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98|回复: 6

青楼一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3-20 04: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名字叫张狂,是一个孤独的漂游剑客。我从三岁开始接触剑技,到现在已经有十三年了。可是当我每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投店的时候,小二和老板都用看不起的眼神注视我,大多数人都是如此,连在路边喝碗茶,吃盅酒都是如此。因此,我从来都没有几个知心的朋友。但改变我的一切都从那时开始……
记得有一次我去连山寺拜访高僧──聚慧大师,我和大师谈谈天下,说说人间……因为聚慧大师看破红尘,以治病采药为生,从不涉足江湖之事,所以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那天下午,坐在大师那简陋的茅屋里面,我们无所不谈……
当我和聚慧大师谈到“红颜祸水”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各持己见。我认为“红颜并不是祸水,怪只能怪拥有她们的人昏庸无能罢了。”
大师说:“世上人多种多样,变化无常。比如说一个府邸,里面有老爷,家丁,丫鬟……等等。我认为红颜也是一个道理,有的是人间祸水,有的也是天下之福。她们能够乱世,也能够复国……贫僧视张居士为至交好友,送居士一句话‘害人之心自然不可有,防人之心亦不可无啊’。”
“多谢大师教诲。”
……
后来又聊了一时半会,但是却始终没有兴致,因为我的脑海里被“红颜祸水”这句话充满着,我无心他顾,我不能相信那些柔弱的女子尽然是被人们肯定为祸国殃民的根本。后来我告别了大师。
“大师,我得下山去了。”
“天色已晚,不便行路,不如张居士留在寒舍过夜吧。”
我不能留下来,我想一个人在安静的地方想这个问题,如果不把它想清楚,我会困惑一辈子的。
“不麻烦大师了,晚生下回在来拜访大师,这就告辞了。”抱拳道完离去。
大师的话深刻地影响着我。回到客栈,我一倒床便思考着这个问题。当晚我被这个问题困惑到深夜才不知不觉地进入梦乡,而且做了一个同样的梦……
我看到了聚慧大师所说的:一个富饶的国家因为一个贪图富贵,蛇蝎心肠的女人而从此变得衰落,最后灭亡;当还有一些女子,她们不愿看到自己的国家被灭亡,甘心抛弃自己的一切,而被国王远嫁……我由衷地佩服那些深明大义,不拘小节的巾帼英雄,连我也心甘情愿为她们感动得流泪;相反我对前者却感到非常憎恨,同时,我也为她们感到无比的惋惜。本来是普普通通的女子,应该被人疼爱,被人怜,但是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最后却落得没有结果。
当我正在破旧的城壁遗址上忧愁叹息的时候,却不知何方传来了一曲美妙动人的琴声,它使我忧伤的心得到一丝少有的安慰,它时而清幽,时而凄伤,时而激情肆意,激励了我此刻失落的心……
好不容易,我才从那沉醉的琴声中清醒过来,出于好奇,我便随着琴声的方向寻找它的主人……
我站在城楼遗址上朝琴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前方高楼并起,但听琴声,似乎是从百米外那阁楼之下传来,于是我从城楼跃下,借着轻功朝那方向跃去……
当我来到一处庭院时,我才看到:一个女子跪坐在一个亭子里忘我的抚弄着琴弦,看着她抚琴的样子,那种陶醉的神情,好像在述说一个故事一样,使看者也沉醉在里面。我就这样扒在屋顶上默默地看着……
突然,也许是那瓦片砌得不牢,落了一片在地上。“啪喀”的一声,她被瓦碎的声音从沉醉的神情中惊醒过来。
“谁?”
我为了不使她受到惊吓,跳了下去。
“在下名叫张狂,本在附近的古代遗址上为古代帝王的灭亡感到忧伤,谁知姑娘的琴声把我引来这里,又不想打扰姑娘,刚才有些冒昧,还请姑娘见谅。”
她见我态度诚恳,也没有与我多作计较了,不仅如此,我们还聊起起来。在交往中,我们认识了。她向我述说了她不幸的身世──
本来出生在一个还算富有的家庭,但一切都被战争无情地夺去,房子被烧了,亲人在战乱中丧身了,侥幸存活的自己却被贩卖人口的商人卖到了青楼,但是她却并不想做这个,她无时不刻不向往这外面的生活,对于这样的相思,她只得借以古筝那忧伤的韵律来抒发自己对外界生活的向往……
她的容貌和她的琴声一样,无暇,幽美,甚至还有一种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关心她的感觉。她的内心更是一种不让人不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的神圣与美丽了。她的名字叫夏雨乔。
雨乔的出现,改变了我的全部。
从那以后,我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一样,夏雨乔栓住了我那颗不知疲倦的心。我不再流浪江湖了。承当地的一个花雨会的分会会长看得起,让我入了花雨会,会里的主旨就是维持天下的正义,他们的势力连朝廷的人都得退让三分,但是由于花雨会师出正义,没有和朝廷作对,如果和朝廷作对,受苦的将不只是朝廷的人,还有天下百姓。但是自从三年前,从说皇上新纳了一个妃子,叫做悦妃。听见过她的人说她的美貌举世无双,但是她的心肠却毒如蛇蝎。自从皇上纳她为妃之后,便勾引朝中大臣,他们全部都为她的美貌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朝廷从此腐败不堪,一片乌烟瘴气。花雨会的会长对会里的兄弟们说,如果悦妃在近一步把灾难带到民间百姓,花雨会便起义造反了。但是到现在悦妃也没怎么动静了。
……
自从加入花雨会后以后,我一有空便去找雨乔聊聊天。听她弹琴,没想到她还会写诗做对子,这是我感到很高兴。
像这样的好日子过了没半年,会里的人便说朝廷贴下公告,要铲除乱党,也就是花雨会……
当时我所在的分会会长便带领众兄弟把当地的地方官捉了,把这座城占了,正式和朝廷对抗。
又过了几日,另一个分会向我们分会求助,会长令我次日启程带一帮兄弟前去。
当晚我来到雨乔那里,给他说了即将离开的事。当时雨乔并没有对我表什么态,她只是叫我保重。我听了也觉得有些失落,因为在这段日子里,平时孤独少语的我对她的感觉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熟悉。
次日,我带领着几千人马在朝阳的照耀下出了城门。当我们行了将有半个时辰的时候,却听见了雨乔的声音……
回头一看,只见她骑着马朝我们这里飞奔过来。我感到非常意外,急忙翻下马背,朝她跑过去。她跳下马,将我抱住……
虽然是在向战场迈进,但当时的我还是感到非常温暖,我的忍不住却湿了眼眶……
“傻瓜,哭啥?”
我依偎在她怀里,将她的肩膀搂得紧紧的,深怕她突然从我的怀里消失了一样。我泣不成声:“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雨乔抚摸着我的头发:“不会的。”
那时候,她没有说她为什么,但只是她的那句“不会”,也能够使我激动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
那以后,她也跟随我行军打仗,我在外杀敌,在营中读兵书,练兵法的人则是她。她帮军中的将士烧饭洗衣,她能做的,什么都做。
有一次,我从军帐中走出来,看到了雨乔。但见她手里捧着一个很大的木盆,朝军营后面的一片空地走去,那是专门用来晒衣服的空地,而盆里装的都是士兵们的衣服。她放下木盆,挽起衣袖用那满是肥皂泡的手擦了一把脸,那脸蛋便被那白花花的泡沫涂了个全部,然后才开始晾衣服……
看着她那劳累的样子,我心里一阵酸痛,我觉得非常对不住她,不但没有给她快乐幸福,反而还跟着我受累,我默默地看着她……
就在这时,已经把衣服晾完了的雨乔无意间发现了我,她笑着朝这边走来。
“咦?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呀?”
“没有啊。”
我心里很郁闷,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但是雨乔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她用手指点了一下我湿痕的眼角。
“怎么啦?有什么心事吗?”
“没什么。”我不想让她看出来,于是用手搓了一把脸,道:“让我来帮你洗几件衣服吧。”
她笑道:“这些还是让我来做吧。”
在她的欢笑声中,我的烦恼去尽。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推翻朝廷的暴政,让天下的百姓都过好日子。
后来,我们救下了分会这个自不必说。但是那不久,又发生了令我的人生发生重大转折的事……
记得有一次,我再次被会长派遣出远征抵抗官兵。而守城的只有雨乔和七千多个兄弟……
战场山,我们和敌人一战从早上一战便是黄昏,双方议定,夜黑不便,次日再战……
傍晚,当我正在和几位将军为士兵布阵的时候,一名士兵慌忙地跑了进来,大哭道:“几位将军……”
“有什么事慢慢说?”
那士兵定了定神,道:“朝廷见几位将军出征,便随后派了三万官兵攻陷了本城,城中的兄弟们拼命反抗,但结果还是……”
我的头脑里一片混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昏厥了……
打退了敌人,当我回到本城的时候,看不到她的人,看到的已经是她那具不会说话的身体,但她的样子似乎看上去还在笑,好像到了一个很美的地方一样。我在城郊外十里的地方看到她的尸体,城中有位老妇人见我抱着她的尸体,便说:“这女孩儿真好啊,因为官兵打我老太婆,她见了就帮我,后来五个官兵想羞辱她,她就咬舌自尽了。”
我来到夏雨乔住的房间,里面收拾得很整洁,我看到了桌上的诗篇,是她的字迹。上面尽是因想念在外征战的人而用诗来抒发情意。
“君在外,我心忧,思得我心肝肠断。”;“朝朝暮暮,时时刻刻。思心不已,牵肠挂肚。此时此刻,只有苍天解我思君之心。”……看着着这些只有寄给我深情的句词,我捂面痛哭,在她的房间里一时失落万事不理……
雨乔遇难,军中上下都愤怒了,大家都鼓着这口怒气,直接攻到了皇宫。
当我用剑指着那个皇帝的时候,他却向我们求饶,我想到夏雨乔,还有天下受苦的百姓,一剑……
之后将士们又找到悦妃,把她交给我发落,我正准备请会长下了令把她流放民间的时候,她却在我和会长的面前献起媚来,那媚态确实勾人魂魄,当聚会大师的话点醒了我,我一剑刺向了她……
后来,花雨会总会长当了皇帝,他体恤民情,深得民心,确实做了个好君主。我默默的告别了大家,带着雨乔的尸体来到一处人烟稀少的高山上,山上的竹子很绿,一丛一丛的,美极了。雨乔曾经也说过,她只有做梦才能在到这里。所以这里是我们的梦境,美丽的梦境……
我把她葬在竹海的东边,这样可以让雨乔尽情地享受这美丽的梦境。那天早晨我躺在她的身旁,一边吹着竹林引来的山风,一边追忆我和雨乔那段美丽而短暂的时光。我把她寄给我思念的那些纸张,放在手上,它们像张了翅膀一样飞向了远方,看着这种景象,我和雨乔的梦也好象随着风飞走了,把我们的思念带到天涯海角……
看着天上的云,逐渐汇成雨乔的样子,对她痛苦的思念使我流泪。她说话了:“别伤心狂,我现在很好,这个世界没有战乱,没有悲哀。我是多么的想念里呀,我想来找你,但是我来不了了,我多想你能够到我这里来呀。如果你在你的世界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也不会勉强你的,因为只要你快乐,我就快乐。”
说完,夏雨乔的模样消失在了天际,天空再次恢复了先前的样子。
我仍然望着天边,痴痴地,似笑非笑地道:“雨乔,你这话听得使我有些想笑。试问这世上还有哪一个像你一样对我的人?没有你的世界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吗?我是无论如何也要和你在一起,为了你,我死都愿意。”
说完,便拔出宝剑往脖子上抹了去……随着失血过多,我的眼睛开始蒙蒙笼笼的了,我看不清,好像是雨乔。
我看到她了,我笑着……
……
我睁开眼……眼前没有雨乔的影子,我躺在床上,客栈的床上。我想起了,我是在客栈的床上睡着的,现在是梦醒了。但是我觉得有种失落的感觉,好像在梦里遗失了什么似的,永远也找不回来。虽然这是个梦,但我对梦里那位夏雨乔的思念丝毫不忘,我想要找也找不着,只能对她保留一辈子的思念。
但是我仍旧带着我的剑,漫无目的的在寻找着,曾经有人问我找什么,我不知道我怎么说,我只知道我在“找梦”,难道我对他们说我在找梦吗?呵呵,不笑死我?

有人诗曰

连山之访梦红颜,遗城何方飘来音。
琴声弦动连尘线,牵起那曲胭脂恋。 张
泪断发白心茫茫,不知殉情乃何物。 狂
拔剑刎断连尘线,来续这段镜花缘。
梦醒不忘梦中缘,持剑弃名天涯寻。 题
黄土盖去三功名,生死亦做寻梦人。

夏雨乔,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你……
发表于 2006-3-20 12: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应该发在武林外史!支持一下楼主,欢迎楼主常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23 19:5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為什麼

老是看不進去以第一人稱寫的東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3-23 19: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颜並不祸水

禍水,只是因為男人的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3-25 09:2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观点不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4-13 03: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呀,男人就喜欢漂亮的

这么肤浅,还怪女人是祸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13 12: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这样看男人的吗?6楼。

我认为一个人最重要的内心,外貌是一个衬托,美丽的外貌搭配内心的美丽可以让别人更好的了解她。

我有一篇作文里写过,开始也是一样,一个剑客和一个美丽女子相识,但后来,那女子因为了想要救人,被火毁了容,从那以后便一直用黑纱遮住脸,但最后,一对主人公还是很快乐的生活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那张美丽的脸,只让男主人公一人看。

我否认“红颜祸水”,我认为只是说这句话的人心眼不正,如果是君子,那么他不会只看那张美丽的容颜而下定论,而应该去看人的内心,心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7:47 , Processed in 0.07045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