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510|回复: 4

白岳罗刹外一章·散华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7-4 20: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岳罗刹外一章·散华传

轻浮毛躁,放荡不羁,这是他的本性,他常常在偷跑出门并且累个半死后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想,想着想着,而后傻傻地笑,然后,别发现,然后,继续逃。

他是个很没干劲的人,他知道。

所以,他常常望着天空中悠悠的白云,狠狠地咒骂,几秒钟之后又停下,只因他懒,懒得骂了。

不过,他还是时不时在心底里骂,骂老天为什么将他安排在这么一个庞大复杂的武林世家中的同时又赋予他这样闲淡懒散的个性。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用羡慕甚至嫉妒的眼光看他呢?

为什么他非得天天读书习武,继承家业?

唉~天上的云朵如此悠悠,真好!

开春那年,他离开了妙颜山庄。那个地方挥霍了自己十几年,到头来似乎也没什么拿来回报。正在懵懵懂懂不知是不是该了结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江湖中的传闻。

蝴蝶谷么?呵,似乎有点意思。他微微地笑了笑。

陌生的地方,似乎总是桃源乡,一路缤纷落英,黄发垂髫怡然自乐。这种没有凭据的猜想犹如无根的树,不带节制而疯狂生长,虽然有许多捱不过最后的一关,还是颓废地倾倒。但透过额前垂下的长长刘海,未来,总是看不清楚。

故乡,在那时被远远地抛开了,尽管独一无二,但不会不舍。

那是多少人垂涎地地位,但于他,只是束缚。

背井离乡永远不是什么褒义词,连中性都谈不上。

一夜之间,跨出五百米然后左转就会出现的茶楼消失不见,一夜之间,头顶的屋檐长出丑陋的锐角,一夜之间,隔壁墙内的父母不知去向。

他向往自由,说到底也只因他有着与自己的身份级不相符的温柔。为什么偏偏要明争暗斗争个你死我活?只是平平淡淡的终其一生,这是他唯一的梦想与追求。

只有一个陌生的世界等着自己去探索观望,然后用所谓追求来麻痹自己的泪腺。

他逃避了,他承认。

蝴蝶谷。

听说,从没有人能活着进入那个地方。

盲目地闯入一个地方,然后死去。这算是平淡的一生吗?也许吧。他淡然地笑,有些自嘲的味道。

那天,他成为了第一位活着进入蝴蝶谷的人,并且,成为了传说中的白岳圣子出生以来见到的第一位男子。

也许真的是上天喜欢作弄自己吧,他无奈地想。

那是一位纯洁美好而又奇特的女孩,他那么想着,苦笑,有些无奈又有些温暖的感觉──爱啊,似乎是挺麻烦的东西呢!

“你为什么总是笑呢?”

“恩,因为只要我笑大家也会开心,大家才会放心啊!”

“笨蛋!”他用力地弹了她的脑袋,“你要爱惜自己啊!‘为了谁’这种理由太悲哀了。”

“凌哥哥,恩,凌哥哥……”她笑着并认真地盯着他的脸,“因为是男生,所以要叫哥哥!恩!恩!!”她歪着脑袋似乎在认真地记着,脸上是傻傻的笑。

用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脑门,也跟着她笑,一副败给你了的表情。

“记住,不是所有的男性都要叫‘哥哥’的!比如说……”她的脑袋从这一边又歪到另一边,“比如说……唉!要解释真麻烦!你去问羽好了!”

伸开双臂重重地躺倒在草地上。她在某些方面根本就是个还没成长的娃娃嘛!他不住地想。正想着她会像个孩子一样粘上来要他解释的时候,他听到她说的话了。

“绯知道了,等姐姐的事情弄完后绯就去问她。”

和他想的话不一样。他有些许惊讶地爬起身,于是,他看见了她不变的笑脸,只是,那笑容里似乎有些受伤的感觉。

“圣子!谷主传见!”远处传来了声声呼唤。

“啊!”她一惊,猛地将他一推。

“啪!”唉,唉!他抚了抚被撞疼的脑袋。自从来到这里以后这已经是第三十七次了,虽然很明白绯为了保护他而想把他藏好的心情,可是……

“凌哥哥。”她的声音轻轻的传来。

他抬眼时她已站在远处。

“小心别踏出这片蝶绯林,小心别被人发现哦!”

她用手放在嘴边一字一句地说,声音轻得似乎只能看到口形。

他将头轻侧,笑容在嘴角边绽开。

──

放心,死不了!

恩,一会儿见!

那是个笑容永不幻灭的女孩啊!他闭上眼,享受着暖暖的阳光软软的草地,以及,脑海中女孩甜甜的笑。这就是他所向往的生活,自己的离家是对的吧!

狗尾巴草在风中轻轻摇曳,淡紫的野花散发阵幽香,鸟雀在绿遮覆的树上歌唱。

“啊,你来啦!”

“是。绯说怕你一个不小心被我派的人发现后小命不保。所以……”

“所以就让她亲爱的姐姐你来看着我是不是?”

他睁开眼,轻巧地跃起身,眼里有些许不快。

“绯她,很珍惜你。”

“这我知道!所以我才讨厌她什么都自己承担,一个劲儿地在那里傻笑!”

“为什么?这不正是她吸引你的地方吗?看过了太多武林中的险恶人心的你所欣赏的不正是这分纯真吗?”

“正像她珍惜我那样,我也珍惜她啊!不单是她为我,我也想为她做些什么啊!”

她微微地笑了,她的姐姐,眼前这个湖蓝色衣的女子以一种温柔的神情看着他微微地笑了。

“都是内心温柔的人呢!你们俩都是。”

温柔的人?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自己,他有些不知所措。

“绯儿,那个……”

“恩?”

又是那张微笑的脸!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那个……你,觉得我温柔吗?”他的脸有些红了,该死,他干什么问这个啊!“算了!当我没……”

“很温柔啊!”她灿烂地笑着,“也许凌哥哥自己都不知道,其实凌哥哥一直都是以很温柔的表情对待别人呢!”

“噗哧!”他笑了,用手指轻弹她的脑门,弄得她紧米着眼睛。

“你所说的‘别人’不是只有你和羽吗?”

“才,才不是呢!”啊,啊,头一次看到她生气的样子啊,原来除了笑,她脸蛋鼓鼓的样子也很好看啊!

“虽然绯没亲眼见过,但绯能肯定,凌哥哥对谁都会是那么温柔的表情!”恩,红扑扑的小脸也很可爱!

“啊!啊!凌哥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恩,恩,你很可爱!亲一个!!”

“啊!!!!!!────”

呵,对谁都会是那么温柔的表情吗?绯儿,你错了。

“砰!”

“绯儿?绯儿?!你怎么了?!快开门啊!

“对不起,凌公子,绯现在不想看到你──不想被你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羽,你让开!”

“我办不到。”

“你想逼我动手吗?

“你清楚结果。”

他咬牙,转身离去。

头一次,他为自己从前的偷懒感到后悔。

昨夜他睡早了,以至于他今日比平日早起了一个时辰。然而,正好是这一个时辰,这是绯每日服药的时间。他知道绯在人前都像个懂事温柔有气质的圣子,只有在他和羽面前才表现得像个孩子,可是,原来除了这两种面貌外,她还有如此脆弱苍白又痛苦的一面!来到蝴蝶谷的这些日子里,他头一次感到了心痛。

“她已经睡下了。”

“我想,你是否应该给我个解释。”

“……”

“唉!”她叹了口气,“到蝶绯林去吧,我会告诉你的。”

蝶绯林,那是他和她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也是他们美好的回忆里不可或缺的地方。他们在这里静静的听风吹树吟虫鸣鸟唱,在这里看云散光洒蝶飞……

他总是享受着这种感觉,然后,在流转的空气里寻找她的味道──那种淡淡的草药的芬芳,然后,就打算这样长此以往,甚至有点要白头偕老的意思了……

“你为什么会到蝴蝶谷来?”女子质问。

“因为传闻。”

“什么样的传闻?”

“神秘。”

“怎么个神秘?”

“生无进。”

“还有呢?”

“还有?”

“邪梦心。”

“啊,对!似乎还有这个传闻。”

“你遇见绯后曾经昏倒过,记得吗?”

“记得。醒来后我就见到了你。”

“因为那时我在为你解蛊。”

“?!!”

“世人追求生命,权力,金钱,而‘邪梦心’可以助他们完成梦想。而‘邪梦心’其实就是绯的心脏。”

“怎么会!”

“我派善用蛊毒,能救死扶伤、杀人无形。我们拥有武林中千万人争抢的秘宝,可使人长生不老、起死回生、顷刻间解清万人千毒,亦或在瞬息之间覆灭整个武林。而绯是我们最大的秘宝。她是千万人里选出来的最佳的育蛊人选,在她之前已经有无数人死于育蛊的过程。所以,绯必须日日服药,为了育蛊亦为了抑蛊。当你第一次与绯相遇,对于完全陌生的你绯体内的蛊采取了自动保护,所以你才会昏倒。我为你解蛊的同时亦在你身上下了防护绯身上的蛊的蛊,只要你思想或行动上没有伤害绯的表现你就不会受蛊毒影响。”

震撼,他开始不安。

“为什么?你不怕我会对绯儿不利吗?说不定我是为了得到‘邪梦心’而来的呢?”

“我说过了,我给你下的那蛊保护你的安全是有前提的──只要你思想或行动上没有伤害绯的表现你就不会受蛊毒影响。”女子的眼中满是悲哀。“有危险时会有蛊自行保护,这注定了她的孤独。她是个优秀的圣子,从小就不哭不闹善良乖巧,并且总是微笑着安抚别人,从不给别人添一点儿麻烦,为了别人。她是孤独的,是在众人的敬佩与畏惧中长大的。你是打破她死寂的生命里的一线光,作为她的姐姐,我只是想让自己的妹妹幸福,如此而已。”

长风过径,他孤独地站在林中。

面对命运,他逃了,而她,微笑着接受了。他错了吗?亦或,他们,都错了。

“绯儿,你在里面吗?我要进去啰!”

“别!”里面的女孩大声喊到。

他站在门前,愣住了。

“我们一起去看桃花吧!我故乡的桃花,是很美的。我们,一起去吧!”

推开门,他走上前去,紧紧地搂住了那满是泪横的女孩。

“这次,换我来保护你吧!从今以后我会勤加练功学习,再也不偷懒了。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保护你!”

他们终于将路走到了这一步,面对这个仓皇的世间争斗,什么也做不了,除了彼此更加努力地相爱外什么也做不了。

保护她唯一的方式就是爱她──这是他再无他法的选择。

老天总是爱玩弄人的。

在他们准备要逃离蝴蝶谷的前一天,事情不小心传了出去。

责骂,惩罚,本以为微笑着接受这一切就会云淡风清,然,大错特错。

事情传出了谷外,陆陆续续有人闯了进来。

世事毫无逻辑可言,转眼之间柔美的月晕变成冰冷的剑光,迂回的小路变成绵延的血流,摇曳的茜草变成一抹抹游魂,生命也变成悬在枝头的一枚成熟了的果实,摇摇欲坠。

这本是又一次的雨洒尘泥,这本是又一次花凋叶落,这本是又一次平平常常的满门屠杀。

一夜之间,她生命里那些举足轻重的人们都变成了剑下游魂。

当他挣扎着从被禁锢的牢房里冲出来时,一切,都晚了。他所看到的,只有茫茫尸海中茕茕而立的嗜血罗刹。

他是男生,得承担和忍耐。这个世界哪怕再不堪,也值得自己活下去。更何况还有绯需要自己。

很多时候我们无法选择逃避眼前的苦难,心里小而倔强的堤防让自己捱过了第一关继续向前摸索,因为心总是存着对未来会变好的一点幻想,这模糊的微光诱惑着我们继续往前,直到自己又面临更大的艰难。在这样反反复复间,就走到曾经幻想过的最绝望的境地──都走到这里了,不能掉转头,又不知道前方是否只有最后的那场毁灭,只能坐下来抱头痛哭。

她只想小小的追求下自己的幸福,在长久的为了别人的幸福而生活之后。她庆幸她喜欢的人可以喜欢上自己。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明了自己的处境。尽管如此,她只想和他好好生活下去。

因为根本无法抵挡那不可设想的无边恐惧和荒芜,只有尝试抓住身边的手臂,用相爱来逃避。管他是否天真是否弱小得不堪一击,如果有他爱着自己,一切爱或恨的云烟都会消散而去。

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被人爱着是一生的幸福了,不论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武林秘宝。



是他的到来引发了这最终的悲剧。

他看着目无焦距的她,感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本以为自己会给她幸福,最终却给她悲剧。他哭着向她说对不起。她再也听不到他说的话了,他知道,她的心已经死了,但即使如此他还是一遍一遍地重复着那三个字,直到她无力地倒在他怀里。

真是可笑啊,明明没有这个能力,却还不自量力地以为自己能给她幸福。

故乡的桃花,已经开了吧?

一片两片,三片,一片两片三片。

故乡的樱花,是很美的。

我们一起去看桃花吧!遥远的声音绕过荧荧而下的花瓣。

雨突然就下了。天地一片滂沱。整个世界都疯狂了。

故乡此刻的桃花,还是很美吧。

……只是,我不能和你一起看了。

“请您救救她!”

“你离家多时现在居然还有脸回来?带了个来路不明的丫头回来不说,你还让我救她?!”

“求求您,这是我欠她的!”

“百蛊攻心,救不了了。”

“娘!”

“……”

“孩儿给您跪下了!”

“唉,现在只能将她带到冰窖密室将她冰封,将窜动的百蛊定下来这一个冒险的方法了。不过你要答应那门亲事。”

“……好,我答应……”

阳光从缝隙中射入阴暗的冰窖,冷冷的没有活力。

他隔着厚重的冰描画着她面庞的曲线,无比怜惜。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呢!对不起,不能和你一起去看桃花了,因为我希望你能过得幸福,而能给你幸福的人并不是我。”

“永别了,绯儿。就算和别的女子在一起,我的灵魂也忘不了你……”

发表于 2005-7-6 03: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同人小說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8 11:4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凌哥哥?哈哈~~~~~~~~~~

不知道在以前那个什么接龙里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文章出现?怎么感觉熟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7-8 16: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凌哥哥是谁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7-19 14:3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啊,是那个天下第一的番外篇?(可以这么说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4-21 16:01 , Processed in 0.10339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