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694|回复: 13

[原创]魔兽大战(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3 09: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简介

 晴彩州的人族大法师亚历山大在神秘的洞中无意发现一片古老的兽皮,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很多符号,经过几十年考古研究发现原来是几千年前的类人族文字,文字上记载着一篇“不死魔咒”,大法师亚历山大以为是可以长生不老的魔法,就在魔咒的指引下到那个神秘山洞中读出整篇魔咒。于是,被封印了几千年的不死魔族重新复活了,四大魔头,骷髅法师,行尸走肉,恶魔毒蛛,吸血甲虫等等相继而生,四处横行。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毁灭,毁灭所有的生物。当他们进攻兽族时一场魔兽大战顿时爆发。

    很久以前人族和兽族在冰山群峰底下的山洞中不期而遇,为了夺取丰富的矿物质,双方经过长期的战争。最后,兽族出了个理智的先知觉得矿物质对兽族也不是那么重要,就提出了停战协议,协议规定兽族把冰山群峰列为禁区,而人族则不能跨过山洞里三分之一的标志。至此,打了上百年的战争终于停止,兽族和人族都遵守规定,这些事只有双方的高层以口头相传,知道的甚少。只是,打了那么久的战争,留下了那么多的尸体都被冰封在冰山群峰底下,随着不死族的复活,他们也以残酷的形象出现,再加上邪恶的冰山翼龙,组成了庞大的不死军团,顷巢而出横扫人族,把人族赶出晴彩州大陆,只有少数部分存活的战士和妇幼老少驾船离开,在渺茫的海洋中漂泊。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当不死族赶走了人族转头往兽族方向出发时,先知在梦中感应到了一种邪恶力量的诞生,于是独自去寻找探索,后来看见了庞大的不死族军团和少量人族交战的那一幕,就返回去组织所有力量准备战斗。

    在兽族王国只有北部地区地形险恶,可以据守,如果让不死军团杀出北部,兽族也免不了人族的下场。因此为了保家卫国,兽族甲级动员聚集全部的实力准备在北部一决生死。只是,他们还没全部集结准备好,不死军团已经杀来了。为了争取时间,勇敢的兽族猛士只能以热血换取时间,他们打出了一场场恶战,负出了惨重的代价,而最后战争的结果会是怎样呢?

 楼主| 发表于 2007-2-16 09: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南瓜谷之战(一)

    兽历2288年10月28日拂晓,整个大地渐渐地从黑暗中浮现出来,呼啸了整夜的大风也渐渐平静下来,北部地区一片寂静,正是沉睡的最佳时候。这时,依稀可见从冰山群峰洞口出来向开阔处集结的移动暗影,黑压压的一大片连绵不断。

    爱旧觉罗站在附近最高的小山岭上,一双红眼可以看清很远的细物,正在仔细的观察毁灭军团,估算着大概的规模数量。他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一天一夜,冰山群峰洞口离牛头部落大寨不是很远,估计天亮后,毁灭军团就可能抵达南瓜谷。眺望了没多久,他就发现最后面大魔王的庞大身躯,看来他们的毁灭计划第一步集结已完毕,接下来就是席卷整个兽族大地的进攻波浪,因此必须马上赶回去通知。想到这里,他轻拍了下宝贝怪兽,向南瓜谷方向飞驰而去。

    一路上爱旧觉罗思绪翻腾,一会儿想着南瓜谷的干草是否铺好铺够,一会儿想着牛头军团是否在南瓜谷附近安寨驻扎,能不能够防备突如其来的袭击,一会儿又冒出牛头王在半路遇上麻烦的念头。各种想法交替涌现,此起彼伏,整脑子弥漫着不安的情绪。

    飞速的奔驰着,突然颠簸了几下,爱旧觉罗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到了南瓜谷,脚下的厚草地中夹藏着各种粗木柴树枝,使宝贝怪兽坐骑的脚被拌,整个摇晃着慢了下来。爱旧觉罗暗思着:这么难走的草地面,会不会把大批的骷髅骑士拌倒,而阻碍毁灭军团的前进。如果大魔王下令清除草地面,那后果不知道会怎么样?正想着不经意间一瞧,他就发现牛头酋长正在谷口招手,看来是探子发现了他就通知鬣烈。于是,就顾不上颠簸赶了上去。

    一见面,鬣烈就开口问:“来了吗?”爱旧觉罗点头道:“快了,就在后面。都准备好了吗?”鬣烈道:“一切安排就绪,就等着他们来送死。”爱旧觉罗叹口气道:“不要大意,第一批的数量就很庞大,在百万之上。烧的差不多就该撤退,慢慢来打。不能急着一口吃掉他们。”鬣烈道:“一切按计划行事就是。从你走后,我们开会议事也想了一些有用的点子。比如,怕被空中的敌人发现行踪,我们都用草披在身上伪装,从高处看像一片草地,很难辨别发现。还有怕我们撤退被纠缠。我们设计了专门的挡车,前面钉上尖木,一碰就会被扎。打算撤退的时候,挡敌人。”

    爱旧觉罗道:“撤退时怎么挡?”鬣烈道:“在身后不远的地方排几列,中间留一道口先不排上,等我们的部队从那道口撤退后,再把口堵上。他们就追不过来。”爱旧觉罗道:“问题是只开一小道口,会不会使部队撤退的速度变得缓慢。”鬣烈道:“慢是会慢一点,应该影响不大。”

    爱旧觉罗道:“那还不如直接都挡在前面,不让毁灭军团过来就是。”鬣烈摇头道:“我们的部队都盼着多杀些骷髅兵,一开始就不让打,那我很难跟他们解释。”爱旧觉罗道:“解释嘛,还不简单。骷髅兵团中有很多弓箭手,箭头涂上会使皮肤腐烂的毒药。被射中后,如果不把烂肉割掉,就会使全身腐烂,生不如死。就算要割自己的肉也是很难受。”

    鬣烈道:“那就连骷髅兵一起烧。”爱旧觉罗道:“对付骷髅兵的方法很多,而且也杀不完。除非是把骷髅法师全部杀掉,那他们就不能增加骷髅兵。”鬣烈道:“火烧骷髅法师,感觉不错。”爱旧觉罗道:“这个我也想过,关键是还没等骷髅法师出现谷里。他们的先头部队就会发现我们的投石车,我们的计划就不能开展。现在只能按计划行事,以后再想办法火烧骷髅法师。”

    鬣烈远望了一下道:“怎么还不来?”爱旧觉罗道:“在这里,怎么看得到,我们去那边高的小岭上,就可以提前看到,也好指挥。”鬣烈道:“我本来就在那上面,看到你才下来的。”爱旧觉罗道:“走吧,上面有没有吃得?很久没吃东西了,想了很多事情,都忘了饥饿。”鬣烈道:“你先去,上面有很多苹果树,够你吃得。我去安排下挡车的事,就按你说得挡在这里,怎么样?”爱旧觉罗道:“挡在这条通道的中间比较妥当。关键是能挡得住吗?会不会被推开?”鬣烈道:“把挡车推手嵌在土里,尖木都翘起来,就算不怕死拼命得推也推不动。”

    爱旧觉罗道:“很好!我先去吃苹果,吃饱后要急着赶到狼骑军那里仔细布置一下。这里就交给你来安排。记住别恋战,大军不要被他们缠着跑不掉。撤退的时候,等狼骑军一来接应马上就撤。而且撤到大寨那里就要分成二部分,一部分撤退,一部分原地休息,轮流撤退才比较妥当,保证一半的战斗力。万一他们兵分二路追来,也好有个准备。”鬣烈皱了下眉头道:“这么关键的战斗,你不指挥。我都有点紧张。”

    爱旧觉罗道:“我也一样紧张,习惯了就好。而且紧张也没用,沉稳点才不会出错。这是你自己说得,说给你弟弟听了,自己就忘了。反正你就当自己在玩一个打战的指挥游戏,很轻松的指挥就是了。越轻松玩得越开心越好,别的别想太多。”鬣烈道:“但愿如此,那我等下找个玩游戏放松一下再说,等他们来了再指挥。”爱旧觉罗道:“对了,只要沉着点,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也去玩了,保重!”说完不等鬣烈反应飞驰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2-16 09: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南瓜谷之战(二)

    “报告!敌军出现!”听完手下的话,鬣烈急忙站到山岭最高的位置远眺,果然见到像大窝里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骷髅兵团,正飞速向前递进。鬣烈跳下来大喊一声:“各就各位,准备战斗。”回头把手中的旗交给旁边的一个亲信道:“你在这里看骷髅兵团接近挡车的时候,就把红旗朝投石车那边挥舞。我下去看看,他们挡车挡好了没有。”话音未落,他已一溜烟猛冲下去。

    见到三排密集的挡车推手全部都深嵌入土,完全把整个通道堵住,鬣烈才松了一口气道:“他们来了!怎么样?挡车能不能推得动?”在一旁的亲信鬣猛道:“这土很硬,我们是用铁矛撞出一个个深坑在把推手顶进去。绝对推不开。”鬣烈点头上前仔细观察挡车。鬣猛乘机问道:“酋长,我们没事做,要不要先回去?反正他们都过不来。”鬣烈想了想道:“对,万一被冰山翼龙发现,不是白白送死,可以回去了。等等,我再想想看有什么事漏了处理。”鬣猛不耐烦的道:“不就是等骷髅兵涌到挡车前的时候,下令抛石车点火向谷中发射,发射完就撤了。还有什么事?”

    鬣烈摇头道:“不对,我刚才看你们忙的时候想到了一件事,这事肯定很重要。这时又不记得了。”鬣猛疑惑道:“会有什么事情那么重要?”鬣烈挠头道:“放松,不急才能想出来。”鬣猛催促着道:“毁灭军团快来了,不走的话,等下会被冰山翼龙追上,不是很糟糕。”鬣烈叹了口气道:“不急,想想看,如果这样就把毁灭军团堵在这里,是不是太简单了?他们肯定有法子过来。我们要想出他们的法子,才能够想出对策。要是先知在这里就好了。”

    鬣猛道:“这时候,先知早就到了狼骑驻扎营帐。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找他,问他有什么办法再来。”鬣烈道:“那时候毁灭军团都杀过来了,来不及了。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动脑想。”鬣猛想再说些什么,话到嘴边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在一旁沉默着。

    “报告!酋长。”负责投石车的统领上前敬礼道:“手下反应:投石车很容易被空中的冰山翼龙发现,怎么办?”鬣烈拍了下手道:“对,我刚才顾虑的就是这件事。抓紧时间,多找些草伪装投石车。要是还没发射,就被空中的力量毁掉,那就全完了。快去啊!”那统领急匆匆快跑回去通知。

    鬣烈端在地上一边乱画着一边自言自语:“只要投石车没被发现,能顺利投石。然后,挡车又很牢固的顶在这里。应该没什么其他的顾虑吧。”鬣猛应了声:“是啊!我们也要去通知狼骑军不要来接应了。”鬣烈挥手道:“好吧好吧!你叫一个手下去通知狼骑军统领撤退,其他的没事做的,都往大寨撤退。我再去山上看看,敌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一时都没看清楚。你去吧。”鬣猛想制止他去,又说不出理由来,只好摇头去了。

    鬣烈迅速查看了下投石车的伪装进度,觉得手下干活还挺利索的,就放心让他们去伪装。当他再回到山岭上,已是全身冒汗,不断的喘气,看到旁边的手下都披着深草伪装,才想起自己也忘了伪装,不敢再大摇大摆的站前面观察敌军,只能缩着身子半弯着腰,慢慢朝前移动。几个手下都趴在前面全神贯注的盯着敌人,没有一个注意到酋长已经爬至身后。鬣烈趴着挤上去问:“怎么样了?”负责摇旗的那个手下听到鬣烈的话,急忙朝一旁让开,让鬣烈近前观望。

    鬣烈一眼望去,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埋在土里的尸体骷髅,也会行动自如,行走如飞,各个骷髅手舞兵器,摇晃着空洞的骷髅头,充满了邪气。转眼间,骷髅兵团已经争先恐后进入南瓜谷。最前面的是狼骑士骷髅兵,只是手中的大砍刀都换成了小把的薄片刀,颠簸着行进,刀光晃来晃去。偶尔有一些被草丛中粗木拌倒在地,也没有引起特别的关注,后面的绕过身边前进。跟着是高大的人族骑士骷髅,都背着弓箭,手持短刀。

    鬣烈再往后面望去,都是骷髅步兵,一眼望不到边,不由地骂道:“这群混蛋!第一阵容的骷髅兵团就这么庞大,整个南瓜谷估计都装不下。”拿旗亲信问:“那现在怎么办?”鬣烈道:“不急,他们比较散,等后面的推挤前进,把整个南瓜谷装满了再说。反正你听我指挥就是,你先到后面去,看我摆出OK的手势,你就朝后挥旗,命令发射。”拿旗亲信点头小心翼翼的朝后移动。

    随着时间的飞速流逝,骷髅兵团迅速接近,已经越过鬣烈所在山岭高处的山脚下,朝谷口汇集。鬣烈几个不敢在探头偷看,各个趴着那里,眼睛平视前方。耳边很清楚的听到,踩过草面上不整齐乱七八糟的声音。

    这时,突然传来一阵阵怪叫声划破长空,远处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出现一大片乌云涌现而出。鬣烈转眼望去低声道:“冰山翼龙来了。你们要小心不要动。我躲到那块大石头后面去。”旁边的亲信提醒道:“那边半山腰有个小洞,躲进去就不会被发现。”鬣烈眨了眨眼道:“也好,等下你们撤的时候叫我一声,大家一起撤。这里就交给你们看了。等整个南瓜谷装不下的时候就通知投石发射。不要急着撤退,烧得越多越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2-16 09: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南瓜谷之战(三)

    鬣烈转身快步下山,进入半山腰的洞中,他无意中回头一瞧,瞧见先知爱旧觉罗随后跟着出现,自言自语道:“这时候先知来这里,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显然对于牛头部队不按计划提前撤走,影响到后面的诱敌布局,爱旧觉罗一脸复杂的表情,感到十分不满又不能生气发火,只能强压怒火一见面就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鬣烈摇摇头道:“第一阵容的骷髅兵团太多了,整个南瓜谷都装不下,只能等到他们再挤嗟憬龋俚慊鸱⑸洹!?

    爱旧觉罗沉吟着道:“那就是说烧不到第二阵容。有没有想过火烧骷髅,会有什么效果?”鬣烈挠头迟疑一下道:“可能会烧成灰吧。”爱旧觉罗叹气道:“那些骷髅不堪一击,只要牛头勇士手中的重家伙一砸,整个都散架甚至粉碎,用得着浪费那么多的干草来火烧。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计划要火烧第二阵容的邪恶军团,而不是第一阵容的骷髅兵团。”鬣烈辩解道:“原来计划是第二阵容已经进入谷中再烧,可现在没进谷怎么烧?”

    爱旧觉罗思索着下决定道:“放骷髅兵团出谷,等第二阵容快要出谷的时候再点火发射。”鬣烈道:“那怎么行?骷髅兵团出谷口散开就会接近并发现投石车和我们的部队,到时想发射都来不及。有没有想过呢?”爱旧觉罗道:“只要狼骑军赶来齐集呐喊,引起骷髅兵团的注意力,投石车再先隐藏起来,就会大大降低被发现的可能。不管怎样,我们都要试试,而且要尽快决定。”鬣烈问道:“狼骑军来了吗?”爱旧觉罗道:“快了!就在后面,我的宝贝坐骑比他们快。就按刚才说的决定,你快去通知新任务,然后立即撤离,我去接应吩咐狼骑军。挡车估计只能挡一时,你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等空中的冰山翼龙出现就很麻烦。”鬣烈道:“冰山翼龙已经出现了,你也要小心。”说完二位各自分头行事。

    骷髅兵团最前面的一排抵达那里,被挡车群顶住停止前进,紧随其后的也渐渐慢了下来,队型渐渐散乱,能移动的骷髅纷纷从空隙处抢着前进,没过多久整个南瓜谷被挤得水泄不通。没有进谷的只能停歇在谷外,整个毁灭军团渐渐地停止前进。大甲虫魔王在最后面意识到前面的骷髅兵团肯定遇上了大麻烦,抬头朝空中呼啸招呼一声。一只超大型的冰山翼龙低空展翅而现,瞧着大甲虫魔王朝前示意的动作,明白是要去前面排除解难,长啸一声迅速朝前掠飞而去,大批的冰山翼龙紧随其后,很快的到达骷髅兵团最前面。

    那只超大型的冰山翼龙显然智力不弱,在挡车群上空徘徊了一会儿,就想出解决办法,只见其降到投石车上,用大爪抓住挡车板一拔一提,整个挡车被提了起来。那挡车推不动,是因为顶在土里,从上面用力提却没什么阻力。那带头的冰山翼龙提着挡车飞离那个地方,掷到旁边的山头上,其他的冰山翼龙纷纷仿效,很快的三排挡车群被排除一空,骷髅兵团像困兽一样齐吼着纷涌出谷。

    这时,先知爱旧觉罗率领的狼骑军已经急匆匆赶来,在距谷口百米处一字排开列阵待战。爱旧觉罗在最前面第一个见到骷髅兵团的出现,就大喊一声:“准备,一起喊,杀!”话音一落,身后狼骑军齐声呐喊助威:“杀啊!”八万狼骑军同时发威,声势浩大,震动天地。

    果然,这声势立即引起骷髅兵团的注意。前面生龙活虎的狼骑军在各个骷髅面前,仿佛成了一道道勾起食欲的美食,埋藏在内心深处已久的吸血欲望像干柴一样一下子被烈火点燃,冲上去狂吸血的念头立即催付行动,像成千上万失去理智的疯狗一样狂吼着飞奔向前。

    爱旧觉罗一边呐喊着一边注视着骷髅兵团的移动距离。这时,奇异的尖锐啸声突起,徘徊在谷中上空的冰山翼龙也闻声出现,总数量在八九千只左右的庞大规模,黑压压的一大片似狂风般刮动的乌云团率先席卷而来,立即就要发起魔兽大战的第一次攻击浪潮。

    爱旧觉罗本来打算等骷髅兵团接近距离二三十米的时候,再发起冲锋。这样考虑是想到多留余地让后面的第二阵容能够尽快出现南瓜谷中,也好用最短的时间点火烧完撤退。

    只是谁也没想到,原本属第二阵容的冰山翼龙反而最先发起攻击。这时应对冰山翼龙攻击的最好策略,就是命令狼骑军发起冲锋和骷髅兵团搅混在一起,这样冰山翼龙眼中的目标就不会那么明显,大大增加冰山翼龙的空中攻击难度。想到这里,爱旧觉罗魔杖朝前一挥,旁边狼骑军统领手中的黑旗随之朝前挥动,这一挥黑旗就是冲锋的命令。

    冲锋命令一下,狼骑军各个勇士纷纷高喊着,舞起手中的大砍刀,驱动坐下的大黑狼,奋勇快速向前冲锋,如滔滔洪水般迎向骷髅兵团。

    爱旧觉罗却在原地高举魔杖大声念动咒语,只见一股黑气从魔杖最顶上直冲云霄,顿时天空中风云突变,灰色的天际一下子明显暗了下来。天空中乌云层层密布,瞬间聚成几块大片的乌云。在急风的催动下,几大乌云团互相碰撞摩擦,就在一眨那之间,一道道闪电发着亮光划破长空直劈下来,劈向飞翔冲刺的冰山翼龙丛中。转眼间,数十只冰山翼龙在威力巨大的雷劈之下,直坠下来落地而亡,摔在各处成为一堆堆肉浆,引得附近的骷髅拼命挤去抢食。这番咒语正是爱旧觉罗几十年前学会的引雷咒,今日还是第一次使用,而且效果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3 09: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子

  在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有一块大陆,分成二大州:辟丹州和晴彩州。二州的陆地之间隔着二万八千里的冰山群峰,四周则是一望无际的大乌龟洋和小乌龟洋。

    辟丹州大地上有四大兽族部落分散在各地。西部地区是一片辽阔的大草原,当地的兽族称他为“可爱的多哈哈大草原”,居住的主要是以先知为精神领袖的狼骑部落。南部地区是亚热带原始大森林,居民主要是以打猎为生的土著部落,奉暗影猎手为首领。北部地区接近冰山群峰有高山密林和部分草原,是牛头酋长族下牛头部落的领地。东部地区紧靠海边是英雄剑圣率领的斧头帮部落。

    很久以前,这四大部落在他们的首领共同倡议下组成一个大联盟,推荐威望最高的人为盟主,来处理部落间的事物和矛盾。如今的盟主是强大的狼骑军团领袖先知爱旧觉罗。二年前,不知为何大联盟盟主先知爱旧觉罗突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二年来,狼骑部落的所有事物由先知的大儿子房傲负责处理,他派了不少部队出去搜索寻找,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这时,内部有消息传出,当日推荐先知爱旧觉罗为盟主后,牛头酋长鬣烈很不服气。他爹鬣舞是上届盟主,以高强的武力威震四方。而到了鬣烈这一代却失去了盟主之位,理所当然不服气了。而且那天,先知爱旧觉罗独自一骑往东北方向而去,后来就消失了。这难免不使大家猜测先知是在牛头部落管辖的范围出了意外。

    于是,房傲在手下的鼓动下准备聚集强大的狼骑军团向牛头酋长讨说法,几十万狼骑军已缓缓不断前往东北方边境集结,号称八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声势空前。如果牛头酋长鬣烈不能说明此事与己无关而解脱杀害先知的嫌疑,那么二大部落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兽族之间的战争一打就是不可收拾,他们总是要把对方灭族为最终目的,依他们的势力,短的可能最少上百年,长的就不知道要多久。

    为了不使战事爆发而使地区生灵涂炭,横尸遍地。东部地区的大英雄剑圣西门吹,提议提前召开二年一度的FLLN部落首脑会议,共同商议来解决这场部落纷争。

    于是,兽历2288年8月22日第58届FLLN首脑会议在东方美丽富饶的老人头度假山区提前召开。老人头度假山因从远处看像个老人头而得名,有闻名天下具补养功效的大温泉,盛产丰富的果菜,和一年四季如春的气候,都是令大家向往的。

    房傲作为狼骑部落的临时首领与二百带刀护卫首先到了老人头度假村。牛头酋长鬣烈带着他的双胞胎弟弟鬣弥和十八牛头勇士随后也到。倒是平常最积极的新一代暗影猎手楚留刀最后姗姗来迟。

    次日,会议在大寨举行。大厅的平草地上显然经过精心剪理,舒软而没有刺痛感,群兽首领集聚坐在草地上。眼前鲜果佳酿堆集成山,芳香四溢。坐中央的剑圣西门吹首先主持发言:“各位尊敬的领袖,勇敢的猛士,我代表东部地区的父老乡亲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最热忱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群兽热烈鼓掌欢呼。等掌声渐渐稀落,西门吹大声宣布:“二年一度的FLLN首脑会议正式开始!很遗憾的是,伟大的盟主先知爱旧觉罗竟然缺席了,因此今年会议的主题与这件事有关。关于这件事的议题,大家可以分头讨论,房傲王子有什么问题可以与楚首领说明。牛头酋长有什么想法则与老夫商讨。过后,老夫再和楚留刀把整件事情整理清楚,然后由老夫和楚首领共同提出建议来解决这件事。大家认为这样如何?”

    牛头酋长鬣烈点头同意。西门吹转头看房傲,王子点头同意,接着问楚留刀:“你还有什么提议吗?”楚留刀摇头道:“这些都是老规矩,就这样商议解决。”西门吹点头之后便大声宣布:“分头议事开始。酋长请到东厅,王子请到西厅,其他人散会!都回去吃点心。”

    经过二天的讨论,牛头酋长鬣烈同意大家的共同提议,负责找回先知爱旧觉罗,由剑圣这方派人监督。如果认真寻找再没有发现先知的情况下。则由牛头酋长的双胞胎弟弟鬣弥和剑圣派出的二位监督人共同进入祖先划定的诅咒禁区再去寻找。因为牛头酋长认定先知是没有告知他们的情况下进入禁区里面,也许在里面他们会找到先知,也许他们会发现先知的尸体。这样的话就可以证明先知是因为进入禁区而消失的,牛头部落就可以脱离加害先知的嫌疑。大家共同的想法都是以找到真相避免战争为主,关于祖先的规定就先放一边。毕竟这一代兽族对自己祖先所定的那个诅咒禁区还是很好奇,都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划为禁区?而且是诅咒禁区,诅咒什么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3 09: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出发

  兽历2288年10月16日午时,北部地区,天空灰暗,寒风呼啸。兽族诅咒禁区用石头垒起高墙围起来。在入口处,出现三个身影,走在前面的是牛头酋长鬣烈的双胞胎弟弟鬣弥,单手拿着根粗铁棍重128斤,力大无比,部落里的都称为牛头王。后面跟着的二个是剑圣派出来的监督代表罗果和索琐。他们停在了禁区石头警示牌旁边,罗果和索琐显然是走累了,一下子同时坐在地上,从怀里掏出苹果就吃。牛头王见了不禁摇头道:“就知道吃,知不知道这是哪里?”索琐斜视了下石牌应道:“不就是块石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肚子饿了就要吃东西。”

    牛头王想想道:“好象有点道理。不过,我吃饭前喜欢弹琴。”说完盘腿坐下从背后搬出一把古筝放在腿上。罗果一见笑道:“走这么老远的路,还背着个破玩意儿,真是个笨蛋!”牛头王哼了一声喝道:“闭嘴!这是高雅的艺术,知道不?对了,你们二个长得这么像,又都拿着斧头到底谁是谁啊?”索琐道:“他头上前额摔倒碰在石头上,长出个大包,怎么会跟我一样帅。他叫罗果,我叫索琐。”罗果怒目而视道:“提起这件事,我就来气。就因为头上长了个小包,被野猪土匪当做是大头领绑架了一个礼拜。后来,知道我是个穷光蛋才放了回去。还警告说,以后不许在长包。不然他们还会当做是头领抓起来。”

    牛头王笑道:“这也难怪,你们部落除了头领,其他的长得都差不多。”索琐道:“野猪土匪不知道我们头领很瘦,还以为头大的就是头领,哈哈!”牛头王道:“他们那些家伙弱智!也难怪。”罗果道:“你们牛头不也都很像,我们也认不出来。”牛头王道:“我们有黄牛,黑牛,白牛,奶牛,哪里会是一样。不说了,你们都吃完8个苹果。我肚子有点饿了,还没开始弹琴。”说话后他自言自语道:“弹个什么曲子呢?刚才是想好了,怎么又忘了?好象是大风起飞扬又像是老鼠爱大米,不对不是这个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索琐四处张望着道:“各有各的爱好,你弹琴,我们下棋。斗兽棋,快拿出来!”罗果往怀里摸了摸,摇头道:“想起来了,多带了二个苹果,没带棋。”索琐一听骂道:“笨!就知道吃,连文化活动都不搞了。”罗果不服道:“你不是也有一副棋,怎么不带?”索琐想了想道:“我多带了三个苹果,知道不?”牛头王在一旁不耐烦的喝道:“你们别吵,没看到我在思考吗?”罗果本来要顶嘴的,被牛头王大声一喝,忘了要说什么,摸了摸脑袋道:“刚才说到哪里了?”索琐道:“牛老大说要弹琴。”罗果道:“随便弹几下算了,还要赶路。”牛头王听到赶路突然涣然大悟:“原来打算弹的是壮士行,有那种大义凛然的感觉,很好。”牛头王闭眼“唉!”的感叹一下,琴声顿起,随之粗嗓门唱道:“大风起飞雪舞,前路有多苦,傲骨峥嵘当征途,长空一去藐邪胡,誓除仇敌热血舞。”歌声随风飘扬,断断续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牛头王三个已经走到冰山脚下,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洞口,像一个张开的大口迎着他们三个,里面一片漆黑。索琐发现周围风是小了,可冰冷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不禁问道:“这个应该就是关键的地方?”罗果挥了几下斧头道:“我在这里守着,你们进去,有什么事情大声联系。我怕洞口被堵住了。”牛头王思索着道:“洞口会堵上吗?除非是山上雪崩。”罗果道:“雪奔,雪奔,很可怕吗?”牛头王道:“我也是听上辈的讲过,没见过。”罗果道:“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牛头王道:“就是雪山上面的部分被大风刮下来。好象是这样。”索琐道:“那不会刮进洞里吧。”牛头王道:“洞里没风就不会。”罗果想了想道:“这样啊!那大家一起去看看。”

    罗果道:“里面什么都看不见,我们回去吧。就说没有找到。”牛头王道:“都来了,不找找,那怎么行?”索琐道:“什么都看不见?有什么办法?”牛头王道:“我们可以边走边喊,如果先知听到了就会回话。”罗果道:“那你去喊吧,我们在洞口守着。”索琐叹了口气道:“算了,大家一起走吧,有什么好怕的,别让牛老大小看了我们斧头帮。”牛头王道:“我没小看你们斧头帮。等下我走在前面,有什么情况不妙,我就大喊救命啊!你们就跑回去。知道不?”索琐应道:“知道了,我们知道怎么做?”罗果突然冒出来一句:“我想尿尿!尿完再去,大家一起吧。”三个齐集面向暗处,这时索琐自言自语道:“我怎么脱衣服,干嘛?”“不会吧,有没有搞错,脱衣服尿尿。”“我在想别的问题,所以没想是脱裤子不是脱衣服尿尿。”

    随着时间流逝,黑幕完全落下,洞外风声阵阵,越来越凄凛。他们三个没走几步,突然“哎呀!”一声,牛头王急忙问:“怎么回事?”不知谁应了一句:“没事,踢到石头了。”鬣弥道:“能不能找到那个石头,看是不是打火石。”“就在我脚下,怎么用啊?是不是用斧头打它?”“用二块打火石互相打来打去就有火冒出来。这都不懂。”“还要找根木棍和引火草,不然有火也没用。”“臭!这个石头不像石头,像头骨头。”“我也闻到,扔掉!算了,等天亮到外面找一些木柴做火把。大家退到洞口去睡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3 09: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兵器库

  第二天醒来,牛头王发现旁边二个都不见了,急忙喊道:“斧头帮的弟兄们,你们在哪里!”“在这里,我们在散步。”外面传来声音。牛头王走出一看,见他们二个气冲冲的跑来跑去。罗果喘了口气道:“半夜就把我冻醒了,没办法只好运动运动。热乎点!”牛头王摇头道:“你们南方的就是怕冷,我一点也不觉得冷,一觉睡到天亮。”

    索琐道:“我有件鹅毛衣忘了带来,真是没想到北方这么冷,还没结冰呢。”牛头王笑道:“穿什么毛衣,我也只穿二件,里面一件还是背心。”罗果道:“你们北方的都冷习惯了,还用说。”索琐插话道:“牛老大,帮忙找点柴火,烧烤一下,这样跑下去,累死我了!”牛老大应道:“好吧,你们去捡柴火,我去找打火石。”

    等他们烧烤吃完地瓜后,已经是午时,三个各拿着火把,往洞里出发。进去后发现二十几步前还好,再过去到处都是尸体骷髅骨架,由于温度低的缘故,有些尸体还没完全腐烂,各具形态,难以入目。牛头王道:“仔细找找看,有没有先知的尸体?”罗果道:“都是骨头,怎么找?”牛头王道:“先知随身带着块盟主金牌,找到金牌就是了。”索琐道:“怎么会有这么多尸体骨头,是怎么死的?”罗果道:“不会是冷死的吧。”牛头王道:“不知道跟诅咒有没有关系?”索琐道:“不会吧,那我们会不会被诅咒?”罗果道:“不会不会,我们是经过联盟大会批准的,又没做什么坏事。”

    牛头王道:“我们来冒险前,就知道有危险,早就应该将生死置之度外。我遗书都写好了。”罗果道:“啊!我们首领可不是这样说的,他说里面可能有宝藏,没说会死啊。”索琐道:“金牌就是宝藏,首领说得又没错,再说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活着。”牛头王道:“找吧,别想太多,完成我们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罗果想要再说什么,却又忘了,只好低头跟他们一起找。

    他们找了大半天,发现有一间石室,进去一个狭长的通道,旁边倚立着二排持矛骷髅武士,像是牛头部落的十八勇士。罗果想拿骷髅武士手中的铁矛,发觉太沉了提不起,奇怪的是骷髅武士竟然没被铁矛压倒。

    这时,牛头王已经走到通道尽头,看见有一扇石门关着,上面密密麻麻刻着很多符号。跟在后面的索琐问道:“上面写些什么字?”牛头王也看不懂却装懂的道:“二个字,大门。”“谁不知道这是个大门,有没有别的意思?”

    牛头王道:“管他是什么门,进去了就知道。罗果快点来啊!”罗果正在把牛头骷髅戴的头盔上的灰尘抹去,听牛头王喊他就应了声:“来了!”把头盔往自己头上一戴就跑过去。牛头王推开石门,突然不知从哪里发出一阵阵嗡嗡声,在回音中绵绵悠长。“这声音很怪。”索琐拉了下牛头王的衣襟不安的道:“诅咒来了?”牛头王道:“别乱说,进去!”

    火把照亮下,里面只有一小块空地,四周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排排的兵器架,兵器架上主要是以青铜大刃,戟,戈,斧,矛为主。这些都是兽族常用的兵器。由于很久没有战争,这时的兵器工艺很不受重视,比不上以前的好看好用。牛头王也只是拿一根粗铁棍,一时见到这么多重家伙,别提有高兴,乐呵呵地见一种拿一种,最后选定了一把长柄斧头,重量与粗铁棍差不多,就是可以多一个砍的功能,马上就在空地处乱砍一通。而那二个家伙也是见一种兵器,就要拿一种,可惜都是长柄重家伙,举起来双手颤抖脚步不稳,没有办法只好希望找点短的兵器。于是,二个把斧头往怀里一插像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想找把更好的兵器。

    当罗果进门前,火把照射下,背后的牛头骷髅都相继抬起头来。他们是中了兽族诅咒成了守门卫士。当门打开时,他们就被开门诅咒唤醒,把闯入者杀死然后关上门,他们才能又沉睡下去。只是,怕他们太过厉害,因此用的只是最低级的诅咒,醒来跟最低级的骷髅差不多。这时,他们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中的兵器。只是各个咬牙切齿使出浑身的力气,铁矛依旧钉在土里稳丝不动。没有办法他们伸展手脚放松一下,互打个招呼都轻手轻脚偷偷的进兵器库挑选兵器。

    “这里有扇小门。”索琐走到兵器库北面发现一个石门,门上也刻着各种符号。牛头王过来举火把照照,摇头道:“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老喜欢在门上乱画,画得这么差,没有一点水平。”罗果跟前一步道:“我也来画画,写个小罗到此一游。”索琐推门道:“好东西总放在后面,里面肯定有好兵器,我先进去找找吧。”牛头王道:“有道理!”“我也去!”

    一进去一股冷气扑面而来,索琐不由地打了个喷嚏。火把上的火焰被冷气吹得越来越小,整个视线一下子暗了下来。牛头王眨了眨眼道:“好象这是个冰库。”索琐走在最前面突然大叫一声:“哇啊!”眼前出现一个鼻子削平的牛头正死死的盯着他,满脸的刀疤栩栩如生极其恐怖。

    “啊!”牛头王也惊呼一声,呆了半天才道:“好象是我曾祖父。”

    罗果跟在后面有三步距离,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准备转头往回跑,听牛头王一讲,就喘口气道:“原来是认识的,没事没事。”

    索琐道:“好象冻住了不能动。”牛头王叹道:“他已经死了很久。只是被冻住了,像活的。”罗果近前道:“我看看,这个曾祖父有没有像你。哎呀!怎么这样!”一看之后,罗果吓得连退二步。

    牛头王道:“曾祖父是我们牛头部落最具傳奇色彩的英雄。传说中他曾独自收服深渊魔王,击败熊猫派有史以来第一高手竹孤城,一生战绩赫赫,也付出了满脸刀疤的代价。”

    “谁让你们进来的?”突然有个雄厚的声音从前面传来。牛头王三个被这声音一震,都惊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3 11:4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卡卡卡,奇幻,不错~

应该发到剑花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3 14:04: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灵魂行者

  牛头王壮胆举高火把,转头四周张望问道:“谁?”突然一口莫名的冷气喷到他的耳朵里,同时又有声音在左耳边传来:“嘿嘿,嘿嘿。”牛头王回头看去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立即举起长柄斧对着那边。

    罗果听了那不知从那里传来的话,顿觉不妙心跳加速连连后退几步,再听到很近的冷笑声一时吓得惊慌失措,不由自主的跳来跳去,手中的斧头乱舞着朝身边猛砍,同时大喊大叫:“砍死你!砍死你!”。有一斧差点砍中索琐。索琐急忙朝一边闪开,骂道:“混蛋,站你身边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牛头王转身朝他们二个大喝一声:“快逃啊!”话音未落,他已经一阵风似的跑到门口。只是门早已自动关上,门缝很小又没有拉手,牛头王用力猛推了几下,都没有弹出来,这下急着想也想不出一点办法。罗果却像失了魂一样依旧跳来跳去乱舞着斧头。一旁的索琐往门口跑了几步,又不忍心扔下罗果,朝牛头王喊道:“罗果中邪了!怎么办?”

    牛头王喘着气道:“累了,自然就停下来。反正大家都出不去了,有什么好怕的。要拼命的来啊!”索琐也跟着道:“对啊!大不了就拼命。可是跟什么东西拼命呢?”牛头王冷静了下来道:“这下没动静了。我觉得如果要害我们,早就死了。”

    前面那怪声音又传来:“这句话有道理。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牛头王反问:“你在哪里,出来再说。”“就算站在你们面前,也看不见的。难道都没有听说过灵魂行者吗。”牛头王思索着道:“原来是灵魂行者,还真的有,怪不得看不见。”索琐问:“什么什么?”牛头王喘了口气道:“传说中一种古老的法师,看不见也打不着。”“对,我就是孙行者。”

    索琐笑道:“姓孙的,是少数民族啊。”牛头王问道:“怎么会看不到?是不是一生下来就看不到?”孙行者应道:“练了一种法术,就变成这样,还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只是容易死的。”索琐道:“那你在这里做什么?”孙行者道:“这里是历代英雄的安息地,如果他们中有谁突然活过来,就会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时候我就会出现告诉他。”

    牛头王思索着道:“这样啊,那你知道先知爱旧觉罗吗?”孙行者道:“见过,还跟他聊了二天一夜。他说在梦里预感到一些很坏的事情会发生,就去探索了。”索琐高兴道:“哈哈,原来先知没死啊。”孙行者道“我可没说他没死,万一去人族被打死,也是有可能的。”牛头王问:“人族是什么族?”孙行者道:“人族很狡猾的异族,以前跟我们兽族还打过战,最后被我们打跑了,哈哈。”

    索琐道:“这样先知去人族不是很危险。”孙行者道:“只要他不出手,人族是不会发现的。他穿了隐身披风,只有施法时才会被发现。”牛头王道:“那先知去多久了,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孙行者道:“估计快了,我都很久没有想起他。”牛头王道:“先知从哪边去的?”孙行者沉吟了一下道:“这个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们,因为这是个秘密啊。当然不走近路也是可以到人族那里。对了,你们找他做什么?”

    索琐道:“找不到先知,牛头部落就会和狼骑部落打战。狼骑部落的怀疑牛头部落害死了先知,所以要打他们。”孙行者道:“要打就打吧,闲着也没事,对不对?打战可以锻炼锻炼,也不错。免得以后不会打战。”牛头王摇头道:“我们可不像你打不死的。一打战就要死很多很多。”

    孙行者道:“兽生自古谁无死。不死的话,活得几千年有什么意思。哎,我都没有意思。”索琐道:“你可以自己玩啊,下下棋,弹弹琴,多么逍遥自在。”孙行者叹气道:“琴棋书画,我样样不通。我爹是个包身工,懂吗?”他见二个不吭声又道:“那个跳来跳去的怎么还不累。”

    索琐道:“对啊,有什么办法?”孙行者道:“他受了严重刺激,有二种办法:一种是拿根木棍把他敲晕。还有一种,就是就是拿块小石头砸他的头。”索琐叹气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牛头王道:“不行啊,万一把脑子打坏了,变成白痴,怎么办?”索琐道:“对啊!怎么办?”孙行者道:“那只能让他跳到累为止。你们就是差劲,我们以前有个练铁头功的,木棍打头都断了。”

    索琐道:“怎么练的?我能不能练练。”孙行者道:“要吃很多苦头的,而且能不能练成还要看天意,练不成轻则变白痴,严重的就没头了。”牛头王道:“没用的,打架哪里只有打头的,混身都打。我就喜欢打屁股,很痛又打不死。”

    孙行者冷笑道:“我们以前有个练铁屁股功的,打不痛的。”牛头王打断道:“屁,你们以前什么都练,那有没有练铁鼻功的,铁耳朵功,铁眼睛功的。”孙行者听了感觉气氛不对就道:“哎,只是说说嘛,何必生气。生气会短命的,知道吗?”索琐道:“对啊!生气不好,我都不生气的。”

    牛头王喘了口气道:“没有啊,大家只是研究研究,有什么好生气的。”孙行者思索着道:“我觉得你跟曾祖父倒蛮像的,一股牛脾气。你曾祖父也是很喜欢怀疑我们以前的事。”索琐问:‘你们以前是什么时候?”孙行者道:“好象是五百年前的事。对了,你们怎么没有参观一下你们的祖宗英雄。到前面来看看。”

    牛头王一直朝前张望,听这一说,就往前面走。索琐也跟在后面。孙行者介绍道:“等下你们最先的会看到鬣舞,也是个大盟主。”牛头王“啊!”的一声。索琐道:“那是他爸爸。”牛头王道:“不是埋在外面的山上。”孙行者道:“哦,那是个空坟,你自己看了就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1-23 14:0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先知

    昏暗的火把照射下,前面隐隐约约中浮现出很多身影站立着。在每个兽族英雄的观念中,不论发生了什么意外都不能轻易倒下。因此他们希望就是死也要站着死,这是一种信念。

    很快的牛头王就看到了他爹鬣舞,头上依旧系着红绸带,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牛头王做梦都没想到会再见到自己最亲的爹,太激动了想也不想,就来了个热烈拥抱热泪盈眶,冷冰冰的感觉都抛在脑后。索琐在一旁很受感动一边暗思着:要是我爹也是个英雄就好了,也可以在这里会面。可惜他却是个包身工,出生卑微,就是一辈子都出不了头。想到此,他不由的低头叹气。

    孙行者冷笑道:“叹什么气,再抱下去,身上的冰融化掉,就站不直了。”索琐一想也对啊,急忙拉着牛头王的衣襟。牛头王不耐烦的喝道:“干什么?”索琐应道:“你爸爸身上有冰冻住,才能站着。如果冰融化了就倒了。”牛头王回头擦了下眼泪道:“怎么不早说。”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孙行者道:“前面还有好看的,嘿嘿。”索琐大声嚷道:“没想到,我一下子会见到这么多英雄,真是太幸运了。”牛头王点头道:“我也是。不知道还有什么亲戚在这里?”索琐往前一指道:“往前面就知道了。”说完他发现旁边有一个还骑着一头怪物的英雄,急忙跑过去看看。接近一看发现那怪物牛头马身豹脚鹿耳,嘴里还喷出热气来,索琐惊叫道:“这个还活着,快过来看。”牛头王不信的道:“死得都给你说活了,你叫他说话,看他能不能答应你。”

    怪物上的英雄一双红眼在黑暗中发光,正盯着索琐看。索琐迟疑的问道:“你能说说话吗?”谁也没想到,那红眼英雄真的开口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索琐急忙跑开一边喊着:“啊呀!死得又活了,我的妈呀!”

    孙行者哈哈大笑道:“一直要找的出现了,又害怕了。”牛头王道:“是先知?”红眼英雄应道:“本王爱旧觉罗。”索琐喃喃自语道:“差点吓死我。”孙行者道:“怎么回来也不通知一声。”爱旧觉罗道:“刚刚回来,我的宝贝还在喘气。”孙行者问:“什么事那么急?”爱旧觉罗道:“知不知道以前我们跟人族打战打了多久?”

    孙行者道:“好象有大几十年吧,怎么啦?”爱旧觉罗道:“你能不能算出总共双方死了多少?”孙行者道:“这个怎么算,至少几百万啊,太多了数不清。”爱旧觉罗感叹道:“多的数不清的尸体骷髅,已经被魔族的魔王用最恐怖的魔法唤醒了,成了最狂热的骷髅和僵尸,行动迅速奔爬如飞,加上各种毒虫和冰霜巨龙组成了庞大的毁灭军团。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内,四大魔王率领毁灭军团兵分四路屠杀人族,把人族赶出晴彩州大陆。只有很少的人还活着,在飘渺的海洋中流亡。”

    孙行者道:“不会吧,人族久不打战变得这么差劲。”爱旧觉罗道:“那倒不是,人族比我们聪明,他们已经发展到热兵器时代,威力很大的火枪火炮都有了,还有在天上会飞的铁怪物,能把人带到天上。”孙行者道:“人族那么厉害,怎么会输呢?”爱旧觉罗道:“因为人族在过安乐和平的日子,对毁灭军团根本没有防备。毁灭军团又实施了闪电战术,以狂风扫落叶般的阵势席卷整个晴彩州大陆。人族在没有组织一次大规模的防御战斗的情况下,就败得一塌糊涂。”

    孙行者问道:“那么毁灭军团会不会对我们兽族下手?”爱旧觉罗道:“毁灭军团存在的目的就是毁灭所有的生物,包括我们兽族。在我回来之前,他们有二个魔王已经集结二股势力先后朝我们这边出发了,以他们的行动速度,不出10日就会出现在牛头部落的势力范围。因此等我的宝贝休息一会儿,我就得赶去通知备战。只有凝聚兽族所有的力量,才有可能击败毁灭军团。”

    孙行者道:“哼,我们兽族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一定要狠狠教训那些混蛋。”爱旧觉罗道:“那些混蛋中有相当部分是我们祖先的骨头。”牛头王感叹道:“那么我们也要打祖先的骨头?”索琐道:“是祖先的骨头先要打我们。我们还手也是没办法的事。”爱旧觉罗道:“我们的处境很不妙,根本不能顾虑是不是祖先的骨头。只要是毁灭军团的,我们都要坚决歼灭他们。”

    牛头王想起了一件事就问道:“那这里的英雄会不会受魔族魔法的控制呢?”爱旧觉罗道:“这个要问姓孙的。”索琐挠头道:“哪个姓孙的?”孙行者咳了一下道:“姓孙的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牛头王道:“这兵器库外,也有很多骷髅骨架,为什么都没有醒来。”

    孙行者道:“很简单嘛,毁灭军团还没来过这里。来了就不一样,到处都变干净了。”爱旧觉罗道:“没有时间了,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们了。我必须马上赶回去,为了减少麻烦,还是要穿上隐身披风。你们快想办法,能转移就转移,能封死最好,别让我们的英雄成为敌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6-23 23:36 , Processed in 0.08211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