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5 01: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                                ※                                ※

  
  当陆小凤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首先见到的是旋动着的刀光。
  现在宫九已经穿上雪白的锦袍,漆黑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他转动着手中的刀,让灯光反射在陆小凤的眼上。
  如果说刚才赤身裸体的宫九就像一只邪恶的淫兽,那现在衣冠楚楚的宫九就是一个冷酷而残忍的猎人,正在打量落在他陷阱中的猎物。
  陆小凤想跳起身一拳打过去,只可惜他浑身无力,手足酸软。
  他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迷香的药力还未完全散去,陆小凤虽已清醒,但清醒后的痛苦只会令他更加难堪。
  宫九微微俯身,就象帝王一样审视着地上的陆小凤,然后用刀架到陆小凤的脖子上,慢慢道:“能够在死前看到宫主的胴体,陆小凤,这次你死得一点也不冤枉。”
  陆小凤望向床帏,那里纱幕低垂,没有声响,没有动静。
  看起来曜仪宫主同样中了迷香,直到现在仍然昏睡未醒。如果她是在清醒的状态下遭到侵犯,只怕她身体和心理上都承受不了这种痛苦。
  宫九转动刀锋,在陆小凤的脖子上拖出一道血痕,然后道:“谁让你到这里来的?”
  陆小凤深吸了一口气,反问道:“你将宫主怎样了?”
  宫九在笑,笑声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讥诮。
  “宫主很好。我带给宫主欢愉,宫主带给我满足,就这么简单。”
  陆小凤道:“你就不怕小王爷杀了你?”
  宫九大笑,道:“小王爷杀我?他的荣华富贵全部依赖于我,我才是他的主子,我要他生,他就生;我要他死,他就死。”
  陆小凤道:“你明知曜仪宫主有绝症在身,你还对她……而且你已经有了沙曼。”
  宫九道:“沙曼不过是我的一件玩物,没用的时候当然就会推到一边,‘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宫主的妙处,你一辈子都想象不到。”
  陆小凤也在笑,但他的笑声中毫无欢娱,只有深深的压抑和悲愤。
  “你用针刺自己,用鞭抽自己,要用伤害自己的方法才能得到满足,这些行为虽然丑恶,但我还多少有些可怜你,但原来你根本不值得可怜,你根本就是一头野兽。”
  宫九道:“很好,我本来想一刀割断你的喉咙,但现在已经改变主意,我要在你身上割一千刀,如果你在第九百九十九刀之前就死掉的话,那你就不是陆小凤,是陆死猪,是陆人彘。”
  陆小凤道:“你不会杀我的。”
  宫九道:“哦?”
  陆小凤道:“因为我刚刚从小玉那边过来。”
  宫九道:“哪个小玉?”
  陆小凤道:“当然就是你们宫家老头子的新夫人,也就是你的后母,好听点的说法,就叫晚娘。”
  宫九的脸上阴晴不定,道:“小玉叫你来曜仪宫?”
  陆小凤道:“那倒不是,我和小玉约好明天见面,而我抄近道去狐狸窝,结果就在此时此地,见到了一个世上最无耻的人,在做一些世上最无耻的事。”
  宫九脸上的肌肉似在抽搐,道:“男欢女爱,有什么无耻!”
  陆小凤道:“男欢女爱应该是两情相悦。如果你真喜欢曜仪宫主,就应该光明正大向她提亲,而不是藏在暗室之中,用迷药来侵犯她。”
  宫九的胸膛在不断起伏,道:“我现在就杀了你。”
  陆小凤道:“你杀吧,如果你不怕破坏你家老头子的大计,那现在就动手。”
  宫九道:“我杀了你,老头子也不会知道。”
  陆小凤道:“我知道你一直想杀我,只不过将我带上无名岛,这是老头子筹划已久的计划,如果我现在死了,小玉就一定知道是你下的手。”
  宫九的呼吸突然变得急速,握刀的手也因为用力而凸显出一条条的青筋。
  陆小凤盯着宫九的双眼,一字一顿道:“天地君亲师,除非你敢做一些忤逆你家老子的事。”
  四周一片沉寂,就连空气也似突然凝滞。
  过了很久,宫九突然还刀入袖,冷冷道:“我们现在同坐一条船,我先不杀你,但你要清清楚楚记住,如果你将今晚见到的事说出去,你就会死得很惨,连老头子也保不了你。”
  陆小凤大声回敬道:“我会严守今晚的秘室,但绝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宫主,我希望宫主在余生之年,可以过得开开心心,清清白白。”
  宫九霍然起身,推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陆小凤又道:“等一等。”
  宫九道:“说。”
  陆小凤道:“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见曜仪宫主。”
  宫九冷笑,几下起落,已消失在黎明前的黑幕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5 01: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                                ※                                ※

  
  陆小凤轻轻揭开纱帐,凝望着榻上的丽人。
  曜仪宫主似乎仍在梦中,雪白清秀的小脸上犹自带着一抹诱人的红晕。
  她身上的小衣很完整,被褥也很整齐,宫九在满足过他邪恶的欲望之后,并没有忘记遮掩自己的兽行。
  看起来这绝不是宫九的第一次,陆小凤只能够希望这会是曜仪宫主受辱的最后一次。
  他叹了口气,坐到一张青花薰香绣墩上,揭开如意云纹宫灯的纱罩,将灯蕊剔得更亮。
  他一向喜欢光明,尤其是明媚的午后的阳光。
  明亮的光线虽然会把一些平时看不到的灰尘显露出来,但如果每个人的身心都生活在阳光下,那么世上就会少很多自怨自艾的人,那些悲哀的痛苦的事也可以很快地忘记。
  陆小凤希望曜仪宫主醒来的时候,她见到的是温暖如冬日晨曦的灯光,这样她就不会回忆起在她身上发生过的梦魇般的可怕经历。
  
  烛花轻跃,惊醒了帐中的人。
  曜仪宫主嘤咛一声,轻声道:“谁?”
  陆小凤沉声道:“我,陆小凤。”
  曜仪宫主赤着双足走了出来,她拉着陆小凤的手道:“你专程来看我?”
  陆小凤道:“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曜仪宫主睁着一双美丽而清澈的眼睛,轻轻道:“你要去哪?”
  陆小凤道:“我打听到向此东行八百里的海上,有一座神秘缥缈的仙山,心诚的人就可以找到,我要为你访来仙药,治好你的病。”
  他并不希望曜仪宫主为他担心,所以他只能说谎。
  明天之后,陆小凤就要孤身闯上无名岛,他面对的是智慧武功超人的老头子和阴沉可怕的宫九,还有各种不可预知的风波险恶,他实在没有半分胜利的把握。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可以再活着归来。
  曜仪宫主将自己的脸贴到陆小凤的手上,轻轻道:“我宁愿你留在这里,陪着我慢慢变老。”
  陆小凤的指尖感受到一丝绸缎般的柔滑。
  “芙蓉如面柳如眉”,宫灯透出绯红色的光华,就落在曜仪宫主的脸上,触摸处更是软玉温香,但陆小凤却突然缩开了手。
  他为什么要把手缩回?
  在七宝官船幽暗的船舱里,陆小凤第一次触摸到曜仪宫主的小脸,那一次他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那一次他如同在抚摸一个七八月大的婴儿,但这次的触感却有所不同。
  半月不见,曜仪宫主的身上似乎多了一种妇人般的成熟韵味。
  ——是不是因为曜仪宫主刚刚“新承雨露”,所以她身上肌肤的质感也因此而发生变化?
  ——又或者是陆小凤突然想起,不久之前,眼前人就在另一个男子的身下婉转承欢,这种感觉令到陆小凤无法忍受,所以就选择了逃避?
  曜仪宫主似乎也感觉到陆小凤的变化,她轻轻皱着眉毛,道:“你变了。”
  陆小凤心中叹了口气,再一次牵起了曜仪宫主的手。
  曜仪宫主被污辱这件事并不是她的错,在她的心底深处,她仍然如同婴儿一般干净纯洁。
  陆小凤决定要将今晚的事永久封起,而他也会永远守藏这份秘密。
  曜仪宫主盯着陆小凤的眼睛,道:“你是不是另外有了心上人?”
  陆小凤道:“宫主美如天仙,凡人无法望及。”
  曜仪宫主道:“我不信。”
  陆小凤道:“你的美丽,就连大诗人都知道。”
  曜仪宫主道:“不可能。”
  陆小凤道:“那首诗很出名的,第一句就是床前明月光。”
  曜仪宫主道:“这分明是李白的《静夜思》,根本不是写我。”
  陆小凤道:“你听下去就知道了。”
  曜仪宫主以手支颐,道:“好,你念给我听。”
  “床前明月光,”陆小凤故意停下来,然后死死盯着曜仪宫主一双玉雪可爱的纤足,接着道:“佳人履上霜。”
  曜仪宫主羞红着脸跳回床上,用被子紧紧捂着自己,轻声道:“诗不是这样写的。”
  陆小凤道:“在我陆家公馆的文集里,诗就是这样写的。”
  过了很久,曜仪宫主忍不住从锦被中探出头,道:“那后面的几句呢?”
  陆小凤笑了,道:“你真要听?”
  曜仪宫主道:“听听也是无妨的。”
  陆小凤道:“其实下两句就是,举头揽明月,低头亲故乡。”
  曜仪宫主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已经明白陆小凤“新诗”所指,只是躲入被中吃吃偷笑。
  陆小凤也在笑,但他的笑却已有些心酸,他长身而起,道:“宫主,天色将明,陆小凤要告辞了。”
  曜仪宫主凝望着陆小凤,道:“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
  陆小凤道:“我答应你。”
  
※                                ※                                ※

  
  新的一天又将开始,暗黑的天际逐渐透出鱼肚白色。
  陆小凤抬起头,大步向前走去。
  曜仪宫主的眼波随着陆小凤渐行渐远,从她的位置望过去,刚好可以看到一颗金色的启明星就在陆小凤头顶的天空闪耀。
  她相信那是陆小凤的幸运星,无论是清晨还是黄昏,它都会永远守护陆小凤,令他逢凶化吉,多大的困难都能够克服。
  但曜仪宫主为什么忽然又流起眼泪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6 02: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16 02:14 编辑


  
第六部  百炼钢与绕指柔
  
(一)
  
  涛声起伏,夜风中送来淡淡的海水咸味。
  陆小凤深深吸了口气,从石头上站了起来。
  白天的狐狸窝塞满了鳞次栉比的渔船,但到了晚上,当最后一点渔火也熄灭之后,整个港湾就只剩下漆黑和宁静。
  已是子时,一盏红灯忽然在夜色中亮起。
  陆小凤迎着灯光走去,然后他就见到了老狐狸。
  老狐狸的笑声如同他的一双大手,温暖而干燥。
  “年青人,我们又见面了,上次我收了你的钱,这次免费。”
  
※                                ※                                ※

  
  船在前进,岸边的景物也在慢慢倒退,最后彻底消失在夜幕之中。
  “山一程,水一程,何日是归程?”
  陆小凤的脑海里滑过这首无名俚歌,他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然后他就见到牛肉汤无声无息地站在他后面。
  身经百战的陆小凤居然吓了一跳。
  他吃惊的不是突然见到久未露面的牛肉汤,而是他发现牛肉汤的样子好像随时可以在变化。
  陆小凤第一次见到牛肉汤的时候,她看起来只是个很普通的年纪很轻的小女孩,却已学会了用谄媚的笑容来讨好狐狸窝里的男人,只不过那天她的热情刚好用错了对象,反倒被岳洋将整盆牛肉泼到脸上,那时候牛肉汤的脸上手上衣服上都是油污,这样的一个脏兮兮的号淘大哭的女孩子,当然不能引起陆小凤的兴趣。
  第二次见到牛肉汤的时候陆小凤已经到了海上,当时她的身份是船上煮饭烧菜的丫头,而且她居然真的会烧一手好菜,再往后陆小凤被岳洋打入海里,恰好老狐狸的船也要回航加水,于是在海边洗澡用的小木屋里,陆小凤第三次见到牛肉汤。
  这一次牛肉汤的身上就真的干干净净,她的身上不但没有汤汁没有牛肉,而且真的什么都没有。
  应该看的和不应该看的,陆小凤都已看得十分清楚。
  就在陆小凤以为他已经很了解牛肉汤的时候,在海难之后的无名岛上,他又见到了牛肉汤,那一次的牛肉汤宫装云鬟,明眸善睐,变成了每个男人都想为她煮饭烧菜的公主。
  只不过这个公主却是一个杀人的公主,她就像一只交尾之后的女王蜂,总想除掉曾经和她亲近过的陆小凤。
  但在此时此地,牛肉汤又像是变成另一个人,简简单单的青衣素饰,随便披落肩上的秀发,清清冷冷的脸上不施脂粉,仿佛还带着刚刚抹去的泪痕。
  陆小凤无法理解女人的变化,他勉强挤出笑容,向牛肉汤打了声招呼,但她毫不理会,径直走到舷边,抱腿坐下。
  灯光照着她的背影,她的腰肢苗条纤细,盈盈一握。
  陆小凤叹了口气。
  如果说海难之前的牛肉汤弱小而可怜,那无名岛之后的牛肉汤就是美丽而可怕,只不过陆小凤始终无法对她产生恨意,他很想在牛肉汤的身边坐下,像海难之前那样聊天喝酒,但这些光景似已随着那场百年不遇的海难,一去不复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6 02: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6 03:15 编辑

  
(二)
  
  陆小凤没有点灯,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便睡。
  他的舱间和上次出海时一样,都是左面数起的第三间房,只不过船当然不是之前的那艘船。
  现在这艘船应该刚下水不久,崭新的枕头和被套都在散发着淡淡的胰子香味,但陆小凤却睡不着。
  他在回想这两个月来的点点滴滴。
  陆小凤天生就是喜欢冒险刺激和新奇事物的人,他之所以突然想扬帆出海,是因为卧云楼主偶然提起海外的扶桑岛国,说那里不但风华秀丽,女孩子更是服从体贴,美丽多情。
  于是我们的陆小凤就抛下了手中名满天下的湖州粽子,心急火燎地上了老狐狸的“贼船”。
  民间海运一向是朝廷明令禁止的,只不过仍然会有人私下从事这些冒险的海上贸易,老狐狸恰恰就是当中为数不多的一个,而且他是一个标准的生意人,陆小凤就被他怂恿着用五百两包下整艘船,最后陆小凤却发现上下两层总共二十四间舱房都住满了老狐狸的贵客。
  “冤大头”的感觉当然不好,而那些贵客更是一个比一个讨厌,这些陆小凤都忍受了,但岳洋却偏偏不想与他同船,硬是找了个机会,把陆小凤打入海里。
  只可惜命运似乎一定要陆小凤承受这场劫难,结果回航加装淡水的老狐狸又将陆小凤带回到船上。
  当时的陆小凤还不知道太行山上的劫案,闲极无聊的时候他也曾经逛入货舱,看看摸摸那些即将交付东瀛的佛像法器。对于陆小凤而言,木鱼既不好吃,佛经也不好看,所以他也不会太过留意,更不会知道那批价值三千五百万两镖银的金珠宝器就藏在货舱的某个角落。
  老狐狸的船安安稳稳地航行了三天,就在陆小凤躺在床上憧憬域外风光的时候,暴风雨就来了。
  海水倒卷,象崩塌的山峰一样砸到船上,这边的水还未排出,那边的浪又呼啸着灌来,庞大而坚固的海船在摇摆中逐渐倾侧。
  陆小凤就像筛子中的米,刚刚站起,又被抛到另一边,当他终于拉开房门的时候,他就见到了岳洋。
  岳洋冷冷地说了一句话:“你现在总该知道,我为什么一定不让你坐上这条船了。”
  陆小凤还想再问,但又被巨浪抛回房里,当他终于摇摇晃晃走上甲板的时候,他首先见到的就是老狐狸绝望的眼神。
  看来这艘船已经支撑不下去,求生艇也已经放下,老狐狸一边稳着舵,一边指挥甲板上的人沿着舷边扶梯转移。
  求生艇上已经有七八个人,他们的手紧握着船舷,眼神充满着恐惧与慌乱,这艘薄薄的小小的船,竟已承载着最后一点的求生欲望。
  又一个巨浪拍来,甲板上有个胖子站立不稳,跌入海里。
  陆小凤认出那胖子正是船上“贵客”中最令人讨厌的一个,但他没有多想,一手抢过甲板上的缆索,飞身跳入海里,几经辛苦,终于把胖子推上求生艇。
  当陆小凤借着缆索的弹力将自己荡回船上的时候,他全身已经湿透,老狐狸在向他招手示意,陆小凤摇了摇头,大声道:“其他人的呢?岳洋呢?”
  老狐狸也在大喊:“不知道,你先下去。”
  陆小凤又道:“牛肉汤呢?”
  老狐狸怔了一怔,道:“她应该还在厨房,在底舱。”
  他的话还未曾说完,陆小凤已经转过身,一边叫着牛肉汤的名字,一边已经跌跌撞撞地冲下甲板,向原路跑回去。
  
※                                ※                                ※

  这就是陆小凤。
  他宁愿放弃一次求生的机会,也要将机会留给一些弱小的人。
  象陆小凤这样的人不会太多,但也不会太少。
  ——人类的历史并不总是光明,但就因为有着陆小凤这样的人,再漫长的黑暗也会过去。
  
※                                ※                                ※

  海上的天空一片黑暗。
  陆小凤已经在底舱绕了两圈,却连半个人影都找不着,当他回到甲板的时候,却发现连老狐狸也已经失去踪影。
  也许连他也被卷入无边无际的风浪里。
  原本系在船下的求生艇已在二三十丈外的海上浮沉,胖子和求生艇上的人并没有因为陆小凤的义举而等候陆小凤,偌大的一艘海船已完全孤立,周围只剩下陆小凤一个。
  就在这时,又一排巨浪压下来,船上的主桅断裂倒下,整艘船也在风暴中解体。
  陆小凤眼前一黑,他已随着船体沉入到漆黑冰冷的海水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8 04: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                                ※                                ※

  
  黑暗中有一点光明。
  当陆小凤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他发现房间里已经多了一盏灯,柔和的灯光,为四周的夜色添上了几许暖意。
  谁为他点起这盏灯?难道是牛肉汤?
  陆小凤走上甲板,他看到牛肉汤仍然坐在相同的位置,一言不发。
  同样的背影,同样的姿势,就像恒古以来的仙佛雕像,从未发生改变。
  当陆小凤在无名岛上再次见到牛肉汤之后,牛肉汤对陆小凤的态度就很冷漠,不但冷漠,而且要陆小凤非死不可。
  难道真如老头子所说,牛肉汤人如外号,她就是一只蜜蜂,一只和雄蜂交配后就要将情人杀死的蜜蜂?
  过了很久,陆小凤叹了口气,走到牛肉汤的身边坐下。
  无论怎么样,他对牛肉汤并没有恨意。
  只可惜陆小凤还没想到如何打破僵局,牛肉汤就瞪了他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入船舱,重重地把舱门关上。
  陆小凤只能苦笑。
  他索性坐在船边,双腿悬空,等着海上日出的一刻。
  当启明星在天边隐去之后,海面逐渐现出紫蓝,接着几道霞光从海天相接的地方溢出,点染了旁边的云彩,云彩又点染了旁边的天空,一切就在不经意间,红日已经跃出水面,将千万条金蛇投落到墨绿色的海上。
  陆小凤深深吸了一口略带潮湿的空气,然后心满意足地躺在甲板上,沉沉睡去。
  在这个时候,他似乎忘记了船上还有一只会杀人的女王蜂。
  陆小凤的武功虽然不错,但却如此粗心大意,这样的人居然能够在江湖上活满三十岁,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然而,这并不是奇迹。
  陆小凤随时都能够入睡,而且睡得比大多数人安稳,就是因为他的内心充满光明,他对自己,对人类也总是充满信心。
  
(三)
  
  接下来的几天,牛肉汤一直在避开陆小凤。
  这一次她不再是那只会蛰人的蜜蜂,而是一只小小的老鼠,而陆小凤就是猫,一只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老猫。
  只不过世事通常会有些例外,就如老鼠也不一定怕猫。
  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猫躺在甲板上数天上为数不多的星星,老鼠居然主动走了过来。
  牛肉汤的声音仍然有些生硬和冷淡:“你知道我们的规矩,从现在起你的眼就要蒙上黑布。”
  陆小凤翻身坐起,道:“是不是很快就到无名岛?”
  牛肉汤不答,继续道:“不想蒙上黑布也可以,但从现在起你就要回到房间,绝对不能露面。”
  陆小凤道:“舱里头空气沉闷,还是这里好,你蒙上我的眼,我也想试试做瞎子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8 04: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                                ※                                ※

  
  黑布重重地压在陆小凤的眼上,围了一圈,又围上一圈。
  现在陆小凤的眼前只有黑暗,他又躺倒,睡在甲板上。
  牛肉汤没有出声,但也没有离去。
  陆小凤笑了,道:“奇怪,为什么这次你不走了?是不是怕我会自己揭开遮眼的黑布?”
  牛肉汤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陆小凤又道:“你害怕有人会记下航行的路线,但现在海上一片黑暗,就算没有这块黑布,我也不可能看出什么名堂。”
  牛肉汤道:“有些人天生夜眼,只要有一两点星光,就可以看到周围景物的轮廓。”
  陆小凤道:“那我终于明白这艘船的秘密了。”
  牛肉汤道:“什么秘密?”
  陆小凤道:“这几天我留意到,一开始日出的时候,太阳出现在船行方向的右前方,但到了日落之时,太阳又到了船的右侧,那就是说,这艘船先向东北而行,后来又折转向南,我原本在想,船行路线如此迂回,是不是你们怕有人在后面盯梢,但我现在知道这个想法错了。”
  牛肉汤道:“错在哪里?”
  陆小凤道:“海上追踪不同内陆,在海上,别人看到你的时候你也可以看到别人,所以你根本不需要迂回航行,也可以知道有没有船在后头盯梢。”
  牛肉汤道:“你还知道一些什么?”
  陆小凤道:“既然不是害怕被人盯梢,但航线仍然如此曲折,那就是说,你们是想避开船行途中可能见到的岛屿或者陆地。大海茫茫,水天一色,天上虽有日月星辰,但他们的位置并非永恒不变,我没有罗盘,没有量天尺和牵星板,就算有我也不会用,所以我不可能绘画出你的航海线路,这几天你虽然没有限制我在船上的行动,但你仍然担心我会记下沿途岛屿的形状方位,所以你故意曲线而行,其实就是避开视野范围内的景物,现在你要我蒙上双眼,就是因为现在已经进入无名岛水域,已经无法避开一些可供参照的岛屿。”
  牛肉汤道:“陆小凤,你果然是一个危险的人。”
  陆小凤奇怪了,道:“我危险?”
  牛肉汤道:“虽然你的武功马马虎虎,人也不够聪明,但我从见你的第一眼起,就觉得你迟早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陆小凤道:“所以你一直想杀我。”
  牛肉汤停了一停,道:“这的确是原因之一。”
  陆小凤道:“据说你们有一个伟大的梦想,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担心我会来煞风景?你家老头子的梦想到底又是什么?”
  牛肉汤道:“我不能说,所有的行动和计划只能由老头子亲自来向你说明。”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再不说的话,我就会被我的好奇心憋死。”
  牛肉汤莞尔一笑,道:“你可以试试其它的问题?”
  陆小凤道:“我真可以问?”
  牛肉汤道:“我会选着回答。”
  陆小凤道:“我知道你们利用海洋里的暗潮将太平王府的镖送到岛上,但我很奇怪,你们究竟怎样躲过那场风暴?我几乎就死在这场海难里,在那时候,天地之威和人力的渺小,再没有人比我有更深的体会,但是,究竟有什么方法,可以将你,还有那些镖银镖师,完整无缺地从风暴中转移出来?”
  牛肉汤似乎在看着陆小凤,过了很久,她终于道:“好,我现在就把这个答案告诉你。就算我不说,以后总有人能够猜出来。”
  陆小凤“咕咚”一声从甲板上爬起,他的双眼虽然被蒙,但心底的笑意却丝毫掩饰不住,就象小孩子终于等到了新奇的玩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9 02: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6 03:18 编辑

  
  “你去过老狐狸的货舱,在那里你也见过佛像法器,但其实在货舱的底下另有暗层,里面还有一条船。”
  “你的意思是说,船的中间还有船?”
  “严格来说,那不是一条船,因为它没有帆,没有橹,看起来就象一个蛋,一个密封的鸡蛋。”
  “这个蛋有多大?”
  “也不大,但足够容纳一百零三尊可以藏人的佛像和盛满珠宝的木鱼。”
  “这么说,我在货舱里见到的佛像只是核桃外面的硬壳。”
  “只要不是死人,他就会吃喝拉撒,会喊会叫会动,同样地,珠宝放在木鱼里,船行海上,同样有可能因为碰撞摇动而发出声响,所以我们当然不会将他们放在外头的货舱,最重要的是,我们一直在提防你。”
  “提防我?”
  “劫镖之后我们需要小心各方面的侦查,除了太平王府和中原镖局,当今皇上也是镖银失主,他极有可能派出高手追踪到狐狸窝,而你恰好在那个时候出现,恰好我们又知道你和皇上有过一段交情。”
  “偏偏我也是拼死要上老狐狸的船,所以你们索性让我去看货舱,反正那货舱就是一个很正常的货舱,就算我有心追查,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你不是来查案,但无论如何,你都是一个危险的人,我们最终决定,让你亲眼目睹整个海船失事。”
  “所以我被岳洋打到海里之后,你们就借故返航,重新把我接回船上。”
  “我们不得不这样做——你被船上的人打下水,但紧接着这艘船就出了事,你或许就会怀疑,怀疑这船上是不是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么小的事你们都考虑在内?”
  “所有的事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就除了一件事。”
  “哪件事?”
  “在海难发生的时候你没有上求生艇。”
  “因为我还要找你和其它失踪的人。”
  牛肉汤的声音似乎顿了一顿,才慢慢道:“我知道,我听到你在叫我的名字。”
  “那时候你在哪?”
  “我在船底的暗舱,你就在我的头顶跑过。当老狐狸从甲板下来,我们就进入‘鸡蛋’,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最后时刻?”
  “鸡蛋就在船的最下一层,当船体裂开,鸡蛋就会从船底掉出,滑入到深海里。”
  “你们不会被淹死?”
  “这是一个密不透风的鸡蛋,海水无法进入,鸡蛋的大小和重量经过无数次的计算和测试,可以稳定在水下三四丈的地方潜浮,而不是沉入海底。”
  “我还是不懂。”
  “海上虽然有要命的风暴,但水下却平静安宁,而且鸡蛋入海的时候最强的风暴已经过去,之后海洋的暗流就推着它,一直将我们送到无名岛。”
  “鸡蛋在水底,那你们怎样回到海面?”
  “鸡蛋里有负重的沙包,当需要浮上水面的时候,我们将沙包从鸡蛋下方的管道推出,船身变轻,自然就会浮到海上。”
  “我在海上为什么看不到鸡蛋浮出水面的景象?”
  “你虽然是因为同样一股暗流才来到无名岛,但你在水面而我们在水下,水下的前进速度当然比你快很多。”
  “鸡蛋入海,是因为船底分裂,但如果老狐狸的船没有从中断裂,那你们岂非一直就卡在船上?”
  “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哦?”
  “真正令到船体中分的,并不是海上的飓风,而是我们。老狐狸的船是特制的船,所以才可以放得下‘鸡蛋’,而船体的底部有活动的扣,只要将这几个扣松脱,‘鸡蛋’本身的重量就会令到船底象大门一样打开。”
  “这些神奇的杰作,是不是同样出自老头子的手笔?”
  “当然。老头子还有很多神乎其技的东西,你一辈子都想像不到。”
  “其实,你不应该将这艘奇特的船比喻成鸡蛋。”
  “哦?”
  “它应该是子宫里的胎儿,主船就是它的母亲,正因为有这个母亲在外头保护,婴儿才可以避过最猛烈的风暴,之后主船中分,‘鸡蛋’滑出,那就是母亲经受了分娩的阵痛,让婴儿呱呱坠地。”
  “陆小凤,你的话和老头子的几乎一模一样。”
  “哦?”
  “老头子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同样将鸡蛋比拟成子宫里的胎儿,他还说,分娩代表着新生命的诞生,这是天底下最神圣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19 20: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19 20:06 编辑

※              ※              ※

  海上的浓雾已经散去,星空变得茂密起来。
  牛肉汤的眼睛也变得像星光般明亮。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道:“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老头子也是一个热爱生命,尊重生命的人。”
  牛肉汤道:“这句话其实同样适用在你身上。”
  陆小凤哦了一声。
  牛肉汤继续道:“老头子看重你,不是因为你的武功机智,而是因为你同样是一个懂得尊重自己和尊重别人生命的人。”
  陆小凤道:“如果老头子真的是你所说的那种人,他就不应该让无辜的人丧生在那场海难里。”
  牛肉汤道:“你错了。”
  陆小凤道:“我错了?”
  牛肉汤道:“你惋惜那些早逝在求生艇上的生命,但我想让你知道,真正害死他们的人,是你!”
  陆小凤道:“为什么?”
  牛肉汤道:“如果当时你在求生艇上,他们就不会死。因为我们早就安排好,在海难后的四五个时辰内,分别会有两艘船经过出事的水域,他们会救走求生艇上的人。”
  陆小凤道:“为什么他们最终逃不过一劫?”
  牛肉汤道:“因为当救援船抵达的时候,求生艇上的人已经全部死了。他们的死,不是因为风暴和海难,而是他们的惊慌和恐惧,死在他们自己的手里。”
  陆小凤痛苦地闭起双眼。
  他能够想象到,当时求生艇上的人为了生存,为了争夺最安全的位置,争夺淡水和御寒衣物,争夺一切可以争夺的东西,每个人的脸都在扭曲变形,就象一群老鼠在争夺生存的资源,互相拼个你死我活。
  牛肉汤的声音也有些沉重:“在我们的计划里,这些人会安全地回到陆地,因为他们可以作为海难失事的见证,就算镖局的人追查到老狐狸的船,也会认为船沉大海,就会放弃从这条线索追下去。所以说,如果你当时在求生艇上,你就可以阻止他们的恐慌和抢掠,他们就不用死。”
  陆小凤道:“我错了吗?”
  牛肉汤在陆小凤的身边坐下,轻声道:“其实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一个人,你不需要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道:“我的心情很不好,我想回去了。”
  牛肉汤拖起陆小凤的手,道:“你目不能视,我陪你走。”
  
  甲板上就只有陆小凤和牛肉汤,他们并肩而行,陪伴他们的是满天的星光,还有轻柔如情人呓语的涛声。
  没有尘俗,没有繁嚣。
  牛肉汤的手细小而柔软。
  在这一刻,牛肉汤的手不再是舞刀弄剑的手,而是一只温柔体贴的手。
  这是一只适合做情人的手。
  到了房间的时候,陆小凤的心跳已在加快,一股熟悉的热意也从小腹升起。
  只不过他本已在握紧的手却渐渐放轻、放软。
  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只能是敌人?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成为朋友甚至恋人?
  牛肉汤久久望着陆小凤黑布下的双眼,她的目光深邃而幽远。
  “明天,你就会见到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一个真正的乐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1 08: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2 02:25 编辑

第七部  老头子的梦想国
  
(一)

  
  当陆小凤解开脸上黑布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正午。
  炽热夺目的阳光让陆小凤有些不适应,他睐起双眼,打量着这个小岛。
  海浪推揉着沙滩上停泊的小船,一道长长的引桥从岸边延伸入海,三五成群的渔夫抬着生蹦活跳的海产从陆小凤身边走过,晒得通红的脸上扬溢着丰收的喜悦。
  陆小凤望向牛肉汤,道:“这里是无名岛?”
  牛肉汤眨了眨眼,道:“你说呢?”
  陆小凤可以肯定这绝不是他上次到过的海岛,当时他沿着无名岛的海岸线走了一圈,却见不到有毗邻的陆地或者任何人工留下的痕迹,而眼前的小岛却有码头有渔人有趸船,分明是一个常见的海港。
  牛肉汤一路推着陆小凤向前走,从绿树婆娑的山径小路穿过去,陆小凤就看到了一个繁华而热闹的市镇。
  一条青石板铺成的街道将小镇分成两边,这里不但有米铺渔行茶楼酒馆胭脂斋丝绸店珠宝玉石轩,甚至还有赌坊和钱庄。
  陆小凤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繁华的内陆,但仔细一看,却发现镇上的人虽然汉服打扮,但他们的身形外貌却有着浓浓的域外风情。
  一个卷发厚唇、皮肤黝黑的中年人看到了牛肉汤,他赤脚走过来,半跪地上,然后用手上的波斯弯刀剖开牡蛎硬壳,恭恭敬敬地捧给牛肉汤。
  陆小凤也尝了一个,肉汁入喉,带着无法形容的鲜甜。
  牛肉汤拍了拍黑人的肩膀,道:“今天见过老爷子了吗?”
  黑人居然能说一口不错的官话:“老爷子今早讲荀学,在无类堂。”
  
※                                ※                                ※

  
  青石板街道的尽头是错落有致的农舍,绕过长满绿藻的池塘,青山就在白云下。
  “无类堂”掩映在山脚下的树影里,远处传来一阵阵的诵书声。
  牛肉汤仍然拉着陆小凤的手,眼睛也在发着光,道:“这个地方好不好?”
  陆小凤道:“这是就是你说的乐土。”
  牛肉汤道:“不错,这里原本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孤岛,附近水域有三四个好勇斗狠的土著部落,他们经常为了争夺这里的资源而拼死打斗,后来老头子接管了这个岛,十年打理经营,把将这里变成了一个海外的桃源。”
  陆小凤点了点头。
  他也留意到市集上很多人的脸上臂上有着各种图腾纹彩,从那些图案和位置可以看出他们原本属于不同的族系,但现在他们却平和地生活在一起。
  当陆小凤进入无类堂之后,他就更加明白到这个名字的意义。
  “有教无类”是孔子说过的话,即是说教育不分贵族平民,更没有华夷和善恶之分,只要他们有心向学,就应该入学受教,现在这个幽静的学院里就有着各种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在他们中间既有五六岁的垂髻童子,也有鹤发鸡皮的老翁。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并不一定正确,我说的对吗?”
  小老头走了过来,这次他身上穿的是先秦时候的峨冠博带,俨然一个万世之师。
  陆小凤也变得彬彬有礼,拱手道:“老先生安好。”
  小老头也微笑着道:“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
  
  
(二)
  
  现在已经到了午膳的时间,牛肉汤将那些或高鼻或深目,肤色各异的学子带入内院,偌大一个讲学堂就剩下小老头和陆小凤。
  小老头道:“你比我预期中要来得早。”
  陆小凤道:“早知世间有此乐土,我应该更早到来。”
  小老头抚掌道:“为了邀请你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使用了一些非常手段,幸勿见怪。”
  陆小凤道:“在我眼中你已有着通天彻底之能,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加入。”
  小老头道:“我当然有足够好的理由,但我知道你心中疑团满腹,你不妨先将你想知道的事说出来。”
  陆小凤道:“我可以知道的,你已经让我知道;我未曾知道的,此时此刻,即使我问了你也不会回答。”
  小老头微笑,道:“例如呢?”
  陆小凤道:“出入无名岛的方法只能经由水路,但当时我在岛上却见不到有码头之类的建筑,究竟那些来往的船艇要如何登陆和停靠?这是我一直很在意的事,只不过这问题的答案我已大致知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2 02: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老头道:“说来听听。”
  陆小凤道:“当日我为了寻找逃生的路而沿着无名岛的外沿走了一圈,我发现东岸海水湍急,怪石嶙峋,连人都站不稳,更别说让船只停靠,西岸倒是水清波平,但海水太浅,大船在离岸三四十丈的地方就要下锚,那里没有引桥,船上的人无法直接上岸,出入就只能换乘小艇,但这样一来,沿岸的沙滩椰林就应该会留下脚印足迹,岸边也应该会有拴绑往来小艇的木桩,事实上整个海滩只有随水漂来的佛像木鱼,所以我也曾经绝望过,认为无名岛只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孤岛。”
  小老头道:“不从水路出入,上岛的人难道从空中飞过?”
  陆小凤道:“最不可能的地方反而最有可能,所以,船只出入的地方应该就在东岸某个乱石丛生的崖边。”
  小老头道:“哦?”
  陆小凤道:“我估计在某处悬崖之下有一个天然溶洞,那里恰好也是岛内地下河的出海口,或而言之,要出入无名岛的话,就要等退潮之时,溶洞入口露出,船就从那里驶入,沿暗河逆流而上,就可以毫无痕迹地进入无名岛内。”
  小老头道:“世上多有些自以为才智通神的人,妄称自己巧夺天工,殊不知天工之巧,岂是常人能够想像得到。”
  陆小凤道:“夫子的话,我会谨记。”
  小老头点了点头,道:“你应该从岛上的淡水泉猜出岛上有暗河,然后又从老狐狸的鸡蛋船联想到进岛的方法。”
  陆小凤道:“的确如此。”
  小老头道:“上岛的谜你已经解开,看来无名岛已经不够无名,或许我也要另寻出路了。”
  陆小凤道:“无名岛是你的基业,你不会轻易放弃,而且,除了你的嫡系亲信,没有人知道无名岛的水域方位。”
  小老头道:“小心一些总没有错。”
  陆小凤忽然凝视着小老头的眼,道:“这里的桃源乐土却是一个毫不设防的小岛,但为什么对于无名岛你却讳莫如深?是不是因为你有一个连你也要害怕的对头?”
  小老头道:“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
  陆小凤道:“既然你不肯回答,相信你也不肯现在就解开密室杀人之谜。”
  小老头道:“到了合适的一天,所有的答案我都会让你知道。”
  陆小凤道:“最后我只想问一个你一定可以回答的问题。”
  小老头道:“你说。”
  陆小凤道:“你是杀手组织的首领,若论杀人的武功手段,不说宫九,就连贺尚书也在我之上,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加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4-21 14:10 , Processed in 0.07026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