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15|回复: 2

[长篇] [原创]《 侠 客 · 剑 客 · 过 客 》 之 八 [ 长 篇 连 载 ](作者:龙大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2 14: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由於操作问题,暂替龙大侠开贴.
发表于 2004-11-2 21: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明玉一扶坐椅便要站起,突然一缕细若游丝的声音钻入耳中,“高兄弟且慢下场,鼎上己被人下毒,你暂且静观其变” 高明玉目光一扫台下,微微点头安然未动. 一边的雷宇己按耐不住,飘身而下. 台下众人静了下来,一个个目不转晴的盯着雷宇. 雷宇来到铜鼎前,细细的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目光中闪过一丝疑虑,云子渊为什么放弃了?凭他的身手应该是可以举起这铜鼎的,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难道他着了别人的暗算? 雷宇脑中灵光一闪,难道这鼎上有毒? 雷宇狐疑的蹲下身,又细细的看了看,看不出;又轻轻的嗅了嗅,闻不出;铜鼎之上无任何异色亦无任何异味,雷宇暗道奇怪. 众人都被雷宇搞得有些糊涂,觉悟等人也不禁面露疑色. 雷宇看不出有什么破碇,暗中调息了一下伸手扣住铜鼎.高明玉目光如电,神情一凝. 雷宇抓住鼎把双臂一颤,整个人之时静了下来. 全场也都静了下来. 雷宇的情形可想而知,虽然他己有所警惕,但他的双手还未能练至百毒难侵的地步,此时的雷宇正暗自咬牙,把由双手掌心传来的奇寒之毒阻在了双肘之前,运起劈雷神功苦苦相撑. 刹那间,他的双臂上自肘前已结上一层薄冰! 台上慧明、李别鹤讶然出声,觉悟雪眉扬,目光炯炯的盯了唐忧忧一眼冷冷一哼. 台下群豪也都大感意外,相互间交头接耳猜测不定. 雷宇的头顶已泛起森森白气,他的霹雷神功巳炼至第六重,两股浑厚的纯阳之气自丹田而发,过手三阴经、手三阳经直冲双臂,霹雷神功所至之处蒲冰纷纷化作白雾凫凫飘起. 雷宇头上的白气愈聚愈多,额角数颗汗珠悄然滑落. 薄冰已消退至双腕间,雷宇的脸色潮红呼吸间己显急促,这时正宗玄门内家功力霹雷神功己发挥出至大的威力,雄厚的内力化作阵阵热浪冲击着寒毒. 猛然间雷宇额头青筋暴露发出一声雄狮般的闷吼!双手寒冰在吼声中纷纷剥落,接着他双臂一摇铜鼎己然离地而起! 台下群豪顿时一片狂呼乱叫,台上觉悟等人也不由得连连点头. 龙泉生暗自摇头,雷宇这般逞强好胜必受内创,可直到现在梦飞飞仍就不显神色,真是得不尝失大大不值. 铜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渐渐举起,雷宇额角暴露的青筋突突跳动着,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原以雷宇之神功举起这口鼎当非难事,然而他中毒在先,化解寒毒之时己耗去不少内力,再举鼎时便感吃力. 铜鼎已举至肩高,然而此时的雷宇己成强弓末弩,只觉双 臂如托重山,压得他气息急促、汗流夹背、耳鸣眼花实在是苦不堪言! 可是他绝不能就此放下铜鼎,他不仅是威震江南的霹雳堂少堂主、此次比武招亲的角逐者、更是一个心高气傲的武林人! 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将这铜鼎举起来,除非在举起铜鼎前自己就先倒下! 看台上人人都替他捏着把汗,除了唐忧忧,他神色依旧,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雷宇奋起神威,喉内一声低吼,第六重霹雷神功运至极限,一股纯阳大力由丹田直冲而上,过中府、经双肩力贯双臂,铜鼎在低吼声中举过头顶! 台下群豪欢呼大作,台上梦飞飞也不由侧目. 雷宇听到众人的欢呼心神顿时一懈,只觉全身再无丝毫气力,砰然声中铜鼎又回到原来的坑中. 雷宇举手擦去从鼻间渗出的血丝,傲然举步,向台上走去. 鲁天神伸手翘起拇指大声道:“雷公子好样的!”接着又道:“下面哪位少侠来?” 慕蓉玉看了一眼安然而坐的高明玉,应声道:“我来”说完飞身而下. 和雷宇擦肩而过时慕蓉玉停下脚步,“雷兄好功夫,兄弟佩服!” 雷宇此刻脸色出奇的惨白,只觉得喉内发甜一股腥气直欲冲口而出,闻听慕蓉玉的赞美之辞更觉心中气血翻涌,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只能报以一个古怪的笑容. 慕蓉玉洒脱的一笑,快步走向铜鼎. 来到铜鼎前,慕蓉玉蹲身做势双臂较力,猛然间吐气开声:“起!”铜鼎离地而起. 鲁天神摸了摸后脑勺,暗中道:“想不到这些年青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慕蓉玉己轻松的将铜鼎举起,众人哄然叫好,四个蓝衣大汉更是喊破了喉咙. 鲁天神大声道“慕蓉少侠,你过关了” 慕蓉玉放下铜鼎轻轻吐了口气一面暗中调息一面走回台上. 高明玉看了慕蓉玉一眼,道:“恭喜慕蓉兄” 慕蓉玉一笑“多谢,该你了” 高明玉点点头,飞身而下,来到铜鼎前高明玉围着它转了一圈,心中暗暗思忖. 刚才他在台上看到坐在椅上闭自调息的雷宇双手隐隐有一丝淡青之色,那分明是他在放下铜鼎时心神松懈被寒毒回侵所至,看来雷宇并未能解去鼎上之毒,他只不过是运功把毒逼住不发而己,慕蓉玉呢?看来他的情形和雷宇大不相同,难道他解去了鼎上之毒?他又怎么解去鼎上之毒的呢?这些念头在高明玉的脑中一闪而过,心中己有了计较. 高明玉扣住鼎把运气发力,双臂上托,噫!大鼎只是稍稍一动,他这才发现铜鼎比原来又深陷了数寸. 高明玉心中一动,暗暗一哼,集全力于双臂气沉丹田,一声大喝:“给我起来吧!”双臂骤然发力,铜鼎呼的一下举过头顶! 众人纷纷叫好连呼过瘾. 鲁天神一拍双手,洪声道:“好,四位少侠己全部过关,下面就进入第三擂的比试,有请柳先生!” 柳先生名叫柳千变,是梦飞飞的师父,年约五十,头顶发丝稀疏只在额前稍有几绺,望之犹如风中狂草,额头宽大、闪亮,那双眼晴虽然细了些但却锐利如鹰,不时闪出悚然的精光. 柳千变剑如其名,十年前也是啸傲江湖的一代剑客,武林中人送他一个外号“剑啸寒秋”. 柳千变和梦重山是义结金兰的兄弟,这次比武招亲梦重山指定由他主持第三擂的比赛,第三擂比的是剑术,大凡一个人可以从他出剑的招式、手法、攻击部位差不多就能看出他的心胸如何,如果他胸怀坦荡、为人正义,那他的剑法一定光明正大气势宽宏,相反,如果他出剑刁钻,手法阴狠、毒辣那他差不多也就是一个阴险小人了. 这次比武招亲事关爱女终身幸福,梦重山丝毫不敢大意,可又不便亲自出手唯有将此重任交给结义金兰柳千变. 柳千变在台上对下面的群豪连连拱手,神态潇逸之极. 柳千变的大名群豪早己久仰,而他的寒秋剑法更是江湖闻名,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神情,能和剑啸寒秋同台较技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若能将之战败定将名传天下声动武林,纵然不胜也是虽败犹荣,今天台上的四位个个身手不凡,这一擂肯定艺彩纷呈、精彩绝伦! 经过调息之后的雷宇脸上有了几分红润,此刻也不禁望着柳千变现出兴奋之色! 高明玉、慕蓉玉、唐忧忧等人也都神情振奋,与前辈高手过招本身就是一件很振奋的事,能击败他更是年青人们心中所愿,当然,这也是一种挑战! 年青人本应该有一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豪气,更应该有那种一飞冲天的傲气,否则世人世事皆老朽又何来“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之说呢? 柳千变己然说道:“四位少侠,今曰老朽要向你们讨教几招剑术,四位都是人中龙凤,个个身怀绝技,比武招亲自然用不着生死相见,只须点到为止,所以我以五十招为限,我们双方都全力以赴,打满五十招就算过关,不知四位意下如何?” 四人纷纷点头. 柳千变笑了笑,“不知哪位少侠先上场?” 四人互望一眼,慕蓉玉没有动,唐忧忧也保持沉默,高明玉暗忖道:“雷宇举鼎受创还未恢复过来,他必不会先上,慕蓉玉和唐忧忧都安然不动,看来只有自己先上了,那家伙怎么还不来?”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形,走到柳千变面前,“高明玉见过柳大侠” 柳千变道:“高少侠的剑呢?” 高明玉道:“在下平日很少使剑,故未曾带剑” 柳千变一皱眉,“不知高少侠平日用什么兵器?” 高明玉傲然一笑,道:“在下虽然用刀但也粗通剑法,柳大侠不介意的话借我一把剑如何?” 柳千变一笑道:“大会规定如此,只好委屈高少侠了”说着挥手示意,立刻有人转身而去. 高明玉亦笑道:“哪里,还望柳大侠剑下留情” 柳千变淡然道:“好说” 这时云梦山庄己差人送上剑来. 高明玉接剑在手,轻轻一拔,台上顿时剑光流动,扣指轻弹,剑身微颤发出龙吟之声 “好剑!”高明玉大声道. 柳千变抚须长笑,道:“这把秋泓剑是一位朋友送给我的,那时我很年青,也未成名,就是凭着这把剑闯荡江湖二十年才立下剑啸寒秋的微名,近年来我己极少用剑,一直把它挂在书房中,今日四位少侠皆为人中龙凤,所以我才把剑拿出来,希望高少侠不要辱没了此剑” 高明玉神情一凝,抱拳一礼“多谢柳大侠” 台上肃然一静!众人都凝神闭气,试目以待. 高明玉剑身低垂剑尖斜指,道:“得罪了”手腕一振剑如长虹,剑尖挽起数朵剑花分上中下三路刺向柳千变. 柳千变目光一凝,身形却岸然不动. 剑尖离体三分高明玉手腕一缩而回,剑光再一闪,刺向柳千变左肩. 柳千变微微点头,身形一晃而退,“呛啷”一声手中己多出一柄剑来. 高明玉心头一紧,他居然没有看出柳千变是如何拔剑在手的,更没有看出他的剑藏身于何处? 面对眼前的绝顶高手,高明玉深深吸了口气. 柳千变己从高明玉的出招手法中看出高明玉决非心胸狭 小之辈,爱才之心油然而生. 叮叮叮火星四溅中二人身形变换斗在了一处. 斗着斗着柳千变突然大喝一声:“好刀法!” 只见高明玉一剑递出,刀风破空,他手中的剑不刺、不削、不划、不撩,而是大开大合、大砍大劈,气势浩荡刀风呼呼! 这时台上觉悟、慧明等人也看出高明玉以剑作刀,使的确是刀法. 柳千变一声长笑,剑法陡然一变,剑气嘶空划起漫天剑网罩向高明玉. 高明玉连换开山刀、五虎断门刀、东瀛扶桑刀三种刀法方始抵住柳千变的这轮攻击! 身形闪动中高明玉己展开反击,双手持剑一剑挥出,剑锋破空,响起的竟然是凄厉的刀声! 刀风荡起柳千变的衣襟,荡起他胸前飘洒的长须. 柳千变大喝一声:“来得好!”运起寒秋剑法中至守的残云归太华、残萤栖玉露两招,组成天衣无缝的剑幕抵挡高明玉的凌厉一击! 双剑相交响声大作!火星四射中二人己不知交换了多少招! 陡然间一声大震二人攸然一分,柳千变一扬手中长剑“高少侠,你过关了” 高明玉收剑肘后,拱手一礼“承让了”说完双手捧剑递向柳千变 .柳千变微微一笑,“高少侠,自古红粉赠佳人宝剑赠英雄,这把剑你就留着吧” 高明玉正待推辞,柳千变又道:“若高少侠看不起老朽,那也就算了” 高明玉忙道:“哪里会,如此晚辈就愧领了,多谢柳大侠” 柳千变又一笑,道:“不知少侠和无敌刀高千里是何缘源?” 高明玉恭声道:“正是家父” 柳千变闻言一喜,“故人有子如此,实乃幸甚!” 高明玉微微一怔,“柳大侠认得家父?” 柳千变大笑道:“岂止认识,我还以秋泓剑和令尊的无敌刀大打过一场呢,正因为如此我们成了好朋友,想起来己有二十多年了,那时候你恐怕还未出世呢” 高明玉苦涩的一笑. 柳千变问道:“令尊近来可好?自从我到了云梦山庄十年来未出山庄一步,不少老朋友都失去消息了,今日事了后你回去捎个信,请令尊到云梦山庄来我们好好聚上一聚” 高明玉神色猛然一变,凄然道:“多谢柳大侠美意,家父他恐怕不能前来了” 柳千变一惊,“为什么?” 高明玉的眼角己有泪光隐现,“家父己不在人世了” “什么?”柳千变一震“怎么会、、、”立时想到此中必有隐情,遂道:“高贤侄先请回坐,待此间事了我们再详谈” 高明玉点点头,深施一礼后回到坐席. 柳千变稳定了一下情绪,缓声道:“不知下面是哪一位少侠上场?” 唐忧忧一晃而至,轻声说道:“柳大侠多多关照” 柳千变微微点头,“彼此” 唐忧忧在腰间轻轻一按,“咔吧”一声轻响有剑柄弹起,原来他用的是一柄软剑,平日束在腰中当作腰带,此时取出迎风一抖,剑身顿时笔直! 柳千变暗自一凛,大凡用软剑者必有过人之能,而且剑法怪异令人防不胜防. 唐忧忧一声轻笑攸的欺向柳千变,手中软剑毒蛇吐芯 般电射而出! 一时之间柳千变竟然分辨不出剑尖究竟要刺向向处!柳千变的身形暴然而退,手臂挥动中舞起一片剑幕. 唐忧忧一招得势毫不容情,身形闪电般冲向柳千变,掌中软剑注满内力标枪般扎了过去! 唐忧忧竟然把软剑当做了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剑法?“枪尖”扎在“剑幕”上,发出珠落玉盘般悦耳的声音,可有谁知道这悦耳之音的后面掩藏了多少的杀机? “枪尖”终于扎不透“剑幕”,唐忧忧猛然收剑,全身一静.柳千变见唐忧忧撤剑不攻,手中一缓剑摹落了下来. 可就在这一刹那间唐忧忧猱身疾扑,软剑化作一道长虹激射柳千变的眉心! 柳千变剑法千变,身法更加千变.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他身形一侧,手中剑光一闪以红叶晚萧萧之式横扫对方软剑! 叮一声脆响,柳千变架住了唐忱忧的软剑. 可就在这一瞬间,软剑尖锋突然一拐,闪电般剌向柳千变的手臂! 唐忧忧竟然在两剑相交的一刹那化钢为柔,剑尖蛇噬般朝柳千变手臂而去! 柳千变手腕急沉,脚下暴然斜退.嗤一声轻响,柳千变的衣袖巳被剑尖划破,只差毫发便要伤及肌肤! 柳千变脸色微微一变,长剑斜指唐忧忧左肩,冷然道:“唐少侠小心了” 剑光陡然暴闪,漫天剑花飞袭唐忧忧. 唐忧忧冷冷一哼,挥剑猱身而上. 叮叮铛铛响声大作,两剑相击数十下,激起漫天火花! 唐忧忧连退三步,一声厉叱剑化灵蛇急噬而出,剑锋幻化出数十道剑影! 柳千变一声清啸,手中剑决一领,一柄精钢剑竟也蛟龙出洞般乱吞乱噬,剑尖幻化出数十朵剑花! 双剑又交,激发出一连窜刺耳之声,嗤的一声轻响,二人陡然一分. 唐忧忧神色凄厉,软剑逼指柳千变,剑尖乱颤不己. 众人低声惊呼. 只见唐忧忧左胸部位的衣襟已被剑尖刺破一洞,若不是柳千变碍于大会规定手下留情,这一剑必然穿心而过,唐忧忧此刻焉有命在? 柳千变神色冷漠,剑尖斜指地面,剑身上泛起的森森寒气令人心惊! 唐忧忧心知肚明,柳千变的寒秋剑法己练至剑?伤人的境界,自己断然不是敌手,虽然各中一剑但那可是天壤之别,现在若不是比武招亲只怕自己早己血溅五步了. 唐忧忧软剑一抖,突然道:“柳大侠果然剑术无双” 柳千变一哼,淡然道:“唐少侠的剑法也不错,虽然略欠光明但也属当世一流” 唐忧忧歉然一笑,道:“事关招亲,在下一时心切还望柳大侠见谅,剩下的几招柳大侠成全一二” 柳千变暗忖道:“此子心机颇深,若非我道中人当是一患!” 柳千变想到这里一声冷哼,“出招吧” 唐忧忧软剑缓缓递出,柳千变举剑相迎,二人又斗在了一处. 台下众人兴奋的瞪大眼晴看着二人比拼,大会虽然规定点到为止,但谁能保证在全力攻击之下不失手?江湖中人过的是刀头舔血的生涯,越是这样的打斗他们便越兴奋. 唐忧忧的软剑抖得笔直,化柔为钢一招一式中规中矩,一剑分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变八卦,八八六十四剑,剑剑带风,使的居然是武当剑法. 柳千变一面暗自称奇一面谨慎以对. 五招一过唐忧忧的剑法又一变,长剑圈圈点点,指东划西;看似轻灵,剑尖却如挽千钧;柳千变微微一惊,唐忧忧使的居然是正宗的少林达摩剑法! 台下龙泉生暗暗点头,唐忧忧虽然心术不正,但剑术确属一流,他日若两相对垒必是一劲敌. 台上觉悟和李别鹤互视一眼,心中起疑,只是疑虑归疑虑总不能现在就跳上去问个究竟. 柳千变神情凝重,手中剑长撩短刺驳击着唐忧忧的软剑,心中暗想“此子非等闲之辈,可惜心术不正他日必将是武林一害,况且他是唐门中人,今后的江湖怕己是多事之秋了” 想到这里手中一紧,剑化遥夜泛清瑟,淮南一叶下两式,剑气四射中己逼退唐忧忧两步,不待唐忧忧进招长剑疾挥,剑演树色随关迥,河声入海遥两式,唐忧忧再退两步,漫天的剑影和剑罡压得他抬不起头来,手中软剑乱舞护住要害. 柳千变猛然一声大喝,连施寒秋剑法中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两招绝学,嘶嘶剑气中唐忧忧连退五步,叮的一声软剑脱手,身形猛然间一顿,柳千变的长剑己逼在了咽喉. 刹时全场一静,众人都惊呆于柳千变的寒秋剑法,一时之间全场上下鸦雀无声一片沉静. 唐忧忧面色惨白,冷汗自鬓角涑涑而下,虽知柳千变不会一剑杀了他,但是柳千变的剑法确实让他胆寒. 陡然间李别鹤大声道:“唐少侠你己过关,这己是第五十一招了” 柳千变冷冷一哼,收剑. 龙泉生一皱眉,分明正好是第五十招,李别鹤怎么会数错了,号称逍遥琴剑的武当第一俗家弟子眼光不会这么差吧?师父说得没错,江湖中徒有虚名之人真是比比皆是,龙泉生暗中一笑,微微摇头. 唐忧忧拾起软剑缠回腰间,脸上又堆满了笑,“柳大侠的寒秋剑法我算是见识过了,佩服” 柳千变一哼,未置可否. 唐忧忧的脸上掠过一丝厉色,转瞬又笑道:“多谢柳大侠剑下留情,唐某日后定将厚报” 柳千变一声冷哼,“随时候教” 唐忧忧拱拱手走回坐席. 台下群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实在是太精彩了,纵然不能亲自上台一较身手可也大饱眼福,今日真是不枉此行! 柳千变望着慕蓉玉和雷宇,“不知二位少侠哪住先上场?” 慕蓉玉看了一眼雷宇,“雷兄刚才内力消耗过多,再休息一会儿” 话音未落雷宇己站起,“不必!” 慕蓉玉一笑,安然而坐. 雷宇来到柳千变面前,点点头,反手拔出剑来,“雷宇得罪了” 柳千变剑尖轻颤,“请!” 雷宇长剑一闪,便展开雷霆十三剑气贯长虹般攻击了过去,柳千变举剑相迎接架相还,寒秋剑法源源不断.

二人双剑并举身形交错斗在了一处,转眼间二十招己过. 雷霆十三剑乃是雷宇祖传,这套剑法原本有二十六招,传至雷振天这一代时己变成了十八招,雷振天穷其心力闭关数载,去败存精将这套剑法浓缩为十三剑. 雷霆十三剑,剑剑犀利;一剑三式,招招抢攻剑剑夺命,全套剑法一十三剑三十九式无一守招! 无论雷霆十三剑的出招手法还是攻击部位,都是光明正大,可说是正派剑法. 寒秋剑法有时则剑走偏锋,出招怪异变幻莫测,但是攻击部位仍不失光明,所以寒秋剑法亦正亦邪. 但不论这两种剑法是正是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两种剑法都是当世绝妙的剑法、剑术中的精华! 江湖中很少有人亲眼目睹雷霆十三剑法,俗话说一将功成万骨枯,雷振天能使霹雳堂威立于乱世,除了有过人的统领能力外更多的是具有了杀人的能力,雷霆十三剑之下亡魂无数! 雷宇心高气傲,与欧阳愁火拼于百合神教时也未曾拔剑,可是他现在所面对的是剑道中的绝顶高手,刚才的两场比剑他也看到了,柳千变的剑法的确独步武林,这些多多少少给 他带来一丝压力,举鼎时中的毒还未能完全解去,内力也消耗过巨,这一切都会影响到他剑术的发挥. 更何况这是在比武招亲,只能点到为止,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杀意和斗志,总结前因雷宇此时雷霆十三剑的威力还不及平日的七成. 虽然如此,但雷霆十三剑毕竟是武林绝学,它的威力还是不容忽视. 柳千变的感觉就是这样,他己感受到剑法中所潜在的威力. 柳千变凝神接着雷宇的剑招,暗自揣磨剑法中的破碇. 二人剑来剑往又斗了二十招,雷宇未败而柳千变亦未胜. 台下群豪有些骚动,皆因这场比剑的精彩程度较之上一场逊色多多,但一些有识之士却一个个目不转晴的盯着台上,暗自揣磨推测着. 交手四十多招柳千变居然未能发现雷宇剑法中的任何破碇,这还是雷宇内力难继,出招稍慢,否则柳千变绝不可能有机会推敲他的剑法了,高手过招胜负本就在一线间,柳千变不禁大大佩服雷宇剑法的缜密,若是两人异地而处,自己能否接得下雷宇的剑恐怕还是个未知数. 雷宇此时出剑更见缓慢,而且招式无力,他只觉得双臂又酸又麻,持剑右手更是冷痛不己,心知那寒毒己然发作. 眼看无法打满五十招,柳千变观其神态心中微微一叹. 四十七招、四十八招、四十九招,雷宇强提真气连施三招绝学,柳千变一一挡过. 第五十招,柳千变剑光一闪,剑演早雁拂金河飞刺雷宇前胸. 雷宇此时手臂酸麻,寒毒己侵至双肩,剑光一闪己到,雷宇奋力把剑一横,挡在胸前. 叮一声轻响,剑尖正刺在剑身上,雷宇浑身一颤,后退一大步脸上一红. 柳千变身形前倾手臂一送,剑尖又抵在了剑身之上. 雷宇脸色又一红,顿觉一股热力自剑身传来,过手臂达双扃刹时寒毒己去得一干二净. 柳千变一收剑,“雷少侠,你过关了” 雷宇只觉胸中一热,喉头发哽,艮久才缓缓道了声“多谢”! 柳千变微微一笑,“请回坐席” 雷宇坐定后慕蓉玉自然而然的站起身来,缓步来到柳千变面前. 柳千变望了一眼慕蓉玉,道:“慕蓉少侠是最后一位,稀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慕蓉玉一笑拱手“自当全力以赴” 柳千变点点头,“好,你进招吧” 慕蓉玉拔剑在手,“失礼了”剑光一闪而至,柳千变长剑一伸叮的格开,紧接着剑化古台摇落后,秋入望乡心两招,剑尖乱颤剌向慕蓉玉喉下天突、胸前膻中、脐旁天枢三大要穴. 慕蓉玉身形电闪避了开去,长剑上撩直逼柳千变咽喉. 柳千变大弯腰小插花让过此招,手中剑化野寺来人少、云烽隔水深,连剌慕蓉玉气海、丹田两穴. 慕蓉玉斜踩七星连环步闪开这两剑,手中长剑一探,猱身急刺柳千变肋下章门穴. 柳千变身形一变,剑演夕阳依旧垒,寒磬满空林,唰唰两剑连削带劈直取慕蓉玉双肩. 慕蓉玉双肩一沉,长剑竖起左挡右格荡开两剑,脚踏洪门剑刺中宫. 柳千变吸气收腹疾退半步,剑尖在胸前半寸便己势尽. 慕蓉玉身形一晃而上,手肘一沉,剑尖急挑柳千变左目. 柳千变举剑一格,叮一声闪出数颗火星,慕蓉玉趁势剑尖下划,直取柳千变小腹. 柳千变脚下暴退,慕蓉玉身形疾追,长剑依然刺向柳千变小腹. 柳千变挥剑挡开,剑演寒秋剑法中惆怅南朝事,长江独自今两记绝学,剑光急风暴雨般倾泻而下! 慕蓉玉身形怪异的一转,长剑疾挥而出. 叮当、叮当!两剑相交声不绝于耳,猛然间一声脆响,一熘火星闪起,慕蓉玉被逼退一步. 慕蓉玉一晃而上,手中长剑急刺柳千变华盖穴,柳千变举剑相格,慕蓉玉剑势一变,长剑猛然刺向膻中穴; 柳千变一怔,这是什么剑法,变化得好快!脑中电闪手中可不敢怠慢,长剑一划便欲挡开,可慕蓉玉的剑尖一颤,竟然一剑刺向他腹部神阙穴,此穴乃人身一大穴,和气海、关元等穴相邻,如被刺中一身功力将全费. 柳千变暗吃一惊,手中剑光一闪急挑慕蓉玉手背的液门穴. 慕蓉玉如不变招在刺中柳千变之前液门穴将被刺中,液门穴虽然只是一个小穴,但是它属于手少阳三焦经,如被刺中恐怕这只手一生再也无法拿剑了. 哪知慕蓉玉身形猛然前倾,手臂一伸间长剑自下而上闪电般刺向柳千变的咽喉! 这样一来变成了慕蓉玉的曲泽穴迎向柳千变的剑尖,柳千变此时虽能废去慕蓉玉的一条手臂,但在慕蓉玉的剑势下定将一剑穿喉! 这一切的变化真是太快了,想不到慕蓉玉的前三剑全是虚招,只有第四剑才是实招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柳千变毕竟是柳千变,在这电光火石间身形急急后仰,使了一式空中铁板桥,上半身象突然断了似的向后折去,底下飞起一脚急踢慕蓉玉的手腕. 慕蓉玉这穿喉一剑蓄势己久,岂料柳千变的功夫如此变化多端,一剑走空立知不妙,身形急退,但还是差了一点点,手腕陡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手中剑差点被踢飞. 未等慕蓉玉立稳,柳千变己似弹簧般急剧弹起,唰的一剑直奔他建里穴刺来,剑光未至剑气已到. 慕蓉玉百忙中身形再退,嗤一声轻响衣襟己被削去一片,漫天剑影又己笼罩而下. 剑气嘶空中慕蓉玉身形再起,心中却连呼不妙,刚才这一退匆忙间没辨清方向,竟然退到了台边,如果再退的话势必掉下台去. 这时柳千变的剑锋己至,剑气刺得慕蓉玉脸面作痛.慕蓉玉一咬牙使出师门绝学身形随着剑气滴溜溜一转,以极其古怪的身法自柳千变剑下躲了开去. 柳千变手中一紧,寒秋剑法源源不断的展开 慕蓉玉一时无还击之机凭借着怪异的身法与之游斗. 二人越斗越疾,柳千变的寒秋剑法舞到淋漓之际长剑随意划出,忽疾忽徐剑光缭绕,剑气纵横. 慕蓉玉衣袂飘飞,随着柳千变的剑势滴溜乱转,无论柳千变的剑招如何快捷怪异,他总能差之毫发的躲避开去. 柳千变暗自称奇,每当剑锋将要触及慕蓉玉身体之际,总有股奇异的力量把剑挡开,慕蓉玉身形四周似有一股强大的旋力,总在关健时刻将剑尖带偏. 柳千变心中一动,猛然间一声撕云裂锦般大喝,在慕蓉玉心神稍分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直剌! 剑尖势如破竹,穿过慕蓉玉的护体罡气直刺前胸. 慕蓉玉大惊失色,全力急退,剑尖离体己剩三分. 柳千变毫不放松如影随形般跟进. 慕蓉玉脚下急闪,再次暴退,剑尖离体还有二分. 柳千变一声长笑,身形闪电般跟到,怦一声慕蓉玉后背触及台柱,退势己尽. 柳千变猛然一顿,长剑凝然不动,剑尖离体仅有一分. 全场一片惊嘘! 慕蓉娇花容失色, 尖叫道:“不要伤了我哥哥!” 龙泉生笑道:“别担心,你哥哥不会有事的,他早就过关了” 果然,柳千变一收剑,道:“慕蓉少侠你过关了” 慕蓉玉摇了摇头道:“柳大侠果然剑法通神,在下佩服”柳千变一笑,道:“若非台上局势所限,恐怕我们不能这么早就分出胜负”原来他们不知不觉间己打到百招开外了. 慕蓉玉谦笑着拱拱手回到坐席. 台上几位公证人商议了一翻,定出第四轮比武的名单:唐忧忧vs雷宇;慕蓉玉vs高明玉; 台下众人神情振奋,激动人心的时刻己越来越近了. 唐忧忧飘然而起,望着雷宇 浅浅一笑道:“雷兄请多指教” 雷宇自回坐以后一直都在暗自调息,此刻气贯重楼畅游十二周天,己恢复了不少内力. 二人相距五尺,雷宇逼视着唐忧忧,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愤恨和鄙夷,能在众目暌暌之下布于鼎上无色无味之奇毒非唐忧忧莫属. 唐忧忧避开雷宇的目光,从腰间抽出软剑,涩声道:“雷兄,动手吧” 雷宇反手拔出长剑,深吸了一口气. 唐忧忧身形一晃猝然而动,软剑一闪而至.雷宇长剑一摆迎了上去 唐忧忧身形怪异出招神速,剑剑不离雷手要害. 雷宇左削右刺连攻带守,以快打快. 二人身形变幻剑出如风,看得众人眼花嘹乱,只见千万点金星从剑端飞洒而出,漫天飞舞的剑光中再也分辨不出谁是唐忧忧、谁是雷宇! 剑气嘶空中叮叮两下脆响,两条人影攸然一分,猛然间二人身形又起,叮叮、叮叮天空闪出数十朵火花,二人身形又是一分. 雷宇、唐忧忧各持宝剑据守一方. 接连几下硬拼雷宇己处劣势,雷宇中毒在前,虽经调息但毕竟不同于往常,在内力方面大打折扣. 唐忧忧己知双方优劣所在,眼光一转冷笑连连. 二人身形一动又斗在了一处. 雷宇一柄长剑使得出神入化,以剑法的精妙弥补功力的不足. 唐忧忧一心想凭内力取胜,奈何雷霆十三剑攻势如潮,剑剑犀利,唐忧忧一时无法和雷宇硬拼,迫得咬牙苦守. 雷宇出剑越来越急,快似行云流水急如雷霆疾发! 唐忧忧一把软剑舞得风雨不透,苦苦撑住,心中不停的打着主意.突然间唐忧忧一声大喝,软剑抖得笔直向前冲刺,雷宇一声冷哼,宝剑一旋倒卷上去. 哪知唐忧忧明是进攻实是走势,身形陡然凌空拔起,一把软剑抖得笔直以力劈华山之式全力砍下,同时拍出一掌来,一时间掌剑奇飞. 雷宇把身子一躬,弩箭般倒掠而出. 唐忧忧如影随形紧接着扑到,又是掌剑同施. 雷宇处惊不乱,反手一剑将唐忧忧的软剑荡开,可唐忧忧的那一掌却扫在了他的肋下. 唐忧忧这一掌借着雷宇的退势向前以顺水推舟之法一推、一送. 雷宇身不由己腾云驾雾般倒飞了出去,跌下之时四肢用力向上一提,背后一挺,一个弹身便立了起来 . 雷宇立足未稳唐忧忧已如风而至,搂头便是一剑. 雷宇挥剑格开,唐忧忧又是一剑斜劈,雷宇无暇闪避只得再次挥剑相格,唐忧忧一声冷笑又是全力劈下一剑. 雷宇连挡两剑已大感吃力,胸中止不住一阵气血翻涌,本被压下的寒毒立时发作出来,眼看避不开这一剑,只得一咬钢牙举剑相迎. 叮! 一声脆响,雷宇踉跄着退出几步,口中一甜,一股鲜血脱口喷出. 唐忧忧残忍的一笑,软剑平胸推出. “住手!”一声大喝声惊四坐. 唐忧忧一震,停住. 觉悟方丈挺身而出,大声道:“雷少侠已经输了,唐少侠何必欺人太甚坏了大会的规距” 唐忧忧盯了觉悟一眼,一笑收剑. 其实刚才最后这一剑他不过是做做样子,虽然他很想除去这个劲敌,可是当着这么多的人杀了雷宇不仅台上三个公证人不会放过他,而且霹雳堂这个仇家也结定了,象他这种人怎么会做这种傻事? 唐忧忧朝雷宇拱拱手“承让了”转身回坐. 雷宇平静了一下心神,朝台上众人拱手一礼,转身而去 雷宇表面冷静如常,可是他内心的感受又岂是他人所能知的? 一个心高气傲的少年,在如此盛大的场面上,受如此重大的打击,其内心的创伤是可想而知的! 龙泉生看得很明白,他知道所有的安慰对于雷宇都是苍白的,这一切都只能靠雷宇自己,只有他自己才能在修心、养性、复元的过程中走出阴暗,走入一个更高的境界. 雷宇似乎感觉到了人群中龙泉生的目光,竟然转过头来望了 一眼,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四目同时一亮,刹那间照亮了彼此的心灵.龙泉生理解的一笑. 雷宇点点头,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望着雷宇离去的背影龙泉生陡生诸多感慨,唉!江湖人,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自从踏下昆仑山的第一步,自己也就是一名江湖人了,人在江湖真的身不由己么? 雷宇己走出了云梦山庄,龙泉生的心中还是满载着迷惑,梦飞飞面对台上众多的少年俊杰丝毫不假辞色,眼中仿若无物,难道真的是:若是无缘即使咫尺也天涯、若是有缘即使天 涯也咫尺?看来这一切真的要归诸于缘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1-8 02: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龙大侠这两章(7,8) 故事情节已然铺开, 而且渐上高潮, 比武部份很是精采,而我最欣赏的是以下一段: "大凡一个人可以从他出剑的招式、手法、攻击部位差不多就能看出他的心胸如何,如果他胸怀坦荡、为人正义,那他的剑法一定光明正大气势宽宏,相反,如果他出剑刁钻,手法阴狠、毒辣那他差不多也就是一个阴险小人了." 確是很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7:47 , Processed in 0.09268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