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400|回复: 4

群杀第三轮杀贴: 引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2-26 22: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神

惊天鼓,惊天楼,惊天鼓楼。

惊天鼓在惊天楼里,是以此楼又叫惊天鼓楼。惊天鼓楼在武林中名气虽然不是很响,在河南洛阳却是无人不知。

惊天鼓楼是家酒楼,是酒楼就少不了有酒鬼。

在酒楼的左侧屋檐下有一个黑衣人卷曲着身子躺在那里,一身黑衣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了,上面的油垢污渍结了厚厚的一层,一股掺杂着酒气的腥臭扑鼻而来,直令人作呕。怀里紧紧地抱着一个酒葫芦,酒葫芦用一根铁链系住,而铁链的另一头套在脖子上,像是担心有人偷走他的酒一样。

惊天鼓楼今天特别热闹,里里外外堆满了人。楼内人数虽多,却总有一个无人的位子。位子前面是一面巨鼓,这就是洛阳大道会的惊天鼓。而这位子就是扛头的专座,是以无人靠近。座位后面全是青石墙,石质坚硬,上面雕着一只仰天长啸的野狼。

楼内楼外都是出奇地安静。人们或是伸长了脖子,或是偏着脑袋,有的闭目出神,有的摇头晃脑,皆在聆听楼内传来的琴声。

琴声悠扬婉转,时如高山流水,时如雄鹰掠空,转折起伏,飞扬顿挫,直令人心随音动,不能自已。那在天空飞掠而过的雀鸟,也似受琴音所诱,或落于楼顶,或止于树巅,竟不知离去。

觅音望去,抚琴人三十有余,脸色略显苍白,年纪不大,鱼角纹已挂在眼角,似是饱经风霜。一身白衣,洗得十分干净。双手修长白晰,正自运用如飞,在琴弦下忽上忽下,那令人如醉如痴的琴音随即飞扬而出。

只闻“铮”地一声响,琴声微顿,竟是一曲终了。

那围观的人犹自不觉,浑然忘记了喝彩。

“好!”这声雷鸣般的叫好,宛若破空而出,刹那间粉碎了适才的宁静。不一时,叫好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好!”这声叫好恰如晴天打了个霹雳,比适才的声响有过而无不及。楼顶雀鸟受惊,尖叫着掠空而去。

抚琴人眉头一挑,却见一群人前呼后拥地向酒楼走来。

从这群人的衣着打扮来看,皆是江湖中人。有僧有道,年龄不等,有五六十岁的老人,还有不止十岁的小孩。手中所持,或刀或剑,仔细打量,十八般兵器少说也占十之八九。

这群人簇拥着一个大胖子来到了楼前。

大胖子年纪约有四十,小脑袋挤在脖子里的肥肉里,几乎跟肩膀连在了一起。头上打了个发髻,上面插了个簪子,簪子两头镶着两个晶莹透亮的珠子,一看便知价值不菲。臃肿的身躯套着一件宽大的锦袍,胸前绣着个狼头。一双肥的出奇,却又小得出奇的手,双手连拍,很显然,那叫好声乃是由他所发。

也许由于锦袍太过宽大,四角被四个年纪不足十岁的孩子扯住。四人脚步齐整,像是经过了特别的训练。个个面无表情,目不斜视,表现出一种与他们年纪不相仿的冷漠。

这群人甫入店门,围在大胖子周围的人随即四下散开,瞬间之内,已将酒楼团团围住。那围在楼外听琴之人,早已远远躲开,使得酒楼变得空旷起来。

围住大胖子的仅剩八人,四个扯袍小孩,四个年龄身份不一的人。四人分例前后左右,给大胖子以有效保护。

走在最前面的人是个白衣汉子,年过三十,面容冷削,略显发白,冷一眼看去,像是个从地底下冒出的幽灵。白衣人双目低垂,目不斜视地盯着自己脚下的一双洗得有些发白的皂底靴。双臂拢胸,怀里抱着个拳头大小的鼓锤。

抚琴人对前呼后拥的大胖子似乎没有太多关心,却是多看了这个白衣人几眼。

大胖子的左侧是个背插长剑的道士,年纪在五十开外,瘦骨嶙峋,一双斗鸡眼左顾左盼,一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样子。

大胖子的右侧是个身材高大的和尚,一手拎着个少说也有几十斤的大铁锤,一只手在腰中的鹿皮囊里不停地摸索,大半天的功夫,掏出的却是几个核桃。用力握紧,然后傻傻地一笑,举起大铁锤朝自己拳头用力砸下。手掌摊开,核桃破碎,他的手掌却是毫发无伤。

傻和尚的怪异举止,引得抚琴人又多看了几眼。

走在最后的是个苗族打扮的青年,头上结着包巾,打着赤脚,只顾盯着傻和尚冷笑。

待几人走入店内,四人分列大胖子的两侧,而大胖子就在惊天鼓前的空位坐了下来,显而易见,这位子是为他准备的。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洛阳大道会扛头凌冠!

“好!”大胖子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吓得在座诸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不再有人出声附合,大胖子满意地笑了笑,目光落在抚琴人的身上,笑吟吟地道:“想不到爷三天不到惊天楼,楼里竟然来了贵客,失敬,失敬。”

抚琴人起身施礼道:“小可初来宝地打忧,还望凌爷见谅。”

大胖子目光斜睨:“江湖风传有个年轻人,年少仗义,总肯替人出头,想来那人就是你了?”

抚琴人笑道:“凌爷此言差异,小可只是个弹琴的。何况琴乃雅物,以此替人出头,于理不合,小可尚无此修为。”

大胖子淡淡地道:“你的琴音虽然婉转悦耳,听起来却总有几丝伤感,隐约让人觉得不快。”

抚琴人微微一愣,肃然道:“凌爷实乃高人,不愧为惊天鼓主,小可佩服。”

大胖子叹了口气,缓缓地道:“爷我对音律一学,浸润已有数十年,公子要想用琴音杀我,恐怕还没那么容易。”

此语一出,众皆骇然。

大胖子身边的四人明显发生了变化。

白衣人抬起了头,睁开了眼,双目尽显死灰色。

大和尚的手停在了鹿皮囊里,再也没有取出来。

老道士的手指握在了剑柄上,苗族青年背起了手。四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了抚琴人的身上。

抚琴人目注白衣人,苦笑道:“据说江西有个素手村,名声虽不见经传,但有谁知道,昔年灭了臭名昭著的僵尸门,就是素手村的鬼脚先生呢?鬼脚先生虽说过世,他的鬼影神腿却传了下来。”

白衣人身子一震,冷冷地道:“你是谁?”

抚琴人道:“如果小可猜得不错,前辈乃是鬼脚先生的第三代弟子无声。”

白衣人也不否认:“我是无声。”

抚琴人道:“我叫残琴。”

白衣人冰冷的目光落在抚琴人手中的古琴,冷冷地道:“好一个残琴。”说罢,又垂下了头。

“残琴?”大胖子眉头皱了皱,“没听说过。”

抚琴人苦笑道:“我本无名小卒,凌爷又何曾听说?”

大胖子冷冷地道:“公子竟连无声的来历都打听得一清二楚,看样子是有备而来了?”

抚琴人道:“我看凌爷还是误会了。小可此行只是替朋友向凌爷打听一件事,实无他想。”

“哦。”大胖子含笑道,“公子算准爷今日必来惊天楼,公子真是有心人呀。”

抚琴人道:“凌爷与音结缘数十年,小可来此凌爷怎能不动心?”

大胖子哈哈一阵大笑:“知己只彼,百战不殆。公子果然不同凡响。”

抚琴人笑道:“小可只是投其所好,乘虚而入罢了。”

大胖子又是一阵大笑:“好。公子倒也爽快,不知公子所问何事?”

“十三年前,星云山庄灭门血案,是否凌爷所为?”此语一出,全场大哗。

星云山庄在十三年前号称江北第一庄,财富甲天下,富极一时,不了一夜之间突遭灭门,不但全庄无一活口,庄内财物也被洗劫一空。

大胖子淡淡地道:“星云山庄与公子可有干系?”

“无任何干系。”

“公子却是为此事而来?”

抚琴人悠悠地道:“曾闻星云山庄的流星索链乃天下一绝,庄中集镜壶更是武林至宝。相传,如果有人得到此壶,必定成为天下第一高手。自星云山庄从武林消失以后,不但流星索链自从失传,集镜壶更是下落不明。小可江湖行走,却从那次血案中未死的一个妇人口中听说,集镜壶到了凌爷手中。是真是假不敢枉断,是以有此一问。”

大胖子脸色一变,道:“那妇人姓啥名谁?”

抚琴人道:“她说她姓栾,是星云山庄庄主乔大侠的结发妻子。只因身怀有孕,事发当日被乔大侠舍命送出山庄。”

大胖子动容道:“栾秀倚?”

抚琴人颔首道:“凌爷既知此女,想必星云山庄惨案跟凌爷有关了?”

大胖子眉头一挑:“何以见得?”

抚琴人道:“众所周知,十三年前,凌爷的大道会在武林默默无闻,凌会主武功在江湖中更是无从谈起。然而,十三年后凌爷不但成为天下间数一数二的高手,而且拥有了万贯家财,人也越来越福态,凌爷说这是悲还是喜呢?”

大胖子默然半晌,忽道:“长白天花观名声虽不及天山派,但长生观主的长生剑法在武林中却是首屈一指。”

抚琴人的目光落在老道身上,颔首道:“要论剑法,小可不及长生道长之万一。”背剑道士挺直了腰,嘴角带过一抹得意的微笑。

大胖子点点头,继续道:“苗疆蛊毒虽不及四川唐门,却也是天下一奇,公子没有靠近我,想必已横尸丈外。”

抚琴人目注苗衣青年,点头道:“凌爷此言不假。”

大胖子的笑意甚浓:“青海万心谷火器弹药虽不及江南霹雳堂,但其独门火器万心雷可以将整个惊天楼瞬间夷为平地。”

抚琴人的目光盯着傻和尚的大铁锤约有半晌,这才长吁口气道:“小可深信不疑。”

“所以,所以你要杀爷我,死的可不止你一个人。”

二人的一席对话,虽说平淡无奇,但是在场诸人,个个听得毛骨悚然。待大胖子的话音刚落,几乎所有的目光都盯在了抚琴人的身上。

抚琴人叹气道:“论武功小可不及素手无声,论剑法小可不及长生一剑,论用毒小可不及苗疆野生,小可……小可怎敢动此枉念?”

大胖子摇了摇头:“你的琴声已有怨气,集怨成恨,集恨成仇。抚琴之下已显露无遗,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爷。”

抚琴人红着脸道:“凌爷果然高明。小可曾听朋友说过星云山庄之惨事,心有所及,是以抚琴之下有所表露。但小可此行,确是想向凌爷求证而来,因为……因为……”

“因为你觉得一个与音律有缘之人,不可能会做出那种有背音道之行。”

“凌爷实乃小可知己。”

大胖子仰天一阵大笑:“不错,真不错。老夫信你。要爷说出真相并无不可,只不过……”

 楼主| 发表于 2006-2-26 22: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抚琴人如释重负,忙道:“不过什么?”

“公子聪明一世,却是糊涂一时。”

“此乃何意?”

“爷如若说出事情真相,这酒楼中人……”

抚琴人脸色大变:“凌爷……你,你,你……”

酒楼诸众,显然听出来大胖子的言外之意,胆小之人委顿倒地,有的人则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大胖子跟前,嗑头如捣蒜,一个劲地大呼凌爷饶命。

一人为,万人合。酒楼内顿里乱了一团。

眼见自己已有性命之忧,不少人瞅准空隙,夺门而出,然而出门不及数尺,皆扑身跌倒,再也没有爬起来,眼见七窍流血,显然是中毒身亡。那苗疆野生自始至终背负双手,并不见他有丝毫动作,已有数人无声死去,那些心存疑问之人这才对大胖子的话深信不疑。

抚琴人终于明白,大胖子何以兴师动众,又为何把酒楼团团围住的真正原因,这显然不是在讲排场,而是有备而来。心念至此,不禁仰天长叹。

这一来,整栋酒楼就像炸了营一般。那前来饮酒作乐之人,万没想到前来听琴无端端地引来杀身之祸,一股怨气无处发泄,悉数对准了抚琴人。胆小的破口大骂,所能用的市井污言,一股脑地抛了出来。胆大之人,捋胳膊挽袖子冲上前来对准抚琴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毒打。

抚琴人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只是双手紧紧抱琴,任由众人施为。

大胖子也不阻止,过了半晌,这才大吼一声:“住手。”这一嗓子确实管用,酒楼诸众顿时安静下来。

再看抚琴人,全身衣衫不整,被打得鼻青脸肿,样子十分狼狈。

大胖子笑意盈然:“公子即是受雇而来,可否知道真正的杀手藏匿何处?”

抚琴人完全没了主张,苦笑道:“小可只是向凌爷求证而来,哪里知道有人要杀凌爷?”

大胖子摇头道:“这酒楼也不过是个巴掌大的地方,你猜他会藏在哪里?”

抚琴人枉自身负绝世武功,在这老奸巨滑的大胖子面前也是投鼠忌器,无计可施,叹气道:“如果真的有杀手,想必也难逃扛头法眼。”

大胖子仰天一阵大笑,笑声末毕,突听“嘭”的一声巨响,大胖子面前的巨鼓顿时炸成无数碎片。

鼓裂人现,巨鼓中跌落出一个血迹模糊的青衣人,从其衣着打扮上可以看出是个女子。只是这女子已断成七截,鲜血流得遍地都是。

酒楼之众何曾见过这等惨状,惊叫着四下逃离,却是无人敢向店外奔逃。

四把剑在尸身蹭了蹭,随即掩在宽大的锦袍之下。抚琴人惊讶地看着这四个不足十岁,神情冷漠的孩子,良久没恍过神来。

大胖子“呸”地一声吐了口浓痰,浓痰在血液中打了个转,随即淹没。

大胖子这才长吁口气:“抚桑忍术虽然堪称一绝,爷身子不利索,耳朵却是灵光得很。”

抚琴人道:“凌爷的耳朵如果不好使,也许就听不出小可的琴声有杀气。”

大胖子故意长叹一声,道:“懂得音律之人就这点不好,对声音特敏感。”

抚琴人由衷赞道:“小可佩服。”

大胖子笑嘻嘻地道:“公子可是还要打听星云山庄之惨事?”

抚琴人叹气道:“小可虽说隐隐猜倒了答案,但由凌爷亲口说出总比小可枉加猜测为好。”

大胖子先是一怔,随即又是一阵大笑:“不错,真不错。事已至此,爷不妨告诉你,星云山庄确乃爷所为。公子是否满意?”

杀手业已负诛,大胖子没有理由不开心。

酒楼里刹那间鸦雀无声。

抚琴人轻轻叹了口气,双手轻轻抚琴,缓缓地道:“小可临死之前,想请候爷赏曲一首如何?”

大胖子道:“公子独奏,其乐不及,老夫不才,与公子合奏一曲如何?”

“请凌爷不吝指教。”

大胖子沉声道:“鼓来!”

话音未落,两个小孩抬着一面大鼓从锦袍下走出。看其个头不足三尺,脑袋却大的出奇,面上皱纹密布,竟是两个岁数不小的侏儒。大鼓看来重量不轻,二人抬的比较吃力。

抚琴人叹道:“凌爷此次果真是有备而来。”

大胖子笑道:“防患胜于隐患,有备而无患。”

抚琴人颔首道:“凌爷请。”

大胖子并没有即刻奏乐,高深莫测的目光注视抚琴人约有半晌,叹口气道:“公子就这样死了,着实可惜,公子如果愿意,入住本会做个扛头如何?”

“谢凌爷抬举。但小可并非贪图富贵之人。”

大胖子冷笑道:“这般说来,公子是力求一死了。”

抚琴人黯然道:“小可死不足惜,只是连累在座诸位,实乃于心不忍。”

大胖子眯着眼道:“爷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不知公子愿不愿听?”

抚琴人眼光一亮:“凌爷可饶在座诸位不死?”

“这个好说。”

抚琴人大喜道:“什么法子?”

“公子即不是势利小人,爷以名利相诱,倒显得爷小气。只是就这样放了公子,爷又将诱人话柄,所以……”大胖子语气微顿,“所以公子只要把双手留下,爷不但不在为难在座诸位,还会每人发放黄金百两,恭送在座诸位。”

抚琴人脸色大变,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自己双手。这只是普通的一双手,不过略显修长白晰而已。

酒楼诸众万没想到自己的身家性命竟掌握在一双手中,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抚琴人的身上,各人屏心静气,唯恐抚琴人不答应。

默然良久,方听抚琴人叹道:“真想不到,小可的一双手竟值万两黄金。”

大胖子笑道:“还有百余条人命。”

抚琴人再度叹气:“既然如此,那好吧。”

此语一出,全场一遍哗然。那夸奖赞美之词,接踵而至。

大胖子哈哈大笑道:“公子果然侠义心肠,让爷佩服!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来人,赐刀。”

刀很名贵,是把好刀。

抚琴人接刀谢过,然后轻轻置于案上,道:“小可断手之前还有个不请之情,万望候爷成全。”

大胖子看起来十分开心,答的十分爽快:“讲!”

“小可对琴素来厚爱有加,肯请凌爷让小可断手之前,绝奏一曲。”

大胖子紧紧地盯着抚琴人约有半晌,忽道:“公子前后两次要求奏琴,莫非琴里藏有什么玄机不成?”

抚琴人苦笑道:“候爷惊天鼓乃天下一绝,小可何敢在候爷面前造次?”

大胖子冷冷一笑:“你知道就好。”

琴音再度响起已与先前大不相同,恰似有人如泣如诉地讲述一个起伏跌荡的故事。大胖子先是神色冷峻,但闻琴声中已无先前能够觉察的杀气,脸色渐缓。在场诸众身处刀光之灾的危机当中,原本没有心思听琴,然而奇怪是,这曲琴声却似有着无尚的魔力,让人抛开了世间所有的烦恼忧虑,沉静于一片祥和之中。众人为琴音所诱,听得怔怔出神。

就在众人听得入醉如痴之际,突听轰然一声响,大地随之颤动,整栋楼就像要蹋了一般。

在场众人受此惊忧,猛然惊觉。只因三番二次受惊,紧张的神经已至极限,胆小的业已吓昏过去。胆大之人寻音望来,这一看不打紧,全场惊叫声此起彼伏。

只见大胖子业已从座位上站起,惊恐与不信在脸上尽情流露。他的胸口赫然多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从他的胸前可以看到他身后的石墙。石墙与他的身体无二,同样多了一个大洞。从洞口可以看到墙外,一个黑衣人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赫然是那个怀抱大葫芦的酒鬼。只是他的酒葫芦业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个沾满血污的流星锤。

显而易见,套在外面的葫芦只是流星锤的一个晃子而已。

大胖子入店后,所处位子后面就是这面青石墙,左右是他四个不可一世的保镖。按理说,这面墙也够坚固,只因此,大胖子自然地把它当作了一面保护。然而,问题往往出现在自己以为没有问题的地方。

黑衣人一击得手,不但没有逃逸,反而跨开大步直向酒楼而来。

事发突兀,却是傻和尚第一个反应过来,听他失声叫道:“流星锁链!”

酒楼之众那里还管他什么链,见大胖子身受重创,机会难得,一窝蜂似的向外就窜。没等黑衣人入楼,酒楼之众已跑了个精光。

傻和尚乘乱之机,大声吼道:“这厮杀了凌爷,大伙并肩子上呀。”说吧,双手抡锤,意欲上前。他的话音刚落,鬼脚无声第一个冲了上去。

傻和尚扬起大锤,“砰砰”两声,那两个抬鼓的侏儒猝不及防,瞬间变成了两堆肉泥。还没等众人反应过,俯身抄起地上的大鼓,转身就跑。他跑的方位与鬼脚无声恰恰相反。

那面多个大洞的石墙显然不能阻挡他庞大的身躯,又是“嘭”的一声,石墙去了半边,他的身影转眼间消失在巷子深处。

长生道长脸色大变,失声道:“那鼓里有凌爷的集镜壶,可不能让这个秃驴独吞了。”

他犹自大叫,苗疆野生早已毫不犹豫地追了下去。那扑向店门的鬼脚无声,半空中一个拧身,也追了下去。他起步最晚,追得却是最快,眨眼间已超过了后面的长生道长,仅看四人的轻功身法,果不愧为武林高手。

唯独不见动静的是那四个孩子,他们依然神情冷漠地各执锦袍一角,酒楼里发生的一切像是与他们无关。

酒楼外的守卫见势不妙也是一哄而散,黑衣人无人阻拦地闯入店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抚琴人连叩三个响头,抚琴人还没来得及还礼,黑衣人业已起身。

抚琴人黯然长叹,“啪”地一声响,琴弦应声而断。“报应呀,报应。”叹罢,抱起断琴,飘然而去。

黑衣人也不阻挡,目注抚琴人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这才转过头来。

大胖子身在血泊之中,全身不停抽蓄,眼见不活了。

大胖子语不成声:“是……是……你……”

“是我。”黑衣人语音虽说有些沙哑,却依然能够听出是个女子,“为了这一刻我们母女二人等了整整十三年。”

黑衣人一面说,一面收拢地上的断尸,脸上的污垢挡住了她所有的表情,但眼角的热泪却是清晰可见。

大胖子的嘴角带出一抹苦笑:“他是你什么人?叫……叫什么名……名字……”

“我不认识他,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他告诉我他的琴音叫‘引神’,凡是做过亏心事的人,都会被他的琴声所摄,灵神出窍,不能自已。”

“你……你……没做过亏……心……事……?”话音未落,全身一阵抽蓄,头一歪,魂归极乐。

黑衣人泪眼落在地上残肢,眼泪如雨而落:“有,只是我没有听琴而已。”说罢,耳内掏出两团棉絮,棉絮迎凤而落,恰好坠入大胖子背后的血洞,不一时便被血淹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5 22: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半壁兄,得罪了。
小弟无才!


文已经读完,
大胖子最后被黑衣人在投机后所杀,实在是大胖子人生中最大耻辱,这样一个在江湖上走混过来的人,就这样的死去,让人有一种意犹未尽之感。


大胖子与其说是被黑衣人所杀,不如说是死在了自己的好奇心之上。


自己风风雨雨都已经经过,在杀人的场面面前,小小的琴声即使再诱人,还有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事情吗?


也罢,走到江湖中的这一步,妓楼的琴声已经不足以满足那颗已经空空的好奇心了。

听听这琴声,到底自己是不是命还不该绝!

或者作者在设计一种江湖就是这样的,一不小心真的会死去这种现实,再回头也真的要百年之后了。

作者设计了一位引神之人,此是小弟最为讨厌的江湖的中的一类之人,实在和婊子无异,江湖英雄大多死于这类人之手掌也!兄弟在此不禁感慨一下!

兄弟应群杀而写,行文还是如此老道,小弟佩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11 10: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嗯。。。说的好,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26 18: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何止是好

简直大好特好

可惜我没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1-8-1 21:42 , Processed in 1.11550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