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01: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                                ※                                ※

  
  明月已从海上升起。
  筵席撤下,所有人也都离开了水阁,但牛肉汤却依然未见影踪。
  宫九已经换上一套素净的白衣,合身的剪裁越发显得他的身形修长而挺拔。
  他背负双手,凝望着水中明月的倒影。
  明月就在眼前,几乎触手可及,但当你真的伸手去捞,水里的月影就会散乱消失。
  整件事的谜团也一样,线索似乎就在眼前,但却永远捉摸不透。
  
  陆小凤看着案头宫九手写的笔录,上面圈点了几个人的名字,道:“你认为他们有可疑?”
  宫九道:“可以这样说。”
  陆小凤道:“这么说,你也不能肯定。”
  宫九道:“是的,我只可以说,绝对不用怀疑的人,就只有小玉,老狐狸,岳洋和木一半。”
  陆小凤道:“在我印象中,也的确只有这四个人在筵席期间完全没有离开过,不像我,至少去解了三次手。”
  宫九道:“他们一向都很懂得自制。”
  陆小凤道:“上次你在鹰眼秘室杀人,那一次的密室手法和今次的有没有相似的地方?”
  宫九道:“当然不一样,鹰眼是绝对的密室,这里至少还有一条暗道。”
  陆小凤道:“这世上当然没有隐身或者穿墙过壁的魔法。”
  宫九淡淡一笑,道:“你不用套我的话,除非你先帮助我找出无名岛上的凶手,否则你一辈子都别想知道我所用的手法。”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你就不担心牛肉汤?”
  宫九道:“她迟些回来未必是一件坏事。她和老头子的感情很好,现在老头子突然走了,我们却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我担心她会接受不了。”
  陆小凤道:“你真的想将老头子海葬?”
  宫九道:“是的,老头子说过,我们的生命本就在羊水中孕育,如果到死的时候也是回到水里,这是最好的做法。”
  陆小凤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宫九道:“明天就是持孝守灵的大日子,今晚我会为老头子洗净身子,再换上新的衣服,这也是为人子女应尽的责任。”
  陆小凤道:“真凶可能随时出现,你要小心。”
  宫九道:“你呢?”
  陆小凤苦笑道:“我在这里连一个家都没有,除了找老实和尚,我还能找谁?”

  
(五)

  
  老实和尚的茅寮就在山谷的尽头。
  陆小凤皱起了眉道:“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住在这么一个鸡不叫,狗不跳,乌龟不下蛋的地方。”
  老实和尚道:“没有花鸟虫鸣,参禅的时候就会特别清静,这里连月色也照不到,可以说是一块死地,对于修行的人更是最好不过,你不喜欢的话,可以住沙曼的家,不过我知道你一定不敢去。”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实和尚道:“我很少见你这么信任一个人,结果却被沙曼狠狠地摆了一道,所以你对沙曼的感情一定很复杂,复杂到连你自己也不知所以。”
  陆小凤跳起来,大声道:“我走了。”
  老实和尚道:“我就知道陆小凤睡觉的时候一定要有女人陪。现在牛肉汤不知跑到哪里,你能够找的就只能是文君新寡的小玉了。”
  陆小凤忽然躺下来,就躺在老实和尚的身边,紧紧地搂着老实和尚,道:“我睡觉可以没有女人,但至少要搂着一个人才睡得安稳,今晚你就将就将就吧。”
  老实和尚苦着脸,道:“阿弥陀佛,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
  
※                                ※                                ※

  
  天已将亮,晨星渐渐隐去。
  老狐狸仍在床上辗转反侧,他努力想让自己入睡,他也很清楚,明天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他必须要有足够的精神和体力才可以应付,但可惜他始终睡不踏实。
  晨雾中忽然有一道人影飘入。
  “老狐狸,是我。”
  “是你?”
  “我有样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你看。”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一把短刀刺入了老狐狸的胸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5 09:2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部  纠缠
  
(一)

  
  灵堂就设在海边,四周涛声起伏,如泣似诉。
  两艘平底海船停泊在岸边,随着水流轻轻晃动,七天之后,小船将会载着小老头的尸体,驶向水天一色的深处。
  小老头的灵床周围堆满了鲜花,现在它旁边的沙地上放置了一块木板,老狐狸就静静地躺在上面。
  老狐狸的双眼仍然睁得很大,但可惜他已经无法再说一句话,无法再喝一口酒。
  宫九将老狐狸的眼合上,然后用力扳开老狐狸紧握成拳的右手。
  风吹起,一块绯紫色的布料从老狐狸的手中掉了出来。
  宫九握紧布条,然后将目光停留在贺尚书的身上。
  贺尚书的头上仍然戴着紫金冠,身上仍然穿着唐时五品以上官员的紫色朝服。
  “不是我,老狐狸不是我杀的。”
  贺尚书一边后退,一边摆手。
  他脸色忽然变了,他发现自己左边的衣袖不知什么时候裂开了一道口子。
  所有人已经围住了贺尚书,除了陆小凤和宫九。
  陆小凤没有动,他只是觉得整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宫九忽然道:“凶手不是他。”
  贺尚书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
  陆小凤和宫九对望一眼,道:“这种颜色的布料也不是大唐官服所独有。”
  宫九道:“你上无名岛的事,他是不是也知道?”
  陆小凤道:“你说的他是谁?”
  宫九环顾四周,道:“你跟我来。”
  
※                                ※                                ※

  
  一片平整洁白的沙滩之上,有着两行新踩出来的足印。
  宫九道:“这里很安全,除非他就在水里。”
  陆小凤望了一眼清澈透明的海水,这里水清沙浅,任何人都不可能藏身水下。
  宫九道:“我说的他,就是太平王府的小王爷。”
  陆小凤道:“为什么你会认为是他?”
  宫九道:“我认得那种紫色布料,世子曾经穿过。”
  陆小凤道:“但他不可能在这里出现。”
  宫九道:“你要上岛的事有没有告诉他?”
  陆小凤道:“我的确见过他,但他并不知道这里的事。”
  宫九道:“当时的情形怎样?”
  陆小凤道:“我只不过告诉他,我已经将一封写下很多秘密的信藏起,如果一个月内我无法回来,那封信就会自己跳出来。”
  宫九望向远山,慢慢道:“看来他已经找到了那封信,也知道了无名岛和太平王府的关系,所以他跟踪你,然后跑到我们的船上潜伏,现在他就在岛上。”
  陆小凤的眼里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慢慢道:“你意思是说,杀死老头子和老狐狸的人都是他。”
  宫九道:“若论辈分,家父是他的仲叔,也只有他,才有充足的动机和杀人时间。”
  陆小凤道:“老头子已经打算将镖银退还给太平王府,按说小王爷不应该再下毒手。”
  宫九道:“你实在太不了解太平王府和我们之间的恩怨,总之,我们虽然源出一脉,但彼此间是纠缠入骨,只怕到死方休。家父太过仁慈,他待小王爷以仁,以为他拿回失镖就会罢手,没想到小王爷突施暗算。”
  陆小凤道:“如果你的推测正确,牛肉汤到现在还未出现,只怕也已经落到他的手中。”
  宫九道:“我一直低估了他。看他出刀的快疾准狠,只怕他的武功不在你我之下。”
  陆小凤道:“如果小王爷偷偷跟着我们上岛,他又怎会知道后山的荷花池可以通向老头子的密室?”
  宫九道:“那当然是因为有人向他告密。”
  陆小凤道:“你认为是贺尚书?”
  宫九道:“他的嫌疑最大,但也有可能其他人同样知道了荷花池的秘密。”
  陆小凤道:“也许这个秘密已不存在,说不定贺尚书在酒酣耳热之际,早就已经将这个秘密泄漏了出去。”
  宫九道:“首先泄密的人也可能是工匠,他本是一个好酒贪杯的人。换而言之,所有昨天筵席之中曾经离开过水阁的人,都有可能知道荷花池的秘道,然后和太平王世子暗通消息。”
  陆小凤道:“所以贺尚书也有可能被人冤枉,他衣服上的裂口也可能是别人故意向他栽赃。”
  宫九道:“我打算将太平王世子就是凶手的消息说出来,无名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以藏身的地方至少有五千七百个,现在我们这里的人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算少,正可以派上用场。”
  陆小凤道:“你想将小王爷搜出来?”
  宫九将拳头慢慢握紧,道:“我想要的,是打草惊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8-26 19: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贴吧更新得比论坛快些呢?我估计应该没人上岛,是内部人在搞出问题吧,不是岳洋就是沙曼?胡乱猜测而已,继续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6 23: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milangoal 发表于 2014-8-26 19:14
贴吧更新得比论坛快些呢?我估计应该没人上岛,是内部人在搞出问题吧,不是岳洋就是沙曼?胡乱猜测而已,继 ...

贴吧会更新得快一些,是因为我想模拟当年先生被催稿时候的心境,在我心里,古武的地位很高,所以我会再修改和完善一些文字之后再发上来,而且过一段时间我还会再改一次,就因为这样,这里会稍迟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7 01: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27 01:54 编辑

  
※                                ※                                ※

  
  海风低吼着将灵堂上的招魂幡吹得猎猎作响。
  彤云渐墨,一场暴雨即将到来。
  宫九一身素衣站在招扬的旗幡下,挺立如标枪。
  “我们的敌人已经来到岛上,他杀了老头子,劫走宫主,现在又杀了老狐狸,下一个要杀的人,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你。这凶手就是太平王的世子,老狐狸手上的布就是铁证。宫家与太平王府的恩怨,三天三夜也数不完,我们劫走了他家的镖银,他就向我们报复,现在他可能就躲在密林,也可能藏在洞穴,我和陆小凤会先从西山开始搜索,之后是北面的玄武峰,最后是东山的日照谷,总之我们一点一点地搜,总会将敌人搜出来。你们的任务,就是配合我们的搜索行动,每三人一队,在山前岭后的隘口埋伏。敌人为了躲避我和陆小凤的搜索,他只能下山寻找出路,这样他就可能从你们藏身的位置经过。我不需要你们为我宫家冒险,只要你们留神戒备,一旦发现敌踪就放出七色旗花火箭,其余各队马上向信号方向围拢,务求让敌人无处遁形。这就是我要求大家做的事。至于怎样复仇,就交由我来处理,宫家和太平王府上几代的恩怨,应该由我一个人来了结。”
  宫九头上的白布被罡风吹起,他的脸上悲壮激昂,如同易水边上的荆轲。
  人潮渐散去,海边的灵堂就只剩下宫九,小玉、岳洋和陆小凤。
  岳洋和他的船将会离开这里,返回鹿儿岛。
  宫九并没有忘记小老头之前的决定,三千五百万两镖银和一百零三名中原镖局的镖师都将会由岳洋从鹿儿岛带回太平王府。
  “我希望世子明白,我们宫家并不贪图他的财富,我要杀他,是因为我们家族之间的恩怨。”
  
※                                ※                                ※

  
  岳洋的船是涉外远洋的大船,食水极深,所以他的船无法驶入灵堂附近的浅水海湾,只能向着灵堂方向远远绕了一圈,然后用海螺吹号,向小老头作最后的致敬。
  陆小凤道:“你让岳洋将所有的船带走,莫非你想将世子永远困在海岛?”
  宫九淡淡一笑,道:“也不是所有的船,这里还有最后两条。”
  灵堂后还有两艘平底小船,船身很轻很薄,这样的小船只能够沿着水流平缓的海岸线航行,一旦去到海上,稍大一点的风浪就会将它推翻,而到了“头七”那天,宫九就会将这两艘小船划向近海,到了合适的地点,其中一条船就会载着小老头的遗体,永远沉入水底。
  陆小凤道:“这些小艇根本出不了大海,更不可能驶回中原,换而言之,就算小王爷在决战中战胜了你,甚至杀光岛上所有的人,他也没有办法乘船离开,只能一辈子困死在无名岛。”
  宫九道:“对于这场决战,我的确没有把握,所以我已做了最坏的打算。为人子者,如果不能手刃仇人,那我至少也要凶手陪葬。”
  陆小凤道:“也许小王爷有后着,太平王府的船队会跟着找上门来。”
  宫九道:“不可能。小王爷暗中跟踪你上船才能够进入无名岛,就算他沿途记下航线和方位,他也没有办法将这个信息传递出去。”
  陆小凤暗中叹了口气。
  他自小就是在贫苦中长大的孤儿,所以他体会不到名门望族光鲜背后的阴暗,他更加不会明白,为什么有史可记以来,兄弟阋墙这类的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宫九凝视着陆小凤,道:“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陆小凤点了点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7 01: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29 01:29 编辑

  宫九道:“我们各自从两边上山,沿途搜索,会合的地点是西山顶峰的断头崖。”
  小玉望着宫九,她的眼泪在腮边打转。
  就在几天之间,她所倚重的亲人和朋友相继去世,以她纤小的身躯,又怎样承受这种痛苦?
  宫九将剩下的旗花火箭交给小玉,叮嘱道:“父亲的灵堂就交由你守护,一旦有危险或者异常情况,你就扯动拉环,向天发出信号。”
  陆小凤的手和宫九的手用力一握,各自转身离去。
  他们之间没有再说一句话,也不需要再多说一句话。
  曾几何时,陆小凤为了帮助小王爷夺回失镖,他和宫九针锋相对,好几次几乎丧命,现在镖银已经归还,小王爷却成了杀人凶手,这反而让陆小凤和宫九联合起来。
  在陆小凤的心中,他一向憎恨那些不讲原则的杀戮,无论凶手是谁,就算他是显赫的权贵或者是自己的朋友,陆小凤都绝不低头,绝不让步,绝对不会放下自己的原则。


(二)


  细雨绵绵。
  雨点打在空山密林,淅淅沥沥的总不见停,直到第二天的中午,天终于放晴,露出一角湖蓝。
  陆小凤脱下蓑衣笠帽,让湿透的全身享沐雨后阳光的轻抚。
  他已身在断头崖。
  在他身前就是一大片陡直的绝壁,如同天神巨斧一劈而成,风光绝险,蔚为壮观。
  陆小凤从后山走到绝顶,这一路上走来,有可能藏匿的地方并不算多,而且每一处他都细心查过,绝对没有任何人栖身的痕迹。
  这段路程虽然远,但比宫九的前山好走,所以他也比宫九更早来到约定的地点。
  崖边有一株已经断头的古松,半边有雷电烧焦过的痕迹,另外半边却依然枝繁叶茂,长势顽强。
  陆小凤正在感叹造化的神奇,一蓬松针突然激射而来,就在这漫天箭雨中,一个蒙面紫衣人从松树间扑出,双剑齐下,分别刺向陆小凤的双胁。
  剑势很快,已不在当年木道人和独孤鹤之下。
  陆小凤笑了。
  他已经看出这紫衣人的缺点是对战经验不足,如果紫衣人刺出的是一柄剑而不是两柄剑,那他的剑势反而会更快更疾,更加难以抵挡。
  灵犀一指,妙用无方。
  陆小凤的两只手已经夹住了紫衣人的两柄剑。
  与此同时,他的身形后退半步,提防对方用身体作为武器,将自己撞下悬崖。
  陆小凤的武功并不以蛮力取胜,他能够多次败中求胜,是因为他通常比别人快一步判断出当时的危险,作出最合适的选择。
  但就在这一瞬间,陆小凤脸色忽然变了。
  另一道紫衣人影从地底破土而出,剑尖闪电般点向陆小凤的胸腹。
  只有一柄剑,但这一剑的威力已不在叶孤城的天外飞仙之下。
  这才是真正的杀着。
  如果在刹那之前,陆小凤不是后退身形,而是向前半步,用蛮力推走第一个紫衣人的剑,那他现在还可以腾出双手,接下这招真正的杀着,只可惜他之前选择了后退,就只半步之差,现在陆小凤的两只手仍然挟引着最早刺来的两剑,他已经没有第三只手来抵挡真正致命的第三剑。
  设计这三剑一杀的人显然很熟悉陆小凤的武功特点。
  陆小凤没有办法,他只能退。
  他的身后就是绝壁,再退就要跌下悬崖。
  陆小凤的手突然用力将双剑往自己的方向扯,这时他的人已经凌空,脚下就是万丈峭壁。
  第一个紫衣人没想到陆小凤将自己拉去陪葬,他被陆小凤拖出几步之后,沉腰发力,使出千斤坠,将自己的身形定在悬崖的边缘。
  就在这一瞬间,陆小凤已经借力向上跃起。
  他不是跳回断头崖,因为第三柄剑就在崖边等着他。
  陆小凤人在空中,他已拿出旗花火箭,扯动绳环,火箭带着尖锐的啸声,向第二个蒙面紫衣人射去。
  这时陆小凤的身形已经下坠,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劈手将第一个紫衣人的双剑夺走。
  下一刹那间,陆小凤将会跌入深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9 01: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                                ※                                ※

  
  冰凉的水珠从叶尖坠落,刚好掉到老实和尚的脖子上,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老学究就伏身在左前方的山石后头,此刻他并没有吟诵“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反而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右后方的昆仑奴,也许他在研究昆仑奴的一身黝黑肌肤,到底是出于遗传或者日光的暴晒。
  昆仑奴紧紧地盯着山上的方向,他手中的旗花火箭也因为用力握紧而发抖。
  三人一组,各成三角分布,彼此间隔着八十步的理论安全距离,这是宫九的安排。
  每一组看守相应管辖的隘口,同时每一组的三个人可以互相监视,就算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内奸,他也很难采取行动,即使有异常情况,其余的人也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放出信号。
  就在这时,山顶传来旗花火箭爆裂的声响,尖啸声在空山中回荡。
  
※                                ※                                ※

  
  陆小凤如断线风筝般坠落深渊,他的身影已在崖边消失。
  但陆小凤却没有死。
  他还有手,手中还有从紫衣人手上夺来的剑。
  一阵金石击撞的声音,陆小凤在崖边二三十丈的地方终于止住了下坠。
  两把剑的剑尖已经断折,剩余的剑身却几乎尽没峭壁,陆小凤双手握着剑柄,将自己悬在空中。
  这一着很险,陆小凤也用尽了他身上的每一分潜能。
  现在他的人就在空中,既不能上,也不能下,但总算已经逃过紫衣人的连环夺命剑。
  两个紫衣人对望一眼,悬崖陡峭险绝,他们也无法攀缘而下。
  第一个紫衣人道:“怎么办?”
  第二个紫衣人还剑入鞘,他紧紧盯着崖下的陆小凤,盯了很久,终于道:“真是一个打不死的陆小凤!走。”
  
※                                ※                                ※

  
  陆小凤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已近半个时辰。
  他的手僵硬酸痛,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角沁出。他的腰间缠捆着爬山涉水用的长绳钩索,但他却腾不出手去拿。
  他只能等。
  七色旗花火箭信号发出,不但阻退了第二个紫衣人的攻击,也会让山下的人闻讯赶来。
  第一个到来的人会是谁?
  是老实和尚?还是那个和陆小凤一样长着小胡子的年青人?
  陆小凤正在胡思乱想,一捆绳索已从悬崖上垂了下来。
  宫九从悬崖上探出身,道:“陆小凤,我来迟了。”
  
  
(三)


  陆小凤终于回到崖上。
  他回头望了一眼深不见底的山谷,白云就在半山缭绕,这一起一落,仿佛已从地狱返回人间。
  老实和尚等人也陆续赶到,陆小凤道:“袭击我的是两个蒙面的紫衣人。”
  宫九道:“他们是谁?”
  陆小凤道:“第一个紫衣人是贺尚书。”
  老实和尚望了一眼崖上的人,所有人几乎都已到齐,就差贺尚书那一组。
  宫九道:“还有一个是谁?”
  陆小凤道:“第二个人同样蒙着脸,但我还是认出了他的声音。”
  老实和尚道:“谁?”
  陆小凤道:“小王爷。”
  老实和尚失声道:“真是他!”
  宫九皱着眉,道:“贺尚书那一组本应在十里亭设伏,他既然和小王爷结成一伙,只怕木一半也无法幸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9 01: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29 01:33 编辑


※                                ※                                ※

  
  木一半的尸体已经冰冷。
  他的外表没有伤痕,但筋脉却已寸断。
  杀他的人当然是“醉卧流云七杀手”的贺尚书。
  小胡子就躲在十里亭的柱后,朱红色的柱子上有着一个新近形成的剑洞。
  ——一剑刺出,长剑入柱,然后直入小胡子的心脏。
  小胡子的手里还捏着未曾发出的旗花火箭。
  陆小凤在翻看小胡子身上的剑痕,从切口来看,这一剑和断头崖上刺向陆小凤的第三剑是同一把剑。
  宫九道:“他们已经死了一天,应该就在昨天雨势最盛的时候遇害,刚才所有人向崖顶围拢,却没有截下凶手,因为凶手就是从这里逃走。”
  陆小凤站起身,就在这时,天外又传来一串旗花火箭尖锐破空的声音。
  宫九脸色突变,道:“在海边。”
  
※                                ※                                ※

  
  灵堂七歪八倒,小玉倒在沙滩上,鲜血已经染红她身下的黄沙。
  小老头的遗骸已经不见踪影,灵床上只有触目惊心几行大字。
  “阿九,你夺我镖银,我取走你父遗体,你辱我妹子,我同样还以颜色。欲了结恩仇,你一个人,一把剑,一条船,我在海上等你。”
  灵堂后原本还有两艘平底薄艇,现在只剩下一只。
  远远望去,海天交接的地方有一个黑点,似是在破浪前行,又似是在招引宫九走入鬼门关。
  宫九双目尽赤,他一言不发,解下绳缆,跳上小船。
  陆小凤道:“这可能是诱杀你的陷阱。”
  宫九道:“换作是你,你会不会退缩?”
  陆小凤只能摇头。
  宫九道:“你明白就好,我只求你一件事。”
  陆小凤道:“你说。”
  宫九道:“代我照顾岛上一切,等我回来。”
  陆小凤道:“你会回来?”
  宫九道:“我一定会活着回来。”

(四)


  宫九的船已经渐行渐远。
  那已经是无名岛上最后的一条船,如果宫九不回来,那无名岛又会变成一个孤悬世外的海岛。
  宫九是否会再回来?
  他只有一个人,又能否应付小王爷和贺尚书的联手?
  小老头的遗体,还有被掳走的牛肉汤,这些都会成为束缚宫九的障碍,以他一人之力,他又怎能斗过官家的力量?
  陆小凤忽然觉得自己很孤独。
  就在这时,老实和尚忽然叫起来:“小玉还活着。”

※                                ※                                ※


  小玉的伤是短剑从后背刺入,只差几分,短剑就会划断她的动脉。
  “我听到西山方向传来旗花火箭的爆炸声响,后来我远远看到贺尚书抱着宫主向灵堂奔来,他说他在一座山洞找到宫主,但宫主已经生命垂危,我接过昏迷不醒的宫主,正准备查看她的伤势,就在这一瞬间,我忽然想到,如果贺尚书真的找到宫主,他应该去找九少爷,而不是跑来无医无药的灵堂,就在这时,我感到背心剧痛,我向前一仆,然后就晕死过去。”
  老实和尚的眼角还挂着泪珠,但已经笑容满脸,道:“你真的很聪明,就因为你的机警,当贺尚书用剑在背后刺你的时候,你已经提前预知危机,所以你的肌肉自行收缩绷紧,保护了你的要害。”
  小玉忍着伤口的疼痛,道:“这么说,我不会死?”
  老实和尚道:“你当然不会死,不出两天你又可以活蹦乱跳。和尚会算命,知道你如果九十九岁那年不死的话就会活到一百岁。”
  陆小凤拍着老实和尚的肩头,道:“你果然是老实和尚,说的都是大实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30 11: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                                ※                                ※

  
  夜已深。
  小玉的伤势已经好转,虽然还不能自如地行走,但已经可以喝上几口行气补血的稀粥。
  海边的灵堂已被摧毁,小玉在老头子的西厢房燃起白烛,权作祭奠的场所。
  这里是小老头生和死的地方,也是小老头和小玉曾经依偎亲昵的地方。
  小玉的眼泪又再流了下来。
  她生起火盆,将小老头平时喜欢的衣服鞋履一件一件放入,然后痴痴地望着纸灰在风中舞动飞扬。
  陆小凤看着小玉,道:“你的心意,老头子一定收到。”
  小玉的脸上露出雨后梨花般的淡淡笑容,道:“老头子知道你要来,所以那天穿的就是他最喜欢的仿汉古袍,现在我也想烧给他。”
  陆小凤道:“衣服在哪?我去拿。”
  小玉道:“九少爷在密室给老头子净身换衣,应该就在那里。”
  陆小凤扶着小玉走入密室。
  案桌上的遗书还在,那件式样奇古的袍服就穿在椅背上,远远望去,就好像小老头仍像平时那样端坐一旁,拈花微笑。
  小玉接过袍服,道:“麻烦你拿些针线过来,我想把破损的地方补上。”
  破损的地方就在衣服的胸肋之间,杀害小老头的刀就是从这里刺入,旁边还有一些血迹。
  陆小凤在小老头的西厢和中堂转了一圈,苦笑着道:“我几乎从来不拈针线,真不知道放针线的地方。”
  小玉嫣然一笑,道:“那算了,还是过几天,等我身体好一些再补,反正衣服上的血迹也要浆洗。”
  陆小凤拿起那封遗书,道:“老头子年青时经常不在家,是吗?”
  小玉道:“听说是的。老头子的梦想就是缔造乐土,幸好九少爷和宫主也很懂事,很小就已经独立。”
  陆小凤道:“老头子和宫九的感情一定很好。”
  小玉道:“老头子对宫九的期望很高,爱之深,自然也会责之切,如果宫九做错了事,处罚就会很严。”
  陆小凤道:“我听牛肉汤说过,有一次老头子惩罚他,把他钉在棺材里,过了几天之后,老头子打开棺材,宫九什么事都没有,拍拍衣服就走了。”
  小玉道:“那只是小事,我听说最严重的一次,老头子把九少爷吊起来打了五天,鞭子也打断了七八根。”
  陆小凤心中一动。
  他想起初次见到宫九的时候,宫九正在用针刺自己,半裸的身上血迹斑斑,然后他出言侮辱沙曼,逼着陆小凤用鞭子抽打自己。
  ——是不是宫九少年的时候发生过一些事,令到他现在要通过自虐才可以得到发泄和满足?
  小玉道:“不知道宫主现在怎样了?”
  陆小凤道:“老头子也说过,她是一只女王蜂,相信没有人敢动她。”
  小玉道:“你不要这样说,宫主很多时候也是很温柔的,只是她的心里头似乎总藏着很多心事。”
  陆小凤道:“她的事连你也不知道?”
  小玉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除了老头子,和宫主感情最好的就是九少爷,他们年纪相若,又是一起长大,如果你想多一些了解宫主,最好还是问九少爷。”
  陆小凤道:“不必了,我又不想娶牛肉汤做老婆。”
  小玉嫣然一笑,道:“但老头子真的很希望你和宫主成为一对。他还说过,如果连陆小凤也不肯要她,那宫主就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陆小凤忽然站起来,一本正经地道:“我困了。”
  小玉道:“你怕我继续说宫主的事?”
  陆小凤干咳了几声,道:“深宵露冷,夜凉如水,你要小心保重,我告辞了。”
  小玉望着陆小凤像只中箭的兔子一样跑开,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陆小凤很聪明,很果敢,但很多时候却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如果牛肉汤真的嫁了给陆小凤,他们婚后的生活会不会天天都要斗嘴打架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30 11: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                                ※                                ※

  
  小玉和衣躺在小老头的床上,合上了眼。
  受伤,失血,情绪上的低落,这些都让小玉觉得疲累。
  她甚至想从此一睡不起。
  烛光已经熄灭。
  月色从窗口透入,屋子里忽然无声无息多了一个黑衣人。他走到床前,十指蜷曲,向小玉扑过去。
  就在这时,陆小凤从窗子外面飞了入来,隔开了黑衣人的手。
  小玉猛然惊醒,她点起火折子。
  微弱的火光掩映中,黑衣人竟然是老学究。
  小玉道:“你怎么进来的?”
  陆小凤道:“他当然是从荷花池那边进来。其实他已来了很久,我刚才假意告辞,就是想看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老学究道:“我没有伤害小玉的意思,我只不过想点了小玉的睡穴,然后在这里拿走几本书。”
  陆小凤道:“我十辈子的书加起来也没有你的书念得多,你还要什么书?”
  老学究道:“学武之人,追求的当然是武学的最高境界。”
  陆小凤道:“又是武功秘诀。你想要什么?如意兰花手还是化骨绵掌?”
  老学究道:“我想要的,是昔年销魂宫主的秘笈。”
  陆小凤哦了一声。
  他当然听说过销魂宫主,在那个名剑风流的年代,销魂宫主、凤三、天吃星、海冬青,当然还有朱泪儿和俞佩玉,这些都是声名显赫的人物,领袖一时。
  老学究道:“销魂宫主颠倒众生,除了因为她有动人的美貌,更加因为她有一门独特的功夫,可以永葆青春,百媚入骨。”
  陆小凤道:“这是女人练的功夫,你要来干什么?”
  老学究道:“你只知道销魂宫主一身媚功,但你不知道,其实这门功夫男子同样可以练习,他的厉害之处,就是调节和控制身体里的每一分肌肉。对内,可以调和血脉筋络,对外可以活肌养肤,让身体保持最巅峰的状态,对练武的人来说,这门功夫可以将你身体的潜能发挥到极致,无论是对付敌人还是对付女人,你都可以无敌于天下。”
  陆小凤陷入了深思。
  ——宫九明明将自已残虐得体无完肤,但在半盏茶之后,他又完好无损地站在陆小凤面前,身上看不出有任何的血痕或者伤口,这是不是因为他也在练销魂宫主的功夫?
  老学究看着小玉稚嫩纤小的身体,道:“小玉也可以一起练,你练了就知道好处。”
  陆小凤道:“滚。”
  老学究道:“你说什么?”
  陆小凤眼中如有火喷出,大声道:“你从哪里偷进来,就从哪里滚出去。”
  老学究垂着头,悻悻而去。
  陆小凤看着老学究的身影从荷花池消失,他扳动机关,等到荷花池边的洞口完全合上,陆小凤找来一块石头,将机关枢纽从中卡断。
  “没有人能够再从荷花池进来,没有人能够再侵扰老头子的亡灵。”
  陆小凤嘴里喃喃如同念经,就像是为这个秘道立下神秘的诅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1 15:03 , Processed in 0.08550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