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 01: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3 01:34 编辑
milangoal 发表于 2014-7-2 13:19
引用一下网友的分析:
岳洋这个人
     关于岳洋这个人,如果按照古龙先生的思路,应该是《凤舞九 ...

这篇文章我以前也看过,那时还在构思《陆小凤与隐形人》的雏形,所以搜集了一些素材,其中就包括了这篇文章。
我承认这篇文章写得有些道理,也的确给了我一些启示,但我并不能完全同意他一些很核心的观点,例如,写文的人认为先生设定岳洋是太平王府世子的对手。

这个设定有一个矛盾的地方——如果岳洋真的是太平王的另一个儿子,他为了报复父亲的不公,所以就串谋无名岛上的人,将太平王世子负责押运的镖抢走,然后送到岛上。但从原著看来,无名岛上的人在狐狸窝不断地对岳洋的武功、机智、经验、耐力进行测试,这样互相矛盾的论点就出来了。
如果这些试探是劫镖之前,那还是有可能的,但现在三千五百万两镖银已经到手,还对岳洋进行测试,这就本末倒置了。
再换一种想法,如果岳洋将太平王的镖银劫下来,除了报复,还打算将镖银作为他上岛的“投名状”,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呢?
我认为答案也是否定的。
如果岳洋不用借助无名岛的力量也能够劫镖,那他的本事也已经足够大,这样的话,他也不会忍受无名岛对他的那些要命的甚至是侮辱人格的测试。
总之,如果一定要认为这篇文章的论点正确而又一定要将这个论点套用到原著里,那只能有一种解释:岳洋属于某个捕快部门,他宁愿放弃富贵的生活也要做一名捕快,而他又大概知道了无名岛的的秘密,所以他忍辱负重,宁愿接受非人的测试也一定要潜入岛上刺探。
但这种写法就会很冒险,因为你要给读者一个合理的解释——岳洋早就知道无名岛并非善类所以才会冒险“无间道”,才会接受无名岛对他的测试,但如果他一早知道无名岛,为什么他不去阻止劫镖案的发生?
要解释下去也不是不可以,但可能就需要对原著做伤筋动骨的改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3 13: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juycabletv 发表于 2014-7-3 01:33
这篇文章我以前也看过,那时还在构思《陆小凤与隐形人》的雏形,所以搜集了一些素材,其中就包括了这篇文 ...

如果按删除的那段文字的思路发展下去,可能太平王世子知道的秘密对接下来情节走向至关重要,毕竟他的表情很痛苦,显然知道了什么但又不忍心讲出来。密室杀人案凭古龙的才智,应该能给出很合理的解释,可惜古大侠没有亲自给这篇文章结尾,浪费了前面很好的铺垫。网上的分析众多,期待楼主按自己的分析坚持写下去,另外,能不能更新快点啊,等不及了{:1_283:}

点评

关于佚文,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些想法的,希望有机会再写出来,和大家一齐探讨。  发表于 2014-7-4 01:0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01: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4 01:09 编辑

  
  岸边岩石嶙峋,在夜色中看来就如择人而噬的猛兽,鹰眼老七刚刚把小船藏于岩石丛中,司空摘星就到了。
  他只说了一句话:“宫九过后,分头走。”
  转眼之间,司空摘星已经再度没入夜色之中。
  陆小凤留意到司空摘星已经受了伤,但他往前飞跃的身法依然快如闪电,陆小凤现在才知道,若论轻功,司空摘星其实在他之上。
  以司空摘星这样迅捷的身手也被宫九所伤,那宫九岂非更可怕?
  
  ※                                ※                                ※

  
  陆小凤伏身岩石之后,他就看到一道白色人影在不远处掠过。
  还在无名岛的时候,陆小凤就听沙曼说过宫九极善追踪和捕猎,现在他终于见识到宫九的手段。
  夜色之中宫九仍然能对司空摘星紧追不放,那是因为他能够嗅到司空摘星受伤后留下的轻微的血腥味。
  这种本事陆小凤也做不到。
  过了良久,陆小凤才从藏身之处走出来,他拍了拍鹰眼老七的后背,才发现鹰眼老七的背后已被冷汗打湿一片。
  
  “你说司空摘星会不会有事?”鹰眼老七浓浓的眉毛已快拧成一片。
  陆小凤勉强挤出一些笑容,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他不会有事的。”
  鹰眼老七握着陆小凤的手,道:“镖局出事之后,我原本第一时间找你,但我找到狐狸窝的时候你已经出海,后来我就找司空摘星帮忙。”
  陆小凤道:“这猴精虽然心黑,但也是一个热心人。”
  鹰眼老七道:“这次能够从船底把你救出来,也是因为他的本事。”
  陆小凤道:“这算什么本事,他本就是一个大偷,本就应该跑得比别人快一点,出手比别人巧一点。”
  老实和尚插口道:“他和司空摘星是上辈子的死对头,你不用指望陆小鸡会为司空摘星说半句好话。”
  陆小凤冷笑道:“我只不过没想到司空猴精居然连盗墓的本领也会那么一点点。”
  老实和尚道:“你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却很佩服司空摘星,对不对?”
  陆小凤当然知道,能够在水底下,从一艘七宝官船的众多船舱里准确找到陆小凤的方位,然后再划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洞,把陆小凤从里头拉出来,这是一种极巧妙极讲究的技术,源出自盗墓,却比陆上盗墓更要难上十倍百倍。
  鹰眼老七叹了口气,道:“司空大侠已经是不世奇才,可惜连他也查不出劫镖案的线索,解不开秘室之谜。”
  陆小凤道:“你放心,镖银的下落我已经有了线索。”
  鹰眼老七的声音在颤抖:“线索在哪里?”
  陆小凤看了老实和尚一眼,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说出来,但破案的关键就在吕洞宾身上。”
  鹰眼老七道:“吕洞宾?被狗咬过的吕洞宾?”
  陆小凤道:“吕洞宾就是现时小王爷最信任的吕纯阳,也就是刚才追杀司空摘星的宫九。我没猜错的话,秘室杀人的真凶也是这个吕纯阳。”
  鹰眼老七道:“要不要把你的猜测告诉小王爷?”
  陆小凤道:“有用的话我在狐狸窝的时候就已经说出来,现在我首先要解开秘室之谜,如果同时又能够查出秘室杀人时吕纯阳的去向,这样就能够反过来证明他是真凶,整件事也就找到了突破口,可以迎刃而解。”
  鹰眼老七道:“你的意思是——”
  陆小凤道:“老实和尚回王府,我们走。”
  鹰眼老七道:“去哪?”
  陆小凤道:“老鹰当然要回鹰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01: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4 01:10 编辑

  
(二)
  
  鹰眼,秘室。
  鹰眼老七是十二连环坞总瓢把子,他的辖地就叫“鹰眼”,在太行山劫镖案发生后,崔诚作为劫后余生的幸存者,就在端阳节后第一天的正午,由镖局的人秘密送入鹰眼秘室。
  初到鹰眼的时候崔诚还是昏迷不醒,但五月初七那天崔诚已经醒过一次,也勉强能够进食汤药,他的身体仍然很虚弱,但只要他活下去,太行山劫镖案的谜团就有可能解开。
  然而,就在初八那天的早上,当小王爷和鹰眼老七打开重重铁栅进入秘室之后,他们却发现崔诚,还有程中和萧红珠已经变成冰冷的尸体。
  随行的叶星士是江湖公认的四大名医之一,他谨慎地查了又查,才公布死因。
  “致命的刀伤在肺叶下端,一柄极薄极快的刀在那里刺入,血液大量回流胸腔致伤者即时死亡,皮肤外层不见伤口,是因为凶手出刀极快,一刺即收,鲜血还离不及涌出,刀口的皮肤已经愈合,所以外表没有刀痕,现场也没有血迹留下。”
  
  现在陆小凤就躺在崔诚死前躺过的床上,望着头顶的花岗岩发呆。
  这是一个绝对的密室,由一座花岗岩镂空中部而成,没有暗栈,没有机关,唯一的通道只能从鹰眼进入。
  进入这条通道必须经过五道栅栏,每道栅栏都有明哨暗哨卫士看守,其中第二和第四道栅栏还有“囚龙石”,一有变故,千斤巨石被会被放下,将第二和第四道关卡变成密室中的密室。
  从端阳那天起,中原十三镖局和鹰眼老七就联合精选了一百零八名忠诚英勇的卫士进驻鹰巢,他们分三班轮换,严守着鹰眼秘室。
  轮班的制度也很严密,不但每一班人员的搭配极其考究,而且没有人知道自己下一轮的编制,换而言之,他们当中有可能连续值守两个甚至三个班次,需要当值的卫士也只是在轮换前一刻才知道他们守卫的岗位,其余时间他们全部集中在鹰巢待命,杜绝一切有可能与外界的接触。
  就是这样严密的防护,凶手还是杀死了崔诚,而且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
  现在那一百零八个卫士仍然在鹰巢,在秘室杀人之谜未被解开之前,他们谁都不能离开。
  他们本都是因为足够赤胆忠心而被入选为鹰巢的卫士,但现在他们却象囚徒那样困在鹰巢,个多月来,他们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所以当陆小凤重新提问当天案情的时候,他们中没一个人有好脸色看。
  但陆小凤却一定要这样做,他要从这一百零八人的口供中找出任何微小的可疑之处,作为破案的契机。
  
※                                ※                                ※

  
  陆小凤的姿势仍然没有变,仍然望着头顶的花岗岩。
  那里曾经是他重点检察的对象,甚至他用壁虎游墙功攀上去,逐寸逐寸地去摸索那里的岩石,但却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理论上来说,任何房子都不可能是完全的密室,至少一定要有通风口和出水道。
  通风口就在头顶,但通风的管道只有拳头大小,陆小凤曾经设想过凶手利用通风管投掷可以用绳索回收的飞刀之类的武器,但通风管道却是水平放置,所以这种杀人方法不可能成立。
  可以确认的是,在五月初七晚上亥时崔诚等人仍然活着,当晚在秘室门口的十二名守卫都可以证实这一点,当时鹰眼老七还曾经进入密室专门察看崔诚的伤情,因为第二天早上小王爷就会亲自上门,所以他一定要将所有的事都安排得妥帖稳当,万无一失。
  一百零八名卫士的口供备录就枕在陆小凤的头下,只可惜每份口供都大同小异,看不出有什么跷蹊,但陆小凤决定再看一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4 01: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4 01:11 编辑

  放在最上面的那份笔录是陆小凤审讯的第一百零八份口供,来自唐东,他也是五月初七晚守卫在秘室门口的十二名护卫之一。
  有关的档案如下:
  唐东,男,三十四岁,现属十二连环坞第七寨,擅长武器:雁翎刀、链子枪。
  
  陆小凤道:“唐东?”
  唐东道:“是。”
  陆小凤道:“五月初七晚你在什么地方?”
  唐东道:“鹰眼第五道关卡,负责秘室门外区域的安全。”
  陆小凤道:“当班时间?”
  唐东道:“从当日亥时到第二日的辰时末。”
  陆小凤道:“秘室里有什么人?”
  唐东道:“程三寨主、萧夫人及不知名伤者一个。”
  陆小凤道:“期间有没有人进入?”
  唐东道:“有,约在寅时一刻,总寨主曾经进入秘室,然后在半个时辰后离去。”
  陆小凤道:“鹰眼老七是否独自进入秘室?”
  唐东道:“不是,随行还有一名大夫。”
  陆小凤道:“这大夫你是否认识?”
  唐东道:“从未见过。”
  陆小凤道:“鹰眼老七离开的时候,这个大夫是否一齐离去?”
  唐东道:“是。”
  陆小凤道:“鹰眼老七离开后,秘室里的人是否仍然在生?”
  唐东道:“总寨主离开第五道关卡前,萧夫人还隔着栅栏挥手道别,之后萧夫人才锁上栅栏,合上大门。”
  陆小凤道:“你肯定栅栏的大锁是由萧红珠亲自锁上。”
  唐东道:“肯定。”
  陆小凤道:“大门关上之后有没有再打开过?”
  唐东道:“没有,直到第二天早上,总寨主和太平王世子抵达之后,这道大门才由总寨主亲手开启。”
  陆小凤道:“鹰眼老七离开之后还有什么异常情况?”
  唐东道:“总寨主离开之后,萧夫人心情似乎不错,隔着大门仍然可以听到萧夫人在哼唱小曲。”
  陆小凤道:“都唱些什么曲?”
  唐东道:“大约是一些‘良辰美景奈何天’和‘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类。”
  陆小凤道:“然后呢?”
  唐东道:“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萧夫人没有再唱,里头的灯光也在这个时候熄灭,也许萧夫人已在那时就寝。”
  陆小凤道:“期间还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例如特殊的气味或者烟雾?”
  唐东道:“无。”
  陆小凤道:“完全没有?”
  唐东道:“没有。如果真要说稍有异常的话,就是萧夫人唱曲时,不时夹杂几声咳嗽。”
  陆小凤道:“你觉得萧红珠为人如何?”
  唐东道:“萧夫人善待下属,心细如发。”
  陆小凤道:“程中呢?”
  唐东道:“三寨主沉默寡言,惜字如金,言出必中。”
  陆小凤道:“第二天早上,当鹰眼老七再度打开秘室大门的时候你还在不在?”
  唐东道:“在。”
  陆小凤道:“当时情况怎样?”
  唐东道:“总寨主先是开了栅栏铁锁,然后拍门叫唤萧夫人名字,但里面没有回应,然后总寨主打开秘室的门,接着就听到他的怒吼。”
  陆小凤道:“你有没有去看?”
  唐东道:“有。我隔门见到总寨主在摸索萧夫人鼻息,然后抱着萧夫人的尸体哭喊。”
  陆小凤道:“萧夫人的尸体在哪?”
  唐东道:“趴在桌上。”
  陆小凤道:“其他人呢?”
  唐东道:“程寨主和之前那个伤者躺在床上,叶神医在把脉之后,向门口的太平王世子摇头示意,确认他们已经死亡。”
  陆小凤道:“还有没有补充?”
  唐东道:“没有了。”
  
※                                ※                                ※

  
  唐东的这份口供,陆小凤已经看了不下十遍,但却看不出可疑的地方。
  他只是隐约觉得有某个地方不妥,但他却说不出来。
  当然,疑点也不是完全没有,萧红珠死前,曾经有大夫和鹰眼老七一齐进入秘室,这件事也已经得到鹰眼老七的证实,他可以保证这大夫没有任何可疑,因为这大夫不是江湖中人,自然不可能和劫镖案扯上关系,所以鹰眼老七才会带着他进入秘室,为萧红珠医治风寒咳嗽。
  鹰眼老七与萧红珠感情甚笃,这一点陆小凤很清楚,在这次事件中鹰眼老七违命私带大夫为萧红珠诊治,他没有主动向小王爷汇报,原因当然是担心小王爷的怪责,但那大夫和鹰眼老七离去之后,当班的护卫都可以证明当时萧红珠等人仍然在生,所以,秘室后来发生的命案,不可能和那大夫有关。
  另外,叶星士出自少林铁扇门,德艺双馨,他也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更何况他虽然是最后一个接触崔诚的人,但从尸体的冰冷程度也可以推断出死亡时间至少在一个半时辰之前,这也排除了第二天鹰眼老七打开密室的同时有人暗杀崔诚的可能性。
  难道说真的有一个隐形凶手,他先在五月初七晚暗中随着鹰眼老七进入秘室,杀人之后他就藏在室内,因为他也没有办法逃走,直到第二天早上,当鹰眼老七再次进入秘室的时候,这个隐形人才施施然地离去?
  
  陆小凤当然不会相信这世上有隐形的人,他知道一定是自己忽略了某个地方。
  在陆小凤的一生中当然也遇到过很多神奇甚至妖异的事,但最后大多证明是人为作祟,他也曾经遇到一个很棘手很难解释的密室杀人案,到最后他查出凶手就是死者本人,死者用一种极其诡异的方法来假装自己被人杀害,以此来报复他深爱过的妻子。
  那当然是一个很悲惨也很凄美的故事,只不过像这种用自杀来制造密室杀人圈套的方法并不适用于鹰眼秘室——要做到崔诚那样身无伤痕尸无血迹,除了要有一把极薄极快的刀,持刀的人还必须有一对极稳极准的手,象这样的用刀高手,放眼武林绝对不会超过十个。
  就连鹰眼老七也一样做不到。
  这也证明了秘室里的萧红珠或者程中都不可能在杀死对方之后自杀,因为他们同样使不出那种极快极准极狠的刀法。
  凶手到底怎样做,才能够在密室中杀人,然后又消失于无形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5 12:3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小凤就见过一把其薄如纸的刀。
  在太平王府官船的暗舱,宫九打算肢解陆小凤时,用的就是一柄极薄极锋利的刀。
  但如果宫九就是鹰眼秘室杀人案的凶手,那他为什么要用这样一种近乎炫耀自己能力的方法来杀人?
  是不是因为宫九本身有洁癖,所以杀人时不容许有血迹流出来?
  还是有其它特别的原因,所以宫九非要用这种极端的杀人方法不可?
  陆小凤忽然然从床上跳了起来。
  他想到一个太行山劫镖案件中的疑点,而这个疑点,无论是中原十三镖局、鹰眼老七和协助查案的司空摘星都还没有留意过。
  
  
(三)
  
  当陆小凤在密室来来回回走到第六十三个圏的时候,鹰眼老七终于出现,他打开铜锁,拉开栅栏,走入密室。
  陆小凤的眼睛在发着光。
  “老七,你说失镖的时间在五月初三晚上到五月初四早上之间?”
  “是的。”
  “判断的依据是初三晚上你在鹰巢还接到镖队放出的平安信鸽,但之后就再没有收到信鸽消息?”
  “是,每天起行、午休和投宿时镖队都会放出信鸽,一有异动,跟在镖队路线走的后援和机动人员就会在一个时辰内赶上去,当日镖队失踪的消息就是经由他们确认和发出。”
  “所以你认为失镖的地点就在镖队投宿的悦来客栈?”
  “是的。”
  “你们已经彻底搜索过悦来客栈的三十九间客房,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是的,我们也搜索过出事地点附近方圆二百八十里的太行山区。”
  “崔诚也是在这间客栈的坑洞里找到?”
  “是。”
  “你们找到崔诚的时候他已经因为流血过多而昏迷不醒?”
  “是的,他身上的刀伤共有六处。”
  “但客栈的老板并不知道崔诚什么时候躲入坑洞?”
  “是的。”
  “他甚至连镖队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
  “是的,店主说初四的早上就已经不见了镖队,他还以为镖队连夜动身,这样的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镖师和车队出出入入,客栈里的人会完全不知道?”
  “店主说那晚睡得早,也睡得很沉,因为他还要筹备两天后端阳节上的事,所以完全没有察觉。”
  “这当然有可能是劫镖犯人下了迷药。”
  “但那一百零三个镖师都是经验丰富的好手,他们轮班休息和看护,就连食的饭、饮的水都是相互分开的,如果连这样都着了道,贼人的手段真的十分可怕。”
  “根据你们的推测,劫镖的人用迷药弄翻了镖队,然后连人带物一齐送走,崔诚机警,在半路上逃了出来,最终他避过凶手的追杀,躲入客栈床下的坑洞后因伤重不支而昏迷。”
  “你所说的这些,每个人都知道。”
  陆小凤吐出一口气,缓缓道:“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劫镖的时间根本不在五月初三的凌晨,劫镖的地点也不在悦来客栈,甚至说,失镖的地方可能也不在太行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5 12: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5 12:58 编辑


  鹰眼老七怔住。
  陆小凤分析道:“你们作出推理的依据是你们在悦来客栈找到昏迷不醒的崔诚,以及事发前夜你们还收到镖队放出的平安鸽,但我的想法完全不同,劫镖的人可能早在几日前就已经得手,但他们为了隐瞒劫镖的事,于是扮作镖队,沿着原定的路线继续前行,而且定时放出信鸽假报平安。”
  鹰眼老七道:“那为什么崔诚会躲到悦来客栈?”
  陆小凤的语气很肯定:“他并不是自己躲进坑洞,而是重伤昏迷后被凶手塞进去。”
  鹰眼老七的手在用力握紧。
  陆小凤继续道:“五月初三晚上,客栈里的人睡得很沉,那当然是凶手下了迷药,但凶手的作用不是为了劫镖,而是将崔诚放入炕床底下,这就造成一种假象,让所有的人都以为劫案就在此时此地发生。”
  鹰眼老七道:“如果这样,劫镖的人为什么不继续假扮镖队?那样岂非更保密?”
  陆小凤道:“再往前就出了太行山境,之后就是官道和繁华市镇,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让那一百个人假扮镖师并不保险,因为在那边有可能会遇到镖局的熟人,而且在人口稠密的地方,那一百个假镖师的去向也不可能完全没有痕迹留下,所以,凶手就故意让你们认为劫镖的地点在太行山,到时你们派出的搜查人员就会集中在山区,那里崖高林密,人烟稀少,所以你们白白浪费宝贵的搜索时间却查不出任何线索,而这正是凶手想要的结果。”
  鹰眼老七沉吟着道:“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索性杀了崔诚,造成崔诚在客栈伤重致死的假象?”
  陆小凤道:“如果你们找到崔诚的时候他已经是尸体,那你们也会怀疑他是故意被人放入坑洞,就因为他未死,所以你们才会相信崔诚是自己躲进去,同时,你们也会因此而作出判断,认为劫镖的时间和地点就在不远,所以没有怀疑镖银其实很早就已经失去。”
  鹰眼老七道:“但这样也很冒险,如果我们找到崔诚的时候他还能说出话,那我们岂不是知道劫镖发生时真正的时间和地点?”
  陆小凤道:“这一点我也想过,可能性有两个,第一是崔诚本身已被收买,他受的伤并不在要害,只要调理及时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鹰眼老七道:“不可能,镖局里每一个人都是硬汉。”
  陆小凤道:“还有第二个可能,就是凶手出刀的手法很巧妙,可以令崔诚昏迷但又伤不致死,即使等到崔诚日后醒来,凶手早就带着镖银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鹰眼老七道:“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凶手又要潜入密室,冒险杀死崔诚?”
  陆小凤道:“这就是我还未完全想通的地方。或者凶手计算错了时间,崔诚比他预期中更早醒过来,为了万全,他一定要杀死崔诚来继续掩埋真相,又或者他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在秘室杀人,而凶手故意用这种超出常人能力的手法杀人,目的就是想带给我们一样信息。”
  鹰眼老七道:“他想告诉我们什么事?”
  陆小凤道:“凶手想向所有人强调他的存在,目的就是让你们错误地以为崔诚的生死对于案情十分重要,让你们更加坚信悦来客栈就是劫案发生的源头。”
  
※                                ※                                ※

  
  鹰眼老七的手在不停地叩击桌子上的木板,这是他的习惯。
  “这么说来,凶手将我们引向太行山,让我们错过真正的搜查时机。”
  “不错,凶手劫镖之后就将镖银送到海上,但从劫镖地点到送上海船,这需要时间和周密的安排,所以凶手一定要将你们引入歧途,否则以中原十三大镖局和九帮七派的势力,如果不是你们一开始就查错了方向,未必不可能在中途就截住这趟失镖。”
  “这些你是怎么想到的?”
  “我总觉得,以凶手的能力和周密的布局,根本不可能如此大意地让崔诚逃跑,而且还被你们早一步找到崔诚。”
  “所以你认为崔诚是凶手故意留给我们的假线索。”
  “这只是其中一点。严格来说,劫镖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将赃物安全地运送出去,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制造一些假的线索,来掩盖真正的线索。”
  “所以崔诚的作用就是将我们的搜查指向错误的地点和方向,而且,他还令到我们错误地将破案的希望寄托在一个重伤昏迷的人身上?”
  陆小凤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这样。”
  鹰眼老七握紧了手,道:“那凶手为什么又要潜入秘室杀死崔诚和红珠?”
  陆小凤道:“崔诚死的那天是五月初八,从日子推算,那个时候失镖已经到了老狐狸的船上,随时可以扬帆出海,按说崔诚的生死本来不足影响大局,偏偏我也到了狐狸窝,他们或许担心我是为了追查失镖一案而来,所以凶手索性杀死崔诚,这样一来,你们就会将破案的重心放回太行山。不过话说回来,老七你要感谢这个凶手。”
  鹰眼老七道:“我为什么要感激他?”
  陆小凤道:“将崔诚送入鹰巢是谁的决定?”
  鹰眼老七道:“是大家的主意,因为崔诚的伤不宜长途奔波,恰好鹰眼离事发地只有大半天的路程。”
  陆小凤道:“但崔诚死在你的秘室,你就有洗脱不了的嫌疑。”
  鹰眼老七低头望着自己的手,道:“是的。”
  陆小凤道:“幸好凶手是一个自负的人,他以炫耀自己为乐。要杀人的话,一刀下去就可以了,但他却偏偏化简为繁,不让自己沾上血迹,也正因为凶手有这种疯狂的做法,才恰好排除了老七你监守自盗的嫌疑。”
  鹰眼老七道:“难道我会杀死自己心爱的人?”
  陆小凤叹了口气,他很清楚鹰眼老七对萧红珠的感情。
  鹰眼老七凝望着陆小凤,道:“如果当时我早些找到你,这件案就不会陷入僵局。”
  陆小凤苦笑道:“可是老天爷却不肯放过我,我本想东渡扶桑去领略异国风情,结果却偏偏上了那艘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贼船。”
  
  世事当然不会这样巧合。
  ——陆小凤选上老狐狸的船,是因为狐狸窝本就是少数具有远洋能力的港口之一,而老狐狸也恰恰就是为数不多熟悉东洋水路的人,最重要的一点,在陆小凤生活的那个年代,民间海运贸易一向被朝廷所禁,陆小凤要漂洋过海,他的选择根本不多。同样地,老头子要将这些价值连城的赃物送到海外的孤岛,当然也要选一艘本身就要经过无名岛附近水域的船……
  于是,这许多的条件叠加到一起,就发生了那些惊险诡秘而又传奇的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7 01: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7 01:05 编辑

  
※                                ※                                ※

  
  鹰眼老七已经听陆小凤说过无名岛上的遭遇,他没有催促陆小凤,因为他相信陆小凤,他知道陆小凤一向是个为朋友两肋插刀,不避风险的人,现在陆小凤未有行动,是因为他在等待出手的时机。
  现在陆小凤已经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走,我们从太行山往回走,看看还能不能够查出线索。”
  鹰眼老七拦住陆小凤,道:“事情过了这么久,已经不可能有线索留下,而且你这几天不眠不休为我查案,正需要好好休息和补充体力,所以你应该留下,继续参破密室杀人的谜团,我会亲上太平王府,向世子恳请延期。”
  陆小凤握紧鹰眼老七的手,道:“好,希望你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破解出密室杀人的手法。”
  
  秘室的大门再度合上。
  陆小凤躺在床上,听着鹰眼老七上锁和离开的声音,然后闭起了眼。
  他的确需要休息,所以他很快就已经睡着,但他却似乎没有留意到鹰眼老七离开时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为什么鹰眼老七要上锁?
  ——之前陆小凤提出重组密室杀人的场景,是他自己主动要求鹰眼老七将大门锁上,现在陆小凤已经想出了案情的关键,但为什么鹰眼老七还是把陆小凤锁在密室里?
  ——难道他害怕陆小凤会突然逃走?
  
  
第四部  困兽
  
(一)

  
  陆小凤睡得很沉。
  这是他近段时间以来休息得最好的时候,这里也足够安全。
  但他却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走近。
  这是陆小凤的本能,也是他身经百战的经验累积,每当有危险迫近的时候他就会象野兽一样提前察觉。
  四周没有声响,但陆小凤却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气息越来越近,他甚至已经感觉到那人就站在床边,正用鹰凖般锐利的眼神扫视着他。
  ——那人是谁?
  ——从对方的气息,陆小凤可以感应到对方的身形并不高大健硕,所以那人不可能是鹰眼老七。
  但如果对方不是鹰眼老七,为什么他可以穿过重重防守,然后进入大门紧锁的密室?
  ——难道他就是穿越密室杀死崔诚的凶手?
  ——鹰眼老七阻止陆小凤离开鹰巢,临行前又将栅栏锁上,难道鹰眼老七也是无名岛上的人,所以他故意留下陆小凤,然后向凶手通风报信?
  危机已在眼前。
  他已经感觉到那人扬起一柄剑样的物体,正准备刺下来。
  
  陆小凤没有睁眼,也不能睁眼。
  他根本不能动,只要他一动,就会露出空门,对方就会乘势而入。
  陆小凤只能等,等对方先出手,等到对方的招式已老的时候他才可以化被动为主动,然后闪避甚至还击。
  现在对方的剑已经劈下,下剑的位置就在陆小凤的胸腹之间。
  陆小凤不需要睁眼,他很有信心,因为他的右手就枕在小腹之上,就在对方的剑将要触及他身体的时候,陆小凤闪电般伸出了他的手。
  妙用无方的“灵犀一指”。
  没有人能形容这两指一夹的巧妙和速度。
  这一招从未落空,就连叶孤城势如惊鸿掣电的“天外飞仙”也被陆小凤夹下。
  陆小凤这一次同样没有失手,他已经夹住了对方的剑。
  但他夹住的不是冰冷的剑锋,而是一团绒毛般柔软的物事。
  陆小凤睁开眼,他终于发觉到,原来他用那价值千金的手指拼死一夹,所夹住的只不过是一个鸡毛掸子。
  严格来说,是一个反过来拿的鸡毛掸子。
  就在这时,陆小凤的大腿被另一把鸡毛掸子狠狠抽了一记,而且对方不依不饶,手中的鸡毛掸子继续雨点般向陆小凤打来。
  陆小凤当然不会再被鸡毛掸子打中,他的人就像是被弹弓绷射一样窜上头顶的花岗岩,总算避开了对方的连串追击。
  那人叉着腰道:“老子为你在外头出生入死,你好意思在这里睡大觉!”
  陆小凤也惊叫起来:“司空摘星!”
  司空摘星冷笑:“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7 01: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                                ※                                ※

  
  “小凤不是凤,是个大臭虫,臭虫脑袋尖,专门会钻洞,洞里狗拉屎,他就吃狗屎,狗屎一吃一大堆,臭虫吃了也会飞。”这是皇城脚下,决战之前,司空摘星回赠给陆小凤的儿歌。
  “司空摘星,是个猴精。 猴精捣蛋,是个浑蛋。 浑蛋不乖,打他屁股。”这本来也是陆小凤编来气司空摘星的,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在陆小凤的故事里,几乎总少不了司空摘星的身影,他不但偷物,也可以偷人,甚至有人说,他已经将偷盗化成一种艺术。
  但在陆小凤的眼中,司空摘星永远都是一只猴精,一只让人捉不着、猜不透的猴精。
  
  ※                                ※                                ※

  
  现在陆小凤就抚着大腿上的笞痕,恨恨道:“死猴精,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司空摘星悠然道:“凭良心讲,我这手左虚右实,对付别人大概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对付你这个自以为聪明的猴崽子,真是一抓一个准。”
  陆小凤突然捉住司空摘星的手,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门外的警卫没有反应?是不是这密室真有暗道?”
  司空摘星道:“当然不是,我有秘室的锁匙。”
  陆小凤道:“你偷了鹰眼老七的锁匙?”
  司空摘星摇头道:“看来你真的被我打成了傻子,否则怎么老说一些白痴才会说的话——锁匙是小鹰刚刚借给我的,你失踪的那些日子里,小鹰和中原镖局的人为了失镖的事几乎要上吊,于是他们就请我帮忙查案,所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认识我,当然不需要发出警报。”
  陆小凤放开了司空摘星的手,道:“不该问的我已经问过了,那什么问题才是我应该问的呢?”
  司空摘星道:“你应该问,我老人家是怎么逃出宫九的魔爪?”
  陆小凤道:“你不是说自己轻功第一吗?却居然躲不过宫九的剑,还受了伤,挂了彩,这么羞人的事我还以为你不好意思再提。”
  司空摘星的眼中居然掠过一丝惊恐的神色,道:“陆小鸡,你顶多也就是一个混蛋加八级,但宫九却是一个怪物,为了追踪我可以不眠不食,我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人,我劝你还是躲起来,永远不要与他为敌。”
  陆小凤道:“那也未必。再严密的犯案也会有破绽,现在我已经找出劫镖的手法和破案的关键,只要我沿着镖队出发的路线走一圏,就可以查出劫案真正发生的时间和地点。”
  司空摘星用奇怪的眼神望着陆小凤,道:“你还想出去?”
  陆小凤道:“我不能出去?”
  司空摘星道:“你真不知道?”
  陆小凤道:“知道什么?”
  司空摘星道:“你根本不能露面,只要你一露面,你就死定了。”
  陆小凤道:“为什么?”
  司空摘星道:“中原十三镖局,九大帮七大派,还有被失镖一案牵连的人,他们都收到太平王世子的缉盗公文,现在整个武林都知道你就是太行山劫镖案的凶手,成百上千的人就围堵在你可能出现的地方,向你索命讨债。”
  陆小凤道:“我被人诬蔑成凶手也不是第一次,但为什么我要被人讨债?”
  司空摘星道:“你劫走了中原镖局的镖,他们就要向太平王府赔偿三千五百万两镖银,镖局赔不起,担保人就要代赔,担保人赔不起,整个中原武林都受到牵连,现在太平王府定出的还款期限已到,多少武林中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他们又找不到你,除了找你的朋友鸣冤诉苦之外,他们还有什么法子?”
  陆小凤皱起了眉头,道:“花满楼怎样了?”
  司空摘星道:“他已经走出小楼,远远躲开。”
  陆小凤道:“万梅山庄呢?”
  司空摘星道:“他们倒还不敢冲入西门吹雪的家,但整天在别人家门口哭天抢地,再这样下去,西门吹雪吹的不再是雪,而是他的白头发了。”
  陆小凤道:“鹰巢呢?”
  司空摘星冷笑,道:“想找你晦气的人将十二连环坞几乎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如果不是小鹰在外头拦着,打赌发誓说你不在鹰巢,否则的话,一百个陆小凤都已经被人挤扁了。”
  陆小凤的脸居然有些发红。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鹰眼老七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刚才司空摘星潜入密室时,陆小凤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鹰眼老七出卖,他不禁为自己怀疑朋友的想法感到羞耻。
  
  “得得、得得……”
  两只纤长有力的手指在叩击着桌上的木纹。
  这不是鹰眼老七的手指,是陆小凤的手指。
  最近陆小凤似乎也感染上了鹰眼老七的习惯,而司空摘星则躺在陆小凤原本躺着的床上,望着头顶的花岗岩发呆。
  密室顶部的花岗岩并不平整,有些光线不到的地方,构成了一幅斑斑驳驳的阴影。
  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秘密,就藏在那一大片黑暗背后?
  等到司空摘星睡着之后,陆小凤拉开栅栏,轻轻走了出去。
  
  ※                                ※                                ※

  
  他从来都不愿做连累朋友的人。
  就算外面的江湖风波如何险恶,就算他明知道一露面就可能惹来杀身之祸,但陆小凤也不会象乌龟那样缩起来,让他的朋友为他受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7 01: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鲜红的披风在急驰的马上飘起,仿如有着激扬飞越的生命。
  江湖人都知道,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什么地方,陆小凤总会带着这样一件红披风。
  现在红披风总算已经停了下来,就停在一座金碧辉煌酒楼的露台上。
  追踪的人也不慢,三四十个官差衙役捕快向着红披风围了过去,然后他们就发现喝酒的人仍在,但却不是陆小凤。
  “得得、得得……”
  鹰眼老七一边喝着酒,一边用他粗短的手指叩击桌上的木纹,他的眼里却透露出一些顽皮,也有一些自豪的神色。
  ——能够为陆小凤冒一冒险,当然也是值得他自豪的事。
  
  ※                                ※                                ※
  
  留春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每一年的春天都会如期到来,但春天要走的时候却是谁也留不住。
  一个胡子如眉毛的人却似乎想把春天留下,他包起了整个留春院,但他的艳福并没有享用多久,因为太平王府的人已经围起了留春院,围了一个针插不入,水泼不进。
  可惜这个人仍然不是陆小凤,他嘴上的“眉毛”居然可以掀下来,然后粘在一个长得最漂亮的名妓的额头上。
  司空摘星已醉:“陆小凤和我打赌,输了的话就要割下他的四条眉毛,任我处置。”
  “陆小凤在哪?”
  “他要去一个曾经很神秘,曾经令很多江湖人想起名字就已胆战心寒的地方。”
  “现在呢?”
  “昔日的珠光宝气,已成败叶黄花。”
  “那到底是什么地方?”
  司空摘星已经醉倒,倒下之前他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你不是江湖人,你当然不会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7-21 03:30 , Processed in 0.103472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