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70|回复: 1

[原创] 《古龍散文集》編者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3 18: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來這裡我也忘了發表,那補上好了。

編者序,出處《古龍散文集》,2016年香港天地圖書出版

一  
  能出版這部以正體字印刷的古龍散文集,算是了卻我心中一個懸念。  
  尤其能由天地圖書來出版這部書,把一代奇才淋漓痛快的文筆介紹給讀者,更令人覺得格外有意義,因為説到天地就會想起另一位武俠名家梁羽生,想起倪匡的妹妹亦舒,如今居然也有了倪匡最好的朋友──古龍。  
  一提起古龍,世人想到的是小説,是電影,絕對不會是散文。一般大眾很少人知道,古龍居然也能寫詩寫文寫劇本;而文章不但能寫抒情小品,連長篇的評論也行,而且還寫得挺大氣。比起一些無病呻吟的「名家」,古龍兼具剛勁和柔媚的文字,顯得格外神氣清朗,滿座風生,並且飽含人生的歷練。所以昔年《女性》雜誌如此盛譽:「海外有很多讀者,看過古龍的雜文,就曾經説過,古龍的雜文第一,武俠小説第二。」這番話縱然説得過了頭,至少也表明古龍寫得不差,絕對不是阿貓阿狗的水準。  
  那麼,古龍的散文為甚麼會「明珠蒙塵」,不受重於當世呢?一來是他的作品版權有過很長一段混亂的時期;二來是他的小説光芒萬丈,遮掩了散文的成就:三來則是沒有人運用系統的方法去善加整理。其結果就是:雖然華語世界歷年來編選出三部古龍文集,包括香港的《不是集》(玉郎一九八五)、天津的《誰來跟我乾杯》(百花文藝二零零二)以及台北的《誰來跟我乾杯?》(風雲時代二零零八),但裏頭的篇數實在太少,訛誤和不明就裏的地方實在太多,影響力也相當有限。  
  幸好最近這些年,版權的問題也解決了,喜歡研究古龍的俠友也多起來了,在這樣的天時地利人和下,為了使人們更容易認識古龍和他的小説,我將古龍生前的文章進行了比較完整的蒐集,並且在古龍好友陳曉林先生的牽引下,由吉林的時代文藝在二零一二年出版了《笑紅塵》這部全集。  
  由於《笑紅塵》不但篇數收羅完整,遺珠不多,更對内容進行詳盡的考證並註解,且附上相對可靠的古龍生平大事紀和作品年表,對於想要認識武俠世界的朋友們來説,就成了一部不可或缺的資料庫,同時也給研究者奠定了一個新的基點,踏在我們的肩膀上繼續往前。  
  然而我心中仍然不免有遺憾。其一,這到底是一部簡體字印刷的文集,不若以正體字呈現原汁原味。其二,經繁簡轉換過後,出版社沒有再找我仔細校對過,結果出現了一些原本不存在的疏漏訛誤;同時政治上又有一些規矩,不但一九四九年以後的民國紀年一律被改成公元,若干敏感字眼也一律清空。其三,有讀者反應註解太多,書本太厚,在閱讀上並不是很方便。  
  這些問題,我一直想着正體字版本推出時能解決,但這個願望始終沒有着落,不知不覺時間也就過去了三年。幸而就在古龍過世三十週年的這一年,機會來了。天地圖書主動與我聯絡,表示想出版古龍的散文集。經過一番書信往來後,我感受到對方的誠意和專業素養,於是答應為他們編一部新的古龍文集,開始一個新的起點。
  
二  
  我要聲明的是:這部最新的古龍文集,不是全集,而是選集;既然是選集,就會有一些選文的標準。首先,專注於散文,因此詩歌和文藝小説不選,翻譯作品不選,駢文也不選。其次,着重「閱讀」更甚於「研究」,注重可讀性更甚於資料的完整,因此有幾篇啟事和序跋因為過於簡短,缺乏咀嚼回味的空間,這次就不選了。第三,偽作的序跋不選。第四,有一些晚期文章,或許是因為懶惰而沿襲舊文的内容,讓讀者們頗為詬病,這種文章我們也儘量不選。  
  至於選入的文章,除了異體字按照出版社的慣用字詞予以統一外,可以説是原汁原味,並且合情合理地劃分為以下五類:他眼中的江湖,他創造的世界,他舉過的酒杯,他説過的不是,他點名的小吃。他眼中的江湖,是古龍的武俠評論專篇,或者為其他名家所寫的序跋。他創造的世界,是他自己作品的序跋,談的是屬於他的武俠世界。他舉過的酒杯,大半是雜文,尤其是香港《大成》雜誌上至情至性的文章。他説過的不是,指的是晚期刊登在台北《民生報》上的專攔「不是集」。他點名的小吃,則是《民生報》上的另一個專欄「台北的小吃」。
  
三  
  最後我想和讀者分享一下,讀古龍的文章,究竟要讀的是甚麼?  
  正如今年金馬獎上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話:「侯孝賢就是侯孝賢」,你不需要再拿誰來形容他,更不需要以前人作品來衡量他的《刺客聶隱娘》。同樣的,古龍就是古龍,以其大起大落的奇特人生,確保了他人無法複製的精神世界。因此古龍的散文也一如小説那樣的獨特,不但奇正相生,並且共存着悲愴、憂鬱、冷酷與歡樂、風趣、溫暖等等矛盾的元素,在氣息、節奏的表現上也異於常人,包括他那頻繁的分行換段。所以讀他的文章,能幫助我們更理解他這個人,他的創作和美學觀念,他小説的背景,他的社會關係網,以及浪子之所以成為浪子的風華年代。  
  比如在〈盛宴之餘〉這篇文章裏,當你看見大詩人周棄子居然也是古龍的朋友,同席還有一票的文人墨客,你就不由得嗅得一股濃濃的「民國風」,好像也比較能懂得《白玉老虎》褢頭那個深邃而風雅的飲食世界了。  
  而在〈此茶難喝──小説武俠小説〉當中,你讀到了古龍罕見的毒舌作風,同時也發現他從很年輕的時候就在為武俠文學請命,連瓊瑤都可以槓上,並不光是從中嫌錢猢口而已。  
  又比如他在〈不是張徹〉裏頭,這樣評論過電影大師張徹:「我所認得的張徹,是個性格很剛強,也很倔強的人,他摔倒的時候,從來不要人去扶他起來,有一次我跟他一起去吃飯,他一不小心踏空了一級台階,我伸手去扶他,很快就被他推開了。個性倔強的人,總難免有點剛愎。做導演做慣了,習慣於發號施令,對於別人的建議,也就很難接納,所以一旦走錯了路,就很難回頭。」  
  可是古龍大師自己呢?他的徒弟兼好友薛興國在一篇紀念文章中,偏偏也是這麼評論他的:「古龍説『不』的時候,就絕對是『不』。」「他不向死神低頭,更不向扁鑽低頭。這就是他剛猛過人的地方。可是,他雖然説不喝就不喝,當他要敬朋友酒的時候,朋友可不能説不,因為古龍一向比他的朋友剛猛,所以朋友只好低頭。」  
  看來,因為古龍自己也很倔強,所以能夠把同類型的張徹看得透徹。可是他雖然能看出別人的問題,他卻拿自己沒有辦法,仍然保有年輕時混跡江湖的狠勁。結果,這位百年一見的奇才,千金散盡沒有還復來,最後只能酗酒而喝死自己;别人完全勸他不聽,只能眼睜睜看着他沉淪下去,在臨終前發出悲嗚,訴説着自己曠古無窮的寂寞:「我靠一隻筆,得到了一切,連不該有的我都有了,那就是寂寞。」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他這一生最好的朋友,那個老愛寫科幻小説,把神和外星人攪和在一起還嘲笑過耶穌的倪匡,最後居然謙卑並順服下來,成了一個基督徒,酒也不再亂喝了。  
  有剛而無柔,這是剛硬,必要壞事。有柔而無剛,變成軟,也是無用。鐘錶的發條,是又剛又柔,能屈能伸的。可惜古龍的文字雖然是剛柔並濟的,他的處世之道卻不是這樣。所以四十幾歲的時候,他才會因為吵架而被人砍一刀,差點死去,並且在輸血過程出了問題,使他人生的最後幾年身體極壞,創作因而陷入冰河期,也間接促成了他的早逝。  
  他的一生像是巨大的流星,耀眼無比,可惜一閃而過。他的筆像是輕飄的蝴蝶,一翻就越過了歷史的長河;但最後他的人卻像是一把折斷的劍,散落在邊城的黄沙上。  
  流星。蝴蝶。劍。聽起來很美,但美的東西總是失去得很快。  
  從古龍的散文讀取古龍的這一生,你是否會發出一聲深深的嘆息呢?  
  希望這部文集,能幫助每一位讀者在嘆息之餘,還能找到一些餘味無窮的空間,以及一些深冬中的溫暖氣息,這就是我最大的報酬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冬,寫於戰火飄零舉世祈求和平的前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4-21 17:13 , Processed in 0.09661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