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91|回复: 12

[原创]断爱绝情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6-26 01: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虽然对谢霆锋本人没什么感觉,但却超喜欢他演的花无缺,很帅,也很感人!再加上偶喜欢虐待帅哥的毛病又犯了,所以构思了这个故事,不喜欢的JM千万8要打偶!

[原创]断爱绝情丹

 [原创]断爱绝情丹

先发张帅照~~~~~~~~~~`

地牢。


黑暗的地牢,潮湿而阴冷。


花无缺虚弱地匍匐在地上。他的头发已凌乱,原本完美无缺的脸庞也因多日水米未进而消瘦,嘴唇也开始干裂,就连那原本如雪的白衣也变得污浊不堪。


唯一不变的,是他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在经历无数折磨后,还是带着一种倔强的,野性的,永不屈服的光芒。


他看着四周的一切,嘴角忽然涌现出一丝淡淡的,略带嘲讽的微笑。就连他都没想到自己在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别人若到了他这个地步,只怕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他笑,是因为他忽然觉得好笑。--谁能想到向来白衣胜雪,高贵无比的无缺公子竟会被人像野兽般关在笼子里。


笼子是用百炼精钢打造而成,任他用尽全身内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启禀宫主,无缺少爷还是不肯吃东西,连水都不肯喝一口。”


“小贱种,竟敢用这种方式来反抗我。”一个动听却冰冷的声音响起,那是他的大师父,移花宫大宫主邀月的声音:“好,我倒要看看他还能撑多久。我们走!”


“--大师父,我决不会屈服的,无论你用什么方法,都无法令我放弃心兰。”


心兰……只要一想到她,的心里就充满了甜蜜和温馨。然后便是……痛,一种深入骨髓的,几乎令人无法忍受的痛。


这种痛不只来自与心灵,更多的是来自身体。


“没有人能忍受这种痛苦的。”他耳边仿佛又响起大师父那冷冰冰的声音:“除非你肯放弃她。否则这种痛苦便会永无休止地延续下去。”


花无缺咬紧牙关,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的手紧紧握住,指甲也深深刺入肉里……疼痛终于逐渐减轻了些,花无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飘忽的微笑,他的思绪也似乎飘到了远方……



“无缺,”铁心兰依偎在花无缺身边,巧笑嫣然:“如果要你在绝世武功和一段美丽的爱情之间选择,你会选哪一样?”


“心兰,我当然是选择和你在一起,永远。”花无缺望着铁心兰的如花笑颜,仿佛有些痴了。


忽然,他感到身体深处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仿佛是什么东西在用力啃噬着他的心脏。


他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豆大的汗珠自他额头上一粒粒冒了出来。


铁心兰察觉了他的异样:“无缺,你怎么了?”


“心兰,我没事。”花无缺用尽全身力量勉强自己转过头,避开她的关切目光。


可是,你好象疼得很厉害。”铁心兰看着他俊美却痛苦的脸庞,满眼的温柔和关切:“你确定你真的没事?”


“真的,我只是旧伤复发了。没什么大碍。”花无缺强忍痛苦,努力让自己唇边绽放出一丝微笑。虽然那笑容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但还是仿佛有一种摄人的魔力。


铁心兰痴痴地看着他,忽然扑进了他的怀里。一股温柔的暖流传遍了花无缺的全身。但是立刻,那刚刚逐渐消失的疼痛又加剧了。
“花无缺,你一定要挺住,千万不要让心兰为你担心。”花无缺拼命咬着牙,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可那是怎样的一种疼痛!他的全身上下就仿佛被无数虫子撕咬着,他已疼得浑身颤抖,紧咬的牙关也有鲜血一滴滴落下。


“无缺,你怎么了?无缺,无缺……”铁心兰紧紧抱着花无缺,已不知所措,只有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


她却不知道,这样做只会加重他的痛苦。


“哈哈,好一对同命鸳鸯,真是令人羡慕。”一个很斯文很有礼也很冷淡的声音传了过来。“谁?”花无缺挣扎着自地上起身,注意力一被分散,他的疼痛立刻大减。


“阁下想必就是移花宫的无缺公子了。”一个很斯文,很秀气也很有礼的翩翩公子走了过来。


他走得很慢,也很谨慎,仿佛生怕踩死了地上的蚂蚁。


“在下慕容正。”他看着刚刚挣扎起身的花无缺,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和得意:“当日黄山武林大会,花公子以一人之力连挫八大门派掌门,当真是好威风,好神气。在下不才,也想以家传狂龙掌来领教一下移花宫的绝学。”
“原来他就是江湖‘四大公子’中排名第二,仅次与自己名下的慕容公子。”


“原来他见我负伤,竟也想来讨些便宜。”花无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没想到所谓的名门正派也会趁人之危。”


“没想到所谓的名门正派也会趁人之危。”是铁心兰的声音:“你不怕日后传出江湖,堕了你慕容世家的名头。”


“这位想必是铁心兰姑娘吧。”慕容正神色一整,竟义正词严地道:“移花宫的妖孽危害江湖,人人得而诛之,在下为民除害。又怎能说是趁人之危呢?到是铁姑娘你,堂堂的武林盟主千金,竟然和移花宫的妖人在一起,岂不令人痛心。”
他眯着的眼睛盯着铁心兰上下打转:“像铁姑娘这样的绝色佳人若是跟了在下,美人配英雄,岂不是天作之合。”


铁心兰已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却听花无缺冷冷道:“阁下挑战在下,想必不是为了什么替武林除害,而是为了夺取这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声吧。”


慕容正的脸竟然红了红。--他毕竟还太年轻,毕竟还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只要能打败在下,非但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是你的,就连铁姑娘也是你的。”花无缺瞬也不瞬地盯着慕容正,漆黑的眸中忽然现出刀锋般凌厉的光芒:“既如此阁下为什么还不出手呢?请,请出手。”
慕容正望着长身玉立,白衣飘飘的花无缺,眼中忽然掠过一丝惊惧之色。


他几乎难以置信这真的就是刚才那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少年。


他本以为自己这次出手已有九成把握获胜,现在却发现自己连一分把握也没有。


他的气势已竭,竟似已没有勇气出手。


“你打不过他的。”铁心兰忽然向他一笑:“既如此你还不赶快逃。”


慕容正望着铁心兰,心中忽然有了主意。


他忽然暴喝一声,暴喝声中他已闪电般出手。


他竟凝集了十成功力,以一记家传绝学“狂龙掌”向花无缺击去。


他竟似要拼命。


花无缺微微一笑,刚想随手化解,眼角却瞥见一蓬牛芒般的银针自慕容正衣袖中飞出,闪电般向铁心兰射去。


--这正是慕容家闻名江湖的‘无影神针’!






花无缺大惊之下,身子已如飞花般飘飘掠起,右手闪电般挥出,以七成功力灌注衣袖,将袭向铁心兰的银针悉数击落;左掌却反手自肋下穿出,以仅剩的三成功力迎向慕容正追击而来的狂龙掌。
慕容正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花无缺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也正是他所盼望的。


--任何人想用三成功力去硬接慕容世家的狂龙掌都无异与以卵击石。


就算是花无缺的师父邀月和怜星也不例外!


──双掌相交。


慕容正只觉对方内力如排山倒海般涌来,顿时立足不稳,接连退出十几步,最后还是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慕容正虽惊不乱,竟借力凌空翻身,闪电般向后掠去,同时还不忘顺手发出一蓬飞针。


他甚至连看都没敢再看花无缺一眼,只留下一句话:“花无缺,没想到我毕竟还是小看了你!”


幸好他没有回头,否则他一定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逃那么快。


花无缺已面若金纸,他用尽最后一分内力帮铁心兰拨开袭来的银针,然后就再也支撑不住,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人也倒了下去。


──没有人能用三成内力硬接慕容世家的狂龙掌,他也不例外。


他只是勉强提住一口气把将要冲口而出的鲜血暂时压住,目的自然是为了吓走慕容正。


现在他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他最后看见的,是铁心兰向他扑来的身影。


他最后听见的,是她发出的惊呼声。


同时,他好象还听到一个冰冰冷冷的声音,那是他的大师父邀月宫主的声音:“无缺,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没想到你竟这么没用,一个小丫头就把你迷得神魂颠倒了……”


花无缺终于醒了过来。


他第一眼就看见了铁心兰,她看来依然是那么楚楚动人。


可是,她那双美丽的眼睛却充满了忧郁和焦虑。


然后他才看到大师父邀月那张冷漠的,永远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无缺,你是不是把当日你出宫时大师父对你的告戒忘得干干净净了?”


“无缺不敢忘记。”


“哈哈,好一个不敢忘记!”邀月仰天大笑:“那你为什么又和这个臭丫头在一起?”


花无缺的眼中缓缓现出一丝深邃的,不易察觉的痛苦之色:“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是吗?”邀月冷笑:“那你的断爱绝情丹又怎会发作呢?”


邀月淡淡接道:“当日我在你体内植入断爱绝情丹,就是要你断情绝爱,免受外面那些妖女的诱惑,谁知你竟和这个臭丫头勾结在一起,难道你忘了移花宫的宫规么?”


花无缺低下头,一字字道:“无缺不敢!”


“好!”邀月那冷冰冰的眸子中忽然现出一股刀锋般的杀气:“既如此你就将这妖女杀了,以后你还是我的好徒儿。”


花无缺沉默。


他只有沉默。


但他的眸子中却似有火焰在燃烧。


他那俊美的脸庞上也抑制不住地出现了一丝极其痛苦的表情。


他忽然抬起头,大声道:“无缺违反宫规,甘受任何惩罚,但这和铁姑娘无关,请大师父放过她!”


“你竟然为了她向我求情?”邀月的目中杀气更盛:“你又在痛了?难道就连向他求情也会挑动你对她的情意?看来我更留不得她了。”


邀月忽然转身一掌向站在旁边的铁心兰击去。


“大师父,不要!”花无缺面色惨变,忙飞身向铁心兰掠去。


邀月盛怒回身,一掌将花无缺击出三丈开外。


花无缺身子刚刚落地,一道铁闸忽然重重落下,将他和铁心兰隔开。

花无缺身子刚刚落地,一道铁闸忽然重重落下,将他和铁心兰隔开。

花无缺已无力起身,他对铁心兰的关切之情一起,那股撕裂般的疼痛就包围了他。

关切之情越重,疼痛也就越剧烈。

“无缺!”铁心兰忽然抬起头注视着他,大声道:“如果你爱我的话,就在我面前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她那美丽的脸庞上忽然现出了一丝激动:“我们虽是后生晚辈,就算宫主以大欺小要杀我,我也没办法!但是我真的很想在临死前听到你说,你喜欢我!”

“心兰,你不明白,大师父她决不会放过你。

心兰,我要怎样才能保护你?”

花无缺目中痛苦之意更浓,忽然一拳击向墙壁。

血流了出来。

他的嘴唇已疼的发白。

但他却忽然奇迹般冷静下来。

那是一种极可怕的冷静。

他忽然仰天长笑不止。

就连准备向铁心兰发出致命一击的邀月也不禁被他笑得怔住。

“这孩子莫非是疯了?”她想。

花无缺忽然沉下脸,用一种极其冰冷的目光看向铁心兰,一字字道:“铁心兰,你真的以为我会看上你吗?你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绝色佳人吗?你也未免太自做多情了!”花无缺冷冷地说着,他每说一个字,心上的痛就增加一分,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我只是逢场作戏罢了!移花宫美女如云,我又怎么会看上你这个小丫头呢?”

邀月冷冷地看着花无缺,她显然已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是故意令铁心兰伤心,好让她自己离开,保全她的性命。

铁心兰却不明白。

她看着花无缺那冰冷的眼神,身子抖得像秋风中的落叶:“无缺,你真的没有爱过我?”

“从来没有!”花无缺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更冰冷:“我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

铁心兰颤抖着,一步步后退,终于转身飞奔了出去。

邀月冷笑着,忽然闪电般反手一掌击出!

铁心兰惨呼一声,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向外跌去……

移花宫。

地牢。

花无缺看着邀月,漆黑的眸子中满是痛苦和恳求:“求大师父放无缺出去见心兰一面!”

“缺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邀月淡淡道:“铁心兰中了我一记碎心掌,十五天之内必死无疑。如果你不想一辈子呆在这里,就必须永远忘记她。大师父不是那么狠心的人,只要你发誓忘记铁心兰,永远不再见她,我就把断爱绝情丹从你体内逼出来,当然你对铁心兰的爱慕也会随之消失。无缺,你愿意发誓吗?”

花无缺沉默了。

他多么想摆脱断爱绝情丹的折磨,可是一想到这样他就会失去心兰,重新回到过去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他挣扎着,忽然抬起头,大声一字字道:“大师父,我发誓,”他的眼神痛苦而倔强:“我永远不会放弃心兰!”

邀月低头看着花无缺,也难怪铁心兰会那么喜欢他,这孩子是那么优秀,又是那么倔强,简直和他爹当年一模一样……

一想到江枫,邀月的眼神立刻变得无比怨毒:江枫,你当年对我造成的伤害和痛苦,我要几千倍,几万倍地加注在你儿子身上,我要你在九泉之下也要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我!‘

邀月越想越恨,狠狠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

“无缺,”一旁的怜星宫主忙走上前:“快向你大师父道歉,求她为你断爱绝情丹!否则你会继续生不如死的!”她转头看着邀月:“姐姐,你就替缺儿把断爱绝情丹取出来吧!”

“是他自己不愿意取出来,可怨不得我。”邀月冷笑这拂袖而去。

“缺儿,”怜星心疼地望者花无缺:“你这又何苦呢?”
“二师父,”花无缺缓缓地,坚决地道:“如果失去了心兰,就算解除了断爱绝情丹又有什么意思?这个罪,是我自己愿意受的。”

花无缺恳求地望着怜星:“如果二师傅真的疼无缺,就请你放我出去见心兰最后一面!”

“缺儿,你明知道我没有办法违背你大师父的。”怜星不忍心看他那绝望的眼神,转身一步步走了出去。


[原创]断爱绝情丹

 [原创]断爱绝情丹

这就是无缺被关的图片~~~~~~~~~`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6-26 1:03:28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5-6-26 01: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十三,晴。天德值日,有贵人,无咎。


移花宫。


“姐姐,无缺已经不吃不喝十多天了,就算他是铁人也熬不住的,”怜星看者邀月道:“就忍心看他这样下去吗?”


“那是他自找的!”邀月神情冷漠,一字字道:“谁让他自己犯贱,不肯忘了那臭丫头。我不是没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执迷不悟,非要步上他爹的后尘!”


“可是,”怜星眸中掠过一丝痛苦之色:“就连我们自己都没办法做到的事,又怎么能怪孩子呢?”


“怜星,我知道你至今无法对江枫忘情,”邀月冷冷道:“我还是那句话,除非无缺答应放弃铁心兰,否则休想我放他出来!”


地牢。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把花无缺从沉思中唤醒,即使受了这么多的折磨,他那敏锐的警觉性仍未消失。


怜星疼惜地看着他那憔悴的面容,柔声道:“缺儿,你就向大师父低个头吧,否则她绝不会放你出去的。再说……”


她微微一顿道:“反正铁心兰早晚会死的,说不定她已经……”


花无缺一字字道:“如果心兰死了,无缺也不会活下去的……”


他的语气很平静,丝毫没有激动,但这平静更显示了他的决心。


忽然,他又感到一阵剧痛,那是断爱绝情丹又发作了。


“无缺,你想过吗?你和铁姑娘是根本不可能的,”怜星道:“断爱绝情丹会在你体内不断发作,你能忍受这种痛苦吗?”她加重了语气:“你能长期忍受这种痛苦吗?”


“就是一万年,还是这样。”花无缺强忍痛苦,眼神中充满了坚决和无悔:“无缺不能没有心兰。”


──这孩子,简直和他爹一样──一样执著,一样痴情!


怜星看着他那倔强的面孔,不禁叹了口气。


然后,她打开了牢门:“缺儿,你走吧。记住,永远不要回来!”


花无缺望着怜星,没有说一个字,但他眼中所流露出的感激却已非任何语言能形容。他忽然向怜星深深一拜,转身飞奔了出去。


怜星望着他身影消失的方向,幽幽叹了口气:“孩子,去吧。去和铁心兰过幸福的生活。千万不要被你大师父找到,步上你爹娘的后尘!”


九月十四,阴。灾星值日,诸事不宜。


风记酒馆。


酒馆的门面已十分破败,就连木制的招牌的漆都掉光了,几乎已分不清颜色,只有目力极好的人才能勉强认得出已严重褪色的“风记酒馆”四个字。


但这里的生意却是极好。


这不仅因为这里的竹叶青出了名的绵甜醇厚,更因为这里有一位出了名的风骚美艳的老板娘风七娘。


此刻风七娘正懒懒地坐在柜台前,随手拨着算盘,眼睛却偷偷地瞅着坐在角落的一位白衣少年,似乎在纳闷,这向来只有举止粗鲁相貌粗豪的江湖人出没的小酒馆怎会来了一未如此风神如玉的绝世美少年呢?


这少年独自坐在一角,似乎不屑与他人为伍,只一杯杯地喝着闷酒,俊美而略带瘦削的脸庞上透出几分萧索落寞漆黑的眸子中也似满含忧郁之色。


“七娘,”一个黑面虬髯的江湖人大声道:“近几天江湖上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风七娘的消息灵通也是出了名的。


“大事没有,喜事倒有一桩。”风七娘道:“明天慕容世家的大公子慕容正就要和武林盟主千金铁心兰姑娘成亲了。”


“慕容公子?可是那四大公子中排名仅次于无缺公子的慕容公子?”


“是啊,除了他还有哪位慕容公子。”


“这慕容公子不但出身世家,文才武功也俱是绝佳,也只有铁心兰这样的美人才能配得上他。”


“可是那铁心兰姑娘不是一直和无缺公子在一起么?”


“听说无缺公子不但抛弃了铁姑娘,还以一记碎心掌重伤了她,多亏了慕容公子拿出了家传之宝火灵芝……”


“这无缺公子也是惊才绝艳,不仅武功绝顶,还是江湖中第一位美男子,实不愧‘无缺’二字,只可惜太绝情了些!”


“是啊,亏他还自称要杀尽天下负心人,照这样他真该自杀才对。”


那少年静静地听着,脸上忽然现出一丝激动之色,忽然站起来冲了出去。


风七娘一直悄悄注意他,此时不禁奇道:“他怎地走了?”


旁边忽有人道:“他好象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位无缺公子!”


九月十五,阴。土星用时,宜祭祀,出行。忌嫁娶。


慕容世家。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四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慕容正一身喜服满面春风,正站在厅前迎客。


他的身边是身穿喜服头戴喜帕的铁心兰。


吉时到。


新人拜天地。


一拜……


二拜……


三拜之后,婚礼便会完成。


忽听一声“夫妻交拜!”


铁心兰心中百感交集,这一拜之后,她便会成为别人的妻子。


她要忘记他,彻底忘记。


可是,忘得了吗???


她告诉自己,是他先辜负了她,她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可是她的心为什么那么痛?


终于,她低头盈盈下拜。


这时忽听有人大声道:“等等!”


语声清朗,但听在她耳中却犹如青天霹雳。


她掀开喜帕,就看见了那个她终日魂牵梦绕,爱即不是,恨也不能,忘又忘不掉的人。


花无缺。


他就站在大厅当中,依旧是一身白衣飘飘。


他的脸庞消瘦了许多,似是经历了不少磨难,但他的风姿,他的气度依旧那般潇洒迷人,他的眼神依然那么野性倔强。


他在看着她时,那漆黑如夜深沉如海的眸子中依然散发出火焰般灼热的光芒。


──那显然是爱情的光芒。


──莫非他还爱着她?


铁心兰那美丽的脸上忽然现出一抹激动之色,但旋即又恢复了平静。


慕容正一直用一种充满敌意的目光看着花无缺,忽然冷冷道:“这是在下的婚礼,无论阁下有何等要事,都请稍等一下,待在下拜完堂直后再说,如何?”


这要求在任何人听来都不过分。


花无缺却冷冷道:“不能等。”


“不能等?为什么?”


“因为我要带心兰离开这里。”


此言一出,打听中顿时炸开了锅,满堂宾客都开始议论纷纷。


他们实在想不到竟有人如此大胆,敢在慕容公子成亲之日欲将新娘带走。


──这人莫非是疯了?抑或是活得不耐烦了???


铁心兰一直沉默不语,这时忽然开口道:“这位公子,你我素不相识,请不要妨碍我们拜堂。”


“心兰,”花无缺痴痴望着铁心兰,眼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痛楚,说不出的深情:“我只说一句话,说完之后如果你还要我走,我马上就走。”


铁心兰看着他的眼睛,心中亦是一痛,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更平静:“你说吧,无论你说什么结果都一样。”


“心兰,当日我在移花宫说不爱你,是因为我怕大师父杀你,不得已才故意伤害你,让你自己离开我,其实……”花无缺说到这里,只觉胸口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那是断爱绝情丹又在发作了,他用手掩住胸口,强忍痛楚硬撑着说下去:“我是真心爱你的,我这一生只爱你一个人,永远……”


“无缺,你怎么了?”铁心兰看到他痛苦的表情,心里顿时乱了,对他的关切之情立时全部涌上心头:“你旧伤又发作了么?”


“不是,旧伤,是……断爱绝情丹。”


“断爱绝情丹?”铁心兰奇道:“那是什么东西?”


花无缺将自己身中断爱绝情丹,一旦动情便会发作,以及这些天来的遭遇简略地说了出来。


他说得很平静,似乎这事并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铁心兰却已听得怔住。


她总算明白她他那天为什么会痛得死去活来。


她实在没想到花无缺竟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受了这么多的折磨。


而她却错怪了他!!!


铁心兰心头一阵起伏,忽然站起身子,一步步走到花无缺面前,然后转身面对慕容正一字字道:“慕容公子,你救了心兰一命,心兰本该以身相许,无奈我心中只有无缺一人,这对你太不公平了。我铁心兰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我可以用任何方法报答你,只是,除了嫁给你之外!”


她说得很慢但是却很坚决。


花无缺忽然道:“铁心兰欠你的,也就是我花无缺欠你的,我替她还这个人情!”


“是么”慕容正眼中掠过一丝残忍之色:“不管用任何方法?”


“是。”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慕容正一字字道:“我慕容正当者天下英雄的面承诺,只要你能不招架,也不闪避,挨过我一记狂龙掌,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我立刻不伤你分毫,放你和铁心兰安然离开。”


“好!”花无缺淡淡道:“你出手吧。”


众人无不用一种同情的眼色看着花无缺,那眼光似乎是把他当作了一个死人。


铁心兰也不禁惊呼出声。


她清楚狂龙掌的威力足以开碑裂石,那绝不是血肉之躯可以抵挡的。


花无缺向她一笑:“心兰,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已暗中将混元真气布满全身。


慕容正聚集全身功力,一掌击向花无缺胸口要害,掌风威猛,声势惊人!


──他已决心将花无缺一掌毙命。


花无缺竟真的不闪不避,甚至也没有看慕容正一眼。


慕容正一掌击出,只觉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传来,,顿时立足不稳,接连退出十几步,跌坐在椅子上,脸上已变了颜色。


花无缺拉住铁心兰的手:“心兰,我们走吧。”


二人转身向门外走去。


这时忽然有四个人拦在门口:“公子虽答应不伤你,我们却没有。”


他们正是慕容世家“天地玄黄”四大高手。


──原来慕容正已看出花无缺面色苍白,脚步虚浮,显是受伤不轻,才暗中命他们阻拦。


花无缺冷冷道:“凭你们也能拦得住我么?”


他身子忽然曼妙地飘飘飞起,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折扇。


“天地玄黄”四人忽觉眼前一花,每人都感觉仿佛有一片扇影袭向面门,招架时却落了空。


四人齐齐一怔,忽觉肋下一麻,已被花无缺用扇柄点中穴道。


这四人本是成名已久的高手,不想竟被花无缺一招间全部制住。


──无缺公子毕竟不是浪得虚名!


花无缺随手舞出一片曼妙的扇影,悠然道:“还有谁想阻拦在下么?”


没有人开口。


没有人敢开口。


所有人都被花无缺那绝世的武功和气度所震慑。


花无缺淡淡一笑,牵着铁心兰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没有人看到他用衣袖悄悄掩住了嘴角渗出的一丝鲜血。


九月十六,阴,有大风。失星当值,宜沐浴,忌出行,否则触犯凶星,易招灾祸。


花无缺斜倚在马车上,面色惨白,面容憔悴。


铁心兰一双妙目始终担忧地望着他,终于忍不住道:“无缺,你是不是伤得很重?”


花无缺笑了,那笑容充满无奈:“慕容世家的狂龙掌绝非浪得虚名。我的伤恐怕要休养一段日子才行……”


“那我们下一步去哪里?”


“自然是去一个大师父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这时忽听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远远传来:“天下根本没有这样的地方……”


“是大师父,”花无缺面容惨变:“心兰,你快走……”


铁心兰摇头道:“你不走,我绝不走。”


花无缺神色更焦急:“快走,否则大师父不会放过你,走啊!”


“走得了吗?”邀月的声音忽然间就到了他们耳边:“无缺,你可真是我的好徒儿……”


“大师父,请你不要伤害心兰。”花无缺看着走到他面前的邀月,哀声恳求:“我跟你回去,只要你答应放过她,我什么都听你的……”


“晚了!”邀月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却死死盯着铁心兰,目光中充满怨毒:“臭丫头,你究竟有什么魔力?我养了无缺十八年,几乎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可是你一出现就夺走了他,就像花月奴当年夺走江枫一样……”


她越说越恨,神志似也有些模糊,眼前的铁心兰似乎变成了花月奴,她积压在心头十八年的怨恨终于在一瞬间爆发,她竟聚集十成功力向铁心兰一掌击去。


紧接着她听见一声闷哼,还有一声惊呼。






惊呼声是铁心兰发出的。


闷哼声却是花无缺发出的。


她这一掌,竟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花无缺身上。


──原来就在她将击中铁心兰时,本来已伤得连移动都困难的花无缺忽然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闪电般挡在了铁心兰前面。


花无缺再也支持不住,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邀月已怔住。


她清楚自己这一掌的威力,没有人能经得起这样一掌。


──更何况花无缺本就受了重伤!


“无缺,无缺……”铁心兰紧紧抱着气息微弱的花无缺死也不肯松手。她虽然没有流泪,但她脸上的悲哀痛苦之色,就连铁石人看了也会心酸落泪。


“大师父,无缺不行了,我最后求你一件事,”花无缺拼着仅剩的一口喘息,挣扎着道:“我只求你放过心兰,行吗?”


“不会的,不会的,你不会有事……”邀月慌乱地喃喃低语:“我是天下第一,我当然能救你,无缺,我输真气给你……”


“没有用了……”花无缺虚弱地摇头:“大师父,答应我,放过心兰……否则,无缺会死不瞑目的……”


邀月看着气若游丝的花无缺,目中已有泪落下:“我答应你,可你也要答应我不许死,你不是一向很听大师父的话么?”


“心兰,”花无缺渐渐失神的眼睛望着铁心兰,声音越来越低:“你也要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铁心兰拼命点头,眼角积蓄的泪水也随着一滴滴落下。


他努力举起手,轻抚铁心兰的脸庞:“心兰,别哭好么?我喜欢看你笑……”


他的声音忽然停了,手也猛然垂了下去……


铁心兰呆呆看着他的脸庞。


他的脸庞仍然是那么的完美无缺,可是,他那漆黑如夜,深邃似海的眸子却再也无法睁开了……


他是被上天贬下凡间的仙人,现在上天终于要收他回去了……


“无缺,你走慢点,千万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铁心兰喃喃低语着,忽然抱起花无缺向远处走去……


她依稀记得,就在前面有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好象是叫断肠崖……


那里虽是别人眼中的绝地,却是他们爱情最好的归宿……


只要到了那里,就是鬼神也无法令他们分开了……


后来,那道悬崖就被称做坠仙崖,因为曾有人信誓旦旦地称亲眼看见一位蓝衣仙子抱着一个白衣神仙从这道悬崖飘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6-27 13:2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還是優美的字, 動人的情, 無言的結局...我相信,鐵心蘭對情的堅定決不亞於花無缺。

ps: 我還未有得看, 這一版本的絕代, 誰演鐵心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6-27 15: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范冰冰啊,不过我本人不是十分喜欢她,感觉她太艳丽却不够清纯(大概因为衣服太露,要知道铁心兰是侠女不是歌姬),不大配得上完美无缺的花公子,不过人家既然演了偶也只有认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8 11: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是本人比较念旧哈,还是喜欢梁版的了~汗一个~~~~~

断肠崖~~~~~坠仙崖~~~~~~~~~~~~MM救他们啊~~~~还魂崖~~~~升仙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7-17 01: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武侠!喜欢原创武侠的千万别错过,否则后悔!
  大家好,我是最爱星魂也是雪里红妆,欢迎喜欢武侠,喜欢古龙,喜欢霆锋,吴京,何家劲的朋友来我的贴吧,雪里红妆吧:
  http://post.baidu.com/f?ct=&tn=&rn=&pn=&lm=&sc=&kw=%D1%A9%C0%EF%BA%EC%D7%B1&rs2=0&myselectvalue=1&word=%D1%A9%C0%EF%BA%EC%D7%B1&tb=on
  
  这里有我的一些原创武侠,同时我以后会陆续在这里发表自己原创的的武侠作品,希望大家能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8-16 19: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象最深的就是张卫键和小仙女的爱情,但改编太严重啦,替古龙抗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8-17 16: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不错,挺有先生的风格的
可是我个人不喜欢谢版的花无缺.,居然还要范冰冰演铁心兰!虽然我对心兰不感兴趣,可是也不忍心看她被范冰冰糟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8-24 09: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終於播此劇了, 只是跟原著相去太遠, 無奈!

前兩天剛看到"斷愛絕情丹", 又見此文, 另妻弓番感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8-28 11: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王晶这版自认为是最差的。
台湾版的虽也有改但是看完后感觉对江别鹤的刻画简直入木三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3-6-4 01:40 , Processed in 0.08849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