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96|回复: 1

梦回战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3-20 02: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煮酒无味 胭脂有泪
举杯独饮空对月 浮 生 若 梦
酒空人醉 缘灭心碎

红颜一去何时归
骚首弄琴 泣血修心
青丝殆尽终未回
弦断梦醒 曲终情尽

在这个大陆上,有七个国家:齐、楚、燕、韩、赵、魏、秦。它们为了统一天下,无时无刻不在相互斗争和计较着。
我是燕国人,我的名字叫燕玉合。燕家世代为朝廷效命,我也自然如此。
三岁的时候,在家人的指导下接触兵器,兵法和阵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出生在武人世家继承了他们习武天赋的原因,十六岁的时候,我的燕家枪已经在燕国找不到对手了。于是家人帮我准备行囊,让我行走江湖,五年后回来为燕国效命。
于是,我带着一剑一枪,一套换洗衣服和一些盘缠上路了……
我漫无目的地到处走着,出了东门就一直向前走,遇到海就折回来,遇到山就绕过去,遇到河就跨过去……不管怎样,反正要五年后才能够回家……
在这五年里,我遇到了很多人:奸人,豪客,和尚……还有和我一样的游侠。我认识了其中一位,他的名字叫杨霜,是个剑客,燕国人,孤儿,为人正直豪气。也是为了得一口饭吃才出来行走江湖。刚刚见到他的时候我和他比过一次剑,他的剑术自成一派,以速度见长,特别厉害,我在八十招上面胜了他,但是手臂却被他的剑差一半就刺穿了。后来我们都很看得起对方,便结伴同行。我还对他说,五年一满,便一起回燕国去为朝廷效力,精忠报国,他很高兴。
在这五年里,我也确实学到了不少。曾经和一个大剑客比过剑,第一次没有胜过他,但是第二次比剑的时候,在一百招上面胜了他一招。后来我也再也没遇到过像那样厉害的人了……
“还有一个半月就可以回燕国了。”我对杨霜说:“我们现在就朝燕国的方向走,到了燕国差不多也就是一个半月了。”
“嗯”。
有一次,我们路过一个非常繁华的城市,当时天色已经不浅了,我们便决定在这城里留宿。
当我们来到一家看上去不错的客栈前的时候,却遇见了一群恶少欺负人的事情……被欺负的是一个带剑的女子,带着斗笠,周围很多人围观。
只见那个恶少伸手去摘她的斗笠,那女剑客一闪身,就让那人扑了个空。他感到有些羞怒,便吩咐其他人去抓她……就这样打起来了。
他们一共有七个人,起初只上去了五个,那个女剑客看起来还吃得消。但恶少见情势不妙,又命其余二人一起上前。这回女剑客就现出疲态了……
就在女剑客的危机关头,杨霜出手了……他迅速的拔出剑从七名恶少身边跑了过去,再看他时,他却站在离恶少们较远的一个地方操着双手,怀抱着剑……他的剑已经入鞘了,真快,甚至看不到他拔剑的动作。再看那几名恶少的时候,他们胸前的衣襟已经破了,破了一个“恶”字。围观的人们都笑了起来。
“什么人?”
杨霜并没有理他们,继续在一边保持沉默。
突然他们朝我这边看来,他们见我手中握着剑,以为是我干的。
于是,七个人一齐向我冲了过来……
刚才见他们七个欺负一个女子,我也不对他们客气。把剑绑在背上,解下枪,一记霸王枪就这么轰了过去,把七人震倒了在地上。
他们扒起来就逃,我也不作追赶。
我走到杨霜身边“你可真是的,害得那帮家伙以为是我做的,找我麻烦呢。”
他悄声对我说:“给你一个在美人面前表演的机会呀。”
我们就在这边打趣,这时,那个女剑客走了过来,抱拳道:
“多谢两为侠士搭救”
“不必不必……”
我们进了客栈,各自选好了客房也无事可做。杨霜笑着说:
“不如你去请那个女的下楼来喝酒,反正你救了她,她没理由不来的。”
“正有此意”说完我笑着朝楼上跑了去……
女剑客应邀下了楼,我们选了个位置坐下……
在闲聊中得知,她的名字叫做庄月饮,孤儿,是个剑客,燕国人,本来是个小姐,但是受不了家中的无聊,才带着剑出来闯荡江湖,因为天色不浅才到这个客栈来投店,不想却遇见了几个无赖……
“姑娘你也真够倒霉的,一出门就遇到了这几个恶少。”
“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下次遇见了他们,定要让他们尝尝本小姐的厉害。”
“哈哈哈……”
酒至半酣……
庄月饮起身道:
“时间也不是很早了,我先回房了,二位也早点歇息吧。”
“姑娘慢走。”
当她上楼的时候,杨霜向她叫道:“姑娘!”
她回过头来“什么事?”
“反正你也是孤单一人,不如明日一同起程吧,也好有个照应。”
“嗯……到时候再说吧。”
庄月饮走后,我和杨霜也没再怎么喝得下了,也各自回了房间。
次日,我们三人一同上了去燕国的路。
回到了燕国,家里的人为我们办了一桌接风宴,我并向家人介绍了杨霜和庄月饮这两为朋友,待他们看过杨霜的剑术之后也很看得起他,感到非常高兴。
……
看着大家这么高兴,杨霜也和庄月饮的关系越来越亲近了,他们 搂搂抱抱的。
我笑道:“好啊,太好了,这真是”
……
“好什么啊好?都快迟到了。”
我被老妈揪着耳朵起了床。
妈妈一边帮我背上书包,一边把面包和牛奶塞给我,一边说:
“快点吧,要迟到了,开学第一天就迟到。”
我才清醒,原来又是梦,像这样的梦,我已经做过好几回了,为什么我这几天老是做同样的梦呢?
出家门的时候,我看到了墙壁上挂着的一把宝剑。这把剑有五尺来长,护手和剑鞘的制作都非常精美,不过到现在没,我还没有看过这把剑的剑刃呢。听爷爷说,这把剑是燕剑祖先从战国的时候流传下来的,是我们燕家的传家之宝,出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了。
“快点去学校,开学典礼早开始啦。”
在妈妈的催逐下,我飞也似地跑了出去,不敢再久留片刻。
……
因为下雨,开学典礼提前结束。上午十一点我就回了家,我回家的时候,妈妈和爸爸都还没有下班。于是我又想起了那把剑,我来到它的面前,好奇地注视着它。
求知的欲望使我把剑取下来,并将它拔出。
“吟……”
剑出鞘的声音就好象龙在吼叫一般,激荡人心。
我看着光华的剑刃上倒映着自己的双眼,那好象不是我的眼睛,而是剑的眼睛,那双眼睛好象在说话,不过我半天也没搞懂他在说什么。
我摇了摇头,“哎~中邪啦。”
就在这时候,爸爸回来了,他看见了门外我的鞋子,“这么早就放学啦?”
“嗯,学校开学典礼,由于下雨就提前放学”
爸爸走了进来,他见我拿着宝剑在看,便道:“在看什么呢?难道学校没规定不能玩带刃的金属吗?”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着把剑造型很好看而已。”
“嘿,什么时候学会审美啦,既然你喜欢那就放在你的房间吧,争取以后当个美术家。”
……
得到了爸爸的允许,我把剑带到了我的房间里面。
直到晚上,我还把这把剑看个不停,不知不觉就抱着剑睡着了……
……
“大王有命:秦国人前来袭燕,众将不敌,特命燕家燕玉合次日披挂前去御敌。”
“燕玉合听命。”
次日,我与杨霜,庄月饮披甲上马带领燕国八千军士前去御敌……
在战斗中,杨霜凭着他高超的个人作战技术,单骑冲入敌阵,结果完胜而回。而我的剑却在战斗中折断了。
我们就这样破了秦国的第一次进攻,他们一定不会放弃,我们整装备战。
但是折了剑,我就无法近身作战了。于是我抽了个空,到城中的铁铺中挑选合适的兵器……但是结果却很失望,没有找到一把称手的好剑。
当我正在营帐中发闷的时候,一个士兵进来禀告说:“将军,帐外有一名女子求见,听说她是燕国著名刀匠的后代。”
“请她进来。”
不一会儿,进来了一名女子,只见她穿着布衣,一身都是碳灰,手里却捧着一把剑。
“因为看到将军发难,特来献此剑。”
“请坐,能不能把剑先给我看看。”
于是她把剑呈了上来。
“吟……”的一声,剑出鞘的声音就像一条龙的吼叫,回荡不停。
“哗”的一声,轻而易举地便劈碎了营帐中央的一盏大铜鼎。
“声如龙吟,削铁如泥,真是好剑。”我收好了剑问:“你要多少酬劳,说,我能给的,都给你。”
“将军用此剑保护燕国的人民,我们感谢都来不及,哪来收酬劳的道理。”
“那你有什么要求?”
她想了一想,道:“我想跟随将军行军打仗。”
“哈哈哈哈……”我笑了起来“瞧你一个弱小女子,呆在家里洗衣做饭还行,行军打仗可就难咯”
“只要将军不嫌弃,我愿意给将军洗衣做饭。”
“哎~算了算了,我看你弱小的样子就有些心软了,让你打仗真是太难为你了,我给你白银一箱,拿回去孝敬老的,照顾小的吧。”
见我不答应,她急了“我没有父母了,家中只有我一个人,求将军收下我。”说着他就跟着跪了下来。
我最见不得别人跪跪拜拜的了,急忙扶起她。
“哎哎哎~行了行了,看你也够可怜的,没有了亲人,哎……都是战争。好吧,你送了我这把剑,不如我收你做我的副将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多谢将军。我叫荷花。”她乐了,一张脸儿笑开了来。
……
随后,她便找了个地方换洗。待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已经让我认不出来她了。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梳齐了头发,脸也白白净净的,不过她的样子看起来更不适合打仗了,更加的娇小柔弱。
“真是一朵出水荷花呀,清澈,秀丽,可是你这样子万万不能骑马打仗的。”
后来,我终于没有让她跟我一起出战,我只是让她在家里待着,像个小妻子一样等我归来。我则提着她的剑在战场上所向无敌……
我和杨霜,庄月饮带领着燕国的军队使秦国屡战屡败,不得已,秦国的军队撤走了。
我心想:终于可以过安定平和的日子啦。
这些日子里,荷花确实体现出了她的女人味道,她没再做打铁的活儿了,人看起来也水灵许多了,女孩子确实不该做那样的事情。
有一天夜里,我正在房间里看书。突然荷花冲了进来。
“将军快点,快出来看啊。”说完又跑了出去。
我看着她慌张的样子,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急急地走出去。谁知道才一出门,一片皎洁的光芒就洒了下来,我抬头一看。
“好美的月亮啊!”
“我们上去好不好?”荷花拉着我指着房顶,“在上面就可以更进一点看了。”
我一笑,双手抱着她便跃上屋顶……
那一夜,我与荷花观赏着美丽的月光……
我躺着,望着天上,我一直沉默着,她坐在我身边,双手抱着腿也望着天上那一轮巨大的皓月……
“对了,我问你?”我突然说。
“什么事?”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跟着我的吗?”
“我求你收留我呀。”
“是啊,但是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我收留你在我这?”我怪怪地盯着她看。
“这样看我做什么?难道你还以为我是为了贪图你的荣华富贵啊?”
“我就是有点怀疑啊。”我终于忍不住笑了。
“打死你。”说着她便假意地扑过来,小拳头轻轻在我身上打着。
“不过说真的,记得有一次,秦国的军队攻入了城里,他们对城里的百姓烧杀抢掠……突然,一个穿着银色盔甲的将军单枪匹马冲了过来,杀退了所有的秦军,他还为了救一个小孩,背上中了一箭,自从看到他那英勇杀退敌人的样子,我就喜欢上他了,心想,只要能够在他身边,怎么样都可以。”
我想起了,那是秦国第一次侵犯燕国的时候,他们在燕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杀入了城里……
……
“看着这么美丽的月亮,你心里一定在想些什么吧?”
“是啊,我在想家。”
“哎……别去想啦,越想越烦,你说你要跟我,就是我的人了,这就是你的家。”
荷花淡淡地笑,那样子在皎洁的月光下美极了,就像一个仙子一样。
“要是这个世界没有战乱就好了,有好多好多的人都是因为战争,失去了幸福啊。”
“至少,我会让你感到幸福。”我自信地说,并把她拥入我的怀里……
……
那一天,我也不知道会那么难忘,我心想,不论永远,还是转世轮回,我都不会忘记我跟你的感觉,和你在一起的感觉,我永世难忘……
在那一段幸福的日子里面,我们也没有少过温柔缠绵夜……
美好幸福的日子好像比什么都要逝去得及时,正如那夜的月光,我再也没看到过……
……
有一次,我正在院子里练剑,杨霜神色慌张地走了进来……
杨霜说,有人在燕王的面前对燕家军进谗言,听说是秦国的奸细。
我却说:“我们燕家世代为大王效命,大王不可能听信一个小人的谗言的。”
但是过了不久,杨霜和庄月饮便被大王派走了去防御边塞。家里就只有我和小蝶了。
次日,大王的信使来了:“燕家燕玉合,心怀不轨,意图谋反,快快去皇宫领罪。”
我现在终于明白杨霜的话不假了。秦国见有我和杨霜守卫燕国,自然是百攻不破。但是先派奸细在燕王面前进谗,让燕王怀疑我有谋反之心,除去我,燕国就只剩下杨霜了。那样的话,秦军再攻,燕国定破。
现在解释已经来不及了,去了皇宫一定死罪,到时候想逃都没办法了。于是我说:“请大人等一会,我进去整一整衣衫。”
当我进屋的时候,听见他嘴里嘀咕着:“都要死的人了,还换什么衣服?”
我没理他。进了屋,荷花便迎了过来“怎么办?你是冤枉的呀。”
“我知道,可是现在大王听信小人谗言,为今之计,我们立刻杀出去。”
“嗯。”
我取下床边的剑,走了出去,荷花跟在我的身后。
我与荷花来到马车前。
“燕将军,快上车吧。”
“哗”,我砍断了车套在马上的绳子。
“燕玉合,你想干什么?”
我没理他,把荷花抱了上了马“你先走,我随后就来”
说完便用力把马拍了一下,马儿长嘶一声,迅速地向城外奔驰。
“小心啊。”
“大人,这下我们走吧。”
信使愤愤地向皇宫走去,我跟随其后。
我心想,先把荷花送走,自己去跟大王解释,如果解释不清就逃走。
……
皇宫里……
“燕将军,听说你有谋反之心,可是真的?”
“燕家世代效命于燕国,又怎么会谋反呢?请大王不要听信小人谗言。”
“大胆,还不从实招来,人证物证具在,你看”
他甩出一封信,上面有我的名字,不过我可是一直都没有写过信啊。
“大王明查,这信并非出自我手。”
“就算你说这信不是你写的,朝中大臣可是个个都证明你和秦国交战的时候,故意不去追击,放他们走的。”
心想:燕国已经如此腐败了,连朝中大臣也黑白不分,说也说不清,走吧。
“昏君,听信小人谗言,定要后悔。”说完我便飞也似地奔出了皇宫,朝城外跑去。
当我跑到城门的时候,却远远看见一个人骑着马朝我这边跑来,近了才看清楚,原来是荷花。
“将军,快上马。”她拉着我的手,我顺势跳上了马。
就这样,我们逃出了城。
……
我们现在毫无去处。到处走着……
有一天,当我们经过一个峡谷的时候,谷顶却响起了人声。瞬间,整个峡谷便被士兵包围了,再一看他们的帅旗“燕”。
“可恶的昏君,居然不念 我为燕国的功劳而听信小人的谗言。”
在这种地形里面逃也无处可逃,我只好杀出去了……
就这么杀了两个时辰左右,人还是那么多,可是我的体力却在一点一点地减少……
终于我疲倦地倒下了……
当他们的矛向我刺来的时候,我却无法躲避……
就在这时,荷花冲了过来,她扑在我的身上,把手张开护住我……
“啊……”她被无数跟矛刺穿了身体,血啊,不停地流,流在了我的身上……
“呀……”我发狂了……
我拾起我的剑斩断了那一排刺着她的矛……那些士兵都被怔着了,一时间也不敢过来。
我抱着荷花,扯下衣襟想去包扎她的伤口,可是她的身上到处都是伤,肩上,背上……血流个不停……我慌了,我抱着她,一个劲儿地说:“好点了吗?好点了吗?……”可是我明知道,她的血流干就即将死去,我还这么问。
“啊……好疼……”她在怀里不住地颤抖着。
“疼吗?……忍一忍,忍一忍就好了,就过去了。”
……
终于,她不说话了,我慢慢地松开她,看了一眼:她的身上全是血,血染红了她的全身,直到现在都还在流着……她的眼已经闭上了,在我的怀里,她看上去却很安详。
“你们楞着做什么,快上啊!”那个人命令这些麻木的士兵。
“呀……”我痛苦地大叫着,声音在山谷中回荡个不停,我提着剑冲了上去……杀……
黄昏,格外的红,好象是鲜血染红的一样,人全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在荷花的身体旁边默默地跪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突然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我仔细寻找,只见荷花的身边躺着一个可爱的小婴儿,再仔细一看,是个男孩。
我把他抱在怀里一会儿,看着他开心的笑着,什么烦恼都没有的样子,我难过着。
“真是可怜的孩子,一出生就没了母亲。”
后来,我用车推着孩子,和荷花的身体,找到了杨霜和庄月饮,我把孩子抱给了他们。
“杨兄,这是我的孩子,请你们帮我抚养他成人,务必要好好教他,让他成为一个和你一样的大英雄,拜托你了,杨兄”
“玉合,我们亲如兄弟,你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儿子,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教他,让他成为和我,和他爹爹一样的大英雄。”
“燕兄,你把孩子交给我们,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庄月饮问道。
“我得和这孩子他妈在一起。那就这样了,你们保重。”
……
我抱着荷花,我问她:“你想到什么地方去?我带你去,好吗?”
他的样子,好像在说:“去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
“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我抱着她站在海边,我慢慢地,逆着一波又一波的浪,向海里走。
“这些人真讨厌,他们要阻止我带你去只属于我们的地方,不过你放心,我说了要带你去,就会带你去。”说完,我跳进了海中……
……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是妈妈在叫我,我听见了,我说我没事。
妈妈抱着我,哭了起来。
“还说没事,你睡觉的时候,一直流眼泪,流个不停,吓死妈妈了。”
我回头一看,我睡过的枕头已经被泪水打湿透了。
……
我一直都为我的梦感到很奇怪……
有一次,我的一个同学过生日,邀请了我去……
当我来到她家的时候,她家里已经很多人了,所以他们大人就出去打牌,让我们学生在一起聚一聚。
同学的生日,大家都玩得很高兴,可我还在回味我的梦,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见我不开心,问我怎么了?
于是我便把我梦的事情告诉了她……
“没事,问问我婆婆就知道了,她是个算命的,可准了呢。她今天还来过,估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
……
过中午,果然她的爸爸妈妈都回来了,还来了个老人,她说那个就是她的婆婆了。
于是,我待在她的房间里,她便去请她的婆婆过来。
婆婆过来了,我向她问了好。
“小华不是说你有事吗?”
于是,我把从我做梦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并把梦中的情景讲给了她听。
“燕玉合……燕玉合……小子你不是也姓燕吗?”
“嗯!”
“那这样一来,就不是巧合了,既然燕玉合是将军,那他一定有留下过什么东西咯。”
“我家是有一把传家之宝,是一把好剑。”
“把它拿来。”
于是,我回到家,背着爸爸把那把剑用长衣服裹了,带了过去。
婆婆看到了这把剑,抚摩着剑身。
“这是一把有灵性的剑。”
当晚,婆婆对那把剑做了法。当时她闭着眼,半个小时没有说话,好象是在和那把剑说话。
当她醒来的时候,口中念道:“一个承偌,一把尘封的剑封印着一段千年之前的爱情啊。”
我和何华都听得漠漠忽忽。
“如果用你们两个的血再次为这把剑开封,你们什么都明白了。”
我为了使事情弄明白,毫不犹豫地用剑尖点破了我的手指,血慢慢的流下整个剑身。
何华见我这个样子,听了婆婆的话,也这样做……
不一会儿,我们两个人的血便流遍了剑身。
她的婆婆拿来纱布,替我们包扎。
“好了,夜深了,都回去睡觉吧,再不回去父母要担心了。”
我回到家,我不知道婆婆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怀着疑惑,“到底今晚会发生什么?”
不知不觉,我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我看到了同学,何华。我在梦里遇到了她。
奇怪的是,这次的感觉是那么真实,不砸像以前那样,我很明白我是在一个梦里面。
在梦里,我和何华一起,看到了上辈子的我们,他们就是我梦里的燕玉合与荷花……
燕玉合不再是将军了,他们是一对快乐的农民,他们以种地为生,卖药为业……他们写诗,作词,还能舞剑。燕玉合的枪法依然那么流利,荷花的容貌依然那么秀丽,那么动人……
她们真的到了另一个可以永生的世界了吗?燕玉合为了说过的承若,为了爱荷花,他们的爱永远被保存……千年……万年……都不朽……
我和何华看着,他们的浪漫,逍遥……
看着这一切,我和何华相视而笑……

长风当歌剑当扬 虞美人-英杰愁
龙啸马嘶狂
纵横疆场无人抗
狼烟起处沙场谁人殇 无

英杰愁尽红颜殒
浮华人生梦 题
血泪叹息无人助
横刀仰天笑饮孟婆汤

荷花,我无论今生,来世,世世轮回,我都不会忘记,不会忘记我对你的感觉。”

发表于 2006-3-20 12: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也应该发在武林外史!再支持一下楼主,欢迎楼主要常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6:31 , Processed in 0.10476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