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01: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30 01:53 编辑

  
※                                ※                                ※

  
  步上内金水桥,绕过丹墀台,从月光斜照下的乾清门阴影中穿过,陆小凤踏入了禁宫内庭的南书房。
  这是他第二次进入紫禁城。
  上一次陆小凤来到这里,是因为西门吹雪与叶孤城约战于紫禁之巅,幸好陆小凤凭他的机警和智慧破解了决战背后的阴谋,这次重游故地,不变的是九重天子的肃穆庄严,幸好年轻皇帝眼中的笑意也没有太大改变。
  “你这次来,是想赚我的琼浆玉液,还是来归还朕的三千五百万两军饷?”
  陆小凤道:“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拿朋友的有用钱来填饱自己的私囊。”
  皇帝道:“我相信你,所以你才会来到南书房,但如果你要洗脱罪名,我不会插手,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陆小凤道:“我知道。”
  皇帝道:“我曾经答应过为你做一件事,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
  陆小凤道:“是的,我已经想好。”
  皇帝道:“你说。”
  陆小凤道:“中原十三镖局失镖,所以要他们赔偿镖银,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他们已经山穷水尽,与其将镖局的人赶上绝境,倒不如暂缓催讨,反正他们都是你的子民,三年五年还不清,那就用五十年、一百年来还。现在你将他们全部押入大牢,那些被劫的镖银仍然无法要回,与其这样,倒不如给他们一条生路。”
  皇帝道:“你要的就是这些?”
  陆小凤道:“我要的就是这些。”
  皇帝道:“三千五百万两镖银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陆小凤道:“有一个朋友告诉我,这笔钱几乎就是朝廷两年的税赋总收入。”
  皇帝道:“但如果你要的只是朝廷暂缓催讨,我可以答应你。”
  陆小凤道:“你真的答应?”
  皇帝道:“我当然答应你,反正这笔钱并不是我的,因为真正的失主,是太平王府的安乐富贵王。”
  陆小凤的眼睛瞪得像两个大铜铃,道:“但太平王的世子却说这是你的军饷?”
  皇帝道:“他也没有说错,因为这本来就是我向太平王府筹借的军饷。”
  陆小凤的眼神越发迷惑,道:“你是万乘之尊,却要问臣下借钱?”
  皇帝道:“时过境迁,所以有些事我也不妨告诉你,之前我的确想向西北用兵,但我却不想动用国库里的钱。”
  陆小凤道:“为什么?”
  皇帝道:“打仗要用钱,出兵的时机却是稍纵即逝,我虽然贵为天子,但如果动用国库的钱,这件事就必须和内阁大臣相议,如此一来,出兵的秘密就未必守得住。”
  陆小凤道:“所以你就向太平王府筹钱,太平王久沐皇恩,富延十代,他当然拿得出这三千五百万两。”
  皇帝道:“我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陆小凤道:“什么目的?”
  皇帝道:“试探。”
  陆小凤道:“你要试探谁?”
  皇帝道:“太平王向来不问政事,一直是个安安稳稳的太平王爷,但我却查到,就在五个月前,他名下有一大笔钱分别从各地的钱庄取走,然后不知去向。”
  陆小凤道:“五个月前?那就是端阳劫案之前的事了。”
  皇帝道:“就因为这笔钱数额太大,我不得不提防。”
  陆小凤道:“你担心一些什么?”
  皇帝没有正面回答,道:“经历过南书房叛变之后,我对谁都会很小心。”
  陆小凤道:“太平王从钱庄取走的钱共有多少?”
  皇帝道:“已经确实知道的就接近两千万。”
  陆小凤道:“一个素来安稳的太平王爷,忽然有如此庞大的资金流动,这件事当然有些可疑。”
  皇帝道:“通常在一种情况下才需要动用这么多的钱。”
  陆小凤道:“哪种情况?”
  皇帝道:“战争。打仗从来都是很耗钱的事,打造武器,募集兵士,筹备军粮,这些都要用钱。
  陆小凤道:“你担心太平王府有出兵叛乱的意思,所以就故意问他筹措军饷,试探他的反应。”
  皇帝道:“我推算过,扣减正常开支之后,太平王府历年下来的俸禄累积应有四千余万,所以我就问他借三千五百万两军饷。如果他之前的资金流动只是正常转移,那他应该可以拿得出来。”
  陆小凤道:“事实上太平王也真的把这笔钱拿了出来。”
  皇帝道:“所以我错怪了他。”
  陆小凤道:“如果这笔军饷真的到了西北呢?”
  皇帝道:“那西北方向应该已经传来捷报。”
  陆小凤道:“现在军饷被劫,西北这场仗当然也就打不成了。”
  皇帝道:“国库每年都有正常的兵役预算,但那笔三千五百万两的军饷是额外的支出,这本来就是让五十万将士奇袭西北而设的‘卖命钱’,现在仗既然打不成,出兵的时机也已经过去,这笔军饷也就因此省下,所以我并没有损失。”
  陆小凤道:“怪不得端阳劫案虽然上动天听,但你却没有过多的干预,因为丢失的镖银根本是太平王府的钱,所以催迫中原武林赔偿的人,一直都是太平王府的人。”
  皇帝道:“答对了。”
  陆小凤道:“难怪你这么爽快就答应我的请求。”
  皇帝笑了,道:“慷他人之慨,何乐而不为?更何况卧榻之旁,如果还有人富可敌国,这样你也就很难睡得安稳。所以你求我做的事,我明天就会安排。”
  陆小凤站起身,拱手道:“天子圣明。”
  皇帝道:“你要走了?”
  陆小凤道:“解决了这个难题之后,我就可以安下心来,重新寻找破案的线索。”
  皇帝道:“在你走之前,可以和我再拼一次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01: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7-30 01:56 编辑


※                                ※                                ※

  
  不知倾干了多少樽美酒,也不知说了多少醉话。
  皇帝朗声吟哦:“‘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九重天子也不是什么都可以拥有,你知道吗,朕最缺的就是朋友。”
  陆小凤道:“我知道,虽然有文武百官拱卫着你,但你永远都分不清他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什么时候是敌人。你连向来不问政事的太平王都不敢信任,又怎可能会有朋友?”
  皇帝道:“我本不应该怀疑他的。远在先皇立朝的时候,太平王府和先皇已有一条密议。”
  陆小凤道:“什么密议?”
  皇帝道:“你应该知道什么是汉高祖白马之盟。”
  陆小凤道:“我听说过,刘邦杀马立誓,要大臣定下终生‘非刘氏不王’的承诺。”
  皇帝道:“汉家皇朝四百年来都恪守着这个誓言,唯一破禁是献帝册封曹操为魏王,但那已经是汉室天子的最后一代。”
  陆小凤道:“异姓王侯原本也是有的,但最终韩信英布这些人因为反叛罪名而被剿杀,他们的死,是不是都有些冤枉?”
  皇帝不愿回答这个问题,继续道:“后世宋太祖杯酒释兵权,那已经是很温和的做法了。与此类似的是,先皇立朝之后,也和太平王定下誓盟,他会给太平王府绵延不绝的富贵,而太平王也承诺世代不起二心,不作贰臣,而维系这个誓约的办法,就是所有历任的太平王只可以虚挂头衔,不问政事。”
  陆小凤道:“原来安乐富贵王的名称背后,竟然有着这样深层的意思。”
  皇帝道:“第一任的太平王也是个不世出的人物,他为了表达忠诚,当着先皇的脸,将一枚钢针完完整整地打入自己的背脊骨,起誓说如果他有反叛的心,上天就会让这枚针破骨而出,顺着血管流入心脏。”
  陆小凤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冷颤。
  他打架的经验比很多人都多,捱打的经验也绝不比别人少,所以他很清楚什么叫做痛入骨髓。
  能够忍受钢针一下一下地打入自己脊骨梁,这种人的神经绝对比钢丝还要坚韧,比骆驼还要坚忍。
  皇帝叹了口气,道:“如果世上多一些这样忠诚的臣下,我又怎会有那么多的疑虑?”
  陆小凤道:“我听说你近年起用了太平王的世子。”
  皇帝道:“是的,他和我一起读书,一起长大,我熟悉他如同熟悉自己的手臂,当我承继大统之后,却发现我可以信赖的人并不多,除了太平王世子之外,你也是我可以信任的人。”
  陆小凤道:“你为什么信任我?”
  皇帝道:“你的人虽然聪明,武功也高,但在权谋方面却单纯得像个孩子。”
  陆小凤道:“就因为我没有追求权力的野心,所以你才会信任我?”
  皇帝道:“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
  陆小凤望着年轻的皇帝,忍不住道:“看来你并不快乐。”
  皇帝道:“你又猜对了。我最缺的是朋友,那你知道我最不缺的又是什么?”
  陆小凤道:“美女?金钱?”
  皇帝道:“是寂寞,我最不缺的就是寂寞。”
  陆小凤想起了小老头。
  小老头的梦想是统领扶桑,推行他亲手建立的政制,做那个岛国上权力最大的人,但现实中的九重天子却生活在寂寞里。
  然而,古往今来却从来没有哪位帝皇肯放弃手中的权力,因为那种叱咤风云、万人之上的优越感,足以掩盖繁华背后的空虚。
  陆小凤道:“我听人说过,解决寂寞的方法就是醉酒,哪怕酒醒之后寂寞仍在,但在半醒半醉的时候就会不知寂寞为何物了。”
  皇帝道:“我是天子,天子不能醉,就算半醉都不可以。”
  陆小凤道:“解决寂寞的第二个方法就是女人,最好是一个让你又爱又恨,让你牵肠挂肚的女人。”
  皇帝忽然瞪着陆小凤,道:“我知道你见过曜仪,一别经年,不知她变成怎样?”
  陆小凤跳了起来,道:“你也知道曜仪宫主?”
  “她本应是我的妃子,”皇帝的眼里似乎沁出一片矇眬,道:“我在她十五岁那年见过她,从那一眼起我就决定要迎娶她,曜仪就是我赐给她的封号,如果不是突然传出她患上绝症,她早已飞入紫禁城,我也不用寂寞如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7-30 01: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据说她的病会绵延后代,皇宫上下当然不能够接纳这样一个病美人,就算你是九五之尊,也改不了这个规矩。”
  皇帝仰天大笑,道:“数声鶗鴂芳菲绝,凤苑空悬曜仪宫。”
  陆小凤道:“想不到你也是一个多情人。”
  皇帝道:“你过来,我让你看看我为她描画的真容。”
  卷轴展开,画中美人正凝眸微笑。
  皇帝痴痴望着画像,道:“我画得如何?像不像她?”
  陆小凤已有些醉意,大笑着道:“体态虽似,眉目却不大像。”
  皇帝道:“不可能,我的画技半属名师,半属天赋,放眼天下至少可以位列前三。”
  陆小凤道:“吹牛,那只不过是别有用心人的恭维说话。”
  皇帝瞪了陆小凤一眼,道:“你不信?”
  陆小凤道:“我当然不信。”
  皇帝道:“我再画给你看。”
  只用了半盏茶的时间,陆小凤机灵跳脱的模样已经跃然纸上。
  陆小凤举起自己的画像左看右看,忍不住道:“如果太平王府缉捕我的公文画影就是用你这张配图,我怕我根本逃不出去。”
  皇帝傲然道:“我家建立王朝以来,每个位登大宝的人至少都有一项绝技。”
  陆小凤的眼里忽然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他抢过曜仪宫主的画像,呆呆望得出神。
  皇帝有些恼怒,道:“你还未看够?”
  陆小凤道:“奇怪。”
  皇帝道:“有什么奇怪?”
  陆小凤道:“你画中的人不像曜仪宫主,反倒像我一位故友。”
  皇帝道:“那是谁?”
  陆小凤道:“牛肉汤。”
  
※                                ※                                ※

  
  皇帝心仪的曜仪宫主,为什么她的眉目面貌却和牛肉汤相若?
  如果皇帝的画像没有错,难道牛肉汤才是真正的曜仪宫主?
  但如果陆小凤见到的曜仪是冒牌宫主,但她和小王爷又的确生活在太平王府,这一切又应该如何解释?
  
  
(七)

  
  陆小凤离开崇文门的时候已近清晨,浓雾仍然笼罩着这个神秘古老的都城。
  远山传来某个不知名寺院的晨钟,轻轻敲打着黎明前的宁静。
  这个时候年轻的皇帝和他的文武百官大概已经在准备早朝,城门内外,已经有不少贩夫走卒开始了他们一天的忙碌。
  陆小凤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京城清晨略带潮湿的空气,然后拨开迷雾,走向隐现的晨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4 03: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4 10:23 编辑

第九部  迷雾之后
  
(一)

  
  依旧亭台,依旧月。
  花香入袖,陆小凤就藏身在一株几可参天的月桂树上,透过婆娑的枝叶,他可以将整个曜仪宫收在眼底。
  几个翠衫小婢正在树下嗑瓜子聊家常,曜仪宫的主人却迟迟不见踪影,莫非她已经拥被高眠?
  陆小凤心中有几个疑问需要向曜仪宫主求证,但这些侍婢却迟迟不肯歇息,说笑的声音甚至越来越大,就像一群快乐的不肯回巢的小母鸡。
  ——丫环侍女如此放肆,难道她们就不怕打扰她们的主人休息?
  陆小凤没有再等下去,他在树梢上现身,朗声道:“有客自皇城而来,求见曜仪宫主。”
  女孩子们吓得花容失色,很快抱作一团,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圆脸少女仰起头,大声道:“你是什么人?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爬到树上?”
  陆小凤道:“我是传书的青鸟,当然要在树上。”
  圆脸少女道:“既然是信使,为什么不在白天登门投贴,反而在黑夜私访?”
  陆小凤眨了眨眼,道:“皇帝要我当面交一份礼物给宫主,但他不想张扬,因为天子也有一个大多数男人都有的毛病。”
  圆脸少女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什么毛病?”
  陆小凤正色道:“怕老婆。曜仪宫主始终是皇帝未过门的妻子,公然示好的话,到时后宫震动,河东狮吼,皇帝就别想睡个安稳觉。”
  女孩子们笑得倒成一堆,圆脸少女强忍着笑,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一定就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陆小凤。”
  陆小凤从月桂树上飘然落下,道:“其实我也怕老婆的。”
  
※                                ※                                ※

  
  陆小凤的心有些甜蜜,也有些苦涩。
  就连王府里一个普通婢女都知道他的名字,那当然是因为曜仪宫主经常说起他的缘故,所以这个曜仪宫主当然不可能是冒牌的宫主。
  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皇帝见到的曜仪宫主却和牛肉汤长得十分相似?
  陆小凤曾经想过,曜仪宫主虽然美丽,但却美得有些不真实,会不会那个酷肖牛肉汤的眉目才是她本来的模样,只不过她为了让自己更加美丽,所以就将自己易容改扮?
  在某些接近神话的江湖传奇里经常就会有类似的描写,但陆小凤本身就是乔装易容的行家,他很清楚,易容术只是通过改变人的样貌特征,从而造成别人视角上的错觉,并不是真的将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
  那有没有可能是曜仪宫主戴上美丽而巧妙的人皮面具,然后现身在陆小凤的面前?
  陆小凤也否定了这种想法。
  他触摸过曜仪宫主的脸,他知道再巧妙的人皮面具也模拟不了那种晶莹细腻的肌肤效果,更何况一个人戴上人皮面具之后,他脸部的表情就难免生硬僵化。
  正常人会有喜怒哀乐,而这些表情是由脸部皮肤下的不同肌肉群组成,例如一个人开怀大笑的时候,脸上就总共会有四十三组肌肉共同协作,而戴上面具之后,脸部下的肌肉很难牵动外面的皮肤,所以笑容就会变得不自然。
  陆小凤相信,他所认识的曜仪宫主会颦会笑,会脸红会害羞,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年轻皇帝的画里真真,又应该如何解释?曜仪宫主和牛肉汤之间,是不是又存在着什么秘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4 03: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7 10:26 编辑

※                                ※                                ※

  
  圆脸少女似乎对这个从树上飞下来的陆小凤很感兴趣,道:“你要找宫主的话就来得太迟了,几天前老王爷刚刚接走了宫主。”
  陆小凤道:“哦,他们去了哪里?”
  圆脸少女道:“他们要去的地方好像在彩云之南,那里有位专治奇难杂症的神医。老王爷是位好父亲,只要打听到有人能够治愈宫主的病,不管失败了多少次,不管路途有多远,老王爷都会陪宫主去。”
  陆小凤道:“你是这里的头儿,有关宫主的事你知道得一定不少。”
  圆脸少女叹了口气,道:“宫主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只可惜红颜薄命,她虽然不能进入皇宫,但名义上已经是皇帝的妃嫔,换句话说,无论怎样,她都不可能再嫁给别人了。”
  陆小凤道:“她是什么时候发病的?”
  圆脸少女道:“宫主发病的时候在六七年前,当时我还没到这里,听前几任的丫头们说,宫主不知道碰伤了哪个部位,一下子就流了很多血,怎么也止不住,过了两个月才勉强好了,从此之后宫主就只能深居简出,生怕会再受到一点儿的伤害。”
  陆小凤道:“以前服侍宫主的那些人呢?”
  “她们早就回家抱孩子了。老王爷心肠好,在这里的丫头只要满十九岁就可以拿回自己的卖身契约,想回原籍的就回原籍,想嫁人的就可以嫁人。”圆脸少女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瞟着陆小凤,道:“下个月我也满十九了。”
  陆小凤似乎又变成了一个不懂得闻弦歌而知雅意的笨蛋,他将一方绿如深潭的玉佩交到圆脸少女的手上,叮嘱道:“这是天子留给宫主的信物,请宫主长系在身,永不相忘”。
  那群快乐的小母鸡已经将兴趣转移到玉佩身上,陆小凤却有些失望,他本想找一些以前就在曜仪宫的人来求证曜仪宫主的面貌,只可惜这里没有一个人见过以前的曜仪宫主。
  圆脸少女瞪着陆小凤,道:“信物已经送呈,你还不走?”
  陆小凤喃喃道:“宫主是一直就这么瘦弱,还是大病之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圆脸少女冷哼一声,道:“你们这些男人是不是都只喜欢那些弱不禁风的瘦美人?在我扬州的家乡就有很多瘦马,要不要我介绍你去?”
  陆小凤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连忙离开这只既多情又难惹的小母鸡。
  他当然知道圆脸少女说的是什么,在很长一段时期里,窈窕纤弱的“扬州瘦马”就是秦淮富商巨贾间流行的风尚,牙婆驵侩也纷纷以此为业,专门圈养和调教年轻的幼女,束腰缠足,学习形态妆容、丝竹棋牌和百般淫巧,等到十三四岁的时候就高价待沽,一等一的“瘦马”甚至可以暴利到一千五百两白银以上。
  ——瘦马的盛行,是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子幼小而无助的神情体态,可以最大程度满足某些人心底里最邪恶的欲望?
  陆小凤忽然觉得有些恶心,他只想找个朋友可以倾诉解闷。
  偌大一个太平王府,能够称得上陆小凤朋友的,算来算去,也就只有老实和尚了。
  
  

(二)

  
  老实和尚就在太平王府,他和小玉被小王爷留下,作为指证陆小凤是端阳劫案凶手的证人,只不过陆小凤这次却猜错了,现在偏房里空空如也,不但没有和尚,就连小玉也不在。
  当时一起留作人证的还有沙曼,陆小凤记得小玉说过,沙曼的房间就在老实和尚右边数起的第二间。
  他推开门,走了入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10: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1 10:37 编辑

  房间里死气沉沉,直到陆小凤点亮了桌上的铜灯,屋子才终于变得像一个屋子。
  床上的被褥干净整齐,显然很久没有人住过。
  老实和尚也说过,从他们住入太平王府的第三天起,沙曼就已经不在这个房间了。
  ——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将陆小凤推入绝境的局,沙曼的任务完成之后,她当然就要回到宫九的怀抱。
  陆小凤的手慢慢扫过房间里的一椅一桌,仿佛在采集沙曼留下的芬芳,然后放入心里保存。
  东墙是长幅卷画,画上日出沧海,光射斗牛,近端云蒸霞蔚,将高山低树遮压得若隐若现,画的抬头是“享沐太平”四个笔墨淋漓的大字,题跋人就是现任的太平安乐富贵王。
  陆小凤不懂什么是书法里的颜筋柳骨,但从那些量尺墨线般精确的笔划,就可以想像出人如其字,一样的中正守礼,法度森严。
  旁边不远还有几行题图小楷,写着“曾经沧海,除却巫山,取次花丛,半缘修道”,字体清新秀丽,只是不知出自何人手笔。
  画下有案,案上有琴,琴边还有一本古谱,印着当时乐坊歌部最流行的《胡笳十八拍》。
  陆小凤随手翻开琴谱,他的掌心忽然潮热起来。
  就在扉页的空白地方,他见到了一个永难忘怀的名字。
  “心欢意悦,仿如文姬归汉,临图摹字,直似回到童时——江沙曼戏题。”
  看来在进入太平王府的两三天的时间里,沙曼的心情不错,甚至有闲情逸致练字。
  琴谱里夹着一叠切好的透光的纸,学童初习书法的时候,往往就将这些纸压在字贴上描红,以此熟悉汉字的架构和寸度,而沙曼的字贴中,她临摹得最多的就是“曾经沧海,除却巫山”那四句,除此之外,她也在仿写“享沐太平”那几个大字,沙曼甚至已经用细线勾勒下每个字的外形,但只是描摹了一半就没有再写下去。
  也许她就是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屋子。
  陆小凤心中忽然有些酸涩。
  “曾经沧海,除却巫山”,那当然是说沙曼对情人的怀想和思念,而那个令沙曼停笔不写的人当然就是宫九,陆小凤甚至可以想像到当时的情形:宫九推门,沙曼扔下手中的笔,然后燕子般投入宫九的怀抱……
  ——为什么令你最痛心的人,往往就是你最喜欢的人?

※                                ※                                ※


  沙曼对陆小凤的欺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陆小凤第一次见到沙曼,是因为他在无名岛上乱碰乱撞,最后闯入了小老头的山谷。
  那天刚好是牛肉汤学会自己吃饭的纪念日,所以山谷里不但有吃喝费用全免的全牛宴,甚至还有掷骰子赌大小的赌局。
  就在那时开始,陆小凤就被沙曼迷住了。
  ——她也许太高了些,可是修长的身材线条柔和,全身都散发着一种无法抗拒的魅力,脸部的轮廓明显,一双猫一般的眼睛里闪动着海水般的碧光,显得冷酷而聪明,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懒散之意,对生命仿佛久已厌倦。
  陆小凤闯入隐蔽的山谷是意外事件,对于陆小凤的突然现身,沙曼既不热情,也不算太冷淡。
  这个时候的沙曼对陆小凤并不存在欺骗,真正的欺骗是从第二天开始。
  当时陆小凤从小老头的密室中走出来,天色初亮,其他人还在各自的屋子里酣睡,就在陆小凤为如何找地方休息而头痛的时候,他就在一片花丛中看到了沙曼。
  沙曼没有说话,没有动作,陆小凤却不由自主走了过去,然后跟着沙曼的背影,走入了她的小屋。
  接下来就是甜蜜而炽热的拥抱……
  现在回想这些细节,陆小凤当然明白这场美丽的邂逅并不是上天的安排,而是小老头的布局。
  小老头从劫后余生的陆小凤身上看出他旺盛的生命力,又从一场逆转的赌局里看出陆小凤的机变,从那个时候开始,小老头就已经决定好,要将陆小凤招为自己的手下。
  他甚至还希望陆小凤成为他的女婿,因为小老头坚持认为陆小凤已经在他女儿的心里留下一滴眼泪,但陆小凤却不是一个轻易臣服的人,他年少成名,又是江湖人心目中的宠儿,要陆小凤心甘情愿地加入,除非他已经受到很多的挫折,他的自负和信心也逐渐被磨平。
  爱情往往会令人盲目和软弱,所以沙曼就是小老头布下的第一手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10: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1 10:38 编辑

  就在花丛环绕的小屋里,陆小凤以为他和沙曼的感情在渐生渐长,宫九已像流云般悄然飘入,又悄然离去,只留下一朵在盛夏日子里仍未消融的冰花。
  这是一个让沙曼回到小老头总部的信号,同时也是一个宫九的提醒,警示沙曼不要将感情过分投入。
  在陆小凤进入无名岛之前,沙曼就已经是宫九的女人,只不过他们的关系却似乎不是那么牢固。
  ——宫九有他自己华美的居室,也有一面很大的青铜磨成的镜,让他可以自顾自盼,沙曼虽然是宫九的情侣,却只能独自住在另外的小屋。
  ——如果你就是沙曼,名义上你是无名岛上未来主子的女人,但却像被放逐一样独自居住,只有当宫九有需要的时候才会被传召过去,这样你会有什么感觉?
  小老头虽然不反对宫九和沙曼的关系,但他对沙曼的感觉也完全不像是对待自己的儿媳妇。
  ——你什么时候见到一个不好酒,也不喜欢赌钱的家翁,会任由自己未过门的儿媳妇和另外一班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拼命喝酒和豪赌?你什么时候见到儿媳妇的钱输光了,就用身上的首饰来向自己未来的家翁借贷?
  远在陆小凤没有出现之前,小老头、宫九和沙曼的微妙关系就已经长期存在,沙曼也很清楚这一点,但在这个岛上小老头就是所有人的神祇,每个人都要服从他的命令,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也因为这样,宫九需要和沙曼当面一谈,在对付陆小凤的问题上他们需要有一个共识。
  就在这个时候,牛肉汤却私自准备了一艘船,可以将陆小凤送回中原十丈红尘和那里的花花世界。对陆小凤而言这当然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只是陆小凤并不知道船上藏着足够令陆小凤死上二三十次的炸药。
  ——牛肉汤为什么一定要陆小凤死?
  按小老头的说法,是因为牛肉汤本身就是一只蜜蜂,和她交配过的男人都要死,按牛肉汤自己的说法,她这样做,是因为她凭女人的直觉,认定陆小凤一定会破坏小老头的计划,她对陆小凤的残忍和暴力,只不过是为了保卫她自己的家人。
  除此之外,是不是还有其它的理由?
  无论什么理由,也无论牛肉汤是否真的为陆小凤流下眼泪,但那一次陆小凤几乎就已经死在海上,他能够不死,除了因为他对沙曼的真情,更多是因为小玉。
  牛肉汤以为小玉只是她身边的小婢,却不知道小玉一直就是小老头安排在她身边的眼线和耳目。
  对于自小失去父母的小玉而言,小老头不但是她的恩人,而且她对小老头的感情更是充满着崇拜、信任、服从和爱戴,她也在满心期待着将来为小老头穿上嫁衣的一天。
  正因为这样,当小老头知道小玉就在那艘可以炸死陆小凤的船上,他反而很放心,然后稍微改变了一下计划,让沙曼在海边等待陆小凤的归来。
  接下来的一切都按着小老头的计划进行。在陆小凤自己搭建的棕榈树屋里,宫九没有杀死陆小凤,反而定下了一个猫捉老鼠的赌约,结果当然就是陆小凤逃脱了宫九的追猎,最后在小玉的帮助下,陆小凤和沙曼躲入一个箱子,然后箱子又送到回返中原的海船上。
  在回到陆地之后,陆小凤马上就堕入了太平府世子的陷阱,还莫名其妙地当上了“小凤来岛”的岛主,这当然也是宫九的安排。而在小王爷私设的公堂里,沙曼、小玉,还有老实和尚,他们本应是陆小凤最信任的人,结果却一齐指证陆小凤就是太行山劫镖案的疑凶……
  两三个月来发生的一切在陆小凤脑海中闪过,他不由得恨自己。
  他恨自己,为什么明明沙曼欺骗了他,但他心底深处,思念得最多的仍然是那个最无情的人;他以为自己淡忘了沙曼,甚至以为曜仪宫主已经取代了她的位置,但当陆小凤来到沙曼曾经小住的房间,他却突然发现,这些日子以来沙曼只不过是躲藏起来的精灵,现在她又跳了出来,攫住他的心,然后再揉成碎片。
  只是,陆小凤对沙曼的猜想真的就是事实的全部?
  整件事情的真相,是已经疑团渐解,还是仍在迷雾之中?

※                                ※                                ※


  就在陆小凤浮想联翩的时候,身后有人冷哼一声,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自投罗网。”
  房门洞开,灯光和月色一齐涌了进来。
  陆小凤笑了,道:“我本来就在等你。我知道我一离开曜仪宫,那里的大丫头小丫头就会马上找你报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9 11: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1 10:40 编辑

  
(三)

  
  小王爷的身影就在烛光背后,他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也没有抑扬顿挫的变化。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将你缉捕归案?”
  “你不会这样做的。”陆小凤的声音很肯定:“我刚刚从皇帝的书房回来,如果你现在捉我,那就等于说天子有眼不识强盗,又或者说你觉得比皇帝还要高明,两者比较,不知道小王爷会选哪一样?
  小王爷哼了一声。
  陆小凤继续道:“天子的公文应该在几日前下达,皇帝虽然没有为我翻案,但他责成太平王府放缓催讨失镖债务,这等于说,皇帝不会再动用刑部的所有力量来追查这件案。上谕既出,受到劫案牵连的人应该已经重返家园,正因为这样,作为证人的小玉和老实和尚就不用继续留在王府。小王爷如果要重审此案,除非这宗劫案的线索有了突破的进展。”
  小王爷冷冷道:“我的确没有想到,你居然用天子来做你的护身符。”
  陆小凤道:“我并不是祈求他的庇护,只是跟皇帝说了一个笨人杀鸡取卵的故事。”
  小王爷道:“下次你可以换一些没那么粗俗的字眼,例如你应该说,涸泽而渔,焚林而猎,殊为不智。”
  陆小凤道:“不智也好,愚笨也罢,我今晚到来是想告诉你,很早之前我已经知道那些镖银和镖师的下落,他们就在某个海图上也没有标识的小岛上。”
  小王爷道:“凭什么要我相信你?”
  陆小凤道:“我的确没有确实的证据,但你要相信我,能够完成整个劫镖计划的是一个庞大而严密的组织,他们的行动绝对不只劫镖这么简单。我拒捕私逃,是因为我要亲自找出源头,这样才可能扼住毒蛇的七寸。”
  小王爷道:“那你是不是已经找到源头?”
  陆小凤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整件事的源头就在太平王府。
  小王爷冷笑,道:“一派胡言。你认为太平王府代理送运军饷,然后就监守自盗?”
  陆小凤道:“有这样的怀疑并不奇怪,但见过天子之后,我知道这笔军饷本就来自太平王府,所以你当然不会自己拿走自己的钱。但就在天子的书房,我却见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
  小王爷道:“你见到谁?”
  陆小凤道:“我见到的是皇帝为曜仪宫主而作的画像,但是,画中的人不是曜仪宫主,反而是劫镖的人。”
  小王爷冷笑着道:“你很聪明,天子画得不够好,你就乘机将责任推卸到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人身上。”
  陆小凤道:“我说的一切都是事实,我甚至可以断言,整个劫镖案,可能还牵涉到太平王府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
  小王爷道:“太平王府从来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陆小凤道:“但这个秘密,和太平王府里一件私行有亏的事有关。”
  小王爷的脸色突然变了,道:“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陆小凤望着小王爷,望了很久,然后缓缓道:“现在还不能说,但我已经将我所知道的,再加上我所推测的,全部写到一封信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9 11: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1 10:41 编辑

  陆小凤没有回答,反问道:“你那位惊才绝艳的吕纯阳先生呢?”
  小王爷有些迟疑,最后还是不大情愿地道:“三天前他向我告假,我念他几年来为我东奔西走,所以就批准了他的请求。”
  陆小凤笑了,道:“这样说来,我的计划成功了一半。”
  小王爷道:“成功了一半?”
  陆小凤道:“早前我从强盗窝那里偷走了两只信鸽,离开皇城之后我就将鸽子放飞,如果这些鸽子回到他们的老巢,那么强盗头子就会收到我的简信,知道我要约他见面。”
  小王爷道:“你的意思是说,吕纯阳的告假,和你放飞信鸽有关?”
  陆小凤道:“是的,我总共准备了两封信,第一封信已经送到强盗头子的手上,相信这两天就会有人将我送往强盗岛。而我的第二封信,就是为你而写。”
  小王爷道:“人就在你面前,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非要写出来?”
  陆小凤道:“因为这封信上的内容有很多只是我的推测,何况其中更涉及到太平王府的私隐,声誉攸关,所以我不会现在就把信拿出来。”
  小王爷冷哼一声,道:“根本就没有这封信,这只不过是你的借口。”
  陆小凤道:“那封信就藏在太平王府的某个地方,如果一个月后我没有回来,那就是说我多半已经魂归海上,到时那封信就会出现在它应该出现的地方。”
  小王爷道:“你意思是说,你死了,这封信就会露面?”
  陆小凤道:“如果我死了,那证明我在信上的推测已经离事实不远。”
  小王爷冷笑:“这么说来,你非但没有劫走太平王府的镖银,甚至还甘冒风险查案,我是不是应该要多谢你?”
  陆小凤没有理会小王爷的嘲讽,道:“总共有三个人指证我是劫镖凶手,他们本应留在王府协助查案,但沙曼在来到王府的第三天就已经离开,这件事你不觉得奇怪?”
  小王爷道:“沙曼只是一个婊子,她要走的话没有人会留住她。”
  陆小凤道:“现在她在哪里?”
  小王爷道:“我怎么知道?你要找她的话应该去秦淮河,哪个勾栏院最出名,那里就能找到她。”
  陆小凤的拳头在握紧。
  小王爷笑了,道:“世事真是奇妙,陆小凤居然对一个婊子念念不忘。我不妨告诉你,一个月前有人在紫金山的道观里见过沙曼。”
  陆小凤道:“哪一座道观?”
  小王爷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婊子就是婊子,她在道观里做的事,绝对不会是对青灯修黄卷。”
  陆小凤的拳头再度握紧。
  小王爷大笑,道:“修道为名,行妓之实,这些事鱼玄机做过,杨贵妃也做过,你又何必大惊小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1 10: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5 03:45 编辑

  陆小凤推开小王爷,冲了出去。
  他可以忍受别人对他的怀疑和轻视,但却无法忍受别人对沙曼的侮辱。
  然而陆小凤的拳头始终没有揍出去,是不是在他的心底深处,陆小凤也知道小王爷说的可能都是实话,实话通常都会伤人的心,而小王爷也根本没有欺瞒陆小凤的必要?
  他只能够走,就连一刻钟也逗留不下去。

※                                ※                                ※

  小王爷盯着陆小凤远去的背影,他的笑容忽然收起,眼神也变得如同鹰隼般锐利。


(四)

  天色将明未明。
  一只信鸽自天边而来,它在古城的上空盘旋了几圈,最后飞入了一座看上去很寻常的民居。

※                                ※                                ※

  正午之后,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雨丝细如春愁。
  牛肉汤倚靠着小楼边的朱栏,望着无边无际的雨幕,想得自己的心事。
  她的眼神迷离如雨,更如雾。

※                                ※                                ※

  红日西斜。
  山边百鸟归巢,田野间已是炊烟袅袅。
  小老头送走最后一个学童,顺手也带上了“无类堂”的大门。
  他凝望着落日的方向,喃喃道:“陆小凤,你真的如此有恃无恐?”

※                                ※                                ※

  鹿儿岛已在夜色中。
  岳洋手上捏着一张小小的字条,他看着上面的字,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风吹过,字条也在空中扬起。
  岳洋倭刀出手,字条被刀锋割成碎片。
  破碎的字条并没有四处散落,反而黏附在倭刀的刀尖,岳洋将刀尖递入廊边石龛的燃烛,火光一闪,碎纸化作青烟飘散。

※                                ※                                ※

  两日后,夜。
  夜已深,陆小凤坐在悬崖边的石上,望着渔港的方向。
  没有风,却有一片残云飘来,遮蔽了月色,这时三盏红灯忽然在漆黑的海上冉冉升起。

※                                ※                                ※

  红灯高高挂在海船的主桅上。
  三盏红灯代表三个人:宫九,小玉,老狐狸。
  陆小凤登上船头的时候,他最先见到的是老实和尚,然后才是小玉。
  近两个月来小玉与老实和尚似乎走得很近,现在他们同样站在一起。
  宫九在远处负手而立,背对着陆小凤。
  最后出现的是老狐狸,他的手和他的笑容一样充满温暖。
  陆小凤道:“你来得很快。”
  老狐狸笑了,道:“陆公子一下子就放飞了手中的两只信鸽,这说明你担心一只信鸽还是不够保险,既然你如此迫切相邀,我们当然也要尽早赶来。”
  陆小凤用黑布蒙起了眼,道:“规矩我是知道的,你尽管开船,只是这一程的终点,到底是乐土,还是无名岛?”
  宫九回过头,冷冷道:“乐土是没有血腥,没有杀戮的清净世界,现在你要去的地方,当然不会是乐土。”

※                                ※                                ※


  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当陆小凤再次解开黑布的时候,他已经在无名岛上的水阁。
  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正有一场骰子赌局。
  当天赌局的人都在,现在水榭楼台也摆起了全牛宴,不同的地方就是多了一个宫九,少了一个沙曼。
  ——沙曼为什么不在?
  小老头的目光逐一滑过宫九、牛肉汤、小玉和老狐狸,最后他将目光停留在陆小凤脸上,微笑着道:“海上将军连夜遁,”
  陆小凤也笑了:“云中小凤复再来。”
  小老头道:“陆公子,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6-15 01:45 , Processed in 0.06906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