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60|回复: 3

[长篇] [原创]《 侠 客 · 剑 客 · 过 客 》 之 三十三[ 长 篇 连 载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0-21 23: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口口口口口口
少林寺.
嵩山少林,历史悠久,威名远扬.
少林持七十二般绝技执武林之牛耳,雄居六派一邦之首.
当!当!当!
古刹中传出了数声钟响,急促的钟声响遍了整个嵩山.
钟声整整十八响.
少林寺除了守山弟子外,其余数百名弟子纷纷集结在罗汉堂中.
钟声连响十八下,这是数十年来从未有过的事.
今天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正当数百名少林弟子各自揣测,交头接耳相互询问之时,一声低沉的佛号从罗汉堂中传出,众弟子顿时一静.
脚步声中从罗汉堂内走出一行数人.
当先一人便是罗汉堂主持觉慈大师,紧随在他身后的是藏经阁主持觉悲大师,再接着是戒律院的主持觉远大师,最后是一名身高威猛的红面老者,他正是雪神门的南宫鑫.
觉慈大师低颂了一句佛号,目光在众弟子身上一扫而过,沉声道:“今天召集大家到这里来,是要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
众弟子寂然无声,场中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见.
觉慈满面悲色,缓缓道:“本寺方丈觉悟丈师,日前在
江南云梦山庄遭奸人所害,已不幸身亡”
陡闻恶耗众僧大惊失色,不少人失声惊呼.
觉慈低颂了一句佛号,垂下两行老泪,他身后的觉悲大师和觉远大师亦双手合什,满面悲凄.
罗汉堂内响起了一片低沉而哀伤的佛号.
众人默哀了片刻,觉慈缓缓将云梦山庄的惨案说了一遍,然后向南宫鑫深施一礼,道:“多谢南宫施主不远千里而来传讯之恩”
觉悲和觉远亦双手合什施了一礼.
南宫鑫忙还了一礼,道:“诸位大师无须多礼,贵寺方丈不幸遇难我也深感悲痛, 还望诸位大师节哀顺变”
“多谢施主”
觉慈又道:“南宫施主让令千金南宫铃到本寺前来报讯,可却无故失踪,老衲实在是心内难安”
觉慈说完望着门下弟子道:“数日之前南宫施主的千金南宫铃到本寺前来传讯,可却无故失踪,眼下正值多事之秋,恐南宫姑 娘有任何意外,本寺弟子留下一半看守寺院,其余即刻下山寻找南宫姑娘,务必要将她找回!”
“是”众弟子哄然而应,立时便有一半弟子在几位德字辈一代弟子的带领下走出罗汉堂.
南宫鑫拱手道:“多谢大师,我也该回去了”
觉慈心知他牵挂女儿安危,便道:“施主父女对本寺的恩情本寺上下铭记于心永不敢忘,施主先行一步,我和两位师弟安排好寺中事务也即刻起程赶往江南,和贵门众侠士汇合,共商退百合神教之大计”
“好,如此老朽就告辞了”南宫鑫拱拱手,匆匆而去.觉慈大师看着场中众弟子,沉声道:“即刻起你们要打起精神,小心守护本寺机要重地,发现可疑人物一概拿下,若发现百合神教中人擅闯少林一律格杀勿论!”
“是!”
众弟子哄应了一声,纷纷转身而去.
望着众弟子远去的背影,觉慈大师低叹了一声,缓缓颂了一句佛号,少林寺内多少年来未开杀戒,如今惨遭变故,也不得不让门下弟子破戒了.
觉悲大师走到觉慈大师身前,双手合什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少林亦不可一日无方丈,为了方便行事就请师兄暂代掌门一职如何?”
觉慈大师摆手道:“那怎么能行,我虽为师兄,但修为却远不如二位师弟,这掌门之职我是我万万不能胜任的,况且掌门师兄尸骨未寒,大仇未报我心难安”
觉远大师低颂了一句佛号:“啊弥佗佛,师兄不必过谦,你不妨先以代掌门的身份行事,待将觉悟师兄的骨灰迎回本寺,大仇得报后再行掌门登位大典如何?”
觉慈一番沉默,缓缓点头,蛇无头不行,若大的一个少林寺要是没有人主持大局,数百名乱成一团岂不是一盘散沙.
觉慈大师双手合什,道:“好吧,二位师弟请随我来,我们还须从长计议”
觉悲大师和觉远大师点头称是.
三人一起来到罗汉堂中的议事小厅,经过一番
商讨后做出了最后决定.决定由代掌门觉慈大师和戒律院主持觉远大师各带其一名弟子德修、德成,率罗汉堂十八罗汉僧一同南下江南,藏经阁主持觉悲大师留守少林寺.
次日清晨,觉慈、觉远一行二十二人快马加鞭直奔江南而去.
口口口口口口
云中鹏心急如焚,下了南屏山便纵马疾驰,披星戴月的赶往武当.
云中鹏膝下仅云子渊一子,妻子因难产而死,自己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拉扯大,二十年来的悉心调教造就了云子渊一身本领,父爱深如大海,云中鹏年岁已高,自白发天神解散雪神门后争雄江湖之心日渐淡泊,如今雪神门重出江湖,云中鹏对爱子满含希望,可是此刻爱子身处百合神教的阴谋暗算之中,这教云中鹏如何不急?
如何不忧?!
这一日已到荆州古城.
跨下的马儿早己累得不行,四蹄打颤口中白沫直淌,眼看是再也骑不得了.
云中鹏跳下马来,手挽缰绳牵着马儿朝前走去.
城中大大小小的布满了各种集市,街道两侧店铺罗列,大街上人来人往一片繁荣景象.
云中鹏一面牵着马儿在人群中走着一面四处观望,看看有没有马市,好换匹马速往武当.
正挤着走着,突然前面传来几声马嘶,云中鹏心中一喜,前面有马市.
果然,往前走不多远便看到一伙人围成一圈,圈里有马鸣之声传出.
云中鹏走上前去分开众人,他已晚来了片刻,马市中只剩下两匹马了,其中一匹还算不错,身高、体壮、四腿有力、毛色纯正,还算得上是匹好马;另一匹却又小又瘦,毛色杂乱,一看便知是匹劣马.
云中鹏相中了那匹大马,目光一扫,围者甚多却不知哪位才是卖主,正当他开口欲询间,对面有辆马车驶过来,因街上人多远远的便停了下来.
吁---!一声轻喝,从车上辕上跳下一个青年道士,急匆匆的奔马市而来.
云中鹏远看了马车一眼,拉车的那匹马口吐白沫四蹄乱踏,正连连喷着响鼻,看情形那道人也是来买马的.
场中就这两匹马,那匹大马要是被道士买走那我骑什么呀?
云中鹏忙问道:“这马是谁卖的?”
那道人亦大声道:“请问谁是马主?”
“哎,在这儿呢,是我!”人群中走出一个鼠头獐目的汉子来.
那汉子一看这一下子上来了两个买马的,顿时来了精神.
青年道士上前一步,问道:“请问这匹马怎么卖?”说着一指那匹高头大马.
卖马的汉子看了看道士,又看了一眼云中鹏,一晃脑袋,伸出三个指头.
“什么,三十两?”青年道士一皱眉.
这个价钱似乎贵了些,按照市价这匹马顶多也就值个二十两银子.
“三十两,我买了”云中鹏也走上前一步.
那汉子晃了晃脑袋,把手往上抬了抬,不知什么时候三个指头已变成了四个.
“什么?四十两!”
云中鹏脸色一沉,这不是明摆着趁火打劫么?这小子可真可恶.
青年道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唉,情况紧急车里人可等不得,四十两就四十两,买了吧.
“好,四十两,这匹马我要了”道人说完从怀中掏出两
锭纹银.
待他将银子递到卖马汉子跟前时,眼前一晃,那汉子五指叉开,左右直晃,分明是表示:这马,五十两银子,道人怔住了.
“怎么样,要不要?过了这儿方圆百里可就没有马市了”卖马汉子一脸笑意的望了望云中鹏和那道人.
云中鹏强忍着怒气,一指那匹劣马,道:“这匹马怎么卖?”
“哎呀,这位大爷真是好眼光”那汉子见云中鹏要买那匹劣马,脸上的笑容更多了,一指那马道:“身披千金裘,跨下五花马;我这匹马便是塞外异种:五花马”
云中鹏冷哼一声,道:“多少银子?”
卖马汉子伸出手来正反一比,“一百两”
人群中顿时传出一片嘘声,更有人嗤然失笑.
云中鹏心头顿时火起,沉声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似阁下这种做法与无赖又有何异?”
卖马汉子冷冷一笑,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您买是不买?您要是不买,请您借个光,不要挡了兄弟我的财路”
云中鹏的涵养再好此时也按奈不住,况且他心系儿子的安危,哪有闲情在这里跟他胡扯?
云中鹏冷哼声中身形一闪,探手便抓住了卖马汉子的肩头.
卖马汉子见状往后一挣,可是凭他又怎能在云中鹏的手下挣脱.
卖马汉子见挣不脱遂大叫道:“怎么着?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强抢不成?”
云中鹏一声冷笑,道:“好说了,在下有要事在身,如今就先借你的马用用,待我办完事后再还给你”
“不行!”卖马汉子大声叫道.
云中鹏一笑,手中暗暗一发力.
“哎呀!、、、”卖马汉子顿时杀猪般嚎叫起来.
这小子大概平日人缘并不怎么样,此刻虽已疼得呲牙咧嘴、鬼哭狼嚎,但围观众人中却无一人给他说情,更有甚者居然拍手称快起来.
一边的青年道士道:“这位大哥请放手吧,俗话说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你不买他的马也就算了,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云中鹏似乎也觉得自己盛怒之下有些过火了,闻听此言忙一收手.
卖马汉子紧忙退出去几步,一双眼睛瞪着云中鹏,张了张嘴想骂两句,可倒底还是没敢骂出来.
云中鹏打量了一番青年道人,心中一动,道:“敢问这位道长可否是武当门下?”
那道人似乎没怎么听清云中鹏的话,却转身对卖马汉子道:“这位大哥,我有急事要赶去杭州,我身上就只有四十两银子,你看能不能、、、?”
卖马的汉子看了看他,刚才道人替他解了围,多少心存感激,一挥手道:“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谁能没有个急事呢?这样吧,这匹马你牵走,就给二十两银子得了”
说着从道人手中拿起一锭银子,在手中掂了掂,“牵走吧”
“多谢,多谢了!”道人一面道谢一面便过来马.
“慢!”云中鹏上前一步挡在马前,“不知道长是否武当门下?”
道人看了看云中鹏,反问道:“有何见教?”
云中鹏拱了拱手,道:“道长既是武当门下,不知近日可否见过一位名叫云子渊的雪神门弟子?”
道人脸色微微一变,目光如电盯在云中鹏脸上,道:“阁下何人?”
云中鹏见道人脸上神色有异,心中顿时起疑,沉声道:“道长还未曾答我所问”
道人连连摇头,道:“我下山已久,不知道,没见过”
云中鹏心中更疑,沉声道:“不知道长是武当哪位真人门下?”
道人微微迟疑了一下,本不想回答,可是又不便示弱
于人,沉吟了一下缓缓道:“贫道一尘,家师清风”
武当三老,名扬天下,云中鹏虽未见过清风道人,但却早有耳闻.
“原来是清风道长的高足,失敬”云中鹏又拱了拱手.一尘道:“不知阁下是何人?”
云中鹏一笑道:“我乃雪神门下云中鹏,刚才向道长提及的便是犬子,他奉敝门主之命去武当送信,道长身为武当三老的高足,又是从武当而来,想必一定已见过犬子了吧?”
“什么,你是云子渊的父亲?”一尘大吃一惊.
“不错”云中鹏点点头.
“请云大侠借一步说话”一尘牵马便走.
云中鹏心中一动,忙随他而行.
二人一前一后片刻间便来到一尘道人刚才驾来的马车前.
一尘停下脚步,喊道:“师父”
布帘一动,从马车上闪出一位白发道人,“一尘,他是何人?”
“师父,这位云中鹏大侠是云少侠的父亲”一尘答道.云中鹏一拱手,道:“这位可是清风道长?”
清风一听此人是云中鹏,忙道:“原来是云大侠,恕贫道眼拙,失礼了”
这时马车上已有人喊道:“爹爹!”
噫!这不是渊儿的声音么?
他怎么在马车里?
云中鹏一拱手,“敢问道长,车内可是犬子么?”
清风点点头,叹了口气道:“云大侠先上车看看吧,稍后贫道再和你细说”
云中鹏一惊,“渊儿,你怎么了”
云中鹏跨上马车一挑布帘.
云子渊静静的躺在车厢里,身下垫着一层厚厚的棉毡,身上左一道右一道的缠满了绷带,脸色略显憔悴.
云中鹏见儿子虽然满身是伤但杆无性命之忧,心中稍定,道:“渊儿,你这是怎么受的伤?”
云子渊展颜一笑,道:“爹,我没事了,多亏了清风道长师徒,要不然儿此刻恐怕尸骨早寒了”
接着云子渊便把在武当所发生的事前前后后仔细说了一遍.
云中鹏听完后脸罩寒霜,想不到百合神教计划如此周密,行动如此快捷,手法如此残忍.
“爹,我这儿没什么事了,有清风道长护送我回去就行了,你赶快去少林吧,小铃儿现在也不知怎样了”云子渊一脸的焦急.
云中鹏看了儿子一眼,暗自摇头,他是过来人,怎会看不出儿子对南宫铃的一片情意?
可是他又怎会看不出南宫铃对龙泉生的一片情意?
南宫铃和云子渊从小一块长大,在云子渊的面前南宫铃有时落落大方,有时刁蛮专横,可见她对云子渊是一片纯真的兄妹之情.
而南宫铃在龙泉生面前却娇柔作态,眉目含情,分明是已喜欢上了龙泉生.
云中鹏虽然心明如镜却不便对儿子启齿,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这就去少林,你南宫师伯已先上少林寺去了,我恐怕不一定能赶得上他”
“爹,你一定要找到铃儿,她的处境也一定非常危险,百合神教的人行事不择手段,一定不会放过她的,爹,你要去就赶快!”云子渊心系南宫铃的安危,竟然摧起老来.
“好,我马上就去,你自己多保重”
云中鹏下得车来,走到清风面前深施一礼“犬子多蒙道长相救,请受云中鹏一拜”
“不敢当,不敢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清风忙还礼道:“我武当惨遭巨变,云大侠想必已知晓,百合神教鬼计多端心狠手辣,贫道身单力薄,重掌武当还得多多仰丈贵门的大力”
云中鹏肃然道:“百合神教为了雄霸江湖,不惜犯下诸多滔天恶行,实为我辈中人不耻,如今武当身陷??,我雪神门绝不会坐视不理,眼下你我正当同仇敌忾携手抗敌!”
清风不停的点头,道:“雪神门中果多豪情壮士”
云中鹏傲然一笑,道:“我有急事要赴少林寺一行,犬子的安危就烦劳道长您了”
清风道:“云大侠放心,贫道一定将云少侠安全的送回南宫山庄”
云中鹏深施一礼,“多谢道长”
清风忙还礼,“云大侠不用多礼”
这时一尘已换好了马匹,道:“刚才的事请云大侠不要介意,我差点把你当成了百合神教中人”
云中鹏一笑,道:“哪里”
清风道人拱手道:“云大侠,贫道就先行一步了”
云中鹏一揖到地,“有劳道长”
清风一笑,飘然上车.
“驾!”一尘轻甩马鞭,马车绝尘而去.
此去少林走哪条路比较近些?云中鹏暗自思忖.
以刻集市早已散去,那卖马的汉子正牵着那匹劣马从云中鹏身侧走过.
“哎,等等!”云中鹏一把拦住他.
那汉子心里惊,难道这家伙又要来调理我?
云中鹏上上下下的看了他几眼,看得那汉子心里直发毛.
“大哥有事么?”那汉子畏畏缩缩的问道.
“从这里到嵩山少林寺怎么走最近?”云中鹏道.
那汉子松了口气,道:“那看你是走水路还是走旱路”云中鹏一皱眉,道:“旱路怎么走,水路又怎么走?”
那汉子道:“你走旱路可从这里奔???,然后绕道???,就可以到嵩山少林了;你若是走水路,可往下走大约八百里处有一仙人渡,从那里可放舟直下郑州,上岸后直接便可骑马取道嵩山”
“走哪条路快一些?”云中鹏又问道.
那汉子想了想,道:“走旱路得三天半,走水路要快一些,估计有三天时间也该到了,再说走水路也轻松一些,沿途还有风景可看”
云中鹏暗哼一声,这是什么时候,哪里还有闲情雅致去看风景,不过走水路倒是能免去一番风尘之苦,便打定主意走水路.
云中鹏看了看自己的马,直到现在还四蹄发软,已是不能再骑了,便道:“你这匹马到底务少钱能卖?”
那汉子讪讪一笑,道:“大哥若是想要,随便给个三五两银子便得了”
“好小子,你刚才不是说要一百两么?”云中鹏一瞪眼.
“哎呀,那是我逗你们的”卖马汉子脸一下子红了.
云中鹏暗暗一笑,指着自己的那匹马道:“看见没有,我这匹马是百里挑一的骏马,只不过连日来奔跑不停此刻已是精疲力尽,你牵回去好好喂养几天,一定能卖上个好价钱”
卖马汉子不解的望着云中鹏.
云中鹏指了指那匹劣马,道:“明白么?我用那匹马和你换这匹小劣马,怎么样?”
卖马汉子面露喜色,道:“当然行,不过大哥得小心点,这匹马虽小但性子却烈,我虽然是它的主人可从来都没骑过它”
云中鹏笑骂道:“你个臭小子,刚才不是还吹嘘什么身披千金裘跨下五花马么?”
那汉子一歪脑袋,道:“哎,这话可不是我胡乱说的,前几天我看到一个糟老头,他看见我用这匹马在拉干柴,便摇头晃脑的连叫可惜,我便问他怎么回事,老头摇着头说什么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扔下这句话便走了,搞得我一头雾水,不过也没放在心上”
说着话他已将马鞍从那匹马上卸下,又在这小劣马的背上安好,拍了拍马屁股,对云中鹏道:“大哥你走好,兄弟就不远送了”说完牵着云中鹏原来的那匹马扬场而去.
“臭小子,到这份上还胡编乱造蒙我一把”望着那汉子离去的背影,云中鹏暗骂了一句.
云中鹏翻身上马,脚下一磕马蹬,跨下这匹劣马唏哩哩一声长嘶,箭一般射了出去!
云中鹏一惊.
噫!难道这匹劣马真是一匹千里马不成?!
这匹马越跑越快,只见道旁的景物纷纷向后倒去,眨
眼之间便已跑下去数里有余.
云中鹏在马上暗叹一声,想起那汉子牵走他那匹马时脸上露出的得意之色,不由得连连摇头.
果然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长有啊!
傍晚时分,云中鹏已来到了仙人渡,跨下的这匹马果然有日走千里之能.
仙人渡距离武当已不是太远,云中鹏不便张扬,随便
找了一家小酒店,胡乱的要了几个菜和一壶酒.
在马背上颠簸了大半天,腹中已是饥饿难捺,风卷残云般填饱肚子,云中鹏挥手叫来小二,问清了码头的位置,出了酒店便直奔仙人渡码头而去.



我 自 横 刀 向 天 笑 ! - - 龙 大 侠
发表于 2005-10-22 14: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不错,只是觉得怎么
好多地方有天龙八部的影子。
象少林寺高僧的名字,后面
是慈,悲等。
还有几个地方。
不过还是要支持一下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0-22 15: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出家人的名字当然都差不多了,不是慈啊悲啊空的,那是什么呢?凶啊神啊恶啊煞?
而且你有空从头看一下,会发觉有很多名字都有特殊意义的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3-24 21: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5:21 , Processed in 0.10711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