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22: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老头道:“第一,我要你做的不是杀人,第二,我看中你,是因为你我都是尊重生命的人,既尊重别人,更尊重自己。”
  陆小凤苦笑道:“我尊重自己?我不过是无行的浪子,喝酒打架狎妓,还有一个喜欢奢侈喜欢浪费的毛病,这样的人,怎配得上这个评价?”
  小老头道:“当我在无名岛见到你,就知道你是一个尊重自己的人。”
  陆小凤道:“那时候我是什么样子?”
  小老头道:“我记得很清楚,我在岛上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像一个整装赴宴的翩翩公子,根本不像在荒岛上孤立无援地生存了三十天。”
  陆小凤苦笑,道:“你觉得在孤岛上生存的人应该会是怎样一副样子?”
  小老头道:“洁身自好,为悦己者容,这本是人之常情,但如果一个人流落到世外荒岛,又觉得已经无望离开,他会变得焦虑和自暴自弃,任由头发打结,胡须突兀,衣服也不洗不换,反正孤岛无人,根本就不需要再好整以暇,但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却像公子哥儿轻车到埠,光鲜得象一枚刚剥壳的鸡蛋。”
  陆小凤摸着自己的下巴,道:“那是因为我每天都用夜壶刀刮胡子。”
  小老头笑了,道:“这就是你不同于岳洋和贺尚书的地方,‘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如果连正心修身都做不好,又怎能做其它的事?”
  陆小凤道:“除了会修身之外,我还能够做些什么?难道你要我持家治国平天下?”
  小老头道:“相信你已经听老实和尚说过,我有一个抱负,希望你能够帮我实现。”
  陆小凤道:“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小老头道:“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陆小凤道:“天纵其才,高深莫测。”
  小老头道:“古往今来,能够真正当得起这八个字的人只有一个人,我和他相比,不过是萤火之光,难与日月之辉媲美。”
  陆小凤道:“这个人我也认识?”
  小老头道:“你当然认识,虽然他已作古千年,但他的光辉足以照耀万世。”
  陆小凤道:“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平整六合,一统天下的始皇帝?”
  小老头摇头,道:“嬴政失于残暴,他只懂得用暴力去解决问题。”
  陆小凤道:“那会不会是汉武帝或者唐太宗?”
  小老头又笑了,道:“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欲望,你不用再从皇帝那些方向去猜。”
  陆小凤道:“莫非是尝遍百草的神农氏?”
  小老头又摇了摇头,道:“那只是神化了的人物,当不得真。”
  陆小凤道:“你建立无类堂,倡导教学,不分贵贱,莫非你最敬佩的人就是孔先圣师?”
  小老头道:“我所敬佩的人,孔子也一样佩服得五体投地。”
  陆小凤道:“我书念得不多,真的不知道了。”
  小老头道:“‘周公吐哺,天下归心’,这句话你听说过吗?”
  陆小凤道:“我知道这是曹操的诗,念完这首诗,曹操就打了败仗。”
  小老头道:“黄帝之后,孔子之前,能够集大德大功大治于一身者,就只有这位一饭三吐哺的周公旦了。”
  陆小凤长长吐出口气,道:“原来是他。”
  小老头道:“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因为想仿效周公当年的礼乐制度,建立一个世人景仰的桃源国土。”
  陆小凤忍不住道:“你要做的,已经做到了。”
  这绝不是恭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来自不同的种族,有着不同的语言和信仰,但现在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同的肤色、不同的脸孔流露着相同的平和与满足。
  小老头道:“我要做的不止于此,这里只不过是方圆五六里的小岛,我的梦想在更辽阔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22: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小凤忽然皱起了眉,道:“难道你想将中原大地改造成你心目中的乐土?”
  小老头道:“你错了。”
  陆小凤道:“我错了?”
  小老头道:“故国的一花一叶只会令我怀缅,我绝对不会作非分之想。”
  陆小凤道:“那你梦想中的乐土在何处?”
  小老头不答,反问道:“听说你上老狐狸的船,是想东渡扶桑,领略异国风情,对吗?”
  陆小凤道:“其实我也是道听途说。”
  小老头道:“你知道这个岛国由谁人执政?语言习性和我们有什么不同?”
  陆小凤道:“完全不知道,反正我只是想游历一番,其余的就没有想得太多。”
  小老头道:“你应该要知道的。那里虽然景色绝美,女子也温柔如水,但那里的男人却彪悍横蛮,一句不合就动刀子砍人。”
  陆小凤道:“打架我最喜欢了。”
  小老头道:“但那里的人心胸狭隘,你打赢了拍拍屁股就走,但打输了的那个人砍不了你,就会用手上的刀来砍自己。”
  陆小凤的眉毛又已经皱起,他虽然喜欢打架,却不喜欢和疯子纠缠。
  小老头又道:“有两样东西可以代表扶桑岛人的特点。”
  陆小凤道:“哪两样?”
  “菊花和倭刀。”小老头解释道:“菊花代表着恬淡高雅,倭刀则代表着他们的暴力和凶残。大和民族是一个矛盾的民族,既好斗蛮横又和善秀雅,既保守刻板又乐具创新,既勇敢又胆怯,既顺从,又不甘心受人摆布,他们克己守礼,但又会忘本疯狂……总而言之,他们从小就在一个矛与盾的夹缝中生存,所以那里的人往往也是扭曲和怪异。”
  陆小凤道:“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小老头道:“你记不记得我说过,我做的是哪一行?”
  陆小凤道:“你做的是第二古老的行业,比最古老的一种更刺激,更多姿多彩。”
  小老头道:“你在中原有没有听说过像我这样的一个杀手组织?”
  陆小凤摇了摇头。
  小老头道:“因为高价请我杀人的,和那些被我暗杀的,都是扶桑岛国上的人。”
  陆小凤的眼睛已经亮起。
  小老头继续道:“那里的人从汉唐开始学习我华夏文化和政制,之后野心渐现,自诩日出之国,更屡有染指朝鲜之举,只不过近百年来战乱纷呈,群豪割据,犹如倒退历史,回到两千年前的战国时代。”
  陆小凤的神情变得十分专注,小老头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经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小老头继续道:“扶桑岛上的人称他们的国王为天皇,其下各方大名,就相当于周天子时代的诸侯,现在日本岛内战火不断,大名之间混战不休,他们为了自己的地盘和利益而争斗火并,整个岛国也被各地的豪强瓜分割据,他们的天皇已是形同虚设,变成政治角力时候的棋子。”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我听说孔子在生之时,见诸侯礼崩乐坏而担忧周天子地位不保,之后的历史果如孔子推断,想不到同样的事也在两千年后的海外发生。”
  小老头道:“我之所以熟悉这些,是因为那些大名经常请我暗杀他们的对手,比较出名的就有尾张的织田氏,甲斐的武田氏,还有中国的毛利氏。”
  陆小凤的眼睛都瞪大了,道:“中国的毛利氏?”
  小老头大笑:“此中国不同彼中国,那里的中国只是本州岛上的弹丸之地,因为居于中部就以此命名,倭人心态,可见一斑。”
  陆小凤道:“原来如此。现在扶桑岛上的局势怎样?有没有哪个大名或者诸侯可以将整个日本吞并,一如当日的嬴政?”
  小老头道:“他们当然有这样的心,几经交替,现时日本国内势力最大的人是丰臣秀吉,表面上他辅政天皇,实际上他仿效三国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
  陆小凤凝视着小老头的眼睛,道:“这些发生在海外的事,和你要实施的远大抱负,到底有什么关系?”
  小老头笑了,道:“你猜猜看,我取走太平王府的三千五百万两金银珠宝,又是为了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23: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小凤想了想,道:“我一定想不出来。”
  老头子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如果我能够想出来,你就不会要我加入你们的组织了。”
  小老头抚掌大笑,道:“陆小凤果然是陆小凤,不该多想的时候就不作无谓的猜想。”
  陆小凤道:“老头子也果然是老头子,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所有的事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小老头道:“三千五百万两,这笔钱足可以买十个关东落日马场,足可以让三万五千个少女献上自己的贞操,但我要做的,是用这笔钱。向丰臣秀吉买他手中的一个岛。”
  陆小凤皱起眉毛,道:“如此天价,就只是为了买一个小岛?”
  小老头道:“我能够买的,只能是整个日本岛国最南端的鹿儿岛,然后我会在那里建藩,做一个没有纷扰,没有斗争的太平藩主。”
  陆小凤道:“我不明白。”
  小老头道:“以丰臣的心计阴沉,如果不是这样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小岛,他还未必肯卖给我。”
  陆小凤道:“你做这笔亏本买卖,莫非要将这鹿儿岛,改成你心目中的另外一处桃源?”
  小老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
  陆小凤等着小老头的解释。
  小老头继续道:“现时丰臣家族在日本国炙手可热,权势顶天,但各方豪强也正蠢蠢欲动,不出三年,扶桑大乱即起,我在鹿儿岛构筑人间净土,到时就可以将那些逃避战祸的人招引过来,一如当年周文王在西歧施行仁德,招贤纳士。”
  陆小凤接口道:“当你势力渐大,你就像周武王那样,旌旗北指,然后将整个日本岛国据为己有。”
  小老头道:“你只有一点错了。”
  陆小凤道:“这次我错在哪里?”
  小老头道:“你忘记我跟你说过,我最敬佩的人是周公,除了佩服他建立礼乐制度,为周朝八百年江山打下基础之外,我还佩服他,是因为他摄政于成王年幼之时,还政于成王长大之后。能够将权势富贵举起和放下,这样的胸襟,才是真正的人物。”
  陆小凤迟疑着道:“你的意思是说,就算有朝一日你统领扶桑,也只会仿效周公辅政,而不是取而代之?”
  小老头道:“我的志向,是以周公的礼乐典制为蓝本,让一个落后而卑微的国度重生和壮大,我要以此证明,周公设立的礼乐和等级制度才是一个国家政权最好的法典,足以放诸四海而皆准。老实说,如果不是后世的姬周子孙不景气,周朝天下又怎会只有区区八百年?”
  陆小凤道:“但八百年已经令人叹为观止,秦国虽然强大但不过存传二世,大唐天下极盛一时,也只是捱了三百年。”
  小老头道:“后世政权每多短命,就是因为他们不明白周公思想的光辉。”
  陆小凤道:“所以你就用扶桑岛国作为你的实验田,建立你心目中的桃源王国。”
  小老头道:“我可以保证,到时你会见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清平世界,道不拾遗,家不闭户,邻里守望,国势强盛,当你置身其中,创造了这样一个人间乐土,你就会明白什么才是不枉此生。”
  陆小凤道:“我在你的计划中是怎样一个角色?”
  小老头道:“你辅助我创立基业,待我西山日薄,就由你守护和延续我的理想。”
  陆小凤缓缓吸了一口气,慢慢道:“为什么你选中的人是我?为什么不是宫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23: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小老头一直微笑着的脸上忽然起了变化,就连他的声音也失去了原先的柔和,变得有些沉重。
  “做子女的往往不能了解父亲的思想,甚至背道而驰,这也是做父亲的悲哀。当你的子女还是黄口垂髫的时候,他们会将你视为中心,父亲就是他们心中无人能及的英雄,但转眼间,儿女的头发长到束发及笄,他们就有了自己的想法,父亲的地位也变得不再重要,而且他们还学会了将自己的内心掩藏起来,再也不肯向自己的父亲敞开。”
  陆小凤玩味着小老头的话,道:“宫九不支持你的梦想?”
  小老头道:“他对这个海外的岛国殊无好感,或许他志不在此,所以我唯有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陆小凤道:“我何德何能,能够担此重任?”
  小老头道:“要建立一个人间乐土绝对不是三年五载就能够做到,负责统筹布局的人,不但要有超人的智慧,还要有无比坚韧的耐心和毅力,而且他还要有一颗博爱的心,这些优点在你身上都有。”
  陆小凤苦笑:“我真有那么好?”
  小老头道:“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对生命的态度,无论是对别人的,还是对自己的生命,你都懂得尊重和敬畏。”
  陆小凤道:“但我的武功连贺尚书也打不过。”
  小老头道:“若论招式华美繁复,贺尚书的确在你之上,但我敢打赌,只要你能够扛过前二十招,那你就一定能够赢他。”
  陆小凤道:“为什么?”
  小老头道:“贺尚书的武功就如画上名花,花的芳华和美丽是由绘画的人所决定,说到底仍然只是一幅画,但你的武功却如同长在枝头上的花蕾,本身就有着鲜活的生命。”
  陆小凤吐出一口气,道:“可惜我从来懒散,醇酒妇人当然却之不恭,但要我执权问政,却根本不是这方面的料子。”
  小老头道:“只要你肯去学习,没有什么不能够成功的。我知你少年成名,而且也做过一些不凡的事,但你有没有想过,江湖中英雄辈出,五十年后,一百年后,还有谁会记得你陆小凤?只有那些创造历史或者改变历史的人,他们才可以传芳百世,只有这样的人生才是完备的人生。现在机会就在你面前,能否把握,就要看你自己。”
  陆小凤的心似乎也被打动,道:“你创立的基业,却打算由我来继承?”
  小老头道:“是的,我这样做,也是因为你我之间,也许还会有半子之谊。”
  陆小凤道:“半子之谊?”
  小老头道:“是的,小女虽然不才,但样貌智慧还过得去,足与君子相配。”
  陆小凤的眼珠都几乎跌出来,道:“不行不行。”
  小老头笑了,道:“为什么呢?”
  陆小凤道:“她几次三番要杀我,你不会不知道。”
  小老头道:“女儿家的心,你还是不懂。”
  陆小凤道:“我不懂?”
  小老头道:“之前在无名岛,我本已命令过所有人不得与你为敌,但她依然要杀你,那是因为她觉得你一定会破坏我们的计划。她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她的父亲。”
  陆小凤没有再说话,他相信小老头的话是事实。
  小老头继续道:“她是一个好女儿,就算她心底里喜欢你,但也会将这种感情排在父爱之后。”
  陆小凤道:“她喜欢我?”
  小老头道:“海难之际,人人自危,你却拼了命寻找她的下落,其实你已经在她心中种下了一滴眼泪。”
  陆小凤道:“你怎么知道?”
  小老头道:“当时我就在那个鸡蛋一样的密封舱里,听着你叫唤她的名字,也看到她流出了眼泪。”
  陆小凤喃喃道:“原来你也在老狐狸的船上。”
  小老头凝望着陆小凤的眼睛,缓缓道:“你知道吗?这是她第一次因为外人而流泪。”
  
※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6 02: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6 02:29 编辑


  陆小凤的脸居然有些发红,过了很久,他终于冒出一句话:“但你也说过,她的外号是蜜蜂。”
  小老头又笑了,道:“只有当一个人的欲求得不到满足,又长期处于压抑的状态,才会放着好端端的人不做,转而去做一只野兽或者蜜蜂。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是唯一配得上我女儿的人,我也可以保证,她绝对比很多人温柔,绝对适合做一个美丽而贤淑的妻子。”
  陆小凤只能苦笑。
  他知道女人善变,但像牛肉汤这样随时都可能变化的女人,他实在有些吃不消,只是他也不能不承认,昨天晚上那个陪他躺在甲板上夜话的牛肉汤,那个牵引着陆小凤的手步回房间的牛肉汤,是他喜欢的那个牛肉汤。
  他甚至无法否认,就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他的心在动。
  陆小凤的眼睛虽然被蒙上,但他的心却在想起两三个月前洗澡房里的牛肉汤。
  沐浴后雪白柔细的肌肤,在海风中颤抖着的双唇和腰肢……
  ——如果昨晚他将牛肉汤拉入房间,牛肉汤会不会拒绝?
  幸好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房门开启之后,陆小凤也放开了牛肉汤的手。
  令到陆小凤压下内心欲望的原因是曜仪宫主,那个对陆小凤无比仰慕,也无比信任的曜仪宫主。
  曜仪宫主被宫九侵犯,陆小凤大可以用报复做借口,然后将牛肉汤拖入自己的房间,如果他真这样做了,曜仪宫主也不会知道,但陆小凤却不想让喜欢自己的人失望,哪怕那个人远在千里之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曜仪宫主和牛肉汤有些相似,她们同样有着南方女子的纤柔体态,让人既想怜爱地捧在手心,又想将她压在身下,慢慢揉碎。
  沙曼则相反,她的体态挺拔而修长,这本是陆小凤喜欢的类型,只不过现在陆小凤的心已经慢慢转移到曜仪宫主身上。
  但他们之间,是不是真的会有将来?
  
  小老头一直在观察着陆小凤的眼睛,道:“你的心很乱。”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道:“你的好意,恕我未能接受。”
  小老头道:“你另有心上人?”
  陆小凤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不能令她失望。”
  小老头道:“但沙曼并不适合你。”
  陆小凤道:“她不是沙曼,而是一个终生不能接触阳光,生命也可能随时完结的女孩子。”
  小老头道:“你说的是曜仪宫主?”
  陆小凤瞪大了眼,道:“你也知道她?”
  小老头道:“这世上我不知道的事并不会太多。”
  陆小凤的眼睛忽然亮了,道:“她的病能不能治?”
  小老头道:“很可惜,这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而且你和她好,你们的后代也极大可能遗传同样的病。”
  陆小凤的眼神变得黯淡:“那她留在世间的时日还有多久?”
  小老头道:“正常人的肌肤血管在遇到损伤时会自我修复,但这种病人却不具备这种能力,轻微阳光的灼伤或者稍重一点的碰撞都会令伤口溃烂,而且伤口会不断恶化和扩散,最要命的是,从出生的那一天起,他们身体里的能量每天都在虚耗,所以这类病人很难捱过二十五岁这个门槛。”
  陆小凤喃喃道:“这么说,她最多只剩下三年的寿命。”
  小老头道:“你喜欢她,为什么不仿效昆仑奴夜盗红绡,成就一段武林佳话?”
  陆小凤道:“就算她肯跟我走,但天下虽大,又怎能逃出太平王府的追捕?”
  小老头道:“你可以将她带上鹿儿岛。那里虽是弹丸之地,但前朝出动水师十万,两伐扶桑,却始终攻不入去。”
  陆小凤道:“那牛肉汤呢?”
  小老头道:“三年时间并不长,牛肉汤可以等你。”
  陆小凤道:“你这样委屈自己的女儿,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老头道:“答案你早就知道,因为我希望你心甘情愿加入我们,和我联手开创一个世人艳羡的净土。”
  陆小凤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道:“就是为了这个念头,你就要中原武林同道负上一笔无法偿还的巨债,你就要逼迫一百零三个镖师离开自己的家人,去到生死未卜的海外!这样的所作所为,就是你口中所说的乐土和梦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6 02: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6 02:32 编辑

  
第八部  冲突
  
(一)

  
  聒噪的蝉鸣已经消失,就连庭前的树叶也停止了摆动。
  没有风。
  暑意笼罩着无类堂,压得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陆小凤握紧了拳头。
  他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刺痛了小老头的神经,现在敌我实力悬殊,他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也许在下一刻他就要血溅五步,以他的能力,他根本挡不了小老头的十招。
  陆小凤不是君子,也不是道德先生,他所做所想的也不是每次都完全正确,但他至少不会捂昩自己的良心。
  
※                                ※                                ※

  
  小老头望了一眼天边,喃喃道:“明天会有一场暴风雨。”
  他没有回头,在墙上轻轻一按,石墙上就神奇地弹出一个酒屉,他拿出一个水晶酒樽,道:“这瓶酒的年份和蒸酿方法和上次的不同,你再试试。”
  陆小凤留意着小老头的手,这只手看上去和别人的手没有什么区别,但为什么别人的手只可以种花锄草写字抚琴,他的手却可以操纵别人的生死。
  小老头浅啜了一口葡萄酒,悠悠道:“镖局的人承接了这趟镖,就要承担起应有的风险,如果他们技不如人,失了镖,那就只能怪他们自不量力,更何况除我之外,同样会有其它人见财起意,但至少我没有使用暴力,换了别人,那一百零三个镖师早就横尸荒野。”
  陆小凤只能同意。
  江湖人过的本来就是刀口上的生活,镖师杀掉前来劫镖的强盗,也可能反过来,强盗杀死护镖的人。
  这本是江湖的法则。
  小老头继续道:“现在那些镖师已经不用囚禁在佛像里,他们也心甘情愿做我立国的资本。”
  陆小凤道:“他们宁愿抛弃他们在中原的家?”
  小老头道:“在我这里,权力、美色、金钱,他们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陆小凤道:“于你而言,这些镖师到底有什么用?”
  小老头道:“我对你说过,来年扶桑必有大乱,现时十四岁以上的青壮都已经被各地豪强征召,大战的下场你也可以预见,到时人口锐减,百物荒废,这个时候,这一百名健康精壮的中原镖师就可以发挥作用。”
  陆小凤道:“他们可以做什么?耕田开垦还是砍木运输?”
  小老头道:“他们的作用是繁殖。”
  陆小凤的表情就像是突然被人塞入十八个鸡蛋,而且还是连壳的鸡蛋。
  小老头的神色仍然很平静,就像一个义正辞严的师表,在容纳千人的讲台上陈述一件最平常最合理的事。
  “《尚书·泰誓》虽然说过‘惟人万物之灵’,但人生世上,所做的事都应该法度自然,在大自然里,种族的繁衍和延续就是最重要的事。你有没有听说过野外的螳螂交配,妻子会将丈夫的头和身体吃掉,这样就可以保证她有足够的养分产卵,它们的下一代也因此而足够健康;蜜蜂交尾,雌蜂会挑选最强壮的雄蜂,雄蜂完成了繁殖任务之后就会死亡,因为他的针会留在雌蜂体内,供雌蜂在以后的日子受用……所以,我敢保证,那一百零三名镖师一定很乐于接受这份任务,让战后荒芜的扶桑岛国尽快回复生机。”
  陆小凤望着小老头,呆呆说不出话。
  小老头的话很匪夷所思,但又无法辩驳,他的言行总是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但他的做法偏偏又没有违反常理人情的地方。
  过了很久,陆小凤终于道:“我无法否定你的说法。”
  小老头微笑:“我也敢保证,绝大多数男人都很想得到这份工作。”
  陆小凤的眼神忽然变得针尖般锐利,道:“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让扶桑岛上的人得到净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6 02: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老头盯着陆小凤,缓缓道:“你果然聪明。大乱之后才有大治,我仿效周公,在这个日本岛国建立万世基业,那我就必须要考虑新旧种族之间的文化和思想冲突,如果下一代扶桑人的身上已经流淌着一半汉人血统的时候,我要做的事自然事半功倍。”
  陆小凤道:“你似乎很热衷于权力。”
  小老头道:“我热衷的不是权力,而是希望在我手中创立一个长治久安的世界,这已经是我唯一的志愿。你要知道,我在二十四岁之前就已经是一个闲人,再高深的武功,再艰涩的典籍,我都了无兴趣。”
  陆小凤道:“因为世间的武功学识,你大多已经烂熟于胸。”
  小老头没有否认,继续道:“之后我就开始到处游历,我发现世人每多愁苦,所以我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令大部分的人觉得快乐。”
  陆小凤道:“这个问题,两千年前的释迦尊者也考虑过。”
  小老头道:“他的解决方案只不过是假想出一个虚幻净土,让世人在心灵上觉得清静无诟,但这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陆小凤道:“那你认为应该要怎样做?”
  小老头道:“要让世人脱离愁苦,首先就要建立一个政制合理、对内富饶、对外强大的国度,令故老有所依,贫病有所养,使大部分人都觉得知足和快乐,在确保生存所需物质足够充裕的同时,再从每一个人的思想品德上去完善,让他们知道什么该为,什么不该为,做到这一点,那才是真正的乐土。”
  陆小凤道:“所以你用这小岛做试验,然后你再将目光放到扶桑,用它来构建你心目中的梦想王国。”
  小老头道:“管理国政是最劳神费心的事,十里之内,必有逆民,更何况一个方圆千里的菊花与倭刀之国?但越是这样,越能够彰显统筹者的能力,我相信我的政制构思足够优秀,一个国家可能存在的矛盾和冲突都会被它包容和解决,我的子孙后代只需要沿着我铺设的路走下去,就能够建立一个万年不朽的太平盛世。”
  陆小凤道:“你的梦想的确很宏大,但我只想请教一个问题。”
  小老头道:“你说。”
  陆小凤道:“假若你抱负达成,让这个海外小国从此强大,你会不会就此满足?常言欲壑难填,你的下一步会不会是征服邻国,然后又将邻国拓展成为你心目中的另一片净土?”
  小老头迟疑了一下,道:“我说过,我只想做辅政的周公旦,而不是做嬴政。”
  陆小凤道:“你或许可以保证你不会这样做,但你的下一代呢?”
  小老头闭上了嘴。
  陆小凤道:“就算你可以强迫你的下一代扼守你的信条,但你又怎样保证下一代的下一代?你本来就是用侵略和征服的手段来取得别国的控制权,这种思想已经种入你子孙后代的血脉,以后他们就会用同样的借口,侵占其它的国家,甚至他们原本的祖国。”
  小老头叹了口气,道:“以后的事,谁都没法保证。”
  陆小凤道:“我知道你说的也是实话,所以我也只能够说七个字。”
  小老头道:“哪七个字?”
  陆小凤用黑布蒙起双眼,然后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小老头道:“你认为我会放你回去?”
  陆小凤道:“反正打也打不过你,要杀要放,只能看你的意思,我索性乐得大方。”
  小老头忽然道:“如果你愿意加入,或许我有办法医治你的曜仪宫主。”
  陆小凤道:“但你说过这是绝症。”
  小老头道:“她的病症是因为肌肤受损无法复原,我刚好知道世上有一种已经失传的神奇武功,可以令到受伤的肌肤再生。”
  陆小凤放开了眼前的黑布。
  他知道小老头所说的并不是神话,他就亲眼见过宫九用银针和皮鞭自残,但在瞬间之后,他身上的鞭痕针孔就已经消失,肌肤也复原如初。
  小老头继续道:“只要你留下,我可以将曜仪宫主接过来,她甚至可以和牛肉汤共侍一夫。”
  陆小凤还在犹豫,小老头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我的办法可行,曜仪宫主甚至可以不用再躲避阳光,她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每天沐浴晨曦朝露,领略世间温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8 02: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8 02:49 编辑

    
(二)


  风吹过,原本静止如画的树叶忽然舞动起来。
  陆小凤的心也在动。

※                                ※                                ※


  小老头的言行每每出人意表,但他所做的一切至少对陆小凤并没有恶意,对陆小凤也一直器重有加。
  他和陆小凤虽然有冲突,但这并不是个人的矛盾,而是观念上的差异。
  观念上的差异很难说谁对谁错,至于陆小凤所担心的事,算起来那也是几代之后,而几代之后,小老头和陆小凤早已化为白骨,将来的世界会有怎样的变化,他们也无从预想,既然这样,似乎他们更应该活在当下,把握好现在的每一天。
  无论如何,小老头对陆小凤总算不错。
  “彼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类似的事千百年前的专诸豫让就曾经做过,而且他们也因此而名垂青史。
  但陆小凤的选择呢?
  如果你是陆小凤,你又会怎样选择?


(三)

  
  “我可以多给你一些时间,你可以再考虑。”
  “我们不是誓不两立的对头,假若易地而处,可能我已经像老实和尚那样加入你们的组织,只可惜我一闭上双眼,就会想起那些受到劫案牵连的人,他们每天都在痛苦中挣扎和煎熬,就因为你所谓的宏大梦想,他们就要彷徨无依,甚至全家举债,他们当中有些人看不到生存的希望,就用轻生来了结自己的痛苦。”
  “成就大事之前,难免会有所牺牲。”
  “如果一些人的幸福是靠牺牲另一部分人的幸福才可以得到,那无论这个借口多么华丽,我都无法接受。”
  “看起来,我们的冲突很难化解。”
  “我必须承认,这一次上岛,我并不是诚心投靠,我的目的是想刺探你的秘密。”
  “我知道,你到来的时间太早,而且你也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但我要提醒你,你现在所知道的只不过是核桃外面的硬壳,真正的秘密仍然深藏其中,你无法触摸得到。”
  “此时此地,我们的关系只能继续敌对下去,除非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我会继续追查。”
  “此时此地,我仍然相信你会在某一天认同我的梦想,然后加入我们。如果我们真的只能对立,我也会为你留下一扇门,到你无路可走的时候,你可以带着我的女儿退隐江湖,忘记现在发生过的事。”
  “只可惜我是江湖人,人在江湖,有些事、有些人,我就不能不闻不问!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解不开的绳结,我不会放弃我的信念,你也不可能因为我而将劫镖退还。”
  “我的确不能让我的计划功亏一篑。”
  “看来我们之间没有其它的路。”
  “我们之间其实有很多的路,只是我们谁都不肯走第二条路。”
  “无论如何,我绝不会帮你欺凌弱小,绝不会帮你侵略别人的家国,绝不会做你的帮凶。”
  “你慢慢就会明白,世上有很多事有着他们自己的轨迹,它们不会因为你的坚持就会发生改变。”
  “我的书念得少,只知道什么叫做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好,你可以回去,但我要提醒你,当你踏上中原陆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无法再保证你的安全。”
  “我知道,宫九一向想杀我而后快。”
  “以后的日子,你会更加举步维艰。”
  “这些我也知道。”
  “临歧在即,我只想再说一句话。”
  “请说。”
  “小心珍重,后会有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28 02: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28 02:52 编辑

  
(四)

  
  海鸥轻盈地掠过甲板,眨眼间又消失在鼓涨的白帆之后。
  陆小凤已经回到海上。
  他双眼被蒙,全身的要穴也受到控制,但陆小凤却很放心,因为小老头保证过他在海上的安全,至于船只抵达终点之后会有怎样的变化,就不是他能够预料和控制了。
  陆小凤只有一个要求,他希望尽快回到中原,所以他一直没有解开眼前的黑布,这样老狐狸也就不用专门修改航线。
  海风将他脸上的黑巾吹得猎猎作响,他赤足坐在船舷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狐狸在船头拉起一瓶浸得冰凉的葡萄酒,递了过去。
  陆小凤像孩子般笑了。
  他目不能视,但鼻子仍然灵敏得像一只猎犬。
  “你的样子,和三十年前的小少爷一模一样,机灵,英俊,强壮,永不言败。”老狐狸看着陆小凤,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
  老狐狸口中的小少爷,当然就是现在无名岛上的老头子。
  陆小凤放下了酒瓶,道:“他年轻时一定已经是人中翘楚,惊才绝艳。”
  老狐狸道:“我看着他长大,他从小就是大家的骄傲,经史子集,礼乐骑射,没有一样事能够难倒他。”
  陆小凤道:“像他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在江湖上默默无名?”
  老狐狸的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道:“也许他出生时受到太多的祝福,所以他的成长总是充满苦难,很多次离成功总是差那么一步。”
  陆小凤道:“据说上天越是看重一个人,越是要他饱受挫折。”
  老狐狸道:“但他的挫折实在太多了,最严重的一次,他竟然患上了无药可治的深海恐惧。”
  陆小凤哦了一声,道:“我听说有这种病症的人,只要看到或者联想到和海水有关的事,就会呼吸困难,肌肉失调,完全无法自制,是吗?”
  老狐狸灌了自己一口酒,道:“那年他泛舟出海,结果就遇到了三百年一遇的飓风,船只翻沉,所有的人都在海难中丧生,我不死心,在失事水域附近不断寻找,半年之后,我终于在一个荒岛上找到了他。当时他已经蓬头垢面,瘦得不似人形。”
  陆小凤道:“你找到他的岛,是不是后来的无名岛?”
  老狐狸道:“不是,那是一个真正的死岛,岛上没有任何的生物,小少爷能够生存半年已经是一个奇迹。”
  陆小凤道:“然后呢?”
  老狐狸道:“接他回家之后,我们才发现他对水十分恐惧,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莫说沐浴更衣,他甚至连脸都不敢洗。”
  陆小凤道:“为什么?”
  老狐狸道:“用水洗脸的时候,毛巾就会敷在脸上,这会刺激到他回想起堕入深海时无法呼吸的情景,所以他会全身发紧,就象窒息一样。”
  陆小凤摇头叹息,道:“后来呢?”
  老狐狸道:“就在我们家族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对他绝望的时候,他却想出了自救的办法——他回到当年出事的海上,纵身跳了下去。”
  陆小凤道:“这的确是诸置死地而后生的方法,但也要有超人的勇气和胆量,才可以踏出这一步。”
  老狐狸的眼神充满欣慰,道:“就是这样,他不断跳入水里,上次又一次让自己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逼迫自己忘记对海洋的恐惧,他甚至还让自己在海上一路漂浮,希望水流将他带回之前的死岛。”
  陆小凤道:“之后呢?”
  老狐狸道:“这一次上天没有将他带上死岛,反而将他送到一个水清沙白的人间天堂。”
  陆小凤道:“那应该就是无名岛了。”
  老狐狸道:“是的,这是上天对他的补偿,而最奇妙的地方,当初那个死岛就像是专门用来考验他的一座难关,当小少爷破茧而出之后,那个死岛也就消失不见,再也找不着了。”
  陆小凤喝了一口酒,道:“天工造化,妙绝如斯,当浮一大白。”
  老狐狸盯着陆小凤黑布下的双眼,缓缓抽出一柄短刀,道:“小少爷一定能够创出一番伟业,阻止他的人,都应该死。”
  
※                                ※                                ※

  牛肉汤卷起裤腿,赤足走在沙滩上。
  海水刚好没过她纤细的脚踝,午后的阳光明媚耀眼,将绿如翡翠的海水映照得如同水晶般清澈透明。
  小老头在引桥上望着自己的女儿,道:“你要回去了。”
  牛肉汤望着引桥尽头扬帆待发的海船,目光竟似流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道:“我不想回去,我要留在这里。”
  小老头道:“你是宫家的女儿,有些事你就必须去做。”
  牛肉汤刚抹去腮边的泪痕,眼角又无法抑止地涌出眼泪,她一边踢着海水,一边大声道:“为什么一定要我嫁人?为什么一定要我嫁给陆小凤?为什么?”
  小老头没有回答,他只是望着牛肉汤游近帆船,然后爬了上去。
  风正帆悬,船影已渐行渐远。
  这时小老头的眼里流露着一种既似是怜悯,又像是关爱的神色,喃喃道:“我的苦心,以后你总会明白。”
  
※                                ※                                ※

  老狐狸的刀已迫近陆小凤的咽喉,陆小凤却毫不知觉。
  刀尖离陆小凤的咽喉只有一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01:4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30 01:52 编辑

  陆小凤忽然笑了起来,道:“我听说有些海岛其实是大鱼浮上水面时的背鳍,当大鱼潜回深海,这些海上的岛就会在水面消失。你说那个死岛会不会就属于这种情形?”
  老狐狸呆了一呆,道:“大海里有很多常人无法猜测无法想像的事,如果那个消失的死岛真是大鱼的背脊,那一定是上天对小少爷的救赎。”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人始终是人,有双脚而无鳍尾,就算武功再强泳术再好,也不能长时间浸泡海水,总要站回陆地上才能觉得踏实,这种感受,你家小少爷和我都深有体会。”
  老狐狸慢慢收回了刀。
  他的刀始终没有刺下去,是因为老头子说过要保证陆小凤在海上安全,还是因为老狐狸无法对一个年轻鲜活的会说会笑的生命下手?
  陆小凤又道:“还有多长时间回到陆地?”
  老狐狸道:“按这样的风向和航速,三天时间我们就可以回到狐狸窝。”
  他一口喝光了最后的酒,从甲板上站起来,大声道:“小少爷的话一定不会错,他说过你同他是同一类人,那你们就一定会走到一起。”
  
  
(五)

  
  两天后,清晨。
  一只信鸽掠过波平如镜的海面,飞入“无类堂”,落到小老头的肩上。
  鸽足上的纸卷打开,上面是几行龙飞凤舞的字:
  “海上将军连夜遁,云中小凤渺无踪。”
  当小老头看到最后的时候,他不禁哑然失笑。
  落款没有署名,而是寥寥几笔,勾出一只凤凰不似凤凰,小鸡不似小鸡的怪物。
  
※                                ※                                ※

  
  老狐狸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阳光直射海面又反射到船边,刺痛了老狐狸的眼。
  他绝对不是一个贪睡的人,但现在陆小凤和备用小艇一齐不见了踪影,就连随行的信鸽也少了三只。
  昨夜临睡前老狐狸亲手补点了陆小凤的睡穴,然后他还检查过船上所有装备,确认船只用四爪铁锚固定好,但现在锚已经躺在甲板上,换而言之,从昨晚子时到现在这段时间,他的船一直处于随波逐流的状态。
  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知道陆小凤在什么时候,什么位置驾船逃走。
  茫茫大海,陆小凤去了哪里?
  他离开老狐狸的船,当然是因为他不想让宫九知道自己的行踪,但就算他可以避开宫九的追杀,但他又有什么办法来拯救自己和那些受到劫案牵连的人呢?
  
  
(六)

  
  传说中的凤凰性极高洁,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梧桐不栖,出于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只有在太平盛世的时候才会在人间出现。
  其余的时间,凤凰只会起舞于九重天上。
  陆小凤虽然不在九重天上,但也离此不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7-26 04:08 , Processed in 0.09512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