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uycabletv

[原创] 《陆小凤与隐形人》 (全文完)+未尽之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09:0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8-8 10:58 编辑

第一部  陆小凤的危机
  
  倒在血泊中的人突然站起,挂在窗台上的“死鱼”也变得比老虎还要凶猛,架在鹰眼老七和老狐狸脖子上的刀也突然转向,逼住了陆小凤的咽喉和胸膛。
  四十九个人,三十七柄刀,织成了一个无坚不摧的网。

  
  
(一)

  
  网还未收紧,网中的鱼已经动弹不得。
  老狐狸看着陆小凤苦笑,道:“没办法,我也是被迫的。”
  鹰眼老七有意避开陆小凤的视线,他坐了下来,粗短的手指头叩击着桌上的木纹,发出沉闷的声响。
  现在陆小凤全身上下还能动的就只剩下一双眼睛和一张嘴,但他的嘴却紧紧闭起。
  他在等,等鹰眼老七给他一个解释。
  他的确没有想到,刚刚从风波险恶的海上回来,等待他的竟然是一个要命的陷阱,而布下这个陷阱的人,偏偏又是他最信任的朋友。
  
※                                ※                                ※

  
  现在黑衣人和武官都已经退下,地上的血泊也已经冲洗干净,当血腥的味道变淡之后,从内室中反而透出一股不太浓,也不太艳俗的脂粉气息。
  屋里头莫非另外有人,而且还是女子?
  鹰眼老七的眼睛终于望向陆小凤,道:“这是一个圈套,为的就是要捉拿你。”
  陆小凤道:“但你不会是主谋人。”
  鹰眼老七没有回答,内室却有人回应:“说对了,要捉你的人,是我。”
  陆小凤并没有看见这个人,但他已大概猜出这人是谁了。
  ──身处庙堂之高,下临江湖之远,又能够调动王府侍卫来对付江湖中人,这样的人物当然不会太多,算来算去,也就只有一个。
  陆小凤道:“据说皇族中最尊荣高贵的人,当今天子之下,就是太平安乐富贵王。”
  鹰眼老七道:“是的。”
  陆小凤道:“据说这位王爷已经立下了一位世子。”
  鹰眼老七道:“是的。”
  陆小凤道:“据说这位小王爷年纪虽轻,但英明有为,人所器重。”
  鹰眼老七道:“是的。”
  陆小凤道:“现在他是不是已经到了这里?”
  鹰眼老七闭起了嘴,他并不想多言贾祸,幸好内室中的人已经走了出来,微笑着道:“我就是。”
  这位太平王世子方方正正的一张脸,笑容平和而有教养,但眉宇间却有一股敛藏不了的冷傲,乍看起来,他的神情举止居然有点儿像宫九。
  ——是不是因为他们都出身于世家门第,所以他们的心都一样骄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09: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我一直在等你,这地方每个人都在等你。”小王爷看着陆小凤,道:“我也知道这些人中有你的朋友,但你却不能怪他们,因为要他们这样做的人,是我。”
  陆小凤笑了,道:“我本来就没有怪罪朋友的习惯,我只是好奇,这一次我究竟惹下了什么官非?是偷走了御史大人上朝的官服,还是拐跑了大将军新聘的如夫人?”
  小王爷并不欣赏陆小凤的幽默感,他直接道:“上个月,也就是端阳节前的两天,太行山下发生了一宗劫镖案。”
  陆小凤在听。
  江湖中每天都有人铤而走险,每天都有人逞勇斗殴,但江湖人管江湖事,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太平王府的人要插手其间?
  小王爷接着道:“这次失镖,共有超过一百名的中原镖局好手,连同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红货全部凭空消失,很不巧,我是这次押镖事件的代理人。”
  ——代理的意思,通常是因为幕后的人不便出面,所以才会委托旁人经办,但又有谁可以指派太平王府的世子来做他的代理?
  小王爷并不想对陆小凤隐瞒,继续道:“这笔镖银其实是天子的军饷,出于某个原因,朝廷不便安排军队押运,所以由我旁代,挑选可靠的镖局,然后将这笔军需物资送出去。”
  他展示手中的保书,那是由中原十三大镖局联手承接的单,镖银总值三千五百万两,担保人都是武林九大帮、七大派的首要,换而言之,一旦失镖,十三大镖局就要全额奉还,如果镖局倾其所有也还不起,那就由担保人代赔。
  陆小凤的心忽然狂跳起来,他想起佛像中的葛通和木鱼里的珠宝,他们是不是和这件失镖案有关?
  他记得小老头说过,石室中的珠宝,是一位朝廷要人准备送给东瀛国丰臣秀吉的礼物,只不过被他中途截下,那些光华夺目的宝石碧玉,莫非就是太平王世子的失镖?
  小王爷继续道:“镖银被劫,镖师失踪,唯一留下的活口,又在两天后暴死。”
  他看了看鹰眼老七,补充道:“就暴死在十二连环坞总瓢把子的秘室里。”
  鹰眼老七垂下头,额上的青筋一根根地凸起。
  对他来说,这件事不但是个致命的打击,也是一个永远无法洗刷的羞辱。
  小王爷道:“事件发生后,我已经将破案的期限延长了两次,但直到现在,他们连一点线索都没有查出来。”
  陆小凤忽然道:“大通镖局的葛通是不是也在那批失踪的镖师之中?”
  鹰眼老七有些愕然,但还是接口道:“是的。”
  陆小凤闭起了嘴,这个答案已经足够,但他并不想把无名岛的事说出来,一来他不知道无名岛的方位,而且,当他从岛上出逃之后,小老头肯定会将镖师和珍宝转走,所以现在还不是时候将无名岛的秘密说出来。
  小王爷凝视着陆小凤,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
  陆小凤笑了,道:“如果我知道的话,为什么不把凶手说出来?”
  小王爷道:“也许凶手的武功很高,朋友很多,所以大家都不想得罪那个凶手,又或者,凶手根本就是你。”
  陆小凤的神色变得凝重,他知道太平王世子并不是在开玩笑,而且这位世子好像已经认定了陆小凤就是劫镖案的凶手。
  小王爷继续道:“家父虚衔安乐富贵王,那是因为祖上积功,每年可以领受皇家的厚禄,而他老人家从来不需要上朝议政,当然,这本来就是做给天下人看的,太平盛世往往就需要一两个太平王爷来衬托天子的圣明。到了我这一代,承蒙天子看重,太平王府要代为处理一些朝廷不方便出面的事,例如监控江湖人物或者在野黜官,他们的一言一行,全部都记录在案。在我手上就有一份关于陆小凤你的资料,可惜大多语焉不详,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你没有固定的产业,却喜欢奢侈和享受,每年的开销更是在五万两以上,我很想知道,你的钱到底从何而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09: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6-21 09:14 编辑

  陆小凤答不出来。
  他并不是有钱人,有时候他甚至会穷得叮当响,但世事往往很奇妙,当他需要钱的时候就会很神奇地有了钱,只可惜他的钱往往来得快,去得更快。
  小王爷的目光更锐利,神情更严肃,接着道:“上月端阳,你在湖州卧云楼匆匆现身,然后又匆匆离去,之前的行踪无从稽考,而那几天恰巧就是劫案发生的日子;五月初八,我赶到十二连环坞总寨提审案中唯一的生还者,却发现崔诚在几个时辰之前已经横死秘室,我将这段日子有可能犯案的江湖人物查了个遍,但他们都有确凿可信的非犯案证明,唯独你,陆小凤,恰好那几天你的去向不明,就连你最亲近的朋友也不知道,所以你有着最大的嫌疑。现在,我就等你的解释。”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道:“端阳之前我的确找了个地方一个人躲了起来,但五月初八那天我倒是有人证。”
  小王爷道:“证据呢?”
  陆小凤的目光转向老狐狸,道:“他就是我的证据,他可以证明端阳之后,开船之前,我一直就在他的狐狸窝,不可能出现在几百里外的十二连环坞。”
  老狐狸原本很乖很乖地在旁边垂手肃立,现在却忽然跳起来道:“你别乱说,五月初六那天你给了我五百两银子做定金,还专门叮嘱我,一定要等到你回来再开船,我的船本应在端阳节后的第三天启航,但你直到初十那天才回来,我怎么知道那几天你在哪!”
  小王爷冷笑道:“出一趟船居然就五百两,你的出手还真阔绰。”
  陆小凤的四条眉毛已经皱了起来。
  老狐狸当然在说谎,但他的说谎,是被人威迫还是别有用心?能够证明陆小凤那几天行踪的人已经全部在海上罹难,剩下的岳洋和牛肉汤又肯定不可能为他作证,他要怎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原以为在岛上逃避宫九的追捕已经是他一生中最凶险的事,但现在,一个更大的罗网正在等着他。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太平王府的背后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家,如果这位太平王世子认定了陆小凤就是端阳劫案的凶手,就算他现在能够逃出这个狐狸窝,但天下虽大,他又能够逃往哪里去?

  ※                                ※                                ※


  “我一直听说陆小凤的本事很大,老狐狸的船遇上风暴,船上的人全部遇难,就只有你和老狐狸幸存。”小王爷顿了一顿,又道:“老狐狸水性好,他能够躲过一劫并不奇怪,可是当老狐狸回窝的时候也就只剩下半条人命,你却居然光光鲜鲜地从海上回来,而且还带回一个和尚两个美女,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老狐狸的船捱不过那场风暴,所以你就用这个方法来湮没你劫镖夺宝杀人的证据!”
  陆小凤在笑,只不过他的笑是苦笑。
  利用暴风和海洋的暗潮运送镖师和珠宝上岛,这本来是小老头的得意之作,现在却居然算到了陆小凤的头上,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大笑三声,还是大哭三声。
  幸好陆小凤还没有完全被弄糊涂,他还是留意到几个疑点:
  第一、当陆小凤从宫九手上夺得小艇之后,老狐狸就及时从海上出现,当时老狐狸的解释是海难之后,他一直在水中等待过往船只,期间以捕食海鱼为生,但现在小王爷却说老狐狸曾经从海上回来,那么这两人当中至少有一个人在说谎。
  第二、如果老狐狸在海难之后回到狐狸窝,那后来他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海上?
  第三、假设小王爷授意老狐狸重回失事水域搜寻陆小凤的踪迹,按老狐狸出现的时间地点推算,那么他当时应该就潜藏在宫九的船上,当他看到陆小凤劫艇,老狐狸就趁乱躲到求生艇的水下,最后借机露面,将陆小凤带回狐狸窝,引入小王爷的陷阱。问题是,老狐狸的这些行动,究竟由谁来安排?
  第四、如果第三点的推论正确,那么老狐狸是在什么时候躲到宫九的船上?他有没有可能随着宫九的船进入无名岛?如果老狐狸已经去过无名岛,那么他对岛上的事知道几多?他有没有将无名岛上的事告诉小王爷?
  第五、陆小凤一回到陆地就马上落入太平王府的法网,显然小王爷确切知道陆小凤上岸的时间和地点,所以才会在狐狸窝布局,然而,又是谁将陆小凤的行踪透露给小王爷?难道是宫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09: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6-21 09:14 编辑


  
  有疑点就代表着有破绽,有破绽的地方就代表着有生机。这五个疑点环环相扣,只要解开了其中一个,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现在陆小凤的信心已经回来,他试探着道:“你是说,老狐狸在海难中幸存,然后又回到狐狸窝?”
  “是的。”小王爷的声音很坚定,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量。
  陆小凤又道:“但刚刚从海上把我带回来的也是老狐狸,那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呢?”
  小王爷道:“找到你的人不是老狐狸,是我。”
  陆小凤糊涂了,忍不住道:“怎么又是你?”
  小王爷道:“因为你太喜欢奢侈和享受,恰巧我的手下之中有一个既能干,武功又高的人,他比十二连环坞和中原镖局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强,他可以查出十三大镖局都查不出的线索,就连十二连环坞也找不到的人,同样被他找了出来。”
  陆小凤摸着嘴上的“眉毛”,道:“这样厉害的人,我真想认识认识。”
  小王爷道:“他在王府中的代号就叫吕纯阳,我保证,你们很快就会见面。”
  陆小凤道:“这位纯阳真人如何在茫茫大海之中找到我呢?”
  小王爷道:“要找你并不难。假设你是劫镖案的主谋,得手之后你一定想办法把赃物藏起来,内陆人多口杂,而且镖银的数量又是如此庞大,无论怎样小心运输或者掩藏,都不可能完全没有痕迹留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们运到海上。”
  陆小凤配合着道:“海上有仙山,虚无飘渺间。”
  小王爷道:“再加上一次恰到好处的风暴,就可以将所有的罪证洗脱得一干二净。”
  陆小凤道:“还有呢?”
  小王爷道:“既然有了这么多的钱,当然就要好好享受,而陆小凤又正是一个好色贪杯的人,但海上既没有酿酒的作坊,也没有偎红倚翠的秦楼,所以……”
  陆小凤接口道:“所以那位纯阳真人就搜索所有的船坞港口,看看有没有大量的美酒佳肴远送出海?”
  小王爷道:“当然还少不了追查勾栏红倌的出入记录。”
  陆小凤道:“然后呢?”
  小王爷道:“很快我们就将疑点定在东海的一处渔岛,最近那里每天笙歌不息,而那位新来的岛主,据说和你一样,都是一个长着四条眉毛的男人。”
  陆小凤忍不住又在摸他的胡髭,道:“再然后呢?”
  小王爷显然很有耐心,接着道:“我们不想打草惊蛇,狡兔尚且有三窟,何况那个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并不是普通人,所以我只能等,等他从海上回来。”
  陆小凤忍不住自言自语道:“原来我不叫陆小凤,我叫陆狡兔。”
  小王爷道:“海上风光虽好,但总比不上陆上繁华,所以你一定会回来。”
  陆小凤道:“凶手一回来,就会跌入你的陷阱?”
  小王爷道:“这就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陆小凤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从海上回来?”
  小王爷道:“纯阳子一直在监视着你,而且,你要回航就一定会找老狐狸,方圆八百里,再没有比老狐狸更熟水路的人。”
  陆小凤道:“这位吕先生在不在这里?”
  小王爷道:“不在。”
  陆小凤道:“此时此刻,莫非他正在我的岛上作客,顺便搜索赃物的下落?”
  小王爷笑了,道:“完全正确。”
  现在陆小凤已经猜出那位“纯阳真人”是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09: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宫”字遮住头脸就变成“吕”,九是至阳之数,所以这位代号叫吕纯阳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宫九。
  如果宫九的另一身份真的就是这位深受太平王世子器重的吕纯阳,那很多事就有了合理的解释,例如他完全有可能清楚行镖路线而制定出庞大的劫镖计划,在十二连环坞秘室中杀死崔诚的人,很有可能也就是他。
  在无名岛上,小老头曾经说过最好的杀手就是隐形人,如果宫九就是那位纯阳子,那当然也是一种巧妙的隐形。
  ——问题是宫九武功虽高,他又如何潜入重重防护的秘室,杀人于无形,然后又悄然离去?
  陆小凤决定要解开这个秘室杀人之谜,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首先解决自己的危机,一旦那位吕纯阳从海上归来,而且还“带回”两三件劫镖案中失落的珍宝,那么陆小凤就算跳到海里也洗刷不清自己的冤情,所以陆小凤拍手道:“这个推理十分精彩,但我既非镖师,又不是太平王府的人,又怎会知道有押镖这件事?”
  小王爷道:“这趟镖金额巨大,必须由十三大镖局一致同意才能接手,参与的人多了,消息自然就难以完全封闭,恰巧陆小凤你知交遍天下,所以……。”
  陆小凤接口道:“那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人。”
  小王爷道:“知道此事的人自然也会知道这趟镖和太平王府有关,换句话说,敢动这三千五百万两镖银,就等于向巍峨皇家挑战,十三镖局敢于接下这个烫手山芋,除了获利优厚之外,更多的也是考虑到没有人敢于藐视王法!但除了一个人,那就是你,陆小凤!”
  陆小凤苦笑道:“如果犯案的人真是我,我又怎样才可以将镖银从太行山安全地送到海上?”
  小王爷道:“你是个聪明人,因为你很懂得利用周围的资源。”
  陆小凤哦了一声。
  小王爷接着道:“在海上你利用风暴和暗潮送走赃物,而在陆上,你就利用太平王府的人,来运送太平王府丢失的镖。”
  陆小凤的笑容已经收起,他感觉到他身上的网在渐渐收紧。
  小王爷继续道:“恰好太平王府受人所托,从五台山定制了一批佛像法器,经海路运赴东瀛,中途也从太行经过,你就买通了王府的人,将失镖藏在太平王府的车队中,因为你很清楚,镖银一失,十三镖局和十二连环坞的人一定会彻底搜索案发区域,但他们却不敢搜我的车队,最多只能远远监视,就这样,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镖银送到海上。”
  陆小凤道:“但如果没有那场风暴呢?”
  小王爷道:“如果没有足以掀翻海船的狂风巨浪,相信你就会自己动手,将船上的人全部杀死,然后伪装成被海盗或者倭寇洗劫。”
  陆小凤道:“世子果然聪敏明慧,只可惜,你有一点错了。”
  小王爷道:“哪里错了?”
  陆小凤道:“我不是劫镖的人,但我在海上的确遇到了劫镖的真凶,而且还几乎死在他的剑下,世子不信,为什么不问一问与我同行的舟中人?”
  小王爷道:“你说的是老实和尚与那两个女人?”
  陆小凤道:“你也认识老实和尚?”
  小王爷道:“我早说过,有名有姓的江湖人物全都被朝廷记录在案,这是太平王府的职责所在。”
  陆小凤道:“老实和尚向来不打诳语。”
  小王爷道:“好,十世修得同船渡,我也正想看看陆小凤挑选女人的眼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22: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                                ※                                ※

  
  陆小凤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老实和尚是他多年的朋友,他们曾经共赴危难,有着铁样硬、血样热的交情,小玉年纪虽小,但胆识过人,如果不是她,陆小凤和沙曼未必能够逃过宫九的追捕。
  想起沙曼,陆小凤的心里就感到一丝甜蜜。
  ——他已经漂泊太久,现在他开始需要一个家,一个宁静温暖的家。
  ——和沙曼在一起,陆小凤也有了一种要成家立室的感觉。
  不是说以往的女孩子不够好,薛冰和欧阳情她们都曾经令陆小凤怦然心动,但感觉却没有这一次的强烈。
  ——是不是有些爱情,一定要出现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才会开花结果,否则就只能轻轻错过?
  
  
(二)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灼热耀眼的阳光猛然从外面投射进来,屋子顿时变得明亮晃眼,然后门再度被关上,于是小屋又重新变得暗黑与沉闷。
  半天不见,沙曼像是憔悴了许多,而小玉紧挽着沙曼的臂弯,眼中不胜惊恐。
  ——小玉在怕什么?
  她好几次和牛肉汤斗智斗勇,好几次死里逃生,她的武功和镇定远远超出她的年纪,但为什么她的眼神却充满畏惧?
  就连老实和尚也变得十分拘谨。
  ——他又在害怕什么?
  老实和尚在四大神僧之中排名第三,久历风尘,难道连他也害怕了皇家的气象与威严?
  
  ※                                ※                                ※

  
  小王爷招了招手,柔声道:“你们过来,看看认不认识这个长着四条眉毛的人?”
  沙曼行前几步,她突然惊叫一声,眼睛定定望着前方,身子忽然如同即将剥离的树叶那样颤抖起来,如果不是刚好小玉也在挽着她的臂膊壮胆,沙曼可能已经瘫软在地。
  小王爷道:“这个人叫陆小凤,你认识吗?”
  沙曼点了点头。
  她又怎会不认识?
  甜蜜的拥抱,炽热的爱恋,互相怀疑时心中的刺痛,重逢时不顾一切的激情……他们相识的时间虽然短暂,却比很多人一辈子加起来的爱都要多。
  小王爷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沙曼又颤抖起来,眼泪已在眼眶打转。
  小玉扶着沙曼,战战兢兢地道:“这位陆大爷将小姐高价买下,然后将我们送到一个岛上。”
  “说清楚,他在哪里将你们买下?”
  “留春院,撷杏楼。”
  “那是什么地方?”
  “秦淮河边,风月胜地。”
  “然后呢?”
  “在岛上,小姐每天陪这位陆大爷喝酒作乐,但我知道,小姐的心里其实一点都不快活。”
  “那你呢?”
  “我只不过是服侍小姐的下人。”
  “这位陆公子对你好不好?
  小玉的身子突然颤抖起来,嘶声道:“他,他不是人。”
  小王爷道:“他对你做了些什么?”
  小玉的眼泪已经流下:“小姐每天陪他,可他还嫌不够,然后又会在很晚很晚的时候爬上我的床,我不敢挣扎,不敢叫喊,只能假装睡得很死,假装不知道他对我所做过的那些事……”
  几乎所有人都盯着陆小凤,目光充满着鄙夷和不屑——就连小玉这样的小女孩都不放过,陆小凤还有什么坏事不敢做出来?
  老实和尚也忍不住道:“陆小凤虽然曾经是我朋友,但我不会再为他而做一些违背良心的事。”
  他走到陆小凤面前,将僧袍撕裂,然后一口水吐在陆小凤身上。
  小王爷冷笑道:“好一个割袍断义,就连老实大师也出来指证,陆小凤你还有什么话说!”
  陆小凤的耳畔嗡嗡作响,心却已经沉了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22: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                                ※                                ※

  
  有人说:毒蛇的液、狐狸的心、北海中的冰雪、天山上的岩石、狮子的勇猛、豺狼的狠辣、骆驼的忍耐、人的聪明,再加上一个来自十八层地狱下的鬼魂,九样事物混合在一起,就组成了宫九。
  现在陆小凤终于体会到宫九的可怕。
  在海上陆小凤曾经从宫九的掌中逃脱,在他的感觉里,宫九最多也就是一个武功极高的怪物,若论机灵诡变,宫九实在难及陆小凤项背,所以陆小凤并不害怕宫九,但现在他知道自己错得多么厉害,一直以来他不过是一只风筝,以为自己翱翔在天,实际上却始终被宫九牵扯在手。
  牛肉汤也很可怕,她也很想陆小凤死,但她的方法就是在海上把陆小凤的船炸沉,这些粗糙和暴力的手段和宫九一比,简直就是小孩子玩过家家。
  从宫九与陆小凤的生死赌约开始,小玉、老狐狸和老实和尚就是宫九布局所用的棋子,表面上看,是他们帮助陆小凤逃出宫九的追杀,实际上他们却将陆小凤一步一步引入太平王世子的罗网,同时他们也牵引着太平王府的刀,对准了陆小凤的胸膛。
  小王爷破案心切,而陆小凤恰恰就是一只最理想的替罪羔羊。
  镖局丢失的货物中并不完全是白花花的银锭,也有一部分是珍奇的翡翠玉石,天下间所有银两的样子都差不多,但镖局的验货清单上却一定会详细记下古玩玉器的种类名称形状。
  所以,接下来吕纯阳只需要从海上带回几件被劫赃物中的奇珍古玉,如此一来,陆小凤这位“东海子虚乌有岛”的岛主就更加百辞莫辩。
  其余的王府失物宫九当然不会再交出来,反正所有的账都已经牢牢算在陆小凤的头上。
  
  ※                                ※                                ※

  
  陆小凤忽然觉得很疲倦。
  他知道这一次很难再逃脱出去,但他内心深处仍然不想放弃。
  绝不低头,绝不放弃!
  在陆小凤的一生中,他遇到过很多的艰难险阻,也遇到过很多比他强大的敌人,但他从不退缩,只会遇强越强。
  越是危险的时候他越会冷静,因为他深信任何危机的背后都一定藏有化解的方法,就看你有没有信心和本事将它找出来。
  
  ※                                ※                                ※

  
  现在陆小凤已经挺起了胸,他凝视着小王爷,道:“你相信他们所说的话?”
  小王爷道:“我没有不相信的理由。”
  陆小凤道:“在你的眼中,如果一个人有嫌疑,而这个人又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他就只能是凶手,对不对?”
  小王爷道:“不错。”
  陆小凤道:“但这里并不是刑部大堂。”
  小王爷悠然道:“没关系,因为我代表的就是王法。”
  陆小凤道:“这对我并不公平。”
  小王爷道:“我比你强,弱者的生死去留,本就应该由强者来定夺。”
  陆小凤摇了摇头,道:“我相信以后一定会有公正、公平、公开的方法来判决一个人是否有罪。”
  小王爷笑了,道:“那你认为,怎样才是对你的公平?”
  陆小凤道:“至少我应该有权和那些指证我是凶手的人说两句。”
  小王爷略一沉吟,道:“你去吧。”
  
  陆小凤凝望着沙曼的眼睛,然后走了过去。
  他走得很慢,每走一步,都像是要走入沙曼的心里。
  ——曾经相爱的人,为什么却要伤害?
  沙曼也在看着陆小凤,但她的眼里却看不出有任何喜悦或者悲伤的神色。
  她又在想些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2 22: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6-22 22:23 编辑

(三)
  
  陆小凤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他首先停在老实和尚的面前,道:“和尚你好。”
  老实和尚苦着脸道:“和尚不好,和尚的心很难受。”
  陆小凤道:“是不是和尚的心脏了,脏得难受?”
  老实和尚叹了一口气,道:“你一向对和尚不错,我却要亲口将你的罪行说出来,心里又怎会好受?早知如此,和尚就不该回来,应该留在你的岛上享福,至少落得个眼不见为干净。”
  陆小凤道:“你一直在我的岛上享福?”
  老实和尚道:“就在你上月才买来藏娇的海岛,你还起了个名字,叫小凤来岛。”
  陆小凤喃喃道:“我只听说过东海之滨有座‘不肯去观音院’,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小凤来岛’。”
  老实和尚道:“离岛之前,你醉后涂鸦,写下‘小凤来岛’四个大字,字写得那么难看,你居然还想把字裱到岸边的牌坊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陆小凤苦笑,道:“老实和尚的话还是这么老实。”
  老实和尚道:“有时候说真话比说假话还难。”
  陆小凤摇了摇头,然后走到小玉面前,道:“你好。”
  小玉不敢回应,紧紧缩在沙曼的身后。
  ——沙曼是不是受制于小玉,所以她才会做出伤害陆小凤的事?
  陆小凤盯着小玉的手,道:“你应该知道我全身穴道被点,还怕我些什么呢?”
  小玉尖叫一声,飞奔到老实和尚的背后。
  现在,陆小凤的面前就只剩下沙曼。
  在他眼中的世界里也就只有沙曼一个。
  ——为什么连沙曼也要冤枉他?
  ——现在沙曼的身边已没有其他人,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受伤,更不像是受人胁迫,她为什么还不解开陆小凤的穴道?
  ——如果她现在为陆小凤解穴,以他们的武功,至少他们可以冲出去。
  但沙曼却什么都没有做,美丽的眼睛里依然看不出有任何喜悦或者悲伤的神色。
  ——是不是她太痛苦,所以她已变得麻木?
  ——又或者现在已经到了故事结局的时候,所以她就用冷漠来淡化那一段曾经发生过的如梦如烟般的感情?
  陆小凤凝望着沙曼,道:“为什么?”
  沙曼的声音很冷淡:“你应该知道的。”
  陆小凤的心里一片混乱,道:“我应该知道什么?”
  沙曼道:“我哥哥害了我一生,你杀了他,所以我用我的身子来答谢你。”
  陆小凤痛苦地闭起了眼。
  ——当陆小凤还在无名岛上的时候,沙曼的确说过同样的话,但那些缠绵与甜蜜,真的只是酬恩还愿时候的肉体报施?
  沙曼继续道:“但你杀了我哥,只要有机会,我自然就要杀了你,替我哥报仇。”
  陆小凤后退半步,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                                ※                                ※

  
  他真的已经完全明白?
  这件事背后的复杂和奇诡,其实远远超出陆小凤的想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2 22: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6-22 22:23 编辑


(四)
  
  小王爷留意着陆小凤的每一个表情,就像在欣赏舞台红伶的一举手一投足,他微笑着道:“陆小凤,你问完了吗?”
  陆小凤的心很乱,茫然道:“我没有什么想要知道了。”
  小王爷道:“你要的公平我已给了你,总算也待你不薄。现在轮到我来问你,陆小凤,被盗的镖银究竟在哪里?”
  陆小凤反讽道:“你那位吕大剑仙不是在我的岛上吗?对于镖银,他知道的一定比我还清楚。”
  小王爷道:“我却知道陆小凤绝对不会自己驾舟离巢,而那三千五百万两赃物就随随便便摆在家里!直到现在你还是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你早就将镖银藏了起来。我敢说,这一次吕纯阳只会空手而回!”
  陆小凤苦笑。
  他忽然想到,能够解救自己的筹码,居然就是这些完全与他无关的三千五百万两镖银。
  ——宫九劫走镖银,同时他也想要陆小凤死,于是他故意让陆小凤从岛上逃脱,同时又将劫镖的罪名栽赃到陆小凤头上,而为了向小王爷证实陆小凤就是劫案真凶,宫九的下一步,就会从失镖之中挑出几件独特的珍宝,然后用吕纯阳的名义带回太平王府,作为陆小凤犯案的铁证。当然,宫九绝对不会将镖银全部交还,而小王爷在未能取回所有失镖之前也不会杀掉劫案的疑犯,所以宫九、小王爷和陆小凤之间的关系,也就变得十分微妙。
  换而言之,宫九想借小王爷的刀来杀陆小凤,但只要镖银仍然下落不明,小王爷的刀就仍然不会落到陆小凤的头上。
  现在陆小凤只担心一件事。
  ——现在小王爷多半会将陆小凤羁押在牢,而一两天后宫九就会从海上回来,他既然化身吕纯阳,自然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再度隐形,在狱中将武功全失的陆小凤暗杀,到了那个时候,劫镖案的真相就会被永远掩埋,陆小凤的冤情也就无法洗脱,而宫九也就可以将镖银永久据为己有。
  危机已迫在眉睫,陆小凤必须要在宫九出现之前还击,否则他就会永不翻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6 04: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ycabletv 于 2014-6-27 05:42 编辑

第二部  瓷器美人

  (一)

  六月的正午已经带上盛夏的潮湿和闷热,周围的空气似乎也被这份暑热压缩得停止流动。
  几滴细碎的汗珠正从小王爷的额角沁出。
  陆小凤也在流汗,冷汗。
  他全身穴道被点,武功尽失,所有的证据都对他不利,他的情人和朋友突然反戈一击,现在陆小凤唯一能做的,就是如何利用小王爷与宫九的博弈关系,在两股势力的夹缝中保全自己。

  ※                                ※                                ※


  陆小凤凝视着小王爷,道:“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是劫镖的人。”
  小王爷道:“理由呢?”
  陆小凤道:“当年西门吹雪与叶孤城约斗于紫禁之巅,南王世子趁机潜入皇城夺位,我则侥幸解了天子之危。”
  小王爷打断了陆小凤的话,冷笑道:“就算你不出现,叶孤城弑帝的计划根本不可能成功,那天我也藏身南书房,否则殷羡和魏子云又怎会去太和殿!”
  陆小凤道:“无论如何,当今皇上有言,他会答应我一件事,只要我说出来他就一定做到。”
  这件事小王爷当然也知道。
  天子随便说出来的一句话也足以点铁成金,把腐朽化为神奇,只不过没有人知道陆小凤到底向天子提出了什么要求。
  陆小凤继续道:“如果我向天子索要功名富贵,可以说是唾手得来,但我却没有这样做,所以,我又怎会要你的三千五万两镖银!”
  小王爷道:“人心易变。以前你不贪财,那是因为你当时还没有体会到金钱的力量。”
  陆小凤道:“你真的认为我是真凶?”
  小王爷道:“我只相信我自己。”
  陆小凤长长吐出一口气,道:“不知那位吕纯阳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小王爷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陆小凤道:“我想这位吕先生一定惊才绝艳,不但少年英俊,武功更是深不可测。”
  小王爷冷哼一声。
  陆小凤继续道:“你最好还是要那位纯阳仙人快点跨海回来。”
  小王爷忍不住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你应该很清楚,仅仅靠一人之力绝对不可能夺镖运宝,如果我是劫镖真凶,那么我的背后就应该有一个庞大而严密的组织。”
  小王爷沉声道:“说下去。”
  陆小凤道:“如果我真的是那神秘组织里的人,但却落入你的法网,我敢说,组织里的人一定如坐针毡,必然会想尽办法将我灭口。”
  小王爷道:“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杀你的人没有出现,那就可以证明你不是劫镖案的凶手?”
  陆小凤道:“不对。无论我是否属于那组织里的人,真凶都一定会来杀我。”
  小王爷道:“哦?”
  陆小凤道:“世子认定我是犯人,真凶当然乐得让我背黑锅,但接下来真凶就会杀掉我,让世子以为我身上真的有着劫镖案的线索,所以我才会被灭口,这样他们就可以将世子的破案引入歧途,凶手也就可以永远掩埋真相。”
  小王爷道:“他们敢来太平王府,就是自寻死路。”
  陆小凤道:“世子也说过,十二连环坞鹰巢崔诚被杀,凶手能够在重重护卫看守的密室中杀人,而且象一个隐形人那样不留痕迹,如果这杀手来杀我,只怕连世子也无法保证我的安全。”
  小王爷道:“那你想怎样?”
  “我想借你的吕纯阳来监护我。”陆小凤眨了眨眼睛,继续道:“如果我是真凶,吕先生自然承担起看守要犯的职责;如果我不是真凶,真正的凶手就会来杀我,只要有这位吕先生在,就算凶手懂得隐形,吕先生也一样会令他无所遁形。所以,凭良心讲,我的主意是不是还过得去?”

  ※                                ※                                ※


  按照陆小凤的推测,吕纯阳与宫九是同一个人,为什么陆小凤却说由吕纯阳来看守他呢?
  如果小王爷真的接受陆小凤的提议,到时宫九要杀陆小凤,岂非易如反掌?
  事实却刚好相反。
  ——宫九孤高骄傲,不会甘居人下,如果他真的改名换姓而委身太平王府,那么宫九的背后一定有着更大的图谋,也正因为这样,如果小王爷派吕纯阳来监护陆小凤,到时宫九反而就不能下手,因为他绝对不会为了杀一个陆小凤而令自己背上失职的罪名,影响到他投身太平王府背后的计划。
  所以,如果吕纯阳真的就是宫九,那么宫九非但不能杀陆小凤,他还要与陆小凤寸步不离,这样一来,宫九的行动反而会受到陆小凤的牵制。
  这就是陆小凤置诸死地而后生的方法。
  如果宫九即是吕纯阳,那陆小凤的做法就会冒险而有效,但陆小凤又会不会猜错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3-2-5 09:56 , Processed in 0.03341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