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942|回复: 4

江湖已无赵无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8-4 12: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氏自古多俊杰。造父参驾八骏,武灵王胡服骑射,平原君养客三千,子龙一身是胆……就连做神仙,赵公元帅也是与众不同的“财神”。而自宋太祖以一套长拳、一根哨棒打下万里锦绣江山之后,赵姓更开始了长踞百家姓鳌头的辉煌。
       无极,上穷碧落下黄泉,太极阴阳从其生。这两个字所包含的意象,是天风浪浪,海山苍苍;是浩淼无际,横绝古今。
       如果一个人被唤作“赵无极”,那么他居庙堂之高,必是朝陛之贤达,治世之能臣;处江湖之远,又定是泽野之宗师,世外之高人。

       江湖之赵无极,或肇始于古龙。古龙笔下,却有迥异的两个赵无极。
       第一个赵无极,是个满口仁义道德,却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古龙以一贯的辛辣笔力,在《萧十一郎》中对这个家伙进行了一番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
       赵无极刚出场,是颇受同道尊重的先天无极门的掌门,是个白面微须的中年人,“圆圆的脸上常带着笑容,已渐发福的身上穿着件剪裁极合身的青缎圆花长袍,态度温文和气,看来就像是个微服出游的王孙公子。”他出场的目的,是为了和关东大侠屠啸天、海南一高手海灵子、独臂鹰王司空曙一道,将天下第一名刀“割鹿刀”护送入关。
       四位高人一路威风的情状,古龙没有多说。只在马回回的清真馆里,淡淡用了几笔,赵无极的真实面目就跃然纸上了。
       大侠们酒后要找女人,一心想劫刀的风四娘便扮了个风尘女子来试探。她刚一进门,赵无极的反应就绝对是个欢场老手。“赵无极虽然怕老婆,但怕老婆的男人也会偷嘴的。世上没有不偷嘴的男人,正如世上没有不偷嘴的猫。他玩过很多次……”
       随后,围绕着割鹿刀发生的阴谋被萧十一郎渐渐揭开,原来赵无极、屠啸天、海灵子早就被逍遥候收买了,他们找独臂鹰王来顶缸,只是为了更方便嫁祸给萧十一郎。
       逍遥侯代表着一种无法抗拒的邪恶力量,赵无极等人的屈服,并不是件奇事。古龙也根本不会将持剑卫道的角色分配给他们,古龙一贯批判的是:在占据道德制高点后,为个人利益而不择手段。
       好比,当他们和“君子之交”连城璧一起喝酒的时候,表面融融洽洽的气氛之下,赵无极他们却在不停地盘算着怎样配合小公子将人家的老婆拐走。
       又好比,当他们从沈璧君口中套出萧十一郎的下落和后者已醉酒的消息,立即赶过去杀人灭口。在追杀萧十一郎的过程中,从赵无极嘴中说出了最伤人的一句话:连夫人早已将你恨之入骨,要我们来将你乱刀分尸,所以才先灌醉你,只可笑你还捧着她的金钗,自我陶醉,你岂非比我们还要可笑得多?
       和其他君子大侠不同的是,赵无极不但聪明,而且狡猾。所以,当厉刚、屠啸天、海灵子等笨贼被萧十一郎和沈璧君施计一一除去后,小心谨慎、从不为人先的赵无极却能独存。
       《萧十一郎》脱胎于剧本,人物和对话多多少少带有些戏剧的味道,但赵无极的下场却很符合我们身边的实际生活。他告诉我们,以后若见了“圆圆的脸上常带着笑容,态度温文和气”的中年发福男人,一定要当心──就算提防不住还是被他卖了,至少也不要替他数银子吧。

       古龙的第二个赵无极,出现于《天涯明月刀》中。
       傅红雪等人救出卓玉贞后,搭了辆马车出城以逃避公子羽的追杀。在无数惊心动魄的圈套和阴谋之后,马车夫也是个值得怀疑的人了。何况,傅红雪一眼就看破他的来历──那车夫的肤色光滑,肌理细密就好像用熟油浸出来,只有练过先天无极独门气功的人,才会这样。
       傅红雪问:赵无极、赵无量兄弟,是你的父或叔?还是你的师长?
       车夫吃惊得像见了鬼,但他终于承认自己叫赵平,赵无极正是他的父亲;他也承认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江湖杀手组织“黑手”中的食指。
       傅红雪留下了他一只杀人的手。以赵平这样的名门子弟却做杀手那般见不得天日的事,傅红雪本有足够的道义责任替先天无极派清理门户。但傅红雪没有杀他,理由很简单──你若不是赵无极的独子,现在就已死在车轮下。
       傅红雪虽然独来独往,却是个能始终坚持自己原则的人。他不杀赵平,一方面是他没有亲眼看见赵平的恶行,另一方面,却无疑包含了对先天无极门赵无极、赵无量人格和行事的尊敬。
       与《天涯明月刀》同年创作的《三少爷的剑》中,古龙同样用侧面敷粉的手法,描述了一个连燕十三都非常尊敬的人──江南七星塘的主人慕容正,天尊慕容秋荻的父亲。古龙借燕十三道出:但愿他身子健康,还能多活几年──因为慕容正确实是一个很公正很正直的人。
       1975年的《天涯明月刀》和《三少爷的剑》讲述的都是一个人对抗整个江湖的故事。这江湖的床头衾上,早已布满了陷阱;常握的一双手,也会突然变成拳头。那么象赵无极、赵无量、慕容正这样纯粹正直的江湖人,也只能出现在其他江湖人的道听途述之中了。
       《萧十一郎》中的赵无极,做尽坏事仍能稳稳当当地做他的社会清流,世外高人;《天涯明月刀》中的赵无极,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公子羽的权力和财富诱惑,最后落得个横死江湖的下场。
       今日之江湖,已非昨日之江湖,如之奈何?

       江湖之赵无极,在古龙笔下实已达到极至。余子如云中岳等,虽不乏借赵无极名头者,却碌碌无所为。直到江湖里多了株小椴,江湖之赵无极,才从无奈红尘寂寞中平添了一份黍离之悲,渐脱草莽之气而登上庙堂的光辉大道。
       于是先天无极门的赵无极、赵无量兄弟,一跃而变为出身帝胄,因南渡之乱而龙种星散的“宗室双岐”了。
       小椴的这个“岐”字,便道尽赵无极两兄弟的尴尬:他们皇族出身,暗暗抚养赵家正派玄孙赵旭长大成人,以待天时,这无疑不容于称帝临安的赵构。欲争回赵氏宗庙之正统,谈何容易;他们一身武功,于靖康之难中起兵勤王,却累战累败,最后只得流落江湖,但江湖的草莽气,却又始终不能见容于他们的徽钦遗气、文采风流。他们既然不屑深入基层,发动群众,最后也只得靠搞些阴谋诡计来行事了。
       小椴之前,金庸笔下的慕容博、慕容复走的也是同一条路线。慕容博、慕容复志可谓大才也不疏,但老是放不下那旧日大燕国王孙的尊荣,一番特立独行后,搞得姑苏慕容家族成为江湖里一个神秘可怕的门派,人人敬而远之。没有群众基础,还闹什么革命?何况即使发动起了群众,革命也未必成功。梁羽生笔下的李逸,高高兴兴来争绿林盟主宝座,最后却发现这些江湖人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实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小椴的不同或卓异之处,在于赵无极兄弟俩内心的自醒。
       赵无极“面貌清癯,不似他堂兄赵无量那么看起来狡睿多智,而颇有出尘之概。”十数年鱼友鸥盟的息隐生涯,他更变成一个科头跣足、白发萧然的老者,看上去与民间渔翁无甚区别。只是,这澹澹烟波,始终消磨不了他的复国梦想──他所欲复的旧国,是迎还二圣,是惩罚赵构这样的宗庙叛逆。
       所以,他和骆寒在水底比试时,当骆寒将他心目中的二圣说成“两个昏君”之时,他勃然大怒,直接将骆寒斥责为“化外小子”。
       一个江湖人被指责为“化外”之人,或许这还是头一遭。
       而赵无极,自然就是“化内”之人了。小椴的书中处处提到此点:比如说他写得一手好瘦金体;比如说他饮食精致,使用的器具仍是开封旧物,不脱皇家气派;又比如说那故国的歌台舞榭、香车宝马、斗鸡走狗、瓦肆勾栏,那道不尽的宣政风流,时时伴随泼喇鱼声,一一进入他梦里来。
       这迷梦,终在石头城上,为华胄一席话点破。华胄指出一个很简单的事实:你们爱的,只是那个亡国的欢娱和繁华,而这金字塔尖的辉煌,无一不是构建在万民的水火之上的;你们恨的,只是那穷奢极欲、无限狂欢后,金字塔尖终于不堪承受的崩溃而已。
       赵无极兄弟俩顷刻无话可说,争雄天下的心思顷刻消亡殆尽。他们很清醒地看到:历史的一乱一治,并不是没有前车之鉴的,可是新生的人欲,总会在新朝的一阵休养生息后,又开始新一轮无休止的攀升。而华胄他们所做的事,却正是为了约束那无限增长的欲望──如此,才是真正爱这个国家的啊。
       当然,华胄──小椴的观点并非没有瑕疵。家天下的秩序,从来就不是一两个治世之能臣所能安定、稳固的。只要芸芸众生的人格、权利不能平等,权力就永远无法被约束。人治下,无论兴与亡,百姓俱苦。
       但这王朝,这宿命,岂是江湖里的一个赵无极所能承担的?

       数百年后,康王南渡建立的那半壁锦绣江山也灰飞烟灭了,满城换了蛮腔番鼓,辫发蹄服,而百姓,依旧是为了个活字。
       当天下乱象渐生之时,旧日王孙的欲望,又时不时要蠢蠢欲动、乃至喷薄而出了。在反清复明的旗号下,也不知枉送了多少条江湖热血男儿的性命?以至于金庸先生都要忍不住借韦小宝的口说道:康熙小皇帝虽然不是鸟生鱼汤,但跟明朝那些皇帝比较,也不见得差劲了。说不定还好些。他做皇帝,天下百姓的日子,就过得比明朝的时候好。
       顾查黄吕四个当代大儒顿时都不由得默默点头。
       反清复明不行,反清复宋又如何?咸丰年间八尺昂藏的赵无极,忍不住出来对这秩序说“不”了。毕竟,脏唐臭汉之后,那锦绣喷香的大宋王朝才代表着汉文明的顶尖成就啊。
       于是有白莲教的煽动人心,有胡酋北狩的刺杀行动,有贱乞儿忠君爱国的半腔热血,有武状元奉旨乞讨的不尽风流……
       武状元苏察哈灿与宋室后裔赵无极因何结怨?不过是在广州城丽香院里为一个名妓争风吃醋而已──而苏察哈灿,光看这名字也非我族焉。因此,所谓的忠君护民、反清复宋都从一开始就少了端庄、少了神圣──又或许,这端庄、这神圣,在历史上,从来就仅是一个蛊惑人心的籍口?
       赵无极的肉身在降龙第十八掌下灰飞烟灭,他那场反清复宋的迷梦,也象他曾用来诱惑皇帝的金沙美人一般,虽然清歌慢舞,曼妙无方,却不过是白莲教一场幻术的瞬息芳华而已,挥手即去,了无痕迹。
       而这江湖,最后剩余的风流事迹是:武状元苏察哈灿用斗大的御赐金碗,携娇妻贵子以及保姆奶妈等在帝都街上大摇大摆的奉旨乞讨,被讨者少给了一张银票都不行──不服啊?找皇上说理去!
       似乎忘了不久前他还对皇帝说过:要是你把天下治理好了,鬼才愿意去做乞丐呢。

       时光再逝一百年。
       或许是宋室后裔中最后的一位赵无极,远渡重洋,来到艺术之都巴黎,开始为他的王朝开拓第一片疆土。启程之前,他对影响自己至深的恩师林风眠说,如果能在巴黎活下去,就不会再回来了。林说,这对中国人来说是很难的。(大意)
       结果,1964年,他成为法国公民;2002年,他继朱德群之后成为法兰西学院艺术学院的第二位华裔终身院士。当他穿着描有金线的绿色院士服接过院士佩剑之时,那拿破仑传统式的庄严礼仪,不知会否令他想起自己祖先在一千年前缔造的那个花团锦簇、道不尽文才风流的大宋皇朝?
       黄仁宇曾引用胡适译拜仑之《哀希腊歌》中两句,表达对赵宋王朝的追悼。此即是:我徘徊以忧伤兮,哀旧烈之无余!
       小椴的赵无极、周星驰的赵无极,都梦想重拾祖先那文治武功的余烈,他们毕生以铁血贯彻之,结果都失败了;近现代的赵无极,用笔墨颜色构建起一个意象中的庞大帝国,结果他顺利地从污浊的江湖泥水里拔身,走入了异域的高高庙堂,获得同神一般不朽的声名。
       这个帝国并没有实实在在的疆土、兵甲、臣民,但她能帮助吃饱穿暖的人们开启内心久被遗忘的秘藏之门,激发人们对和谐浪漫的追求、对玄远神秘的敬畏、对美和极致的虔诚。
       艺术的征服,或许才是人类最高贵的征服。
       法兰西院士赵无极,终成为那个消逝已久的锦绣王朝的最后守护者──而我们中的每一个人,或平凡或伟大,也都能够成为自己王朝的最后守护人么?

       嗟夫,江湖已无赵无极!


发表于 2006-8-4 15: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纵横捭阖、谈古论今,历数赵氏无极之德行作为,论调新颖、引经据典。佩服之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4 15: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尧吉兄的评论确系一绝,每次出手都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赞一个先~

       纯熟的语言运用,独特的切入角度,在抽丝剥茧中显示极其丰厚的内蕴,这似乎是尧吉的特色,然而最值得注意的还是尧吉在选材切入方面所做的努力,颇有“求新求变求突破”的风范,委实让人佩服。

       窃以为《一头骡子的江湖》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尝试,也隐隐让人感到了尧吉在原创方面的实力,相形之下《洛阳人和洛阳事》倒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没有前者那种形神兼备的韵味。而此篇《江湖已无赵无极》纵横捭阖,从江湖之远到庙堂之高,从草莽武林到艺术圣殿,追根溯源,让我等大开眼界。艺术的征服,或许才是人类最高贵的征服,即使是那豪迈而剽悍的骏马与之相比也要黯然失色吧,呵呵~

       PS:贴一张赵无极的名画吧,就是那幅号称世界上最昂贵的华人油画哈(《1985年6月至10月》,请大家自动忽略参观的人群)~
 

江湖已无赵无极

江湖已无赵无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5 13:5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骡子的江湖》串联贯通古龙小说故事细节,《洛阳人与洛阳事》眼光扩至整个武侠版图,《江湖已无赵无极》则采撷小说、电影、绘画素材入文,视野和格局渐次宽广。

       出于鸡蛋里面挑骨头的不良习惯,隐隐约约觉得尧吉兄最近几篇文章似乎有点主题先行(动物、武器──地点──人名)和过度诠释的嫌疑,文章提供让读者参与讨论的角度日渐逼仄,而到了这一篇,更能嗅出一丝为文而文的气味。

       文字是一贯的晓畅跳脱,极好读,也耐读。期待下一篇妙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8-6 14: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洛阳人和洛阳事》是为了纪念少年时候在暑假阅读古龙及其他大家的作品的美好岁月,

现在江湖上觅食,已经没有暑假的概念了。之所以分四节是按照夏秋冬春来的。

《江湖已无赵无极》是在珠海九州城看了一次油画展,听到有人论及赵无极而得以灵感的。为文而文倒不是。

台风带来凉意,或许这是写起来轻快的主要原因。

 

[em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7:52 , Processed in 0.07079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