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230|回复: 9

[原创] 林黛羽与朱泪儿──《名剑风流》中生长环境颠倒的白飞飞和朱七七 (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9-16 20: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闲游古派江湖,看《武林外史》的读者们为沈朱之恋还是沈白之配唇枪舌剑,比之赵周之争也不遑多让,甚是津津有味。偶尔会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白飞飞与朱七七的生长环境颠倒过来,白飞飞生在一个名门世家,有正常的亲人关爱和道德教养,如果朱七七有一个悲惨的童年,有那种孤高倾世的的身世遭际,那这两种女性将会以什么样的形象展现在人前?

  古龙一代怪杰,将答案隐藏在了另一部著作《名剑风流》中。这是一部很奇特的小说,在古龙江湖中占据极其微妙的地位。说它奇特,因为它具有古龙一贯所有的优点,悬疑气氛、对人性刻画,紧张刺激的情节对白、然而它的虎头蛇尾,前文不接后语也令人无可奈何。所以这部小说一向读者不少,愿意评论的人不多。

  曹正文先生对古龙小说排名,将《名剑风流》给出了第九位的高分,与《武林外史》紧随,不知他是否也注意到了这两部书男女主角的性格相似之处?

  沈浪一出场,已经是永远嘴角挂着懒散而洒脱的微笑,十年之前父亲沈天君死后,他经历过了什么样的遭遇,才磨砺出了这样的性格风采?我们只能猜测,但是《名剑风流〉的男主角俞佩玉,作者却是从他倏逢惨变写起的,从他身上,我们可以慢慢看到另一个沈浪的成长过程。

  开篇几段,值得人一读再读,古龙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位归隐深山的武林前辈,对即将举行的武林盟主大会淡然以对;而当他突然遭到飞来横祸,搀起了友人之手时被暗藏毒针所害,当时我还不肯置信,如此一位风度才识的前辈就这样死了?但看他最后说的几句话,"你要学我,莫要忘记容让,忍耐……容让……忍耐……"实在不由我不拜服于地。

  古龙笔下性格孤高怪异的人不可胜数,但真正震撼我心灵的,却是这位"先天无极派"的掌门人俞放鹤,被人暗算逝世之前,竟一语不提让儿子报仇之事,而是谆谆告诫儿子做人的道理!沈浪的父亲想必也是这样的仁者,这两位好父亲九泉之下相遇,谈起自己儿子的将来境遇,大概会相视一笑罢!(1)

  -----------------

  背负着血海深仇,男主角一生的奇遇将要开幕了。于是飞迷们要睁大眼睛了,获得了正派家世的白飞飞即将出场,她将是主人公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子。这一世她的名字叫林黛羽,看过《红楼》的朋友应该知道这是那株绛珠仙草之名的谐音。令人惊喜的是,在险恶江湖中,她的表现完全配得上这个名字。(2)

  我认为俞佩玉和林黛羽的相遇当可列入古龙笔下十大经典情侣初遇,林黛羽的美丽是之后才着力描绘的,从刚丧父的俞佩玉眼中看来,只简单写"她的面容是那么清丽,又是那么憔悴,"没有苏樱,苏蓉蓉出场时身畔满谷香花,夕阳海水的浪漫情调,没有从马车上刚一露面的朱七七、沈璧君那种惊为天人的明星效应,但我说它经典,因为这一相逢打破了两个武侠定律,

  定律之一:青梅竹马、未婚夫妻难以有好结果。

  武侠世界的刀光剑影中,万万不能没有瑰丽梦幻的爱情,试想,如果一开始就规规矩矩的按封建社会的媒妁之言包办婚姻,还有哪个读者肯看?所以要写男主角怎么有桃花运,就决不能一开始就给他钦定了结婚对象,即使配了也十之八九是用来甩的。古龙尤其如此,《大人物》中的杨凡与田思思这一对儿已算推陈出新了,但女主角还是朱七七式的富贵骄女,经过一番成长经历,斗嘴斗气、最后才心许这个如假不包换的未婚夫。像俞佩玉和林黛羽这样第一次见面,就在心里确立了对方不可代替的地位,可谓绝无仅有。

  定律之二:聪明深沉之人难以相爱。有位网友曾叹息白飞飞和沈浪之间的情感:一对相互了解的男女,可以做朋友--必定能是知己,可以做敌人--必定棋逢对手,唯独不能做恋人。聪明透顶之人要找纯真缺少心计的人,因为聪明人与聪明人之间总是警惕性居多,缺少爱情带来的信任和轻松。

  但任何规律也有例外,例外多是飞扬跳脱型,比如小鱼儿和苏樱;深藏不露型则极其少见,而俞佩玉和林黛羽却是最出色的一对。

  温瑞安说的好:"爱情理应发生在相见的一刹那,要是见着了仍没有感觉,恐怕日后难有什么激情和爱了。"俞佩玉和林黛羽的初逢,并不是两只命运相通,遭到惨祸的同林鸟的相互抚慰,他们几乎没有抚慰彼此,也不需要空泛的抚慰。看林黛羽的"好了,我已哭够了,你说话吧。""很好,你在此时此刻,居然还能想得如此周到,想必不至于被人害死了,你……你去吧。"干净利落,不应挽留。比起一般煽情剧中常见的"我只有你了……我一定会照顾你"之类的台词,真是判若云泥。

 "俞佩玉还是静静地瞧着她",他梦想中的妻子和现实眼前的少女影象圆满重合。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灵魂的另一半生命之光。冷静、坚强、理智而深情,他静静地在后面跟她出门,在她跌倒时轻轻一扶,"我虽然没有见过你,却又怎会不知道你的名字。"显然承认了她的未婚妻身份,等同于"以后我们要风雨同路"的誓言,让我想起了那句话"沈浪的心,难道真是铁铸的?"

  生命中那真正的另一半不容易寻得,因为需要面对独一无二的神圣。面对惨祸,林黛羽表现出的气质内蕴,令俞佩玉从内心认定她就是自己将在茫茫世间寻找汇合的灵魂的另一半。

  "你我相见的时候错了",通常是男女结识后因为外界背景等压力使他们的交往受到阻挠时说的话。林黛羽在这里的意思则是指,斯时斯地,担负着沉重血仇的两个年青人,无疑不可能像其他的未婚夫妻那样拥有含情脉脉的空间。但在我这个局外人看来,此时相见,对他们萌生爱情的时机却没有错。

  爱情上性格互补的人容易摩擦出火花,若不是朱七七那样热烈如火的性格,一路穷追,只怕难以打动这种冷静克己型男人的心。而俞佩玉和林黛羽,因为彼此都是沉静内敛的人,无论是家世教养还是自身的含蓄风格,都不可能轻易流露感情。如果没有忽生变故,可以想象,说不定到了三媒六聘、洞房花烛掀起盖头时,还是一派的温文有礼。笔者乱想,没准儿较长一段时间内,他们会做连城璧和沈璧君那样相敬如宾的夫妻。"这三四年来,连城壁甚至没有对她说过一句稍重的话。事实上,连城壁根本就很少说话。"这不是说他们虚伪,他们当然也会逐渐了解对方,但那就是夫妻间的默契与恩爱,而非最美丽的刻骨相思之情了。

  -----------------------

  (3)变故旋起旋伏,已死的人竟然纷纷"复活",令两个年轻人措手不及,难以应对,同时也感觉到一张无形的阴谋之网正包围着他们层层展开。这时林黛羽反应比男方快一步,并非因为她比俞佩玉机敏善变,因为她已经在武林中闯荡过一段时日,见识过人心的鬼蜮伎俩,而俞佩玉再聪明绝顶,毕竟从未历练过江湖。

 事后俞佩玉这一段思忆对林黛羽的感觉极有白飞飞的神韵:

  那眼波是多么温柔,又是多么倔强,那目光是多么清澈,却又为何总似蕴藏着浓浓的忧郁,重重的神秘?那眼睛瞧着他,似乎愿意将一切都交给他,却又为何要骗他?害他?他想着想着,不觉痴了。

  《名剑风流》与《武林外史》另一相同之处,同样出身丐帮的少侠熊猫儿和红莲花,都暗恋上了女主角,只不过前者朗阔豪迈,将对朱七七的爱毫不避讳宣之于口,后者更多一份领袖的机智锐敏,只能把对白飞飞般温柔型女子的倾慕藏在心底。

  ----------------

  (4)而后俞佩玉屡经劫难,江湖传言他已死去,他却得高人襄助易容,改变了原来的相貌重出江湖,仍用原来的"俞佩玉"做名字。古龙先后用了四个排比,说明经历了这些现实之后,"世上还有什么能令他觉得不能忍受的事?世上还有什么能令他觉得痛苦的事?世上又还有什么能令他觉得害怕的事?世上又还有什么事是他看不开的? 俞佩玉这份从容、镇定与洒脱,正是他付了代价换来的,世上再也没有别的人能付出这代价。世上也再没有别人能比得上他。

  我不禁要想,多少折磨淬炼出了俞佩玉的气骨心胸,那么沈浪呢?他一出场无人可比拟的气度与微笑又是经历了多少痛苦,付出了多少代价换来的?

  于是作者笔下,俞佩玉开始步入傳奇,我们就像看沈浪那样,只能看到他面上温文的微笑,只有见到林黛羽,才会描写他内心激烈的情感,书中每次俞佩玉"瞧着这如水明眸,瞧着这弱不胜衣,似将随风而走的身影",都会"呆呆地站在那里,竟似痴了。"

  "梦一般的月光下,只见她深沉的眼睛里,凝聚着数不尽的悲哀,苍白的面靥上,带着种说不出的忧郁,这深沉的悲哀与忧郁,并未能损伤她的美丽,却更使她有种动人心魄的魅力,她看来已非人间的绝色,她看来竟似天上的花神,将玫瑰的艳丽,兰花的清幽,菊花的高雅,牡丹的端淑,全都聚集在一身。 刹那间俞佩玉只觉天旋地转,几乎连呼吸俱都停止。"

  这是古龙写林黛羽之美最工笔浓墨的一处,这里古龙无疑是将她描绘成一位完美的女性形象,赋予了她犹如林诗音、沈璧君那种无暇无疵的美丽。但无暇易碎,林黛羽的自强独立,与林诗音、沈璧君那般需要人精心呵护的淑女有本质的不同,也许只有苏蓉蓉和她是同一种人,人在江湖,不必回头,心已在岸。)

  -------------

  相爱的人不一定彼此理解,但俞佩玉和林黛羽却深深理解对方,也理解自己,彼此都知道对方下一步要干什么,作出相应的判断。于是古龙笔下有了极精妙的一段,当她发现俞佩玉随时有被拆穿身份的危险,不得已当众出剑伤他,以打消敌人的怀疑。(5)古龙完全借几个人的转述与猜测描绘而出当时的情景,我们可以想象在场主人公的情潮暗涌,互相的思念与隐忍、理解与心痛,心理之复杂微妙,让人联想到芷若在光明顶刺向张无忌的那一剑。

  "林黛羽无疑已知道他是谁了,女人们通常都有一种神秘的感应、尤其是对自己最亲近的人,母亲对孩子,妻子对丈夫,她们那种出奇敏锐的感觉,是谁也无法解释的。

  她每一剑刺在俞佩玉身上时,俞佩玉心里只有感激,因为他知道当她用剑来刺他时,她比他还要痛苦得多。"

  俞佩玉说不出张无忌那种"只要你喜欢,刺我几剑都成,我重话也不说你一句"的甜言蜜语,但他对感情的控纵体会却不是张无忌能比的,看似无情实有情。

  最后骂古龙一句,你写白飞飞下迷药,和沈浪发生关系,根本是潜意识中为了满足大男人心理, 还要让大侠们表现得好象吃了亏。白飞飞是反面角色也就罢了,居然还让林黛羽与俞佩玉也误打误撞重演一次,想赚出版商的稿费也不是这么赚法吧? (6)

  就像赵灵儿对于李逍遥的重要性一样,林黛羽在俞佩玉的心灵中自始至终都占据第一位,即使此后三分之二的篇幅她根本没出场。而不出场的原因是古龙不愿意写她了。因为古龙再也想不出该怎么写她。一个女子,如果美丽温柔,那么一定需要男主角保护,但她如果有和男主角分庭抗礼的智慧机变呢?那么就该像《浣花洗剑录》中的小公主那样,不服男主角,时不时搞点小动作,闹闹事,如果她还很内敛,忍耐、善于体谅人呢? 古龙写不下去了,他无意中塑造了个如此完美的形象,完美得让内心有缺陷的古龙害怕,结果要么像苏蓉蓉那样,硬栽个兰花先生的枭雄身份给她,要么就这样戛然而止,让这个角色半途莫名其妙的消失掉,大不了拍电视时再改编。

  所以古龙还是得剑走偏锋,挑自己擅长的人物性格写,于是朱泪儿接替了陪男主角闯荡江湖的任务,大家先想象一下惨烈身世的朱七七会是什么样子,再看下文不迟。

  原贴发于 金庸茶馆 欢迎大家来此做客http://bbs.jycg.com.cn/dispbbs.asp?boardid=2&id=24620&page=3
 楼主| 发表于 2005-9-16 20: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备注:

  (1) 这少年盘膝端坐在张矮几前,手里拿着的笔,粗如儿臂,长达两丈,笔端几已触及木叶,赫然竟似生铁所铸,黝黑的笔上,刻着"千钧笔"叁个字,但他写的却是一笔不苟的蝇头小楷,这时他已将一篇南华经写完,写到最後一字,最後一笔,仍是诚心正意,笔法丝毫不乱。  木叶深处有蝉声摇曳,却衬得天地间更是寂静,红尘中的嚣闹烦扰,似已长久未入庭院。

  那少年轻轻放下了笔,突然抬头笑道:"黄池之会,天下英雄谁肯错过?你老人家难道真的不去了么?"  青袍老者微微笑道:"你直待这一篇〈南华经〉写完才问,养气的功夫总算稍有进境,但这句话仍是不该问的,你难道还勘不破这"英雄"两字?"

  ------------

  俞放鹤临逝世前:

  他胸中还剩下最後一口气,茫然张开了眼,茫然道:"我错了么?……我做错了什么?……"  俞佩玉泪流满面,嘶声道:"爹爹,你老人家没有错。"  老人像是想笑,但笑容已无法在他逐渐僵硬的面上展露,一字字道:"我没有错,你要学我,莫要忘记容让,忍耐……容让……忍耐……"语声渐渐微弱,终於什么也听不见了。

  ----------------------------------------------(2)初见林黛羽:

  俞佩玉静静地瞧着,朦胧中只见她腰肢纤细,长发披散,竟是个女子。

  她方才脚步那般沉重,此刻剑势却是轻灵飘忽,迅急辛辣,俞佩玉展动身形,避开了这一气呵成的七着杀手,沉声道:"菱花剑?"  那女子怔了一怔,冷笑道:"恶贼,你居然也知道林家剑法的威名?你……"俞佩玉再退数步,叹了口气,道:"我是俞佩玉。"

  那女子又是一怔,住手,长剑落地,垂下了头,道:"俞……俞大哥,老伯难道……" 她一面说话,目光已随着俞佩玉的眼睛望到那张床上,说到这里她已依稀瞧见了床上的人,身子不由得一震,风中秋叶般颤抖起来,终于扑倒在地,放声痛哭道:"我不能相信……简直不能相信……" 俞佩玉还是静静地瞧着她。直到她哭得声音嘶哑,突然道:"好了,我已哭够了,你说话吧。"

  俞佩玉还是不说话,却燃起了灯,灯光照亮了她一身白麻的孝衣,俞佩玉这才不禁失声道:"林老伯难道……难道也……"  那少女嘶声道:"我爹爹六天前也已被害了。"  俞佩玉实在想不到这看来弱不禁风的女孩子,在经过如此惨变后,还能远自千里赶来这里,此刻竟还能清醒说话。  在她这纤弱的身子里,竟似乎有着一颗比铁还坚强的心,俞佩玉长叹垂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少女却又接道:"你奇怪么?我居然会说已哭够了,只因我委实已哭够,我已哭得不想再哭了,这一路上我已哭过五次。"  俞佩玉失声道:"五次?"  那少女道:"不错,五次,除了你爹爹和我爹爹外,还有太湖之畔的王老伯、宜兴城的沈大叔、茅山下的西门……"(注意,这几家她去寻找的世交,后来也都死而复活了!"-------------------------------------------------------------------

 那少女道:"你我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他就算到了你身旁,你也不会知道的,普天之下,又有何处才是安全之地?"  俞佩玉道:"有一处的。"那少女道:"是什么地方?"俞佩玉:"黄池!"  那少女失声道:"黄池?……如今天下武林中人,都要赶去那里……"

  俞佩玉截口道:"正因为天下英雄都要赶去那里,那恶贼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那里出手伤人的。"  那少女缓缓点了点头,缓缓道:"很好,你在此时此刻,居然还能想得如此周到,想必不至于被人害死了,你……你去吧。"

  俞佩玉道:"你……"  那少女大声道:"我用不着你管。"转过身子,大步走了出去。

  俞佩玉也不阻拦于她,只是静静地在后面跟着,跟出了门,那少女脚下一软,身子跌倒,俞佩玉已在后面轻轻扶着,长叹道:"你吃的苦太多,太累了,还是先歇歇吧。"  那少女目中又有泪光闪动,咬了咬嘴唇,道:"你何必故意装成关心我的样子,我自千里外奔到你们家来,你……你……你却连我的名字都不问。" 俞佩玉道:"我不必问的。"

  那少女突然挣扎着站起,咬着牙叫道:"放开我……放开我……你再碰我一根手指,我就杀了你。"  俞佩玉轻轻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没有见过你,却又怎会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少女展颜一笑,瞬即垂下了头,幽幽道:"只可惜你我相见的时候错了……"

  ---------------------------------------------------------(3)

  俞佩玉横身挡在少女前面,道:"什么人?"那语声道:"少爷你连俞忠的声音都听不出了么?"俞佩玉松了口气,那少女却抓紧他肩头,道:"谁?"俞佩玉道:"他是自幼追随家父的老仆人!"  那少女道:"但……但我来的时候,一个活人都未见到。"俞佩玉怔了怔,道:"他……只怕也躲过了。"

  ------------------

 林黛羽瞧见这四人,语声突然顿住,身子也似起了颤抖,俞佩玉更是如见鬼魅一般,面容大变,惊呼道:"林……林老伯,你……你老人家不是已……已死了么?"  来的这四人竟赫然正是太湖金龙王、宜兴沈银枪、茅山西门风,以及苏州大豪"菱花神剑"林瘦鹃。

  (正是林黛羽口中已遭横死,让她痛哭一场又一场的的前辈们!)

  林瘦鹃还未答话,他身旁的人大笑道:"三年未见,一见面就咒你未来的岳丈大人要死了,你这孩子玩笑也未免开得太大了吧。"  俞佩玉霍然转身,目光逼视林黛羽,道:"这可是你说的,你……你……你为何要骗我?"  林黛羽缓缓抬起头来,目光清澈如水,缓缓道:"我说的?我几时说过这话?"

  --------------------------------------------------------

  俞佩玉……突也抬头一笑,向"俞放鹤"拜倒,道:"孩儿顽皮,爹爹恕罪。"  俞放鹤脸色发青,道:"你……你……咳咳,胡闹,简直是胡闹。"  红莲花抚掌道:"这就是了,你爹爹已饶了你,你还不起来。"  到了这时,有些人已不觉笑了起来,都觉这"玩笑"实在有趣,林瘦鹃、王雨楼等人却是哭笑不得,手足失措。

  这两人一个谆谆教诲,一个唯唯遵命,看来果然是父慈子孝,又有谁知他们竟是在做戏。  俞佩玉心里已恨得滴出血来,但面上神情却偏要恭恭敬敬,偏要当他是父亲。  那"俞放鹤"心里又何尝不想将这祸害一脚踢死,但面上偏偏也只有做出欢喜慈爱的模样。

  -----------------------------------------------------

  (俞佩玉终于暂时安全,从屡次救他的丐帮少年帮主那里知道,相托救助之人正是林黛羽。)

  他缓缓自怀中摸出一个翠绿色的锦囊,这锦囊绣工精致,彷佛闺阁千金所用,只见他打开锦囊,取出张纸条,道:"你且瞧瞧这是什么。"  这是张又破又烂的草纸,但却叠得整整齐齐。锦囊中装的却是如此粗糙的草纸,更是教人奇怪。  俞佩玉展开了纸,上面写的只有七个字:"俞佩玉,信他、助他。"  字迹潦草模糊,仔细一看,竟似以针簪一类东西沾着稀泥写的,俞佩玉瞧得怔了半晌,方说道:"这……这是谁……"红莲花缓缓道:"你未过门的妻子。"

  他面上神色突似变得有些奇怪,但俞佩玉却未留意,失声道:"林黛羽?你认得她?"

  红莲花笑了笑,道:"看来你实在是个足不出户的公子哥儿,江湖中事,你竟一点也不知道,林黛羽在十三岁时,便已出来闯过江湖,此后每年都要悄悄溜出来一次,而且还做了几件令人侧目的事,在武林中名气已不小。 ……

  二日之前,我曾在商邱附近瞧见过她,她就和她爹爹与王雨楼等人走在一起,我与她相识已久,但那天,她瞧了瞧我,却像是完全不认得我。我就知道,这其中必有蹊跷,所以等她打尖时,我就命商邱的丐帮弟子与那客栈中的掌柜商量,改扮成店伙的模样,她果然一眼便瞧穿,果然寻了个机会偷偷将这锦囊塞入他怀中。" "

  俞佩玉想到她那辛辣而迅急的剑法,想到她那柔弱的身子里却有那么坚强的性格,不禁叹道:"她委实比我强多了。"

  他叹息着将那日林黛羽的突然变化说了,长叹又道:"那天,我还以为她是故意害我,却不知她在那天便已了解到这阴谋的厉害,知道自己已别无选择:只有认贼为父,而我……我虽等到今日,还是只有和她走一条路……"  红莲花唏嘘道:"我认识的人中,无论男女,若论智慧机变,只怕再无一人能胜过她的。"

  俞佩玉瞧着这锦襄,只道红莲花会交给他,那知红莲花却又将之放入怀里……

  -----------------------------------(4)

  ( 江湖传闻俞佩玉已死,为他举行葬礼,俞佩玉在自己的丧礼上再遇林黛羽,林黛羽当然已不认识他:)

  他心头一紧,全身都似已麻木,海棠夫人这眼波一瞬间虽有风情万种,俞佩玉却也茫然不觉,他眼中除了这少女外,也再也瞧不见别的。  只听群雄窃窃私语。有人道:"这位姑娘据说就是俞佩玉未过门的妻子,她方才在他灵前,不但哭晕了三次,而且还将一头青丝,生生剪了下来。"  俞佩玉只觉心头一阵刺痛,几乎忍不住要冲过去,告诉她自己还没有死,叫她莫要伤心。

  海棠夫人展颜一笑,道:"我只是觉得有趣……俞佩玉自己参加俞佩玉的丧事,你难道不觉得这很有趣么?"她明星般的目光紧盯俞佩玉。  俞佩玉神色不变,淡淡笑道:"司马相如,蔺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虽然有个俞佩玉死了,但却还有个俞佩玉是活着的。"

  俞佩玉笑道:"……夫人乃是女人中的女人,仙子中的仙子。"海棠夫人道:"但你却对我全不感兴趣,我走过你面前时,你甚至连瞧都未瞧我一眼,这岂非有些奇怪么?……你眼睛只是盯着我身後的一个人,但她脸蒙黑纱,你根本瞧不见她的面目,你那样瞧她,莫非你和她早已认识?"

  海棠夫人指着花丛中走出的林黛羽,一字字道:"你再瞧瞧,认不认得她?"  俞佩玉举杯一饮而尽,道:"不认得。"

  "不认得"这虽然是简简单单三个字,但俞佩玉却不知费了多少力气,才说出来的,这三个字就像是三柄刀,刺破了他的咽喉,这三个字就像是三团灼热的火焰,滚过了他的舌头,烧焦了他的心。  明明是他最亲切,最心爱的人,但他却偏偏只有咬紧牙关说"不认得",世上又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痛心的事。

  "……他既已死了,我不愿听得有人再叫做这名字。"  俞佩玉道:"但是我……"林黛羽冷冷道:"你也不配叫这名字。"他眼瞧着心上的人对他如此冷漠,本该伤心。但她对"他"如此冷漠,却又正表示她对自己的多情,他又该欢喜,这无情还是有情,他竟不知该如何区处。  一时之间,他心中忽忧忽喜,正也不知是甜是苦?

  -----------------------------------------------------------(5)

  神刀公子道:"我见着他们时,林黛羽似有重病在身,连路都走不动了,那俞佩玉就像捧宝贝似的捧着她,也不管别人见了肉不肉麻,若不知他们的底细,只怕还要当他们是对恩爱夫妇,听见他们突然吵闹起来,也不觉大是奇怪。"

  银花娘笑道:"这位林姑娘倒也奇怪,病刚好,就要杀人,难道那位俞公子照顾她的病还照顾错了不成。"  神刀公子冷笑道:"依我看来,这俞佩玉必定是乘人病中,占了人家的便宜,所以那林黛羽才冲出来,就大喝道:"俞佩玉,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出来吧!"

  神刀公子道:"俞佩玉竟好像呆住了,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这时客栈里人都已被惊动,都赶来瞧热闹,有些人以为是夫妻吵嘴,想来劝架,但人还没有走过去,就已被林黛羽踢出来,吓得别人再也不敢过去了。"  她冲进屋子里,将俞佩玉大骂了一顿,简直把俞佩玉骂成世上最无耻的人,但俞佩玉却还是呆呆的坐着,也不还嘴。……突然抬手就是一剑,向俞佩玉刺了过去。"

  听到这里,金燕子终於忍不住失声惊呼起来,道:"他难道也未还手?"  神刀公子瞪了她一眼,缓缓道:"他非但没有还手,连闪避都未闪避,林黛羽一剑刺在他身上,他简直连动都没有动。"

 神刀公子冷冷道:"林黛羽好像并不想一剑就杀了他,所以这一剑只刺在他肩头,第二剑也不过只将他胸膛划破条血口……"  金燕子失声道:"她就忍心再刺第二剑。" 神刀公子冷笑道:"岂只两剑,她一面骂,一面流泪,但掌中剑也没有停过。"

  银花娘一笑道:"以俞公子对林姑娘的那种态度看来,是绝不会有丝毫提防林姑娘之心的,而且两人在一起,也绝不止一天了。"  金燕子皱眉道:"这又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银花娘道:"既是如此,林姑娘要杀俞公子的机会本多得很,为什么定要等到那天晚上,在人那么多的地方下手,又为何要故意惊动许多人。"

  银花娘道:"还有,那林姑娘若是真的想杀俞公子,在那么多人面前,还会不痛痛快快的一剑将他杀了么?"金燕子道:"她也许是想慢慢折么他。"  银花娘笑道:"依我看,那位林姑娘的心肠,决没有这么毒辣,何况她就算真的是想慢慢折么他,下手也不会那么轻……"  金燕子道:"你又怎知道她下手的轻重?"银花娘微笑道:"她下手若是不轻,到後来俞公子还能施展轻功而走嘛?"

  -------------------------------------------------------------

 他长叹着道:"他们对我那俞贤弟疑惧太深,总怀疑他并未真的身死,瞧见林黛羽竟然又和一个俞佩玉走在一路,只怕就要以为这俞佩玉就是我那俞贤弟改扮的,否则以林黛羽的脾气,又怎会和个陌生人同住一室。"

  金燕子道:"林姑娘只怕也已觉察到有人在暗中窥伺她,所以故意要冲出来,在院子里大叫大嚷,装作和俞佩玉争吵的模样,为的只是要将别人都惊动起来,人一多了,西门无骨他们自然也就不便下手了。"  红莲花沉吟道:"这位林姑娘素来机警深沉,以她往日的行事,的确有这种可能,

  金燕子道:"那么,她这样装作,又有什么好处?"  红莲花缓缓道:"这也许是因为她生怕西门无骨等人将这俞公子误认为我那俞贤弟,她向俞公子出手之後,别人就绝不会再如此怀疑。"  金燕子正容道:"如此说来,她这样做,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俞公子,她向俞公子出手,也并非为了伤他,反是为了救他。"--------------------------------------

  (6)

  ( 林黛玉来到“销魂媚宫”,险死还生, 同行八人都死在重重机关陷阱之下,她听到响动,只道是敌,预先设下埋伏,没想到来者竟是误入此地的俞佩玉。

  俞佩玉骇极大呼道:“林黛羽,你……你怎会在这里?”林黛羽脸色也变了,失惊道:“你是谁?怎会知道我名字?” 俞佩玉大呼道:“我就是俞佩玉。” 林黛羽怔了怔,冷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俞佩玉,你居然还不肯改名字。” 俞佩玉呼道:“我本来就是俞佩玉,我为何要改名字?”

  俞佩玉挣扎着站起来,突然瞧见那石棺中,竟还有具艳丽绝世颜色如生的女子尸身。

  (这时他见到了销魂宫主尸身,奇怪后来见到朱泪儿却只字未提,只能说古龙多忘事。销魂宫主若是知道了自己女儿朱泪儿日后也会爱上这少年,不知道会不会后悔留在这里的情药,促成了这一对儿。)

  林黛羽冷冷道:“我听得有人要进来,才躲入棺中的,我知道你武功不弱,又何苦多花力气,和你动手。” 俞佩玉恍然道:“原来那迷药是你布置下的。” 林黛羽道:"这世上狠毒的人太多,我若不狠,就要被别人害死。"  俞佩玉惨笑道:"但我却是你未来的丈夫,你怎能……"  话未说完,林黛羽已一掌掴在他脸上,厉叱道:"我的丈夫已死了,你竟敢占我的便宜。" 俞佩玉不避不闪,挨了她一掌,还是毫无感觉,眼睛里的火焰却更可怕,俞佩玉嘴角泛起一丝奇特的笑容,嘴里还是不住喃喃道:"我喜欢你,你……你是我妻子。"他突然向林黛羽扑了过去。林黛羽怒骂道:"放屁,谁是你妻子。" ( 联想到黛玉也骂过:“放屁!那边不是枕头? ”)

  他本以内力逼着药力,是以还能保存最後一分理智,但此刻药力终於完全发作。何况,面前这人又本是他未来的妻子。

 俞佩玉捉到了林黛羽,两人挣扎着跌倒,林黛羽又压破了药瓶,自己也已吸入了催情之药。  所以,她便也不再挣扎反抗了。

  ------------------------------------(可恨古龙还是脱不了恶习, 最后还让她脱过一次衣服,虽然是雕像)

  "……但真正江湖公认的绝色美人,三十年来只不过仅有八个。这位红牡丹乃是密宗第一高手"红云大喇嘛"的爱宠,不但姿容绝世,而且生具内媚,也不知有多少人为她神魂颠倒,只求能一亲芳泽,只可惜红云大喇嘛是个醋子,连瞧都不许别人瞧她一眼。"

  雕像入水,竟真的像是立刻就变成活的了。最妙的事,她身上的衣裳也一件件在褪落……  到最後只见一个玲珑剔透,赤裸裸的绝色美人载沉载浮,在晚霞般的光辉中,翩翩起舞。

  群豪中大多数人已看得目定口呆,连口水都几乎要流了不来,只有一两个脑袋比较清楚的,才觉得这位富八爷的心理必定有些毛病,但这毛病只怕也是大多数男人都有的毛病。  "画饼充饥",虽然明知是假的,却也比完全没有的好。

  他又往盒子里拿出个雕像来,投入水中,笑着道:"各位可知道江南第一美人是谁么,我现在就要江南第一美人和塞上第一美人对舞,除了在我这里,各位这一辈子都休想有此眼福。"

  他话未说完,俞佩玉脸色已变了。此刻被投入水晶盆的,不是林黛羽的雕像是谁。俞佩玉那里还忍得住,当然冲过去,一脚将桌子踢翻。

  ( 妙在"当然"二子,凭他如何冷静智慧,吃起醋来,也与其他丈夫没什么不同)

  群众又惊又怒,纷纷走避,只道这小子八成是发了疯,所以自己想找死,…

  这么多人里面最镇定的反而是俞佩玉。他的怒气纵未平息,别人也看不出来,自地上拾起了那雕像,悠然道:"

  (妻子的雕像,不能落入人手,毁了又舍不得,古龙于这等紧要细节是不能放过的,补上一笔拾起来,笑,却不知道带在身边被别的美女们发现了如何解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9-16 21: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据我所知,雷纯好像是温大作品中的人物,而雷纯却偏偏又是金庸茶馆的人,同时又对古龙的小说有这么深的研究,写这么好的文章,真可称的是学贯三派的高手。欢迎常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9-17 10: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字,精!
此文应该加精,(名剑风流)也是我认真读过的一部小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9-17 14: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黛羽是古龙笔下较传统的武侠女性,以古龙剑走偏锋的路子,他无疑更适合写朱泪儿这样在普通人看来“不正常”的女孩。古龙后来的小说,像林黛羽这样的角色基本绝迹。

但浪子的心里依然有对传统的渴求,总是在某些方面希冀回归。

欢迎雷纯,希望MM可以多发一点这样的强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9-14 11: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剑风流》后几章肯定不是古龙写的

完全不是古龙风格,而且文字功底很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11 21:5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楼 独字成行 的帖子

还用你说,地球人都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8 23: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萧泪血 发表于 2008-12-11 21:53
还用你说,地球人都知道

恩,这个,我就不知道哎。
好吧我把贴名看成了“林黛玉与朱泪儿”,所以扑楞楞进来了。结果,幸好进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29 16: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品,(下)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10:26 , Processed in 0.07623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