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31 11: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日出日落,潮涨潮退。
  已经半个月过去,陆小凤每天看着白云流逝,却没有半分宫九或者牛肉汤的音讯从海上传来。
  他们到底是生是死?
  小玉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但她却越发沉默。
  陆小凤百无聊赖,他蹲在地上,看着树上的一只幼蝉挣扎着从壳中爬出来,几经辛苦,它终于完成了一次美丽的蜕变,换上一身雪白晶莹的亮色,留下一个丑陋的黑壳,最后它张开薄而透明的翼,飞入草丛,眨眼间已经消失不见。
  老实和尚也在看着蝉壳,忽然道:“你是不是在想牛肉汤?”
  陆小凤道:“你说的是人还是真的牛肉汤?”
  老实和尚道:“当然是滋补养身味道好的牛肉汤,但我知道厨房库存的鲜肉已经用完了,和尚不吃肉没所谓,但你却受不了,我看你刚才的样子,似乎很想把那只白白嫩嫩的蝉吞到肚子里去。”
  陆小凤道:“我眼中看蝉,心中却在想事情。”
  老实和尚道:“陆施主的话,既有蝉机,又有禅机。老实说,我也在想心事。”
  陆小凤道:“你在想什么?”
  老实和尚道:“如果宫九被小王爷杀了,那就没有人会回到这里,这里又没有船,我们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困在岛上?”
  陆小凤道:“这个我倒不担心。”
  老实和尚道:“你已经有了逃走的方法?”
  陆小凤懒洋洋地道:“很早就有了。”
  老实和尚道:“你到底有什么法宝?”
  陆小凤道:“刚才你是不是说,厨房的鲜肉已经用完了?”
  老实和尚道:“是的。”
  陆小凤道:“我两次来到这里,这里都在摆牛肉宴,但小老头一向不希望被人察觉岛上有人,所以无名岛上也从来没有放牧的牛羊,那么我来问你,这些猪牛鲜肉又是从何而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31 11: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实和尚道:“我不知道。”
  陆小凤道:“用脚趾头想都可以知道,这些鲜肉一定是从‘乐土’那边运过来。”
  老实和尚一拍光头,道:“这么说,就算宫九不回来,乐土那边也有船。”
  陆小凤道:“你又错了。”
  老实和尚道:“我哪里错了?”
  陆小凤道:“小老头既然不想外人知道无名岛,所以他肯定也不会让乐土的人知道这里。”
  老实和尚道:“那鲜肉要怎样才可以运送过来?”
  陆小凤道:“如果我是老头子,我会规定,每隔一定时间,乐土那边就会把船开到海上某个地方,在那里和无名岛上的人碰头或者交换,这样就能够保证无名岛长期有新鲜的鱼虾肉类供应。”
  老实和尚道:“怪不得你有恃无恐,这个会面的地方离无名岛不会太近,但也不会太远,只要我们能够在指定的时间出现,就可以坐上乐土的船。”
  陆小凤道:“问题是我们没有船,就算到了约定的时间,我们也无法过去。”
  老实和尚道:“所以你在等小玉伤好,她从小在海上长大,就算没有船,短程的海上泅游应该难不了她。”
  陆小凤道:“你总算变聪明了。”
  老实和尚道:“我可以等,反正和尚可以不吃肉,急的人是你。”
  陆小凤道:“但你还是搞错了一件事。”
  老实和尚道:“这次我又哪里错了?”
  陆小凤道:“我等的不是小玉,而是从海上过来的船。”
  老实和尚对着陆小凤左瞧右瞧,最后摇着头道:“难道你未卜先知,知道宫九一定会从海上无恙归来?”
  陆小凤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奇特的表情,道:“我的确知道。”
  就在这时,一直在高处瞭望的昆仑奴忽然又叫又跳,荷荷作声。
  老实和尚道:“这是什么意思?”
  陆小凤悠然道:“这是说,有大船正在过来。”
  
※                                ※                                ※

  
  陆小凤没有说错,一艘大船正从远处驶来。
  当船逐渐驶近的时候,老实和尚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艘太平王府的七宝官船。
  ——来的人莫非是小王爷?
  官船无法进入浅水海域,船上的人换了一艘薄底快艇,顺着潮水向岸上飘来。
  艇上的人年轻、英俊,薄薄的嘴唇显得坚强而野性。
  老实和尚失声叫了起来:“岳洋?”
  岳洋微笑着回应:“好教各位得知,九少爷战胜了小王爷,太平王府从此易主,九少爷让我接大家回中原,参加一个才子佳人的盛大婚礼。”
  小玉忍不住道:“是谁的婚礼?”
  岳洋道:“是九少爷和曜仪宫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 01: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5 08:29 编辑

  
(六)

  
  落日的余晖斜照着太平王府的金漆横匾,闪闪生光。
  王府上下都是喜气洋洋,彩灯高悬,凤烛双烧,宫九脸上的笑意更浓。
  新娘子就在他的身边坐着,头戴双凤翊龙冠,身穿绣金孔雀云霞帔,显得端庄美丽,仪态万千。
  宫九的眼中充满柔情,直到他的视线移到门外。
  他已经看到陆小凤。
  “海上风波险恶,我还担心你来得太迟,错过我的大喜日子。”
  陆小凤道:“的确有些事耽搁了行程,我听人说,你已经成为了太平王府的新主人。”
  宫九道:“江山也可以易主,更何况一个太平王府。人生的事本就很难预计,谁也没想到世子海上暴毙,太平王伤心过度,接着撒手尘寰,最近悲伤的事已经太多,所以我和曜仪宫主成亲,也好冲一冲喜。”
  陆小凤道:“太平王和世子因你而死,但太平王的女儿却要嫁给你,这真的很令人意外。”
  宫九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陆小凤道:“哦?”
  宫九道:“你认为太平王是我杀的,因为我要为父报仇,至于我这位新娘子,也许只不过是一个虚假的人偶。”
  陆小凤没有否认。
  宫九揭起了新娘子头上的红巾。
  曜仪宫主缓缓抬起头,她雪白秀美的脸上薄薄施了一层脂粉,更添容色。
  陆小凤仿佛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曜仪宫主的美丽,只可惜她却将成为别人的妻子。
  ——就在一个月前,曜仪宫主还拉着陆小凤的手,怀着满心的柔情蜜意说要等陆小凤回来,但为什么现在她却投入别人的怀抱?
  宫九凝视着曜仪宫主的脸,柔声道:“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你愿意做我的良人吗?”
  曜仪低垂螓首,轻声道:“我愿意。”
  宫九放下了新娘子的头巾,回身对陆小凤道:“我说过,我和宫主的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陆小凤道:“牛肉汤呢?”
  宫九道:“在我和世子决战之前,牛肉汤和家父的遗体已经被世子沉入海底,现在我已经替他们报仇。只不过我没有世子那么残暴,至少我为他修碑建墓,甚至还在他的坟前洒过几点热泪。”
  陆小凤道:“但据我所知,死人有时候也会复活。”
  宫九道:“是吗?”
  陆小凤道:“小玉本来应该死了,但她却没有死。”
  宫九道:“这是好事。”
  陆小凤道:“小王爷同样也已经死而复活,现在我手上就有一封信,是小王爷约你在信上写的地方见面。”
  宫九展开信笺,他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现在就去?”
  陆小凤道:“所有的事都需要有个了结,迟去不如早去。”
  宫九道:“如果我现在去,整件事就可以到此完结?”
  陆小凤道:“是的,只有这样,才会是最好的结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 01: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2 01:04 编辑

  
(七)

  
  “到底这件事的结局怎样?”
  司空摘星说这句话的时候,离宫九大婚那天已经足足过了一个月零六日。
  那一天晚上,当然发生了一些很特别的事。
  “你明明已经知道,又何必再问?”说话的人不是陆小凤,是花满楼。
  司空摘星道:“江湖传言,太平王世子和宫九再度约战于栖霞山凤翔峰,最后这对同宗兄弟一齐从悬崖上摔了下去。”
  花满楼道:“是的,他们从山上摔下去之前已经扭作一团,当我们找到他们的时候,两具尸体仍然紧紧相抱,难解难分,后来陆小凤在世子坟边加建了宫九墓,将这对纠缠入骨、至死不休的尸体一起合葬,不管怎么说,宫九毕竟也是太平王府的别系旁支。”
  司空摘星道:“我还听说,世子从海上夺回镖银,有功于社稷家国,所以被天子追谥为英烈侯。”
  花满楼道:“这些事在太平王陵墓前的碑上都写得很清楚。”
  司空摘星拍着桌子,大声道:“放屁,陆小凤大放臭屁。”
  花满楼微笑着道:“人家太平王府的恩怨,跟陆小凤的屁有什么关系?”
  司空摘星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故事至少有两个不同的结局,第一个就是你刚才所说的陆小凤放屁本。”
  花满楼道:“第二个呢?”
  司空摘星道:“还有一个,是一个姓薛的读书人,他写了本传奇故事,叫作《凤舞九天》,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说的就是陆小凤和宫九的事。”
  花满楼的笑容不变,道:“可惜我目不能视,不知道这本书到底怎么写。”
  司空摘星道:“在那个故事里,宫九和太平王世子其实是同一个人,陆小凤本来已经输了,最后他用沙曼的裸体来刺激宫九自虐,反败为胜。”
  花满楼道:“自古文人多大话,既然是传奇故事,你又何必介怀?”
  司空摘星哼了一声,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书既然这么写,一定有他的道理。”
  花满楼道:“但孟子也说过,‘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司空摘星道:“你叫陆小凤出来,我今天一定要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花满楼道:“你认为这件事另有真相?”
  司空摘星道:“是的,我要知道这个故事的第三个结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 01: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3 01:17 编辑


第十二部  第三种结局
  
(一)

  
  花满楼拿起桌上的酒瓶,他先为司空摘星斟满了酒,然后再为自己的酒加到七分。
  他双目久盲,但他身上像有一种神奇的感知能力,从来没有喝错过一杯美酒,也从来没有坐空过一张椅子。
  他的笑容和声线也是优雅而宁静:“这件事并没有第三个结局。”
  司空摘星盯着花满楼的脸,道:“我就知道你和陆小凤一定不肯把真相说出来,所以我唯有自己查。”
  花满楼道:“我相信你一定无功而返。”
  司空摘星道:“死人身上隐藏的秘密往往也最多,所以我决定从死人身上着手。”
  花满楼摇头,道:“人之一死,万事皆空,你又何苦如此?”
  司空摘星道:“这些我不管。我首先进入的是世子的墓,这个墓是宫九所建,据说当日宫九和世子在海上决战,约定胜者为王,最终宫九是胜利者,他成为太平王府的新主人,世子就只能长眠墓里,然而,当我进入墓中,我却发现躺在棺材里的人不是小王爷,而是一个我们都认识的人。”
  花满楼道:“是谁?”
  司空摘星道:“鹰眼老七。”
  花满楼神色不变,道:“听说鹰眼老七已经失踪一个多月,原来他葬身在世子墓中。”
  司空摘星道:“老七当然不可能是太平王的世子。”
  花满楼道:“他不是。”
  司空摘星道:“那为什么老七会在世子的墓里?”
  花满楼道:“这件事并不奇怪,当日宫九和小王爷决战,小王爷并没有死,也许他只是在海上失踪,但宫九为了尽早取得太平王府的控制权,所以他发布小王爷已殁的消息,然后建了一座世子墓。然而,空棺入陵容易被人发觉,所以宫九杀了鹰眼老七,然后将老七的尸体放入去。这就是你是世子墓中见到鹰眼老七的原因。”
  司空摘星道:“就是这么简单?”
  花满楼道:“事情本来就不复杂。”
  司空摘星道:“你的分析似乎合情合理。但我敢说,这件事的诡秘远远不止于此。”
  花满楼道:“那只不过是因为你的疑心病太重。”
  司空摘星道:“为了解谜,我进入了第二个陵墓。”
  花满楼又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这次倒霉的人是谁?”
  司空摘星道:“这次我进入的,就是宫九为太平王修建的墓。”
  花满楼苦笑道:“这次你又想干什么?”
  司空摘星道:“世子墓中的人偏偏不是世子,那太平王爷陵墓中的人,会不会也不是真的太平王?”
  花满楼道:“但你从来没有见过太平王。”
  司空摘星道:“这位太平安乐富贵王一直养尊处优,不问世事,就连陆小凤也没有见过,但我却有方法验明正身。”
  花满楼道:“什么方法?”
  司空摘星道:“我有一样法宝。虽然你目不能视,但你可以摸一摸。”
  花满楼伸出了两只纤长有力的手。
  “这是一根钢针,长一寸三分。”
  司空摘星盯着花满楼的手,道:“不错,但这不是普通的针,是我在死人墓里将它挖出来。”
  花满楼道:“你在看我的手?”
  司空摘星道:“我只是想知道,当你发现手上拿着的是死人用过的东西,你会不会整个人跳起来?”
  花满楼道:“现在你已经看到了。”
  司空摘星道:“针是平凡之物,但在这时候,它却价值连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 01: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花满楼道:“为什么?”
  司空摘星道:“因为这根针是从太平王尸体的脊梁骨里起出来。换而言之,这个墓中的太平王,是货真价实的太平王。”
  花满楼道:“你知道的事还真不少。”
  司空摘星道:“第一代太平王向天子表忠,他将一枚钢针打入自己的脊梁骨,宣誓永不反叛,从此之后,这个仪式代代相传,每一任太平王的身体里都会有这样一根针。”
  花满楼道:“严格来说,每一任的太平王选定继任人之后,他就会上报朝廷,然后由皇帝册封世子,也就在同一天,钢针就会打入那位未来王爷的脊骨里。”
  司空摘星道:“从针的锈迹,从针与周围骨头的紧密程度,可以断定这根钢针已经入体三十年。”
  花满楼道:“所以你可以断定,这位太平王的身份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司空摘星道:“这样的结果令我有些失望,但我不会就此放弃,所以我又进入了第三座陵墓。”
  花满楼站了起来。
  司空摘星的脸上满是笑意,道:“我终于见到花满楼惊惶失措的样子。”
  花满楼慢慢坐下,将面前的酒饮尽,道:“这次你进入的又是哪一家的陵墓?”
  司空摘星道:“这次我进入的是陆小凤为宫九而建的坟墓。一个月前,也就是宫九大婚的那天,小王爷和宫九约战于栖霞山凤翔峰,最后这两兄弟同归于尽,他们肉骨相连,难分彼此,所以,这座宫九墓其实是两个人的合葬墓,但当我进入墓中,我看到的只是一具面目无法分辨的尸首。”
  花满楼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司空摘星道:“尸首面目模糊,你们可以说是因为宫九和小王爷从山上滚下,所以他们的面目被山石荆棘划破,但这个墓明明是两人合葬,为什么尸首却只有一具?”
  花满楼道:“你猜呢?”
  司空摘星道:“也许宫九和世子之间有一个人活了下去,但为了某个原因,陆小凤就假称这是两个人的合葬墓。”
  花满楼道:“有道理。”
  司空摘星道:“虽然尸体面具模糊,但我仍然有办法知道他是谁。”
  花满楼道:“你已经知道了?”
  司空摘星道:“是的,这个宫九墓中的人就是太平王的世子,因为我从尸体的脊骨上同样找到一根一寸三分长的钢针。”
  花满楼道:“世子遗骸的确葬在宫九墓中,因为世子的墓早已建成,我们没有想过要打开他的陵墓,然后将世子的尸骸换入去。”
  司空摘星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们没想过世上居然有我这样的人,好奇心比天还大,宁愿自损阴德,也要偷入别人的墓。”
  花满楼道:“一个人的好奇心居然可以有这么大的破坏力,这道理我一定记住。”
  司空摘星道:“既然宫九墓中只有世子的尸体,那就是说宫九未死,所以,我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有第三个结局。”
  花满楼道:“你一定要知道答案?”
  司空摘星道:“非知道不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 01: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3 06:15 编辑


※                                ※                                ※
  
  陆小凤从内室走了出来。
  几天不见,他变得消瘦落拓,原本清澈黑亮的眼睛变得黯淡,红润的脸颊也失去了健康的血色。
  花满楼道:“看来这件事的真相一定要跟他说,否则他还会胡闹下去。”
  司空摘星道:“这件事源起于鹰眼老七请我破案,我当然有权知道整件事。”
  陆小凤道:“你最想知道什么?”
  司空摘星挠了挠头,道:“你首先解开鹰眼密室杀人之谜。这件事我每想一次,头发就掉一次,再这样下去,很快我就会变成老实和尚了。”
  陆小凤道:“能够在密室中杀人的凶手,当然是隐形人。”
  司空摘星道:“你不要跟我说这世上真有什么隐形人,然后这个见鬼的隐形人先是跟踪鹰眼老七进入密室,杀人后就留在现场,直到第二天小王爷打开密室大门,他才慢吞吞,施施然地从密室中走出去。”
  陆小凤道:“隐形人当然并不存在,但密室的凶手就是宫九,也就是那个无名的江湖郎中。”
  司空摘星道:“但鹰巢的卫士都可以证明,出事前那天晚上,鹰眼老七和郎中离开鹰巢的时候,密室的人还活着,萧红珠还在门边挥巾道别,锁门回房后她还很有兴致地唱曲,如果说这时候密室的人已经被凶手杀死,那除非门外的卫士都活活见鬼了。”
  花满楼道:“最重要的一点,密室外的卫士并不全属鹰巢,他们中有很多直接来自失镖的十三镖局和七大门派,所以他们也不可能一齐作出伪供。”
  司空摘星道:“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陆小凤道:“有一些细节,可能你已经忘记。”
  司空摘星道:“哪些细节?”
  陆小凤道:“萧红珠的咳嗽,她唱的小曲,还有她死亡时候的位置。”
  司空摘星道:“萧红珠死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她的咳嗽是因为伤寒,这里面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陆小凤道:“你记不记得萧红珠唱的是什么曲?”
  司空摘星道:“这也有关系?”
  陆小凤道:“她唱的是《牡丹亭》中‘游园’一折。”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这是花满楼在轻声哼唱。
  司空摘星道:“我还是不明白。”
  陆小凤道:“萧红珠唱这段曲文的时候,是自比伤春的杜丽娘,她觉得自己的如花美眷,会很快随着时光消逝。”
  司空摘星满脸狐疑,道:“是吗?那萧红珠后来还唱了什么‘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花满楼道:“这是《上邪》,是一个女子对所爱男子至死不渝的宣言。”
  司空摘星道:“这里头又有什么含义?”
  陆小凤道:“这是说,萧红珠已经准备为自己的爱人牺牲。”
  司空摘星道:“你是说萧红珠打算自杀?但无论是她想杀别人还是杀自己,她都不可能使出那种极快极稳的杀人刀法。”
  陆小凤道:“首先,在宫九假扮郎中进入密室之后,程中和崔诚就已经死在宫九刀下。”
  司空摘星道:“这个我可以接受,但萧红珠呢?她明明死于同一把刀,凶手在肺叶下端下刀,一入即收,由于出刀极快,所以外表没有留下伤痕,但里头的血脉却已截断,令伤者血液倒流胸腔而即时死亡,如果你说宫九是凶手,但为什么他离开密室的时候,萧红珠却仍然活着?”
  陆小凤道:“秘密就在这里。”
  他随手向蜡烛一挥,烛光闪了一下,然后继续燃烧。
  司空摘星盯着那支蜡烛,陆小凤轻轻推了推烛台,蜡烛突然从中裂开,一分为二。
  花满楼道:“凶手首先杀了崔诚和程中,手法就是你刚才说的那种一刀即死,但凶手杀萧红珠时,他用刀的力度就更巧妙,刚好令到萧红珠的血脉将断未断,这样萧红珠不致于即时死亡,只要她的动作不大,血脉不断,在短时间内她甚至可以象常人一样行走和哼曲。”
  司空摘星道:“我明白了,当宫九在密室杀人的同时,鹰眼老七向萧红珠恳求,要萧红珠答应为他而死。”
  陆小凤道:“萧红珠和小鹰的感情一向很好,她也很爱这个男人,所以她不但答应了这个最荒唐最无理的要求,甚至慷慨赴死,为小鹰演了人生最后的一幕戏。”
  花满楼补充道:“萧夫人唱曲时常伴咳嗽,就是因为那时候她的肺叶已经受了刀伤。”
  陆小凤道:“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已经足够洗脱鹰眼老七的嫌疑,萧红珠就将自己的胸膛撞向台角,把自己的血脉震断。”
  花满楼道:“这也就是程中和崔诚死在床上,而萧夫人却死在桌前的原因。”
  司空摘星长长吐了口气,道:“这么好的女人,小鹰居然舍得让她去死。”
  陆小凤道:“他也是不得不这样做。”
  司空摘星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在宫九的计划里,崔诚只是一枚掩眼的棋子,他在客栈坑洞重伤昏迷,作用就是将中原武林的侦查方向锁定在太行山,从而掩盖真正的劫镖时间地点,只不过事情最后却偏离了宫九的预算,崔诚不但有可能醒过来,而且还被送入一个外人无法进入的鹰巢秘室。”
  花满楼道:“其实那时候被劫走的镖银和镖师已经抵达狐狸窝,但宫九以防万一,决定在密室杀人。”
  司空摘星道:“但为什么宫九不用一些直接的简单的杀人手法?”
  陆小凤道:“如果是普通的手法,其他人就会怀疑鹰眼老七监守自盗,事实上鹰眼老七的确和宫九早有勾结,所以宫九在密室杀人的同时,还必须要保证鹰眼老七不受怀疑。”
  司空摘星道:“现在我总算知道了鹰眼密室杀人的答案,但这样还不够。”
  陆小凤道:“你还想要什么?”
  司空摘星道:“我想知道在宫九大婚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陆小凤道:“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你真愿意听?”
  司空摘星道:“我当然要听,不听是小狗。”
  陆小凤道:“你应该知道,在那天晚上我交给宫九一封信。”
  司空摘星道:“据说那是太平王世子再度约战宫九的信,信上地址就是他们的决战之地。”
  陆小凤道:“但信上的地址并不是栖霞山,凤翔峰。”
  司空摘星道:“那是哪里?”
  陆小凤道:“太平王府宗室祠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5 08:3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5 08:32 编辑

  
(二)

  
  天底下几乎所有的祠堂都是同一个样子,空荡,偏僻,幽暗,林立的神位,入夜后晦暗的灯光,所以祠堂难免给人一种恐怖的联想,江湖中很多神奇的传说,往往也同祠堂有关。
  宫九穿着大红喜庆的衣服,站在阴暗潮湿的祠堂,显得极不协调。
  “我已经来了,小王爷呢?”
  小玉从内堂走出,一身素白如雨后的梨花。
  她的声音像冰一样寒冷:“要找你的人,是我。”
  宫九道:“你是不是怪我没有为父亲结庐守孝三年,反而娶了杀父仇人的妹妹?”
  小玉道:“你错了。老头子在天之灵,绝对不希望见到杀人凶手在惺惺作态。”
  宫九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小玉道:“杀死老头子的凶手,就是你。”
  宫九道:“你疯了,杀死老头子的人明明是太平王府的小王爷,不信你可以问陆小凤,在断头崖,陆小凤就差点死在小王爷的剑下。”
  陆小凤道:“小王爷根本没有上无名岛,那第二个蒙面的紫衣人其实就是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要掩盖杀父的罪证。”
  宫九冷笑。
  陆小凤继续道:“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为了掩盖罪行,你利用我之前的错误推理,杜撰出一个根本不在岛上的人,让他来承担杀害老头子的罪名。”
  宫九道:“如果小王爷根本不在岛上,那老狐狸死的时候,他手中捏着的布条又怎样解释?那种绛紫色的衣料,像小王爷这类从三品的候补官员才会有。”
  陆小凤道:“老狐狸手中的断布本就是你故意留下。在整件事里,老狐狸手中的紫布其实有两个意义。”
  宫九道:“有什么意义?”
  陆小凤道:“贺尚书穿的是唐时五品制服,衣饰绯紫,和小王爷的绛紫色调并不相同,所以你利用这两种不同的紫色,先将大家的焦点集中在贺尚书身上,然后又为他摆脱嫌疑,这样大家就会更加相信小王爷已经潜伏岛上。”
  宫九冷笑,道:“第二点呢?”
  陆小凤道:“你用老狐狸的死带出绛紫色衣裳,其他人就会先入为主,认为身穿绛紫衣袍的人就是凶手。当我去到断头崖的时候,贺尚书蒙着脸偷袭我,我见到他的衣服,就会以为他是小王爷,如果我全力对付他,就一定避不开你真正夺命的第三剑。”
  宫九道:“但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
  陆小凤道:“我的确没有凭据,因为知道你真正身份的人,只有老头子、牛肉汤和老狐狸,就连小玉也不知道,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你一定要杀了老狐狸。”
  宫九道:“按你的说法,那捣毁灵堂,掳夺家父遗体,带走牛肉汤的人又是谁?那时候我和你明明在一起。”
  陆小凤道:“是贺尚书。他先是刺伤小玉,留下挑战书,然后带着牛肉汤和老头子的遗体驾船离去。因为你们的部署很巧妙,所以大家都相信小王爷就潜伏在岛上,而这位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小王爷,就被大家当成是杀害老头子和老狐狸的凶手。”
  宫九道:“在十里亭调查木一半死因时,我们都听到了海边传来旗花火箭的信号,那又怎样解释?”
  陆小凤道:“那个信号也是由贺尚书发出,这样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回到灵堂,看到所谓的挑战书,接下来你假装与小王爷海上决战,将岛上最后的一条船也带走,这样你就可以实施你最后的计划。”
  宫九道:“如果你坚持认为我是凶手,那我要怎样才可以做到在老头子的密室杀人?我在无名岛上已经证明过,我不可能制造密室。”
  陆小凤道:“老实说,我曾经怀疑过牛肉汤。”
  宫九道:“你想说,牛肉汤在流水筵上借故离开,接着她跑到老头子的房间,从内反锁西厢的房门窗户,然后从荷花池逃走,这样就能够布置密室和为凶手制造不可能杀人的证明。”
  陆小凤道:“后来我否定了这种想法。”
  宫九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杀害老头子只是临时起意,根本没有事先计划,所以水阁里的牛肉汤不可能故意发我脾气,然后用这个借口离开。”
  宫九道:“但牛肉汤的确已经失踪。”
  陆小凤道:“她并不是失踪,她是因为某一件事,所以才会回到老头子的房间。其实她是想探听一个对她很重要的消息,结果就看到了你弑父的一幕。你捉住她,但又不能杀她,所以你一直将她关闭在岛上某个地方。”
  宫九道:“说下去。”
  陆小凤道:“牛肉汤应该就囚禁在前山某个洞穴,你选择走这条路上断头崖,并不是因为你想在前山寻找小王爷踪迹,而是你可以为牛肉汤提供饮食衣服,毕竟她已经被你禁锢了一天。”
  宫九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很多事情也合情合理。但我记得你说过,家父遗书上面有两个人的字迹,这件事你又如何解释?”
  陆小凤道:“我的确这样说过,而且我说过,遗书共分两段。”
  宫九道:“按你的说法,我杀了老头子,又伪造了这段遗书,但既然没有外人帮我,那么我要怎样才可以从密室逃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5 08: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小凤道:“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想错了。”
  宫九道:“哪里错了。”
  陆小凤道:“我以为第一段是老头子亲笔,第二段是凶手模仿老头子的笔迹所写,但事实上却刚刚相反。”
  宫九的笑容忽然僵硬。
  陆小凤继续道:“你杀死老头子之后,虽然心慌意乱,但你马上想到假写认罪书,伪造老头子自杀的假象,信上的第一段内容字迹潦草,文笔乏善可陈,因为你的目的,就是在信上写下‘惟将一死,以谢祖宗家法’这一句。”
  宫九冷冷道:“然后呢?”
  陆小凤道:“就在你伪造布局的时候,牛肉汤看到了这一幕,你追了出去,将牛肉汤锁在前山,之后你还想回到小老头的房间,打算将自杀现场布置得更加尽善尽美,但这时你却发现老狐狸已经到了老头子的房外,而老头子的房间也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法进入的密室。”
  宫九道:“按你的猜测,是谁将老头子的房间变成一座密室?”
  陆小凤道:“当然不是你,你不可能又布置密室,又去追牛肉汤。”
  宫九道:“当然也不可能是老狐狸。”
  陆小凤道:“布置密室的人,就是老头子自己。”
  宫九紧紧闭上了嘴。
  陆小凤道:“案发之前,老头子收起了你的刀,然后将你单独留在房间,你们因为某件事起了争执,所以你拿起桌上的刀,一刀刺入老头子的胸膛。”
  宫九道:“如果真是我杀了老头子,他已经死了,又怎可能自己伪造密室。”
  陆小凤道:“这个谜是小玉为我解开。”
  宫九道:“她会知道什么?”
  陆小凤道:“在海边的灵堂,贺尚书偷袭小玉,但小玉在被袭前忽然察觉出贺尚书的可疑,所以在那一瞬间,她的肌肉提前收缩绷紧,保护了血脉和神经,所以贺尚书的剑虽然对准小玉的要害刺下去,但却没有真正伤到小玉的要害。”
  宫九冷哼一声。
  陆小凤道:“这件事给了我一个启示,当你一刀刺入老头子胸膛的时候,他的身体虽然无法避开,但以他几十年的武学修为,他完全可以在那一瞬间控制自己的肌肉来减缓你致命一刀的冲击,从道理上来说,就等同于你刺向萧红珠的那一刀,只不过萧红珠是被动,而老头子是主动,总之,他们的血脉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仍然保持将断未断的状态。”
  宫九道:“然后呢。”
  陆小凤道:“你离开密室去追牛肉汤,那时候的老头子虽然未死,但他也知道自己无力回天,当老头子看到你伪写的认罪书之后,他已经明白你心中所想,所以他决定帮自己的儿子做最后一件事。”
  宫九的声音忽然变得嘶哑:“他做了什么事?”
  陆小凤道:“他用仅余的力量,将现场布置成一个密室,然后回到椅子上,模仿你的笔迹,替你续完那封认罪书。正因为这样,那份认罪书的后段其实是一个父亲留在世上最后的遗言,你应该好好记住,慎勿遗忘。”
  
※                                ※                                ※

  
  大限临身,无悚无怖,前尘回首,不类不伦。少时游历江湖,老来难安本份,所谓新政,意何汤汤;所谓乐土,心何蠹蠹。追本溯源,全为喜功好大;抚心问己,妄图比肩圣人。人生百错,最错在此。一昧贪心,焉能着眼四方!若时光逆数三十年,余当以平常之身,持平和之气,行平凡之事,作平淡之人。循规蹈矩,贵在知足,相儿课女,千金不换。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九儿慎记。
  又及小凤足下:相交虽短,获益殊多。尊驾侠中情性,人之翘楚,是吾友,亦是吾师。还镖中原,赖你周旋奔走;代泯前非,更以后事相嘱:子女胡为,皆父之过,各方有责,罪我一人。而今临终涕零之际,余以孤女托付,粗茶淡饭无妨,荆钗布裙可以,知君信人,当不负垂死之人祈盼。”

  
※                                ※                                ※

  
  小玉在轻轻啜泣。
  陆小凤道:“老头子在死之前,他想的仍然是保护自己的儿子,他不希望你以后的人生背上杀父凶手的包袱,所以才会将一切布置成自杀。但如果你是一个敢作敢为的男子汉,就应该勇敢承认自己的过错。”
  宫九道:“我为什么要杀老头子?我是他亲生儿子,有什么不能解决,一定要杀了他?”
  陆小凤道:“因为老头子就是太平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0: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电光闪过,将宫九的脸照得一片惨白。
  风中带着浓重的腥味,将祠堂外的落叶卷了进来,又卷起祠堂里的灰尘,盘旋着飞上天井外的夜空。
  宫九大笑起来,道:“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说老头子是太平王,倒不如说我是太平王的世子!”
  陆小凤一直等宫九笑完,才缓缓说下去:“这件事听起来很荒谬,三千五百万两镖银本来就属于太平王府,如果老头子就是太平王,他没有理由将自己的钱,费尽周章劫持到无名岛。”
  宫九道:“我倒要看看你怎样自圆其说。”
  陆小凤道:“但最微妙的地方,是这笔钱本来是天子向太平王筹措的军饷。”
  宫九道:“天子是一国之主,要得起,也还得起。”
  陆小凤道:“同样,太平王府四代公卿,富贵绵延,也不会因为三千五百万两就要做一些穷凶极恶的事。”
  宫九道:“老头子是老头子,太平王是太平王,他们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
  陆小凤道:“很可惜,有一件事情,除非太平王与老头子是同一个人,否则无法解释得通。”
  宫九冷笑。
  陆小凤道:“天子问太平王府借的是三千五百万两军饷,而中原镖局押运的是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宝玉,这里面有什么不同?”
  宫九冷哼一声。
  陆小凤道:“说是军饷,其实是士兵的安家买命钱,有了这些钱,士兵在冲锋陷阵时才没有后顾之忧,因为他们都知道,就算战死沙场,这些买命的钱也会交给自己的家人,因为这个缘故,军营发放粮饷,用的都是真金白银,而不会是易碎易损的珠宝玉器。”
  宫九仍然没有说话,但他的脸色已经改变。
  陆小凤道:“皇帝授命小王爷监察黜官百姓,但皇帝同样派人监视着太平王府的一举一动。这并非不信任太平王,而是皇帝对任何人都不能放松警备。就在半年前,皇帝查到太平王府有一大笔钱去向不明,他担心这笔钱会图谋不轨,所以借机试探,向太平王筹借西北军饷。”
  宫九道:“我敢说,太平王从来没有谋反的意思。”
  陆小凤道:“太平王府不但愿意借,而且还代办押镖,这也让皇帝放下了戒心。只不过皇帝并不知道,太平王府交给中原镖局的不是真金白银,而是一些等价的珠宝红货。”
  小玉插口道:“难道皇帝没有去查看军饷?”
  陆小凤道:“皇帝看到的是一张中原十三大镖局联手开的保票,上面的保单价值就是三千五百万两,自然就没有再想到其他。”
  小玉道:“托保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珠宝玉器,和托保三千五百万两白银,对于镖局来说有什么区别?”
  陆小凤道:“对于镖局来说区别不大,但对于皇帝来说,就有很大的不同。”
  小玉道:“区别在哪里?”
  陆小凤道:“这证实了皇帝之前有关太平王府的情报。事实上,太平王府的确有过大量的金银交易,那笔钱也有着特别的用途,最终他们交给镖局的,是一批同等价值的宝石玉器。”
  宫九冷笑:“你说的话连鬼都不信。”
  陆小凤道:“这件事我本来也不相信,但如果老头子就是太平王爷,那整件事反而就会变得很合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7-21 02:35 , Processed in 0.06926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