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注意] 科幻小说世界最高奖雨果_星云奖作品欣赏_《反躬神问》__涉平行宇宙及太阳危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7-4 06: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  孤掌难鸣  

       拉蒙克耗了不少时间才设法见到参议员,而此时他最痛恨的就是浪费时间。布罗诺夫斯基已经多次向平行人类发出了信息,每条信息都包含了他们仔细选出的估计意思相当于‘害怕’和‘FEER’的平行符号。
       很长时间了却未得到任何回音。拉蒙克为此愈发着急。
  他仍旧不敢确定发出的这些信息是不是有任何价值,但布罗诺夫斯基却似乎充满希望。
       但是,直到拉蒙克去见布尔特之至,仍什么也没有得到。

  参议员的脸很消瘦,目光敏锐,上了点年纪。他以前曾经在技术环境委员会里做过一届领导人。当时他就工作认真,成绩斐然。
  现在他正拨弄着自己的老式领结(这已经成了他的标志性装束),说道:“年轻人,我只能给你半个小时时间。”说罢他低头看了看手表。
  拉蒙克并不担心。他有把握引起参议员的兴趣,使他忘掉时间。见参议员和见哈拉姆完全不同,所以拉蒙克不打算一开始就讲技术性问题。
  他说:“我不会拿那些数学问题来烦您的,参议员。但我会假定,您知道两个宇宙的自然法则通过电子通道混合在一起的原理。”
  “它们会向一起发展,”参议员平静地说,“并在十的三十次方年以后达到平衡点。这个数字对吧?”
  “是的。”拉蒙克说,“这个结论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假设上:平行宇宙的法则渗透入我们的宇宙,并从进入点开始以光速扩散。但我确信这个假设是错的。”
  “为什么呢?”
      “我们只能通过唯一一种方法,以测定平行宇宙法则与我们的宇宙法则的融合速度:分析他们传送过来的钚-186。这种法则之间的融合一开始是非常慢的,我们推测可能是因为一开始物质的密度比较大。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速度会变得越来越快。如那些钚能够混以密度较小的物质,则法则融合的速度就会增加得更快。
      “通过几次这样的测定,我们计算出平行宇宙法则的侵透速度在真空中可达到光速。平行法则将从侵透点进入我们的空气中,并以每秒钟三十万公里的速度向四面八方传播,然后迅速扩散到广阔的宇宙中不见踪影。”
       拉蒙克停顿了一下,考虑该怎样更好地解释。参议员立刻接过话题。
        “然后……”他摆出不愿浪费那怕一丁点时间的姿态催促道。
      “我们觉得这样的过程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做出这种假设是最简单不过的。但是,如果在我们的宇宙中,阻挡平行法则侵透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我们宇宙的基本构造本身呢?”
  “什么基本构造?”
  “我很难用语言来描述。这是一个数学用语,我想可以用来形容它,但我无法用平时的语言来描述。宇宙的基本构造是决定宇宙自然法则的东西。是我们宇宙的基本构造决定了它可以储存能量。平行宇宙的基本构造与我们的不一样,是它决定了平行宇宙中的强作用力比我们强百倍。”
  “这又怎样?”
  “自然法则侵透的主要对象就是宇宙的基本构造,那么,宇宙中的物质的密度——不管密度大小——关系不大,密度所起的作用只是次一级的。在真空中侵透的程度要比在高密度物质中快,但也不会快太多。也就是说,在外层空间中侵透的速度要比在地球上快,但是也远远达不到光速。”
  “那么它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侵透过来的平行构造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迅速消散,而是累积了起来。在太阳系,它累积的速度要比我们想象的快得多。”
  “我明白了。”参议员点了点头,“那么,这样的话,我们太阳系内空间达到平衡需要多长时间?我猜应该少于十的三十次方年。”
  “少得多,先生。我认为会少于十的十次方年。也许是五百亿年左右。”
  “比较起来是少了很多,但已经足够了,不是吗?没有理由现在就开始恐慌呀。”
  “但我认为目前的确应该有所警觉,先生。在达到平衡之前很长时间内就会造成危害。因为电子通道的运转,我们宇宙中的强作用力每一秒钟都在不断增强。”
  “强到可以测量出来?”
  “或许还不至于。”
  “甚至在电子通道运转了20年以后还不能?”
  “或许不能,先生。”
  “那么,我们为什么需要要担心呢?”
  “在原子核内的强作用力影响下,太阳核心内的氢原子会聚变为锂。如果我们仍然没有注意到愈来愈强的核力,太阳内氢原子核的聚变就会显著加快。太阳保持着放射性和重力之间微妙的平衡,而我们现在所做的,恰恰是使这种平衡朝着放射性方向倾斜。”
  “那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4 07: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结果就是大爆炸。在我们的自然规律下,像太阳这么小的恒星是不可能成为超新星的。但在改变以后的自然规律下,这就不一定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有所警惕。我所说的情况一旦发生,太阳会发生巨大的爆炸,而你我以及整个地球都会在8分钟以内变成宇宙中的蒸汽。”
  “那我们就什么也做不了吗?”
       “如果我们行动太晚,平衡已经不可避免,我们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如果现在还不晚的话,我想我们应该趁早停止电子通道。”

  参议员清了清嗓子,说:“年轻人,我先向他们打听了你的背景资料,因为我对你本人并不熟悉。当然我也问了哈拉姆博士,我想你认识他。”
  “是的,先生。”拉蒙克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但他的语调仍然很平静,“我对他很了解。”
  “他告诉我,”参议员说着,扫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一张纸,“他说你是一个爱找麻烦的白痴,怀疑你的心智是否健全。他要求我不要见你。”
  拉蒙克尽量压住心里的怒火,他问道:“这是他说的吗?”
  “他的原话。”
  “那么,先生,您为什么又答应见我了呢?”
  “一般来说,如果哈拉姆这么说的话,我不会见你的。我的时间很宝贵,即使那些被极力推荐的人我也不一定会见,更不用说浪费在一个爱找麻烦并且心智不健全的白痴身上了。但这次,我不喜欢哈拉姆的用词。他最好知道,不要动不动就‘要求’一个参议员干这干那。”
  “所以您决定帮助我?”
  “帮助你干什么?”
  “啊?帮助我停止电子通道的运行呀。”
       “这个?不!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拉蒙克问道,“您是技术环境委员会的负责人,要求电子通道以及任何其他对环境造成不可逆破坏的技术工程停止运行,这些都在您的职权范围之内。再大的破坏也比不上电子通道将会造成的不可逆破坏。”
  “当然,当然。如果你是正确的,我会这样做。但现在看来,你的说法仅仅以你自己的假设为基础,并不为大家所认可。谁能肯定究竟哪个假设是正确的呢?”
  “可是先生,我的理论体系完全可以解释大家的疑问。”
  “照你这么说,你的同事们都应该接受你的观点了。真要是那样,你也就没有必要来我这里了。”
  “先生,我的同事不相信我。他们都是些自私自利的人。”
  “但你自己呢?你的自利可能让你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年轻人,我的权力从名义上来说很大,但是,只有在符合公众愿望的情况下,我才拥有这么大的权力。我来给你上一堂政治课吧。”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靠在椅子背上,微笑着。

       这并不是他平时的姿态,而是那天早上《地球邮报》上一位编辑用来描述他的“一个完美的政治家,国际议会中最有技巧的议员”的姿态,这种描述给他带来的兴奋直到现在仍未消退。
       “有人认为,公众希望保护环境,或者说希望以此拯救他们的生命,而为诸如保护环境等信念而奋斗的理想主义者则会赢得他们的感激,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实际上,公众所期望的只是让他们自己过上安逸舒适的生活。这一点我们通过二十世纪的环境危机就能看得很清楚。
       “当人们知道吸烟能够导致癌症时,最有效的解决办法显然是禁烟,但是人们却希望能够发明一种不致癌的香烟;当人们知道内燃机会对大气造成污染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再使用这种引擎,但事实上,人们却希望能够发明不污染空气的引擎。
     “所以现在,年轻人,不要想让我停止电子通道。全球的经济发展和全人类的舒适生活都要依靠它。你现在最好想一想,怎样做才能让电子通道不会导致太阳的爆炸。”
  拉蒙克说:“没有办法,参议员。我们面临的是基本的事实,不可能说变就变。我们必须停止它。”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有回到电子通道产生之前的生活中去?”
  “是的,我们必须这样做。”
  “如果必须这样做的话,你得尽快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来。”
  “最好的证据是让太阳爆炸。”拉蒙克说,“我相信你也不想那种情况成为现实。”
  “嗯,或许不必那样。你为什么不说服哈拉姆,让他支持你呢?”
  “因为他是一个小人。他把自己当作‘电子通道之父’,怎么会承认自己的孩子会毁掉地球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他仍旧是全球公认的‘电子通道之父’,在这个方面,只有他的话才有足够的分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5 07:3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蒙克摇了摇头:“他绝不会让步的,他宁可看着太阳爆炸。”
  参议员说:“那么就迫使他承认。你的理论不错,但是理论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一个理论肯定有某种验证方式。比如说铀的放射性衰减是由于原子核内的作用力。它的周期是不会由于你的理论或者任何权威的理论而发生变化的。”
  拉蒙克又摇了摇头。“一般的放射性源自原子核内弱作用力,但不幸的是,实验只能得出一个模糊的临界点。目前的情况是,等到事实已经明确无误时,就已为时太晚了。”
  “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有办法,就是通过某种介子反应来获得确切的数据。还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最近发现夸克之间的结合能产生许多奇妙的结果,虽然现在还没弄明白,但我肯定能够利用它解释……”
  “那就可以了呀。”
  “是的。但是为了得到那些数据,我必须利用月球上的大型质子同步加速器。但是先生,我已经证实过,他们不会把几年的使用时间交给我——除非有人支持我。”
  “你是指我?”
  “对。就是您,参议员。”
  “除非哈拉姆博士同意这样做。”布尔特参议院用手指敲着面前桌子上的那张纸,“我不能直接插手这件事。”
  “但这关系到世界的存亡啊!”
       “证明给我们看!”

  “不要顾虑哈拉姆,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如果你能够证明给我看,我当然不会在意哈拉姆了。”
  拉蒙克深深地吸了口气,“参议员,哪怕仅仅有很小的可能性证明我是正确的,难道这一点点可能性不值得我们为之努力吗?它意味着所有的一切——全体人类,整个星球……”
       “你希望我为全人类而斗争?我倒是想。人生的戏剧总要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任何一个好的政治家都梦想着赴汤蹈火救人民于苦难。但是拉蒙克博士,一定要有成功的机会才值得去奋斗。至少要有个为之努力的目标,这样才有可能——仅仅是有可能——取得成功。
        “如果我支持你的话,就会违背绝大多数希望电子通道运行的人的愿望,从而一无所获。我怎么能要求所有人放弃目前他们已经习惯的生活——由电子通道带来的舒适富足生活,原因仅仅是有一个被万人敬仰的哈拉姆博士称为白痴、遭到其他所有科学家反对的人,在那里大喊‘末日即将来临’?不,先生!我不会为没有意义的事情赴汤蹈火。”
  拉蒙克听罢,道:“我只是想请您帮助我找到证据。如果您害怕的话,您不需要在公众面前露面的。”
  “我不是害怕,”布尔特说道,“我只是比较实际罢了。拉蒙克博士,你的半个小时早就过去了。” 拉蒙克很沮丧地愣了一会儿,但布尔特的表情中丝毫没有让步的成分。他只好走了出去。

       布尔特参议员没有立即见他的下一位访客。他呆呆地望着拉蒙克关上的门,拨弄着领结。这个年轻人所说的会是对的吗?他有哪怕极小的可能是对的吗?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很愿意把哈拉姆掀翻在地,把他的脸踩在泥里,骑在他身上,直到他断气为止——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哈拉姆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布尔特在大约十年前曾经与哈拉姆有过一次争吵。当时他肯定是对的,而哈拉姆绝对是错的,以后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那次的结果是布尔特受尽了侮辱,几乎导致他在下一轮竞选中失败。
       布尔特摇了摇头,似乎是在警告自己。
       他可以再去参加一次竞选,但他不能冒再受一次侮辱的危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5 07:36: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鸡同鸭讲   

       如果拉蒙克仍然心怀顾虑、害怕失去什么的话,他是不会走出这一步的。没有什么人喜欢乔舒亚·陈。只要一走进他的办公楼,就会感到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让人恶心的气味。
       乔舒亚是一支由一个人组成的革命大军。他的声音常常能够传到高层,原因之一是他能够用压倒性的声音和强度来表述自己的观点;另外,他还建立起了一个比世界上任何政治组织更加紧密的团体(不止一个政治家对此深恶痛绝)。他在加速推广用电子通道来满足地球能源需求方面,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电子通道的优点非常明显,比如说无污染、完全免费等,但是他们还是要与一些守旧的人作斗争,那些人仍然坚持使用核能,并不是因为核能更好一些,而是因为核能伴随他们度过了童年。   
       不过当乔舒亚敲响他的战鼓时,全世界都能听到震耳欲聋的声音。

  现在他就坐在那儿,高高的颧骨,圆脸。
  乔舒亚先开口:“我们开门见山吧。你仅仅是为你自己游说吗?”
  “是的。”拉蒙克回答道,“哈拉姆不支持我。事实上,哈拉姆说我是个疯子。首先问您个问题:您要做什么事情之前需要哈拉姆的批准吗?”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乔舒亚的脸上带着傲慢的神情,随即又回到了若有所思的样子,“你说平行人类的科技比我们更先进?”
  在这个问题上拉蒙克已经作了妥协。他尽量避免说他们的智力更高。“科技更加先进”这种说法让人听了舒服一点,而它又确实是事实。
  “这一点很明确。”拉蒙克说,“他们能够跨宇宙传送物品,我们却不能。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
  “但既然电子通道很危险,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搞这项工程呢?为什么现在还在继续呢?”
  拉蒙克已经学会了在不止一个方面做出妥协。照过去的性格,他会回答说乔舒亚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但那样会给人有一种不耐烦的感觉,所以他没有这么说。
  拉蒙克说:“他们跟我们一样,也是由于急需这样一种能源才开始建立电子通道的。但我敢说,他们现在跟我一样,也在为此烦恼。”
  “但这只是你的主观想法。关于他们心里究竟怎么想的,你缺乏有力的证据。”
  “现在的确拿不出证据来。”
  “所以仅仅靠说是不够的。”
  “为此冒一下险,我认为是值得的。”
  “这不行,博士。您没有证据,我可不能把自己的名誉建立在随随便便什么事情上。我的箭每次都能射中目标,这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是当我找到证据以后……”
  “那时候我自然会支持你。只要你有足够的证据,我敢保证不论是哈拉姆还是国会都不能阻止这个潮流。所以回去找到证据,然后再来见我。”
  “但是到那时候就太晚了。”  
  乔舒亚耸了耸肩,“也许最终你会发现是你错了,事实上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证据。”
      “我肯定不会错。”拉蒙克深深地吸了口气,用一种非常肯定的口吻说,“先生,我们的宇宙中可能有数以万亿计的行星,其中可能有几十亿颗上面居住着智慧生物,他们拥有高度发达的科技。
      “平行宇宙中可能有着相同的情况。不难想象,在两个宇宙中,肯定有很多对相互对应的星球彼此之间有联系,并且在利用电子通道获取能源。在两个宇宙的连接处,可能有几十甚至几百个电子通道正在工作。”
  “纯粹的推测。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
  “那就意味着同时有几十个或者上百个地方都在发生着自然规律融合,都在让他们的太阳向爆炸发展。这种效应可能已经向外扩散。一旦太阳变成超新星,它的能量会加速自然规律的变化,导致比邻的恒星发生爆炸,这些爆炸的恒星又开始影响他们的比邻恒星并引起它们爆炸。最终,这种连锁反应将导致银河系中心或者一部分发生爆炸。”
  “但这些仍只是你的想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5 07: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吗?宇宙中有着数以百计的类星体,他们的体积只相当于几个太阳系,发出的光亮却相当于一百个银河系。”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那些类星体就是曾经使用电子通道的星球的残骸?”
  “我认为是这样的。类星体已经发现了一个半世纪,天文学家们却仍然不知道它的能量来源是什么。宇宙中没什么东西能为它提供能量,绝对没有。所以难道它不会是……”
  “那么平行宇宙呢,他们那里也满是超新星吗?”
       “我不这样认为。那边的情况不一样。平行理论使我们确信,平行宇宙中更容易发生核聚变,所以那里恒星的平均体积应该比我们这里的小。他们要放出像我们的太阳一样的能量,聚变所用的氢要比我们这里少得多。
       “所以如果只要有跟我们的太阳一样多的能量,他们那里就会自发产生爆炸。如果我们的法则渗入了平行宇宙,那么只会使他们那里的氢更不容易发生聚变,这样他们的恒星不但不会爆炸,反而会变冷。”
       “这倒不错。”乔舒亚说,“他们可以利用电子通道获得所需的能源,同时自己的星球又安然无恙。”

  “不,其实不是这样。”拉蒙克说。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就平行宇宙之间的情形得出什么结论,“一旦我们的宇宙发生了爆炸,电子通道自然会停止。没有了电子通道提供的能源,他们就将面临一个寒冷的星球。那时候他们的情况比我们还要糟糕,因为我们在一瞬间便痛苦地死去了,而他们将不得不长期忍受巨大的痛苦。”
      “你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教授。”乔舒亚说,“但是我不打算接受你的想法。我觉得不能仅仅因为你的想象就放弃电子通道。你知道电子通道对人类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不仅仅是免费、干净和丰富的能源。
      “眼光放远一点。它意味着人类不再需要为了生活而奋斗。它在历史上第一次将人类的聪明才智解放出来,投入到能够挖掘人类真正潜能的更重要的事情中去。
   “比如说,在延长人类寿命方面,过去两个半世纪以来医学的发展,还不如最近一百年取得的成就大。我们曾一遍遍地听那些老年医学专家说,理论上来讲人类的永生应该是可以实现的,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在上面付出足够的精力。”
       拉蒙克生气地说:“永生!简直是白日做梦!”

  “或许你认为这是白日做梦,教授。”乔舒亚说道,“但我还是愿意看到专家们开始研究人类的永生问题。
  “如果电子通道中止,这样的研究根本不会开始。我们会回到使用昂贵的能源、匮乏的能源和肮脏的能源的时代。地球上的20亿人口又要为了生存而奋斗,永生之梦就真的成了白日梦了。”
  “这无论如何都是白日梦。人类不可能永生。甚至没有人能超过人类正常的年龄。”
  “嗯,这仅仅是你的想法。”
  拉蒙克考虑了一下可能性,决定赌一把。
  “先生,刚才我说我不想描述平行人类心里的想法。现在我想试试看。毕竟我们一直在从他们那接收信息。”
  “好的。但是你能翻译他们的语言吗?”
  “我们收到的是一个英语单词。”
  乔舒亚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突然把手插进衣袋,靠在椅背上,伸直一双短腿。
      “什么英语单词?”他问道。

  “恐惧!”拉蒙克觉得没有必要把拼写错误的事也说出来。
  “恐惧。”乔舒亚重复了一遍,“你觉得他们是什么意思?”
  “不是很清楚吗?他们对电子通道感到害怕。”
       “根本不是。如果害怕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关闭通道。相反,我认为他们是害怕我们单方面停止电子通道。他们知道你的想法之后,害怕我们按照你所说的把电子通道停下,那样的话他们一方也就不得不停止。
       “你刚才说过,如果没有了电子通道提供的能源,他们就无法生活下去。你的建议对双方都会产生影响。所以我认为他们害怕了,这很正常。”
  拉蒙克坐着,什么也没说。
     “我知道了。”乔舒亚说,“你没有考虑过这些方面。那么,好了,我们可以继续推进对永生的研究了。我觉得这一点更重要一些。”
 “更重要……”拉蒙克缓缓地说,“我不理解你到底认为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您现在多大了,先生?”
       有好一阵子,乔舒亚不停地眨着眼睛。随后他转过身去,双手紧握着拳头,径直走出房间。

       后来,拉蒙克看了他的传记。
       乔舒亚今年60岁,他的父亲是在62岁时去世的。但这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6 07: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交换词汇
 
  “看来你没交上什么好运。”布罗诺夫斯基说。
  拉蒙克坐在实验室里,呆呆地盯着自己的鞋尖,它们看上去磨损得很厉害。他摇了摇头说:“没有。”
  “连伟大的乔舒亚也不愿帮助你?”
  “他什么都不愿做。他也要证据。他们都想要证据,但给他们的证据却遭到了他们的拒绝。他们想要的只是该死的电子通道,或是他们的荣誉,或是他们在历史上的地位。乔舒亚想要的是永生。”
  “那你呢,彼得?你想要什么?”布罗诺夫斯基轻轻地问道。
  “人类的安全。”拉蒙克说道。他看了一眼同伴略带嘲弄的眼神,“你不相信?”
  “嗯,我相信你。但你到底想得到什么?”
  “好吧,以上帝的名义,”拉蒙克抬起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我想证明自己是对的。因为我确实是正确的。”
  “你自己能肯定吗?”
  “可以肯定。我已没有什么可担心了,我只想赢。你知道吗,当我从乔舒亚那儿离开的时候,我几乎要鄙视我自己了。”
  “鄙视你自己?”
       “是的,我自己。为什么不呢?我一直在想,我的每一个机会都被哈拉姆破坏掉了。只要哈拉姆拒绝我,那么任何人都有理由不相信我。只要哈拉姆像一座山一样挡在我面前,我就没有机会取胜。
        “那么,我为什么非要打倒他呢?我可以奉承他,甚至可以设法让他支持我,而不是处处与我作对。”

  “你认为这可能吗?”
  “不,绝对不可能。但如果我真的绝望了,任何办法我都会考虑。我甚至可能会去月球。当然,哈拉姆之所以一开始就厌恶我,并不是因为地球毁灭的问题。但问题出现以后,我处处小心,却反而把事情越弄越糟。不过正如你所说的,什么理由也不会让哈拉姆反对电子通道的。”
  “但瞧你现在的样子,你似乎并没有看不起自己。”
  “是没有。因为和乔舒亚的谈话让我明白了,我所做的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显然。一开始就看出来了。”
  “是的。但那又有什么用呢?看来是没有办法了。
  “我告诉乔舒亚我们的太阳会爆炸,而平行宇宙的太阳却不会,但是那也救不了平行人类。因为一旦我们的太阳爆炸,双方电子通道就都会停止运行。他们不能没有我们,你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想一想。没有了他们我们也就不能继续。这样的话,就不必在乎我们这一方能不能把通道关闭。完全可以交给平行人类来办。”

  “嗯。但是他们会这样做吗?”
  “他们告诉我们说‘害怕’。乔舒亚说他们可能是害怕我们把电子通道停下来。但我不相信。是他们在害怕。
  “乔舒亚说这话的时候我坐着没吭声。他以为我没有想到这个,但他错了。我当时只是在想,一定要设法让平行人类把电子通道停下来。我们只能这样了。迈克,我放弃了一切,只剩下你了。世界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想办法跟他们取得联系。”
  布罗诺夫斯基笑了。高兴得像孩子一样。“彼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6 07: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说道,“你真是个天才。”
  “哈,你终于注意到了。”
  “不,我是认真的。你说出了我想说而未说的东西。我已经在向他们发送信息了,里面使用了他们语言中我认为代表电子通道的符号,同时也用了我们的语言。我努力把几个月以来出现的符号搜集在一起,找出里面表示反对的符号,然后再注以英文中相应的词语。
  “我不知道自己的理解是正确的还是根本不沾边,因为从来没有得到回信,我觉得希望很渺茫。”
  “可你从没有告诉过我呀。”
  “是啊。这是我自己的一点小秘密。感谢你花费时间为我解释平行理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天我只发送了两个词‘通道’、‘坏’,是用我们的语言发的。”
  “然后?”
       “今天早上收到了他们回信,写得很简单,也很直接——‘是的通道坏坏坏’。你看。”

  接过那块金属的时候,拉蒙克手抖个不停。“不可能出错吧。这么说他们已经证实了我们的想法?”
  “我认为是这样。你准备让谁看这个东西?”
  “谁也不给!”拉蒙克坚决地说,“我再也不跟他们争论什么了。他们肯定会说这个信息是我伪造的,我们没有必要作这种无谓的努力。只有让平行人类来停止电子通道,这样我们这边也就会停下,任何想单方面重新启动的努力都是白费力。到时候,所有从事电子通道研究的人都会争着证明我是对的,电子通道确实是危险的。”
  “怎么会呢?”
  “因为他们只有这样做,才能避免被那些想要电子通道继续运转的愤怒人群指责。你觉得呢?”
  “嗯,也许是。但还有一件让人困惑的事。”
  “什么?”
       “既然平行人类深知电子通道的危害,那么他们为什么还没有将电子通道停下来呢?我刚刚查看了一下,电子通道仍在正常运转。”

  拉蒙克皱了皱眉。“也许他们不想单方面停止。他们把我们看成伙伴,所以希望双方达成共识,停止通道。你说呢?”
  “有可能。但也有可能因为我们的交流还不够,他们还没有理解‘坏’的意思;同样也有可能是我对他们的符号理解错误,他们可能以为‘坏’字的意思是‘好’。”
  “噢,不!”
  “嗯,这是你的愿望,但是愿望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成功。”
  “迈克,继续发送信息。尽量多地使用他们的词汇,同时不断变化组合方式。你是这方面的专家,难不倒你的。最终他们会掌握足够多的词汇,然后给我们准确无误的信息。这样我们就可以向他们解释我们也想把电子通道停下来。”
  “但是要做这样的声明,我们缺少政府的授权啊。”
  “是的,但他们怎么会知道!最终的结果将会使我们成为人类的英雄。”
  “只盼在此之前我们没有被绞死。”
       “希望如此……这都掌握在你的手里,我相信我们的成功已经为时不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6 07: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确认危机
   
  但事实上,距离成功还有一大段。两周过去了,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压力也随之越来越大。
  布罗诺夫斯基明显地表现出了这种压力。心中一时泛起的希望又沉了下去。他闷闷不乐地走进拉蒙克的实验室。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布罗诺夫斯基开口道:“大家都在议论你。”
  “那又怎么样,我不在乎。真正让我头疼的是《物理评论》杂志又把我的论文退回来了。”
  “你说过你早料到会这样了。”
  “是的,但我以为他们会给我一个理由。比如说指出我观点上的错误,或者我的假设毫无根据。这样我还有机会争论一下。”
  “他们给你理由了吗?”
       “一个字都没有。他们的编辑说我的论文不适合发表。他们根本不愿碰它!仅此而已。这些人全都这么愚蠢,真让人泄气。我想我不会为人类走向灭亡而感到悲哀,因为他们心灵已经变成彻底邪恶,做事情完全不考虑后果。

        “由于愚蠢而走向灭亡,人类已经丧失了所有尊严。如果结局注定是这样的话,那么做人还有什么价值。”  
  “愚蠢……”布罗诺夫斯基自言自语道。
  “除此之外你还能怎么形容?他们想让我明白一点,我犯了坚持真理这种重罪,当然应该被解除职务。”
  “似乎大家都知道你去找过乔舒亚了。”
  “是的。”拉蒙克的手指放在鼻梁上,疲倦地揉着眼睛,“显然我把他惹火了,于是他把我的话告诉了哈拉姆。现在他们都谴责我试图破坏电子通道,只是使用的策略不太专业,也没有什么人愿意支持我。结论就是,我不适合再继续在通道站工作。”
  “他们能轻易证明这一点,彼得。”
  “是的,我也认为他们能。但对我来说无所谓。”
  “你准备怎么做?”
  “什么也不做。”拉蒙克愤怒地说,“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去吧。我能依靠的就是他们的官僚作风。他们每一步行动都要花几周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你继续工作,我们终究会得到平行人类的回音的。”
  布罗诺夫斯基看上去有点沮丧:“彼得,也许我们收不到呢?或许,现在是时候重新考虑一下了。”
  拉蒙克抬头瞪着他:“你说什么?”
  “告诉他们你错了,以行动来弥补自己的过错。然后放弃。”
  “绝不!看在上帝的份上,迈克,你要明白,我们这场赌博的赌注是全世界和所有生灵!”
  “是的。但跟你又有多大关系?你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我知道你父亲已经不在了,你又从来没有提起过你妈妈或者兄弟姐妹。我怀疑你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什么亲人。所以,你只管过自己的日子就够了,还管什么别的事。”
  “那么你呢?”
  “我也一样。我跟妻子离婚了,也没有孩子。我跟一位女士关系比较亲密,我会尽量把这种关系维持下去。生活是要用于享受的。”
  “那么明天呢?”
       “明天自有明天的生活。死亡到来的时候,谁也拦不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6 07: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生活哲学我受不了……迈克,迈克!你都说些什么啊?难道你要告诉我咱们不可能成功?难道你真的要放弃与平行人类的交流?”
  布罗诺夫斯基抬头望着远方。他说:“彼得,我的确已经有了答案。就在昨晚。我本打算等到今天,再好好思考一下。但为什么要思考呢?看看吧,就是它。”
       拉蒙克的目光里充满不解。他接过那块金属,上面的文字没有标点:通道不停不停我们不停通道你们停请停你们停所以我们停请你们停危险危险危险停停你们停通道。
      “天哪!”布罗诺夫斯基喃喃道,“看样子他们快绝望了。”
  拉蒙克仍然呆呆地看着。什么话都没说。
  布罗诺夫斯基说:“我猜,在平行宇宙中也有一个跟你一样的人——一个平行拉蒙克。他同样不能说服他的平行哈拉姆停止电子通道。所以,当我们请求他们停止电子通道来挽救我们的同时,他们也在请求我们挽救他们。”
  拉蒙克说:“如果我们把这个拿给……”
  “他们会说你在撒谎,这只是你编造的故事,目的为了挽救自己因为精神错乱而引发的噩梦。”
  “他们也许会那样说我,但是他们不会那样说你。
  “你可以支持我,迈克。你可以证明这条信息是你收到的,可以告诉他们你是如何收到的。”
  布罗诺夫斯基说:“那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会说平行宇宙中也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傻瓜,也有两个臆想狂在一起研究。他们会说这条信息正说明平行宇宙的政府当局也认为不存在危险。”
      “迈克,跟我一起,我们斗争到底。”

  “没有用的,彼得。你自己说过,他们是愚蠢的。
  “那些平行人类既然科技比我们更发达,甚至智力都高于我们——你一直坚持这么说。但是显而易见,他们和我们人类同样愚蠢,这就没有办法了。这一点席勒指出过,我完全相信他。”
  “谁?”
  “席勒。三个世纪前的一位德国剧作家。他在《圣女贞德》中写道‘面对愚蠢,众神自己也无能为力’。
      “我不是神,我也不打算争取什么。就让它过去吧,彼得,继续你自己的生活。也许世界在我们有生之年不会灭亡,即使真的毁灭了,反正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很抱歉,彼得。你为了良心而战,但是你输了。我要生存。”

  布罗诺夫斯基走了,只剩下拉蒙克一个人。他坐在椅子上,手指漫无目的地敲着、敲着……在太阳上的某处,质子的聚合正在一点一点地加快速度。随着时间推移,速度会越来越快,直到某个时候,微妙的平衡终于被打破。
  “地球上没有人能够活着看到我是正确的。”拉蒙克大声喊道,使劲眨着眼睛,努力不让泪水流出眼眶。

       (上册结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3-7-6 07: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半剑飘东半剑西 于 2023-7-8 09:33 编辑

《反躬神问》中册《即令为神》

第一章  父爱如山

    (关于平行宇宙上的故事,待续)


感谢美某内地同学网提供中文译本
经再辗转询问,其新译本下册书名已改为意译《另辟蹊径》。
直译有问号,是反问句,含否定意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6-17 06:32 , Processed in 0.09017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