这镖局不就是咱弟兄三个的么,你走了,让我们两个怎么搞?再说,为这小子,值得伤咱们的和气么?”牛大龙一边说,一边向朱葛亮使眼色。 “老麻,你看你,怎么还是象个毛孩子!嗯?”朱葛亮认真的思考着措辞:“我说过要留他在这里了么?啊?你就这么冲动?好,好,让老赵通知他滚蛋就是了。” “接着玩,接着玩!”甄山梅也来打圆场:“你们不要正好,俺那里还正缺个人手,呵。” 麻羽把手中的牌捏着格吱吱响:“他妈的,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所以,当我们的古小镖头回到镖局时,老赵同样愤怒而幸灾乐祸的告诉他:“你滚蛋罢!” 从福威镖局被赶出来,古龙倒是没有什么遗憾,只不过没有了吃饭的地方,却使他非常不安,刚刚在小婷面前说过的豪言壮语,也一下子失去了寄托。他知道小婷手里还有一笔积蓄,不过,要他去动用那笔钱,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很快就又要没有鞋子穿了。” 望着满天的夕阳,古龙忽然升起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这种想法让他不敢去面对小婷,所以他只能在来一春的门前走来走去,随后就穿过长街,走向小镇的郊外,独自踟蹰在曾经有过美丽有过温柔的小道上。小道上仿佛还有她的余香,她的气息,她的话语,但所有的记忆,所能勾起的,只是他的泪水。 夕阳沉下,天色已经黑了。 古龙回过头,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在他的背后。 “拨你的刀!” “哦,是麻总镖头?这个时间,你还没有休息吗?” “拨你的刀!!” “为什么?” “你敢夺我的女人,为什么不敢拨刀?” “小婷是你的女人?小婷不属于谁,她只属于她自已。她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为什么说是你的女人?也许,就是你有这样的想法,才让你永远不能得到小婷的爱情。小婷爱我,不是因为我比你有财富和地位,也不是因为我比你英俊潇洒,只不过我更能理解小婷,尊重小婷。” “我用不着你来教训我,也不想听你讲什么爱情,你有种夺走了我的女人,就有种拨刀!我只有杀了你,才能得到小婷!小婷是我的,没有人比我更爱小婷,谁也别想把小婷从我身边抢走,包括你!” 古龙第一次觉得麻羽很可笑,也很悲哀──他的城府呢?他的深沉呢? “你很象一个人?” “谁?” “刘将军!”说完了这句话,古龙身形骤然如山停岳峙,手也握紧了刀柄,清澈的双眸直接迎上了麻羽的眼睛。也就在这时,麻羽也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过的逼人的压力,这种压力,摧毁了他的骄傲,击溃了他的自信,让他有了一种失去了衣服与肉体的赤裸。 于是他怒吼,出剑,鲜明的剑气,映亮了黑暗的苍穹。 也就在此时,古龙拨刀! 刀出,剑断。 一刀就摧毁了无处不在的剑气。 刀在麻羽的咽喉。 “我不杀你!”古龙笑笑:“因为你让我又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事?”望着古龙愈去愈远的身影,麻羽问。 “让一个人的心死比让他的人死更可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2-4 00: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击败麻羽并没有让古龙感到兴奋,因为这本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麻羽本来也并没有在他渴望跨越的目标之内。倒是甄山梅和他的约定,使他略略踏实了一些。“每个月我付给你一千两银子。”甄山梅说。 古龙笑了:“你为什么做这样赔本钱的事情?送钱给别人用,好象也不是你的习惯。”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给你钱,你就得给我做事。做得好,你还可以得到更多。” “什么事情?是不是让我替你杀人?” “我做的生意一向是正当的,不会让你做那样的事情。金钱帮之所以能崛起江湖,你知道是为什么?正是因为黄梦梁武功高绝天下,所以才有了人气,有了号召力。我想成立一个与金钱帮对抗的组织,所以也笼络了不少人才,可惜,那些人不是草包就是饭桶。我想,在这个江湖上,如果有唯一一个可以与黄梦梁对抗的人,那就是你!” “你出钱,让我潜心研习武功?” “说得对!但我不会干予你的任何活动,武功也是艺术,只拘泥于武功,不通晓世间规律的人,是练不成绝世武学的,至多,只能称之为匠人。比如朱葛亮、牛大龙、麻羽他们。” 这一年,他二十七岁。 三年后,他已经名震江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没有鞋子穿的穷孩子。他有很多鞋子,不但有鞋子,也有最豪华的马车,最豪华的住宅。但这一切,并没有让他满足。 武功,本来是他换取衣食的工具,但至今却成了一条毒蛇,盘踞了他的灵魂,而且这条蛇慢慢的向龙演化。只有到了现在,他才真正的明白了一些自已,了解了一些自已──原来武功才是他的道。 他曾经试图与黄梦梁进行一次对决,但尚未交手,他就知道了自已的失败。这倒不是黄梦梁有一群为之摇旗呐喊的喽罗为之助威,而是他真切的感到了与黄梦梁的差距──他在进步,然而黄梦梁也并没有停滞。但是甄山梅却非常高兴:“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江湖中唯一勉强可以与他对抗的人了,也只有你有资格向他叫阵,这样也能提升你的名气与影响。” 古龙说:“只怕提升的是你的名气与影响罢?” “呵,这么些年了,你说话还是这么尖锐得象个孩子。不过你说的也对,我是商人,当然先得考虑我自已的利益。” 在那一刻,古龙忽然对这个肥胖的中年人产生了莫名的厌恶:“我只想探究武功的真谛与精义。” “那是那是,你上升的境界越高,我的利润就越大,呵呵,这是相辅相成的,并不矛盾,并不矛盾!” 古龙凝视着手中的刀,说:“那倒未必。这路刀法只是给我自已看的,因为它既不快,也不华丽,更不好看。” 甄山梅并不是很情愿:“看起来不快的刀,怎么能引起别人的兴趣与注意?” 古龙说:“刀以求道,我为什么要引起别人的兴趣与注意?” 甄山梅说:“没有兴趣与注意,我拿什么赚钱?” 古龙说:“你赚不赚钱,关我什么事?” 甄山梅说:“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古龙说:“你也别忘了,你只要求我研习武功,并没有要求我研习什么样的武功。所以,我可以研习给别人看的武功,也可以研习只给我自已看的刀法。” 于是甄山梅说:“很抱歉,那我也只好象老赵一样,请你自便了。” “刀呢?” “刀就在他手!” “那是柄什么样的刀?” “他的刀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有时一刀挥出,又仿佛是空的!” “空的?” “空空蒙蒙,缥缈虚幻,仿佛根本不存在,又仿佛到处都在。” “可是他的刀看来并不快。” “不快的刀,为什么能无敌于天下?” “因为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极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2-4 00:5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尾声 自从创出了这路刀法后,古龙很快就感到了厌倦与寂寞。他甚至深深后悔为什么要创出这路刀法来,当然并不是因为他失去了甄老板这个老朋友,而是所有的障碍所有的目标,都在这路刀法下轰然倒下,包括他自已。也许,这刀法,正如燕十三的剑吧,到了无法控制时,就要反噬其主了。 他已经失去了与黄梦梁对决的兴趣,虽然仍有无数喽罗在摇旗呐喊,继续宣称那是天下第一。 他有一种苍白的空虚。 他自已,已经成为这刀法的桎梏。 他想得到解脱而不能。 这是什么? 这就是寂寞! 好大,好空虚的两个字。 望着满天的夕阳,泪自他的眼角流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2-4 0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算填完了这个坑。一切都完了,结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2-4 01: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替兄弟转到掷杯吧.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2-4 3:48:31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7:50 , Processed in 0.08811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