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398|回复: 14

[原创] 关于古龙,我的第一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3 06: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偶然的机会,让我认识古龙武侠网,欣喜地看到这里还有很多真正的古龙一脉的高手:
  这里有功德无量的凌妙颜,将最完美的最无暇疵的古龙小说重现眼前;
  这里有明察秋毫火眼金睛的让你飞,轻而易举地将代笔的伪笔的掀现世人面前,特别是评弹薛兴国代笔写《凤舞九天》那一段,光是短短几句关于“星星”仿古文笔的评论,已令我大兴惺惺之感。

  ……
  初来报到,写几句心声,虽为自问自答,但也代表了我对先生的一些看法,应该也可以自诩无愧古派一员。

  1、为什么《那一剑的风情》、《边城刀声》有很多地方几乎全盘照抄先生的旧作?
  自答:有些人说丁情既懒而愚,随手拿几段先生的经典故事拼凑成所谓自己的作品,其实大大不然。
  能够得到先生的赏识,丁情也一定是个聪慧过人。平素他与先生同饮共食,言谈间一定也提到过他写武侠小说的构思,而先生更是对他极尽“威胁利诱”之能事,一定要他写小说,只不过丁情虽然聪敏,但他的身边就是令人高山仰止的先生,行文遣句间怎能没有压力?
  而且,丁情也说过,在吟松阁之后,先生手伤难以动笔,便口述故事,丁情誊录,但丁情已是叫苦不堪,方知要将方方正正的中国文字组成能够看得入眼的字句,却也不是易事,所以,估计是先生的主意,索性让丁情在写自己的故事同时,某些场面的描写,不妨照搬先生的文句,毕竟纵横文坛多年,先生对文字的摆弄早已驾轻就熟,让丁情照搬,一来让他尽快完成自己的故事而不必花费太多时间来咬烂笔头,叹那“书到用时方情少”之苦,二来也代表先生在沉寂几年后急欲重振雄风的意味。
  先生也说过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完成大武侠时代,但毕竟那时,己是武侠小说的末世,所以有人说先生技穷,开始写一些例如李寻欢后人或者楚香帅后传诸如此类的故事来吸引读者眼球,更甚者说这证明先生已经没有了改革创新的锐气,其实,先生一生都在锐意创新改革,只是,当武侠小说电影的热潮过后,势必要趋向平淡,这正如美人迟暮,英雄白发,是很无可奈何的事,而先生却是明知不可而为之,他还想着重振武侠小说的声威,所以假借丁情之手,将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片断汇集而成一部新作品,希望可以让旧读者回想以往武侠小说的辉煌,然后产生憧憬进而武侠小说重现辉煌……,这样做,便是为了他和丁情的未来新作铺路。
  正因为这样,才有了《那一剑的风情》、《怒剑狂花》里那些熟悉的人物,熟悉的字句,而丁情,他也欣然抄录,其实这也正正代表了他对先生的景仰,正如我,当曾起过动笔写武侠故事的念头时,也会希望自己尽力跟足先生的字句,亦步亦趋,温瑞安这样做过,龙乘风这样做过。大部分古派同人也做过,不这样做不足以表达自己对先生的崇敬。

  2、关于“冰比冰水冰”
  自答:在《剑神一笑》的中后段,先生史无前例地加插了大量文笔写他与金庸的交往,其中当然有大名鼎鼎的“冰比冰水冰”公案。
  虽然金庸否认此事,但我绝对相信此事不假,只不过先生没有想到的是,金庸会对此事耿耿于怀,专门写一篇文章来否认此事,看来文人自古相轻,大名如金庸也不能免俗。
  记得王朔好象说过金庸伪善之类,虽然王朔略为言重,但相信旧文人的一些习俗,金庸一样如是。金庸其人,或许心底里是看不起先生的醇酒美人生活,他自己有儒雅之风,而先生看上去邋遢放浪,所以先生绝不会是金庸心目中的良友形象。虽然后来他将香港的武侠春秋拱手让给先生,只怕他心里未必真的情愿,惟大势所趋而已。
  正因为这样,“冰比冰水冰”才更有其事。
  我懂对联,我真的懂,正如弹古琴,下围棋,虽然不精,更没有专门学过,但我就是懂。所以我知道“冰比冰水冰”真的很难对,所以莫说是倪匡,就算是金庸对不出来也丝毫不足为奇。只不过或许金庸心底里看不起先生,又或者金庸不想再输给先生,所以他宁愿托辞此联平仄不通,也不愿承认此事。
  其实,一般对联的确是上联仄声下句平声,这和戏曲梆子都是一脉相承而来,所以“冰比冰水冰”结尾是平声,应是下联。但是,戏曲诗词有破格,同样对联也一样有上下联平仄互倒,这样的例子也有不少。
  就算不论破格,就从古人对联的本意便知:对联本是游戏之作,只求出得奇妙,追求的是对得妙奇,正因为这样,有的对联便成为千古绝对,例如“一碗山泉,解解解解元之渴”的无敌上联,又如“有酒不妨邀月饮,无钱何必食云吞”的无情对……可以看出,对联,是文人间的智力比拼,平仄是最其次,而很多有关妙联奇对的例子中,也有很多是出下联而让人对上联的。所以金庸说“冰比冰水冰”不是及格的上联来拒绝对对,只不过是心虚,如果我在场,我会说先生出的是下联而求上联,这样金庸便无话可说。
  说到尾,“冰比冰水冰”是不是真的是“绝对”呢?
  也不是,我看过别人写的下联,什么“明日明月明”,那肯定是不通的,但我就有两个下联可对,一个是我想的,“香更香火香”,另一个下联出自我的同学,很聪明的一个小伙子,也曾经是古派的人,他对得更好,“狼比狼狗狼”。
  “冰比冰水冰”难对,是因为冰与冰水实为同一物,只是在不同温度下的不同表现,第一个冰是固态的,第二个冰,是冰水混合物,第三个冰是形容词,这与“解解解解元之渴”有异曲同工之妙。这里的四个解,第一个解与第二个解,是动词,第三个解,是姓氏,第四个是解元,人生三元及第,说的就是解元,会元,状元,而这个上联,说的是一代文人解缙的故事。在《今古名联大观里》有题到最后解缙勉强对了一个下联,但其实也不能算是对得很巧很妙。
  所以,“香更香火香”,“狼比狼狗狼”是我目前所知,真正可以说得通的下联,而后者更好。
  我所说的第一个“香”,是指现时寺庙里要求的只摆不烧的美其名曰的“心香”,所谓香更香火香,是说有缘有心者,一束无需点燃的香,比烧得烟雾弥漫的香火更有向佛求神的诚意,而我朋友的更简单更直接,狼比狼狗狼,因为据说狗便是由狼进化而来,但最聪明的狼狗,也比不上野外的狼更有狼性血性,只是,第三个狼是形容词,这是广东人特有的说法,例如粤人俚语“狼过华秀只狗”里的狼,便是形容凶狠,不知北方人有没有类似的说法,只是我朋友只懂联意,所以“比”字重复了,但他没有专门了解过对联,而且当时我朋友是冲口而出对的下联,所以我一直自认不如。
  重提此事,一来是想说说金庸虽然博学,但还不至于样样皆精,能否对出对联本无关痛痒,但他刻意避谈此事,反是无私显有私。就象他因为网上有人评价黄蓉年纪比郭靖大,金老大手一挥,特地重写几部作品,如此矫情,反倒令人掩嘴窃笑。
  话虽说回来,先生也不是样样皆好,就象先生也曾经写过金庸在旧版《书剑恩仇录》里张召重用望远镜骗小孩子是出自某部外国小说等等,其实,先生这样写,多多少少也一样有些文人相轻的内在,这是先生的性格使然,就象先生与其它台湾的所谓众多武侠小说名家聚会,先生通常是自己独坐一隅,自斟自饮,也说明先生心底里其实是看不起那些所谓的大家。但这也更证明先生的才气,傲气。
  总之,重提“冰比冰水冰”公案,不是想抑金而扬古,只是从一些小事可以窥视一个人的内心,这正是先生的所长,也是古派人士的必学。事实上,金庸古龙齐头并进,是武侠小说之福,正是两位大家创新了武侠小说的领域,他们两人中的每一次改革创新,都提醒了对方:哦,原来武侠小说还可以这样写,所以互相不断学习,不断扬弃,才有了很多不朽的承前启后的作品,大大开阔了武侠小说的境界。
  
  3、兰花先生之谜
  自答:兰花先生是苏蓉蓉,毋庸置疑,不用多说。
  
  4、先生的最后遗作
  自答:最后遗作不是《菊花的刺》,也不是《银雕》,应该是《一剑刺向太阳》和《蓝色水中的刀》。这两部应该是电影剧本,可惜天不假年,没有最后完成。不过,好象听说这两部作品还是最终拍成了电影,或许要问问丁情才知端倪。
  《一剑刺向太阳》的故事我大概知道一些,是从一个神奇的传说开始,据说有两个神奇的部落,一个是日族,都是果敢骁勇的勇士,而他有一个死敌头:月族,那是清一色的女儿国,他们之间的斗争年复一年,岁复一岁……
  后来?
  后来怎样,我忘了。
  很奇怪的,当时我也不知怎地从网上找到了《一剑刺向太阳》的内容,我记得是通过雅虎或者GOOGLE找到的,但奇怪的是,现在我无论怎么找,都再也不能从网上找到那惟一一篇有关《一》的内容简介,也不知当时我怎地找到,而我也可以肯定不是我自己的梦,因为作梦也不可能这么清楚,惟希望知情者速报。
  感恩不尽。
  
  5、《边城刀声》里的双胞胎和金灵芝的重生之谜

  自答:有人说,先生很多作品难以自圆其说,其实,也未必都是这样,某些自以为能够指出先生错漏的人,其实有很多是未加推敲想当然而为之。虽然,先生的确有时纵情声色,很多故事草草收笔,一些应该的可以解答的地方没有再提,所以便有了很多争议。这是先生的性格使然。而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替先生解答他人的疑问。
  有人说《边城刀声》里的双胞胎太多太假太牵强,但其实,在现今尼泊尔的一个山区里,真的有一个双胞胎村,据说当地人都是饮用一个溶洞里的石钟乳,所以在那个地方,双胞胎的出生比率很高,我大致记得好象是2.3%,我在一些科普书上看过这样的介绍,估计先生先生也是从中得到的灵感,而且,也顺带牵引出一个话题:那就是边城。
  边城究竟在哪里?
  先生的后期一系列作品中经常提到边城,我认为所谓边城,应该在西藏一带。而先生中后期的作品,有很多藏边一带的印记,例如《陆小凤》里提到的圣母峰,那便是天下最高峰──珠峰了,在《大地飞鹰》里也提到的藏族枭雄,《边城刀声》、《怒剑狂花》里的拉萨决战,都是那一带,而且,珠峰在喜马拉雅山,而山的另一边,就是尼泊尔,所以,不排除一个可能性,马空群,公孙断……,都是来自尼泊尔那一边的双胞胎村,所以才有了后来假借彗星而死人复活的故事。
  所以,《边城刀声》未必是故弄玄虚,只是有些细节没有写出来,又或者先生觉得无需样样都要给别人一个交待。
  就好象金灵芝,很多人对金灵芝忽然从《兰花傳奇》里浮现出来大惑不解:金灵芝不是已经在《蝙蝠傳奇》里随着蝙蝠公子一起跌入怪石嶙峋的海边悬崖了吗?也许是先生自己忘了,所以便无端端地复活了,复活了先生也无法解释。
  当然不可能是这样。
  《兰花傳奇》是先生蛰伏很长一段时间后推出的力作,而且以先生对香帅的喜爱,不会随便找个死人来搪塞读者,只可以说,先生本应会对金灵芝的重生有个交待,但到最后却忘了下笔,以致成为悬案。
  但其实,要给个交待并不难,例如我们可以说,当时金灵芝和原随云一齐跌下去,而且当时是金灵芝推原随云下去的,所以一定是原在下金在上,而原随云在跌下去的瞬间,以一点良知,将金灵芝反推回去,毕竟原随云也知道金灵芝对他的刻骨的深爱……毕竟,他只不过是一个瞎子,却获得一个妙龄的美丽女子的垂青,这样的爱,是错爱也好,也足以让被爱的人感动。
  这个解释也许不是很好,但应该也可以说得通。是吗?
发表于 2008-1-3 09: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juycable兄。

1、不必美化丁情的抄袭,更没必要爱屋及乌。不管丁情抄袭的初衷是什么,他都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2、关于“冰比冰水冰”,此联还有一个难对之处,即从字形来说,把“冰”分拆开来去掉偏旁,就是一个“水”字。现有的下联,没几个在细节方面能对得妥当。如果只是随便的字义相对,那我也跟一个粗俗版:diao没diao人diao(纯洁的论坛把这个不纯洁的字屏蔽了)。

另:兄的二联,末字和“冰”同是平声,不合规矩。

3、以前在冷香小筑出没的无诤兄,认为古龙的遗作是《一剑刺向太阳》和《死狐》,似乎还托人在港台寻找,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4、《边城刀声》并非古龙作品,不具讨论价值。金灵芝在《桃花傳奇》中复活,而非《兰花傳奇》,这当然是一个bug。

至于说“边城”在哪里,我想如果是指《边城浪子》中的边城,应该在青海、甘肃、宁夏一带,最有可能是宁夏。张贤亮承包的华夏影视城(《红高粱》和《大话西游》曾在此取景),就很有点骏马西风塞北的“边城”味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3 17: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歡迎juycable

1.丁情的東西基本上就是抄襲,我認為

2.同意金庸有點偽善,不過他讓出來的是明報的專欄,不是武俠春秋

   作品而言,金古我都喜歡,但這兩位一個偽君子,一個真小人,很難說誰比較好

  情感上我當然喜歡真小人,畢竟偽君子落差太大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3 19: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juycable兄的加入。

1,对于古龙的这个弟子,我们不妨把他说成搬运工更适合,因为他习惯把古龙每部作品里的情节搬点出来,把人物的名字换一下,组合组合,就能搞成一本“新”书。这种人,你除了对他苦笑之外,还能怎么样?估计古龙心中叫苦,为了顾及面子,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2,这个上联这件事,杀了我也认定这是真的,老金本来给我印象还不坏,但这一否认,让我对他大倒胃口。

3,若是亲笔小说的遗作,那么我可以初步断定是《银雕》。

4,边城,从小说呈现出来的辽阔场景和苍凉意境来看,应该在西北比较合适。

juycable兄初次出手便自不凡,期望以后能多多发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4 03:3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感谢边城不浪还记得无诤──我,就是那个不成器的无诤。

昨晚翻看这里的旧贴,居然有一篇是边城兄转贴我以往在冷香小筑的小文。

这几年,冷香小筑已经很少去,确切地说,是很多地方,都几乎绝迹。

无他,年纪越长,越觉得慵懒。以前觉得很多很想做的事,很想说的话,都变得不再是非做不可,能够不说的话,也就不愿多说。

而且兴趣也有些改变,现在比较喜欢推理一类的作品,例如金田一,例如《圈套》。柯南是几乎不看的,太小儿科,在我心中,柯南与金田一相比,就好比其它所谓的作家,不足以拿来与先生相提并论。

不变的是先生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关于对联,边城不浪兄说得很对,“香”、“狼”与“冰”都是平声,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是最妥善的对子。只不过对联重的是一刹那间的智慧摩擦,尤其是“冰比冰水冰”,它不是象昆明大观楼那些长达近百字的长联──那反倒象是在卖弄了,总之,“冰比冰水冰”,它更象的是一个游戏,一个考验智力的游戏。

这个对联,先生本人也许也对不出来,只是他将此事看作为一个恶作剧,没想到金庸倒较真地不认同这回事,这只能用放不下面子来解释。

说到面子,想起刚刚在《鲁豫有约》里看到一个在中国捡垃圾的富裕的外国人──路乞,他就说道每个人本可以环保,只是很多人放不下面子去这样做。

好象听说过有句话叫:“生死事小,面子事大”,呵呵,那倒真的很贴现在的中国人,当然,这里头所说的国人,包括金庸。

也因为路乞,我想到了李寻欢,那将会是我的第二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4 04: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边城兄,金灵芝的首度登场肯定是在《蝙蝠傳奇》,但你说是《桃花傳奇》,应该是你记错了。

本来我也认为边城是青海甘肃一地,但是,在《大地飞鹰》和《边城刀声》里都有提过几日时间就到了拉萨,由此推算,边城只能在藏边一带。不过,关于边城的苍凉,马场的雄伟,又似乎更适合在青、甘一带。

边兄所说《边城刀声》不属先生作品之列,这点我绝不同意。因为我清楚记得,先生写《边城刀声》的时候,身体还好,而且从他所写的序言里,可以看出他对此书的构思颇有沾沾自喜甚至还有些自负,毕竟,《边城刀声》整书是否成功很难一言概论,但他用双胞胎来重新演绎被前人写滥了的“死人复活”,不失是一种很大胆的、新鲜的尝试。

* * *

台湾的冰之火:很高兴认识你。

让你飞兄:感谢你为我解开了一个很大的谜团──因为以往古龙的书我是一出就买,但很快就被朋友借散借失,现在我只能落得在网上看先生小说的地步,但现在看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看了让兄关于古书新旧不同版本的对比,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现在很多的古本,那些出书的,不知脑袋里少了根什么弦,擅自删减了先生的一些正文外的字句,还有乱排版,使得先生的作品少了很多的意味。

不要小看了先生用(一)、(二)和* * *的分段,还有那些看似与正文故事无关的感想,那些小小的东西,才显现出先生与众不同的,别人难以仿效的地方。少了那些分段,先生的书就好象一个人的说话少了抑扬顿挫,音乐少了变奏停顿,书法没有了起承跌宕,画家的画没有了留白留空……

以前读先生的书,觉得他很懂得欲扬先抑的道理,心情会随着他的行文而有起有伏,那种感觉是现在的作家作品所没有的,当然,一般的读者不会注意,也不会在乎这些细小的差别,但这只能说明他们还不太懂先生,就好象同样的一句话,由周星驰说出来才有特殊的韵味,所幸现在有凌妙颜和让兄,可以将真正的先生作品带出来,希望多一些古迷认识到:原来先生的可贵之处,更在那曲折神奇的故事情节之外。

顺带一提,我现在还有存藏的,只剩下香港华新出版的《白玉老虎》,此外,国内出版的还剩下《欢乐英雄》和《孔雀翎》和华文出版的《七种武器》第三册:《拳头》与《离别钩》,都是精心印刷的,没有错别字,没有胡乱删减先生的行文分段。如果有需要用此书校对审核的,可以告诉我一声,一定乐意效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4 15: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意外啊,原来是旧雨来访,感念感念。当年冷香小筑古迷乱舞,文青和小资齐飞,独有无诤兄摆出一副执着倔强的“死心眼”架势,让我印象深刻:)

我也很喜欢推理小说,兄既然是同好,可去神秘联盟(www.mysterybbs.com)一游,这是国内最好的推理小说评论网站,我在那儿的马甲是bcbulang。

说句题外话:喜欢推理小说的嗜血狂人们,对金田一多是要伸出中指的。漫画里的每个杀人诡计几乎都是抄自推理名著,从克里斯蒂到岛田庄司,无一幸免,这种另类的剧透行为相当无耻。相比之下,《柯南》的案情虽然简单,但在原创性这一点上却要胜过《金田一》。或者兄说的不是漫画,而是横沟正史的小说?就算是横沟正史,说实在的,在推理小说家中也就是卧龙生和诸葛青云的水平。

吉林出版集团近日会推出约翰·狄克森·卡尔的推理小说集,首批一共9部,卡尔号称“密室之王”,是我最推崇的推理小说作家,兄可以多加关注,相信不会让你失望。

期待兄的第二帖,顺便再感叹一下:网络真是个好东西。

另:《边城刀声》已是公认的龙乘风作品,这点不存在争议吧?

金灵芝首度登场当然在《蝙蝠傳奇》,但她的复活却是在《桃花傳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4 18: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边城刀声》既非古龙的作品也非龙乘风的作品,而是丁情的作品。这部作品实在荒谬透顶,而且里面有很多段落都是抄袭自《边城浪子》。

金灵芝在《桃花傳奇》与《午夜兰花》都有提过,但在《午夜兰花》中只是对金灵芝进行了回忆,而在《桃花傳奇》中金灵芝的确复活了,的确应该算是个Bug。而古龙在《午夜兰花》中说“金灵芝后来死了”。

另外,在《桃花傳奇》与《午夜兰花》中对金老太太与金灵芝的描写非常相似,现在只引用对二书对金灵芝的描写。

《桃花傳奇》:

  她最小的一个孙女,就是金灵芝。
  金灵芝是同时认得楚留香和胡铁花的──他们正在澡堂里洗澡,她突然闯了进去。
  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这是个很奇特,很刺激的开始,但他们认得後共同经历的事却更奇特刺激。
  他们曾经躺在棺材里在大海上漂流,也曾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等死,他们遇到过用渔网从大海中捞起的美人鱼,也遇到过终生不见光明的蝙蝠人。
  总之他们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夥计,所以他们成了好朋友。
  胡铁花和金灵芝的交情更特不同。
  金老夫人的八旬大寿,他们当然不能不来,何况胡铁花的鼻子早已嗅到万福万寿园容藏了二十年的好酒了。
  金灵芝坚决不要他用送札,只要他们答应一件事,“不喝醉不准走。”
  楚留香也要她答应一件事“不能在别人面前说出他们的名字。”
  胡铁花很守信。
  他已醉过三次,还没有走。
  他们初三就来了,现在是初七,来的客人更多,认得楚留香真面目的人却几乎连一个也没有。
  金灵芝也很守信。
  她并没有在任何人面前透露楚留香的身份。
  所以楚留香还可以舒舒服服的到处逛逛,他简直已逛得有点头晕,这地方实在太大,人实在太多

《午夜兰花》:

  这位老太太最小的一个孙女儿竟是金灵芝。
  金灵芝当然是楚留香和胡铁花的好朋友,她是同时认得他们的。
  他们正在一家完全男性化的洗澡堂里洗澡,她闯了进去。
  这种洗澡堂是非常古老的,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男性禁地,千百年来,都很少有女人敢闯进去,──我们甚至可以说,绝对没有女人敢闯进去。
  ──我们甚至也可以说,除了一些虽然是女性却非女人的女人外,根本没有女人会闯进去。
  敢闯进这种男人禁地的女人,当然要有一点勇气。
  对一个女人认得两个男人这件事来说,这当然是一个很奇特很刺激的开始。
  可是他们认识之后共同经历的事,却更玄奇刺激得多。
  他们曾经躺在棺材里,在大海上漂流夕也会在暗无天日的地狱中等死。
  他们曾经用鱼网从大海中捞起好几条美人鱼,──会杀人的美人鱼。
  他们甚至遇到过终生不见光明的蝙蝠人。
  他们曾经同生死,共患难。
  他们都是好朋友。
  胡铁花和金灵芝的交情更不同,也许就固为这缘故,所以楚留香就和金灵芝比较疏远一点。
  不幸的是,金灵芝后来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5 12: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冰比冰水冰”这一联估计是金大侠对不出来,所以金“大侠”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反正古龙已作古,活着的倪匡也不会出来说有没有这回事,都是朋友嘛!还是沉默好!俺在“关于“冰比冰水冰”这一联”中回是回复!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6 10:50:43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6 00: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这个注的文笔上来看,确实是古龙的一向风格,至于古龙是否虚构故事,倒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话题.

作为注中提到的当事人之一金庸,坚决予以否认,认为那是坊间流言,并称不会出这样的对联让人徒费心力.

另一个当事人倪匡,一直保持缄默.

古龙有时喜欢夸大其词,但是这个注记得是出现在剑神一笑中的,那个时候已经功成名就的古龙,实在没有扯上金庸为自己做虎皮的必要.而金庸在一篇文章中特意讲到此事,并以国学权威的口气,指出此联不通之处,实在是有伤古龙的面子.这倒不象是香港文化界的一向作风,因为某武侠名家曾经说过,在这个地方,向来只有奉承而绝少贬辞,不然就难以立足.

也许从倪匡的默然不语中,可以嗅到一丝奥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6:16 , Processed in 0.07169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