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13|回复: 9

[原创]关外九魔之泪剑柳影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4-30 09:4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界群杀花絮

泪剑 柳影:九魔之一,本是个女人,因练剑走火入魔,从此生得男不男女不女,而且专杀情侣,那情侣临死的一哭正是她(他)外号的来由。

原空子:传说江湖上有四大武学奇书,分别是《冥典》、《陀说》、《弃刀》和《隐林神签》,原空子正是看守《陀说》密籍的方外高人,而正是这外高人,却与桑煜有着斩不断的情孽之缘。

桑煜: 崇鼎教教主,崇鼎有始以来最聪慧的妖妇,在盗得的《冥典》上开创出崇鼎大法,分别为:崇鼎万魔诀、天行诀,重魔诀,畜爱迷行大法等

 楼主| 发表于 2006-4-30 09: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多雨。

江南的雨不如北方的豪雨,每次都是伴随着雷声阵阵,声势凌厉的铺天盖地而来。

江南的雨是温柔的,多情的。淅淅沥沥如情人的耳语,伴随着白雾弥漫了天地。

江南郊外的一间小酒肆。

在这个阴雨天,小酒肆中居然出乎意料的生意兴隆。一群从北方过来的江湖打扮的汉子正在这小酒肆中高谈阔论,划拳喝酒。

这里除了这群大汉和窗边有个怔怔望着雨雾出神的白衣年轻人外,便只一个形态委琐的寒酸老者窝在角落里喝酒,面前只摆了一碟下酒的茴香豆。

只听那群汉子中有人突然说道:听说这江南处处好风光,咱们这一路走来,果然如此。

有人答道:咱们这一路,可不是游山玩水而来,咱们是奉了盟主的命令打探九魔之一的泪剑柳影的消息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谁人认得这不男不女的魔头长的什么样子?”先前那人说道。

“要认得这泪剑的模样却也不是很难”说话的居然是角落里那形态委琐的寒酸老者。

“各位大爷,小可我只是个卑微的江湖卖艺人,但是自小随着师傅走遍天南海北,你们说的那个泪剑,小可我却是认得的。”老者笑道。

那一直望着窗外细雨的白衣年轻人听闻此言,不禁微微一动。看得出他似乎有丝吃惊。

其他几人并未觉察到那年轻人的异样,只是聚精会神的听着老者的叙述。这几人虽然是生得一副七爷八爷的模样,却也不是莽撞之夫。只听得为首一人说道:既然如此,愿闻其详。

“没有人知道泪剑原本的身世,她来自何方,姓什么名什么。”老者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后,说道。“当年,是年少时便名扬江湖的东皇三人在长白山的一间破茅庐中救了她。”

泪剑: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年幼的我被那些人独自留在了那间深山的茅屋。那些人离去的时候,看也没看我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我没有央求他们带我走,因为我知道央求对于这些铁石心肠的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我只是缩在角落里。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带走了所有能带走的东西。只除了我。

其实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个弃儿,从生下来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一生被遗弃的命运。从懂事起,就独自一人,四处流浪,没有亲人,没有疼爱,甚至没有人愿意多看我这个衣衫褴褛的讨饭丫头一眼。受冷遇,甚至打骂都是经常的。

眼下要离开的这些人,正是江湖上的一个匪帮。做的是江湖中最下三滥的勾当。他们收留我,不过是为了利用练成一种邪功。我只是他们利用的一个工具而已。

他们喂我喝下一付奇怪的汤药,然后把我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窖中,每天把捕捉到的毒虫丢入地窖。那些蛇儿毒蝎还有许多许多我从未见过的毒虫就那么慢慢的爬满我的全身,噬咬着我的血肉,把毒液注入我的体内,痒痒麻麻的,好痛苦。然后,那些人就吸取我体内与血液已融合的毒素,一日复一日。直到有一天,他们真正练成了那种邪功,而我也成了一个废人。全身的血液都成为了毒素,也许根本活不过几个时辰,就那样被他们遗弃在这个荒山野岭中的破茅屋中。

半夜的时候,外面北风呼啸着,漫天飘舞起鹅毛大雪。凌厉的寒风伴着雪花儿吹遍了茅屋的每一个角落。冷,我好冷。手脚开始麻木了,慢慢的变得没了知觉,我想死,那时我年龄尚小,并不知道死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只是恍惚觉得只要死了,就可以不用这么痛苦。不用再忍受别人的冷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门外传来了说话声,我听到一个女子急切的声音说道:大哥,我们一路追来探听到那恶人谷的众人躲在这山中修炼一种邪功,为何追到这里,却没了踪迹?

随后一个沉稳的男声道:“相必是恶人谷的贼人听到了什么消息,事先有了防备,我们…….

那声音轻了下去,我再听不到他们说了些什么。此时的我,心中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求生意识,人死了以后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人活着,就会有翻身的希望。想到这里,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叫了起来:救命……救人啊…….

江南酒肆:

“这破茅屋中的女子便是那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泪剑柳影吗?”一个大汉不禁问道。

那老者慢慢的答道:“正是。当时这东皇三人听到在那种风雪弥漫的天气中,在深山无人的破茅屋中传来了有人求救的声音,也不禁吃了一惊,以为中了敌人的诡计,下意识的握紧了各自手中的兵器。冲进屋来。那屋中早已空无一物,三人正自惊异之时,只见角落里一团破布突然动弹起来,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我,救我…..这求救的女子便是今日在江湖中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泪剑柳影。”

说到这里,那老者微微一笑:当年,想那东皇三人救得泪剑之时,只道做了一件救人的好事,谁能料想到今后会为江湖带来这般祸端,平白的害了这许多的人。

“他他*的。要是老子当年在场,必定会一刀结果了这个不男不女的魔头,也免得凭添了这江湖中今后的祸端。”有人怒气冲冲的说道。旁边有人亦开始附和,破口大骂起来。

窗边的白衣年轻人依旧面无表情,嘴边却浮出一丝冷笑。似在嘲笑这里众人的不自量力。

那老者说道:东皇三人正是逍遥子,原悟生,桑煜……(此时众人齐声惊呼:桑煜?可是崇鼎教的妖妇?)老者微笑不答,继续说道:三人均是少年英雄,又是结拜兄妹。救得了这泪剑柳影后,怜其孤苦无依,于是就认其为妹,逼出其体内的剧毒,又教授了上乘的武功…..

泪剑:

那日,他们救了我。轮流着逼出了我体内的剧毒,带我到了江南,隐居在这城外的长年开满五彩缤纷的鲜花的百溪谷。

他们也象梦中的神仙一般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那个神仙模样俊俏的二姐姐桑煜;潇洒不羁,玩世不恭的三哥原悟生,还有….长得那般好看的大哥逍遥子…….

他们待我可真好。怜我,疼我。还给我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柳影。他们从来没对我大声的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教着我认字,教我武功。我那么笨,连最简单的剑法也学不会,可是他们也不骂我,反倒笑着让我慢慢来。

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日子。仿佛就在梦中一般。我想,也许是上天怜我,所以才赐给我这三个神仙般人物的人儿来保护我,

就这样,我慢慢的长大,也出落的亭亭玉立。大家都夸我长的好看,我也只是羞涩的笑。

其实别人的赞赏我又怎么稀罕呢?我只在乎他。

我知道三哥原悟生是一直喜欢着二姐桑煜的,我也知道他也恋着二姐。可是二姐却只欢喜着三哥,他为了兄弟的情谊从来不说,但是我无数次看到他一个人在月下练剑,还对着园子里的牡丹饮酒叹气,念着我听不懂的诗。

我打心里欢喜着他,尊敬着他,在我眼中,他就象顶天立地的英雄,是伸张正义的侠士。

当年,江湖中的黑道白道,谁听到东皇三人不闻风丧胆?不由衷佩服?这一切,又都是他的功劳。

日子就这么过了许久。直到后来….

那日他教我练剑,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下,望着天空叹气。我问他为何事犯愁。他却看也不看我一眼,就这么的望着天空,慢慢说道:影儿,明日一早,你去趟洛阳的金刀王家。给我送封信去。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我去送这封信,以前他从来没让我去送过信的。何况这次又是给现任的武林盟主金刀王家。但是既然他要我去,别说是去送封信,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

见我点头,他又道:你需答允我,此事不能让你三哥和二姐知道。

三哥和二姐?最近总是神出鬼没,避着我和大哥神神秘秘的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事,有一次,我去后园赏花,却看到他们在争吵,听到二姐在说什么《冥典》,什么崇鼎教,我从没见过二姐这么激动这么失态,而三哥却一脸的迟疑.. 他们一见我走近就马上停止。我也假装是在追蝴蝶儿,这才消除了他们的怀疑。

于是,我说道;大哥,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告诉二姐和三哥的。

他又皱起眉头,我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多少烦恼的事,能让他经常的这么皱眉,我真想伸出手去帮他扶平这些烦恼。

他对我说道;影儿,你要答应我,以后要勤奋的练功,不可以偷懒。还有,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遇到合心意的人就嫁了吧,不要再管这江湖的是是非非。

我说我不嫁人,我要永远和他,二姐还有三哥在一起不分开。

他听了我的话,笑我孩子气,他很少笑,可是笑起来可真好看。可是在他的笑容中,我却看出了一丝凄凉和无奈……

江南酒肆:

“那逍遥子为什么要让泪剑柳影去武林盟主家送信?难道是他早已看出此人心术不正?所以才故意设下陷阱要早日除去这不男不女的魔头?”听到这里,有人问道。

只见老者摇头道:这泪剑柳影加入九魔,做尽了恶事,虽然可恶,却也只是这几年的事情,那逍遥子虽然聪慧,在武功上的造诣亦高,但又怎会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当年,逍遥子却是让这泪剑柳影去金刀王家避难去了。

说到这里,老者看似无意的望了窗边的白衣年轻人一眼,显然,他一直在聚精会神的听这老者的叙述,只见他此时的面色已变的苍白。

旁边有人问道:避难?逍遥子的功力在当时武林业已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准。生性又素来淡泊,从不与人结怨。什么人如此大胆会去寻他的晦气?

众人点头称是。话音刚落,就有人冷笑:怕只怕是家贼难防。

只听那老者说道:敢去寻这逍遥子晦气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结拜多年的义兄义妹,原悟生和桑煜。

此言一出,如平地惊雷,震惊四座。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方才说话的那小个子此时得意的笑道:果不出所料。

那老者继续说道:原来桑煜早已暗中预谋想要加害逍遥子,以谋取他身上的两件武林秘籍,她依仗原悟生对她美色的痴迷,威逼利诱原悟生和她一起盗取逍遥子的武林秘籍,这原悟生也是为美色所迷惑,居然做下了背叛义兄的事情,担当了这不义的罪名。他二人盗得的正是分别排名江湖上四大武学奇书的《冥典》和《陀说》。

直到此时才有人醒悟过来,“啊”了一声,道:“江湖传闻这崇鼎派的妖妇桑煜邪功如此之高,正是修炼了这《冥典》上的绝世武功。没想到,原来居然是从这逍遥子处盗得。更没料想到的是,这妖妇居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了修炼魔功,居然手刃对自己恩重如山的义兄。”

那有人接道:“这江湖原本就是险恶无比,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正是这个道理,很多事情本也没有对错之分。”

那老者点头道:“这位小哥说的极是。这逍遥子一身绝世武功,本想劝说两人悔悟,谁知道鬼迷心窍的原悟生和桑煜二人丝毫不念旧情,居然施下剧毒,致使逍遥子中毒后无法施展功力,惨死二人之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30 09: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泪剑:

我按照大哥的吩咐将信送到了金刀王家,谁知道信送到后,打开看来,居然只是一张白纸。此时,我才方醒悟,定是百溪谷出了什么事。于是掉转马头就赶往百溪谷。

一路上,江湖中早已开始传言是三哥原悟生和二姐桑煜害了他,于是我更加马不停蹄的日夜兼程,最后终于在第三天天两的时候赶回了百溪谷。

我跳下马来,一面奔跑,一面大声呼叫着他的名字,我多想他能出现在我的面前,象少时我们玩捉迷藏时一样的对我笑:傻妹妹,怎么才找到?

然而没有,回答我的只有满林被惊动的鸟啼声,还有半空中回荡的我的回声。

我转到后院,看到了一堆新土,那上面立着一块墓碑:逍遥子之墓。

天地在那一瞬间似乎都失去了颜色,我踉跄着迈着站立不稳的步子奔到他的坟前。我抚摩着那块墓碑泪如雨下。

为什么不肯再坚持一下,等到我回来。为什么,要让我连最后的一面都无法见到你?为什么苍天要给了我幸福却又把我推入黑暗的深渊。

苍天用滂沱大雨回答了我,大雨整整下了两天两夜,我也在大雨中跪了整整两天两夜。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第三天早晨雨停了,那个清晨,空气如此的清新,我注视着晶莹的露珠从花朵上慢慢滑落出美丽的弧线。我突然发现自己心里空空的很,生命对我来说,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

我慢慢的用双手挖开了坟墓,这个坟墓是原悟生和桑煜那两个罪人为他立的,他们以为这样可以消除内心的罪恶,他们以为这样就仁至义尽。我不会让他们得逞,我要让他们一辈子都背负着内疚去活着,他们不但害了逍遥子也毁了我原本的一切幸福。

慢慢的,双手被磨出了水泡,慢慢的,水泡又变成了鲜血,我终于看到了他。

他和生前没有任何的分别,还是那么的好看,我用鲜血淋淋的双手抱起他,紧紧的把他抱进怀中,此刻他才是我的。只是我一人的。这世间再也没有人可以分开我和他,再也没有人可以来打扰我们。

我笑起来。仰天大笑。我知道这样放纵的大笑会牵动心脉致使自己走火入魔。但是我不在乎,我什么也不在乎了。

笑声转为沙哑,慢慢的再也发不出声来,最后我放声大哭。

我把他的骨灰装进荷包,挂在心口处,我要让他一辈子听着我的心跳,听着我对他无尽的爱意。

江南酒肆:

老者说到这里,一时间酒肆中无人出声,有人轻叹:原来这柳影也是个可怜之人。请问,后来如何?

老者继续说道:泪剑柳影四处寻找原悟生和桑煜二人,想为逍遥子报仇,奈何,原悟生和桑煜二人就似从人间蒸发一般。几年后,江湖中传闻,桑煜接管了江湖第一邪教崇鼎盟,柳影曾数十次寻仇均未伤害其分毫,而原悟生却从此不知去向。

泪剑:

我费劲苦心终于进入了崇鼎盟的总坛,见到了桑煜。

我用手中的长剑指向她。告诉她我要杀了她和原悟生为逍遥子报仇。

我早就知道我会失败,但只是没想到失败会来的如此之快。我在她手下没走过二十招,就被她的崇鼎大法迷惑了心性。

恍惚中,我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

他们第一次在那个冬夜救了我,那时候逍遥子抱起我,朝我微笑。那笑容,那么好看。

我看到他教我写字。握着我的小手在纸上写下两个大字“柳影”,笑着说道“从今日起,这便是你的名字了。我叫你影儿”

我看到他教我练剑,轻巧的挽个漂亮的剑花,而我却连这最简单的剑花也学不会。

我看到他在深夜的后园里对着花儿月儿吹萧,然后长叹。

萧声清扬,长叹无奈。

我喉头一甜,生生的把那口要奔出的鲜血忍了下去。

我看着站在我面前桑煜,她的影子开始模糊。

桑煜却只是笑,笑的花枝招展,那么的好看。她说她不是轻视我,只是至尽为止还没有人能破了她的崇鼎大法。她还告诉我说原悟生早就已经后悔,他现在已经遁入空门。

我知道我自己斗不过她,所以我挣扎着站起身来。慢慢的离开。

我找到原空子,他又回到了百溪谷,他说他要为自己赎罪。

他真的如桑煜所说遁入空门,法号原空子。

他说他确保了《陀说》没有落入桑煜的手中,还说会用生命保护着逍遥子留下的《陀说》这本秘籍。

要是世界上的人做了坏事都去遁入空门,妄想着靠吃斋念佛便能消除自己的罪行。那么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好坏之分?

我劝说他和我一起去找桑煜报仇,他默然不语的只是摇头,然后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再回答我一句话。

我跪下去,给他磕了三个头。说:今天,我报答你当年雪夜救命之恩。今后我们再无一丝关系。

屋子里还是很安静。

我带着受重伤的身体,漫无目的走着。崇鼎大法不但迷惑了我的心性,还让我几乎功力全失。

最后我带着逍遥子的骨灰出了雁门关,我想,就是死,我也再不愿死在中原的土地上。我情愿化为大漠的一堆孤单的白骨。

我在这毒辣的日光下如行尸走肉般走着,最终体力不支倒在滚烫的沙子上,我紧紧握着装着逍遥子骨灰的荷包,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江南酒肆:

“那后来呢?“众人此时均听得入神。不禁有人问道。

那老者道:那柳影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被九魔所救,九魔用内功疗治了她的内伤,但是因为九魔的长居关外,其内功心法与中原大相径庭,致使柳影体内两种不同的内力相互抵触,最终导致走火入魔,变得如今这不男不女的样子。更是因为原空子和桑煜相恋致使逍遥子被害的原因,发誓要杀尽天下情侣。那情侣临死的一哭正是她外号的来由。

“好一个曲折婉转的故事。”窗边的那个白衣年轻人突然说道,众人这才注意到他。只见他走到老者面前,问道:请问阁下,这泪剑柳影究竟是善或者是恶呢?

老者呵呵一笑,道:世间的可恨之人必有其可怜之处。善或恶,在当今这个纷乱的乱世中谁又能说得清楚?即便说得清楚,那么什么是善,什么又是恶呢?是非恩怨,爱恨情仇,一切有如法,如梦幻泡影。

那白衣年轻人沉吟许久,竟恭敬的行了一礼:多谢前辈点化。受之不尽。

说罢,飘然而去。

后记:

依旧是连绵的小雨,一个身披蓑衣的青衫小童问到身边的长者:师父,刚才您何以点化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泪剑柳影呢?

这老者正是当年收原空子为徒的方外高人虚空子。他答道:世间的事本没有对错,你说他错,他便是错,你说他对,他便是对。柳影虽然是可恨的魔头,但本性并非邪恶,是以我受你原空子师兄之托下山点化,希望她能大彻大悟,早日回头,避免罪孽愈积愈深。

青衫小童又问:原空子师兄不是早已斩断俗缘,与尘世再无一丝瓜葛吗?

虚空子微微一笑:一切都乃前世注定纠缠,谁又能避免得了。就是我,也未必敢说自己就早已斩断俗缘,与尘世再无一丝瓜葛,否则,我又何必被他轻易说动,下山来点化这柳影呢?

青衫小童正若有所思间,猛一抬头,发现说话间,小雨早已停下,天空重新恢复了先前的明亮,一丝灿烂的日光从乌云中透出来,照亮了大地。

“我们上山去罢“虚空子说道。

于是二人延着山间的小路越走越远,渐渐的消失在雨后山间升起的白雾之中。

半空中的太阳也终于摆脱了乌云的纠缠,颤颤的挂在天空,放射出万道金光。重新恢复了世间的生机。

远远望去,残阳似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30 09: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冥黄店颠主老大“有无子”看到以后要给偶发钱钱。[em29][em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4-30 09:5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楼上的丫头想钱想疯了,这可不是有无子的辖区哦,要银子得问你那个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4-30 10: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透明元素在2006-4-30 9:45:06的发言:
冥黄店颠主老大“有无子”看到以后要给偶发钱钱。[em29][em29]

LP你还是入偶南天剑派做你的掌门夫人好了,俺所有的银子都让你保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4-30 10:25:08 | 显示全部楼层
BS楼上,拉人不择手段~!外加用情不专,花心大萝卜~!我看还是煮了炖牛肉吧~![em10][em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4-30 11: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大地主在2006-4-30 10:25:08的发言:
BS楼上,拉人不择手段~!外加用情不专,花心大萝卜~!我看还是煮了炖牛肉吧~![em10][em10]

据说他俩已经结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4-30 15: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四叔叔:有无子说了,在这里,在那里,发贴都有钱钱,MS我没有看错。

还有牛派丁坏,虾米掌门 夫人?偶又八素你的附属品,偶准备以后让大家提起偶的时候说--大名鼎鼎的冥黄店肉护法,最近新纳了个男妾,就是南山贱派掌门人丁派~~~

挖卡卡卡,这样多拉风~比做虾米破掌门夫人要酷多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4-30 16: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回家俺再好好耐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6-15 03:49 , Processed in 0.07367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