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0 10: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玉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老头子说过,他的梦想是在扶桑岛国展开他的治政策略,要踏出这一步,他首先要从丰臣秀吉手中买下鹿儿岛。太平王府的巨额金银流动,应该就和这件事有关。”
  宫九道:“这和太平王府有什么关系?”
  陆小凤道:“如果太平王就是老头子,他和丰臣秀吉以鹿儿岛为交易,本来最简单的银货两讫就是将银票送到扶桑岛,但对于丰臣来说,那些在中原通存通兑的银票,到了扶桑就是白纸一张,所以他只会接受黄金白银,但如果太平王将这些数额巨大的金银从中原送到海上,就很难不被别人察觉。”
  宫九道:“私运金银出海,本身已是国法所不容”
  陆小凤道:“所以太平王用这笔钱购买了等价的珠宝玉石,这样远洋运输也会轻便很多,而且也不用太过引人注目。但就在交易即将成行的时候,却传来了皇帝向太平王借款的消息。”
  宫九道:“说下去。”
  陆小凤道:“太平王明白皇帝意在试探,为了隐藏和丰臣秀吉交易这件事,太平王必须答应皇帝的要求。然而,太平王府手上的现钱不足以支付庞大的军饷,如果这时候将珠宝退返或者折现,亏损就会很大,而且更加引人注目,所以太平王找来中原镖局,将那些原本要送到鹿儿岛的珠宝摇身一变,变成送出潼关的红货,反正皇帝关心的只是太平王府有没有将这笔钱交出来,只要镖局保单上的银码吻合,那就可以瞒过皇帝。”
  宫九冷笑道:“看来这位皇帝的脑袋和眼珠并没有他自己想像中的精明。”
  陆小凤道:“整件事最巧妙的地方,就是镖局的人只知道这份重镖会经太行,出潼关,但他们并不知道这趟镖其实是用兵西北的军饷,而皇帝同样也被蒙在鼓里,他只知道军饷经由中原镖局押运,却不知道太平王府交出来的不是真金白银。总而言之,从答应借出这三千五百万两的一刻,太平王就已经预算着要将这笔钱拿回来。”
  宫九道:“劫案发生就会惊动刑部,刑部一查,皇帝岂不是就会知道太平王府交出来的不是真正的军饷?”
  陆小凤道:“正常情况下应由刑部处理,但这次不同,刑部只是从旁协助,我第一次从海上回来,太平王世子就是在狐狸窝提审我,而不是在刑部大堂。”
  宫九道:“朝廷的律例岂能说改就改?”
  陆小凤道:“但这一次更改律例的人是天子。天子本身也不想将这件事扩大而影响到他用兵西北的计划,所以他宁愿将这件案交给太平王府,按托镖人与镖局的纠纷来处理。这一点,老头子应该很早就已经计算在内。”
  宫九道:“这三千五百万两是太平王府拿出来的钱,就算追不回来,至少天子本身没有损失,这个也是原因之一。”
  陆小凤道:“正因为有这重关系,老头子,应该说是太平王,他才会策划这一场借银劫镖的大戏,既满足了天子的要求,又可以将钱拿回手里,继续完成他的梦想。”
  宫九道:“如果太平王就是老头子,既然他念念不忘要建立自己的理想王国,为什么他要舍近求远?为什么不索性在江南鱼米之乡缔造他的梦想?”
  陆小凤道:“因为一个承诺,一个生生不已、代代相传的承诺。”
  ——“先皇和太平王定下誓盟,他会给太平王府绵延不绝的富贵,而太平王也承诺世代不起二心,不作贰臣,维系这个誓约的办法,就是历任的太平王只可以虚挂头衔,不问政事。”
  这是皇帝于浅醉微醺之时,向陆小凤透露过皇室和太平王府千丝万缕的关系。
  陆小凤继续道:“像太平王府这些诗礼传家的高华门第,他一定会将‘天地君亲师’这些伦常礼义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老头子空有一身的才华和抱负,但就是因为那个‘不起二心,不问政事’的承诺,他只能躲藏在太平王府的阴影里,做一辈子平凡安逸的太平王。除非——”
  小玉道:“除非什么?”
  陆小凤道:“除非太平王在一个天子也管辖不了的地方去开创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新天地。”
  小玉道:“我明白了。”
  陆小凤点了点头,道:“你终于明白了。”
  小玉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老头子把乐土建成海上的桃源,却将无名岛隐藏得很深,他并不是做伤天害理的事,但总是处处小心提防,事实上他唯一躲避和害怕的,就是他自己生为太平王的承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3 03: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老头子有你这样一个红颜知己,总算此生无憾了。”
  小玉瞪着宫九,道:“但老头子一生中最大的遗憾,是心愿未成,却死在自己儿子的刀下。”
  宫九仰首望天,道:“老头子的确就是太平王,你没有说错,老头子死在自己儿子的手里,但杀死老头子的人是太平王世子,他才是杀人凶手。”
  陆小凤道:“现在小王爷呢?”
  宫九道:“他已经和牛肉汤同归于尽。”
  小玉道:“宫主也死了?”
  宫九道:“是的,就在我和小王爷在海上决战的时候。我实在低估了小王爷的能力,如果不是牛肉汤奋不顾身,我已经死在小王爷的剑下。”
  小玉道:“杀死老头子的人真的不是你?”
  宫九道:“小王爷才是凶手。我这位同父异母的兄长本身就热衷权力,所以这几年他才会鞍前马后地为天子奔走,但我实在没有想到,他利令智昏,做了他一生最错的事。”
  小玉道:“他为什么要杀老头子?”
  宫九道:“因为老头子有两个家。”
  小玉瞪大了眼。
  宫九继续道:“老头子的一个家在无名岛,还有一个就在太平王府。无名岛是我母亲的栖身之所,她是一位受到贬谪的王妃,我和牛肉汤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太平王府。”
  陆小凤道:“你和牛肉汤都姓宫,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宫九道:“不错,我的母亲闺名素素,她是一个美丽温柔的女人,但可惜在太平王府的族谱中却查不到她的名字。”
  陆小凤道:“为什么?”
  宫九道:“她已经被小王爷的生母除名。名门望族背后的肮脏,你根本想像不到。”
  陆小凤道:“之后呢?”
  宫九道:“我们一直过着海上飘零的生活,直到后来老头子找上无名岛,这个家才总算像一个家,但可惜母亲却等不到这一天。”
  陆小凤道:“所以老头子两边奔走,既要照顾你这边,又不能放下太平王府。”
  宫九道:“幸好家父只是虚挂名衔的王爷,实际上却是一个闲人。”
  陆小凤道:“但小王爷却未必知道有你的存在。”
  宫九道:“是的,他并不知道,我后来易名换姓回到太平王府,就是想亲眼看看我这位同父异母的兄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陆小凤道:“你似乎很恨他?”
  宫九道:“我才应该是太平王的世子,但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王爷香车宝马,玉带锦袍。他能够做世子,并不是他比我更强,只不过是因为他是长子,而我只是庶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3 03: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13 11:06 编辑

  陆小凤道:“也许你对小王爷的不满已经外露于形,所以小王爷对你有所警觉,然后暗中跟踪你上无名岛。”
  宫九道:“一定是这样。老头子将无名岛设计得这样隐密,如果不是我的不谨慎,老头子就不会死在小王爷的手里。”
  陆小凤道:“小王爷为什么要对自己的父亲下毒手?”
  宫九道:“我问过小王爷,他坦承杀人原因,就是因为老头子打算将我带回太平王府,和他公平地角逐世子的名份。”
  陆小凤道:“换而言之,那份遗书的第一段其实是小王爷所写?”
  宫九道:“不错,我看到遗书时就已经认出他的字迹,后来的事就正如你的猜测,老头子又补写了第二段。”
  小玉忽然道:“但老头子明明在遗书里写着‘九儿慎记’?”
  宫九道:“老头子的意思,其实是希望我不要因为他的死,而要和小王爷争斗下去。”
  陆小凤道:“可惜就算你想罢手,小王爷也不愿意。”
  宫九道:“小王爷先是杀了老狐狸和木一半,又几乎杀了你,最后我和小王爷在海上决战,我们约定,哪一个是胜利者,哪一个就将老头子的遗体送回太平王的陵墓,然后他就是新的太平王。”
  陆小凤道:“牛肉汤的牺牲换来你的胜利,而你就娶了曜仪宫主,用半子的身份入主太平王府。”
  宫九道:“这一切本来就是我应得的。”
  小玉道:“但曜仪宫主是你的同宗胞妹。”
  宫九道:“反正她将不久于人世,最重要的是我能够借助这次机会,执掌太平王府。”
  陆小凤道:“听起来,杀死老头子的凶手不会是你。”
  宫九道:“我们曾经并肩作战,你应该要相信我。”
  陆小凤道:“我几乎已经被你的故事打动,幸好还有一个人,他一定会知道你故事的真假。”
  宫九的瞳孔在收缩,道:“你说的是谁?”
  陆小凤道:“花满楼。”
  宫九道:“花满楼?据说他双目失明。”
  “但他比很多有眼睛的人看得还要清楚,”陆小凤道:“我请他到来,就是想让他听一听我的推理有没有错误的地方。”
  一个沉稳而不失柔和的声音从内堂传出来。
  “我是来还信的,但陆小凤总是喜欢拉人下水。”
  
※                                ※                                ※

  
  淡淡的白衣,淡淡的笑意。
  花满楼走得并不快,但无论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油锅钉床,他的每一步都是同样的坚定和从容。
  虽然他的眼前只有永恒的黑暗,但他的笑容却永远灿烂如午后的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3 03: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13 05:00 编辑

第十三部  真相

(一)

  
  ——“你有没有听见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你能不能感觉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那种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风中,常常都带着一种从远山上传过来的木叶清香?”
  ——“你能不能活得愉快,问题并不在于你是不是个瞎子?而在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真的想快快乐乐地活下去。”
  那是花满楼说过的话。
  残疾和失意,从来都不曾污染他无尘无垢的心。
  这就是花满楼。
  
※                                ※                                ※

  
  花满楼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信上的火漆完好无缺。
  “信归原主,完璧奉还。”
  这是陆小凤第二次上无名岛之前留下的信。
  陆小凤说过,到了适当的时候,这封写着无名岛和太平王府关系的信就会自己跳出来,而在此之前,没有人会知道信里的内容。
  事实上陆小凤的话并没有错。
  花满楼目不能视,他当然不可能知道信里的内容,信在他的手里,就好像婴儿在母亲怀中那样安全。
  陆小凤道:“这段时间要你离开小楼,来到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等我,实在有那么一点儿过意不去。”
  花满楼微笑道:“偶尔出来走走也不错,何况我是花家的七童,本来就有责任为我的家族巡视四下的产业。”
  陆小凤道:“我差点忘了,将江南花家的地连起来,就算快马跑三天也跑不到尽头。”
  花满楼道:“这座古城虽然吵闹,但处处充满生机,老公公逗弄孙子的声音,女人们在河边一边槌衣一边笑骂自己男人的声音,还有小孩子打架,刚发誓从此不是朋友,转头又搂到一起的声音,每一种都十分的有趣。”
  陆小凤道:“你还听到什么特别的故事?”
  花满楼道:“就在半个月前,我听到太平王突然得了伤寒急症的消息。”
  陆小凤道:“伤寒虽然不是致命的病,但这位王爷的病却会很重。”
  小玉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太平王死了,宫九就可以将老头子的遗骸送入陵墓,完成一个天衣无缝的对接,没有人会知道新坟里的太平安乐富贵王,就是无名岛上的绝代枭雄。”
  花满楼道:“这的确是很巧妙的方法,要做到这一步,老王爷的死因就不能惹人怀疑。”
  陆小凤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世子暴毙的消息传出,然后老王爷伤心过度,就此溘然长逝。”
  花满楼道:“老王爷急病延医的消息在清晨传出,辰时刚过,太平王府门外就有人送来了装殓着世子遗体的棺材。”
  陆小凤望着宫九,道:“这当然是你的杰作。”
  宫九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花满楼继续道:“辰时二刻,传来太平王病逝的消息。”
  陆小凤道:“这个时候,那些原本要替老王爷治病诊症的大夫郎中,只怕还未去到太平王府的门口。”
  花满楼道:“接下来的几天,我听到太平王府高举灵堂,就连天子也送来沉痛哀切的悼文,然后我还听到太平王出殡时琐呐的哀鸣和孝子贤孙们哭丧的声音。”
  陆小凤道:“那位宫九先生呢?”
  花满楼道:“无论是祭灵还是安葬,我一直没有听到宫九的声音。”
  陆小凤望向宫九,道:“莫非这段日子你不在太平王府?”
  宫九道:“我在栖霞山,凤翔峰。”
  陆小凤道:“那是什么地方?”
  宫九道:“那里山青水秀,正好为牛肉汤修墓。”
  陆小凤道:“但太平王是你的父亲。”
  宫九道:“家父的灵堂热闹得很,多我不多,少我不少,但牛肉汤自小怕黑,冷月孤坟,空山寂寂,我当然要陪她。”
  陆小凤道:“看来你是一个多情人。”
  宫九道:“我和牛肉汤的感情,你根本想像不了。”
  陆小凤拍了拍花满楼的肩头,道:“之后你还听到什么?”
  花满楼道:“又过了两天,我听到一个叫岳洋的人,将价值连城的珠宝交还给太平王府。”
  陆小凤道:“岳洋是一个人去到太平王府?”
  花满楼道:“与他同行的是吕纯阳,也就是我面前的这位宫九先生。”
  陆小凤道:“宫先生现在与你近在咫尺,你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花满楼道:“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心思转得很快,我听得出,他一边和你说话,一边已经在脑海中盘算着其他的事。”
  陆小凤道:“这些你都能够听出来?”
  花满楼道:“如果你尝试闭起眼睛去聆听别人的话,你也可以在他说话的停顿和节奏里听出一些变化。”
  陆小凤道:“你意思是说,宫九先生一直在说谎?”
  花满楼道:“要判断他有没有说谎,这要靠你自己找证据,我唯一可以说,宫九的每次冷笑,似乎都是在试图掩饰一些事。”
  陆小凤道:“如果他没有冷笑呢?是不是就代表他没有说谎?”
  花满楼道:“他没有冷笑,也许只是因为你的问题不够尖锐,他已经马上想好应付的方法。”
  陆小凤道:“那我明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6 10: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                                ※                                ※

  
  江南的秋雨四下飘扬,细润如酥,雨点打在瓦檐,又从檐前滑落,奏出似有若无的琴音。
  小玉已经逐渐分不清谁是谁非,她望着陆小凤道:“你到底明白了什么?”
  陆小凤道:“老头子死于半月之前,但当时理论上太平王还活着,在别人眼中,老王爷也许就在家中闭门静养,也许他还在路上为曜仪宫主的病情奔波,宫九要将老头子变回太平王,这当然需要有人接应。”
  小玉道:“接应的人是谁?”
  陆小凤道:“接应的人在王府中当然有着很高的地位,岳洋将珠宝送回太平王府,接收的人应该就是那个接应的人,这一个人,你应该很熟悉,但也可以说很陌生。”
  小玉道:“为什么这样说?”
  陆小凤道:“因为她就是宫主,曜仪宫主。”
  小玉道:“但我从来未曾见过她。”
  陆小凤道:“你一定见过她,因为这个曜仪宫主就是牛肉汤。”
  小玉失声道:“你意思是说,牛肉汤杀了曜仪宫主,然后假扮她。”
  陆小凤嗯了一声,道:“也有这个可能。”
  小玉道:“牛肉汤扮成曜仪宫主,然后她将老头子的遗体接入王府,对外就假装成太平王卧病在床。”
  陆小凤道:“有道理。”
  小玉道:“世子死讯传出之后,太平王随即病逝,这个消息当然也是由牛肉汤传出,正因为这样,没有人会怀疑太平王的死因。”
  陆小凤道:“不错。”
  小玉道:“宫九要执掌太平王府,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自己嫁给牛肉汤。”
  陆小凤道:“你这个‘嫁’字说得很妙。”
  宫九冷笑,道:“这么说来,画堂上的新娘子,就是易容改扮后的牛肉汤了?”
  陆小凤道:“大概是这个样子。”
  宫九道:“陆小凤,你令我很失望。”
  陆小凤道:“哦?”
  宫九道:“据说你也是江湖上的易容高手,喜堂上你已经见过曜仪宫主,莫非你认为刚才见到的只是一张虚假的脸皮?”
  陆小凤道:“我也可以肯定,刚才我见到的是一张真实的脸孔。”
  宫九冷哼一声。
  陆小凤继续道:“虽说江湖人不用太过讲究礼节,但你揭起新娘子的头巾,目的似乎就是想让我确认新娘子的身份。”
  宫九的神情倔傲得像一只孔雀,道:“这只是你的想法。”
  陆小凤道:“有件事我自己都觉得很有趣,那就是我偶尔会把牛肉汤和曜仪宫主搞混,这也许是因为她们都叫宫主,体态身形也相近,同样都有着江南女子的纤秀,但我可以肯定,新娘子就是曜仪宫主。”
  宫九道:“宫主在这里长大,如果有人想在这里假扮她,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小玉道:“也不一定。我听说在很多武林故事里,只要戴上人皮面具就能够化身千万,骗过所有的人。”
  陆小凤道:“那只不过是神话。”
  小玉道:“神话?”
  陆小凤解释道:“基本的易容术只是改变自己的样貌特征,让别人一时间认不出自己,常见的方法就是修剪眉毛,改变皮肤和头发的颜色,秃头的就戴上假发,有胡子的就剃光了胡子,这些都可以将自己易容成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人,但如果要将自己变成另一个事实存在的人,例如说要我扮作花满楼的样子在花家招摇撞骗,那绝对不可能。”
  小玉道:“戴上花满楼的人皮面具,这样也不可以吗?”
  陆小凤道:“人的面容很难完全仿冒,昔年七巧童子穷其一生,也只不过替别人制造了七张人皮面具,但每一张已是价值千金。”
  花满楼道:“七巧童子最遗憾的,就是他穷其心智,始终无法让那些戴上面具的人,像普通人那样喜怒哀乐。”
  小玉道:“为什么戴上人皮面具就不能露出喜怒哀乐的神情?”
  陆小凤道:“一个人大笑的时候,他身体里的神经和筋络就会牵动全身上下八十组肌肉,其中脸部的肌肉就占了四十三组,正因为这样,旁边的人就会看到他嘴巴在笑,鼻子在笑,眼睛在笑,眉毛在笑。人皮面具虽然可以将自己的样子变成一个人的样子,但它始终就像是固定下来的模具,无论面具后面的肌肉如何努力地挤出笑容或者愁容,都很难准确地牵引外层的假脸作出相应的变化。”
  小玉道:“有没有方法,不用剪眉毛刮胡子,也不用戴上人皮面具,但又可以改变自己的容貌?”
  陆小凤道:“有。有一种很神奇的易容方法叫作刀圭。”
  小玉道:“刀圭?”
  花满楼道:“在昔日某个英雄辈出的年代,江湖中有位高老头,他用东瀛的刀圭术,将一代名侠俞佩玉的脸皮揭开,磨腮削骨,改造成一张俊美得毫无瑕疵的脸。”
  小玉道:“我明白了,如果新娘子就是牛肉汤,那一定是她用了刀圭,将自己的脸变成曜仪宫主的脸。”
  宫九冷笑一声。
  陆小凤道:“刀圭术已经失传,而且改造后的脸至少要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让肌肤生长和复原,但半个月前牛肉汤还在无名岛。”
  小玉道:“这么说来,大堂上那位等着嫁人的新娘子,就不可能是牛肉汤了。”
  陆小凤道:“但她还可以有其它的方法,而且,你应该忽略了一个细节。”
  小玉道:“我忽略了什么?”
  陆小凤道:“花满楼曾经说过,他第一次听到宫九的声音,是岳洋将失镖送回王府的时候,换句话说,宫九身为人子,他并没有出现太平王的灵堂或者殡葬的队伍。”
  小玉道:“他已经说过,那时候他在栖霞山为牛肉汤修墓。”
  陆小凤道:“我总觉得牛肉汤并没有死,所以宫九的话也不能尽信。花满楼没有听到宫九的声音,也许并不是因为宫九不在现场,而是因为某个特别的原因,他一直不能说话。”
  小玉道:“他为什么不能说话?”
  陆小凤望着宫九,缓缓道:“也许他就躺在世子的棺材里。既然他在扮一个已死的人,当然就不能发出声音。”
  小玉瞪大了双眼,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就没有假扮世子尸体的必要。”
  陆小凤道:“你有没有想过,当日躺在棺材里的人,和现在这位站在我们面前的人,其实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小玉道:“难道这个宫九不是宫九?”
  陆小凤道:“严格来说,我们眼前的这位大人物,你应该称呼他为太平王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6 10:0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20 10:55 编辑

  
(二)

  
  细雨初歇,三两只秋蝉已经聒噪起来,发出它生命里最后的诵唱。
  月色透出清明,淡淡星光就在云层后渐隐渐现。
  小玉的眼神如星光一般迷茫:“你是说,我眼前的宫九其实是太平王世子假扮?那真正的宫九呢?是不是已经被世子杀死?”
  陆小凤道:“要解开这个谜,首先我们要确切知道,到底有没有一种方法,既不用人皮面具,也不用刀圭,但同样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
  小玉道:“我不知道。”
  陆小凤道:“你应该知道的,答案就在销魂宫主的秘笈。”
  小玉道:“你是说老头子密室里的那本秘笈?”
  陆小凤道:“就为了这本秘笈,老学究几乎杀了你。”
  小玉道:“他到底是谁?”
  陆小凤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是郭翩仙的后人。”
  小玉道:“郭翩仙又是谁?”
  陆小凤道:“你已经知道俞佩玉和他的刀圭易容术,而郭翩仙、销魂宫主,还有凤三,他们都是比俞佩玉早上一个年代的人物,在他们中间当然也发生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我希望你可以记住凤三这个名字,他绝对是一个令你热血沸腾的人。”
  花满楼悠然神往,道:“垂天大星江南凤,凤鸣千里天地动,常恨此身不能早生百年,仰慕凤三公子的风采。”
  陆小凤道:“凤三和俞佩玉的故事就算说上十天十夜也说不完,我敢保证,只要你听了开头,就算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把他们的故事听完为止。”
  小玉道:“我一定会听他们的故事,但现在我只想知道,太平王世子的易容,和销魂宫主有什么关系?”
  陆小凤道:“老学究说过,那本武学秘技最神奇的地方,是可以随意控制身体里的肌肉。”
  小玉脸上一红,道:“据说这是女人的内媚,能够令到交合的男人如入仙境。”
  陆小凤道:“不止于此,这门功夫可以积累和强化肌肉的爆发力量,甚至可以改变自己肌肉的形状和位置。正因为有这门神奇的功夫,销魂宫主名满江湖三十年,依然颠倒众生。”
  花满楼道:“据说销魂宫主几近完美,再挑剔的人也无法说出她身上稍有不足的地方。”
  陆小凤道:“我不相信一个人天生就毫无瑕疵,我觉得她应该修习了销魂秘笈,然后将自己的肌肤重组和塑形,才有可能把自己的脸容和身体做到最美。”
  小玉道:“你怀疑小王爷也修习了这门功夫,然后将自己脸上的肌肉改造成宫九的模样?”
  陆小凤道:“是的,这样的易容不会留下痕迹,当世子不再需要用宫九身份出现的时候,他只需要将功力暂时散去,这样他就会回复原样,这一点刀圭术就没有办法做得到。”
  花满楼道:“理论上你的方法可行,但你有没有亲身试验过?”
  陆小凤道:“我刚才对你做了一个鬼脸,当然你看不到,但小玉和宫九却可以看到。”
  花满楼道:“然后呢?”
  陆小凤道:“如果我一直眦着牙,咧着嘴出现在大家面前,那大家还会觉得我是陆小凤吗?”
  花满楼沉思半晌,道:“如果我和你不熟悉,而你又一直保持着这个形状,那看起来就的确不像是陆小凤。只不过你绝对不能说话,不能哭笑,否则就会露出马脚。”
  陆小凤道:“除非我用了某种方法,不但改变了眼耳口鼻的位置,而且还可以将这些已经变形的五官固定下来。”
  花满楼道:“那要怎样才能固定五官的位置?”
  陆小凤道:“我们每个人的肌理表面都有一层薄皮,它虽然脆弱和容易受到损伤,但其实它却可以影响我们的外表,当我们年纪渐长,样子就会显老,眼角会出现鱼尾纹,眼睑也会下垂,这就是因为那些位置的表皮已经老化,失去了弹性和张力,所以那里的肌肤就没法保持年青时候的平滑和细腻。”
  花满楼道:“你说的这些和易容术有什么关系?”
  陆小凤道:“销魂宫主在秘笈里写着,她为了让自己的肌肤保持活力和弹性,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让全身肌肤的表皮脱落,然后让它们重新生长,这让我隐约想到一种新的易容方法。”
  花满楼道:“那到底是什么?”
  陆小凤道:“假设我让脸上表层的皮肤脱落下来,没有了这层外皮的束缚和牵扯,我就可以将五官重新摆放,之后表皮就会按照新的位置重新生长,当表皮愈合之后,我五官的形状和位置就会被这层新皮固定下来,而不是每次都要故意歪嘴斜眼才能够变成另外一副样子。”
  花满楼道:“我听说江浙一带的农户用小盆种植松柏,他们在盆景初栽的时候就用铁丝或者棕线扎缚枝干,长成后放开丝绳,那些松柏的枝干就会自然地摆出一副虬曲陡悬的形状,从道理上来说,和你所说的很相似。”
  陆小凤道:“也就是说,用了这个方法,就算没有人皮面具和刀圭,理论上也可以将自己改成心目中想要的模样,而且不易被人看破痕迹,最重要的一点,它甚至可以将外貌还原。”
  花满楼道:“也就是说,太平王世子既可以用自己本来的面目,也可以用宫九的样子现身人前。”
  陆小凤道:“反过来说,也可以是宫九用同样的方法将自己摇身一变,变成小王爷。”
  小玉忽然颤抖起来,道:“那眼前这个人,到底是宫九还是太平王世子?他们到底谁杀了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0 10: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21 17:22 编辑

  在小玉的心目中,她本已认定宫九就是杀害老头子的真凶,所谓的太平王世子偷上无名岛,这只不过是宫九为了掩饰真相而编造的谎言,但现在情势却刚好反过来,真相应该是世子在无名岛上大开杀戒,之后他又在海上杀了宫九,然后将自己易容,以大婚为饵,将无名岛上的人尽数引入太平王府……
  如果小玉的这个猜测是事实,那吉庆满堂的婚宴只怕就是一个恐怖的杀人陷阱。
  以此推测的话,将老头子遗骸迎入王府,然后以太平王名义殓葬,这一切都是世子在暗中操持大局,而不是那位纤柔羸弱的曜仪宫主。
  想到这里,小玉的心里升起一股寒意。
  陆小凤却笑了,他的眼睛更加明亮:“你错了。”
  小玉道:“我哪里错了?”
  陆小凤望向宫九,道:“直到现在,你仍然坚持说杀害老头子的人是太平王世子,而不是宫九。”
  宫九道:“宫九虽然不肖,但至少不是伤害自己父亲的凶手。”
  陆小凤道:“你也说过,老头子有两个家,一个在无名岛,一个在太平王府。”
  宫九道:“事实就是如此。”
  陆小凤道:“世子和宫九都有可能修习过销魂秘笈,换句话说,宫九或者世子也可能互相易形,现在我想问你最后一句,你到底是宫九,还是太平王世子?”
  宫九闭上了嘴。
  陆小凤道:“我希望你想清楚才回答。”
  宫九道:“不用,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是宫九。”
  陆小凤微笑,道:“如果你不是世子,那所有的谜团已经解开,你也无法抵赖,无名岛上一系列杀人案的凶手,就是你。”
  小玉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你担心眼前的宫九是太平王世子易容,这只不过是因为你相信了宫九的话,认为老头子有两个家,也分别有两对不同的儿女,无名岛上的惨剧,就源于小王爷和宫九的世子名份之争。”
  小玉道:“真相难道不是这样?”
  陆小凤道:“老头子在陆上和海外虽然分别有两个家,但太平王世子与宫九却是同一个人,一直都是。”
  小玉道:“你是说,小王爷就是宫九?”
  陆小凤道:“是的,根本没有什么兄弟争权,也没有什么海上决战,宫九之所以没有出现在太平王府的灵堂,是因为那时候他正在扮演另一个他的尸体,当太平王父子灵柩下葬之后,宫九就从坟墓里走出来,将自己变回宫九,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0 10: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21 17:24 编辑

※                                ※                                ※

  宫九一直在冷眼旁观,忽然大笑起来。
  “宫九将自己变成宫九?陆小凤,你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你一定是六朝志怪小说看多了,否则怎会有这么多精灵古怪的想法。”
  陆小凤正色道:“我可以保证,无论是我所想的,还是我说的,它们都有着真凭实据,绝对不是异想天开。”
  宫九道:“好,我洗耳恭听。”
  陆小凤道:“通过换皮而改变形状,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平时草丛郊外我们都会见到蛇换下的皮,对于蛇类来说,蜕皮是它生长必经的阶段,每蜕一次皮,蛇的身体就会生长一次。”
  宫九道:“我说的是人,你说的是蛇,根本风马牛不相及。”
  陆小凤道:“我在六扇门中有位朋友,他负责检验尸体和利用头骨复原外貌,这位朋友平时寡言少语,但言出必中,他说过,人一生中差不多要掉一千次皮,只不过那些过程零碎而短暂,而且不是像蛇那样整副皮壳蜕落,所以很少有人留意和观察这些事。”
  宫九道:“很好。”
  陆小凤道:“要完成蜕皮和变脸,除了将旧皮囊脱下来,还要让新的表皮在短时间内重新生长,听起来这似乎是神话,但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正在用银针和皮鞭虐打自己,同样只是隔了很短的时间,你的肌肤就已经还原,完好无损。”
  宫九道:“这世上神奇的武功本来就有很多。”
  陆小凤道:“但我恰好知道朱泪儿的故事。”
  宫九冷哼一声。
  陆小凤道:“朱泪儿是销魂宫主的遗孤,她小小年纪已有迷人的媚态,银花娘子心中忌恨,找个机会打了朱泪儿一巴掌,但在转眼之后,朱泪儿的脸已经若无其事,肤色晶莹如故,反倒是银花娘子中了毒,整只手都肿了起来。”
  宫九道:“那又怎么样?”
  陆小凤道:“这说明修习销魂秘笈的人,的确可以令到肌肤在受创后短时间内复原。”
  宫九道:“这个证据并不够好,最多只可以说我具备易容的条件。”
  小玉道:“我有一个疑问。”
  陆小凤道:“请说。”
  小玉道:“在无名岛断头崖,你被两个蒙面紫衣人袭击,一个是贺尚书,还有一个是谁?”
  陆小凤道:“另一个人虽然蒙着脸,但他说了一句话,我听得出,那是世子的声音。”
  小玉道:“但你现在却说,世子就是宫九。”
  陆小凤道:“是的。”
  小玉道:“你想说,宫九故意蒙着脸,然后用世子的声音说了一句话,让你认为他就是世子。”
  陆小凤道:“不错。”
  小玉道:“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他要蒙着脸袭击你?既然他可以随时更改容貌,为什么他不直接用世子的面孔来袭击你?”
  花满楼插口道:“这并不难解释。”
  陆小凤道:“好,你来说。”
  花满楼道:“宫九的本意就是要杀死陆小凤,如果陆小凤死了,宫九也就没有需要多此一举,先是将自己的脸孔还原,在杀死陆小凤之后又再重新易容。”
  陆小凤道:“所以说,宫九蒙着脸,并不是怕别人认出他是宫九,而是他怕别人看出他并不是世子。”
  花满楼道:“如果宫九不想杀陆小凤,只是想借陆小凤的口来证实世子就在岛上,那么他就会用世子的面孔来偷袭陆小凤。”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他总共杀了我三次,虽然每一次我都侥幸逃脱,但事后都会惊出一身冷汗。”
  花满楼道:“陆小凤运气好,第三次的偷袭依然未能成功,宫九的心思转得很快,马上想到用声音来告诉陆小凤,杀他的人是小王爷。
  陆小凤道:“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宫九身上缺少了一样道具。”
  小玉道:“什么道具?”
  “一面镜,一面可以将人映照得纤毫毕现的镜,”陆小凤补充道:“就是宫九房中的那种青铜镜。”
  花满楼道:“易容需要时间,更需要一面好的镜子,如果宫九已经还原本貌,到时他就需要一面镜子,才能将自己重新变回宫九的模样。”
  陆小凤道:“特别是我们这位宫九先生,他将自己的五官设计得如此完美,可惜荒山野岭偏偏就少了一面镜,如果他匆促易容,那么大家看到的宫九就会和平时的不一样。”
  小玉道:“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
  陆小凤道:“你是说,我当时悬在半空,之后宫九出现在断头崖,他垂下绳索让我爬上去,为什么这时候他没有再下毒手?”
  小玉道:“是的。”
  陆小凤道:“有三个原因,在当时的情形下他无法再对我下手。”
  花满楼道:“第一,这次宫九没有再蒙着脸,他虽然可以趁陆小凤攀缘而上的时候砍断绳索,但却不能保证这个法子一定成功。”
  陆小凤道:“如果我仍然是死不了,那宫九杀人的事就会暴露,他不会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
  花满楼道:“宫九是聪明人,他利用断头崖的地形,再加上紫色衣裳带来的错觉,本来的确可以一击奏效,甚至陆小凤连放出旗花火箭的机会都没有,幸好陆小凤的反应也不慢,居然想出绝处求生的方法,让自己跌下悬崖,避过致命的一击。”
  小玉道:“那第二个原因呢?”
  花满楼道:“第二个原因就是我刚才还给陆小凤的信。”
  陆小凤道:“这封信上对于无名岛的推测虽然并不正确,但却发挥了我之前没有想像过的功效。假设宫九的目的是为了取得太平王府的控制权,他一定不希望我的信流传出去,导致天子翻查太平王府的旧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日我们困在无名岛,我就相信一定会有船将我们接回陆地,因为凶手让我平安回来,才能够阻止这封错中有错的信流传出去。”
  小玉道:“如果是这样,那宫九为什么又在断头崖上袭击你。”
  陆小凤道:“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如果宫九一击成功,他就会带着我的尸体回到陆地,这时他的身份就变成替我复仇的人,因为宫九已经将凶手的罪名加在太平王世子的头上,如此一来,花满楼的信就会落入他的手中。”
  花满楼道:“如果当时宫九为了要杀陆小凤而将绳索割断,那么陆小凤就会摔下悬崖,这样一来他的尸骨就未必能够带回陆地,而我也会因此而怀疑陆小凤的死因。”
  陆小凤道:“第三个原因就是我已经放出旗花火箭,老实和尚他们正在赶往悬崖,这就是宫九不得不将我拉上悬崖的理由。”
  花满楼道:“宫九见偷袭不成,就马上改变策略,用回宫九的面貌将你救上来。若论心思的细密诡变,陆小凤你远不如人。”
  陆小凤道:“不错,宫九的确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强对手。他的强大,不仅仅是他的武功,而是他的智慧,他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就想出好几种不同的对策,凡事先人一步,如果他征战沙场,一定是位无敌的将军。”
  宫九在笑。
  他笑起来的时候,棱角分明的脸孔衬着嘴角的弧线,看上去十分迷人。
  “陆大侠的盛誉我愧不敢当。但我更希望听到的是证据,而不是你的猜测。”
  陆小凤道:“第二个证据就是天子为曜仪宫主所画的画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0 10:5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21 17:24 编辑

  宫九道:“这一点你之前已经说过,画中人是牛肉汤,那是因为她想引起天子的注意,然后借天子的手来为她母亲讨回公道。”
  陆小凤道:“牛肉汤的计划没有成功,为什么她没有再找皇帝?”
  宫九道:“九重天子远在九重天上,当然不可能想见就见。更何况天子向太平王府下聘,老头子已经猜出牛肉汤在捣鬼,他也重重责罚了牛肉汤。”
  陆小凤道:“也恰巧曜仪宫主有不治之症,这件事才瞒过天子,但曜仪宫主的病,会不会来得太过巧合?”
  宫九道:“曜仪宫主的病自小就有,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王府里的下人。”
  陆小凤道:“但我却了解过,负责照顾曜仪宫主的侍女已经换了好几批,现在曜仪宫主身边的婢仆虽然不少,但没有人亲身经历过以前的事,最多只是道听途说。”
  ——在第二次上无名岛之前,陆小凤夜访曜仪宫,但宫主已经不在王府,只剩下一群无所事事的侍女,所以当陆小凤现身的时候,就像一只公鸡来到一群小母鸡的窝里,他们之间也有过一段有趣的对话。
  也就是在那位多情的圆脸少女那里,陆小凤了解到曜仪宫主发病时候的情形。
  ——“宫主发病的时候在六七年前,当时我还没到这里,听前几任的丫头们说,宫主不知道碰伤了哪个部位,一下子就流了很多血,怎么也止不住,过了两个月才勉强好了,从此之后宫主就只能深居简出,生怕会再受到一点儿的伤害。”
  宫九冷笑道:“家父让那些女孩子满十九岁就可以拿回卖身契,回他们的家,找他们自己的归宿,这是家父对下人的体恤和仁慈。”
  陆小凤道:“也就是说,现在曜仪宫里的侍从,没有人见过病发前宫主的样子。”
  宫九道:“你的名字叫小凤,但从来没有人亲眼见过这世上有凤凰。”
  陆小凤道:“为什么这个曜仪宫主会帮助你,将已死的老头子当成仍然在生的太平王?”
  宫九闭上了嘴。
  陆小凤道:“曜仪宫主听从你的安排,是不是就因为你在海上是宫九,回到陆地就是太平王世子?”
  宫九冷笑起来,道:“你就是用这件事认为我与小王爷是同一个人?”
  陆小凤道:“也可以这样说。”
  宫九道:“我要宫主这样做,她就会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女人对于她喜欢的男人,总是会言听计从的。”
  陆小凤道:“你说曜仪宫主喜欢你?”
  宫九道:“她喜欢的不是我,难道是你?”
  陆小凤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道:“曜仪宫中的侍女曾经告诉我,太平王带走宫主,据说要将她送到一个叫做‘彩云之南’的地方看病。”
  宫九冷哼一声,他已经明白了陆小凤的意思。
  陆小凤继续道:“太平王就是老头子,所谓的两日前离开王府,其实是因为他要先一步回到无名岛,好在岛上等我。”
  宫九道:“你用我们的信鸽传书,言辞又写得隐晦,老头子想亲自坐镇本营,看看你葫芦里卖什么药。”
  陆小凤道:“如果是这样,那位曜仪宫主呢?难道她一个人去看病?”
  宫九道:“她的病情经不起远洋跋涉,而且也随时可能发作,所以她当然不会跟着老头子上岛。”
  陆小凤道:“那曜仪宫主当时在什么地方呢?”
  宫九道:“太平王府不止一处物业,宫主就在城外的避暑山庄休息。”
  陆小凤道:“换句话说,每当老头子要扬帆出海,他就会用曜仪宫主的病为借口。”
  宫九又闭上了嘴。
  陆小凤道:“再换句话说,太平王既然可以抛下曜仪宫主的病情远游,也就是说,宫主的病并不严重,绝对不是那种随时就会毙命的绝症。”
  宫九道:“你想表达什么?”
  陆小凤道:“遇到阳光皮肤就会销融,这种病的确存在,但我们这位曜仪宫主,她似乎并没有染上这种机率只有五十万分之一的怪病。”
  小玉忽然道:“如果曜仪宫主没有这种病,为什么她要诈称有病在身?”
  陆小凤道:“因为她不想嫁给皇帝。”
  小玉的眼睛瞪得更大。
  她毕竟还是小女孩,对于和成亲结婚的事总会带着极大的兴趣。
  陆小凤道:“宫主不想嫁给皇帝,是因为她不能够嫁给皇帝。”
  花满楼也忍不住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
  宫九的脸突然涨得通红,大声道:“住口!你敢说出一句侮辱宫主的说话,我现在就要你死。”
  陆小凤道:“以你的武功,就算我和花满楼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一直容忍,就是想知道,到底我对整件事已经了解多少。”
  宫九道:“我不杀你,是因为今天是我大喜日子,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杀人。”
  陆小凤道:“你不动手,是因为你有所顾忌。”
  小玉道:“他顾忌什么?”
  陆小凤道:“他担心我同样预留了一封信。”
  小玉道:“什么信?”
  陆小凤道:“现在的情形就像一个月前,当时我留了一封信给花满楼,然后才上无名岛,现在宫九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虽然他心里恨不得我死,但他却一定要知道,世上有没有一封可以威胁到他的信。”
  宫九冷笑。
  陆小凤道:“我却可以告诉你,今次我并没有准备这封信。”
  宫九眼中露出一种奇特的神色,既像是尊敬,又像是忌恨。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希望所有的事,在今晚就会有一个了断。”
  “是的。”
  陆小凤的眼神清澈而充满自信,就像黑夜一定会过去,曙光一定会在东方的天边出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17: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咚——咚咚咚咚。”
  远处的谯楼传来五更鼓点。
  宫九望向天边,道:“时间过得真快。”
  陆小凤道:“有一种说法,更鼓报时,其实是为了提醒那些在晚上出没的精灵,免得晨鸡报晓,那些鬼魅来不及隐形,就会被阳光的热力销毁。”
  宫九道:“世上没有鬼神,装神弄鬼的人倒有不少。”
  陆小凤道:“但世上却有隐形人。老头子说过,最好的杀手就是隐形人,而你就是第三种隐形人。”
  第一种隐形人是无名的人,这种人混在人群里,就好像泡沫没入大海,杯酒倾入酒樽,来的时候没人留意,去的时候也踪迹难寻,这当然是一种隐形。
  第二种隐形人是有名的人,例如小鱼儿和花无缺时代的江别鹤,别人通常只看到他江南大侠的身份,往往就看不到他背后的阴险和奸诈。
  那第三种隐形人呢?
  陆小凤笑了笑,道:“第三种隐形人就像你一样,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和面孔,当你用其中一个面孔展现的时候,另一张脸孔就要隐藏起来,两者只能选择其一,这就是隐形人的另外一种意思。”
  宫九道:“但直到现在,你仍然没有给出实质性的证据。”
  陆小凤道:“证据一直就在你的身上。”
  宫九道:“不可能。”
  陆小凤道:“你说过,你是宫九,所以你当然不会是世子。”
  宫九冷哼一声,道:“你的确这样问过我,我也的确这样回答过你。”
  陆小凤道:“但如果我在你身上找到太平王府的印记,那就可以证明宫九和世子是同一个人的两个化身。”
  小玉道:“那是什么印记?”
  陆小凤道:“每一任太平王的脊梁骨上都要打入一枚钢针,这是向天子表忠的意思,世子是天子册封的下一任太平王,如果宫九的另一个身份就是世子,那么他身上应该就有这枚太平王府的钢针。”
  宫九道:“所以你决定与我一战,如果我输了,你就从我身上翻出你要的证据。”
  陆小凤道:“我输了的话自然难逃一死,人如果死了,什么真相谜团都没有意义。”
  宫九道:“我们之间难道只可以用这种办法来解决?”
  陆小凤道:“你已经杀了我三次,我知道你仍然想将我诸置死地。”
  宫九道:“你知道我要杀你的原因?”
  陆小凤道:“最主要的原因是牛肉汤,因为你不能够容忍我曾经和牛肉汤欢好。”
  小玉道:“宫九要杀你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沙曼?”
  陆小凤道:“牛肉汤才是最主要的原因。以前牛肉汤也和其它男人欢好,但欢愉过后,牛肉汤就会杀了那个男人,就像蜜蜂已经完成交配。”
  宫九冷冷道:“你知道的事果然不少。”
  陆小凤道:“我能够了解老头子的心情,我现在做的,只不过是他生前想做的事。”
  小玉道:“老头子要你做什么?”
  陆小凤道:“他想阻止宫九错下去。”
  小玉道:“宫九做错了什么?难道那个时候老头子已经知道宫九要杀他?”
  陆小凤道:“老头子并不知道宫九会对他下手,他想阻止宫九的,是宫九之前犯下的过错。”
  宫九的瞳孔收缩如针尖。
  陆小凤望着宫九道:“在我们决战之前,或许我应该将我所知道的事说下去。”
  宫九道:“好,你可以说下去,反正这里只可以有一个人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陆小凤这边有三个人,但宫九却说只能够有一个人存活,也就是说,宫九有着必胜的把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7-21 03:00 , Processed in 0.09972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