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注意] 科幻小说世界最高奖雨果_星云奖作品欣赏_《反躬神问》__涉平行宇宙及太阳危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8-23 07: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赛琳娜猛地站起身来,说道:“好了,本,我们休息得够多了。起来!起来!”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继续说道:“电子通道一旦建立,意味着月球居民从此可以远离月表,只要他不喜欢月表的话。”
  “我们要往上走了,本。我们要走到那上面去。你看见了吗?就是远处地光明暗交接的地方。”
  他们默默地向上走去,爬上最后一道斜坡。丹尼森眼前是一个光滑的下坡,宽阔的坡道上没有多少灰尘。
  “对一个新手来说,这道坡有点太光滑了,不利于循序渐进,”赛琳娜说,回答了他心中的问题,“不要急于冒进,我还是先让你看一个袋鼠跳吧。”
  说着,她来了一个袋鼠跳,向上飞起。快要落地时,她回过头来说:“就这样。你坐下来,我再调整一下——”
  丹尼森坐了下来,面对下坡方向。他往下看去,心里惴惴不安。“我们真能滑下去吗?”
  “当然。月球上的重力比地球上弱得多,所以你对地面的压力也就小得多,这就意味着摩擦力也小得多。
  月球上所有东西都比地球上更滑,所以你在月球上的走廊和宿舍里走起路来觉得那么困难。要不要听我的导游课,就是我给游客们讲的那种?”
  “不用了,赛琳娜。”
  “再说,我们还要用滑翔器呢。”她把一个小气筒塞到他手里。上面有个夹子和一对小管。
  “这是什么东西?”本问道。
  “只是个小气罐。它会在你的鞋底喷射出一种气体。这层薄薄的气垫会滞留在你鞋底和地面之间,使摩擦力减少到近于零。它可以让你几乎飞在空中。”
  丹尼森不安地说:“我不太赞成。在月球上,这么浪费燃气可不大好。”
       “噢,行了吧。你知道这个滑翔器里装的是什么气体?二氧化碳?氧气?不,都是废气,是氩气。它来自月球的土壤,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亿万年中由钾—40分解而成……本,这其实就是我的导游课……
       “在月球上,氩气的作用也不大。要是只用来做滑翔器的话,一百万年也用不完……好了。你的滑翔器装好了。等我一会儿,我得装好我自己的。”
  “怎么用?”
  “都是自动的。你只要开始滑行,就会触发开关,气垫就会喷射出来。你的气罐只有几分钟的储量,不过也足够你用了。”
  她站起身,又把他拉起来。“面对山下……来吧,本,这是缓坡,看着它,它就像平地一样。”
  “不,不对,”丹尼森悻悻地说,“对我来说,它是悬崖。”
       “胡说。现在听好了,记住我说的话。先是双腿分开,大概六英寸远,一只脚稍稍靠前,哪只都行。然后双膝弯曲。等会儿别说自己被风吹歪了,这里根本没有风。不要往上或者往后看,要实在受不了,可以往两边看看。
       “最重要的是,等你最后滑到平地的时候,不要急着刹车;你的速度远比你想像的要快。只要等你气罐耗尽,摩擦力最终会让你慢慢停下来的。”
  “这么多,我一下子怎么记得住?”
  “得了,你能记住。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要是你万一摔倒,而我又没有抓住你的话,千万不要乱动。只要放松身体,随其翻滚或者滑行就好。这里没有什么石头,不会撞伤的。”
  丹尼森咽了口唾沫,向前看去。斜坡一直向南延伸出去,在地光下闪烁着微冷的光芒。几处微小的崎岖反射出稍稍显眼的亮光,使长长的坡道上平添了几处模糊的斑纹。地球半圆的轮廓划过漆黑的天幕,正悬在头顶。
  “准备好了?”赛琳娜问道。她的双手交叉在胸前。
  “好了。”丹尼森有气无力地回答。
       “出发吧。”她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8-23 07: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完,她一把推在丹尼森背上,他感到自己开始滑动。起初,他动得非常缓慢。他回头望向她,身体晃晃悠悠。她说:“别怕,我就在你身边。”
  开始他还能感到脚下的月面——然后,感觉消失了。滑翔器启动了。
  过了一阵,他觉得自己好像静止了似的。耳畔没有风声掠过,也看不出身边的景物变化。但是当他回头望向赛琳娜的时候,发现光线和阴影都在向后移动,速度越来越快。
  “眼睛盯着地面,”赛琳娜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直到速度起来为止。速度越快,身体就越稳定。双膝弯曲……本,干得真不错。”
  “对一个新人而言。”丹尼森喘着粗气。
  “感觉如何?”
       “像飞一样。”他说。身体两侧光影斑驳,都在急速后退。他先看看一边,再看另一边,想从景物后退的感觉上找到飞速前进的滋味。
       但没等找到就感到一阵头晕,不得不马上向前看,盯住地面,这才又找回身体的平衡,“不过,这个比喻对你而言并不恰当。因为你并不知道在地球上飞是什么感觉。”
  “现在我知道了。飞一定像滑行一样——我比较清楚滑行的感觉。”
  她毫不费力地跟在他身后。
  丹尼森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即使一直向前看,他也能感到飞驰的滋味。月面的景物正向他飞速迫近,又从身体两侧瞬间划过。他说:“滑行的时候,你们一般有多快?”
  “一场高水平的竞速比赛中,”赛琳娜回答,“记录时速可达一百英里。当然,那时的坡道也比这个陡得多。你现在的时速大概有三十五英里左右。”
  “我怎么感觉还要快一些。”
  “没有,没多快。我们现在已经到平地了,本,你一直没有摔倒。坚持住:气罐要耗尽了,你马上就能感到摩擦力了。什么都不要做。继续往前滑。”
  赛琳娜话音未落,丹尼森的双脚便突然感到一阵压力。这时他猛然体会到了自己此时的速度。他牢牢攥住拳头,努力控制双臂,不让它下意识地上摆,撞在一起。他知道,只要胳膊一摆起来,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向后摔倒。
  他眯起眼睛,屏住呼吸,直到肺快要憋爆,只听赛琳娜说,“干得好,本,干得好。没想到一个新人在第一次滑行中居然可以不摔倒。其实你摔倒了也无所谓,大家都会摔跤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可不想摔跤。”丹尼森轻轻咕哝着。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睁大眼睛。地球还是那样静静地挂在天边。他的速度慢慢降了下来——慢慢地——慢慢地——“我现在停下来了吗,赛琳娜?”他问道,“我不敢肯定。”
  “你已经停住了。现在别动。我们返回之前,你得休息一下……见鬼,来的时候,我把东西丢在半路上了。”
       丹尼森狐疑地看着她。他们不是一路在一起吗?她跟他一起爬上山,又一起滑下来。不过他一直高度紧张,又吓得半死,没工夫想那么多了。
       此时她已经几个长距离的袋鼠跳,飞出一百码开外了,但丹尼森耳边还响着她的声音。“在这儿!”从耳机里听,她的声音很大,好像就在他身边一样。
  没一阵子她就回来了,怀里夹着一个严严实实的塑料包裹。
  “记得吗?”她说,“在我们往上爬的时候,你问过我这是什么。我当时告诉你,我们回去的时候用得着。”她揭开包裹,把它放在满是灰尘的月面上。
      “它的全名叫月球躺椅,”她说,“不过我们一般都叫它躺椅。因为在这儿,月球俩字是理所当然的,不必时时挂在嘴边。”说着,她把一个气筒塞进去,打开一个阀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8-23 07: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东西开始充气。丹尼森心里老觉得应该有“咝咝”的声音,不过周围没有空气,当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声音。
  “你不用问了,我直接告诉你吧,”赛琳娜说,“这还是氩气。”
  那东西现在已经充足了气,变成一个结实的气垫,有六条腿。“你躺上去,”她说,“它跟地面的接触面积非常小,你躺上去以后,周围都是真空,身体的热量就不容易流失。”
  “别告诉我这玩意儿是热的。”丹尼森惊讶地说。
  “氩气在注入的时候已经加热了,不过也只是相对而言比较热而已。大概最后温度能达到绝对二百七十度,差不多能融化冰了。足够了,躺在上面,太空服的热量流失速度就不会超过限度。过来吧,躺下。”
  丹尼森照做了,感到非常惬意。
  “太棒了!”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赛琳娜阿姨算无遗策。”她说。
  她从他身边掠过,绕着他轻盈地滑行。她的双腿优美地舞动着,仿佛在滑冰一样。然后,她又飘然飞起,双脚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最后一肘点地,盘坐着落在他的身边。
  丹尼森惊叫起来:“天哪,你怎么做到的?”
  “熟能生巧呗!你可别试,会把胳膊摔断的。我先跟你说一声,我要是感到太冷了,就得到垫子上跟你挤挤。”
  “没关系,”他说,“这玩意很结实,能放两个人。”
  “噢,他们会说我不检点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好啊,我想。太刺激了。”
  “刺激?你刚才一直没摔倒,很了不起的记录啊。
  你不介意我回去四处宣扬吧。”
  “不,我这人就爱听好话……你不指望我还能再来一次,是吗?”
  “现在吗?当然不。我自己都做不到。我们再休息一会儿,等你的心跳恢复正常了,我们就往回走。要是你现在把腿伸给我,我可以把滑翔器给你解下来。下次再教你自己操作。”
  “谁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当然会有。难道你玩得不开心吗?”
  “不止开心,也很恐怖。”
  “下次就没这么可怕了。越往后,恐惧就会越来越少,最后完全消失,只剩下乐趣。到那时候,我们来一场比赛吧。”
  “不,我不干。我太老了。”
  “在月球上,你不算老,只不过看起来老一点而已。”
  丹尼森躺在月面上,无边的寂静一点点渗入体内。
  现在他面对着地球。它悬在半空,岿然不动。在刚才的滑行过程中,只有看着它,心里才有足够的安全感,他才能一路平稳地滑下来。对此,他深怀感激。
  他开口问道:“赛琳娜,你经常到上面来吗?我是说,你自己一个人,或者跟一两个朋友一起,在节日以外。”
  “应该一次都没有。除了陪很多人一起,你知道,这是我的工作。不过现在我却跟你一起上来了,想想自己都奇怪。”
  “唔。”丹尼森随口应了一声。
  “你不感到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我个人以为,每个人做一件事都不外乎两个理由,要么是他愿意做,要么是他不得不做。但是不管出于哪个原因,我认为都是个人选择,别人无权干涉。”
       “谢谢你,本。很高兴你也这么想。你知道吗?作为一个新人,你的优点之一就是,你不想干涉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是生活在地下的种族,我们月球人是穴居人类。难道这有什么错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2 07: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点也没有。”
    “可地球佬都不这么想。我是个导游,天天跟他们打交道,不得不忍受他们的屁话。他们嘴里无非就是那几句废话,我都听腻了。在所有这些废话中,我听得最多的就是——”她开始模仿地球人说话,一口地球标准语,“‘但,亲爱的,你们也是人类啊,怎么能永远住在地洞里呢?你难道就不会得幽闭症吗?你们从来就没想过看看蓝天、绿树和大海吗?没想吹吹风,闻闻花香吗——’
     “噢,本,我还能一直说下去。他们还会说,‘不过我想你们从来没见过蓝天绿树,所以也就不想了是吧’……这么说,好像我们根本收不到地球的电视节目,完全不知道地球的画面和声音——以及味道。”
  丹尼森被逗乐了。他说:“你们一般正式回答是什么?”
 “也没什么。我们只是说,‘我们习惯了,女士。’要是个男人,就说‘先生’。不过一般都是女人。男人们都在盯着我们的衣服,我估计,脑子里肯定都想着什么时候扒下来才好。你知道我心里真正想跟那帮白痴说什么吗?”
 “告诉我。只要你还穿着那身制服,这话都得憋在心里,不过至少今天可以说出来。”
   “有意思,说得好……我想告诉他们,‘听着,女士,为什么我要喜欢你们那个狗屁世界?我们不想死死待在任何星球的表面,等着刮风下雨。我们不想感受天然的气流,也不想那些天然的脏水溅到身上。
   “一想到你们浑身细菌,我就恶心。我讨厌你们那难闻的青草,无聊的蓝天,还有那什么破白云。只要我们愿意,随时都能从自己的天空中看到地球,不过我们一般都不愿意。
 “月球就是我们的家,是我们一手创造了它。完全是我们。我们拥有这个家园,我们开发了自己的能源,我们有自己生活方式,根本不需要你们假惺惺的同情。滚回你们的世界,让你们的重力把你们的奶子拽到膝盖底下去吧。’这就是我要说的。”
  丹尼森说:“真不错。不过要是哪天你实在憋不住了,来找我说一遍,心情一定会好很多。”
  “你知道吗?老有一些新人建议在月球上建个地球公园,从地球上带来点种子树苗之类,种点花花草草;说不定还可以搞点动物。带来一点家的感觉——他们一般都这么说。”
  “我知道你一定会反对。”
  “当然,我当然反对了。家的感觉?谁的家?月球就是我们的家。要是哪个新人想家了,他最好回去算了。有时候,新人比地球佬还讨厌。”
  “我会记住你这句话的。”丹尼森说。
      “不是说你。你瞎想什么。”赛琳娜说。

  沉默。
  丹尼森在想,是不是该回城区了?赛琳娜什么时候会叫他回去呢?一方面,他的身体也有点累,他已经开始想念宿舍的舒适了。但是另一方面,他从来都没感到过身心如此放松。他开始考虑背后的氧气还能撑多久了。
  这时,赛琳娜开口了:“本,我想问你个问题,不介意吧。”
  “完全不。如果你对我的私人问题感兴趣,那么我将毫无保留。我身高五尺九寸,在月球上重二十八磅,以前曾经结过一次婚,已经离了,有一个孩子,女儿,已经长大并结婚了。我读过的大学是——”
  “不,本,别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能问问你的工作吗?”
  “当然,赛琳娜。尽管我不知道有多少可讲的。”
  “好吧——你知道巴伦和我是——”
       “是,我知道,”丹尼森直接打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2 07:5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一起谈过。他告诉我一些事。他说,你认为电子通道会让我们的宇宙爆炸。”
  “是宇宙中我们这一部分。它可能把我们银河的一截旋臂轰成类星体。”
  “真的吗?你真的这么想?”
  丹尼森说:“刚到月球的时候,我还不敢确定。不过现在我有把握了,我个人确信这一定会发生。”
  “那你认为,它什么时候会发生呢?”
“我不知道确切时间,或许是几年以后,也可能是几十年。”

  两人短暂地沉默了一阵。赛琳娜突然抬头说道:“巴伦不相信你。”
  “我知道他不信。我也没想说服他。要是你的攻击过于狂热,人们反而不会相信。这是拉蒙克的失误。”
  “谁是拉蒙克?”
  “对不起,赛琳娜,我在自言自语。”
  “不,本,告诉我,我很感兴趣,求你了。”
  丹尼森转过头来,面对着她。“好吧,”他说,“我没什么可保密的。拉蒙克是个地球上的物理学家,他以自己的方式警告全世界,指出了通道的危险。他失败了。地球人需要那个通道。他们渴望免费的能源,这种渴望极其强烈,已经变成了一种依赖。他们现在离不了那个通道。”
  “但如果通道意味着毁灭,那他们为什么还不肯放弃呢?”
  “他们只要拒绝相信就行。面对一个难题,最容易的对策就是拒绝相信它的存在。你的朋友尼威尔博士就是这样的。他不喜欢月面,所以他就逼自己相信,太阳能电池不好——即使稍微有点公允之心的人,都能看出太阳能电池是月球最合适的能源。他想得到电子通道,这样他就可以永远待在地下,所以他拒绝相信通道的危险。”
  赛琳娜说:“我不认为巴伦会拒绝相信客观的试验数据。你手里有没有足够的证据?”
  “我认为有。赛琳娜,它非常奇妙。我想要的东西,完全都是微观层面的,基于一个一个的夸克交互作用。你能听懂吗?”
  “你不用详细解释。我跟巴伦谈得很多,这方面的内容我大致明白。”
      “好吧。一开始,我认为想达到我的目的,必须借用月球的质子同步加速器。它有二十五英里长,由超导体构成,可以处理两万千兆伏以上的电流。
      “后来我才明白,你们月球人制造出了一种设备,管它叫介子仪,它的功能不亚于同步加速器,体积却小得多。月球在高科技方面的确走在了前头,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谢谢,”赛琳娜有点得意,“以一个月球人的身份。”
  “好了,然后呢,利用你们的介子仪,我得出了数据,表明微观领域内强作用力正在增强。这种增强正好印证了拉蒙克的理论,推翻了传统理论。”
  “你给巴伦看了吗?”
  “没有。即使我拿给他看,我想他也不会接受。他会说这个结果毫不重要。他会说我的试验出错了。他会说我没有把所有因素考虑在内。他会说我的操作程序不对……不管他说什么,他的本意就是不想放弃电子通道。”
  “那你的意思是毫无办法了?”
  “当然有,不过不能硬来,不能像拉蒙克那样。”
  “什么办法?”
  “拉蒙克的解决方案是强制放弃通道,但是谁都不愿意倒退。你不能把小鸡赶回蛋里去,也不能把红酒变回葡萄,或者把孩子塞回娘胎。如果你想让孩子别扯你的手表,那么你不必给他讲道理。你应当给他适当的引导,给他一件对他来说比手表更有趣的东西。”
  “什么意思?”
  “啊,到这儿我就没把握了。我只有一个想法,一个简单的想法——或许过于简单了,简单得不可能成功——它基于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二这个数字是荒唐的,不可能存在。”
  沉默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两人都一言不发。最后还是赛琳娜先开口,她一字一句地说:“让我猜猜你这话的含义。”
  “连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话究竟有没有含义。”丹尼森说。
      “先别说这个,让我猜猜吧。我们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宇宙中,也只能直接感受到这么一个,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以为,这就是而且也只能是唯一的宇宙。但是,某天我们找到了证据,还有另外一个宇宙存在,我们把它称为平行宇宙。这时候我们就会以为有两个,而且也只有两个宇宙。这个想法其实毫无道理。
     “如果存在第二个宇宙,那么第三个、第四个……第无穷个宇宙也可能会存在。宇宙的数目不是一,也不会是二,甚至不会是一到无穷之间的任何一个数字,它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并非此时的人类可以把握。”
  丹尼森说:“这正是我的理——”沉默,又是沉默。
  丹尼森坐了起来,看着面前藏在太空服内的姑娘。
  他说:“我想我们该回去了。”
  她说:“我刚才只是瞎猜的。”
      他回答:“不,不是。不管它是什么,但决不会只是瞎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2 18: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各有追求  

  巴伦·尼威尔直直地盯着她,一时语塞。她平静地回望。她房间的全息景物窗上,图案已经换了。其中一幅是地球,稍稍过了半圆。
  最后,还是他忍不住先问:“为什么?”
  她回答:“纯属偶然。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实在忍不住,于是开口说了几句。我本来几天前就该告诉你,不过怕你生气。我知道你一旦听到,就会像今天这样。” “现在他知道了!你真蠢啊!”
      她眉头微皱,“他知道什么了?他知道的都是他迟早会猜出的事:我不是什么导游,我是你的直觉师。老天在上,我压根儿不懂数学。他知道了又怎么样?我是有直觉能力,这又怎么样?
      “你自己跟我说过多少次了,在通过数学推理或者实验证明之前,我的直觉毫无价值。你不是还说,即使是最强烈的直觉也可能出错吗?怎么现在又这么计较,我的直觉什么时候又变得重要了?”

  尼威尔脸色苍白,不过赛琳娜看不出他是生气还是害怕。他说:“你不一样。只要你心里认定了,你的直觉不是常常都对吗?”
  “啊,可他不知道啊,不是吗?”
  “他会猜出来的。他会去戈特施泰因那里告密。”
  “他能告什么密?他根本不知道我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
  “他不知道?”
  “不知道。”她站起身,走到他近前,冲着他的脸喊道,“不!你只会坐在这儿,胡思乱想,觉得我会背叛你,背叛所有人。要是你不相信我的品质,至少该听听我的直觉。至少我没必要用这话骗你。要是我们都快毁灭了的话,我骗你还有什么意义?.”
  “噢,别这样,赛琳娜,”尼威尔厌烦地摆着手,“你在干什么呀?”
  “听着。他跟我谈了很久,给我讲他的工作。而你呢?只会把我藏起来,当作所谓的‘秘密武器’,还说我比任何科学工具或者一般科学家都有用。你只会玩点小阴谋,坚持让我作个普通导游,蒙蔽所有人,让我的天赋安全地隐藏起来,只为月球人服务。其实是为你一个人服务。而你呢,你又做出了什么成就?”
  “我们有了你,不是吗?你想想,万一他们查出来,你还能自由几天?”
  “你只会这么说。但这些年来,究竟有谁因此坐牢了?有人被抓吗?你一直反复强调身边危机四伏,但证据呢?这些年来,地球人越来越不愿意让你和你那伙人碰他们的大型设备,原因更多是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
  “因为你们,他们才那么做,而不是因为地球人的恶毒。
  “这样也好,对我们有利,因为这种情况迫使我们发明了其他设备,更好的设备。”
  “这一套理论全是你的所谓直觉。”
  赛琳娜笑了,“可本对那些设备非常赞赏。”
  “你和你的那个本!你到底在跟那个该死的地球佬搞什么名堂?”
  “他是个新移民。而我想要的是信息。你给过我吗?你整天惟恐别人发现我,不敢让我跟任何物理学家谈话,除了跟你。你又是我的——恐怕你的动机只有这一点。”
      “别这样,赛琳娜。”他想好言相劝,可话里的不耐烦怎么都掩不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3 08: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那方面我已经不在乎了。这件差事是你给我安排的,我把精力都用在它上头。有时我觉得我的直觉已经悟到了,不管我懂不懂数学。我眼前似乎有画面,似乎知道必须做什么——可我就是抓不住它。可现在,管他的,有什么用处?
     “反正电子通道总有一天会把我们全部消灭掉……我以前不是也告诉过你吗?我非常信不过这种两个宇宙之间的交换。”
  尼威尔说:“我再问你一遍吧。你是不是打算告诉我,电子通道会毁灭我们?别说什么‘也许’、‘可能’,我只需要知道会还是不会。”
  赛琳娜生气地一摇头,“我做不到。它太大了,我不能说它一定‘会’。但对这么重大的事件,‘也许’难道还不够吗?”
  “唉,老天哪。”
  “别翻白眼。少来冷笑那一套!你从来没作过这方面的实验。我早就跟你说过,一定得做这种实验。”
  “可你以前从来没这么忧心忡忡,直到现在,跟你那位地球佬朋友聊过之后。”
  “他是个移民。还有,你到底打不打算做实验?”
  “不!我告诉过你,你的建议完全不可行。你也不是个主张实验的人。你的直觉认为对,可放到现实中,放到仪器里,放到充满随机性、不确定性的世界中,你的直觉就行不通了。”
     “所谓的现实世界!不过是指你的实验室罢了。”

  她的脸气得通红,举起攥得紧紧的双拳,“你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总说没有真空环境——上面就是真空,就在我指的方向,月表。超低温环境。你那些实验为什么不能搬到上面做?”
  “那么做行不通。”
  “你怎么知道?你只是不肯尝试罢了。本·丹尼森尝试了。他不怕麻烦,自己设计了一套可以用于上面的设备。上次去参观太阳能电池时,他就把他的设备架好了。他想让你一块儿去,可你不肯。你还记得吗?那东西其实非常简单,他向我解释之后,我现在就能清清楚楚解释给你听。他让设备在白天温度下运行一遍,又在夜间温度下运行一遍。有了这些数据,他就可以用介子仪作深入研究了。”
  “你说得倒是挺轻巧。”
  “原理本来就简单。他知道我是直觉师之后,马上对我详细解释。你从来没这么做过。他解释了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他认为地球附近空间的强核力在不断积聚,必将引起大灾难。再过不多几年,太阳就将爆炸,强核力随之呈波状向外扩张——”
  “不,不,不,不。”尼威尔吼道,“他的实验结果我见过,我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见过?”
      “对,当然。你以为我会让他在我们的实验室工作,却对他在干什么一无所知吗?我见过他的实验结果,它们一文不值。那些所谓的结果只是实验状态下的许可误差。他要相信这些误差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大意义,相信他的好了。
      “要是你想相信,去相信好了。但无论你们多么相信,也不可能让这些结果有什么重大意义,因为它们根本没有。”
  “那你呢,你到底想相信什么?”
  “我相信事实。”
  “但这个事实必须是符合你的信仰的事实,对不对?你一心想要月球上建立电子通道,对不对?让你可以从此再不和月球表面有任何来往。凡是与你的目的有冲突的统统不是事实——这就是你对事实的定义。”
  “我不跟你争。我只想建立一个电子通道,甚至——一个以上。只有一个是不够的。你敢保证你没有——”
  “我没有。”
      “将来会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9-4 07: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她又转到他跟前,那几步急促而沉重,显露了她心中压抑的怒火。
     “我什么都不会对他泄露。”她说,“但我一定要知道更多信息。你从来都跟我只字不提,但是他会;他还会把想法付诸试验,而你不会。我已经跟他谈过许多,也知道他在寻找什么。
     “如果你敢介入我和他之间,那你永远别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还有,你不用害怕他会抢先一步,在我之前找到答案。他的思维还是拘泥于地球模式,很难迈出最后一步的。而我会。”
  “好吧。你也别忘了,你是月球人,而他是地球人。你们是不同的。这里是你的世界,除此之外你无处可去。那个人,丹尼森,或者说你的本,那个移民,是从地球来的。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回去。可你却永远都不可能到地球去,永远不能。你是一个月球人,永远都是。”
  “我是中国神话里的嫦娥。”赛琳娜自嘲地说。
  “你不是。”尼威尔说,“不过你可能同样会等上一段时间,过一阵子以后,我会再查证一次丹尼森的实验结果。”
     她好像对他的许诺无动于衷。
  他说:“还有,关于他那个宇宙爆炸的理论。要是改变宇宙原始物质有这么大的风险,那么那头的外星人,那些比我们先进很多的外星人,为什么不关掉通道呢?”
说完,他离开了。

  她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下巴绷得紧紧的。“因为他们跟我们的处境不同,你这蠢货。”这只是自言自语,他已经走远了。
  她踢了一下摇杆,把床放下来,一头扑上床,发泄似的踢腾了一阵。已经那么近了!巴伦和其他所有人追寻多年的那个梦,离她已经近得不能再近了。
  如在眼前。
  能量!所有人都在寻找能量!如魔法一般的东西!
  它就是那个神话中象征着丰饶富庶的羊角!……而且,它还远远不止于此。
       只要找到能量,也就找到了另一个东西。手里有了通向能量的钥匙,掌握另一个的钥匙便易如反掌。
       她知道得一清二楚,只要她能抓住那一点点微妙的蛛丝马迹,一旦抓住,答案就显而易见了,另一个也就显而易见了。(天哪,巴伦那与生俱来的多疑传染到了她身上,即使在她脑海里,她仍旧不敢说出那个东西,只能称之为“另一个”。)没有一个地球人能找到它的踪迹,因为没有一个地球人有真正去寻找它的动机。
  本·丹尼森会为她找到的,为她找到,自己却蒙在鼓里。
  除非——可要是宇宙即将毁灭,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6-17 05:56 , Processed in 0.112734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