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1|回复: 6

[原创] 人外的人,天外的天。 聊聊叶开这个人,暨《边城浪子》《九月鹰飞》书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0 20: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剑心元璟 于 2020-5-10 20:09 编辑

如果要拿古龙的所有作品,做一个古龙群侠传这种感觉的东西,那么李寻欢是当之无愧的C位。
李寻欢的崇高地位,不仅来自《多情剑客无情剑》的高成就,也和其所代表的的“小李飞刀”在古龙武侠观里崇高地位有关——古龙武侠大抵有三个最核心的价值观。
其一是正义必胜,仁者无敌。这一点,在李寻欢击杀上官金虹时已经体现了,古龙又在《边城浪子》里借荆无命的口再说了一遍。
李寻欢一直相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公道必定常在人间。
所以他胜了
一个人若为了公道和正义而战,就绝不会败。
《边城浪子》
其二是积极乐观,恬静淡然。这其实在古龙的诸多作品里都有所体现,举例的话,可以看《天涯·明月·刀》。
一间寂寞的小屋,一个寂寞的女人。
她的生活寂寞而艰苦,可是她并无怨天,因为她心安,她已能用自己的劳力去赚取自己的生活,已用不着去出卖自己。也许并不快乐,可是她已学会忍受。
生命中本就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无论谁都应该学会忍受。
现在一天又已将过去,很平淡的一天。
她提着篮衣服,走上小溪头,她一定要洗完这篮衣服,才能休息。
她自己小小的茉莉花,这就是她唯一的奢侈享受。溪水清澈,她低头看着,忽然看见清澈的溪水中央倒映出一个人影
一个孤独的人,一柄孤独的刀。
她的心开始跳,她抬起头看见一张苍白的脸。她的心又几乎立刻要停止跳动,她已久不再奢望日己这一生中还有幸福。可是现在幸福已忽然出现在她眼前。
他们就这样互相默默地凝视着,很久都没有开口,幸福就像最鲜花般在他们的凝视中开放。
此时此刻,世上还有什么言语能表达出他们的幸福和快乐?
这时明月升起。
明月何处有?
只要你的心还未死,明月就在你的心里。
《天涯·明月·刀》
其三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虽然在《楚留香之午夜兰花》才被明确提出,但早在《三少爷的剑》里,古龙就对它进行了很彻底的阐释。
谢晓峰道:“只要你一旦做了江湖人,就永远是江湖人”铁开诚道:“我也有句话。”
谢晓峰道:“什麽话?”
铁开诚道:“只要你一旦做了谢晓峰,就永远是谢晓峰”他微笑,慢慢的接着道:“就算你已不再握剑,也还是谢晓峰。”
《三少爷的剑》
小李飞刀,代表的是其中的“正义必胜”。而我们也都知道,古龙武侠中,有两个人是会小李飞刀的,除了李寻欢,另一个就是叶开。叶开不仅会小李飞刀,他也是古龙笔下积极乐观的浪子代表。
 楼主| 发表于 2020-5-10 20: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心元璟 于 2020-5-10 20:10 编辑

一、边城的浪子,宽恕的飞刀
《边城浪子》里,叶开的出场,颇为不凡。
天连着黄沙,黄沙连着天。
人已在天边。
叶开仿佛是从天边来的。
《边城浪子》
在这里,古龙其实就已经给了叶开一个定位——天上的人。而叶开也确实不像是人间的存在。傅红雪患有羊癫疯,还是个跛子,叶开除了不换衣服,可谓英俊帅气、沉着冷静、身体健康,简直就是完美的,他在整部《边城浪子》里游刃有余、全知全能,仿佛天上的神仙。叶开的完美,总让人想起古龙笔下另一位完美男神沈浪。
正因为叶开的过于完美,很多人会觉得傅红雪的悲惨写的更好,傅红雪这一形象要较叶开更为出色,叶开写的太假。但其实并非如此。
《边城浪子》一书可以分为上下两部,第26章血海深仇是一个分界线,前面是叶开破解萧别离阴谋的故事,后面则是叶开完成复仇的故事,所以很明显,《边城浪子》的男一号是叶开。而叶开作为男一号,《边城浪子》其实也就是他的成长历程。而傅红雪嘛,他完成自己的成长是《天涯·明月·刀》。
貌似游刃有余、全知全能的叶开在《边城浪子》里其实至少对两个人的处理是欠妥的,一个是马芳铃,另一个是萧别离。
叶开在书中撩了好几次马芳铃,看起来二人郎情妾意,但当傅红雪撕开马芳铃衣服时,叶开赶到了。按理说,叶开应该揍傅红雪一顿,然后和马芳铃一起走,但并没有。从这里,我们是能看出来,傅红雪在叶开心中的地位,其实是要高于马芳铃的(滑稽)。
马芳铃还在哭。他轻拍着她的肩,柔声道:“你先回去。”
马芳铃道:“你——你不送我?”
叶开道:“我不能送你。”
马芳铃道:“为什么?”
叶开道:“我还要留在这里。”
马芳铃用力咬着嘴唇,道:“那么我也——”叶开道:“你一定要回去,好好的睡一觉,忘记今天的事,到了明天……”
马芳铃用力握着他的手,眼泪又慢慢地流下,黯然道:“你就算不去,我也不怪你。”她突然转身,掩着脸狂奔而去。
她的哭声眨眼间就被狂风淹没。
《边城浪子》
而傅红雪在这里会选择撕马芳铃的衣服,古龙原文已经告诉了我们原因——因为她是马空群的女儿,所以傅红雪做了这样的选择。
傅红雪忽然道:“你是谁?”
马芳铃道:“我姓马……”
她声音停顿,因为她已感觉到这少年的呼吸似也突然停顿。
她想不出这是为了什么。没有人能想到仇恨的力量是多么强烈,有时远比爱情更强烈。
因为爱是柔和的、温暖的,就像是春日的风,春风中的流水。
仇恨却尖锐得像是一把刀,一下子就可以刺入你的心脏。
傅红雪没有再问,突然用力抱住她,一把撕开了她的衣裳。
《边城浪子》
在之后的故事里,马芳铃连遭打击——万马堂毁于大火,与袁青枫结婚不成,与丁灵甲的结婚又不成功。重重打击下,马芳铃终于疯了,并且就这样退场。
马芳铃冷笑道:“你也用不着得意!你以为叶开真的喜欢你,他若真的喜欢你,为什么让我们将你带走?现在他说不定已跟别的女人睡在床上了,也许就是他的老情人翠浓。”
她突又疯狂般大笑,大笑着一步步向后退,不停地向后退,退入树丛。
然后她的笑声就突然停顿,她的人也看不见了。
《边城浪子》
那么,叶开呢?那个神一样的叶开,他不是主张宽恕么?他为什么不帮助马芳铃?我相信很多读者都会有这种疑问,所以我们现在去看另一个人,萧别离。
事实上,叶开是一个很冷血的人。在傅红雪和路小佳比试后,叶开去找萧别离,他很轻易的就击溃了萧别离的内心,最终导致了萧别离的自杀。
叶开道:“你知道的实在太少。”
萧别离冷笑。叶开忽然走过来,俯下身,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他声音说得很轻,除了萧别离外,谁也不能听见他在说什么。
萧别离只听了一句,脸上的笑容就忽然冻结,等叶开说完了,他全身每一根肌肉都似已僵硬。
风从窗外吹进来,灯光闪动。
闪动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这张脸竟似已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脸。他看着叶开时,眼色也像是在看着另外一个人。
没有人能形容他脸上这种表情。那不仅是惊讶,也不仅是恐惧,而是崩溃……只有一个已完全彻底崩溃了的人,脸上才会出现这种表情。
叶开也在看着他,淡淡道:“现在你是不是已承认了?”
萧别离长长叹息了一声,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萎缩了下去。
……
看着叶开走出了门,他身子突然颤抖起来,抖得就像是刚从噩梦中惊醒的孩子。
他的确刚从噩梦中惊醒,但醒来时却比在噩梦中更痛苦。
夜更深,更静。没有人,没有声音,只有那骨牌还在灯下看着他。
他忽然抓起骨牌,用力抛出。
骨牌被抛出时,他的泪已落了下来……
一个人若已没有理由活下去,就算还活着,也和死全无分别了。
这才是一个人最悲痛的。
绝没有更大的。
《边城浪子》
叶开看似宽恕了萧别离,但萧别离还是死了——失去了活着的理由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活着呢?所以叶开根本没有宽恕萧别离。
在这个时候,叶开的价值观是什么呢?古龙也借由下文告诉我们了,是公平
叶开道:“死的人确实已付出了他们的代价,但活着的人呢?”
易大经没有回答,他无法回答。
叶开道:“我并不是说这仇恨一定还要报复,但每件事都必须做得公平,活着的人若认为那些死者已替他们付出了代价,那就大错了。”
他一字字接着道:“你欠下的债,必须用你自己的血来还,这种事是绝不容别人替你做的。
《边城浪子》
所以当傅红雪宽恕了易大经时,叶开想起了萧别离,他忽然觉得自己错了。
现在叶开在想着萧别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想起这个人,这也许只因为他一向觉得这个人并不该死的。
也许他一直都在后悔,为什么要让这个人死。
真正该死的人却有很多还活着。
……
叶开仿佛又听见了萧别离那种仿佛来自地狱中魔咒般的声音。
《边城浪子》
随后,阿飞又对叶开进行了连续的教育。阿飞对叶开说的这一长串话,简单概括一下,大概就是正义必胜、仁者无敌、友情至上、爱与宽恕
陌生人点了点头,说出一句叶开终生都难以忘记的话。
“能杀人并不难,能饶一个你随时都可以杀他的仇人,才是最困难的事。”
……
丁灵琳道:“小李飞刀呢?他的出手是不是比荆无命更快?”
陌生人的眼睛忽然也亮了起来,道:“他的出手已不是‘快’这个字能形容的。”
丁灵琳眨着眼,道:“我明白了,他出手快不快都一样,因为他的武功已达到你所说的那种伟大的境界,所以已没有人能击败他。”
陌生人道:“绝没有人。”
丁灵琳道:“所以上官金虹的武功虽然天下无敌,还是要败在他手下。”
……
陌生人道:“世上也许只有友情才是最真实,最可贵的,所以无论白天羽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总认为马空群用那种手段教训他,是件非常可耻的事。”
丁灵琳道:“所以你并不反对傅红雪去杀了他。”
陌生人叹道:“但是李寻欢却绝不会这么样想的,他从来也记不住别人对他的仇恨,他一向只知道宽恕别人,同情别人。”
《边城浪子》
但很明显,叶开还是迷茫的。尽管叶开还在迷茫,故事是继续进行的。傅红雪因为误会绑架了丁灵琳,叶开在解救了丁灵琳之后,发现丁家原来也是敌人。在得知了这件事后,叶开的第一反应是和丁灵琳分手。我们通过把《边城浪子》看到这里,其实也可以发现,叶开至少是确实喜欢丁灵琳的。
所以萧别离的死、傅红雪宽恕易大经和丁家也成为复仇的对象这三件事,共同促成了叶开的成长——小李飞刀是救人的刀,是宽恕的刀。
荆无命:“看见了你,我才知道我是比不上李寻欢的。”
他冷漠的声音竟似变得有些伤感,过了很久,才接着道:“路小佳只懂得杀人,可是你……你刚才出手三次,却都是为了救人的命!”
刀本是用来杀人的。
懂得用刀杀人,并不困难,要懂得如何用刀救人,才是件困难的事。
……
荆无命道:“李寻欢能杀上官金虹,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功,而是因为他的信心。”
李寻欢一直相信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公道必定常在人间。所以他胜了。
荆无命道:“他们交手时,只有我一个人是亲眼看见的,我看得出他的武功,实在不如上官金虹,我一直不懂,他怎么会战胜的。”
他慢慢地接着道:“但现在我已了解,一件兵器的真正价值,并不在它的本身,而在于它做的事。”
叶开承认。
荆无命道:“李寻欢能杀上官金虹,只因为他并不是为了想杀人而出手的,他做的事,上可无愧于天下,下则无愧于人。”
一个人若为了公道和正义而战,就绝不会败。
荆无命道:“百晓生若也懂得这道理,他就该将李寻欢的刀列为天下第一”
叶开看着他,突然对这个难以了解的人,生出种说不出的尊敬之意。
无论谁能懂得这道理,都应该受到尊敬。
荆无命也在凝视着他,缓缓道:“所以现在若有人再作兵器谱,就应该将你的刀列为天下第一,因为你刚才做的事,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所以你这柄刀的价值,也绝没有任何兵器能比得上!”
《边城浪子》
此时《边城浪子》的故事已到结尾,荆无命出场,点明了刀是可以用来救人的,叶开的刀此时已经是天下第一。通过宽恕丁白云、马空群,叶开真正的练就了宽恕之刀。
那么我们现在回去看马芳铃,叶开为什么没有宽恕她呢?因为彼时的叶开还不懂得什么才是宽恕,而当叶开懂得的时候,马芳铃已经消失不见了。
拥有了宽恕的飞刀,叶开就能真正的成为天下第一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他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历练,这样才能不再是李寻欢荫庇下的木叶。
而这个进一步历练的故事就是《九月鹰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0 20: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心元璟 于 2020-5-10 20:18 编辑

二、九月的飞鹰,摇曳的金铃   

《九月鹰飞》是边城浪子的后续故事。“小李飞刀”系列的几部中,倘若排除《飞刀,又见飞刀》,《九月鹰飞》通常是评价最低的一本,议者常曰古龙又将《多情剑客无情剑》的故事讲了一遍,以及一个模式化的大侠叶开。
    然而,十分可惜,《九月鹰飞》是一本极其卓越的书,细究其原因,可能是早年议者按照出版顺序作文论,误以为《边城浪子》写于《九月鹰飞》和《天涯·明月·刀》之后,无法理解古龙的很多安排,对它们评价不高,加上这些议者或多或少有学界大佬的身份,这都极大影响了这三本书的口碑。至于持“《九月鹰飞》是翻版《多情剑客无情剑》之观点”的人,这两本书里,至少有一本他肯定是没怎么认真看的。
    事实上,《九月鹰飞》与《多情剑客无情剑》和《边城浪子》一起构成了我个人定义的“小李飞刀”三部曲,这三部通过李寻欢和叶开两代传奇侠客,共同谱写了古龙武侠中最不朽的存在“小李飞刀”。
    《九月鹰飞》的故事开始于叶开受阿飞嘱托,保护从前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和林仙儿的遗孤上官小仙。上官小仙只有七岁智力,却掌握着其父的武功秘笈和金钱帮宝藏的秘密,因此江湖中人都想掳走上官小仙,从而称霸武林。叶开原本打算将上官小仙藏于长安冷香园,但消息不胫而走,他于是与恋人丁灵琳设下计策,打算想引出内奸。但经过层层反转,原来内奸以及这一切的主谋就是他们所要保护的上官小仙。
    上官小仙为了重振金钱帮,称霸武林,打算借叶开的飞刀杀死与她作对的人,为此,她对叶开几番引诱,但叶开始终对丁灵琳矢志不渝。在上官小仙的所有阴谋败露之后,就像当年李寻欢在密室中和上官金虹的决战一样,她也与叶开在密室中展开了决战,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宽恕击败了仇恨。
    乍一看,这是个极其爽文套路化的故事,主角团先吃瘪,再逆袭。对,没错,这本书证明了古龙是一个完全能写出大众意义上的爽文的作家,而且可以写的非常好看,但他又偏偏不太爱写这种东西,而是喜欢写《多情剑客无情剑》《欢乐英雄》《三少爷的剑》那些让人看起来觉得拧巴的书。
    但《九月鹰飞》历来就是受争议的。除去我上述提到的,也有人认为叶开在本书中的人设发生了变化,不再是《边城浪子》里那个开心快乐的叶开了,那么,真的是这样吗?
古龙在《九月鹰飞》里留了很多细节,这些细节,都暗示着叶开的变化。
    首先是丁家的变故,《九月鹰飞》的故事距离《边城浪子》结束不算远,但故事基调明显和《边城浪子》恩仇了了的HE结局不同。
家门惨变,兄弟飘零,天上地下,她已只剩下一个可以依赖的人。
《九月鹰飞》
其次是叶开和丁灵琳感情的进阶。在《边城浪子》里,他们俩顶多只能算是处在丁灵琳疯狂追求叶开的状态。但到了《九月鹰飞》,很明显他们俩已经有了肌肤之亲。
丁灵琳呻吟般叹了口气,轻轻道:“你想的事为什么跟我一样?”
叶开微笑道:“因为我们已很久没有见面了,是不是?”
丁灵琳的脸突然红了,忽然跳起来咬了他一口:“实在不是好东西,我咬死你……”
床很软,也很干净。
叶开躺在床上,他还没有被咬死,可是看起来也并不像很快活的样子。
丁灵琳伏在他胸膛上。
他的胸膛宽阔而坚实。
屋子里很温暖,就像是春天一样,盆里的火还很旺。
在这么温暖的屋子里,一个人是不必穿太多衣服的。
两个人更不必。
《九月鹰飞》
这两件事加起来,就引发了叶开心态的变化。从《边城浪子》一路看过来的读者应该都知道,丁灵琳其实就是个天真活泼且喜怒无常的大小姐,如果真要从她做的事来说,我们直接嘲讽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都是可以的,叶开对这一点自然也很了解,所以他必须坚强,必须成为丁灵琳的依靠。
上官小仙道:“因为不管我说不说,你都是一样不开心的。”她不让叶开分辩,抢着又道:“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总是在想着丁灵琳。” 
叶开不能否认,只有苦笑道:“我跟她认识已不止一天了,她实在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对我也一直都很好。”
上官小仙道:“我对你不好?”
叶开道:“你们不同。”
上官小仙道:“有什么不同?”
叶开叹息着,道:“你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你有才能,也有野心,你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可是她……她却只有依靠我。”
这是他的真心话,也是他第一次对上官小仙说出真心话。现在他已不能不说,他并不是个完全不动心的木头人。
……
丁灵琳就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忽然扑在他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叶开就让她哭。
哭也是种发泄。他希望她心里的委屈和悲痛,能随着她的眼泪一起流出来。
可是他自己呢?
他绝不能哭,甚至连默默的流几滴眼泪都不行,他知道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至少,要有一个人是坚强的。
他一定坚强起来,无论多么大的委屈和悲痛,他都一定要想法子隐藏在心里,咬着牙忍受。
他能忍受。
《九月鹰飞》
所以,当丁灵琳被东海玉箫掳走时,叶开的心就乱了。接下来,叶开先输给东海玉箫,又输给吕迪,完全被众人玩弄在股掌之间,毫无上一部的机智可言。但我们回想一下,在上一部里,即便丁灵琳被傅红雪掳走,叶开也绝不会如此,恐怕这就是真爱吧。
叶开道:“因为现在我的心已乱,你身旁又有这么多漂亮的帮手。无论谁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架走,心都会乱的。”
玉箫冷笑道:“你倒很坦白。”
叶开道:“我不想骗你,也骗不过你,你当然也知道我的心已乱了。”
《九月鹰飞》
看到这里,其实该明白的都明白了。
对于叶开而言,《边城浪子》是让他真正领悟到宽恕,练就宽恕的刀,《九月鹰飞》是让他彻悟,斩断牵绊和束缚,这样他才能不再活在李寻欢的荫庇之下。
随着《九月鹰飞》故事的发展,叶开最终获得了成长,他真正成为了传奇的侠客,所以《九月鹰飞》结尾时,没有任何前辈出场,叶开本身就已经是和那些前辈一样的传奇了。
但只有叶开成长了吗?
当然不是,丁灵琳也成长了。她从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丁家大小姐,成为了装傻反杀韩贞、骗过上官小仙的花生帮帮主夫人丁灵琳。这是《九月鹰飞》故事结尾最大的反转,也是丁灵琳形象升华的时刻。
倘若没有这一段,丁灵琳如果在之前就死了,结尾处叶开仍旧能战胜上官小仙,届时叶开或许能和崔玉真终成眷属,但故事如果这样,那崔玉真无非就是又一个孙小红,叶开也就很难说得上摆脱了李寻欢而存在。
但丁灵琳通过自己的成长,践行了之前说过的话,证明了自己是配得上叶开的。我想,任何一个抨击古龙物化女性的论者,都应当认真看看《九月鹰飞》,从而意识到自己是在胡说八道。
今天她准备要用的武器,是她的决心,她的勇气,她的智慧与美丽。
她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九月鹰飞》
到这里,叶开的故事才真正迎来了结束。
叶开的故事从来都不是李寻欢的翻版,毕竟李寻欢的生命里,可不曾有过丁灵琳这样的女人,而叶开的传奇,是他和丁灵琳两个人共同写成的。
《九月鹰飞》还有一个有争议的地方,就是结局。小李飞刀的传人叶开与上官金虹的女儿上官小仙,就和他们的父辈一样,在一个密室里展开了决斗。这个结局历来被斥为像素级cosplay《多情剑客无情剑》,从而被批评古龙懒惰、限制叶开等等。
但事实上呢,如果真要细说,这二者也就是有点像罢了。要传达的东西并不一样,甚至《九月鹰飞》的这场决斗要传达的更多,区别至少有三点:
其一,是《多情剑客无情剑》在决斗之后,还有一段李寻欢回忆战斗过程,还有一章蛇足,而《九月鹰飞》是没有的,叶开与丁灵琳在决斗后,古龙就直接结尾了。当然了,在某种意义上,《九月鹰飞》其实也是有蛇足的,只不过,它的蛇足是一本书,叫《天涯·明月·刀》。这里我就不细展开了,以后写天刀书评再说。
其二,密室的情况、密室外面的人不同,《多情剑客无情剑》的小李与上官决斗时,阿飞和孙小红都在外面,他们俩为什么进不去?因为有个铁门,阿飞撞不开铁门,孙小红在呕吐,铁门里不仅是小李和上官,还有个围观的荆无命。古龙在这里特地细致的描写了铁门外的二人,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描写,从侧面烘托决战的惊险。
阿飞在前面走,手里提着剑。
剑犹在滴血。
就是这柄剑,不但夺去了人的生命,也剥夺了人的尊严。
剑竟是如此无情!
他的人呢?
甬道的尽头有扇门。
门关得很紧,而且从里面上了闩。
这就是上官帮主的寝室,上官帮主就在里面,那李寻欢也在里面。
上官金虹还没有出来,李寻欢显然还没有死。
……
阿飞怔在那里,突然间,他就像已变成了一只疯狂的野兽,用尽全力向铁门上撞了过去。
他的人被撞得弹了出去,跌倒,再冲出,全力刺出一剑!
剑折断。
世上也没有任何一柄剑能洞穿这铁门,何况是柄竹剑?
阿飞的腿弯下,整个人都似在抽搐,他又有了那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这种感觉每次都要令他发疯。
但发疯也没有用。
李寻欢就在这扇门里,慢慢地受着死的折磨。
他们却只能在外面等着。
《多情剑客无情剑》
而《九月鹰飞》呢?叶开与上官小仙的一战,并不存在这样的铁门,丁灵琳确实是想去观战的,但小仙劝阻了他,因为丁灵琳如果在那,会使叶开分心。而且,《九月鹰飞》里是没有阿飞的,等在门外的只有一个丁灵琳。这两场密室的决斗,前提是完全不一样的。
上官小仙道:“昔年他们那一战,虽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却没有人能亲眼看到。”
丁灵琳忍不住道:“今日你们这一战,却一定会有人亲眼看到。”
上官小仙道:“没有。”
丁灵琳道:“有。”
上官小仙霍然转头,盯着她,冷冷道:“你想看?”
丁灵琳道:“我一定能看得到。”
上官小仙冷笑道:“那么你就只有看着叶开死。”
丁灵琳也在冷笑。
上官小仙道:“你若在这里,我的飞针出手,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他若为你分心他就只有死。”
丁灵琳怔住。
上官小仙既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再看她一眼,她却只有走出去。
她走出去时,全身都已冰冷。
门关起,把生命中所有的一切,全都关在门外。
门里剩下的只有死?
《九月鹰飞》
其三,决斗的结果不同。《多情剑客无情剑》的决斗,是上官金虹在占尽优势之下非要接小李飞刀,结果自己死了。这是因为《多情剑客无情剑》里这场决斗的核心是正义必胜。所以哪怕李寻欢比上官金虹弱,李寻欢都会获得胜利。
阿飞走进了这扇门。
第一眼,他就看到了那柄刀,那柄神奇的刀。
小李飞刀!
刀并没有直插入上官金虹的咽喉,但却足以致命!
刀锋是从喉结下擦着锁骨斜斜向上刺入的,这一刀出手的部位显然很低。
《多情剑客无情剑》
而叶开并没有杀上官小仙。他原本就比上官小仙强,即便是重伤的叶开,小仙都不敢对他动手,就是因为害怕小李飞刀。而叶开和上官小仙的这场决斗,核心并不仅仅是正义必胜,更重要的是自《边城浪子》以来叶开一直在贯彻的——宽恕。与《多情剑客无情剑》相比,《九月鹰飞》里的这场决斗承载的是对小李飞刀的升华。
门里还有哭泣声,死人是不会哭的。
难道上官小仙还没有死?
叶开的刀,本不是杀人的刀。
他让她活下去,是不是因为他知道她以后已不会再是和以前同样的一个上官小仙了?
——宽恕远比报复更伟大。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句话对叶开是不适用的。
他用的是小李飞刀。
这种刀的力量是爱,不是恨。
上官小仙是不是也能懂得这道理?
《九月鹰飞》
所以,古龙从没有在《九月鹰飞》里cosplay《多情剑客无情剑》,看起来很像的两场决斗,区别是很明显的,想要传达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无论是叶开还是李寻欢,都是巩固小李飞刀的,李寻欢确立了正义必胜,叶开向其写入了宽恕和爱,古龙从没有不让叶开单独出彩。
倘若真要找个cosplay小李对上官的决斗,不如选谢晓峰和燕十三的决战,同样的占尽优势的一方死了,同样的决斗之后,还有尾声,而且尾声要表达的东西,都有相似性。所以,从决斗相似这个角度黑《九月鹰飞》是没有道理的。
此外,还有观点认为《九月鹰飞》在写作技法和情节设置等方面缺乏新意,所以并没有我吹的这么好。古龙自己说过,小说是要写人的。《九月鹰飞》完善了叶开的形象,天边的人落入凡间,随后又斩断牵绊,重新成为天上的人。很明显,《九月鹰飞》做到了写一个鲜活的人,且完成度相当高。
我认为,能做到这个的,就毫无疑问可以算是优秀的小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0 20: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心元璟 于 2020-5-10 20:19 编辑

三、是木叶,不是树叶
在《边城浪子》与《九月鹰飞》里,叶开的自我介绍最起码有三种:
“树叶的叶,开心的开”
“木叶的叶,开心的开”
“木叶的叶,开朗的开”
这三类里,第一个是最出名的。对于叶开的自我介绍,通常会在意它的人不是很多,我有见过人分别统计书里树叶多还是木叶多的,也就仅限于此了。但我偏偏要说,姑且把开心还是开朗放在一边,树叶,还是木叶,对于叶开这个人是非常关键的。
木叶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古典诗词里的常见意象,是落叶的意思,“无边落木萧萧下”嘛。树叶自然就是树叶。但木叶是落下的树叶,发现两者的区别了吗?
落叶是无依无靠,无牵无挂的,而树叶是长在书上的。叶开是一个漂泊无根、无拘无束的浪子,他根本不是长在树杈上的叶子
《边城浪子》里,叶开第一次用“树叶的叶”介绍自己,是在他掺和进向马空群复仇后,这之前他自我介绍都是“木叶的叶”。而他在傅红雪宽恕易大经之后,再介绍自己也都是“木叶的叶”了。
《九月鹰飞》里,叶开第一次用“木叶的叶”介绍自己,发生在第25回惊魂一刀。这之前,发生了什么呢?他和丁灵琳诀别了。叶开挥慧剑断情丝,他没有需要牵挂的东西了,重新成为了无拘无束的人,所以“树叶”又一次成了“木叶”。也正是从第25回开始,叶开的智商恢复正常。
发现了吗?叶开只要用“树叶”来形容自己,那他就是不正常的。
所以,《九月鹰飞》叫九月鹰飞,不仅是为了贴合“九月鹰飞”的说法,还因为九月是秋季,秋季才有落叶。
说起来也很好笑,我发现这二者的区别,是受到了梁羽生的一本叫《散花女侠》的书的启发。这本书其实算是一个大女主书,女主叫于承珠,全书主要讲述于承珠闯荡江湖并且寻求到自己的爱人的。这本书中,于承珠可能喜欢过的人起码有张丹枫、毕擎天、铁镜心、叶成林,最终,于承珠嫁给了叶成林。在书中,于承珠认为叶成林是一棵大青树,荫庇来往的旅人。
叶成林这棵大青树最终荫庇了于承珠,叶开想要荫庇丁灵琳,但他最终还是木叶,而不是树叶。他们俩都姓叶。
于承珠(于承珠)
丁灵琳(丁靈琳)
这两位女主角的名字在字形上也颇为相像。
和于承珠牵绊最多的男配是石惊涛的传人镜心,和丁灵琳牵绊最多的男配是嵩阳剑的传人郭定。
叶开道:“这件事的巧合太多,只有真实的事才会有这么多巧合。”
《九月鹰飞》
这么多的巧合,可能是在暗示一件事,古龙也是一个潜在的梁羽生爱好者。
再者说了,梁羽生的书叫《散女侠》,叶开,在叶子上,不就是开花吗?
一切尽在不言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10 20: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开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从《边城浪子》到《九月鹰飞》,叶开从天边的云般的人,坠入尘世,又回到了天边,成为了人外的人,天外的天。
如果想要了解完整的叶开,一定要把《边城浪子》和《九月鹰飞》都看了,这样出来的形象,才是完整的叶开,才是足够鲜活、不模板化、有血有肉的叶开。
这篇文章主要也就是聊聊叶开这个人,但我们都知道,《边城浪子》里还有一位非常有趣的人,叫傅红雪。所以聊傅红雪的那篇,大概是从《边城浪子》的傅红雪部分说起,再谈《天涯·明月·刀》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 12: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用心、很花精力的点评。
叶开被评为“公式大侠”,因为他缺少内心的挣扎,而且行为总是写得那么正确。
我个人认为是不公允的。
《边城浪子》中傅红雪比叶开有光彩,《九月鹰飞》中上官小仙和丁灵琳都比叶开更精彩,足以证明古龙并没有用心写叶开。没有用心,所以古龙即便是九月鹰飞设计了丁灵琳被掳的情节来写叶开的破绽,也是不足打动人的。
这不是叶开的错。
第三部分调侃古龙和梁羽生,不够自然,否则可加精。
我个人认为九月鹰飞的意向,是猎物和被猎物,群狐意象比较表面,所以他的最后一部作品有猎鹰、有群狐,群狐不仅仅是吃瓜群众,意象深刻了很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1 00: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尧吉 发表于 2020-6-2 12:34
很用心、很花精力的点评。
叶开被评为“公式大侠”,因为他缺少内心的挣扎,而且行为总是写得那么正确。
...

我从不觉得傅红雪、丁灵琳、上官小仙三者写的比叶开精彩,古龙写叶开足够用心,只不过相较于很直白的那几位而言要隐晦一些。
第三部分重点其实不在调侃梁羽生,而是从叶开的自我介绍差异角度去分析这个人,梁羽生不过是启发我注意到这个角度的而已。
九月鹰飞的意象有很多,我也并未否认其他意象,只是基于木叶和落叶,指出了其中一点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7-10 04:58 , Processed in 1.14503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