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3 11: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5 03:47 编辑


(五)


  从外面看,小老头的居室两明三暗,门外碧水如带,半岸垂柳依依,有着典型的江南特色。
  走进西厢书房,穿过暗门后的甬道,陆小凤进入了一个精致而优雅的密室。
  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里。
  第一次是他闯进小老头山庄的头天晚上,他先是和八个会打架的木头人干了一架,然后又被贺尚书迫入了水池,水里本来有一把快刀在等着陆小凤,只不过陆小凤运气好,有一个倒霉蛋作了他的顶死羔羊,陆小凤也因此而发现了水池的暗道,暗道尽头就是堆放着三千五百万两镖银的石屋,就在那里陆小凤和牛肉汤几乎要拼个鱼死网破,但小老头只用了一招就为陆小凤解了围,然后他就将陆小凤带入他的密室。
  就在这个密室里,小老头为陆小凤初解谜团,现在陆小凤故地重游,他想起的不是充满异国风情的葡萄美酒和鳣鲔卵酱,而是那些蜷身在佛像里的镖师。
  小老头打开暗门,露出空无一物的石屋,道:“那一百零三个镖师已经在鹿儿岛,他们虽然受过苦,但比起他们现在能够享用的快乐,那绝对是值得的经历。”
  陆小凤道:“我这次上岛,是因为你曾经说过,无论我怎样费力调查,我所知道的只能是核桃外面的壳,但我却想和你打一个赌,就赌我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你的秘密。”
  宫九冷笑:“这里不是紫禁城,是天子都管不了的化外之地,你以为你还可以逃出去?”
  陆小凤道:“我有把握,如果我真的已经参透出你的秘密,你们反而会让我活下去。”
  宫九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不杀你?”
  陆小凤凝视着小老头,缓缓道:“你是我生平遇到的最高明的对手,行事布局几乎毫无破绽,但我知道你也有你的弱点。”
  小老头道:“我的弱点是什么?”
  陆小凤道:“你的弱点就是不希望你的秘密会公开,如果我是因为你的秘密而死,到时你的秘密也会公诸于世,然后你的对头就会找上来。”
  小老头道:“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有对头?”
  陆小凤道:“我从海上漂到这里,最初几天我都会爬上最高的岩石,等待船桅帆影经过,但每一次我都失望而回,这说明无名岛本身就在常规海航线路之外,但你仍然觉得不够保险,所以无名岛上刻意不设任何码头船坞,就连入岛的方法也是大费周章,这样做,就是为了隐藏岛上有人的痕迹,换句话说,假如你的对头天涯海角地追踪你,即使他来到这里,也会认为荒岛无人,然后就会放弃对这里的搜索。”
  小老头道:“原来如此。那你认为我的对头是谁?”
  陆小凤眨了眨眼,道:“你的对头,我可能已经知道,也可能不知道。”
  小老头道:“比起上来,我更想知道你掌握了什么线索或者证据?”
  陆小凤道:“我没有任何证据,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从千头万绪中找出一条线,然后用这条线将整件事的疑点串接起来。”
  牛肉汤的眼神充满鄙夷,道:“你飞鸽传书,说什么宫家秘密已在你手,原来所有一切只是你的空想。”
  陆小凤道:“我的确没有证据,就算我猜对了你也可以矢口否认,但如果你想推翻我的猜测,只怕也不会太容易。”
  小老头道:“听起来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可以接受你的赌约,你赢了,我会如你所愿,将镖银和镖师送回去。”
  陆小凤道:“如果我输了呢?”
  小老头道:“你输了的话就不能再返中原,以后就随我上鹿儿岛,开拓我的基业。”
  陆小凤伸出手,道:“君子一言,”
  小老头与陆小凤轻轻击掌,道:“千金一诺。”
  陆小凤道:“要解开你的秘密,首先要分析整件事的疑点。”
  小老头道:“你说。”
  陆小凤道:“第一样疑点,为什么宫九要改名换姓,投入太平王府。”
  小老头点了点头,道:“不错,犬儿虽然才智平庸,但还不至于向富贵屈膝。”
  陆小凤道:“就算他想投身帝王家,求一个封官荫子,也不应该挑选朝中无权、手中无势的太平王。”
  小老头道:“完全正确。”
  陆小凤道:“第二样疑点,皇帝为曜仪宫主画像,但画中的人却是牛肉汤。”
  小老头道:“小女能得天子垂青,是她的荣幸。”
  陆小凤道:“可以想像的是,在某种场合之下,牛肉汤假冒太平王女儿的身份,皇帝不疑有诈,甚至对她倾心难忘,但牛肉汤不是真正的曜仪宫主,她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又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小老头道:“轮到第三样疑点。”
  陆小凤道:“你武功才识之高,说是百年难遇也绝不为过,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比你更强的对头人,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小老头道:“但你却不断旁敲侧击,试探我是不是在躲避一个害怕的人。”
  陆小凤道:“我认为你的对头的确存在,但他却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小玉插口道:“不是人,难道是妖魔鬼怪?”
  小老头道:“陆小凤的意思,是说我会害怕王法监管或者天理报应。”
  陆小凤道:“还是不对,无名岛既然无名,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度,所以,‘不服王化’这四个字用在你身上,没有任何的贬义。”
  小老头点了点头,道:“我也不是愚夫村妇,所以我也不会相信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之类的鬼话。”
  老狐狸本来一直默不作声,现在也忍不住问道:“说来说去,陆公子所说的宫家对头人到底是谁?”
  陆小凤望着老狐狸,慢慢道:“其实你比很多人都清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5 03: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5 10:18 编辑

  老狐狸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陆小凤道:“你应该明白,‘天地君亲师’,你家小少爷不敬天地,不畏鬼神,就连王法也不怕,能够令他心生惧意的,只有家法。”
  
※                                ※                                ※

  
  无论贫贱还是富贵,无论是读书人还是白丁,只要是华人居住的地方,几乎都会有一个“天地君亲师”的牌位或者条幅,千百年来如此,千百年后也许仍然一样。
  这五个字背后代表的意义,可以说涵盖了中华几千年文明的特点,也体现着中国人敬天法地、爱国忠君、孝亲尊师的价值取向和精神信仰。
  甚至说,这是炎黄子孙的立身之本。
  
※                                ※                                ※

  这也是陆小凤第二次提起“天地君亲师”。
  对上一次是宫九侵犯曜仪宫主的时候,他想除去陆小凤,但陆小凤用同样一番说话警告他,宫九犹豫再三,但最终还是放开了架在陆小凤咽喉上的刀。
  小老头是宫九的父亲,也是整个宫家的一家之长,所以小老头的话就是权威,宫九对陆小凤的杀意虽浓,但他始终不敢公然违抗小老头的命令。
  小老头沉默了一会,道:“我害怕的是什么样的家法?”
  陆小凤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和现任的太平王应该是同族的兄弟,你真正害怕的,其实就是太平王府的家法。”
  牛肉汤似乎惊叫了一声,她马上捂住了嘴,小老头摆了摆手,示意陆小凤说下去。
  陆小凤道:“太平王是世袭的爵位,至今已经传延四代,每到一定时候,在任的太平王就会物色和挑选最优秀的人成为世子,当太平王老去,世子就会膺承王位。可以说,太平王世子之争的激烈,绝不亚于任何一次皇位的更迭。换而言之,汰弱留强,你就是当年竞逐世子时候的失败者。”
  小老头淡淡地哦了一声,道:“是吗?”
  陆小凤道:“老狐狸说过,你是上天的宠儿,集光华与荣耀于一身,但你每次离成功总是差那么一步,老狐狸说这句话的时候,指的应该就是你失落王位这件事。”
  小老头望向老狐狸,老狐狸已是嘴唇颤抖,泪眼模糊。
  陆小凤道:“如果是在公平竞争中落败,以你的豁达和智慧,你未必十分介怀,但老狐狸的心有不甘,是因为你本应是最好的人选,但就在太平王甄选世子的时候,你却很不幸地遇上一场海难。”
  小老头道:“然后呢?”
  陆小凤道:“你虽然没有在海难中丧生,但也因此患病,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任何和水有关的事物都会令你疯狂,失去自制,这样的人当然无法继承道统。尽管后来你克服了对海水的恐惧,但世子人选已经上报朝廷,所有的事也已经无法更改。”
  宫九冷笑,道:“只凭别人的一句话你就想像出这么多的故事,陆小凤你为什么不去天桥摆摊说书?”
  小老头瞪了宫九一眼,他的眼神如同刀锋般凌厉,但当小老头再次把目光投向陆小凤的时候,他的神情面色又变得平和如故,就好像在听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
  陆小凤继续道:“每一个家族都有自己的派系,你本应是你们族系中的骄傲,但竞选落败,你当然无颜面对自己的族人。这件事本来已经了结,但后来可能又发生了一些变故,所以你决定向现任的太平王报复。”
  小老头道:“我为什么要报复?”
  陆小凤道:“也许你后来查出,当年遇上海难并不是你的运气极坏,而是因为当时的竞争者,也就是现任的太平王在背后捣鬼。”
  小老头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预测了风暴的到来,然后用了一些手段,令到我的船恰巧经到风暴发生的区域,所以我才会遇上那一场百年不遇的海啸。”
  陆小凤道:“也只有这样,我才可以解释,为什么牛肉汤要假冒曜仪宫主的身份出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5 03: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5 10:19 编辑

  小老头道:“你觉得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陆小凤道:“如果你的报复只是想暗杀现任的太平王,那当然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你却想夺回应得的王位,这就不是靠杀戮就能够解决。你也很清楚,太平王的任命和黜免,只有天子才可以做到。”
  小老头道:“你认为是我故意安排牛肉汤在天子面前出现,天子为她着迷,自然就会下诏迎娶太平王的女儿,一旦太平王将自己女儿送入皇宫,天子就会发觉这个曜仪宫主并不是他原来喜欢的那一个。”
  陆小凤道:“不错。皇帝生疑,他就会调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旦查出现任的太平王通过某些阴暗的手段才赢得世子之争,到时皇帝就有可能废黜现任的太平王,重新任命于你。”
  小老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我的计划没有成功?”
  陆小凤道:“现任的太平王也是一个不世出的人才,他猜出了你的用意,但他又不能违抗天子的命令,所以只好假说曜仪宫主患上不宜婚娶的怪病,将这件事拖延过去。”
  小老头道:“你认为曜仪宫主的病并不存在?”
  陆小凤道:“曜仪宫主并没有那身怪病,但她却是一个可怜人,她担负着天子妃嫔的虚名,但为了她的父亲,她只能任由青春虚渡,永远不能享受男女间的欢爱和温情。”
  小老头道:“看来你已认定我就是太平王府中的异族。”
  陆小凤道:“我虽然没有翻阅太平王府的族谱,但我相信,你的名字可能已经被除,或者资料也被修改。”
  小老头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你想借用天子来为你翻案,只不过太平王巧妙地将这件事遮掩过去,你要对付他,他当然同样要对付你,他现在是太平王府的一家之长,你必须接受他的差遣,而你担心会落入他的报复,所以你应该用了某个方法,远远地离开太平王府。”
  小老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一直小心隐瞒行藏,就是怕太平王府的人找到我,然后施用家法的威严,将我带回去问罪?”
  陆小凤道:“不错,天下间几乎没有人能用武力制服你,能够制服你的就是你家族中的亲情和你背后所承担的家族荣耀。只要你一天是太平王府的人,你一天就要领受太平王府的家法,你现在隐世逃名,就是为了逃避它的管治。”
  小老头道:“在你眼中,我刻意将无名岛装扮成荒岛,也是为了同样的原因?”
  陆小凤道:“不错,你与太平王的斗争并没有停止。为了报复,你要宫九改名换姓,投身太平王府,最后你等来了劫镖的机会。”
  小老头的神情还是很镇定,道:“你说下去。”
  陆小凤道:“你劫走镖银,一来打击了太平王府,二来,你就可以用这笔钱,在鹿儿岛甚至整个日本岛建立你的理想王国。在你心目中,太平王府的钱,本该就是属于你的钱。”
  小老头道:“听起来的确很有道理。”
  陆小凤道:“最重要的一点,即使你不能抢回太平王的座位,但如果在异国他邦建立起你的帝业,你同样可以使你的族人以此为荣。”
  宫九忽然道:“你的故事说完了吗?”
  陆小凤闭起了嘴。
  他忽然发现,每个人看着他的表情都有些奇怪,就像是看着一个傻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演了一幕最蹩脚的独角戏。
  ——难道陆小凤的猜测全都错了?
  ——还是说在某个关键的地方,陆小凤的推理出现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5 16: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15 16:30 编辑

第十部    第三种结局
  
(一)

  
  陆小凤的心里充满疑惑。
  这件事本来已经到了揭盅的时候,他原本对自己的推理很有信心,但现在他的信心已经动摇。
  他已经将自己的猜想快速在脑海中推演了一次,但他察觉不出有什么疵漏的地方。
  不计陆小凤的话,密室里总共有四个人,每个人的神态都不一样。
  宫九的神情最轻松,他的脸上也写着对陆小凤的鄙夷和不屑一顾。
  陆小凤深吸一口气,道:“你们可以不承认,甚至你们会用新的谎言来掩盖真相,但我的推理却没有错。”
  宫九道:“你认为我化名吕纯阳,就是为了要向太平王报复?”
  陆小凤道:“难道不是?”
  宫九傲然道:“当然不是。”
  陆小凤一阵热血上涌,大声道:“你明明已经有了沙曼,但你却侵占曜仪宫主,你敢说这不是你的报复?”
  小玉瞪大了一双眼,老狐狸用力握住了小老头的手,宫九的脸涨得通红,牛肉汤的脸上却没有了血色。
  “呛啷”一声,宫九从袖中抽刀,向陆小凤劈过去。
  这一刀的速度和声势犹胜当年叶孤城的“天外飞仙”,刀的去势不但快,而且背后至少还藏有十四五种变化。
  陆小凤全身的肌肉已经绷紧。
  当日陆小凤的灵犀一指也只能是勉强夹住白云城主的剑,现在他可不可以接下宫九的雷霆一击?
  
※                                ※                                ※
  
  电光一闪即没,雷声忽然隐去。
  宫九的刀已经到了小老头的手上。
  小老头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是不是他经历的苦难已经太多,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出现什么变故,他都可以冷静面对?
  那把价值连城的薄刀就被小老头随便放到桌上,然后他用一种慈祥而温和的眼神望向宫九,淡淡道:“阿九,现在你不能用这把刀。”
  宫九的嘴唇在颤抖:“你不要信陆小凤的鬼话。”
  小老头没有再理会宫九,他转身拍了拍陆小凤的肩,道:“我错了。”
  陆小凤长长吐出一口气,道:“你承认?”
  小老头道:“你赢了,镖银和镖师明天就会送回太平王府。”
  老狐狸已是老泪纵横,颤声道:“小少爷。”
  小老头道:“我的主意已决。”
  陆小凤道:“你的梦想呢?”
  小老头道:“就如你所说那样,每次我离成功总是差那么一步,天意既然如此,我又何须强求呢。”
  陆小凤道:“你本可以不承认,就算你的秘密公开,你也一定有办法化解。”
  小老头笑了,道:“整件事就按你这样的安排来结束,那也很不错。”
  牛肉汤拖起小老头的手,她的眼泪已经落下,就溅在小老头的手上。
  陆小凤的心中闪过一丝悔疚。
  他虽然赢了,但却毁碎了一个老人的梦想。
  这样的结果,到底是对,还是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5 16: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                                ※                                ※

  
  没有人再说话,四周只有女人轻轻的啜泣。
  小老头忽然拍了拍手,道:“好,亚九留下,其他人都出去,水阁那里的人还在等着我们开宴,再不出去的话,他们饿坏了,我的花花草草就要遭殃了。”
  牛肉汤道:“你呢?”
  小老头捏了捏牛肉汤的脸,道:“我和亚九要准备一些事,很快就到。你们先吃,牛肉变冷就不好吃了。”
  
※                                ※                                ※

  
  陆小凤首先走出小老头的屋子。
  他走得最快,并不是因为他肚饿,而是因为他已经不知道怎样去面对那个神秘而又奇特的老人。
  走在最后的是小玉。
  把门带上的时候,她深深望了小老头一眼,目光充满柔情。
  她在为她的男人骄傲。
  虽然小老头的年纪足以做她的父亲,但他却是一个真正的男人,面对挫折和失败的时候,小老头仍然保持着男子汉应有的冷静和风度。
  小玉下定决心,她要做好他的贤内助,用她的一生来帮助这个男人。
  
  
(二)

  
  
  筵席已经开始。
  这是一个流水宴,十二张八仙桌沿着水阁排开,另一边是长长的茶几,堆放着各式各样的酒水和洁白的碗碟。
  薄而微粘的卤牛肉腱子,松化入味的牛腩,六七分熟的蚝油牛肉,红烩牛舌,火爆牛心,清炖牛尾……
  赴宴的人并不需要正襟危坐,他们可以随意走到相应的八仙桌,挑选自己喜欢的菜肴。
  独特的筵席,另类的风情,水榭的风景如诗如画,可惜却没人首先举箸。
  主人家不在,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感染到一股不和谐的气氛。
  小玉忽然掏出一把骰子,道:“大家来玩个游戏。”
  陆小凤道:“只怕现在大家都没有开赌局的心情。”
  小玉道:“不是赌局,每个人都要掷骰子,掷出什么数字,就吃哪一样的菜。陆小凤,你先来。”
  陆小凤已经明白小玉的意思。
  小玉作为小老头的夫人,当小老头不在的时候,她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他拿起小玉手中的骰子,随手扔了出去。
  或红或黑的点在滴溜溜地滚动,最后停了下来。
  一枚是六点,另一枚只有一点。
  陆小凤走到第七张桌,夹了几口毛肚和牛肉丸子。
  小玉走到陆小凤的身边,道:“还有一个骰子,你猜猜要怎么用?”
  陆小凤摇了摇头,道:“你是主人家,你说。”
  小玉道:“这一颗骰子投出的数目,就代表从你现在这个位置数起的那个人,由他接着后面的游戏。”
  陆小凤将手中的骰子扔了出去,这次是四点,他走到一个小胡子男人的身边,将骰子递了过去,道:“我记得你,你上次想买我的夜壶刀。”
  小胡子喝了一口酒,道:“你的夜壶刀?就算你现在倒贴五百两给我,我也不要。”
  骰子又掷了出去,筵席终于开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15 16: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20 11:02 编辑

※                                ※                                ※

  
  水阁里每个人的气氛终于活跃起来,大家开始有说有笑。
  除了牛肉汤。
  她的脸冷冰冰的,骰子好像也怕了她,总是投不到她的身上。
  陆小凤叹了口气,这一次他使了花招,骰子听话地停出他想要的数字,他拿起酒杯和骰子,向牛肉汤走了过去。
  牛肉汤对着陆小凤甜甜一笑,然后端起酒杯,将酒泼到陆小凤的脸上。
  陆小凤没有闪避,也不想闪避。
  牛肉汤却“哇”的一声哭出来,转身奔出水阁,老狐狸想追,小玉却制止道:“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下。”
  陆小凤在苦笑。
  难道他又做错了吗?
  
※                                ※                                ※

  已经将近一个时辰,小老头和宫九还没有出现,牛肉汤也不见回来。
  老狐狸借故走了出去。
  在他的心里,宫家的人都是他的儿女,都是他的心头肉。
  就在一盏茶之后,老狐狸满头大汗地跑回来,道:“快,大家都过去,老头子可能出事了。”

※                                ※                                ※

  门庭依旧,垂柳无言。
  宫九已经在小老头的西厢门外,不停拍打着房门。
  小玉用力推了推,房门纹丝不动。
  宫九道:“我试过很多次,门和窗都从里面反锁,根本进不去。”
  陆小凤也试了试,他发现房门其实是用抛光上油的树皮裹着实心的铁块,所以比普通的大门沉重很多。
  老狐狸已经快哭了出来,道:“小少爷从来不会这样,他一定出了什么事。”
  陆小凤盯着宫九,道:“你是最后一个见到老头子的人,你应该最清楚。”
  宫九道:“我也不清楚。半个时辰前我就已经离开,当时老头子还在密室整理文件,我心情不好,没有加入你们的宴席,后来我远远听到老狐狸大力拍门,所以就走了过来。”
  陆小凤道:“门窗都是铜铁铸成,一时间无法打开,看来只能从房顶进去。”
  小玉道:“老头子喜欢在晚上观星,房顶特意做成活动的可以翻开的棚盖,如果从房顶进去的话,就会破坏老头子的杰作。”
  老实和尚道:“那怎么办?”
  陆小凤道:“我有办法。密室有暗道通向后山的水池,我们也许可以从那边进去。”
  宫九道:“大家留在这里,陆小凤,你的轻功还行,跟我走。”

※                                ※                                ※


  已近立秋,荷花池残红消褪,只剩下墨绿的枯梗和不复圆润的荷叶在风中摆动。
  水池侧畔的石山丛中有一个枢纽,按下之后,与水面齐平的地方就露出了半边洞穴,陆小凤和宫九泗水过去,沿着石板后面的地道走入去,就是当时贮放佛像木鱼的石室。
  陆小凤记得右面的石壁有一个机关,他按了下去,一道暗门悄静无声地打开。
  宫九的眉毛皱了起来,道:“陆小凤,你有没有闻到?”
  陆小凤用力吸了一口气,空气中仿佛带有一点血腥的味道。
  他和宫九对望一眼,一齐冲了入去。


(三)


  小老头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他的笑容依然很平和,只是他的胸膛上却有一把刀。
  一把其薄如纸的刀。
  小老头的右手还握着刀把,显然他就是用这柄刀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宫九跪了下去,失声痛哭。
  陆小凤认得那把刀。
  这是属于宫九的刀,在太平王府的官船,宫九就想用这把刀将陆小凤肢解,而在两个时辰之前,宫九也是用同一把刀来袭击陆小凤,只不过小老头将刀夺走。
  当时小老头随手把刀放在桌上,现在这柄刀却已经刺入了他的胸膛。
  桌上有一封小老头的遗书,大概的内容就是写他自知罪孽,故而以死谢罪。
  西厢的房门果然从内锁上,陆小凤拉开门栓,将小玉和老狐狸让了进来,然后再次把房门合上。
  小玉虽然已经预感到什么,但当她见到密室情景的时候,她还是昏了过去。
  宫九瞪着血红的眼,大声道:“陆小凤,都是因为你,你一来就害死了老爷子。”
  老狐狸拦住宫九道:“小少爷的信写得很清楚,你不可以难为陆公子。”
  宫九道:“我不信。”
  老狐狸道:“你自己看。”
  宫九拿着信看了半天,一边看,他的手一边不停地颤抖,最后他喊着小老头的名字,匍伏在地。

※                                ※                                ※


  从种种迹象来看,小老头不像是他杀。
  密室的门窗只能从里反锁,如果真有凶手杀人,他不可能从正门逃走然后又从里面反锁门窗,但如果凶手的行动刚好反过来,他先锁上门窗,然后通过后山的荷花池逃走,但他就需要泅水而过,换句话说,如果凶手用这个方法逃走,那么他的头发和身上一定会湿漉漉地留下水迹。
  大部分的人都在水阁开宴,虽然中途有人短暂时间离开,但他们都很快回来,而且他们都没有水痕或者换过衣服。
  相对可疑的人的就只能是贺尚书,他喝多了,摔下了水榭旁边的池塘,然后他自己摇摇晃晃爬起来,回去换了一身便服,很快又出现在流水筵上。
  如果说贺尚书是凶手的话,他的时间应该不够用。
  时间最充裕的人就是一直没有在水阁出现的宫九和后来离开的牛肉汤,当然沙曼也一直未曾露面,但他们又怎可能杀死自己的亲人?
  算来算去,小老头只可能是自杀。
  陆小凤却一直在看那封遗书,看了很久,最后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的麻烦又来了。”
  宫九瞪着陆小凤,道:“你在说什么?”
  陆小凤道:“我是说,你家老头子不是自杀,是他杀。”
  宫九道:“凶手是谁?”
  陆小凤道:“是谁下的毒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份遗书极有可能是凶手伪造。”
  老狐狸在照顾着小玉,他插口道:“但信上的确是小少爷的字迹。”
  陆小凤道:“这封信总共由两个人来完成,所以前后的字迹略有不同,如果仔细察看,墨迹的浓淡也有轻微分别。”
  宫九抢过遗书,对着烛光重新察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0 11: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                                ※                                ※

  
  “余自诩才通古今之变,学究天地之限,无以人力不能为,无以世事不能达。到头来机关算尽,始知命数有定。天不予我,挣扎无益;时不待我,追悔莫及。涕泪汗颜,诚惶诚恐,祸及族人,百身难赎。惟将一死,以谢祖宗家法。
  大限临身,无悚无怖,前尘回首,不类不伦。少时游历江湖,老来难安本份,所谓新政,意何汤汤;所谓乐土,心何蠹蠹。追本溯源,全为喜功好大;抚心问己,妄图比肩圣人。人生百错,最错在此。一昧贪心,焉能着眼四方!若时光逆数三十年,余当以平常之身,持平和之气,行平凡之事,作平淡之人。循规蹈矩,贵在知足,相儿课女,千金不换。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九儿慎记。
  又及小凤足下:相交虽短,获益殊多。尊驾侠中情性,人之翘楚,是吾友,亦是吾师。还镖中原,赖你周旋奔走;代泯前非,更以后事相嘱:子女胡为,皆父之过,各方有责,罪我一人。而今临终涕零之际,余以孤女托付,粗茶淡饭无妨,荆钗布裙可以,知君信人,当不负垂死之人祈盼。”
  
※                                ※                                ※

  
  从表面来看,这封信是小老头的罪己书,字体略嫌潦草,还有边写边改的痕迹,可以想像他当时内心的混乱。
  宫九将信放回书桌,慢慢道:“看起来,这封信的确由两个人来书写。”
  陆小凤道:“你也看出来了。”
  宫九道:“你认为凶手从何处续笔?”
  陆小凤道:“应该就在‘祸及族人,百身难赎’之后。”
  宫九道:“你肯定?”
  陆小凤道:“我有四个理由。第一,之前的文字是说自己空负才华,失败的原因是天命,但在‘百赎其身’之后,笔锋一转,就说自己以死谢罪,这个变化太过突然。”
  老狐狸插口道:“我平时见一些读书人写祭文,不是经常有‘百身莫赎’之类的话吗?”
  宫九道:“这话出自《诗经》的‘如可赎兮,百赎其身’,是说愿意让自己死一百次,来换回已逝的先人,但这里的意思就有所不同,是说就算自己死一百次也无法挽回自己的过失。”
  陆小凤道:“不错,老头子应该在写到‘百身莫赎’的时候遇害,凶手见到信上有‘百身难赎’的字句,联想到祭念逝者的悼文,所以索性将这里布置成密室,造成自杀的假象。”
  宫九道:“第二个理由呢?”
  陆小凤道:“凶手觉得,如果真是因为认罪自杀而写下遗书,那么文字太少的话就会显得虚假,所以他索性加长内容,只不过这样一来,凶手反而露出马脚。”
  宫九道:“露出什么马脚?”
  陆小凤道:“字迹可以模仿,但下笔的时候,临摹的人往往就会放慢速度来模拟,所以后面的字,墨汁显得浓而饱满,大概每两三个字就蘸一次墨,但前面的文字有所不同,几乎是一挥而就,字与字之间的墨色就显得有些枯竭。”
  宫九道:“你观察得很仔细。”
  陆小凤道:“第三个理由在遗书的后段,这部分有自责,有陈情,有对子女的企望,读起来也很像那么一回事,但将牛肉汤托付给我,这就反而弄巧反拙。老头子虽然有提过类似说话,但当时他这样做,是为了让我安心留在鹿儿岛,现在时过境迁,老头子不可能重提这事。”
  宫九冷哼一声,道:“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换而言之,凶手的范围也可以相应缩窄。”
  陆小凤道:“最重要的是第四个理由。”
  宫九道:“你说。”
  陆小凤道:“如果老头子真要自杀的话,他已经写下遗书,又何须将自己的房间布置成密室?凶手想伪造现场来掩盖自己行凶,结果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0 11: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宫九道:“无名岛是孤岛,也就是说凶手一定就在岛上。我发誓,我要将凶手找出来,碎尸万段。”
  陆小凤道:“有多少人知道荷花池的秘密?”
  宫九道:“原本只有七个人知道,现在还是七个人。”
  陆小凤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宫九道:“在荷花池底负责看守的鱼人原本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但他已经被你杀了。”
  陆小凤苦笑。
  鱼人就是那个躺在池底,长着死鱼般眼睛的人,他可以象鱼一样长时间沉在水里,但无论要他杀人还是杀猫,他的出手都会又快又恨。
  陆小凤第二次见到鱼人的时候,是他刚刚和八个木头人打了一架,当时他从窗口落荒而逃,脚下就是荷花池,那时陆小凤的身形已经堕下,也来不及换气或者拨高,他甚至看到鱼人已经拿着短刀从水底冒出来,就在陆小凤使出浑身解数要和鱼人拼命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鱼人已经死了。
  宫九继续道:“其他六个人分别是老头子、我、牛肉汤、小玉、老狐狸,还有设计和维护秘道机关的工匠,工匠已经被贺尚书误杀,所以贺尚书也就变成第七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现在陆小凤终于知道,当时他在荷花池躲避贺尚书,后来机关打开,一个人从水中冒头,结果被贺尚书的飞钩夺命,而这个冤死的倒霉鬼就是负责例行检查机关的工匠。
  宫九又道:“你还有什么问题?”
  陆小凤道:“荷花池的秘密就连沙曼也不知道?”
  宫九道:“沙曼也不会知道。鱼人头脑简单,又喜欢离群独居,他唯一的朋友就是工匠,老头子让他看守荷花池,是为了防止那一百零三个镖师从暗道里逃出来。”
  ——鱼人死的时候,荷花池的旁边还有一个老实和尚,换而言之,老实和尚是不是也知道荷花池的秘密?
  陆小凤不打算将老实和尚的事说出来,现在杀戮已经太多,太多的猜疑只会令所有人的神经紧张甚至崩溃,他凝视着宫九,缓缓道:“有件事我一定要知道真相。”
  宫九道:“你说。”
  陆小凤道:“沙曼到底在哪?”
  宫九道:“你怀疑沙曼是凶手?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见过她。”
  陆小凤皱起了眉,道:“她本应该在太平王府,但小玉却说沙曼已经失踪多时。”
  宫九道:“当时我在太平王府的船上要杀你,但你被人救走,之后我就追击司空摘星,后来当我回到王府,沙曼就已经不在,我还以为她要找你,所以私自离开了王府。”
  陆小凤道:“这么说,连你也不知道她的消息,那她有没有可能已经回到岛上?”
  宫九道:“不可能,她十三岁那年,是我将她从妓院带走,之后她一直在无名岛生活,从来没有接触外面的世界,而且她也不知道海岛的方位和上岛的方法。”
  陆小凤陷入了沉思。
  沙曼到底在哪里?是不是真的象太平王世子所说,已经回到青楼或者躲在道观里重操旧业?
  他一直都知道小老头没有将沙曼纳为儿媳的打算,否则在无名岛上的时候沙曼和宫九就不会分开而住,而在陆小凤第一次见到沙曼的时候,小老头也没有说明她的身份,只是要陆小凤小心这个女人。
  对陆小凤而言,要他提防一个长得雪山般高傲和漂亮的女人,这不是一个关怀,更像是一种挑引。
  ——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沙曼才会杀了小老头?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老头子已死的消息当然要公布,我们仍然按老头子自杀来发丧,凶手以为我们中计,就会放松防范。”
  宫九傲然道:“不!自杀是懦夫行为,我们宫家的人绝对不会这样做,而且,我就是要让凶手知道我们正在找他,反正他也逃不出无名岛,所以他只会变得越来越慌乱,到时他一有异动,就会露出马脚。”
  老狐狸的眼泪又再流下。
  他心中的神祇已经倒下,但下一代的少主人却站了起来,而且,他将会在苦难中成长,在挫折中让自己变得更强。
  宫九伸出了手掌,道:“我们以往为敌,之后亦将为敌,但这一刻,我们需要联手合作。”
  陆小凤迟疑了一下,道:“你两次三番要杀我,这一点我可以不计较,但曜仪宫主的事我绝对不能原谅你。”
  宫九道:“这件事之后,我会给曜仪宫主一个交代。”
  陆小凤终于伸出了手,和宫九击掌。
  
※                                ※                                ※

  
  江湖年青一代中两个最聪明,也最坚毅的人在这刻联盟,日后的江湖会有什么变化?
  没有人会知道。
  陆小凤也不会知道。
  他只知道,就在和宫九击掌的时候,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就在两三个时辰之前,他和小老头击掌,结果小老头暴毙,现在他又和宫九击掌,会不会在他们两人中间,很快又会有一个人倒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01: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房门打开,所有人鱼贯而入。
  宫九扯下一幅白布束在头上,道:“家父暴毙,岛上没有准备麻衣丧服,所幸我们都是江湖人,也不用执着繁文缛节。大家瞻仰家父遗仪,稍后在海边设置灵堂,头七之后,我会根据家父生前意愿,施行海葬。”
  不少人已经在细声议论,宫九拿起案桌上的信,道:“我和陆小凤进入这里的时候,家父已经去世,当时他的身边没有其他人,只有一封似乎是家父悔过自杀的信。”
  密室本就不大,议论的人一多,周围的声音也变得混浊起来。
  宫九的目光冷冷地从所有人的脸上扫过,继续道:“我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实家父并非自杀,而且这封信也是由凶手伪造,我甚至可以说,家父认识这个凶手,才会在没有防备的情形下被他暗算偷袭,之后凶手布下密室,然后从荷花池逃走,他的伎俩已经被我识破,虽然我未知真凶是谁,但我知道他一定就在岛上,说不定,就在你们当中。”
  密室突然静了下来。
  没有人再说一句话,每个人都担心宫九会将怀疑目标落到自己身上。
  陆小凤开始有些佩服宫九。
  如果由陆小凤来处理这件事,他会假装相信遗书的内容,然后等待凶手自己露出马脚,而宫九的做法激进很多,无疑却更加正确。
  ——无名岛虽小,但它就像一个小小的王国,小老头健在的时候他就是国王,每个人都习惯于服从他的命令,但当小老头过身之后,宫九虽然顺理成章成为新主,然而他年纪轻,恩威未重,岛上的人这么多,有老资格的,有不同派系的,他们对宫九的态度和命令就未必言听计从,现在宫九一上来就直接说凶手在这班人中间,这就令到所有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被当成凶手,而等到这件事完结,那时宫九的威信也已经树立起来,就会理所当然地成为无名岛上的新一代主人。
  宫九对陆小凤点了点头,朗声道:“现在我希望大家用你们最快的速度回到水阁,陆小凤,你算一算他们来回所需的最短时间。”
  
※                                ※                                ※

  
  每个人都在跑。
  在这种时候,也没有人敢弄虚作假。
  陆小凤道:“以单程计,最快是一百四十七记弹指。”
  宫九站在水阁的中间,道:“在座的每个人都清楚,无名岛是一个绝对封闭的海岛,也就是说,暗算家父的凶手,绝不可能由外面潜入。所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其中也包括我。”
  没有人说话,他们知道宫九的话一定还有下文。
  宫九继续道:“我的嫌疑最大,但我可以有办法证明自己,证据就是我身上的衣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01: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人都留意到宫九的衣服用料极佳,样式也新,但现在这件价值不菲的衣服上却起了不相称的皱摺。
  宫九道:“这身衣服是在京城麒蚨祥绸缎庄定造,式样手工无可挑剔,但是遇水即皱,需要用最好的赤铜火斗烫压两个时辰才能回复原状。家父要我穿上这身衣服,就是提醒我凡事循规蹈矩,谨言慎行。家父明智千里,他的安排恰好就证明了我不会是凶手。大家也留意到,在我和陆小凤进入密室之前,我曾经和大家一齐在西厢门外守望,当时我的衣服并没有起皱,这就可以证明我没有从水池进入密室,所以我不可能是凶手。”
  一个老学究模样的人插口道:“这样的证明并不足够,也有可能你行凶之后从水池逃走,然后换上一套完全相同的衣服再出现在大家面前,反正那段时间你的行踪没有人能够证明。”
  宫九道:“要这样的证明并不难。陆小凤,由你任意挑选三个人到我的房间,将我的衣服都拿过来,大家就会知道,我的衣服从来没有相同的款式。”
  陆小凤点选了老学究、小玉与老实和尚,最后道:“我也去。”
  
※                                ※                                ※

  
  宫九的居室华美而精雅,夕阳从雪白的窗纸上透射入来,落在一块巨大的青铜镜上。
  青铜镜发出淡淡的幽光,足以将人照得纤毫毕现。
  就在这面镜子前,陆小凤曾经和沙曼忘情拥抱,庆祝短暂逃出危机时的喜悦,憧憬甜蜜的将来,此刻镜旁的古剑仍在,但沙曼却已经不见踪影。
  老实和尚的光头在镜子前掠过,然后就是他喃喃如念经的声音:“我就知道你叫我来没安好心,肯定是要我一个老实人搬那么大的衣箱。”
  
※                                ※                                ※

  
  衣箱已经打开,共有十三套折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其中白色的最多,但每套衣服的明暗花纹和色调显然各有区别。
  宫九补充道:“这里每套衣服的造价足够让普通人家起居生活三年,我也不可能花这么贵的钱,做两套完全一样的衣裳。”
  没有人会再怀疑宫九。
  宫九继续道:“案发时大家都在这里,但我却不在,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将当时的情形重演一次,我要准确地知道期间有哪些人离开筵席,又在什么时候回来。”
  一个中年发福的青衣人嘴角动了一下,陆小凤认得他就是那个不懂得掷骰子耍手法,但内功却高得吓人的赌局庄家。
  宫九望着庄家,道:“你有什么可以直接说出来。”
  庄家道:“筵席早段时候宫主也在的。”
  宫九拿出纸笔,道:“我知道宫主在筵席开始不久就已经离开,那个时候我和家父还在密室,所以你们重演案情,可以直接从宫主离开的那个时候开始。”
  陆小凤道:“我觉得,不如先把牛肉汤找回来。”
  宫九道:“不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自己跑到山上躲起来,谁也不想见,但我可以保证,到了晚上她自己就会回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4-21 12:38 , Processed in 0.06960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