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05: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                                ※                                ※

  
  陆小凤在等小王爷的首肯,他很有信心。
  小王爷也正在思考。
  他又会不会真的点头呢?
  
  
(二)
  
  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小王爷,等着他最后的定夺。
  鹰眼老七转过头望向陆小凤,眼里充满着复杂的表情。
  在镖银被劫和秘室杀人事件发生后,鹰眼老七首先想到的就是向陆小凤求助,只不过当他找到狐狸窝的时候陆小凤早已扬帆出海,之后他就收到全船罹难的消息。后来老狐狸在海上回来,鹰眼老七当然希望陆小凤也能够逃过海劫,但他却没有想到,当他再次得到陆小凤消息的时候,小王爷却要他设下陷阱,捉拿陆小凤。
  他相信陆小凤不是劫镖的凶手,但失镖的压力已几乎将他压垮。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无论是谁,总躲不过要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
  鹰眼老七心中叹了口气,他已经作了决定,当这件事完结之后,他就会退出江湖,找一个平稳宁静的地方,做回一个平凡的人。
  
  ※                                ※                                ※

  
  时间变得凝固而漫长,小王爷终于下定了主意,他抬起头道:“陆小凤,我……”
  就在这时,内室忽然传出女子的声音:“世子,宫主有请。”
  陆小凤皱起了眉毛,道:“妙善公主不在大内深宫纳福,居然也来了?”
  小王爷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道:“不是公主,是宫主,宫是‘阿房宫’的宫。”
  
  ※                                ※                                ※

  
  一只手掀起内门的珠帘,帘上的珠佩轻击,发出悦耳动听的声响。
  这是一只柔美洁白的手。
  这只手是否亲试牛肉汤?这只手又是否使出过如意兰花手,几乎令陆小凤丧命?
  这是不是就是牛肉汤的手?
  牛肉汤的名字就叫宫主,难道她一早就和太平王世子串通,然后布下这个对付陆小凤的罗网?
  陆小凤一阵热血上涌,他突然冲了过去。
  哪怕内室里头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进去。
  
  陆小凤就是陆小凤,一个既不能算太好、也不能算太坏的人,有时聪明得要死,有时却笨得要命。
  很多时候他很冷静,但他也有冲动的时候。
  牛肉汤几次三番要杀他,陆小凤并没有以牙还牙,就算在宫九的船上他擒下了牛肉汤,他也只是用牛肉汤来交换一个海上逃生的机会,而不是扣押她作为人质来保护自己。
  但这一次,陆小凤竟然变得很冲动。
  ——是不是因为沙曼的欺骗与背叛,令到陆小凤失去了以往的冷静?
  ——如果陆小凤足够冷静,他应该想到,牛肉汤又怎会和门第高华的太平王世子有关系?
  ——如果陆小凤足够冷静,他应该想到,藏身于小王爷临时行宫的女子当然也是皇亲内眷,而冲撞皇亲,那可是死一百次都不够的死罪。
  
  ※                                ※                                ※

  
  陆小凤冲了入去,然后他就愣住。
  他见到的是一个纤丽柔弱如同崖边幽兰的少女,就端端正正地坐在胡床上。
  现在陆小凤已经知道,这个宫主绝不会是牛肉汤。
  内室的光线并不好,但仍然衬得她的肤色雪白如瓷,沙曼的肤色虽然也很白,却远没有她那种瓷器般的通透白皙。
  之后陆小凤就已经不醒人事。
  小王爷的手掌重重地切在陆小凤颈后的动脉上,于是陆小凤就倒了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8 11: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当陆小凤恢复知觉的时候,他感到一只柔腻细软的手指正轻轻滑过他的眉毛。
  他张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晶莹剔透触目惊心的白。
  蝉翼一样透明轻薄的肌肤,柔弱如同乳鸽般怯怯的神情。
  陆小凤轻轻按住那只柔细的手指,道:“宫主?”
  瓷器般脆弱的女郎嗯了一声,轻声道:“平时我独自住在曜仪宫,王府里的人通常都叫我曜仪宫主。”
  陆小凤道:“那地方一定很美,每天清晨的第一线阳光会首先落在你的房顶。”
  曜仪宫主叹了口气,道:“可惜我自小就不能接触阳光,连碰都不能碰,否则我就会灰飞烟灭。”
  
  ※                                ※                                ※

  
  接触阳光就会化为飞灰,这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这种怪病却真实存在。
  一位陆小凤最尊敬的人曾经说过,在天涯海角的某个尽头,有一个以“红木”为名的国度,隶属于“佛朗机帝国”的海外殖民地,在那里有一个奇特的部落,部落里的人晓宿夜行,终生都要躲避阳光,否则他的皮肤就会萎缩溃烂甚至整片整片地掉落。
  这不是神话,也不是天方夜谭,这种奇怪的病已经延续了千百年,却一直没有医治的灵药。
  据说那部落里的女子全都艳如桃李,体态撩人,那里的风景更是如同仙境,美不胜收,但那里的人却随时会被阳光融化。
  ——为什么越是美丽的事物,越不能长久?
  
  ※                                ※                                ※

  
  陆小凤心中也在叹气。
  这娇嫩柔弱的少女可能也患上了那种神秘而可怕的疾病,所以她受不得阴雨晴阳,陆小凤也明白到为什么重建后的狐狸窝会变得密不透风。
  最重要的是,现在他已经知道为什么她的肌肤会呈现出那种奇特的白色。
  陆小凤认识很多女子,有的女孩子肌肤胜雪,有的绯若春桃,也有些女孩子一身粟子般的健康肤色,但曜仪宫主则完全不同,她是一种趋近病态的白,但又不是那种毫无血色的苍白,而是一两岁婴儿的那种嫩白,白得轻柔,白得脆弱,脆弱得如同瓷器般一碰就散。
  她是太平王的女儿,当然也是天之骄女,可惜她却没有办法领略阳光的可爱,也没有办法走出去感受世间的温晴,只能时刻象培育在温室的花朵那样受人供奉。
  陆小凤拉着曜仪宫主的手,放到自己的唇边。
  这不是情欲的挑逗,而是怜惜。
  曜仪宫主的脸上透出一种动人的绯红,她试图挣开陆小凤的手,但也只是轻轻挣了一下,然后就任由陆小凤握着,过了良久,她才用细若蚊鸣的声音说道:“哥哥以为你想伤害我,所以失手打伤了你,请你不要见怪。”
  陆小凤道:“没想到小王爷的出手这么重,我到现在还觉得头晕,底下的床好象也在晃动。”
  曜仪宫主笑了,道:“你没有错,床的确在晃动,因为你就在船上。”
  陆小凤呻吟了一声,道:“我刚从船上下来,只剩下半条人命,现在又要我回去?”
  曜仪宫主道:“这里是太平王府官船的底舱暗格,船还在岸边,水流拍击,你才会觉得它在摇晃,但到了海上反而会变得平稳无比。”
  陆小凤道:“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船上?”
  曜仪宫主道:“这是我的主意。”
  陆小凤道:“哦?”
  曜仪宫主:“很久以前我就听说过你,我相信你一定不是劫镖案件的强盗。”
  陆小凤故意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道:“是吗?我可不是什么大侠,我是江湖中有名的浪子。”
  曜仪宫主道:“就算你真的是强盗我还是会相信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
  曜仪宫主道:“你要做强盗,目的肯定也是为了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如果你要下手,偷那些为富不仁的奸商劣绅就足够了,太平王府的镖银太烫手,你没有必要向皇家挑战,毕竟那是三千五百万两镖银,无论是自用还是救助别人,都显得太多了。”
  陆小凤没有再说话,心内却充满了感激。
  曜仪宫主的想法虽然就象婴儿一样单纯,但却直入案情的核心。
  ——没有人会嫌钱多,但如果相应的风险整倍增大,那是否真的还有冒险的必要?
  如果真有人敢打太平王府镖银的主意,那风险的背后,只怕就不仅仅是为了贪图巨额财富那样简单。
  陆小凤忽然想起了小老头,也想起了困在佛像里的镖师。
  小王爷说过,连同镖银一齐失踪的还有镖局里的一百零三名好手,而陆小凤知道这些镖师就在无名岛,问题是,为什么小老头要将镖师带到岛上?如果想要湮灭罪案的踪迹,为什么不索性把所有镖师杀了灭口?
  劫案发生的地点就在太行山,那里谷深林密,正是弃尸毁迹的好地方,为什么小老头宁愿加大风险,也要千里迢迢将那些活生生的镖师送上无名岛?
  换而言之,小老头劫镖的目的,绝对不是他口中所说的那样简单!
  有胆量劫走皇家镖银的人当然都是一些无法无天的人,但在什么情形之下,他们却没有杀死可能知道他们秘密的镖师,反而将这些镖师远送海外?
  这当然也不会是因为宫九的“仁慈”。
  ——那些镖师虽然大难不死,但却被囚禁在佛像里,每天只能靠一两勺牛肉汤保命,过着非人的待遇,甚至可能生不如死。
  在无名岛的石室里,陆小凤曾经见过佛像里的葛通,当时葛通虚弱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不过小老头向陆小凤保证,在完成某件重要的事件之后,他会放还这些镖师,而且还承诺给他们十倍的补偿。
  到底是什么特别的原因,才需要扣押那一百零三名镖师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8 21: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6-28 21:21 编辑

  这件事已经越来越神秘,越是神秘难解,陆小凤就越有兴趣,他的眼睛也在暗室中闪闪发光。
  曜仪宫主凝视着陆小凤,道:“你是不是想到了破案的关键?”
  陆小凤翻身坐起,道:“走,带我去见小王爷。”
  曜仪宫主道:“他不在,也许要明天才能回来,到时他就和你一起出海,去小凤来岛。”
  陆小凤道:“你真的相信有这个岛?”
  曜仪宫主道:“如果凶手想要陷害你,那么这个岛就一定不会子虚乌有,但如果这个岛真的是别人用来冤枉你,那就有可能会留下蛛丝马迹,所以我恳求哥哥替……替你去查。”
  陆小凤道:“你不去?”
  曜仪宫主的眼神变得黯淡,道:“海上风急浪险,哥哥一定不会带我去。”她叹了口气,喃喃道:“就算海上风平浪静,他也不会让我去。”
  陆小凤把曜仪宫主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没有再说话。
  “我跟哥哥说,虽然你的嫌疑未脱,但你是翱翔九天的凤凰,不能因为悬案未解就将你关押在黑暗潮湿的刑狱大牢,所以我将你送到这里,船到海上你就可以回复自由,除了穴道仍然被封之外,一切与常人无异。最重要的是,如果真有凶手想要对付你,他们也没有办法接近你,官船上有足够的防护,而且官船百丈范围之内绝对禁止其它船只靠近。所以你会绝对安全,这也是我能够想到的最好做法。”
  曜仪宫主一口气把话说完,声音中已带着细微的喘息,脸上也泛起弱不胜风的潮红。
  陆小凤的心里只有感激,对他而言,这的确已经是最好的安排。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一直都相信这句话。”曜仪宫主凝视着陆小凤的眼睛,道:“我知道你们一定能够找出真凶,证明你的清白。”
  陆小凤有些感动,为曜仪宫主的单纯和执着所感动。
  他能够感觉到曜仪宫主对他的感情,但他认为这些不可能是爱情。
  也许她只不过是听说过有关陆小凤的传奇,那些渲染得神乎奇神的故事,难免会令一些在温室中长大的女孩子产生无穷无尽的遐想。
  而且,那只不过是因为她太寂寞。
  即使她有着疼爱她的父王兄长,即使她有着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但她仍然会觉得寂寞。
  寂寞也是一种病,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得这种病,但当你发觉染上这个病的时候,它已经穿肠入骨,然后缠绕一生。
  
  ※                                ※                                ※

  
  天边的落日逐渐沉向大地,船舱开始变得幽暗,烛光拖曳中,曜仪宫主全身也似散发着朦朦胧胧的炫彩。
  严格来说,曜仪宫主并不算标准的美人,她的五官略小,身量似乎也还未长成,虽然这样的女孩子往往能够刺激起大部分男人的保护欲和占有欲,然而她并不是陆小凤喜欢的那一类。
  象沙曼和方玉香那类身材高挑的冰山美人,才是陆小凤最为之倾倒的对象。
  可是,陆小凤却感觉到自己心跳在加快。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是不是曜仪宫主一身细腻如瓷的雪白肌肤,让陆小凤也燃起了某种神秘的欲望?在那一袭阔袍大袖湘襦宫裙下的窈窕身子,是否也有着异于常人的幼嫩和晶莹?
  陆小凤禁止自己想下去。
  他觉得再想下去,就是对曜仪宫主的亵渎。
  最要命的是,似乎曜仪宫主也知道了陆小凤内心的想法,她娇小的身子在颤抖,她的声音也在颤抖。
  “你在想什么?”
  “我想起一个人,她的名字也叫宫主。”
  “她漂亮吗?”
  “跟你比起来,她那个假宫主就是个土包子。”
  曜仪宫主笑了,她拉着陆小凤的手放到脸上,道:“我好看吗?”
  陆小凤没有说话,他手碰之处是一片柔滑细嫩的肌肤,那是真正的吹弹得破,就像在触碰一个七八月大的婴儿。
  曜仪宫主追问:“你不出声,那就是说,你觉得我不好看。”
  陆小凤道:“你错了,大错特错。”
  曜仪宫主道:“哪里错了?”
  陆小凤道:“我书念得不多,但至少知道有句话叫‘妙不可言’,这就是说,我觉得你好看的话就绝对不能说出来,一说出来,那就不妙了。”
  “你才不妙呢。”曜仪宫主吃吃笑了起来,道:“我再不回去的话,你就大大不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8 21: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 09:31 编辑


  ※                                ※                                ※

  
  舱门外站着四名盛装宫女,她们一直在门外守候,不能发出任何的声响,不能有任何欢喜或者怨愁的表情。
  曜仪宫主在外头把门扣上,一道木门,就此将陆小凤与曜仪宫主隔开。
  陆小凤的手按着门上粗糙的木板,道:“宫主保重。”
  曜仪宫主还未离去,她隔着门道:“陆小凤,你知道我多大了?”
  陆小凤道:“十五?还是十六?”
  曜仪宫主的声音似乎有些幽怨:“前年我就已经满二十了。”
  陆小凤吓了一跳。
  双十年华正是一个女孩子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候,但曜仪宫主却只能有着十四五岁的脸庞和身形,到现在她仍然待字王府,这当然是因为她天生的绝症。
  陆小凤从不相信世上有还魂仙草之类的灵物,但这一刻,他却希望他会在海上遇到传说中的神山仙人,求得解除世人痛苦的仙药。
  “船出海后他们就会让你出来,你要小心保重。”
  曜仪宫主的声音逐渐远去,陆小凤的心却已不胜迷惘。
  
  
(四)
  
  蜡烛已烧到尽头,烛光扑闪了一下,然后熄灭。
  陆小凤躺在床上,他没有再燃点蜡烛,任由黑暗笼罩着自己。
  他想起曜仪宫主,也想起沙曼,两个人在他脑海中交替出现。
  ——无情?有情?又有谁可以分得清楚。
  就在这时,木门外有亮光透入。
  脚步声很轻,是不是曜仪宫主去而复返?
  陆小凤的心忽然跳得很快。
  门外的人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然后将门拉开。
  漆黑的发髻,雪白的衣衫,脸上的轮廓优美如雕像,眼神却如刀锋般锐利。
  宫九已在门外。

  ※                                ※                                ※
  
  陆小凤苦笑。
  他在笑自己,为什么幻想总是如此美丽,现实却如此残酷。
  “你是宫九?还是吕纯阳?”
  “作为吕纯阳,我把你劫镖的部分赃物从海上拿了回来,”宫九踢了踢脚边一个三四尺大小的油布包裹,里面传出玉器相碰的声响,然后他又说道:“作为宫九,我当然是来杀你。”
  陆小凤道:“船上的人呢?”
  宫九悠然道:“知道吕纯阳回来的人都在甲板,他们以为我回到船舱更衣,而知道我偷入底舱的人我已经全部杀死,当我把你杀死之后,我自然也会回到甲板,若无其事地等小王爷回来。”
  陆小凤道:“我呢?”
  宫九道:“你错了,你应该说——请问,我的尸首呢?”
  陆小凤吸了一口气,道:“请问,我的尸首呢?”
  宫九冷峻的脸上居然流露出笑意,道:“这倒是一个难题,我应该是把你的尸首留在这里,当成你已经被同案的人灭口好呢,还是把你的尸体藏起来,让小王爷以为你已经被人救走?”
  陆小凤冷笑。
  宫九很认真地想了想,终于道:“就这样把你杀了,你的死讯传出,那些喜欢过你的人最多只会伤心一阵子,但如果让你背着劫案凶手的罪名失踪,那些人就会痛苦一辈子,所以,我还是选后者。”
  陆小凤环顾四周,道:“你认为你可以把我的尸体藏起来?”
  宫九傲然道:“当然,而且我就把你藏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陆小凤冷笑:“你以为你真是朗吟飞过洞庭湖的吕洞宾?”
  “你做不到的事不等于我做不到,因为我天生就比你强。”宫九从袖里神奇地变出一把薄如蝉翼的刀,道:“我会象庖丁解牛那样将你的尸体分解成一份份,这把刀很快,我的出手更快,在血还未流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你倒入脚下的这个包裹里。”
  陆小凤感到一阵呕心。
  ——完完整整的陆小凤当然不能放入那个只有三四尺大小的包裹,但肢解之后就绝对可以,浸过桐油的布能够防止血水的渗透,所以宫九可以提着这个上层是珍珠宝石的包裹,不动声色地走上甲板,继续扮演吕纯阳的角色,而小王爷回来的时候他只会关心被同伙“救走”的陆小凤,又怎会想到陆小凤的尸体就在他的脚下?

  陆小凤千算万算,却算漏了小王爷居然外出未回,而“吕纯阳”又竟然比他预想中更早回来,这时候的吕纯阳当然还未收到任何要看守或者保护陆小凤的命令,所以,无论陆小凤现在是逃是死,小王爷都不能因此而责怪吕纯阳失职。
  对于宫九而言,只要他没有失去小王爷对他的信任,那他易名藏身太平王府的计划就不会受到影响。
  这一次,陆小凤终于体会到肉在砧上的滋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1 14: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另辟蹊径,写得很好,支持~~~希望作者早日更新。另外请问:在作者的计划中,后续里岳洋的戏份所占比重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 09: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milangoal 发表于 2014-7-1 14:08
另辟蹊径,写得很好,支持~~~希望作者早日更新。另外请问:在作者的计划中,后续里岳洋的戏份所占比重如何 ...

谢谢你的支持,我会尽力做到最好。至于岳洋,我认为在原著中,或者说在先生的构思中,他应该只是一个铺垫,所以他在我的构想里将会同样如此,因为我会尽可能保留先生原来的设定——除非是我看书看得不够仔细,推断错了。

当然,我也知道岳洋的可塑性很强,甚至有人从先生关于岳洋的描写来推测他应该有些来头,至少也是一个名门之后,只是他不甘于躲藏在这个光环之下,才会投靠无名岛……所以,我也希望大家也说一说您们对岳洋的看法,也许你们看得更准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 09: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 09:33 编辑

  
  ※                                ※                                ※
  
  每个人临死前都会想起很多人、很多事,陆小凤也不例外。
  他想起的不是沙曼,不是曜仪宫主,而是花满楼,那位双目失明,却比很多有眼晴的人看得还清楚的花满楼,然后他就想起西门吹雪,想起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当然就是那个号称偷王之王,偷尽天下无敌手的司空摘星。
  陆小凤和司空摘星斗了半辈子,斗轻功、斗偷技、斗计谋,想不到这一天他终于和司空摘星分出了胜负——因为他要先走一步了。
  
  ※                                ※                                ※
  
  现在宫九已经扬起了刀,陆小凤也已经合上双眼。
  但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感觉到周围的光线有些异样。
  有人正从门外贴近,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但门外灯光的投影却因此而发生改变。
  宫九惊觉转身,他看到一个身影倏然而逝,然后一个阴森诡异的声音就在外头飘荡:“宫九,还我命来。”
  声音忽东忽西,忽远忽近,宫九转身追了出去。
  无论是谁,他都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吕纯阳背后的身份。
  
  ※                                ※                                ※

  ——那诡秘的身影是谁?
  ——为什么他会知道宫九的身份?
  陆小凤想不出来,也来不及想,就在这时候,他身后的船舱被人破开了一个大洞,一只大手从后挟起陆小凤,将陆小凤从船洞中拖了出去。
  海水从洞中灌入,阻隔了宫九的追击,陆小凤已经暂时逃出鬼门关,离太平王府的官船越来越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 09: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 09:34 编辑


第三部  密室之谜
  
(一)

  
  陆小凤在水底下一直被拖着走,他根本无法呼吸换气。
  他只知道神秘人的手法很巧妙,他的腰和双臂被神秘人从后挟紧,根本无从发力,就算陆小凤穴道未封,武功还在,他也未必能够挣脱出去。
  陆小凤看不到这个神秘人的正面,但神秘人的武功和出手却居然有些熟悉。
  然后陆小凤就发现了第二件奇怪的事:神秘人拖着陆小凤在水下潜行,但他前进的速度居然比鱼还要快。
  这神秘人到底是谁?他在水中却可以高速前行,这又是什么神奇的武功?
  
  ※                                ※                                ※

  
  就在陆小凤快要被自己的气憋死的时候,神秘人终于放松了手,然后陆小凤就发现自己已经浮上水面。
  他首先看到的是满天的星光。
  星光如此灿烂,生命如此美好,陆小凤仰躺水面凝望遥远的星空,目光再也舍不得移开。
  旁边有个人在说:“救人有什么好?千辛万苦把人救出来,人家居然看都不看你一眼。”
  陆小凤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道:“就算我看不到你的样子也知道是你,老实和尚”。
  
  星光照耀之下,老实和尚的笑容居然很有些潇洒可爱的样子,他用一个大大的光头挡住陆小凤望向星天的视线,然后道:“救你的人为什么一定是我?难道不可以是司空摘星?”
  陆小凤似乎很不满意老实和尚的笨问题,他摇了摇头,道:“司空猴精在船底引开宫九,你才有机会救我,而你从后拖走我的手法,应该就是你上次交手时用过的扶桑柔道。”
  老实和尚又道:“在水底下我要拖着你,还游得那么快,这门高深的功夫你一定不懂。”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道:“这根本不是什么功夫,只不过你的腰间绑了一条长绳,远处有人交替扯动,就这么简单。”
  老实和尚道:“如果你能够说出扯动绳缆的人,我就真的佩服你。”
  陆小凤道:“这个人我也认识?”
  老实和尚道:“当然,大家都是老朋友了。”
  陆小凤道:“如果是老朋友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鹰眼六加一。”
  鹰眼老七那只盘根错节的手也出现在陆小凤的面前,然后两只手掌紧紧地握在一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 09: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                                ※                                ※

  
  船在划动,划碎了水面上的星天。
  陆小凤站在舢板上,他现在还可以看到百丈之外的太平王府官船,只是隔得太遥远,原本宏伟瑰丽的七宝官船变得象一个可笑的亮点。
  也许那边正乱作一团,忙着修补船底的破洞。
  ——沙曼和小玉是否也在太平王府的官船上?
  ——曜仪宫主那怯弱的身子会不会因此而受惊?
  陆小凤摇了摇头,他决定暂时忘记这些事,他忽然执起老实和尚的衣领,把老实和尚摔到水里。
  老实和尚叫起来:“你凭什么欺负老实人?”
  陆小凤笑了,道:“我只不过请你洗个澡,然后有很多话要问你。”
  老实和尚爬回小船,气鼓鼓地道:“澡我已经洗过,有什么就问吧。”
  陆小凤道:“哪有这么快就洗完的?”
  老实和尚道:“对于和尚而言,洗洗心就够了。”
  陆小凤回味着老实和尚关于“洗心”的话,一时无语。
  
  ※                                ※                                ※

  
  “和尚为什么要害我?”
  “害你的人又不止我一个,就算和尚不冤枉你,你也逃不出宫九的手段。”
  “老实和尚为什么会突然变得不老实?”
  “因为和尚现在有一个新的身份,是老头子的心腹爱将。”
  “哪个老头子?”
  “你可以叫他吴明,也可以叫他作宫九的父亲。”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几天前,我们还在无名岛的时候。”
  “那个岛没有名字吗?”
  “你怎么又变笨了,老头子明明姓宫,却自称吴明,那就是说他想做一个无名的人,所以那个岛当然就叫做吴明岛或者无名岛。”
  “你为什么要当别人的手下?”
  “老头子和我谈了一席话,我才知道他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我甘愿做他的手下,是想辅助他,完成他的理想。”
  “他不是杀手组织的首领吗?”
  “我佛如来有千手千眼,对于老头子来说,杀手头领只是他万千身份中的其中一个。”
  “你说老头子有一个特别的理想,为什么他不跟我说?”
  “因为陆小凤不老实,和尚才老实。”
  “他到底有什么伟大的抱负?”
  “那只能由老头子亲自说,但我敢保证,那绝对是一个前人从未到过的境界。”
  “你真的不说?”
  “和尚说了,不能说就是不能说。”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追问下去。
  ——为什么老实和尚说老头子要实现一个前人从未到达的境界?
  ——吴明,陆小凤眼中的小老头,老实和尚口中的老头子,宫九和牛肉汤的父亲,他到底还有什么身份,还有什么秘密?
  老实和尚推了推陆小凤,道:“睡着了?”
  陆小凤嘴巴动了动,其实他还想再问一问沙曼的事,但他却没有问。
  他也不敢问。
  如果陆小凤真的问了沙曼的事,那么整个故事可能就会有着完全不同的结局,只可惜他没有这样做。
  ——人生的命运,世间的悲剧喜剧,可能就在那一次“是”或者“否”的选择中发生改变。
  更何况,就算陆小凤想问也已经来不及了,鹰眼老七已经沉声说道:“上岸,等司空摘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 13: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juycabletv 发表于 2014-7-2 09:19
谢谢你的支持,我会尽力做到最好。至于岳洋,我认为在原著中,或者说在先生的构思中,他应该只是一个铺垫 ...

引用一下网友的分析:
岳洋这个人
     关于岳洋这个人,如果按照古龙先生的思路,应该是《凤舞九天》里面的主要角色。
   他极有可能是最为主要的反面角色。
   他的身份应该是太平王的儿子,但并不是太平王最为疼爱的世子。
     在《凤舞九天》的结尾部分,太平王世子是宫九,但按照古龙先生的原意,宫九与太平王世子应该是两个人。
   我们先看看岳洋的外貌:
     他年纪还很轻,黝黑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傲气,又带着几分野气,眼睛黑得发蓝,薄薄的嘴唇显得坚强而残忍。
   开始的时候女人们都对他很有兴趣,然后立刻就发现他外表看来像一头精力充沛的豹子,其实却冷得像是一块冰。
     陆小凤一出场,就认识了岳洋,而且很喜欢这个年轻人。
   甚至,陆小凤认为他就是年轻版的自己。
   虽然陆小凤很喜欢岳洋,但岳洋却很讨厌他。
   因为,岳洋担任着一个重大的任务,就是把一批数量很大的财宝运到一个神秘的海岛上面。但是,陆小凤又是一个天生喜欢管闲事的人,他不希望与陆小凤同船。
   在《凤舞九天》里面,岳洋出场的情节就是从开头一直到陆小凤上岛,到了岛上以后,岳洋就消失了。
   这样,岳洋的身份就成了一个谜。
   但是,通过原著中的细节,再摸索古龙先生的写作习惯,不难推出岳洋的真实身份。
  
   岳洋沿着海岸慢慢地向前走,海涛拍岸,打湿了他的鞋子,也打湿了他的裤管。
   他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确有心事,他的心情远比陆小凤更兴奋、更紧张。
   这一次出海,对他的改变更大,昨天晚上他几乎已准备放弃,连夜赶回家去,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孝顺儿子,享受人间的荣华富贵。
   只要他听话,无论他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
   可惜他要的并不是享受,而是一种完全独立自主的生活,完全独立自主的人格。
   想到他那温柔贤慧,受尽一生委屈的母亲,他今晨醒来时眼中还有泪水。
  
   从以上的描写,我们可以分析总结出以下几点:
   首先,他原本是个什么都可以轻易得到的人,说明他出生在一个有权势的家庭。
   第二,他的母亲温柔贤慧、但受尽一生委屈,说明他的父亲并不喜欢他的母亲。在那种家庭里面,母由子贵。既然他的父亲并不喜欢他的母亲,他在家庭里的地位也不高。
   第三,岳洋负责押运的财宝,就是由太平王世子向皇帝担保的。如果财宝遗失,太平王世子逃脱不了关系。这里,也可以看出,岳洋与太平王世子的关系是敌对的。
  
   由以上三点,基本上可以推出,古龙先生的原意,是准备把岳洋写成太平王世子的对手的。但是,由于代笔者改变了剧情,把太平王世子与宫九合并成了一个人,那么,岳洋就不得不忍痛消失了。

我个人比较赞同以上这种分析情况,岳洋很可能是太平王另一个儿子,大家看到他王爷儿子的一面,也就看不到他杀手的一面了,符合”隐形的人“条件。仅仅是个人的看法,还是支持楼主按自己的思路写下去,期待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7-26 03:10 , Processed in 0.10163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