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10:42:06 | 显示全部楼层

  ※                                ※                                ※

  
  骄阳似火。
  这正是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再勤劳的农夫长工也会偷偷躲起来,溜到田边的树下小憩,就连醉心孔孟之道的酸秀才也会放下手中的圣贤书,换上一碗冰镇的酸梅汤。
  陆小凤却顶着斗笠,走在烈日下。
  也只有在这种鬼天气下,才可能避开那些受到劫镖一案牵连的人。
  陆小凤不是一个怕打架的人,他打架的经验比十八个大姑娘绣过的花还多,只是他实在不愿面对那些扯着白布,写着血书,控诉陆小凤罪状的人。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无法面对那一双双疲惫而又充满红丝的眼睛。
  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身上所剩不多的银票塞到那些人的手里,因为陆小凤知道他们也很需要这笔钱。
  镖银被劫,镖局上下和担保人都要赔偿,他们早已倾其所有,但官府的催迫仍然一日紧似一日。
  尽管陆小凤匿名留下的钱只是杯水车薪,但这已经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做到的事。
  在枫林镇,陆小凤甚至还见到了大通镖局葛通的家属,他们衣衫褴褛跪在路边,高举写着葛通名字的招魂幡,那一刻陆小凤几乎想冲出去,告诉他们葛通未死。
  但陆小凤没有这样做。
  虽然他知道葛通就蜷藏在无名岛上的某个佛像里,每天也许仍能享用一勺吊命用的牛肉汤,但那已经是近半月前的事,现在葛通变成怎样?那一百零三个镖师又会怎样?这些陆小凤都无法预计,他害怕给了葛通家属一个希望,但这个希望最终还是会破灭,所以他只能远远地绕开,当绕到一条僻静无人的路上之后陆小凤就狂奔起来,直到实在跑不动了,他就倚着树干呕吐。
  他吐出的是酸水,更是满腹的苦水。

  
(三)

  前面就是八方通汇的李家渡口,现在正是午饭打尖的时候,路上几已不见行人,陆小凤松了一口气,他正想加快脚步,然后就知道自己错了。
  李家渡口的牌坊下,一具崭新的棺木就停在路中心,三四十人头裹白巾,身披重孝,当中一个年青人手捧灵位,瞪着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人。
  灵位上的名字是司徒刚,群英镖局总镖头,“铁掌金刀”司徒刚。
  司徒刚人生的最后一幕就在无名岛,当日他被宫九塞入箱子里漂洋过海,同在箱中一齐作为礼物的还有老实和尚和十二连环坞的罗飞,据说这三个人都得罪过牛肉汤,所以牛肉汤收到这份与众不同的礼物时果然笑靥如花,十分开心。
  礼物的下场就不那么好了,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给牛肉汤出气用的,最后司徒刚被“木一半”击毙,罗飞也死在贺知书的“醉卧流云七杀手”之下,倒是老实和尚用扶桑岛的柔道击倒了陆小凤,还几乎让陆小凤做了替死鬼。
  现在陆小凤只希望自己还未被认出来,他压了压斗笠的下檐,从棺木的侧边绕过去,穿着孝子服的年青人却似乎认出了他,冷冷道:“陆小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8 10:43: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不是试探?
  陆小凤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但他很快就已经知道这绝不是试探。
  一柄环首刀正从背后破空而来,其余的人也已经上前挡住了陆小凤的去路。
  陆小凤叹了口气,避过这背后的一刀,顺势用肩膀将年青人的手臂压在棺木上。
  “你错了。”
  “我没认错,我知道你就是陆小凤。”
  “我没有杀害司徒镖头。”
  “父亲尸骸就在小凤来岛的海面浮起,你无从抵赖。”
  年青人左手一推棺木,右手已经挣脱出陆小凤的压制,刀花一挽,又向陆小凤劈来,陆小凤凌空几个筋斗,从人群的头顶上飞了出去。
  他只能够逃。
  
  但陆小凤又可以逃到哪里?
  他知道自己行踪暴露的原因——虽然他每一次都是匿名赠银给那些受难的镖师家属,但追捕陆小凤的人却可以根据这些线索,圈划出陆小凤的行程范围。
  但陆小凤就是这样的人。
  有时候他很聪明,有时候他又经常做一些不应该做的傻事。
  他的脾气有时象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但心肠却又偏偏软得象豆腐。
  但如果你也有陆小凤这样的朋友,是不是该浮一大白?
  
※                                ※                                ※

  
  六匹毛色雪白的骏马,拉着太平王府的车在夜色中飞驰。
  小王爷凝视着鹰眼老七,道:“陆小凤的行踪已到山西,晋商富甲天下,莫非他又打起了晋商的主意?”
  鹰眼老七长长舒了一口气,道:“他的确是为了钱,但他是想借钱。”
  小王爷的兴趣更浓了,道:“向谁借钱?”
  鹰眼老七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青衣第一楼?”
  小王爷微笑:“我当然听说过,青衣第一楼的崛起充满了神秘和传奇,但可惜这一切都已经化作风流云散。”
  鹰眼老七道:“据说青衣楼真正的主人就是霍休,他席卷金鹏王朝的财富,隐姓埋名来到中原,最后反被陆小凤困在山洞,那些数之不尽的财产也回到金鹏王朝。现在朝廷催迫中原武林赔偿镖银,陆小凤打算问金鹏王朝的遗孤借钱,先解救武林同道的燃眉之急,然后再慢慢想办法查案。”
  小王爷大笑:“陆小凤,你真是一个疯子。”
  鹰眼老七喃喃道:“但如果没有陆小凤,我们这里有很多人现在就变成疯子了。”
  
  
(四)
  
  陆小凤首先见到的是老板娘。
  老板娘仍然是那么美,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嘴唇玲珑而丰满,看起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无论谁看了都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但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并不是她的脸和身材,而是那种成熟的风韵。
  只可惜现在这种成熟的风韵竟然染上了一丝忧伤。
  ——最容易招蜂惹蝶的老板娘留在家里喝闷酒,最喜欢留在家里的朱停却居然不在。
  陆小凤暗暗叹了一口气,坐到老板娘的对面,老板娘不开口,伸出一只纤秀的手,指了指面前的空杯,陆小凤只好又替她倒了一杯酒。
  “朱停已经三个月没有回家。”
  “你不担心他?”
  “他就在霍休以前的小楼里,我虽然看不到他,却可以听到他的声音。”
  “你只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他关起门不想见我,我又有什么办法?”
  “小表姐呢?”
  “哪个小表姐?”
  “就是你和老板的干女儿,上官雪儿。”
  “那个小狐狸精?我劝你不要找她,你要找她,朱停就会找你拼命。”
  “我不懂。”
  “你不懂?现在朱停天天和那只小狐狸鬼混在一起,连家也不回,你不懂?”
  “我不信。”
  “你不信?难道有些事你一定要亲眼见到才相信?”
  陆小凤闭起了嘴,扯着老板娘的手,一直走到霍休的小楼前,然后一脚踢开了门。
  现在他终于见到朱停。
  但陆小凤却发现眼前的朱停,已经不像以前的朱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0 03: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                                ※                                ※

  
  朱停的外号就叫“老板”,尽管他从来没有开过店铺做过生意。
  他是个很懂得享受的人,而且对什么事都很看得开,因为他无论做什么事的时候,总会先“停”下来想一想。
  ——只要想开了,世上也就没有什么事非做不可。
  也因为这样,朱停身上的肉也在一天一天增加。
  胖的人看来总是很有福气的样子,有福气的人才可以做老板,所以很多人都叫朱停做老板,他也很满意这个外号。
  但现在的朱停非但不胖,而且还很有些英挺潇洒的样子,甚至比很多年轻人还要精神。
  上官雪儿眨了眨眼睛,道:“这都是我的功劳。”
  
  山腹是空的,这里曾经用来堆放数之不尽的珠宝和兵器,现在却换成了一座座稀奇古怪的器械,有些像是陆地上的小舟,有些看上去像是一张审问犯人用的刑椅,两边却有可以自行添加重量的沙包。
  上官雪儿拉过陆小凤的手,指着满屋的器材,道:“我早说过我是天才,这个叫作卧地观天台,可以缩减肚子上的肥肉,那个椅子叫作合纵连横凳,可以同时将胸膛和后背的肌肉炼得浑厚结实。”
  朱停道:“你的鬼主意是多,但也要有我这一双巧手。”
  老板娘的眼睛都瞪大了,道:“这三个月来你就在制作这些神奇的器械?”
  朱停道:“也不完全是这样,我一直对你避而不见,就是想给你看一个全新的朱停,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又懒又胖的样子。”
  “我喜欢,我全部都喜欢。”老板娘搂着朱停的脖子,就象十六七岁少女那样笑着跳着,眼泪也同时流了出来。
  这当然是幸福的眼泪。
  有什么喜悦,可以比得上这一刻的真情流露?
  
※                                ※                                ※

  
  陆小凤的眼眶也有些潮湿。
  他曾经担心朱停夫妇最终会变成怨偶,幸好他们的感情并没有被岁月磨减。
  但陆小凤自己的爱情呢?
  他已经不敢相思。
  他不敢想起沙曼,想得更多的反倒是曜仪宫主,那一个纤柔脆弱如瓷器的女子。
  他已渐渐分不清自己对曜仪的感情,是怜悯,还是怜爱?
  
  
(五)
  
  朱停和陆小凤并肩走出小楼,阳光洒在朱停的脸上和身上,为他沐染上一层神秘而又炫目的光彩。
  陆小凤道:“我有事求你。”
  朱停道:“你说,我听。”
  陆小凤道:“霍休呢?”
  朱停道:“霍休半年前就已经死了。”
  陆小凤吓了一跳,虽然他一入山洞就留意到当年囚押霍休的铁笼早已空空如也。
  朱停继续道:“就因为他死了,而且死的时候尸身很快腐成白骨,所以我才可以将他的尸骸从笼子里钩出来,然后葬到前山的青风观里。”
  陆小凤又问道:“霍休是怎么死的?”
  朱停道:“应该是自己气死的,因为雪儿每天都用食物讹诈霍休身上的银票。”
  陆小凤笑了,道:“我当然记得,一根香肠和两个油饼就卖了五万两。”
  朱停也在笑,道:“这些本来就属于金鹏王朝的财产,雪儿卖得并不贵。”
  陆小凤道:“后来呢?”
  朱停道:“那些银票都是货真价实的,但后来忽然就不能兑现了。”
  陆小凤“哦”了一声,陷入了深思。
  朱停又道:“我们告诉霍休银票已经无法提取,霍休先是一怔,接着就在铁笼里扯着头发大哭大叫,最后他咬破衫领上的藏毒,眨眼间就死了。”
  陆小凤记得公孙大娘就曾经说过,“能从霍休手里敲出来的已经不多,因为那笔财富早已落入另一个人手里,无论谁都休想从这人手里要出一两银子来!”
  当陆小凤再追问下去的时候,公孙大娘的眼睛里似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不肯再说下去。
  ——这个神秘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可以独占霍休手中的财富?公孙大娘已在紫禁城外香消玉殒,这个秘密也许就只能永埋地底了。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道:“那你们现在手上有多少钱?我要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0 03: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朱停道:“大概有个四五百万两,你要借多少?”
  陆小凤苦笑,道:“我要借的不多。”
  朱停道:“不多是多少?”
  陆小凤道:“三千五百万两。”
  朱停的眼睛几乎跌了出来,道:“你知道三千五百万两是多少吗?”
  陆小凤道:“对于我这种‘三更穷,四更富,五更再重来’的人来说,三千万两和三十万两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朱停道:“就算将盐茶柴米这些实物都算进去,朝廷一年的税赋收入也就在二千万两左右,你居然想要三千五百万两白银,我看你是不是想做皇帝想疯了。”
  陆小凤道:“我暂时还没有疯,但如果再拿不出这三千五百万两镖银,中原十三镖局,九大帮七大派的人至少有一半要发疯。”
  朱停道:“还有一半呢?”
  陆小凤苦笑:“还有一半会穷得连上吊的绳子也买不起,只能把屁股洗干净,然后等坐牢。”
  
※                                ※                                ※

  
  寒鸦惊飞,马蹄声碎,踏破了野外的宁静。
  太平王府的马车已换上六匹油光黑亮的踏雪乌骓,小王爷也换上了一身玄色的劲装,看起来就像一只矫健骁勇的黑豹。
  他的人也像豹子一样充满活力,不知疲倦。
  他漆黑的眸子也在闪闪发光。
  “你觉得陆小凤能不能借到钱?”鹰眼老七的声音已显得嘶哑和劳累。
  “我敢打赌,他最多只能借到十之二三。”
  “为什么?”
  “我听说过朱停这个人,也知道他和陆小凤有着很不错的交情,但朱停始终是有家室的人,要他将整副身家交给一个无行的浪子,这样的事谁都不会做,更何况这笔钱一旦借了出去,就意味着要不回来。”
  鹰眼老七叹了口气,他无法否认小王爷的判断。
  江湖人也是人,也要为自己的利益打算,如果朱停不肯借,那也是人之常情。
  他只是为陆小凤感到叹息。
  陆小凤需要这笔钱,如果有了这笔钱,不但受到劫案牵连的武林同道压力骤解,就连陆小凤的冤情也可以暂时得到洗脱,当他需要重查案情时也不会象现在那样寸步难行,但现在的陆小凤就像一只困在笼中的猛兽,只能四处碰壁。
  
※                                ※                                ※

  
  数片乌云掠过,遮住了日光。
  山雨欲来。
  一片残叶随风卷过,陆小凤的命运岂非如同这片无根的残叶?
  朱停拈起这片败叶,道:“我知道你现在需要钱,但我能够给你的就只有这么多。”
  陆小凤道:“我相信你。”
  朱停道:“或者你可以找花满楼,江南花家的地连绵千里,财富绝不在霍休之下。”
  陆小凤道:“可惜与我做朋友的是花家七童,不是花老太爷,更不是整个花家。”
  朱停叹了一口气,道:“你有什么打算?”
  陆小凤道:“我想再麻烦你一件事。”
  朱停道:“你说。”
  陆小凤道:“把这四百五十万两银票交给鹰眼老七,然后去鹰巢,查一查那里有没有秘道?”
  朱停道:“好,你呢?”
  陆小凤道:“既然我在中原无法立足,那唯一的路就只能出海。”
  朱停道:“你想上无名岛?”
  陆小凤道:“是的。”
  朱停道:“你千辛万苦才从那里逃出来,现在又要回去?”
  陆小凤道:“这已经是我最后的机会,何况小老头说过,他需要我这样的人。不过,有一个人你必须要小心。”
  朱停道:“谁?”
  陆小凤道:“老实和尚。”
  朱停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老实和尚不老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1 08: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部  再向虎山行
  
(一)

  
  新月如钩,斜挂在太平王府偏房的屋檐上。
  月光在外,烛光在内,映着老实和尚的光头,他正望着面前的一碟素菜馒头发呆。
  终于他叹了口气,准备享用他的晚饭,但烛光一晃之后,原本放在上层的馒头突然少了一个。
  “谁?”
  “我是一个准备投胎的冤死鬼。”
  “阿弥陀佛,我还知道你是一个饿死鬼。”
  陆小凤大笑,从烛光后走了出来。
  老实和尚道:“你的胆子真大,你就不怕宫九杀你。”
  陆小凤故作神秘道:“他不会杀我的,因为我和宫九将会变成一家人。”
  老实和尚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你会带我上岛,上无名岛。”
  老实和尚道:“我为什么要带你去无名岛?”
  陆小凤道:“因为我已经想通了,既然我在中原武林已经呆不下去,那就只好找人投靠,而且你说过,老头子他有着一个伟大的抱负,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当然少不了我。”
  老实和尚对着陆小凤左看右看,最后摇着头道:“这不象你。”
  陆小凤道:“你不带我去也行,只不过,老实和尚不老实的秘密多半就守不了住。”
  老实和尚道:“我哪里不老实?”
  陆小凤道:“你说过,现在你还有一重身份,就是老头子的心腹爱将。”
  老实和尚道:“不错。”
  陆小凤道:“但你的身份可以随时再变?”
  老实和尚道:“不错。”
  陆小凤道:“你曾经说过,你之所以有这个新的身份,是因为半个多月前,你被宫九捉进一个箱子里,然后被人送上无名岛,接着,老头子与你一夕夜话,你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就成为了他的手下。”
  老实和尚道:“关云长忠肝义胆,但他身在曹营的时候,一样接受了曹操封的官。”
  陆小凤道:“原来和尚还懂三国。”
  老实和尚道:“忠义为本,这一点出家人未敢稍忘。”
  陆小凤道:“而你被宫九捉来的原因,据说是得罪了牛肉汤?”
  老实和尚道:“本来就是这样。”
  陆小凤道:“劫镖案发生之后,太平王府的人在查,中原镖局的人同样也在查,可能就因为这样,司徒刚和罗飞才会与牛肉汤有冲突,所以他们后来才会被宫九带上无名岛,但你呢?你怎么会和牛肉汤有冲突?莫非你也在查案?”
  老实和尚道:“天机不可泄漏。”
  陆小凤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根本没有被宫九捉入箱子,真相是自己钻进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1 08: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11 08:28 编辑

  灯花突然跳了一下。
  老实和尚剪了剪烛芯,道:“你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明白。”
  陆小凤道:“你有近半年不在武林出现,其实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投靠了小老头,而且一直就在无名岛,但由于我突然在岛上出现,你为了掩藏这件事,所以就假装刚刚才被宫九送上海岛。”
  ——看见这三个人从箱子里站起来,牛肉汤果然开心极了,笑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箱子里忽然钻出个和尚来!”
  ——老实和尚道:“小姑娘受了气,大和尚进箱子,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木一半道:“九少爷知道这三个人得罪过公主,所以要小人赶紧送来,好让公主出气。”

  陆小凤继续道:“牛肉汤看到你从箱子里爬出来,马上就猜出你的用意,而最重要的是,海难之后的一个月我突然在无名岛出现,你们也不知道我到底掌握了多少秘密,所以就留下你这枚棋子,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你打赢我之后扬长而去,岛上的人居然没有一个阻拦——因为你本来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老实和尚的语气忽然变得冰冷:“那司徒刚呢?”
  陆小凤道:“司徒镖头最冤枉,他性如烈火,但居然泄气自杀,这是因为他从箱子里爬出来的时候就认出了我,在那一瞬间,他以为我也是宫九的一伙,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幸免……他本应该找我决斗的,也许就未必会死。”
  老实和尚冷冷道:“他一定要死,只有死人才可以保守秘密。”
  陆小凤道:“你那手漂亮的扶桑柔道,只怕也是在这岛上学的,是吗?”
  老实和尚不答,反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陆小凤道:“之前发生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我根本没有时间思考,直到我把自己关在鹰眼密室,才可以将整件事情稍作回顾。虽然我仍然未能破解出隐形人的秘密,但就发现了一些疑点。”
  老实和尚道:“什么疑点?”
  陆小凤道:“在我和宫九赌局的时候,沙曼和我躲入宫九的房间,而你比我更早躲在他床下,我原以为你在逃避宫九的追杀,但后来一想,如果你真的刚刚被宫九捉上岛,前后才不过一天,你怎可能知道那屋子就是宫九的家!”
  老实和尚道:“原来陆小凤也有心细如尘的时候。”
  陆小凤道:“既然你已经承认,那就请你带我上岛。”
  老实和尚摇头道:“大海茫茫,我也不知道哪个才是无名岛。”
  陆小凤出手如电,捏着老实和尚的鼻子,道:“你还不老实?”
  老实和尚急得直冒汗,忽然有人在旁边说:“这一次和尚很老实,因为他真的不知道上岛的方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2 11: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12 11:20 编辑

  
(二)
  
  脆生生的声音,苹果般的小脸,这个为老实和尚解围的人居然是小玉。
  烛影摇红,月光如洗,将小玉映衬得十分神秘。
  在海上初次与小玉接触的时候,陆小凤觉得她只是一个初解风情的小女孩,但后来却在她的安排下,陆小凤才可以逃到宫九的船上,最后也是靠她抢下求生艇,陆小凤才总算摆脱宫九的追杀,平安回到陆地。
  但就在狐狸窝,当太平王世子审问陆小凤的时候,小玉却突然反戈一击,令到陆小凤几乎万劫不复。
  她到底是正是邪?
  在她清秀的小脸背后,到底又有着怎样的身份?
  
※                                ※                                ※

  
  陆小凤道:“我胁迫老实和尚,本就是想找出幕后的人,但没有想到坐镇幕后的人是你。”
  小玉道:“当然是我。你以为是沙曼或者牛肉汤?”
  陆小凤没有否认,他的确以为她们才是这台戏的正角。
  小玉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我可以先告诉你,上岛的人,在抵达前一天他们就要蒙上双眼,所以没有人知道小岛的真正方位和水域。”
  陆小凤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要被小玉装入箱里再送上宫九的船,而到了海上,小玉也是折腾了好久才将陆小凤放出来,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让陆小凤推算出海船的航线和行程。
  小玉道:“你还有什么疑问?”
  陆小凤道:“你这个方法只可以对付普通人,难道我不可以捉住一两个船上的水手,拷问无名岛的位置?总不成你连他们的眼也要蒙上?”
  小玉嫣然一笑,道:“船夫水手倒不用蒙眼,因为他们一直就在船舱底下受令划桨,其它时间也不得走上甲板,所以他们也说不出海岛的确切位置。”
  陆小凤忽然道:“奇怪。”
  小玉道:“奇怪什么?”
  陆小凤道:“你们这样周密地隐藏无名岛的方位,是不是因为你们也有害怕的对头?”
  小玉道:“老爷子说过,诸葛一生谨小慎微,防患于未燃,总胜过亡羊而后补牢。”
  陆小凤暗中叹了口气,小老头的武功不但已臻化境,而他的智慧之广,思虑之密,更是无人能及,这样的对手几乎就是无懈可击。
  小玉又道:“现在你大概已经知道,为什么我要将你送回中原?”
  陆小凤道:“你家老爷子要我加入他的组织,我不答应,而他又不是一个焚琴煮鹤,强人所难的人,所以他放我回去,但又将劫镖的罪名嫁祸给我,等到我在中原无法立足,自然就要回到岛上投靠他。”
  小玉道:“大致就是这样。”
  陆小凤道:“我倒很想知道你真实的身份,为什么连眼高于顶的宫九也要配合你行动?”
  小玉道:“理由很简单,因为我是老爷子的新夫人。”
  陆小凤吓了一跳。
  小玉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能够嫁给他本就是我的幸运。虽然他年纪大我许多,但他的博学,他对我的温柔,天底下没有人能比得上。”
  陆小凤道:“你真的嫁给了他?你没撒谎?”
  小玉美丽的眼睛里似有光彩在流动:“只除了一件事我没有说真话。”
  陆小凤道:“哪件事?”
  小玉道:“我说过我已经十六,实际上我多报了两年,就是为了想早点嫁给他,可惜直到现在我还未能正式成为他的妻子,因为他说过,他一定要等到女儿出阁之后才会娶我。”
  陆小凤觉得有些苦涩,道:“他真喜欢你的话,为什么要你做牛肉汤的侍婢?”
  小玉的脸上泛起幸福的红晕:“这是他要我这样做的,因为我要代他看守宫主,不让她行差踏错。”
  陆小凤呻吟一声,道:“我的确没有想到你的本事这么大。”
  小玉道:“宫主曾经将你诱到海上,然后要我用火药炸沉你的船,当时我的身份还没有公开,宫主仍然以为我是一个供她使唤的丫头。”
  这件事陆小凤当然记得。
  在海船被炸之前,本已离开无名岛的陆小凤想起沙曼的热情,也想起沙曼的冷漠,他决定回到岛上再见一次沙曼,所以他就从船上跳到水里,但就在陆小凤落水之后,船就轰然塌毁。
  小玉继续道:“其实,我是看到你跳入海水之后才引燃火药的。”
  陆小凤道:“这也是老头子的意思?”
  小玉道:“宫主要你死,老头子却要保你,我当然要听他的。”
  陆小凤道:“如果我没有跳入海里呢?”
  小玉道:“那我就会带你去看船上的火药,然后将你带回岛上。”
  陆小凤道:“如果是这样,那你还要不要炸船?”
  小玉道:“当然要,炸船是宫主的命令,我当然要执行,更何况,除你之外,船上的人都要死。”
  陆小凤道:“为什么?”
  小玉道:“因为没有人可以不将双眼蒙起而离开无名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2 11: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                                ※                                ※

  
  陆小凤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现在整件事的脉胳已经很清晰,原本一些很难解释的事也有了答案。
  既然小玉毫不隐瞒她和无名岛的秘密,这是不是说,他们已经有着百分之一百的把握,知道陆小凤一定会加入他们的组织?
  
※                                ※                                ※

  
  烛光摇曳,周围的光线也在变化。
  一只飞蛾向火扑来,但就在它的翅膀触及火焰的瞬间,陆小凤将它捏住,然后轻轻放到桌上。
  飞蛾爬了一圈,然后振翅飞走。
  这一次它没有再向火焰飞去,是不是它已经知道扑火是一件很愚蠢的事?
  但陆小凤呢?他的冒险,是否比飞蛾更自不量力?
  
※                                ※                                ※

  
  小玉饶有趣味地看着飞蛾消失,道:“怪不得老爷子欣赏你,他说你是一个爱惜自己生命,也珍惜别人生命的人。”
  陆小凤苦笑,道:“可惜我现在是过江的泥菩萨,自身难保。”
  小玉吃吃笑道:“你不但是泥菩萨,而且是四条眉毛的泥菩萨。”
  陆小凤道:“你告诉我这么多秘密,就不怕我向太平王世子告发?”
  小玉道:“太平王世子算什么?在宫九心中,要杀他比捏死一只蛾子还容易。”
  陆小凤道:“这些日子以来你们都在太平王府?”
  小玉道:“是的,我们现在的身份是太行山劫镖案的证人,所以一直留在王府的偏房。”
  陆小凤迟疑了一下,终于道:“沙曼呢?”
  
  
(三)
  
  这是他近半个多月以来第一次问起沙曼的消息。
  之前他不是不想问,而是不敢问。
  ——“只道不相思,相思令人老”,不敢相思已是一件很痛苦的事,那不敢相问呢?
  尽管沙曼欺骗了他,也伤害过他,但他对沙曼的感情又怎能就此抹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3 01: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13 01:35 编辑

  
※                                ※                                ※

  
  小玉又笑了,道:“还是我们的陆公子最多情。她住在我右边的偏房,只可惜后来我就没有再见过她。”
  陆小凤望向老实和尚,老实和尚颌首示意,补充道:“来到王府的第三天起,沙曼姑娘就再没有出现过。”
  小玉冷笑,道:“也许沙曼姑娘不习惯跟我们这些下人住在一起,也许她嫌这里的房间太窄太小,也许,她已回到宫九少爷的身边,另筑新巢。”
  陆小凤的心像是被针刺了一下。
  他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当小玉亲口说出来的时候,陆小凤的心还是无可避免地感到刺痛。
  小玉凝视着陆小凤,柔声道:“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你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陆小凤的声音已有些迷惘,重复道:“重要的事?”
  ——在他内心深处,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
  陆小凤是浪子,浪子一向很懂得照顾自己,而在陆小凤的心目中,雄霸四方的权力,用之不尽的财富,鼎盛显赫的声名,这些从来都不是他的追求,如果真要说出他心里头最重要的事,那只能说,他现在最渴望的就是一段可以长相厮守的感情。
  他原以为沙曼就是他一直寻而未得的人,他原以为沙曼值得他将感情依附,但到头来却发现这只不过是幻梦泡影,只不过是上天给他的一个玩笑。
  老实和尚忽然道:“陆小凤,你上辈子一定积了不少的福,所以上天经常眷顾你,你的运气也真的很好。”
  陆小凤苦笑,他不明白老实和尚的意思。
  老实和尚继续道:“我们虽然在你面前演了不少的戏,但我可以说,有些事并不是完全按着我们预算中的轨道进行。”
  陆小凤道:“例如呢?”
  老实和尚又道:“老头子希望你可以帮助他完成一个伟大的梦想,但宫九却不这样想,他一直想你死。在你被太平王世子带上官船之后,宫九要杀你,那一次绝不是演戏。”
  陆小凤当然记得,他当时被禁闭在幽暗无人的船舱,宫九打算用他的快刀将陆小凤肢解,然后将零碎的尸体装入珠宝包裹里带走,这样就可以造成陆小凤已经从船上畏罪逃走的假象,就算这件事传到老头子那里,他只会以为陆小凤躲了起来,而不会想到真相是宫九私下违抗命令,杀了陆小凤。
  在那次的危急关头,如果不是司空摘星将宫九引开,老实和尚在水底凿开船洞救人,那么陆小凤就已经在这世上消失。
  老实和尚继续道:“小王爷信任宫九而将你捉拿归案,这本在我们的计划之中,然后我们会将你从监狱中救出来,再把你放回江湖,要你每天都逃避官府的追捕和武林同道的声讨,当你觉得无法在中原立足的时候,我们就会出现,并且将你送上无名岛。但事情却发生了变化,小王爷居然没有将你送往刑部,反而以海为牢,将你关押船上,这件事完全超出我们的预算,也令到我们劫狱的困难加大,只不过你运气好,那时候司空摘星刚好也在帮鹰眼老七查案,恰好他是盗墓开洞的高手,我们才可以将你从官船里救出来。所以,凭良心讲,陆小凤你的运气好不好?”
  陆小凤的手心在沁出冷汗。
  那一次的死里逃生十分凶险,当时陆小凤武功全失,他被困在四丈方圆的船舱里,根本没有在宫九刀下反抗或者逃走的可能。
  陆小凤更加不明白,为什么宫九会对他有着这么深的恨意,一定要杀之而后快。
  难道就因为陆小凤曾经在海上见到宫九用银针和皮鞭自虐的丑态?
  是不是还有着其它的一些原因?
  
  小玉注视着陆小凤的眼睛,道:“你已经做好上岛的准备了吗?”
  陆小凤道:“我要准备什么?”
  小玉道:“要有一颗虔诚的心。你要相信,能够辅助老头子完成他的梦想,是你一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陆小凤在苦笑。
  他忽然发觉神秘的无名岛并不是无懈可击,岛上的人至少分成两个派系,一个就对老头子俯首听命,而另一个派系就隶属于宫九和牛肉汤,他们虽然是老头子的亲生子女,但对老头子的命令却是阳奉阴违,表里不一。
  这两股派系正在暗中较劲,或许,这就是陆小凤反败为胜的契机。
  陆小凤站了起来,拍了拍老实和尚的肩膀,道:“既然我已来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送我上岛?”
  小玉道:“明晚子时,你到狐狸窝,自然会有人接你上船。”
  陆小凤道:“接我的人会不会是宫九?”
  小玉道:“当然不是。他现在是小王爷身边的红人,日理万机,东奔西走,连我也有好多天没有见过他,不过,我看你最好现在就动身。”
  陆小凤道:“这么快?”
  小玉道:“因为小王爷明天就要回来,到时你再想走就不那么容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3 01: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                                ※                                ※

  
  繁星满天。
  是不是因为这晚的月色残缺黯淡,所以就越发显现出星光的璀璨?
  陆小凤走在夜色中。
  他并没有沿着原路离去,反而走向太平王府的深处。
  太平王府的确是一座很太平的府第,护院和看更尤其少,因为这里的老主人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他虽然四代公卿,却从来不握兵权,不问政事,不朋党,不同谋,没有案牍的劳心忘形,自然就少了许多或明或暗的纷争。
  这里的人通常会睡得很早,也睡得很稳,因为他们都很放心,也从来没有人敢挑战太平王府的威严。
  陆小凤就走在花香里,走在月色下。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太平王府,但他并不担心自己会迷路,只要认着一个方向走,再大的王府也能走出去。
  狐狸窝就在东海之滨,陆小凤就向着东方信步而行。
  穿过春晖台,绕过清心殿,在一处背阳的山坡之下,陆小凤就看到了曜仪宫。
  那一重重的亭台院落,当然就是曜仪宫主的兰房。
  ——为什么陆小凤会走到曜仪宫?
  ——这是巧合?还是在他的内心深处,本就想来看一看那位脆弱如瓷,也美丽如瓷的女子?
  又或者,在对沙曼的爱情幻想破灭之后,陆小凤的心,已经慢慢转移到那位让人怜爱,也让人心痛的曜仪宫主身上?
  
※                                ※                                ※

  
  曜仪宫在一片黑暗之中。
  宫门之外虽然有华灯在高挂,但就象她的主人一样,失却了应有的鲜艳。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他已准备离开,但他的神经却突然绷紧。
  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四)
  
  从外面看,曜仪宫的一切都很正常,一切都很安静。
  但就是这种安静,反而才不正常。
  ——曜仪宫主有着不治之症,随时都可能病发,在正常的情况下,就算她熟睡,也会有丫环婢女留在房前侍夜,以备不时之需,这些女孩子们闲极无聊之际,当然会轻声喁语,又或者飞针走线,互相炫耀技巧,但现在曜仪宫内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陆小凤没有再迟疑,展动身形,燕子般掠了进去。
  
  屏风之后,两个绿衣侍女就趴在一张缕空雕花紫檀桌上,显然已经被人点了睡穴。
  陆小凤深吸一口气,轻轻走入玄关,透过碧纱垂笼的窗花,他就看到了令人血脉偾张的一幕。
  宫九半跪在黄花梨月洞门罩架子床上,将一只玲珑秀气的女子纤足用红绳捆绑,然后拴在床边的围栏上。
  脚弓的弧线恰到好处,晶莹如玉的脚被红绳扯起绷直,越发显得小腿纤秾合度,修长动人。
  从陆小凤的角度望过去,他看不到床上的人,但那种凄美柔弱的白,只有长年不见天日的曜仪宫主才会拥有。
  宫九在轻抚曜仪宫主的脚心,他的手动得很慢,动作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邪恶与猥亵。
  曜仪宫主似已昏迷不醒,只能像人偶一样任由宫九摆布玩弄,陆小凤的胸膛已将爆裂,他踹开房门,冲了进去。
  就在房门破开的瞬间,门后的金丝织袋突然碎裂,一股桃红色的烟雾喷出,就喷到陆小凤的脸上。
  陆小凤感到一阵晕眩,他知道自己已经中了迷香,但他绝不能让自己倒下。
  如果连他也倒下,就没有人能够拯救曜仪宫主了。
  陆小凤摇晃着身体向前走,但他的脚步却越来越重,就像是有千斤巨石在拖压着他的腿。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小凤终于走到床前,他看到了双目紧闭的曜仪宫主,也看到宫九在对着他冷笑。
  陆小凤想开口,但喉咙间只能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声响。
  他还能看到宫九的手掌向他推来,陆小凤想伸臂隔挡,只可惜他的手怎样都抬不起来,之后他被宫九一推,就此仰天跌倒。
  宫九冷冷看着陆小凤倒下,然后慢慢放下床前的纱幛。
  陆小凤的双眼仍然睁得很大,但这时他已经什么都看不到。
  他终于晕了过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5-24 06:15 , Processed in 0.10150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