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85|回复: 7

[原创] 关于韩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6 07:24:28 此帖为手机版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于小妖 于 2017-1-6 13:02 编辑

古龙对韩棠的刻画上存在不足。

《流星蝴蝶剑》取材于《教父》,都知道。《教父》我匆匆过了一遍,没太关心韩棠的原型是哪个人。既然古龙完成了再创作,就角色论角色即可。

说不足的关键原因,是古龙写韩棠,没有设身处地去想韩棠。古龙笔下韩棠是个啰嗦的人,古龙写孟星魂在韩棠死后去到他的小屋,发现里面大量的酒,这些都是绝对的败笔。韩棠按照古龙的基本人设来讲,不可能啰嗦,也不该是个嗜酒的人。那个啰嗦又嗜酒的人,其实是古龙自己。古龙没能突破他自身的框架,他只是不小心又一次暴露了自己,脱离了人物。
依稀记得他在某文章中讲过写韩棠是为了揭示杀人者最终逃不过被杀的命运。在事实的写作中,格调、立意大体限制在此。

韩棠这个人既然被塑造出来了,就有了自己的生命,不是作者可以任意改动的了。

陈楚河版《流星蝴蝶剑》中的韩棠,可以说把古龙写崩了的部分又拉回来一些。

所以我写的,大抵是那个影视里的韩棠。与原著有出入,有我的一厢情愿【加着重号】。




那是一个有流星有蝴蝶也有阳光照不到的冰冷的江湖。
支撑小蝶的是孟星魂,支撑孟星魂的是剑。支撑律香川的是权力,支撑叶翔的是自由。
支撑韩棠生命的只是一抹凛冽的杀气。
支撑那抹杀气的又是什么?
是老伯。

“韩棠一走进书房,就跪了下来。吻了吻老伯的脚。
这种礼节不但太过分,而且很可笑。
但韩棠做了出来,却没有人会觉得可笑,他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令人觉得可笑。
因为他只要去做一件事,就全心全意做,那种无法形容的真诚不但令人感动,往往会令人觉得非常可怕。”
老伯是他的命,是他的神。韩棠是剑,老伯是握剑的人。

我们很容易产生怀疑,以老伯的城府,他当年究竟是纯粹的出于惜才之心施恩于韩棠,还是最初就怀了为我所用的目的。这些,韩棠不需要去想,因为那于他并不重要。
他只需去做。
追至天涯,也要归还一切。直至以死为报。


“他孤独惯了,如果有人靠近他,只会让他想杀人。”老伯说。

韩棠不是孟星魂,不是阿飞,不是傅红雪,不是萧十一郎——他们孤独,却在抗拒孤独。韩棠跟任何人不一样,他是真正地,完整地属于孤独的人。
他已不只是在忍受孤独.孤独是他的一部分生命,彼此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


韩棠喜欢看鱼慢慢死去,韩棠会跪下来吻老伯的脚,韩棠甘心做奴才,很多人说这是骨子里的冷血,和骨子里的奴性。
谢谢。骨子里冷血的人,不会心甘情愿做真正的奴才。他们做不成奴才。
骨子里奴才的人,做不到冷血。
我从韩棠身上看到的,是大叛逆,大讽刺,是对这个荒谬的江湖无声的冷笑和淡漠,是无形之中的无言控诉。


他是真正地,完整地背离这个世界的人。



谁会生来心如死灰?谁会生来拒绝任何人的接近?
没有人。
但我却不确定,经历了世界的人,是否会毅然,或者黯然地选择决绝的孤独,选择与一整个世界的决裂。
他选择了与一整个世界决裂,却没忘掉老伯的恩情。
他拿命还了恩情。

韩棠,是血性未泯的人留给世界的最后一点冷笑,和一个决绝的背影。


人们都说,他喜欢看鱼死,冷血无情,残忍。
是很残忍。更残忍与更讽刺的是,那条在钓钩上挣扎的鱼,也是他自己。
“有时他甚至会将鱼放在鸟笼里,放在烈日下,看着它慢慢地死。
他欣赏死亡降临的那一刻,无论是降临在鱼身上,是降临到人身上,还是降临到他自己身上。
他时常在想,当死亡降临到自己身上时,是不是更刺激有趣。”


韩棠不是剑客,韩棠只是剑客手中的剑。

他有血,血的温度如何,已无人能知。

一切尘封在他寒冰般的沉默之下,在那残酷惨烈的一战后,永远地坠失于无边的沉寂与黑暗。



墨渊说:韩棠的剑没有鞘,这是老伯故意不给韩棠剑鞘,因为老伯希望韩棠永远像这把没有鞘的剑一样锋利,也是希望,韩棠的剑能够,永不入鞘!
可是,最终……

我静了三秒钟,给她回复:他只是死了,他没有入鞘。有的人,生也不入鞘,死也不入鞘。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06:17:11 此帖为手机版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一遍,的确都是yy,强加的感情色彩,如果写电视剧,不该提原著,原著那段吻脚形容本来就跟电视剧,和我要表达的冲突;而我所写的那些,最后也得不出个“生也不入鞘死也不入鞘”的结论。可是这是第一次,我那么喜欢自己的yy,第一次我意识到自己在曲解作者意图而不愿修改,第一次,我不想要什么所谓的“清明”。我愿沉醉,我愿幻想,我愿一厢情愿,我满足于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8 13:5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韩棠过去经历了什么确实很有趣的一个话题。
他如中国画中的大白,主要是衬托画中的焦点的,因此主要是为了衬托老伯而描写的。
但是一个人永远不可能如机械一般,不需要上油。韩棠茶壶中的酒就是机油。李安《饮食男女》中的二女儿,白骨精的表面,永远干练,但书房中藏有酒,就是这个道理。只是不知道李安的灵感是否来自古龙。
另一个为老伯准备的马方中,虽然像发条一样时刻焦虑得等待,但是毕竟过了一些安稳舒适的日子,而相对而言,地道中瞎眼的巨人真不知道如何打发的漫漫长夜?这个才是极端的描写。
因此老伯对我而言,也是及恶的权力的化身。虽然表面上看他没有那么残暴,但是尤其是他没有拯救马方中的孩子,比如在遇险之前他至少可以及时安排,不让马方中做那么大的牺牲。马方中令我最想比较的是戈林夫妇。为希特勒牺牲一切的另类“殉道者”。
我感觉,对老伯描写中,最出色的是他面对自己儿女不幸遭遇时候的反思和忏悔。这个时候,他才不是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8 14: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伯可以象征元首、暴君、黑帮老大、老板,甚至是中国目前的一二线城市。
易潜龙为他训练的新血,包括孟星魂一代人,都可以像征着入城的农村大学生,除了加入绞肉机别无选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8 17: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尧吉 发表于 2017-4-8 14:00
老伯可以象征元首、暴君、黑帮老大、老板,甚至是中国目前的一二线城市。
易潜龙为他训练的新血,包括孟星 ...

现在很赞同你说的,人不可能像机械一般,永远不上油,韩棠的酒就是他的油。我扭曲了对韩棠的解读,其实无论古龙笔下的韩棠,还是我所看的剧里的韩棠,都不是极端的,都是合情理的。韩棠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情绪。

我也觉得老伯是极恶的权力的化身。残暴只是恶最肤浅的方式。
“这个时候,他才不是神”,是不是也可以用同一句话来注解:“毕竟一个人不可能像机械一样,永远不上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8 18: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尧吉 发表于 2017-4-8 14:00
老伯可以象征元首、暴君、黑帮老大、老板,甚至是中国目前的一二线城市。
易潜龙为他训练的新血,包括孟星 ...

后面那个比喻好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9 00: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瑞丰堂 于 2020-5-19 00:37 编辑

是一个叫做路加·布拉西的金牌杀手。开始都以为是王者,结果瞬间崩盘。连死的模式都是一样的。

韩棠全身的肌肉突然全都失去控制。眼泪、口水、鼻涕、大小便突然一齐涌出,甚至连眼珠子都已凸出,脱离眼眶。

路加屎尿流出来了。他身上没有任何力气,两腿圈起,身子瘫下去了。路加眼睛凸了出来,活像受到了最大的震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 12: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都忘了自己写过这么好的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7-13 15:39 , Processed in 1.10394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