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17: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21 17:32 编辑

※                                ※                                ※

  陆小凤道:“我首先想说的是,为什么老头子会让我第二次上无名岛。”
  小玉道:“那是因为你飞鸽传书,要求约见。”
  陆小凤道:“我并没有指定约见的地方,但为什么老头子与我见面的地方不在乐土,而是在无名岛?”
  小玉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陆小凤道:“我相信老头子原本只是派出了一艘接我的船,只不过后来我多做了一件事,他才改变了计划。”
  小玉道:“你做了什么事?”
  陆小凤道:“在出海前几天,我在太平王府沙曼的房间见到世子,我告诉他,我在天子书房见到一个不应该见到的人。”
  ——小王爷道:“你见到谁?”
  ——陆小凤道:“我见到的是皇帝为曜仪宫主而作的画像,但是,画中的人不是曜仪宫主,反而是劫镖的人。”
  陆小凤继续道:“我并没有说曜仪宫主的画像是牛肉汤,因为那时候我以为世子就是世子,他也不可能认识牛肉汤。这在当时来看是一件意义不大的事,但世子却因此而知道天子为牛肉汤画像,所以他将这个讯息传递给老头子,也因为这样,老头子改变了行程。”
  小玉道:“在乐土见你,和在无名岛等你,这有什么分别?”
  陆小凤道:“老头子知道我见过天子,也知道了曜仪宫主的画像,他担心天子可能已经知道太平王府的秘密,所以他宁愿将见面的地方改在无名岛,毕竟乐土是个毫不设防的小岛,如果皇帝突然对乐土发难,老头子就会避无可避。”
  小玉道:“老头子的确是一个很小心谨慎的人。”
  陆小凤道:“我一到无名岛,老头子就将我接入密室,其实他并不担心我知道他的秘密,他真正关心的是皇帝到底已经知道多少。”
  小玉道:“只怕这就是老头子和你定下赌约的原因。”
  陆小凤道:“当时我在岛上作了一番极不精彩的推理,老头子就放心了,因为他知道他的核心秘密仍在,太平王仍然是太平王,皇帝也仍然不知道,那位向来不问世事的太平王,居然有意在海外开拓他的王国。”
  花满楼道:“开拓新的王国并不代表反叛,但却代表着太平王府不愿居于人下,这才是天子最忌惮的事。”  陆小凤道:“正因为这样,老头子一直对无名岛讳莫如深,甚至我在端阳劫案发生后出现在狐狸窝,老头子也一直抱着容忍和观望的态度,这就是因为他要确切知道我是不是天子派来的密探。”
  小玉道:“还有吗?”
  陆小凤道:“我答应了老头子的赌约,然后在密室侃侃而谈,自以为已经掌握了宫家和太平王府的秘密,但到了后来,我却留意到老头子他们神态轻松,当时我已经在想,我的推理只怕全部都是错的。”
  花满楼笑了,道:“能够知道自己自作聪明,这表明你还不是无药可救。”
  陆小凤道:“除了小玉之外,宫九、牛肉汤和老狐狸都知道老头子就是太平王的秘密,只不过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花满楼道:“宫九后来杀老狐狸,就是因为他宁愿你继续认为老头子和太平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陆小凤道:“按说我和老头子的赌局已经输了,就因为我突然提起宫九污辱曜仪宫主的事,整件事才突然发生变化。”

※                                ※                                ※

  宫九忽然道:“你的故事说完了吗?”
  陆小凤闭起了嘴。
  他忽然发现,每个人看着他的表情都有些奇怪,就像是看着一个傻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演了一幕最蹩脚的独角戏。
  陆小凤一阵热血上涌,大声道:“你明明已经有了沙曼,但你却侵占曜仪宫主,你敢说这不是你的报复?”
  小玉瞪大了一双眼,老狐狸用力握住了小老头的手,宫九的脸涨得通红,牛肉汤的脸上却没有了血色。
  “呛啷”一声,宫九从袖中抽刀,向陆小凤劈过去。
  这一刀的速度和声势犹胜当年叶孤城的“天外飞仙”,刀的去势不但快,而且背后至少还藏有十四五种变化。
  电光一闪即没,雷声忽然隐去。
  宫九的刀已经到了小老头的手上。
  小老头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
  ——是不是他经历的苦难已经太多,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出现什么变故,他都可以冷静面对?
  那把价值连城的薄刀就被小老头随便放到桌上,然后他用一种慈祥而温和的眼神望向宫九,淡淡道:“阿九,现在你不能用这把刀。”
  宫九的嘴唇在颤抖:“你不要信陆小凤的鬼话。”
  小老头没有再理会宫九,他转身拍了拍陆小凤的肩,道:“我错了。”
  陆小凤长长吐出一口气,道:“你承认?”
  小老头道:“你赢了,镖银和镖师明天就会送回太平王府。”
  老狐狸已是老泪纵横,颤声道:“小少爷。”
  小老头道:“我的主意已决。”
  陆小凤道:“你的梦想呢?”
  小老头道:“就如你所说那样,每次我离成功总是差那么一步,天意既然如此,我又何须强求。”
  陆小凤道:“你本可以不承认,就算你的秘密公开,你也一定有办法化解。”
  小老头笑了,道:“整件事就按你这样的安排来结束,那也很不错。”

※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17: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玉握紧双手,道:“这件事和曜仪宫主被辱有什么关系?”
  陆小凤道:“你应该已经猜到,只不过你不愿去相信。”
  小玉的身子颤抖起来,道:“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陆小凤道:“老头子将你安排在牛肉汤身边作为眼线,也是因为同一个原因——因为曜仪宫主就是牛肉汤,宫九最爱的女人并不是沙曼,而是他自己的妹妹。”
  宫九一言不发,但脸上已是一片铁青。
  陆小凤望着宫九,道:“刚才婚筵之上,你轻声低首,问曜仪宫主愿不愿意嫁给你,我相信这是你真心的说话。在无名岛上的赌局我本已输了,但就是因为曜仪宫主是牛肉汤的另一个身份,老头子才会认输,因为他发觉到,无论怎样的宏图大计,无论怎样的理想王国,都换不来自己子女正常的生活。”
  花满楼也叹了口气,道:“这也是老头子想将牛肉汤托付给陆小凤的真正原因。老头子相信,只有用这个办法,也只有陆小凤这个人,才可以让牛肉汤忘记那段畸形的恋情。”
  
  
(三)

  
  有些话陆小凤没有再说下去,但小玉的心中已经明白。
  宫九和牛肉汤的不伦之恋并不是现在才发生,他们的恋情发生得很早,甚至更早在皇帝见到牛肉汤的时候。
  当年老头子在海外构筑他心中的梦想王国,他忽略了自己儿女的成长,结果宫九和牛肉汤就在那些青涩的日子里偷尝了禁果,这也为他们的将来埋下了痛苦的种子。
  ——这也是老头子在遗书上写“子女胡为,皆父之过,各方有责,罪我一人”的原因。
  就在册封太平王世子的时候,天子见到了牛肉汤,他喜欢牛肉汤的漂亮妩媚,所以寻媒下聘,只不过太平王却发现,他无法将自己的女儿送入王宫。
  ——如果皇帝发现牛肉汤已非完璧,那么整个皇室和太平王府都要蒙羞。
  也因为这个缘故,老头子只能够宣称曜仪宫主染上怪病,为了防止天子的追问,老头子让牛肉汤修练销魂秘笈,用变化了的外貌和虚假的脉象来瞒过天子派来的御医。
  这一年,牛肉汤十五岁。
  在这件事之后,宫九受到很重的责罚,老头子用最传统的教子法,用针棒皮鞭将宫九打得死去活来,他要宫九记住,永远都不能再对自己的妹妹产生非份之想。又过了一段时间,老头子将宫九和牛肉汤带上无名岛,他安排小玉做牛肉汤的侍婢,就是为了防止这段兄妹恋情再度重演。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宫九读书练武都很用功,他和牛肉汤都在练习销魂秘笈,甚至学会了用秘笈上的武功来完善自己的容貌,这些老头子看在眼里,但他却认为这只是少年人爱美心性,并没有太过在意。
  对于当时的老头子来说,人生最重要的事依然是他的理想,至于他的家庭,只要宫九没有再做出令家门蒙羞的事,那就已经足够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宫九将十三岁的沙曼带回了无名岛。
  老头子并不算太喜欢沙曼,他始终是太平安乐富贵王,太平王的儿媳又怎能够是来历不明的青楼女子?幸好这里只是无名岛,而且宫九和沙曼分居两屋,最重要的一点,宫九也没有表现出一定要将沙曼作为世子妃的意思。
  就在老头子以为所有事情已经回到正轨,他的理想王国也近在眼前的时候,陆小凤却说出了宫九奸辱曜仪宫主的事,在那一刻,老头子心中的神殿轰然塌毁。
  当时密室里和无名岛有关的共有五个人,小玉上岛的时间最短,她知道的秘密也最少,老狐狸当然知道老头子就是太平王,但他并不知道宫九污辱曜仪宫主的背后还有着其他的故事,只有老头子心中明白,有些事错了,就很难再挽回。
  他虽然通晓天文地理,但却无法阻止自己的儿女一次又一次地犯下同样的过错,所以,老头子决定将所有的事放弃,包括他的理想王国。
  只不过老头子却没有想到,他夺走了宫九手中代表权力的刀,但却被恼羞成怒的宫九用这一把刀,刺入了他自己的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17: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天色渐亮,漫漫长夜即将过去。
  宫九慢慢拿出那把其薄如纸的刀,道:“你们一齐上。”
  决战即将开始。
  小玉忽然拦着陆小凤,道:“这次决战由我来。”
  陆小凤道:“你不是宫九的对手。”
  小玉道:“这里没有人能够战胜宫九,也包括你。”
  陆小凤无法否认,就连西门吹雪也未必是宫九的对手。
  西门吹雪的武功虽然已经接近神圣,但他始终是一个人,宫九却不同,他不但有着两副脸孔,就连他的心也充满兽性。
  小玉道:“我是老头子的妻子,女人为自己的丈夫报仇,通常会有她自己的办法。”
  陆小凤道:“你真要这样做?”
  小玉道:“是的。我只希望你们为我做一件事。”
  陆小凤道:“你说。”
  小玉道:“我要你们背转身,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转过脸来。”
  
※                                ※                                ※

  
  陆小凤背过了身。
  他听到宫九的笑声,他的笑声充满着自信和对别人生命的不屑。
  “呛啷”一声,宫九刀已出鞘。
  接着,陆小凤听到衣衫撕裂的声音和宫九越来越重的呼吸声。
  小玉吃吃笑道:“宫九,我知道你一向喜欢怯怯小小的女孩子,无论是十三岁的牛肉汤还是十三岁的沙曼你都喜欢,但现在她们都老了,我今年才十四岁,你看看我和她们比起来如何?”
  宫九的喘息声更急。
  “我还知道你最喜欢的是什么。”
  小玉一边媚笑,一边解散了头发,然后用发簪向着自己的手臂扎下去。
  宫九已气喘如牛。
  清晨的第一线阳光就照在小玉雪白晶莹的肌肤上,发簪刺入她鸽子般柔软的胸膛,刺入她纤细苗条的腰肢,刺入修长笔直的腿……
  每刺入一次,小玉的身体就颤抖一次。
  销魂的颤抖,紧蹙的双眉,娇弱不胜的呼痛声,难受却又快乐的表情。
  小玉一步一步走近,鲜红的血,就滴落在她雪白如玉的肌肤上。
  宫九扯开自己的衣服,疯狂地道:“给我。给我!”
  小玉痴迷的眼神突然变得清明,发簪如短剑一般刺入宫九的胸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17: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                                ※                                ※

  
  所有的事都已归于平静。
  陆小凤望着倒在地上的宫九,道:“你怎会想到用这种方法?”
  小玉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道:“我曾经问沙曼宫九对她怎样,但沙曼只是摇了摇头。”
  陆小凤道:“她为什么摇头?难道宫九从来没有喜欢过她?”
  小玉道:“宫九曾经很喜欢沙曼,在沙曼刚到无名岛的时候,宫九足有半个月没有离开过沙曼的小屋。”
  陆小凤咬了一下牙关。
  小玉道:“后来沙曼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但宫九找沙曼的次数却越来越少。”
  陆小凤忍不住道:“这是为什么?”
  小玉道:“知道整件事的真相后,我就想到,宫九当年将十三岁的沙曼带上岛,他原本是想将沙曼当成牛肉汤的代替品,因为那时候的沙曼就像当年的牛肉汤那样稚嫩而纤弱,但后来沙曼变得高挑丰润,宫九反而没有了他当年喜欢沙曼的感觉。”
  陆小凤没有说话,他忽然想起了“扬州瘦马”。
  “瘦马”的盛行并不只于陆小凤的那个年代,无论是陆小凤之前,还是陆小凤之后,都有那么一类人,以摧残稚嫩幼小的女孩为乐,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获得特别的满足,甚至有位以诗才闻名天下的人,他只喜欢蓄养十二三岁的童女,当这些女子长到十七八岁,就会像秋后的扇子那样被他逐走。
  陆小凤甚至想到了天子。
  天子看上牛肉汤那年她十五岁,仍然是豆蔻枝头的年龄;小玉和老头子的忘年恋虽然美好而纯洁,但在老头子的心目中,也许正是小玉这种还未完全成熟的女孩子,才引起他的兴趣。
  小玉忽然道:“你觉得沙曼漂亮还是宫主漂亮?”
  陆小凤苦笑,道:“我本来喜欢沙曼这类型的女子,但听你这么一说,我自己也迷糊了。”
  小玉道:“牛肉汤曾经说过,女人要吸引男人,不一定腰有多细,腿有多长,最重要的是匀称和完美的比例。”
  陆小凤只能够同意。
  小玉继续道:“沙曼的身形比牛肉汤高挑,她的腿当然也比牛肉汤的长,但如果真的放在一起比较,我反而觉得牛肉汤的腿更好看。”
  陆小凤明白小玉的意思。
  曜仪宫主的脸很瘦小,通常来说她的身形也会有些先天不足,纤瘦的人,她的腿通常也会显长,但如果一个人的腿像芦苇秆那样又瘦又长,那就什么美感都没有,但曜仪宫主却是例外,她的腿就很好看。
  如果不是陆小凤亲眼看过,他打死也不会相信曜仪宫主身上会有那么一双动人的腿。
  那是一双的纤秾合度的腿,大腿修长紧致,小腿弧线优美,既不像有些人的腿那样长着臃肿的赘肉,也不会像有些人那样因为太瘦而肌肉凸起。
  从比例上来说,曜仪宫主的脸小,所以显得她的腿特别修长,腿型也更好看,这当然也是因为牛肉汤学习了销魂秘笈的缘故。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道:“牛肉汤说那些身形比例的说话,应该就是宫九常说的话,所以我敢说,牛肉汤经常对着镜子,按着宫九喜欢的类型来改造自己的脸容和身材,所以就有了现在的曜仪宫主。”
  花满楼插口道:“我终于明白到宫九失败的原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17: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21 17:39 编辑

  陆小凤道:“那是什么?”
  花满楼道:“你曾经问宫九到底是太平王的世子还是无名岛上的宫九,当时宫九曾经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说他是宫九。”
  陆小凤道:“如果他承认他是世子,我反而就没有办法揭穿他的阴谋了。”
  小玉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他是世子的话,那么他的脊背上当然会有太平王府的钢针印记,那么无名岛的杀人案就有另外一种可能,宫九和太平王世子也变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花满楼道:“我相信宫九也想到这一点,如果他说他是世子的话,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追查劫案,这绝对无可厚非,但他却坚持说自己是宫九,就因为他放不下自己的皮囊。”
  小玉道:“放不下自己的皮囊?”
  花满楼道:“是的,据说世子真正的模样很平凡,但易容后宫九的样子却很俊美,如果他承认是世子,以后他就不能再用宫九的脸孔。”
  陆小凤道:“你说对了一半。”
  花满楼道:“另一半呢?”
  陆小凤道:“另一半的原因是曜仪宫主。”
  花满楼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曜仪宫主和宫九的样子和外貌都是根据他自己喜欢的样式而定制出来,对于宫九而言,他喜欢的是曜仪宫主,而不是牛肉汤。”
  花满楼道:“这又是为什么?牛肉汤和曜仪宫主不是同一个人吗?”
  陆小凤道:“从心理上来说,他曾经因为兄妹恋情而被老头子毒打,他对于兄妹恋情应该有了本能的抗拒,这也是后来老头子放松了对宫九监管的原因。从血缘上来说,宫九和牛肉汤是兄妹,世子和曜仪宫主也是兄妹,所以当宫九和牛肉汤在一起,又或者世子和曜仪宫主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之间就不会产生那些畸形的恋情,但如果宫九和曜仪宫主在一起,他们的关系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因为当他们的样子改变之后,感觉上他们就不再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就因为这样,他们才会结合到一起。”
  花满楼点了点头。
  陆小凤道:“除此之外,可能还有一个原因。”
  花满楼道:“什么原因?”
  陆小凤道:“老头子打算在鹿儿岛开拓他的帝国,但他心目中的人选不是宫九,老头子也说过,宫九对那个海外的岛国全无兴趣。
  花满楼道:“所以老头子选中你,除了你具备超常的能力和智慧,更因为他希望由你来照顾牛肉汤,这样就可以将宫九和牛肉汤永远隔开。”
  陆小凤道:“我相信宫九并不是没有野心,只不过他的野心不在海外,而是在这里。太平王和皇帝当年订立的誓约已经过了好几代,时间久远得可以改变很多事,所以宫九并不想遵守那个‘不起二心,不问政事’的誓言。”
  花满楼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宫九将镖银送回太平王府之后,又将无名岛上的人从海外接回来,到时他就可以拥兵自立,将江南作为他自己独立的王国。”
  陆小凤道:“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贪婪,我现在还困在无名岛,进退不得,也因为他的贪欲,他不舍得抛弃自己和曜仪宫主的美丽躯壳,这就是他失败的原因——他宁愿去做一个隐形人,宁愿放弃自己的真像。”
  小玉道:“宫九到底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父亲?”
  陆小凤道:“当年宫九因为诱奸了妹妹而被老头子处以家法,那一次宫九几乎已经失去世子的地位,我相信宫九的刀也因为这件事而失去过一次。在无名岛的密室,老头子再次收了宫九的刀,宫九明白到这意味着什么,就在这一念之间,他犯下了无可弥补的过错。”
  小玉道:“老头子死了,宫九也死了,牛肉汤怎么办?”
  花满楼道:“她就在这里,我现身之前她一直在祠堂外窥探,我点了她的穴道,安置在祠堂的内室。”
  
※                                ※                                ※

  
  曜仪宫主身上仍然穿着凤冠霞帔,她慢慢走近宫九,轻轻跪坐在宫九的身边,眼泪就像断线珍珠一样滴落到宫九的脸上。
  就在这时,她发出一声可怕而凄厉的尖叫。
  宫九俊美的脸突然像泄气的皮筏那样收缩,最后变得像一片风干的橘子皮,但从轮廓来看,已经可以看出他太平王世子的本来面目。
  曜仪宫主先是用手捂着自己的脸,然后她用迷茫的眼神环顾四周,脸上的表情既像哭,又像是在笑,最后她抛下珠冠,冲了出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17:4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司空摘星长长吐了一口气,道:“原来这就是那一晚的真相。”
  陆小凤望着面前的酒杯,用一种几乎只有自己才可以听到的声音道:“这件事总共有三个结局,到底哪一个才是最好的结局?”
  司空摘星道:“你已经做了最好的选择。”
  花满楼道:“所以我们记住,故事的结局就刻在太平王的墓碑上,天子感激太平王教子有功,同时缅怀世子英勇殉职,故而立碑记载,无论对哪一个,这都是最好的结局。”
  司空摘星道:“这件事实在太过复杂,陆小凤你到底怎样找出解谜的突破口?”
  陆小凤苦笑:“因为我在无名岛上百无聊赖,最后我看着一只蝉从壳中爬出来,足足看了一个时辰。”
  司空摘星道:“这有什么好看的?”
  陆小凤道:“蝉从壳里挣脱出来的时候,它没有了皮壳的保护,露出一身很奇特的纤弱的白色。在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
  司空摘星道:“很熟悉?”
  陆小凤道:“因为我曾经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这种独特的白色。后来我终于想起,在我第一眼见到曜仪宫主的时候,她一身细白的肤色,就像那只刚脱壳的蝉。”
  司空摘星道:“从时间来推算,当时牛肉汤刚刚从海上回来,她将自己换皮改貌,变成曜仪宫主的样子出现在狐狸窝。因为皮肉新生,所以曜仪宫主的身上也带有那种蜕壳新蝉的纤白。”
  陆小凤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将曜仪宫主和宫九的销魂秘笈联系上来。”
  司空摘星道:“原来如此。小玉呢?”
  花满楼道:“天下虽大,小玉却没有什么地方要去,所以她留在牛肉汤的身边,仍然做她的侍婢。”
  司空摘星道:“牛肉汤呢?”
  花满楼道:“她的武功已经散去,容貌也回复旧观。只不过——”
  司空摘星道:“只不过怎样?”
  花满楼道:“她应该患上臆病。”
  司空摘星道:“你意思是她疯了?”
  花满楼道:“也不能这样说,但她的确忘记了以前的事,只记得自己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大小姐,然后她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是牛肉汤。”
  司空摘星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花满楼道:“坏事当然不是坏事,反正麻烦的人是陆小凤。”
  司空摘星道:“为什么是陆小凤?”
  花满楼道:“因为牛大小姐很多事都已经忘记,却偏偏记得她的父亲将她托付给陆小凤,所以牛大小姐每天都要来找陆小凤,每天找三次,每次都会有一碗又香又浓的牛肉汤。”
  司空摘星道:“汤的味道如何?”
  花满楼道:“汤炖得比京城百年字号白云楼的高汤还浓,而且汤里的肉集合了牛身上三个最精彩的部分,慢火细煨,入口即化。”
  司空摘星道:“陆小凤的桃花运真好。”
  花满楼道:“你不要忘记,陆小凤曾经在牛肉汤的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
  司空摘星道:“我记得,在海船遇难的时候陆小凤居然没有抛下船上的弱者,哪怕当时的牛肉汤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花满楼道:“虽然牛肉汤的情人是宫九,但后来她的内心深处,应该已经有了陆小凤的存在,只不过她当时未必知道,就算知道,当时的牛肉汤也不会承认。”
  司空摘星道:“女人的心真奇怪,她可以容下一个杀人凶手,但又可以放多一个陆小凤在心里。”
  花满楼道:“只可惜我们的陆公子却怕了牛肉汤,远远闻到牛肉汤的味道就已经跑得比兔子还快,只不过牛肉汤的本事居然不小,无论陆小凤怎么躲,她都有办法把陆小凤找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1 17: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小凤一脸铁青,道:“这里环境不好,白天可以把活人热死,到了晚上,又可以把死人冻得活过来,我看还是快点换个地方。”
  花满楼道:“你想去哪?”
  陆小凤道:“听说紫金山风景绝佳,我想到那里走一走。”
  花满楼道:“你想找那里的道观,看看沙曼是不是真的在那里。”
  陆小凤闭上了嘴。
  花满楼道:“其实我建议你去一趟太平王府当时沙曼住过的房间。”
  陆小凤道:“为什么?”
  花满楼道:“你说过,那里有一幅卷画,有一本琴谱。”
  陆小凤道:“画的名字叫《享沐太平》,琴谱的名字叫《胡笳十八拍》。”
  花满楼道:“还有呢?”
  陆小凤道:“琴谱上有沙曼练字的摹本。”
  花满楼道:“我记得画上还有几行字,写着‘曾经沧海,除却巫山’。”
  陆小凤道:“那又怎么样?”
  花满楼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沙曼留给你的暗示。”
  陆小凤跳了起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花满楼道:“曾经沧海,除却巫山,这句子出自元稹的《离思》,但画上的诗文和沙曼的临摹却只有半首。”
  陆小凤道:“那又怎么样?”
  花满楼道:“沙曼并不是临摹,根本上画上的半首《离思》,也是她自己写上去。”
  陆小凤的眉毛又皱了起来。
  花满楼道:“琴谱的调式分宫商角徵羽,诗却只有半首,而十八拍的一半刚好就是九拍。”
  陆小凤失声道:“你的意思是宫九?”
  花满楼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沙曼虽然在狐狸窝只见过小王爷一面,但她已经知道世子就是宫九。”
  陆小凤又跳了起来。
  花满楼道:“你一直认为沙曼欺骗了你,但其实沙曼是无辜的。”
  陆小凤很仔细地听。
  花满楼道:“当日你跌入狐狸窝的陷阱,我相信小玉就是在那个时候表露她是老头子新夫人的身份,而且她要老实和尚和沙曼诬告你是劫镖一案的凶手。小玉并不知道世子就是宫九,她只知要执行老头子命令,我相信沙曼本来想救你出去,但她见到世子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没有意义的行动。”
  ——小王爷招了招手,柔声道:“你们过来,看看认不认识这个长着四条眉毛的人?”
  ——沙曼行前几步,她突然惊叫一声,眼睛定定望着前方,身子忽然如同即将剥离的树叶那样颤抖起来,如果不是刚好小玉也在挽着她的臂膊壮胆,沙曼可能已经瘫软在地。
  花满楼继续道:“毕竟他们曾经裸裎相对,一齐生活了很久,所以沙曼还是认出了宫九,但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对付宫九,而你当时穴道被点,也更加不可能逃出去。”
  陆小凤痛苦地闭起了眼,道:“看来我一直错怪了她。”
  花满楼道:“沙曼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所以她假意顺从小玉的安排,然后打算等机会救你,我相信在沙曼的房间里应该还有其他暗号留下,因为她知道你一定会到这个房间,她希望你可以猜出她留下的谜,知道太平王世子就是宫九的秘密。”
  陆小凤道:“如果你是她,你会怎样留下暗号。”
  花满楼道:“也许我会将类似的字写到《享沐太平》卷画的背后,因为平时绝对不会有人翻动这样沉重的的长幅画卷。”
  陆小凤道:“她去了哪里?”
  花满楼道:“我相信她早就离开王府,然后找人来救你。也许她想找的人就是我或者西门吹雪。”
  陆小凤道:“我的确对她说过,你和西门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花满楼道:“但西门吹雪和我都没有见过沙曼。”
  陆小凤道:“她十三岁就被她哥哥卖入青楼,之后又被宫九带到海上,所以她并不认识中原的道路。”
  花满楼道:“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她或许还会出现。”
  陆小凤颓然坐下,道:“也许她永远都不会再出现。”
  花满楼叹了一口气,有些话他的确没有说出来。
  ——沙曼不认得路,当然就只能到处问人哪里才可以找到西门吹雪。像沙曼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单身女子,走在路上很难不引人注目,太平王府在江南扎根已久,所以宫九很可能知道了沙曼的企图,然后下了毒手。
  陆小凤道:“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去找沙曼。”
  花满楼道:“你仍然打算从紫金山的道观找起?”
  陆小凤道:“我没有其他的办法。”
  花满楼道:“但这只是宫九的信口胡诌。”
  陆小凤道:“为什么宫九不说妓院或者庵堂,偏偏要说道观?”
  花满楼道:“这里有两个原因。”
  陆小凤道:“你说。”
  花满楼道:“第一个原因,宫九原先说沙曼在秦淮河重操旧业,后来他又改口,因为他担心你真会沿着这个方向查下去,就有可能查到当年替沙曼赎身的人来自太平王府。”
  陆小凤道:“第二个原因呢?”
  花满楼道:“沙曼誊抄的《离思》共有四行,其余两句是‘取次花丛,半缘修道’,宫九应该就是从‘修道’两字,联想到鱼玄机既是女道士又是诗妓的典故,所以他就顺口说沙曼藏身道观。我说过,宫九是一个心思转得很快的人。”
  陆小凤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去找沙曼。一年找不到就找两年,两年找不到就找三年。”
  花满楼道:“你去吧。人生本来就应该要有目标和希望,哪怕前面有很多的弯路和歧路,你也应该走下去,直到走出一条你自己的路。”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2 11: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9-23 01:35 编辑

——未完的部分

  
  当故事完成的时候,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三月动的笔,居然直到先生忌辰这一天才算勉强完成,对于一篇以悬疑推理为主的故事,横跨的时间太长绝不是一件好事,无论是看故事的人,还是写故事的人,可能都已经忘记了原本那些可以前后引证的细节。
  昨天停笔之后,我终于可以做一些想做很久却一直未做的事。
  ——不要想歪了,我只是想看一部日本推理电影。
  我看的是《白雪公主杀人事件》。
  这部电影绝对值得一看,它吸引我的不是那些悬疑的剧情,不是跌宕的变化,因为故事的重点不是怎样去杀人,而是为什么要去杀人。
  想深一层,凶手其实还是另外用了一种新的手法杀人,只不过差一点点未能成功。
  那种新的杀人方法,凶手不用到现场,不用准备凶器……因为杀人的手法是利用了压力。
  不多剧透了,电影的前半段很平淡,但第二女主角很漂亮,当看到后段的时候,大家就会明白我所说的“压力杀人手法”。

  看完《白雪公主杀人事件》这部推理片之后,我开始反思我用了六七个月时间创作的故事,仔细一想,仍然有太多不足的和遗漏的地方。
  遗漏的地方问题倒不算大,例如我只写了鹰眼老七的尸体藏在太平王世子的坟墓里,而没有写原因和过程,但这点并不难猜——鸟尽功藏,兔死狗烹。
  贺尚书的结局我也忘记写,但这只是一个小人物,从他在原著中的一些行为,例如他为了讨好牛肉汤而追杀陆小凤,这样的人物并不讨喜。
  我不满意自己的地方,是推理部分太多,而忽略了一些人文的内涵。
  例如我在故事的中段几次提及到“天地君亲师”,这本是我有意为之,但到谜底揭盅的时候,我却忘记将这一点写入去。
  这虽然不是大的错误,但却大大减弱了老头子与宫九的父子冲突。
  “天地君亲师”虽然是旧观念,但即使到了现在和将来,“天地君亲师”依然代表了国人的一种精神和态度。
  ——天和地可以是指大自然,君主虽然不再,但我们应该热爱的国家,无论她是贫穷还是发达,至于“亲”和“师”,这更加是不应该去改变的。
  宫九总共有三次机会杀陆小凤,第二次的时候陆小凤已经被迷香袭倒,可以说全无逃生的机会,当时陆小凤解救自己的办法就是说出“天地君亲师”,他想用老头子来压制宫九。
  这一次宫九最终还是放过陆小凤,但他并不是因为迫于老头子的压力,而是他担心陆小凤死在曜仪宫,那么牛肉汤和他的私情就会被老头子发觉。
  所以,真正影响到宫九行动的原因,并不是他害怕老头子,是“天地君亲师”背后代表的伦常和道德。
  宫九最终对自己的父亲下毒手,也是因为他一向不怕他的父亲,他只是怕了那些伦理道德。而当他对自己妹妹的爱欲超出了伦常的压力之后,他就对自己的父亲下手。
  只可惜,我表达得仍然不够准确。

  接下来,我会想将故事改得凝练一些,事实上,我还有很多想法,本来都想写入故事中,但最终它们被我放过一边,没有出现在我的故事里。
  例如老实和尚。
  在整个陆小凤传奇里,老实和尚身上有很多很多的秘密,而且几乎每一个故事他都会出现,他的出现绝对不仅仅是插科打诨,对于老实和尚,我其实有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可以将他在大部分陆小凤故事的行动做一个归纳,但是,我最终还是放弃,没有将它写出来。
  朱停也是。
  对于朱停我也有一种想法,所以在我故事的中段就把朱停搬了出来,甚至让朱停打破永不理睬陆小凤的誓言。
  当然,他们是好朋友,当然不会真的互不理睬,但在我的想法里,我总觉得朱停的背后也有一些秘密,而这些秘密和老实和尚的秘密一样,同样可以串起陆小凤的大部分故事。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于我而言,写故事的乐趣,就是一种取与舍的博弈,一个自己说这段要写出来,另一个自己却告诉我,再写就太过冗长了,还是不写为妙……
  于是我就在这两个自己的中间挣扎,不知道怎样才算写到最好。
  自找苦吃,这也是写作的一种乐趣吧。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22 20: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看见此文~还是挺欣赏的。
作者写出了古龙文字的韵味,包括人物的气质和特点,都入木三分(但是后面就有点乱了)。
女人的心理和心态没有很好的把握好,故事的情节基本上是靠人物的对话来推进,没有很好的抓住读者的心理,读者读这篇文章时,代入感不强烈,会看得心烦意燥,容易眼花。
具体讲,作者的文字能力是可以的,有几分古龙先生的真传,但这个故事的结构不是很丰满,我没有看到作品自己身上的东西。
而且能看出来作者为了写这篇文章,陆小凤传奇估计看了不下十次,将人物的说话特征,故事发展的线路层次都分析得挺像那回事了。这个还是不错的,努力没有白费。
学古龙其实不难,难就难在我们的生活阅历和人生经历远没有他来得这么丰富。
好多写手觉得已经看懂古龙的文字魅力了,自己完全有能力把握好文字的韵律和节奏了,就信心倍增,大写特写。
其实不够的,古龙的文字精髓不是繁琐的“对话”,不是特立独行的“招式”,这些只是他的个人魅力,他真正令人敬仰得仍然是他笔下一篇篇精彩的故事和一个个鲜明的人物。
我举个例子,整篇文章中,陆小凤就像一杯白开水,我真心记不住。因为他说话永远是一种腔调。反而是老狐狸,我倒是有点感觉到他的心理活动和人物特性。
对话太多,是很多写手的通病。我们写故事时缺少的是古龙那样的思维慎密,缺少的古龙对故事结构的灵活运作。他能靠对话,三言两语就写出一个冲突矛盾,写出一个稀奇古怪
推到故事发展的奇遇,我们能做得不是怎么样去模仿古龙的文体,而是怎么样写好一个让读者满意的故事出来。
读者关心的是故事的发展,故事的纹理,有些文字读者自己会写的大有人在。
我只是一个读者,我说得是一个读者的想法。
作者能将对话的距离适当拉开,将故事的发展路线尽量写得合理,这篇文章还是不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3 00: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君心似海 发表于 2014-9-22 20:30
第一次看见此文~还是挺欣赏的。
作者写出了古龙文字的韵味,包括人物的气质和特点,都入木三分(但是后面 ...

    很感激你如此用心的回应,这篇回复我至少看了五次,每一次我都看得很仔细。
    真的。
    不算序言和后记,这个故事共有十四万字,对于每天倚马千言的写手来说这当然只是小儿科,但这十四万字,已经比我过去三篇小说的总字数还多。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太长的文字,尤其不喜欢自己写得太长。所以接下来我一定会再修改。
    我喜欢凝练和干净。
    作为第一次正式写悬疑推理为主的故事,我原本是信心满满的,我自认为我设计的两段密室杀人故事,至少要比薛兴国的好,但真正付诸笔下的时候,我却发现有太多的取舍——总会有些地方我想放弃不写,因为我并不想太过冗长,但却又发现好像不写不行,因为好的推理故事就要靠很多细节和前后呼应的地方组成,少了这些地方,推理就已经不能令自己信服。
    总之,我会尝试再修改这个故事,文字的轻重缓急之间,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先生学习。也希望你会留意我改动后的版本,继续提出指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2-24 00:56 , Processed in 0.14388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