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843|回复: 10

[长篇] [原创]短刀系列──短刀魔神[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0-8 17: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 杀

江南夜雨,夜如泼墨,雨如帘笼。 偶有惊雷响过,伴随着闪电划过镜湖,夜色愈发浓郁。这在以往,本应该缩在被窝里睡大头觉的冷雨夜,却在今夜,失去了安详。 镜湖城中,深门闭户。刀霸山庄,此时却是灯火通明,人喧嚷马嘶叫,人影幢幢,步履凌乱。 院中已刀光剑影,枪舞鞭飞。深夜发生何事?只见黑衣蒙面的刀手剑手几十个,正几个一组,有计划有组织地拦截狙杀刀家的人。出招狠毒,下手猛烈,刀影交错间,刀家护院亲随已倒下几个,不堪一击的丫环仆众,东躲西藏,更有跑得慢地,瞬间便成了刀下冤魂,一时惊叫呼喊声响成一片。 大厅中,刀霸天正与五条黑影拼死搏斗,其中又似乎以两条黑影为首,功力也深厚得多。这些黑影自始至终都未曾吭一声,更不露面,只无休止地出招,招招要害,缠得刀霸天根本无暇分身,更似不夺人命绝不收手。已方不断有人在倒下,或死或伤,直看得刀霸天惊心动魄,斗志颇受考验。是谁?是谁下此毒手?万念闪动间,仍记得咬牙拼杀,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斗志稍有松懈,便只死路一条。挥刀挡住对方一记杀招,空隙间不忘回头,看到自己那年仅十七的儿子刀南风,嘶声叫道:“风儿,快走,带着你娘,逃命去吧!”“孩儿不走……孩儿不怕死……孩儿誓与刀家……共存亡!”刀南风一身是血,已分不清哪是敌人的哪是自己的,刀风呼啸中,仍见杀气弥漫。 “傻孩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是爹的希望,不能无谓死在这里!……快走!”刀霸天不愧是刀霸天,言语间还能替被逼到角落的夫人挡开杀着解围,顺手将夫人一带,出了厅外,大院中已是尸积如山,可谓损兵折将多矣,蒙面黑衣人只死了几个,亦有几个挂了彩。地上,血水顺着雨水,融在一处,流淌着…… 刀霸天夫妇出得厅外,黑衣人亦紧跟出去,厅中刀南风的压力顿减,挥刀抵挡了几招,也跃出厅去。可是毕竟寡不敌众,要走又谈何容易?索性横下心来,狠命斩杀来犯之敌,一时黑衣人又损了几个。 …… “刀霸天是我的,奉劝各位,识相的都给我滚出去!”就在这时,院外传来一声清啸,浑厚而俊朗,中气十足。语声未落,三条人影出现在围墙之上。 院中已是惨不忍睹,黑衣人无动于衷,仍死死缠住刀霸天夫妇,欲杀之而后快。墙头人影中有人眉头一皱,轻轻一叹,“我短刀魔神的劝告,你们不听是要付出代价的!”另两人已跃下围墙,挥刀杀入黑衣人队中,顿时黑衣人便惨叫声声,倒下几个。 短刀魔神亦如大鹏展翅般纵身跃下,顺手抓起一个黑衣人,只听咔嚓一声,骨头暴响,黑衣人尚未来得及哼一声,便如软泥般滑了下去。 短刀魔神把手中的软泥般黑衣人随手扔了出去,身影一晃,又欺身靠近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抓起自己的脖子,惊骇地大叫,“不要啊!”短刀魔神似同意了他的乞求一般,居然没有扭断他的脖子,而是改抓为切,一掌切在他的脖子上,顿时晕了过去。 撕杀中的人们,这才意识到来者不善,都惊恐地望着他,停止了动作。 “这次可有人听见了我刚才的话!”短刀魔神放开手中之人,走向缠住刀霸天夫妇的那为首的两个黑衣人,剑眉微挑,神情冷傲地开口,“你们是头儿?” “你是谁?休管我等闲事!”其中一个黑衣人终于开口,恶狠狠地。 “少侠刚才是否说刀霸天是你的?”刀霸天暗自喘口气,感激地道,“少侠是否想跟刀某比试?不过小儿无辜,不知……”为了保存刀氏唯一的血脉,刀霸天说出这话,可谓是忍辱负重。 “跟你儿子没关系!”短刀魔神笑笑,瞬即冷然,双眼凌厉地扫向那两名黑衣人,“这算是挑战还是灭口?与刀霸天结仇,跟旁人有关吗?你等今天造下这等杀戮,你以为还可以从容离开吗?” 黑衣人哂然一笑,斜摆一刀,杀气腾腾“哈哈,来吧!看你凭什么资格在此插手管闲事!” 短刀魔神啧啧叹息,却转头叫道,“仪儿,你来!” 随来二人之中有个红衣少女应声过来,弯刀平举胸前,“不入流的东西,一起上吧,再让你们三刀!” 那两个黑衣人被小女孩如此傲慢地话气得七窍生烟,也顾不得一起出刀了。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夹攻那叫仪儿的红衣少女,短刀魔神和另一个随来的少年站在一边看着,笑吟吟地。 眼看刀影就要从少女身上划过,刀南风急叫,“小心!”少女忽悠一晃,红影硬是从刀缝中滑过,好险!刀南风只觉手心冒汗,自己刚才火拼时都不曾这么担心过。 两个黑衣人见各自成名的一刀都告落空,心中骇然。这第二刀更使出十成的功力,速度也快了数倍,这次少女不敢如此冒险了,只斜窜出去,刀始终横在胸前,又躲过第二刀。 两个黑衣人瞧得直冒冷汗,互望了一眼,各各使出拼命的杀着,似要一刀搞定对手。这次少女没有躲避,直等到刀锋到了眼前,才忽然跃起,这下连短刀魔神都觉得有些险象环生了,准备在最后关头出手相助。只见那少女如蝴蝶般,翩翩跃起,在空中翻转了半个身形,叫道:“三刀已过,我出刀了!”弯刀如弧线划出,快如流星,“啊!”“啊!”接连两声惊叫,两名黑衣人捂住耳朵,血随着指缝流出。“嘿,能躲过本姑娘的弯月神风的, 这世上可不多数!”少女空中一招得手,翻身落地,回到短刀魔神的身侧,得意地说道,“你等今夜犯下这等杀戮,一刀结果你们实在太便宜了!” 众黑衣人这才恐惧地往后退去,不敢再挥一刀一剑。 那两个黑衣人捂着耳朵,忍痛咬牙切齿地放下话,“好样的,敢架我‘天魔党’的梁子,从今往后,天上地下,‘天魔党’誓要将今夜之仇加倍讨回!”言未毕,已纵身向外跃去,空留余音在墙外缭绕。 其余黑衣人部众见势不妙,早无斗志,亦纷纷向外退去。刀霸天的手下护院们趁机蜂拥而上,将欲逃之黑衣人抓住,也有不少轻功好些的跃出墙去。 刀南风纵身欲追,被刀霸天伸手拦住,“穷寇莫追!待客要紧!”牵着儿子的手走到短刀魔神的面前,拱手谢道,“多谢大侠及这两位侠少救命之恩!来,风儿,给救命恩人跪下!”刀南风闻言有些别扭,正犹豫间。 “不用!我救你是因为我要挑战你!是出自我自己的私心,所以根本就不用谢我!”短刀魔神淡淡一笑,摆手制止。 “挑战?大侠要有兴趣,我们切磋一下好啦!”刀霸天有感自己虽号称刀霸,却在大敌当前时保护家人仍亦有损伤,但仍然感激地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救了刀霸山庄的其他人,虽然刀霸山庄此次可谓损兵折将,但尚不致全军覆灭。 “阿爹,让孩儿跟这位大侠比试吧!”刀南风上前请缨。 “你还好吧?”短刀魔神收起笑容,严肃地问道。 “好,这点小伤算什么!”刀霸天豪气地一拍胸脯,“三日后,黄昏,镜湖畔,落霞广场,不见不散!” “好!一言为定!”短刀魔神两眼发亮,好个大气魄的刀霸天。虽然是这十年才扬名江湖,不过也确是个人物。 “我们走吧!”盯着刀霸天瞧了几眼,终于点点头,回头转身朝身边的少年少女轻声道。 “请等等!”就在快走到大门的时候,刀南风忽然赶了上来,拦在三人前面,眼睛却诚挚地望着那少女仪儿,“我是刀霸天的儿子,我叫刀南风!我送你…你们出去吧!”说完又顿了一下,见仪儿没有吭声,面无表情,才无奈地让开道,作了个请的姿势。默默将短刀魔神一行三人送出大门外,眼见三人消失久矣,尚立在原地愣愣地。“傻孩子,三天后不是又将见面的么!”不知何时,母亲来到了身边,拍拍儿子的肩膀,洞悉原委地说道。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3 13:45:39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0-8 17: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决 战

离决战尚有三天。 与天霸天决战的主角,却不知所踪。 三天中,刀霸山庄正在紧张恢复中,所幸刀霸山庄虽不是武林巨富,却也不是小门小户,确也恢复得很快。 善后的工作自有管家护院们去做。刀霸天这三天都把自己关在书房,独自思索着三天后的决战。虽说对手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刀霸的名声是要保住的,所以,无论如何,此次决战,都必须全力以赴。 而刀南风,早在第二天早上,就忍不住跑到镜湖城中,走遍了大街小巷,酒楼客栈,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见见那叫仪儿的红衣姑娘,想看看她的一颦一笑。 然而,他失望了,那三人已不知所踪,是躲着他还是另有隐密安身之处? 不得而知,若要再见到她,就只有等到三天之后,决战之时。 这三天,‘天魔党’居然没有再来犯庄。这让刀霸天有些不解,也更担心那夜救命的三人。但愿不要因我之祸,而无故连累他们才好!刀霸天无奈叹息一声,顿感时光易逝,英雄老矣!所幸的是,儿子刀南风虽年仅十七,却不论武艺、文才、人品,都并不叫自己太失望!就算三天后,战败,死在对手刀下,亦无遗憾。 三天,在刀霸天的感慨叹息和刀南风的相思愁苦中,随风而逝。 三天后,落霞广场,暴雨仍在持续,惊雷更密。因刀霸山庄三天前才朝变故,大家忙于善后,手下仆从护院忙得焦头烂额,也没多少闲功夫将此消息轰传出去,而短刀魔神三人,自不是多嘴之人。加之当日大雨顷盆,一时看热闹的人实是少之又少。但镜湖武林人家,仍有人知晓,广场上此时亦不乏撑伞之人。 盼了三天,这一时刻终于来临。虽然是自己父亲与人决战,可是,内心深处,又怎么掩藏得住那一抹心悸?那在她临危时的莫名担心,那无语离去后的落寞。 刀霸天和刀南风已在场中等候。冷雨无情地浇在他们的衣衫和头发上。 黄昏,不远的街道上,深重地雨幕中,三条人影,悠闲而来,却都没有撑伞,走在前面的正是短刀魔神。 刀南风在场中一直默默注视着他们,直到他们走到近前。 双方拱拱手,算是见过礼了。 忽然刀南风开口,“家父应战这位大侠之前,可否让在下先挑战这位姑娘?” 刀南风这两天的心事,刀霸天已听夫人讲过了,闻言没有作声,只慈祥地看着仪儿。 仪儿正待应战,这时听得短刀魔神淡淡地道,“仪儿退下,钦儿应战!” 刀南风惊讶不解:“为什么?我挑战的是仪儿姑娘!” 少年钦儿亮出那把追风神杀,上前一步,冷冷地回道,“因为家妹不是你的对手!” 刀南风一时无语,看向仪儿,欲语无语。半晌,才道,“好吧!”拉开架式,挥出他的成名兵器──冷月刀。 冷月对追风,不知谁输谁赢? 冷月傲清风,清风浮动,风拂月移,风神追冷月。 棋逢对手,两人刀来刀往,快似天际闪电,急如天边轰雷,眨眼三十招已过,胜负看似未分。不过从那一招风吹云动,再一招风影婆娑。刀霸天点点头,再摇摇头,知道儿子不是对手。刀南风亦感诧异,明明自己躲不过这两招的,为何?为何又躲过了?是了,人家让我的!想明此点,虚挡一刀,跳出战圈,收刀深深一揖,“南风输了,侠兄好刀好身手!南风不胜佩服!” 刀南风深深看了仪儿一眼,低头无语,退到父亲身后。一边观战的仪儿终于点了点头。钦儿回头冲仪儿眨了眨眼睛,也退到短刀魔神的身后。 终于轮到短刀魔神和刀霸天对场了。 短刀魔神冲刀霸天一揖手,“在下洛天心!久闻刀霸天胜名,今日终有机会求教,请不吝赐教!” “洛天心?短刀魔神洛天心!你是十年前闻名江湖的短刀魔神?!”刀霸天有些激动,他成名之时,正是刀神蒙冤身亡,洛天心携家逃亡之时。十年前擦肩而过,失之交臂的两人,今日,居然会在这种场合见面了。刀霸天仰天大笑,不知是否笑自己多年的夙愿今日得尝,还是笑自己当年的成名,正是刀神一族如流星陨落之时,不然,又岂会得享盛名十载?今日,刀神之后,扬名比自己起码要早三年的短刀魔神找上门来,可是觉得我这刀霸的威名,享用得够了? 一时似斗志消殆,又似十分不甘心,故长笑不歇。洛天心冷冷地望着他,直至他终于肯停下来,才道,“可以开始了吗?” “是,可以开始了!”终于意识到此时此刻是生死决斗,强敌在前,条件反射般又激起无穷的斗志,杀气陡升。 洛天心这才从身后将一直斜插在后腰带上的一把短木刀抽了出来。随便摆了个姿势,微闭起眼睛,静静地站在那里。 天,雨势更大,轰雷更响,闪电不时地划过天空。 木刀?刀霸天倒抽一口凉气,愤怒地嚷道,“木刀?你用一把木刀跟我斗?你若如此瞧我不起,又何必跟我决战?!”老脸胀得通红,神情如受伤地狮子。 “你不要误会,我这不是一般地木刀,它是我这十年来研究出来的兵器,和新的一招──雷云斩。十年来还从未与人比试过,你是第一个!”洛天心一面解释,一面将刀抽动了一下,原来── 那是一把一尺长三分厚的短刀,插在一把木质的外表很普通的刀鞘中。与其说是刀鞘,不如说是里面那把短刀的外壳,有个特殊的按钮开关,锁住了里面的那把短刀。乍一看去,竟像是一把未开锋的木刀。这样一把刀,怎么会有杀伤力呢? 听了洛天心的解释,看了这把木刀的真实面目,刀霸天这才释然。而且觉得,能做雷云斩的第一个对手,实在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出刀!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这是古老相传的定律,至今尚未错过。 刀霸天一招霸气冲天,向洛天心直劈过去,气势足以惊走几头野牛。周围人的衣襟,都被刀风鼓动,随“风”飘荡。 高手对招,只一招,就足以定输赢…… 茫茫草原,风起云涌时,轰雷滚滚,惊雷阵阵,劲草狂飙,万绿丛中,刀光暴闪──雷云斩,就源自那个雷云狂怒的天地间。而那短刀,以木为鞘,就为了避天之怒,扬人之狂。 不与天争,可淡泊自己的暴唳之性,不惧天怒,又可争强自己的战斗意志。结合两者,正好造就了“雷云斩”的声势。 如今镜湖之畔,落霞广场,同样轰雷滚滚,雨幕重重,要劈开雨幕,劈向对手,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而他,洛天心做到了,穷十年的功力和不懈地精神,研究出了这惊人一招──雷云斩。 刀霸天输了,跟刀南风一样,输得心服口服。 两父子没有怨恨任何人,反而很开心,似乎觉得能输在这样的对手手中,是件万分荣幸的事情。 他们想请洛天心他们饮酒,但遭到洛天心三人的拒绝。三人相视一笑,转身走在雨中,融入街角,远去。只离去之前,仪儿淡淡扫了刀南风一眼。这一眼,虽淡漠,仍然让刀南风心里一暖,有些雀跃,雨不再变得阴冷粘人,惹人讨厌了。 夜幕来临,天,越发黑了起来。 江湖,仍在继续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0-8 17: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 湖

那是一把一尺长三分厚的短刀,插在一把木质的外表很普通的刀鞘中。与其说是刀鞘,不如说是里面那把短刀的外壳,乍一看去,竟像是一把未开锋的木刀。这样一把刀,怎么会有杀伤力呢? 可惜不幸地是,败在这把刀下的英雄,名刀,多不胜数。 烟雨江南,奉离、云山、镜湖、江城、陀洲……江湖上忽然窜起三个不知来历的人,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带着一对少年男女,三把短刀,除了这青年腰间的木刀外,那少年使勾链短刀,刀名追风神杀,少女用的是弯月形的短刀,成名必杀技是弯月神风。 刀,又见短刀,此三人刀法强劲,一时江湖少有敌手,名气不径而走。 三人声言挑战所有的名刀。此消息在江湖走得更快,一时不少刀手刀客封刀归隐,亦有些申明自己除了刀还使别的武器。 撇开这些失去斗志的刀手刀客,甚至沽名钓誉之辈,余下的真正敢应战的刀手刀客并不多。于是,一路北上,并无滞阻。

至于那夜在刀霸山庄,扬言要天上地下缠着短刀魔神复仇的‘天魔党’,自短刀魔神兄妹三人在决战前的三天中,连挑三十六路分坛的一半,早已元气大伤,不足为患。这也就是短刀魔神兄妹在三天中不知所踪的原委。 现在,他们一路北行,不断地挑战使刀的名家…… 然而,老到一点的江湖人,都似乎隐约想起了一个人,曾经璀灿江湖的刀神──洛啸天!莫非……刀神之后?短刀魔神洛天心?十年之前,他还没死么?想到的人不由打了个冷颤,更加不敢出头了,毕竟,以刀神当年的威名,忽然落得这样的下场,这本在江湖人的心中,就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如今,若刀神之后重现江湖,江湖必起风浪!还是不要强出头,乖乖躲一边看戏吧! 不错,此三人正是刀神之后洛天心、洛天钦、洛天仪。为了不暴露关外的家,三人煞费苦心地乔装随商队入关,再悄悄潜入江南,然后在江南恢复本来面目,挑战江南各大名刀手。目的,就是要让所有的江湖人都知道,刀神家族的人,从江南现身了。然后,再折回京城,找出当年陷害父亲的真凶,为父洗冤雪恨。 这等迂回战术,可是小妹洛天仪想出来的哦,此主意一出,立刻遭到两位兄长的赞赏。

当年,洛天心因父亲遭遇诬陷沉冤待雪,母亲急怒攻心一病不起,弟妹又年幼待养,江湖上再难立足,只得辗转流浪到关外,忍辱隐姓埋名。一边创业养家,一边暗访真凶。 关外十年,他辛苦创下的基业,已具规模,小弟洛天钦已满十八,身负血仇的少年,练功万倍努力,已将洛家的神刀练得颇有火候,小妹洛天仪年十六,功力弱些,不过凭坚强不屈的意志力,那一招弯月神风也很有杀伤力。 草原上的黄昏,已不知看过多少回,有落日没落日,有风无风,有雨无雨,撇开天气自身的更替变换之外,也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每一个黄昏落日下,都能看到小弟小妹刻苦练功的身影。这景象,让他欣慰。 茫茫草原,风起云涌时,轰雷滚滚,惊雷阵阵,劲草狂飙,万绿丛中,刀光暴闪──雷云斩,就源自那个雷云狂怒的天地间。而那短刀,以木为鞘,就为了避天之怒,扬人之狂。 不与天争,可淡泊自己的暴唳之性,不惧天怒,又可争强自己的战斗意志。结合两者,正好造就了“雷云斩”的声势。 他潜心创下的这招“雷云斩”,得天之厚,声势浩大,却也要他浑厚的内力和特制的短刀配合才行。 看着弟妹成长了,他报仇的心也越来越热,是的,洛家的人都已长成,替父报仇雪冤的时刻也该到了。 江湖,仍在继续,却已与往不一样了,因为,隐迹十年的短刀魔神回来了。 江湖,将变成什么样的江湖?以旁观态度的江湖人,尚不敢断言;而当年局中的江湖人呢?心虚?慌恐?还是准备应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0-8 17: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龙武侠有巽儿,论坛之幸,此文待我细细品赏再作评论。岚巽儿即刻升为正式版主,重登录生效,望继续努力!让我们一起~~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10-8 17:36:06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0-9 09: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他的去世是武侠界的一大损失

晕,不看到妙颜说明,我还真没注意我已经是“正版”了,呵呵,先恭喜自己一下~!

同时感谢大家对岚巽儿的信任,我当然会与大家一起努力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0-11 17: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遲來道賀, 自罰一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0-11 21: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小胡在2004-10-11 17:05:25的发言: 遲來道賀, 自罰一杯!

小胡姐姐太不豪气了吧?我们一向罚酒都罚三杯起的~! 呵呵,收起题外话~! 谢谢小胡姐姐的支持~!偶会继续努力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1-9 23: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情 牵 往京城路上,必经青锋山,碧心湖。 青青刀锋出,碧落照心湖。 客栈中,洛天心兄弟妹三人,刚刚落下脚,就有小二急急递来一封书帖,莫名拆开一看:三日后,青锋山,碧心湖,刀人择一!落款是:债主! 向来是他们去找当地名刀客挑战,而今,既然是刀客自己找上门来,到属第一次,以往,那些刀客躲避都不及,怎么会主动来下战帖呢?刀人择一?债主? 洛天钦和洛小仪看着这尚带着淡淡幽香的战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百思不得其解。唯有大哥洛天心,独坐一隅,沉默不语。 洛天钦和洛天仪看看大哥,又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更百思不得其解。唯一知道的是,大哥这几天都不再像以前那么轻松和笑语了。越靠近京城,越是沉默少言。 也许是京城是我们本来的家,有我们童年的记忆,更有我们悲惨的遭遇吧!想到这里,洛天钦和洛天仪也不作声了。仇恨和悲愤在胸膛里澎湃…… 三天,在弟妹的有解与洛天心的沉默中很快便过去了。 这一天,洛天心起身很早,他对醒来的弟妹交待:“你们都留在客栈等我,一个都不许跟!”然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留下满脑疑问又不敢问的洛天钦和洛天仪。 青青刀锋出,碧落照心湖。 往事如烟,旧地重游…… 洛天心地眼睛不禁有些湿润,这个连父受冤屈,家遭变故,逃亡江湖十载也不曾掉得一滴泪的男人,此时此地,却不禁心酸落泪,从第一滴泪滑下眼角开始,心中似有万般委屈无处申诉,越发止不住热泪。 浮云绕青峰,青刀青花女。明月照碧湖,短刀天魔神。 那青衫少女,笑魇如花,就在这碧水湖畔,天真的眼睛深情地望着他,看他演练那套自创的天魔刀法。刀法柔软,刀锋却犀利无比。刀光耀眼,刀锋却冷如坚冰。在当时,就凭这套天魔刀法,就可在江湖匹无对手。 望着那柔顺温婉,可爱单纯的女子,和风吹乱她的发丝,却吹不走她的甜甜笑意。再坚硬的心,遇上这似水的女子,也便溶化了。那一刻,他感到这个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就是他了。 “青花,我这套刀法好不好?”想着再一个月便要离开这里,心中实在不舍,但父命不可违啊。

“好啊,你教我好不好,以后我也可以和你行走江湖了啊!”那叫青花的少女摇着洛天心的手臂,满心祈盼地望着洛天心,软语央求着。 “好啊,只要你喜欢就好!”洛天心笑了,也更坚定了他的决定。他打算先将这套刀法传与他爱的人,然后便带着她去京城,回家去见父母,他打定了主意,要和青花建立一个未来,趁现在教她这套刀法是个不错的主意,至少,他不在身边时,亦能自保。这套天魔刀法,虽然饱含他魔神的冰冷,但亦渗透了青花的柔情,只要心中有爱,再魔的刀法也会充满着光明和正气。

“十年了,青花,你,你好么?”湖波微泛,荡漾着昔日的情怀。洛天心眼睛已红,十年前的情愁如重重波涛,层层涌上心头,压抑着原本就已超载的心灵。 如果不是一月未到,家中便遭变故,他不得不放下誓言,背她而去,因为他知道,此去已是死路,他不能带着她去鬼门关。他不能,他只有走。她不让他走他就偷偷地走。谁知这一走就是十年,十七岁的少女,如今已是什么模样,可还是那个在湖边痴痴看着他练刀的可爱少女?可还是那个任风吹散长发,却吹不走唇边甜甜笑意的柔情少女?可还是…… 刀锋卷着杀气,凌厉地怨恨直扑洛天心而来。 洛天心偏身让过,心思泉涌,回过头来,入目的是一双溢满恨意地眼神。洛天心心中一痛,她,就这么恨我?! “青花……”不及洛天心说完,那青衫女子青花便又一刀劈过来,毫不留情面,并咬牙回道,“不要叫我青花,青花已经死了,十年了!”似不解恨,又刷刷几刀,用的却正是十年前洛天心亲手教她的天魔刀法。 洛天心不禁苦笑,是的,他欠青花的太多了,十年,足以消耗一个人的青春,何况是个妙龄女子?等待,更容易消磨一个人的意志,何况是个单纯少女?怨恨,由此而生更属平常,更何况是个痴情等待却等不到情郎的女子?是他负了她!是他欠她的,他应该还! 血,如泉涌,刀劈在肩头,划过胸前数寸,随刀锋划过滋滋作响,血肉翻飞。洛天心没有还手,没有皱眉,没有再说话,只是深深地望着青花,望着他魂萦梦绕,日日思念的女子,这个若不是家遭变故已成娇妻的女子。 望着那鲜红的血,顺着划开的肉,汩汩流出,顺着刀尖,一滴两滴三滴地滴着,亦有几滴悄声溅到了裙摆,如初开的红梅…… 青花有点懵了,他,为什么不闪开?他为什么不还手? 泪,恍然流下,不是心已死?为什么还哭? 无尽地等待过后,她告诉自己,她的心已死,她的情,已为他负,她要讨债!他欠她的,不是么?情和承诺!他欠她的,一定要还! 如今,他来了,她不是要讨债么?为什么如愿了,泪却止不住? 青纱掩映下,泪已成河。洛天心心痛地缓步向前,伸手拥她入怀。十年了,十年的生死逃亡,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好累。家庭,复仇,压得他好累,好想安安心心地睡上一觉,在她的怀里。 有此想法,睡意便不觉沉沉袭来,洛天心紧紧拥着青花,眼睛却受不住地终于缓缓闭上,脑海中开始泛出一片一片地空白,所有的一切,都慢慢淡去,只留住了那隐约地青山碧湖,那笑魇如花的青衫少女,那个任风吹散长发,却吹不走唇边甜甜笑意的柔情少女…… “不要啊,天哥!”青衫女子终于从泪水中醒悟过来,抱着因失血而昏迷地洛天心,惊慌失措地大叫:“天哥,你不要睡啊,不要扔下青花啊!” 那十年前单纯的少女,如今仍搁不下痴情的女子,好容易等来了洛家的人重现江湖,好容易等来了她的天哥出现在青山碧湖。他怎么能就这么死在自己手中?他还要报仇,他不能就这样死在自己任性的刀下啊! “不要啊,天哥,不要睡啊!”青花无助地哀求着,将洛天心放倒在湖畔的草地上,忙乱地掏了随身携带的金创药,可是,这么深地伤口,这么多的血,怎么止得住。 “讨什么债?讨什么债啊!”一整瓶金创药都洒上去了,仍不见洛天心醒来,忧心如焚地女子,除了哭和自责,还能干什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10 11: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恭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11 17:3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来道喜了!!!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5:48 , Processed in 0.11887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