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243|回复: 9

[原创]浪客剑心之燕十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2-25 10: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这个卓越不凡的人一旦对自己的不凡产生厌倦的反感,那时他的美才会开始展现。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既生瑜,何生亮?”偏偏命运就是注定瑜亮相逢的不可避免,命运注定谢晓峰与燕十三的狭路相逢。当然很容易联想起另外宿命: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只不过西门吹雪与白云城主气质上太过相近。而谢晓峰与燕十三则有很大的不同。同为剑道上的绝世奇才,谢家三少爷身上流露出更多的是名侠气,从中毒后淡看生死的豁达中依稀又看到小李探花的影子,承载着家族百年绚烂,不能败只能死中充满了高贵,骄傲,寂寞,痛苦。同样不能败只能死的燕十三则是黑色浪子,十三与黑色象征着冷漠,疲倦,不祥和死亡。

  “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燕十三的签名档还是体现了剑客们的一贯冷酷。孤峰峭壁般的冷傲,骑士决斗的高贵庄严,电光火石中一剑封喉的风情,江湖剑客对决想象中都应是如此的激动人心。而浅秋落叶里渐渐与大地融为一体的燕十三却是如此的疲倦和冷漠。十七岁名动江湖,人到中年,又有过多少次一剑封喉的冷酷?我不杀人,人便杀我,鲜衣怒马的江湖又有多少的残酷?所以燕十三又一次例行公事地等着那一剑封喉的冷酷,或许已不能再算是冷酷,无数次重复的冷酷与屠夫从死猪脖子上拔出刀来又有什么区别?有的只是心死的厌倦。“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柳七郎写尽浪子风情,却掩饰不住酒醒后的萧索痛苦。所以杀过人后,一定要喝酒,没有名士狂歌痛饮的风流,只有卸下包袱后浪子的一片狼籍。名满天下杀手无情的剑客应该是什么样子?剑尖吹雪的优雅,一剑西来的神奇或许只是神坛上的仪式。《天涯明月刀》中的杜雷一分不差地走完步数,日复一日地吃着同样的菜肴,多少次渴望赤脚地奔跑,但他不能,他身上有道看不见的枷锁。杯盘狼藉,醉生梦死,肆意恣虐是剥去伪装的真实,也许是燕十三已经懒得再去伪装,让自己随意地触摸自己的疲倦,宝剑上十三颗夜明珠的璀璨遮盖不住那份真实的疲倦。疲倦是人生的一部分,或许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长亭外,小道边,正有一双少年男女在殷殷话别。少年要去远方追逐梦想,远处的孙小红叹息少年不知道成名后的痛苦与疲倦,痛苦过疲倦过最终归于平淡的李寻欢却赞赏少年的选择。因为疲倦是从平庸到卓越再到平淡的必然之路,李寻欢如此,燕十三如此,人生亦如此。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疲倦的是名满天下的幻相,执着的是剑道独行的剑心。燕十三对剑有着圣徒般的虔诚。西门吹雪剑法天下无双,却有平凡人的感情;白云城主,天外飞仙,却诚于剑而不诚于人;谢晓峰剑法完美无缺,却完美得停滞。惟有燕十三孜孜以求最后的一剑。“没有人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你一定想改变他结果只有更不幸。”舍身剑道是命运还是生命的偏执?谢晓峰既是平生唯一的对手,又是剑道上攀越的高山。翠云峰下,绿水湖畔,斯人已去,天下再无对手,剑道亦无知音。谢王孙的平凡是个寓意,俯身拾起落叶,宛若东篱采菊,得道已忘言。刻舟沉剑,有对手的惺惺相惜,也有剑道上的知己相酬,更有疲倦于幻相的解脱。沉下的是荣耀名声,沉淀的是剑心,刻舟沉剑的燕十三是疲倦还是洒脱?愚蠢还是智慧?数峰青,波心荡,夕阳下人已宁静。

  又见夺命十三剑来自于铁开诚,古龙似乎很钟情于铁姓之人,铁开诚行事颇有铁中堂铁血男儿的坚忍之风。古龙借铁开诚之口道出燕十三剑道独行的孤独寂寞。叔本华说人性如刺猬,因为孤独寂寞而相互靠近,又因为彼此伤害而远离。或许冰天雪地之中,还有一只离群的刺猬孤独地存在,为着一个不被群居的刺猬理解的原因而存在。舍身剑道的燕十三也是一只离群的刺猬,为着夺命十三剑而孤独寂寞,若有若无地流露出世人的感情显得格外纯粹,比如与铁开诚之间两个男人沉默的师徒之情。燕十三的剑法严格上讲并不是剑法,夺命十三剑是死亡的魔咒。流金砾石的烈日,鲜血染红的夕阳,将天地变为熔炉,修罗场降临人间。而谢晓峰的剑法是艺术,如回暖大地的春风,如融化冰雪的春日,浑圆通融,再无破绽,仿佛如神的封印。慧剑除心魔,安禅制毒龙。燕十三死于谢晓峰剑下是轮回宿命,一灯如豆,扁舟小炉,段十三救下谢晓峰,瑜亮狭路相逢之不可避免。

   “近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沉淀已久的剑心终于苏醒,沉下的夺命十三剑慢慢浮现,毕生的心血感应出灵感的闪电,流水明月物我两忘中,苦苦追求的第十五剑破茧而出。生命终结万物灭亡的夺命之剑,剑道上旷古未有颠峰,鬼神为之哭泣人间浩劫。谢掌柜一声叹息,叹息这神迹的一剑,叹息这终结一切的可怕。燕十三则在恐惧,恐惧剑道的极至却是人道的灾难。刻舟求剑,系在剑上的是一根线,系在谢晓峰与燕十三身上的是命运。

  瑜亮相逢,颠峰对决。枫叶飘落,血雨分飞,映衬着剑道颠峰的灿烂夺目。旷古未有也将带来旷世浩劫的夺命第十五剑从地狱的第十九层呼啸而出,燕十三站在剑道的最高点上癫狂起舞,化身为撒旦起舞的玩偶,只有谢晓峰恐惧赞叹着这终结一切的疯狂之美。剑道疯狂与人道浩劫的屏障轰然倒塌,燕十三是剑道之神也是人间魔鬼。无法形容的惊心动魄的刹那,倒转剑锋,夺命十三剑最后割破的是燕十三的咽喉,清澈空明的眼神再无恐惧,充满了幸福和平静。谢晓峰终于明白了,毁灭于剑道最颠峰的起舞,死亡于挽回人间浩劫之中,作为一个剑者同时殉身剑道与人道,求剑得剑,求仁得仁,谢晓峰第一次成为流星划过的旁观者。燕十三终于没有逃脱死于谢晓峰剑下的宿命,但却选择了死亡的方式,又何尝不是对命运的一种改变。但改变命运或许也是命运的一部分,命运谁又能解释得清楚?

  冷月,新坟,燕十三之墓。一抔黄土埋葬了燕十三傳奇的一生,却埋葬不了他第十五剑终极璀璨,更埋葬不了他那颗浪客剑心。






发表于 2006-2-25 13: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花兄:)

古龙笔下的颠峰对决,从始至终都是在阐明一个道理:值得尊敬的朋友好找,值得尊敬的对手难寻。因此,一旦针尖对上麦芒,双方的胜负就超越了正邪之争的伦理道德上的意义。概因真正的高手总是孤独无依的吧,所以尽管尘世中有着无数心地善良人品纯正的好人,他们依然因知音难觅而焦躁不安。于是,对手之间开始惺惺相惜,楚留香不肯让无花的名誉受损,陆小凤与玉罗刹握手言和,上官金虹拼死也要接一次小李飞刀,谢晓峰在燕十三落败后得悟大道,西门吹雪为维护叶孤城的尸体不惜和大内翻脸,皆是如此。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2-25 15:45:45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5 14: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记不得那个朋友说过:燕十三就是谢晓峰的另一面。这句话让人想起《多情剑客无情剑》中如此说李寻欢:李寻欢若不是李寻欢,就是另一个上官金虹。也让人知道:在表面上看来正邪对立的两大高人身上,原本也有极多相通之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8 13: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这个卓越不凡的人一旦对自己的不凡产生厌倦的反感,那时他的美才会开始展现。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尼采的如是说,不错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21 00: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花无语在2006-2-25 10:38:24的发言:

如果这个卓越不凡的人一旦对自己的不凡产生厌倦的反感,那时他的美才会开始展现。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无语此文的题目和题记都相当出色,颇有画龙点睛之妙。尤其是题记引用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可以说是一语中的,但是细思量后个人感觉似乎更适合用来形容谢晓峰,而“浪客剑心”这个题目,窃以为谢燕二人各占了一半,浪客──谢晓峰,剑心──才是我心目中以身殉道的燕十三。

近日来重看了《决战前后》,突然觉得这是一场失败的决战,因为叶孤城和西门吹雪二人都不在状态。而燕十三和谢晓峰之战才是一场真正的决战,叶西二人那场未竟的决战终于在《三少爷的剑》当中得到了圆满。也就是说我把叶西之战看成是前传,燕谢之战当作是后续,他们合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求道的故事。奇妙的是翻看了二部小说创作的年代之后才赫然发现《三》写在《决》之前,不禁哑然失笑,呵呵,真有点异想天开呢。

无语对燕谢二人的剑法风格概括何其精准,赞一个先~只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行文的中间部分有点虚,对燕十三的把握似乎差了点意思,总觉得不够痛快,也许是看惯了无语淋漓尽致的长文吧,呵呵,废话少说,翘首等待无语的“升级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21 19: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决战前后》最有趣的地方,不在于决战,而在于前后。另外,此书的出版时间也在《三少爷的剑》之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3-24 12: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算一次尝试吧。本意想写燕十三孤僻而又渴望感情,比如与铁开城的师徒情意,高傲而又能触摸到,孤独萧瑟中剑道独行。很久以前就被他的气质所吸引,还是没把握住,燕十三有人性化的复杂。谢晓峰有些神化的感觉。下次再努力吧。可惜了引言啊,我是花了很大力气才找到的,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24 12: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花无语在2006-3-24 12:19:27的发言:
这也算一次尝试吧。本意想写燕十三孤僻而又渴望感情,比如与铁开城的师徒情意,高傲而又能触摸到,孤独萧瑟中剑道独行。很久以前就被他的气质所吸引,还是没把握住,燕十三有人性化的复杂。谢晓峰有些神化的感觉。下次再努力吧。可惜了引言啊,我是花了很大力气才找到的,呵呵。

孤独萧瑟中剑道独行──喜欢这句话的意境,乍一看还以为是句诗──“萧瑟孤独剑道行”。

无语回帖里对燕十三的认识很到位,让我突然觉得“多情剑客无情剑”这个词于燕十三也有些许适用的地方,燕十三终究不能做到全然地绝情,至多是“忘情”。

想起以前在老九阳里看到有张讨论帖:修为的最高境界是有情还是无情?正方的论点是信念的力量无敌 ,反方则是绝情忘我才能最强。双方都各执一词,但最终还是正方的观点占了大多数。

当时正方一位朋友的回帖给我印象很深:无情忘我到底是什么呢?此“无”非是真空,此“忘”非为真忘,乃心念不专不注而顺其自然,以尽人之潜意识调出隐能奇技,是为练就真我,通达天道。 若果真的是绝情忘我了还有必要修道、证道吗?这种感觉就象《天涯·明月·刀》里傅红雪与倪慧论刀时说,刀法的颠峰是超越变化的极限,而真的到了那种地步,刀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呢?──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回答……

喜欢燕十三,也喜欢无语帖子里那句精彩的引言,期待无语的努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3-24 14: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刚才和朋友去吃饭,错过了交流的机会。

接着讨论。燕十三的名字很能吸引我。燕很轻灵,十三就多了很重的煞气。记得内斯塔故意身穿13号战袍。颇有冷对世俗的感觉。“一片孤城万仞山”,叶孤城说不尽的风流就勾勒出来了。而十三一个数字就把燕十三黑色的冷漠多情表现出来了。

“修为的最高境界是有情还是无情’,开始写贴子的时候想起了黄易的两句的妙语。“舍刀之外,无一外物”和“唯极于情方能极于剑。”荆无命与阿飞,一个无情,一个多情,谁的造诣更高?西门与白云,一个诚于人,一个诚于剑,谁的境界更高?

我觉得真正无情如荆无命的前期那样,心中只有剑的杀戮,反而会变得呆滞,不可能到达道的境界。物我两忘是需要感情的。但也不能没有一种高傲,而被世俗的情感所误,如西门,需要独行者隐居者的高傲。燕十三有情却是独行隐居者高傲冷漠的情。故他可以到达最高境界。

再说燕十三的情,感情不能过于世俗,或者过于泛滥。比如爱情,整日花前月下,甜言蜜语,反而并不真正动人。如《呼啸山庄》的希凯之恋,如一点红遇曲无容,粗糙冷漠之中爆发出的爱情才更加的深邃。燕饱经沧桑,十年江湖风雨中早已心死。心死后的反思,其中感情的流露却更加的真挚深刻。

感动燕十三的几个场景是:一是杀人后的醉酒,二是刻舟沉剑,还有就是与谢晓峰的扁舟夜话。不禁想起江月孤棹的那篇莫大先生。或许用“江湖夜雨十年灯”更能体现燕十三的孤独萧瑟之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5-3 18: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则旧闻

在一本流行音乐杂志上看到一篇旧文章,名为“你所不知道的张国荣”,里面写了好几则有关哥哥的消息,虽说都是旧闻,但对我这个没看过的人来说姑且算是新的,呵呵。

其中有一则是星皓公司2002年筹拍《三少爷的剑》拟请张国荣出演燕十三,张国荣因忙于筹备自己导演的新片,谢绝了邀请。老板王海峰和该片导演尔东升(依稀记得此人以前出演过旧版的《三少爷的剑》里的三少爷谢晓峰,并以此成名)都认定该角色“除张国荣之外不做他人想”“燕十三才是真正的主角”,锲而不舍地再三邀请,“如果张国荣不演,宁愿不拍”。而张国荣过世之后,尔东升声明放弃此片。

补充一点在网上搜到的资料:
据尔东升介绍,自从他18岁主演了“三少爷”后,一直希望亲自操刀将该片重拍,两年前(应该是指2000年吧)就做好剧本,由香港著名编剧秦天南执笔,故事90%尊重古龙原著,只是将三少爷童年反叛的一段戏有所压缩,令剧情更加精练、紧凑。该片导演原本由徐克担任,由于影片流程拖后,徐克要去美国拍另一部片子,所以现在改由徐克挂名为监制,尔东升则亲自执导。

徐克、张国荣、尔东升……光看这些名字都已经很令人动心了,很少看到改编得好的古龙电影,本来以为可以有一点念想,只可惜到头来又是一场空。之前关于筹拍《三少爷的剑》的消息也略有耳闻,只是没有深入了解,以为又是无聊得诸如王胖子之类的拿古龙作品来消遣。待我仔细看来,不禁感慨万分。

这则短短的消息里有两个地方特别打动人。一是他们认为燕十三才是真正的主角,这个认识难得之极。以往燕十三的风采几乎都被三少爷盖过了,很少有展现的机会,这一回终于碰上了识货的。二是他们认定该角色除张国荣外不做他人想,对此我十分同意也十分向往。之前哥哥在《霸王别姬》里扮演程蝶衣,演出了那种“不疯魔不成活”的执著,令我对他出演燕十三万分期待,遗憾的是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伤感之余想起五柳先生曾为荆轲写下这样的诗句: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多年以后,对燕十三,对古龙,对张国荣,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5:39 , Processed in 0.08879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