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原创] 《催元反戕》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9 14: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0章   杀手谜踪




枯松本来铁定刺客是韩江,此时不敢这么自信了,心忖:‘难道我看错了?’枯松懊恼不绝地回到自已的房中。


接着,彭开山与司马天明也各自回房去。


房中只剩李思祖、智闻。


李思祖道:“若非道长错怪韩江,必是总镖头扯谎,大师你看如何?”


智闻道:“同情罪人可恕;冤枉无辜难饶,老衲宁可相信韩施主是无辜的。”


李思祖有点哭笑不得,这和尚夹杂不清。


李思祖道:“大师,我们怎么办呢?”


智闻道:“等!”


李思祖不解:“等?”等什么呢?


智闻解释道:“等那人再度下手。”


李思祖再次苦笑道:“道长武艺高强,得了性命,下一个倘若轮到在下,在下可就难逃一死。”


智闻道:“下一个,轮到老衲。”


李思祖道:“大师何以断言?”智闻微微一笑道:“不可说。”


其实不是不可说,而是不想说,懒得跟李思祖讲。


李思祖方才冷眼观察韩江细微举动,发觉韩江确有暗中打量这房中的布局之微妙神色,心知凶手必定是韩江,下一个对付的人极有可能是智闻。


老和尚心明眼亮,却又什么都不肯说。


韩江对付中原五侠,说明他是石头城中人。可是司马天明为何甘愿当帮凶?韩江跟司马天明究竟什么关系?’


李思祖带着满腹疑问,回到自已的房中。


这一夜,谁也没有入睡,人人警惕万分。


临晨时,鸡叫第三遍。


黎明前总是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人们睡的最深沉的时候。


就在此时,回廊忽然出现一个黑影,这黑影走的极慢,简直慢的如蜗牛爬行。前脚缓缓跨出,后脚慢慢跟上。


他这样子的走法,不但不会发出脚步声,连一点衣袂声也没有。


黑影缓慢挪到智闻的房间旁,停下,缓缓拨出剑,他拨剑也拨了半盏茶的工夫,一点声音也不会发出来。


长剑终于拨出。


黑衣人对面是一堵墙。


这堵墙不是土墙,是那种木板墙,一寸余厚的木板。墙里面,一张床紧挨着墙壁,床上正盘腿坐着一个老和尚,智闻。


智闻大师从不躺下睡觉,他早已修成‘不倒单’,整夜跏趺打坐。


智闻此时双目紧闭,就象入定了一般。


黑衣人将剑抵在木板墙上,运气,一剑刺去。


黑衣人用的是‘推’剑势,将内劲贯于剑尖,这种剑势的特点是力道凶猛,速度极高,甚至可以破解铁布衫。


但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便是不能变招,一剑推出,必须一击必中。


黑衣人将位置算的极准,可是奇怪的很,完全没有长剑刺入人体的感觉。


他惊觉不对,立时弃剑,倒纵。就在这时,一声大喝:“老衲等你多时。”


木板墙顿时化成无数木榍。几乎同时,智闻手捏虎爪,已然抓到。


智闻一爪抓空。


因为黑衣人及时弃剑倒纵,否则必被智闻一击中的。


一击不中,只有逃。


黑衣人轻功极高,人影一闪,便消失在走廊尽头。


彭开山、枯松听到声响,从床上跃起,破窗而出,来到空闻跟前。


点亮油灯,拾起剑一看,异口同声道:“韩江的剑!”


交战声音响起时,李思祖也一跃而起,但李思祖没有赶赴智闻这边,而是直奔司马天明的房中。


司马天明恰巧从房中出来,李思祖道:“韩少侠可是在总镖头房中?”


司马天明冷冷地道:“韩江就是刺客,你准备怎么着?”


李思祖见司马天明声音阴冷,过道中又黑暗无比,只能见人影一个。李思祖后退一步,严阵以待,同时赔笑道:“在下随口一问,总镖头多心了。”


司马天明又冷冷道:“老夫看你才狐疑多心!”


这时,彭开山、枯松、智闻三人也走了过来,枯松道:“李公子倘若不问,贫道也少不得要问。韩江这把剑,为何会落在刺客手中?。”


空闻道:“阿弥陀佛!请施主给个解答。”


四人全部都质问,明摆着翻脸。司马天明以一对四,肯定毫无胜算,但他一点也不犯怵,瞪目怒喝:“不去问韩江,却来问我?你四个欲将如何?直说!”


司马天明是一个风云人物,统领数万之众,此时一发怒,立时就有一股慑人威严,迫的枯松、空闻两个方外高人哑口无言。


即然司马天明准备当一只刺猥,只好暂时不要去碰他。


彭开山径直走到韩江的房中,一脚踹开房门。


众人心知韩江行迹败露,此时定然远走高飞,绝不会呆在房中,彭开山踢开房门,必然无济于事。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彭开山点燃灯后,居然惊呼出声。


彭开山不苟言笑,绝不是那种大惊小怪的人。这声惊呼,定是发现离奇的事。


四人一个箭步窜进去,也都差点惊呼出声,因为韩江府卧在地。


李思祖探了探鼻息,摸了摸脉向,均已没有了,再摸一摸胸口,尚温,显然死去不久。


李思祖问智闻道:“方才大师可重创了韩江?”


空闻道:“阿弥陀佛!老衲指头也未碰到韩施主。”


李思祖不解地道:“如此说来,偷袭大师的人定不是韩江了。”


司马天明道:“偷袭枯松的人也不是韩江。”


李思祖笑道:“是是是!在下错怪韩江,也错怪总镖头了,总镖头大人有大量!莫怪!”


司马天明被冤枉,肯定会作狮子吼,现在昭雪,肯定也不会继续计较


只要司马天明,拂袖而去,就不是问题。


问题是,对手是谁?


五人等到天明,司马天明把饱吓一夜的客栈主人喝起,塞给他一坨银子,说道:“昨夜有贼,我们一位兄弟死了,现在给你二十两银子,买副棺材,简单葬了,余下的钱,算是赔你打坏的东西。”


吩咐好韩江后事,五人继续赶路。


这一路上,默默无言,各人心中均在想刺客的事:偷袭枯松与智闻的人,肯定是同一人,而这个人是谁呢?显然不是彭开山、李思祖,也不是司马天明,最大的嫌疑是韩江,可是韩江自已也死在刺客手里!


难道这一路上有人尾随?


五人行了一日,傍晚时分,在一个小镇落脚。


这个小镇非常贫困,一条不足五尺宽的街,几家简陋的南货店,没有客栈,走遍全镇也没找到客栈。


幸好找到一家面馆。


司马天明道:“我们吃碗面,今夜在哪家房檐下躺上一晚,明早不犯天光就动身。”


江湖中人,随遇而安,找不到客栈,根本就不是问题。


问题是,这家面馆实在太脏,面馆老板是一个眇目老儿,他那只瞽目中,浊水横流。李思祖只看了一眼,不但没胃口吃面,甚至有将隔夜晚都吐出来的可能。


李思祖出生于名门世家,养尊处优惯了,李家宏大的宅院,地面全都是平整的青石板辅就,厅堂茶几上,一尘也不染。李家要多干就有多干净,就连李家的茅房,都闻不到臭味。


面馆里有三付座头,司马天明四人围坐一桌,彭开山独踞一桌,另一付坐头上坐着两个其他客人,三十岁左右,头上裹着汗巾,身旁各放着一条扁担,扁担头上系着一担麻绳。


瞧他们这一身打扮,显然是两个脚夫。


但李思祖、司马天明一眼就看出他们是江湖人物,因为他们的眼睛精芒暴射,这一个特征绝不是普通人所俱有的。


面煮好,上桌。


李思祖道:“不能吃!”


老板不解道:“客官,为何不能吃?”


李思祖道:“有毒!”


李思祖端起一碗,走到对面屋檐下,檐下卧着一条瘦骨嶙峋的老狗。


这条老狗一生都被饥饿困绕着,见有一碗面,当然老实不客气地埋头大吃,只吃掉半碗,忽然在地上打滚,滚了几滚,口角流涎,抽搐一阵,便即了帐。


面里果然有毒!谁下的毒?


彭开山怒吼一声,伸手抓住老板的衣领,将他提的两脚悬空,喝道:“我等跟你无怨无仇,为何毒杀我等?”


老板吓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司马天明淡淡道:“你擎着他干什么?他根本就不知情!”


老板不知情,谁知情?


彭开山放下面馆老头,目光一转,盯上面馆两个行脚打扮的挑夫。这两个挑夫方才见五人不吃面,就准备开溜,无奈一直被枯松盯住,所以,老实地呆到现在,此时见彭开山走过来,两人再也按耐不住了。


两人忽然抄起扁担,迎头击下。他们行动非常迅速,这一击也颇有威势,更要命的是,扁担上挂着的绳子,忽然散开,就如天罗地网般罩下。


他们这一招有个名堂,名叫‘一担挑天地’,避得开扁担,避不开天罗地网的绳子;斩得断绳子,斩不断扁担中的精铁之剑,曾经有许多高手栽在这一招下。


但今天对付的是彭开山。


只见彭开山大刀一挥,不管是绳子、扁担,还是扁担中间的铁剑,一古脑儿斩成两截。


两个杀手现在清楚地知道,今天不可能得手,他们使出这一招原本不求伤人,只求逃命。


所以,在使出这一招时,破墙而出,立即展开轻功飞奔,才奔了十几丈,就见前面挡着一个人。抬头一看,正是金刚般高大威猛的彭开山,回头一看,枯松、李思祖、司马天明、智闻四人,施施然走出面馆,堵在另一头。


五大高手,任何一人击败他们都绰绰有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 09: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21-2-2 09:51 编辑

不知什么原因,此楼排版有问题,文字挤在一起。只好删除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 09: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21-2-2 09:55 编辑

                                     第11章 糖炒栗子

两人心念俱灰。

即然逃不掉,战又战不胜,没办法了,只能用绝招——求饶。

两人双双跪下,如母鸡啄米般磕头。

有些沽名钓誉的‘大侠’,为了彰显大度,不准就会开恩放行。这一招,他们曾经用过,也为此活了下来。

彭开山喝道:“报上名来!”

“小人‘索命双郎’,狗眼不识泰山,捊了彭大侠虎须,乞望开恩呐!”索命双郎是一对贯毒的兄弟杀手,近年来,他们的身价已然不菲,据说能排在十大杀手之列。、

彭开山又喝道:“谁主使你们?说!”一个‘说’字,声色俱厉。

‘索命双郎’的大郎,忽然自打一个耳掴子,道:“我真是王八蛋、糊涂鬼,居然连替谁做事也不知。”

二郎也自打一个耳掴道:“你是王八蛋,那我就是王九蛋,居然走上杀手这条路。当杀手的,绝不能知道买凶者是谁,这是杀手界的规矩。有了这条臭规矩,杀手哪里还是人做的事?简直是畜牲的勾当。”

大郎一个耳掴打在二郎脸上,骂道:“我们赚了一点钱,妻儿老母都能养活了,说好今天洗手不干的,从此好好做人,积善修德。都怪你,见财起意,想再赚这三千两,现在我看你怎么死?”

二郎回一个耳掴,也骂道:“我贪财算什么?你狗胆包天却不可饶恕,我一听对付的人是彭大侠,立刻就打消念头,可你好,说:‘彭大侠浪的虚名。’不自量力捋虎须,彭大侠岂是我等小虫小豸对付得了的?”
兄弟俩一边夸赞彭开山,一边,你打我一巴掌,我打你一巴掌。因为自打,始终下不了狠手。如果下手太轻浮,儿戏化了,肯定得不到谅解。所以,兄弟俩便如打铁一样,你一锤,我一锤,互相把对方打的皮开肉绽,血肉横飞。

彭开山完全可以将他们一刀砍了,既有这个实力,也有充足理由。

只不过,砍两个已经知错,并且自我虐惩,同时对自己不吝誉美之词的人,有损‘彭大侠’气度。所以,彭开山就进入索命双郎的彀中——不好意思下手。

彭开山喝道:“滚!日后别让我知道你们还干恶事。”

索命双郎如遇大赫,连滚带爬地出了镇。

夜色渐深,街上已经没有行人。

“糖炒栗子!糖炒栗子!五文钱一斤。”街角转出一个干瘪瘦小的老太婆,她手中提着一个竹篮,竹篮里装着半篮栗子,正在沿街叫卖。

此时街上除了李思祖五人,一个鬼都没有。赫然出现一个卖栗子的老太婆,显的极其诡异。

老太婆走到五人跟前,掩着干瘪的嘴窃笑:“要不要卖糖炒栗子?五文钱一斤!”

彭开山眉头一皱,便要动手。李思祖一把托住他扛刀的手。

李思祖对老太婆笑道:“婆婆的栗子就算不要钱,在下也绝不敢吃。”

老太婆道:“难道我的栗子吃了会死人?”

李思祖道:“孟婆婆的栗子吃不死人,但吃完之后,连自已是谁都会忘记。”

古老相传,阴间有座耐何桥,耐何桥上有个孟婆,据说鬼魂去投胎必须走过耐何桥,必须喝上一碗孟婆汤。喝了这碗孟婆汤,前世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

因为全都忘却。

二十年前,江湖上也有一个叫‘孟婆’的老妪,常常在街头巷尾卖栗子,谁吃了她的栗子,开始记忆力减退,后来便发疯,最后变成一个白痴。

幸好这位孟婆专捡江湖恶贯满盈的恶棍下手。五年前,孟婆在江湖上消失了,谁也不知她的去向。

孟婆眯着眼笑道:“你是李家那个公子么?我听过你的大名,呵呵!你吃我的栗子不会死的。”忽然沉下脸,冷冷地道:“有一个人,今天即使不吃栗子也要死。”

李思祖道:“这个人是谁?”

孟婆恨恨道:“枯松!”

李思祖道:“孟婆婆杀的人都是该杀的人,枯松道长德高望重,婆婆怎么与道长有过节的?”

孟婆道:“因为枯松杀了我的乖孙子。”

孟婆走到枯松面前,狠狠地盯着枯松,缓缓道:“武当高手如云,万难近你的身,天幸有人告诉我,你在此。”

枯松冷哼一声,忽然拨剑,一剑挑去。枯松这一剑挑向孟婆的篮子。孟婆的杀手锏,肯定藏在篮子中。

眼见就要挑中,智闻忽然双掌推出。

智闻站在枯松背后,双拳居然打向枯松。

枯松听到掌风骤响,忙收住剑势,闪身。枯松惊道:“你!”

智闻双手合十,唱一声佛号,不理会惊异不已的枯松,而是对孟婆道:“女施主!你就算找枯松道长报仇,我们几个可是无辜的,为何也一发置死?我佛慈悲,趁早回头!”

孟婆道:“你就是智闻?”

智闻道:“正是老衲!”

孟婆道:“你如何知道我篮子里装的是霹雳子?”

智闻道:“霹雳子中有硫磺,你还未现身时,老衲就已嗅到了。”

孟婆把盖篮子的毛巾缓缓揭开,里面装的果然是霹雳子,黑幽幽,乍一看,还挺像栗子的。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心道:“若不是智闻出手,迫的枯松收剑,这一篮子霹雳子被枯松一剑挑炸,在场之人,都难活命,何况孟婆是使毒名家,霹雳子里面定然装了不少毒沙。”

孟婆道:“枯松武功高强,老身万不是对手,所以老身苦思五年,寻得这种杀死他的方法。各位陪他一起死,怪不得老身,只能怪自已命骞。”说罢,干瘪的嘴一奴,一枚银针射向枯松,同时将篮子猛往地上掼。
银针虽快,枯松的剑更快,剑光一闪,银针便段成两截。

智闻与枯松离孟婆最近,枯松被银针缓了一缓,幸好智闻及时府身接住篮子,避免霹雳子摔在地上爆炸。

孟婆当然也料到篮子会被空闻接住,随即飞起一脚,踢往篮子。

霹雳子里面是干燥的硫磺、硝石及碳粉,再加上铁砂,稍微的碰撞,就会爆炸,孟婆这一脚倘若踢中篮子,必炸无疑。

就在这时,司马天明一脚踢来,把孟婆的脚隔开。几乎同时,彭开山大刀斩向孟婆,眼见干瘪瘦小的老太婆,即将身首异处,一声‘刀下留人!’李思祖柔身近前,竟用折扇架住迅猛的大刀。

六人这一番出手,几乎在同一时刻。

孟婆一击不中,心知报仇无望,这里每一个人的武功都远胜于已,这一篮霹雳子没有引爆,那将再也无法引爆了。一时间,木然当场。

孟婆并不在乎自己性命,她在乎的是能不能报仇,所以她并不准备逃跑。

事实上,她现在逃跑肯定也是徒然的。

现在怎么处置这老太婆呢?

这可是中原五侠的大难题。

李思祖笑着道:“孟婆婆平生做了许多侠义事,在下肯求彭大侠放她老人家一马。”彭开山哼一声道:“你那孙子所做所为,彭某早有耳闻,倘若撞在彭某手中,少不得杀了他。看在李公子面上,你走!”

孟婆失魂落魄、步履蹒跚地走远了。

空闻把霹雳子丢进河中。

这时,面馆已起火,这把火不知是谁放的,一瞬间就把一间面馆烧的跟元宵的灯笼一样。小镇上的村民呼喊着,拿着木桶木盆,前来救火,但是火势太旺。

经过一番抢救,火是灭了,没有烧到左右邻家去,但面馆已变成了燋土废墟。

村民聚来,又散去。

面馆老板面对化成灰烬的面馆,欲哭无泪,呆呆滞滞地站着。这个孤苦伶仃的老头儿或许无儿无女,无依靠,就是这间面馆,这种惨淡的生意,维持着生计。

这个无妄之灾,肯定是中原五侠引来的。

李思祖心中过意不去,伸手一摸囊,空了。这些天来,李思祖的钱已花光。李思祖向司马天明告借。司马天明道:“老夫最后一坨银子也给昨天客栈老板买棺材去,没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16 09:2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21-3-16 09:29 编辑

第十二章郭家长子

“我有钱!”话音刚落,街角转出一人,此人背着一把大砍刀,身材硕长,胡子拉茬,着装却是宽袍大袖。
虽然穿的是宽袍大袖,料子与裁剪也都很不错,形容却十分潦倒落魄。落魄的最重要特点就是邋遢,邋遢的最主要的意思就是腌脏。

这人脸上之脏,以至于看不出真实年纪。

此人走到李思祖面前,冷声问道:“李公子,你可还认得我?”

李思祖苦笑。

李思祖当然认得,就算容貌上认不出来,声音也能听出来。因为他们曾经是亲如手足的‘兄弟’。

那人点点头道:“认得就好。”说完,转身走到面馆老板面前,掏出一把碎银子,也不管够不够,塞在面馆老板怀中,转身对中原五侠说道:“李思祖是个遭瘟的人,他走到哪,哪里就有灾祸。他不在此,面馆肯定不会被人烧毁,所以,李思祖理应赔偿。现在我要杀了他,一但我杀了他,就没有人赔偿损失,故我有责任替李思祖办‘身后事’。”

那人又走近中原五侠几人,一一施礼:“司马总镖头、枯松道长、智闻大师、彭大侠,在下跟李思祖有些过节,今夜在此了结,请几位前辈做个见证。”


那人说这几句话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让几人当公证人,而是让枯松四人不要插手。


智闻道:“阿弥陀佛!施主可是扬州郭家的大公子?”


那人道:“晚辈郭家军。”


智闻点点头,表示明白。郭家长子杀李家长子,没有人敢插手,因为谁插手,谁就会失去江湖道义。


七年前,郭家长子大婚,各路英雄豪杰前来祝贺、吃酒,其中就有李思祖。那时的李思祖,比现在更年轻,风度也更加翩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道貌岸然的名门公子,竟把新娘子拐跑了。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任何人都不会容忍。


何况,郭家是有名的武林世家,武林世家的面子就是一切。出了这个天大的丑事,丢失的名誉怎么找回?如果找不回的话,郭家声望必然更加跌进万丈深谷。


郭家军诛杀李思祖,简直就是天公地义的事情。姑苏李家理亏,当然不敢举家族与郭家对抗,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李思祖藏匿起来,期待岁月的遗忘。


李思祖为此已经躲藏了七年。姑苏李家这次派遣李思祖赴少林之约,正是考虑到李思祖近年在江湖中少有走动,以及郭家似乎开始遗忘这段糗事。故,让李思祖出来溜溜。却不知哪个混蛋,将李思祖的行踪,透露给郭家。


李思祖苦笑,伸手,引请:“郭兄,请!”


郭家军不理会‘郭兄’二字。请,倒是可以接受。


郭家军被‘请’进小巷中。


李思祖在后面跟着。


两人一前一后,准备避开众人视野,来一场生死对决。走过街角,来到一处无人的小巷。


郭家军并不是摆开架式,准备战斗,而是左右环顾,忽又飞身上屋,四下里查看。


却信无人窥视时,跃下地来,对李思祖道:“就在此地!”


李思祖奇怪地道:“你不会真的与我决战吧!”


郭家军与李思祖本是朋友,当年那件被武林中人当作笑柄的事,究竟谁是谁非,除了新郎、新娘、奸夫李思祖三个,没有一个人知道真相。“我不会杀你!”郭家军恨恨地道:“但我也不会饶了你。”


李思祖苦笑道:“你别忘了,可是你求我掳走阿妸的。”“我……”郭家军语塞,但马上找到可以愤怒的理由:“但是,你不讲义气,你与阿妸有染,你敢说没有?”


李思祖仍然苦笑着道:“你是知道的,我又不是正人君子,而且,你们已经不可能成为夫妻了,对不对?我……我才是有冤无处申的那个!这七年来,我想过跳河!”


郭家军道:“你只是想过跳河,我已经跳过几次。”


李思祖道:“你怎么还没有死掉呢?”


郭家军道:“舍不得死嘛!”


两人相视而笑,简直笑的要流出眼泪来。


李思祖道:“你今夜找到我,目的?”


郭家军道:“告知你一事。”


李思祖道:“什么事?”


郭家军道:“有人阻止你追查懒和尚。”


李思祖道:“谁?”


郭家军道:“不确定!”


李思祖道:“我的行踪,谁告诉你的?“


郭家军道:“吴不可!”


李思祖道:“中原镖局的吴不可?”


郭家军道:“对!”


李思祖点了点,喃喃自语:“司马天明与懒和尚究竟什么关系?”


郭家军道:“这个问题,你自己去想。”


李思祖道:“好!”


郭家军道:“我特来通知你,已经够意思了。”


李思祖笑道:“的确!”


郭家军道:“现在我要走了。”


李思祖道:“去哪里?”


郭家军道:“牢房!”


李思祖不解道:“牢房?”


郭家军道:“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在属于他自己的牢房中服苦役,你难道不是?“


李思祖当然也是身处牢笼。姑苏李家,即是李思祖的名扬天下的根本,也是限制李思祖人身自由的牢笼。


李思祖道:“什么时候再见?”


郭家军道:“我希望永远不要见。”


李思祖苦笑,他只有苦笑。不见,就没有纷挠,的确是个好办法。


李思祖本来对连日之事倍感不解,此时心中所有疑团顿时全都解开。


李思祖顺原路返回,智闻四人仍然在等。他们在等一个结果。


在外人眼中,李思祖与郭家军一但遭遇,只能有一个活下来。


李思祖出现,说明郭家军败了,李思祖永不出现,说明郭家军赢了。


现在李思祖出现了。


司马天明忍不住问:“你杀了郭家军?”


李思祖道:“没有!”


司马天明不解:“没有?”


李思祖道:“郭兄此行,并非取在下性命。”


司马天明更加不解:“他不取你性命,难道千里迢迢,跑来跟你叙旧?”


李思祖道:“正是叙旧!”


司马天明的心开始下沉。


李思祖道:“七年前,郭兄大婚,新娘的目的其实是刺杀郭老爷。郭老爷当然不是省油的灯,郭老爷很快就知道这场婚姻只是仇人的一个计划。郭老爷准备婚筳过后,宾客退场,悄然赐死新娘,保住郭家名声。郭兄不忍新娘被赐死,与我商议,我拼的身败名裂,干出这桩事出来。总镖头,你万万没料到是吧?”


司马天明点了点头,喟然道:“你们这种浮世公子,什么出阁的事都能干的出来,常人委实难料!委实难料呀!”


李思祖道:“所以你失算了!”


司马天明承认,道:“是的!”


李思祖道:“吴不可以为郭家军恨我入骨,所以他并不隐藏自己身份。”


司马天明叹道:“不能怪吴先生!拐走郭家新娘,令郭家成为武林笑柄的李思祖,居然仍是郭家长子的至交好友,始料不及,始料不及呀!”


吴不可是中原镖局的总管,此人机智过人,是江湖中一个有名的谋士。如果说司马天明是中原镖局的将帅,吴不可便是中原镖局的幕后军师。中原镖局众多决策,其实是吴不可作出的。


吴不可令郭家阻击李思祖,目的显然是阻止中原五侠前往石头城。也就是说,司马天明是这一连串狙杀的内应。


此时,真相已经大白。


彭开山、枯松、空闻同时盯着司马天明。司马天明脸上刀疤纵横,谁也看不出他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


司马天明现在已经无法抵赖。


李思祖道:“韩江逼退七派,刺杀道长,接着又刺杀智闻大师。在刺杀智闻大师时,身份败露,韩江一但败露,也就会让你露陷,因为你曾掩护他。于是,韩江运用江湖失传的‘诈死术’,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掩护你。你一直伴随我们,你掌握我们行踪,就有办法将我们逐一暗杀。”


司马天明点了点头,道:“对!”


李思祖道:“你刺杀我们,只能暗中进行,因为你是司马总镖头,既不能传出江湖,更不便让镖局部属出马,否则你不但与少林、武当结怨,而且光明垒落的英名也尽毁。所以你暗中令吴不可请杀手。无奈,智闻大师、枯松道长、彭大侠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敢出手的杀手只有‘索命双郎’两个笨蛋。所以吴不可就找我们的对头出手。中原镖局的生意做遍天下,人面极广,势力滔天,若要找到某些人,轻而意举,于是,吴不可便找来我的对头郭家军;枯松道长的对头孟婆。在下猜的可对?


司马天明坦然地道:“对极了!本来也要找上智闻的对头,彭开山的对头,只可惜这两人没有对头。”


智闻大师德高望重,绝不会与人结怨;彭开山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也没有得罪什么人。


李思祖道:“韩江究竟是石头城什么人?他跟懒和尚又是什么关系?而你,身为中原镖局的总镖头,贵为武林正派领军人物,为何助韩江暗害智闻大师、枯松道长等德高望重的前辈?这岂是正派人士所为?”


李思祖责问的话,正是彭开山、枯松、空闻三人想问的。四人都盯着司马天明,看他如何作答。


司马天明纵声大笑,道:“江湖岂有正邪之分?哪个正派人士没有阴暗的一面?老夫若真似外表般光明磊落、坦坦正正,又岂能活到今日?”面色一凛,又道:“你一个混世公子,居高临下,大言炎炎地质问老夫,依老夫的本性,你休想得到一点信息。不过冲着智闻、枯松的面,老夫不妨对你们直说了吧。”


四人倾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0 16:3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22-12-3 10:18 编辑

重新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4 23: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22-12-3 10:17 编辑

重新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3-26 18: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22-12-3 10:17 编辑

重新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1 20: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22-12-3 10:17 编辑

重新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5 22: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22-12-3 10:17 编辑

重新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6 08: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支持原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2-21 20:13 , Processed in 0.06968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