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521|回复: 6

[原创] 真正的女儿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3-19 15: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女儿红是黄酒,原本同花雕指的是同一种酒。

  相传江浙地方有个风俗,就是在女儿出生的时候会埋藏一些自家酿造的黄酒,待到女儿出嫁的时候,拿出来晏请宾客。按照古代婚嫁的传统,姑娘家出嫁是要打扮得红红火火的,因此这种沾染了喜庆气氛的黄酒就叫做女儿红。也有些不幸的家庭,女儿还没养大成人就早逝了,那当初埋的本来是为了等到女儿出嫁时拿来喝的黄酒就叫做花雕,意味着鲜花凋谢,当然让人悲伤了。

  无论是花雕的悲还是女儿红的喜,都包含着极其浓郁的感情色彩。作为陈年老酒,而且还是自家有心酿造的,自然不会拿去卖了,所以最开始市场上是没有出售的花雕或者女儿红的。后来有些人家才开始将这种酒作为馈赠亲朋的礼品,再后来就商业化了,市场上就出现了形形色色的这种黄酒。

  只是女儿红或者花雕作为一种黄酒,就如18K黄金是一种黄金一样,本来应该是一个通有名词,而不应该是一个商标。所以,在当今商业利益的纠纷之下,出现了女儿红是商标,而且是驰名商标,而花雕的商标受理则被拒绝这种古怪的现象,自然非议之声乃至官司之争,在这个和谐的社会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当商家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在口舌之战中乐此不疲的时候,真正的酒的品质可能并没有放在第一位,尤其那种二三十年的陈酿,更是要费心用心才能保证质量的。所以要想安心地畅饮真正的女儿红,恐怕就只有在书去寻芳觅踪了。

  在古龙的小说中,女儿红作为一种好喝的名酒,就屡屡被提及到。

  比如在《碧血洗银枪》,第二章的《杀手》有如下描写:

  邱凤城道:“你不但喝酒,而且常喝,常醉,有一次在杭州的珍珠坊,你日夜不停地连喝了三天,把珍珠坊所有的客人都赶了出去,因为那些人都太俗,都不配跟你喝酒。”他接着道,“据说那一次你把珍珠坊所有的女儿红部喝完了,二十斤装的陈酒,你一共喝了四坛,这纪录至今还没有人能打破。”
  马如龙冷冷道:“最后的一坛不是女儿红,真正的女儿红,珍珠坊一共只有三坛。”
  邱凤城道:“你喝了六十斤陈酒后,还能分辨出最后一坛酒的真假,真是好酒量。”
  马如龙道:“是好酒量。”



  上面有提到女儿红的陈酿,包装是二十斤一坛,即使是杭州的大酒楼,也仅仅只有三坛。可见女儿红的稀少与珍贵。不过国人喝酒,从来都是牛饮,何况还是黄酒?只是四坛二十斤的酒(姑且全部算作女儿红),日夜不停喝了三天才喝光,略算一下,一小时也就喝一斤一两,说起来也不算能耐。如果是白酒,那就另当别类了。

  说实在话,黄酒的酒精含量并不高,通常在8%至20%之间,相比啤酒的3%至5%,由于除了乙醇和水外,更富含氨基酸等成份,味香浓郁,喝起来更觉得上劲。想想喝啤酒的高手,一箱都没问题,那些能喝酒的,20斤的黄酒应该也不在话下。所以同样是在《碧血洗银枪》的后面,  在第十五章的《玲珑玉手》中,就这样说:

  可是你一走进去,你的看法就会立刻改变了。屋子里干净、开阔、明亮,雪白的墙无疑是刚粉刷过的,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市,摆着几样精致的小菜和六坛酒。整整四大坛原封未动的陈绍“善酿”和两坛二十斤装的女儿红。
  普通人只要一看见这么多酒说不定就已醉了。马如龙不是普通人,心里也有点发毛,喝得烂醉如泥绝不是件好受的事,但是跟俞五在一起,想不喝也很难。他只希望这一次能先把俞五灌醉,自己少喝一点。
  俞五正在看着他微笑,仿佛已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喜欢女儿红,可惜这地方实在找不到这么多女儿红。”
  “善酿也是好酒。”
  “我们先喝女儿红,再喝善酿。”俞五笑得非常愉快,“一人一坛女儿红喝下去之后,什么酒喝起来都差不多了。”
  ……
  大半坛女儿红下肚后,马如龙忽然有了种奇妙的想法。
  ……
  如果还没有喝醉,马如龙说不定已经夺门而逃,只可惜他已经喝得大多了,已经喝醉了。他最后记得的一件事,就是玉玲珑在用手指按摩他的脸。她的手指冰冷而光滑,她的动作轻巧而柔软,非常非常柔软……


  同样二十斤装的女儿红,上次在杭州的珍珠坊,马如龙喝了三坛后还能知道第四坛不是真正的女儿红,而这次同江南俞五每人只喝一坛,马如龙就醉得不醒人事了。也只能说马如龙是个喝慢酒的人,而并不擅长喝急酒。现实生活有很多这类喝酒的人。

  只是酒这东西,大碗来喝,一饮而尽,才觉得痛快。只是白酒太烈了,啤酒又不够味,黄酒这样喝正合适。不过要是真正的女儿红才尽兴,马如龙都明白,陆小凤岂有不知不理?所以在《陆小凤傳奇》中《魂断离恨天》的篇章中,有这样写道:

  酒是用青花磁坛装着的,倒出来时,无色无味,几乎和白水差不多,可是用新酒一兑,芬芳香醇的酒味,就立刻充满了这间小而精致的屋子。
  陆小凤慢慢的啜了一口,长长的吸了口气,道:“这才是真正的女儿红。”
  霍天青道:“你很识货。”


  由上可知黄酒并不一定是黄的,女儿红也并非红的,真正的女儿红,原来是无色无味的。只是喝法嘛,因人而异了。像马如龙之流,直接拍开坛口,对着嘴巴就牛饮的,算是豪气的喝法;像陆小凤是用新酒将芬芳香醇的酒香兑发出来,算是比较有创意的喝法了。只是大凡黄酒,烫热后喝味道才最正,女儿红最常见的喝法自然是温来喝了。比如在《那一剑的风情》中,第一篇的《雨中论酒》就有:

  杜天并不是他的本名,他原先的名字是杜一大。
  可是他认为杜一大无论念起来,或是写起来都太浪费了,两个字总比三个字省一个字。
  况且一大只是一面大而已,他希望大得跟天一样,于是他的名字就由杜一大变为杜天。
  在这个城市里,有一大半以上的商店和土地都是杜天的,可是任何人休想从他的手中拿走一文钱,或是任何一样东西。
  任何赚钱的行业,他都要插手,只要一插手,那些同行的最好赶快关门大吉。
  否则不但赚不了钱,最后连血本都无归了。
  这种人你想要向他借一文钱都难如登天,更何况是三十坛陈年女儿红。
  藏花就赢了他三十坛女儿红。
  ......
  这些少年竟好像是为了藏花而来,他们到了藏花面前就停下,然后很快地将竹篷架起,铺上红毯,放好桌椅。
  等一切弄好时,一位长得较高的少年恭敬地走了过来。
  “花大小姐,请坐。”
  藏花什么话都不说,走了过去,拉开椅子就坐下。
  “这桌上各式各样的莱都有,可是你最好不要吃。”另一位少年上前恭敬他说:“园为各式各样的莱都有一点毒。”
  藏花马上拿起筷子,各式各样的菜都大吃一口。
  “这瓶酒里的毒最多了。”
  藏花随便拿起瓶酒,拔开塞子就往肚里倒,倒得很快,几乎连气都没有喘,一瓶酒就完了。
  身后有人叹息。
  这么好的酒,被你这样喝,真是王八吃大麦,糟蹋了粮食。”“不是王八吃大麦,是乌龟吃大麦。“藏花纠正他用的字。一老者笑着走出:“原来你不是王八,是乌龟。”
  “乌龟吃大麦是会糟蹋粮食。”藏花也笑了。“可是乌龟却会喝酒,这是五十年陈的女儿红。”
  “好,好。”老者笑得更开心。“花大小姐就是花大小姐。”
  “藏花忽然觉得这位老者很有趣,遇见有趣的人不喝点酒,就像自己和自己下棋一样无趣了。于是藏花又拿起瓶酒,这次她总算喝得慢些。”这么好的陈年女儿红不温着喝,实在可惜。”“是的。“老者挥挥手,立即有一少年捧着炭炉走了过来。炉中有炭,炭已燃烧。老者拿火钳拨了拨炭火,然后将一坛女儿红摆上去,再细心地将坛口的封泥敲开。老者在做这些事时,就仿佛一个疼爱孙女的老祖母在为出嫁的孙女准备嫁妆。坛口清理干净,老者拿出一张宣纸,轻轻地封住坛口,然后才满意地停手。”温酒就好像泡茶一样,要讲究火候、温度和时间。“老者说:“火太烈,温度太高,酒的原味一定会被蒸发。”
  藏花同意地点点头。
  “火弱,温太久,酒一定会变酸。”老者仿佛在说一件很庄严的事。“唯有适当的火,适当的时间,才能温出原味仍在,又对人体有益的好酒。”
  适当的火,适当的时间,要做到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要经过多少次的失败,才得来这经验。
  “坛内酒气刚冒,就马上要将酒坛拿离开炉。”老者拿下酒坛放在桌上。“然后等酒气蒸湿了坛口的宣纸,大功就算告成了。”
  老者倒了一杯温好的酒递给藏花。
  “这时酒的温度正好比人体内的温度差二度半。”老者说:“这种温度最适合人体。”
  酒未喝,就有一股芬芳香味扑鼻而来。
  酒喝下,就有如一股甘泉琼汁顺喉咙缓缓流入肚子里,然后整个人就宛如置身于云中。


  这里面就有谈到温酒的学问,而且说了,好的女儿红,不温着喝,实在可惜。其中既有提到三十年的女儿红,更有五十年的女儿红。

  只是由于《那一剑的风情》并不是古龙的原著,而是古龙的弟子丁情所写,所以对于有些说道就值得反思一下。

  平庸的丁情当然只会借藏花之口说出女儿红应该温着喝这种平庸的话出来,想学陆小凤来点创意,自然是做不到的。只是丁情踩着古龙二十年女儿红想夸张一下,弄出个三十年的女儿红,还有五十年的女儿红出来,就有点发飘得不知所云了。想想女儿红的来历,联系到古代女子出嫁主要集中在十四至十八岁这个阶段,超过二十岁的已经不多了,达到三十的更少见了,所以二十年的女儿红就算是上品了,姑娘家三十岁出嫁还勉强说得通,三十年的女儿红绝对属于极品,那五十年呢?五十岁才出嫁的黄花大闺女算是什么品?而被七老八十岁的老父老母藏了大半辈子的女儿红随随便便就被一个丫头片子一气干完一瓶,还识破了年份?

  所以丁情借着古龙的名尽做些往自己脸上贴金这种没出息的事情也就罢了,权当是给古龙面子,但很多地方,丁情也实干太过份,强烈鄙视之!

  别说丁情折腾出五十年的女儿红来忽悠人这种烦心事了。回到真正的女儿红酒上面来,古龙在《欢乐英雄》中有写道:

  王动道:“气功就是气功,只有一种。”
  郭大路道:“为什么只有一种。”
  王动道:“女儿红有几种?”
  郭大路道:“只有一种。”
  王动道:“为什么只有一种?”
  郭大路道:“因为女儿红已经是最好的酒。无论什么东西,最好的都只有一种。”


  所以,还是憨厚可爱的郭大路同志说了三句大实话,其一是,真正的女儿红只有一种;其二是,女儿红已经是最好的酒;其三是,无论什么东西,最好的都只有一种。

  只是在利益至上的商业社会,像丁情那种炮制五十年的女儿红出来忽悠人的不厚道行为多了,和谐世道流行苏丹红嘛!而且据说,在开放的今世今日,超过二十岁还守身如玉的女子已经很稀罕了。看来,二十年的女儿红,真正的女儿红,算是已经绝迹了。
发表于 2008-3-26 12: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听一个无锡的朋友说女儿红其实是一种黄酒,黄酒在南方似乎喝的比较多,我虽然久仰大名,还真没有喝过。倒是曾在超市里见到过竹叶青,细而长的瓶子,可惜我对饮酒一道并无太大心得,但有机会一定尝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3-27 23: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儿红,就是一种黄酒阿。我家乡绍兴,就有这种风俗!生女埋下一坛酒,到女儿出嫁再挖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2 20: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龙的58部作品中,有30部提到了女儿红,列表如下:
  
  《边城浪子》24章 烈日照大旗 (校对版为:22章 丁家七仙女)
  丁灵琳道:“最好的还是他,他和姑苏的南宫兄弟斗了三天,先斗唱、斗棋,再斗掌、斗剑,终于把‘南官世家’藏的三十坛陈年女儿红全赢了过来,还加上一班清吟小唱。”
  
  第37章 浪子回头叶开也笑了,他也并没有失望,了三少的确是个风流侗傥的翩翩浊世佳公子。
  他微笑着道:“我也一直想见你,听说你刚赢来三十几坛陈年女儿红。”
  
  《碧血洗银枪》02章 杀手邱凤城道:“你不但喝酒,而且常喝,常醉,有一次在杭州的珍珠坊,你日夜不停地连喝了三天,把珍珠坊所有的客人都赶了出去,因为那些人都太俗,都不配踏你喝酒。”
  他接着道,“据说那一次你把珍珠坊所有的女儿红部喝完了,二十斤装的陈酒,你一共喝了四坛,这纪录至今还没有人能打破。”
  
  15章 玲珑杀手可是你一走进去,你的看法就会立刻改变了。屋子里干净、开阔、明亮,雪白的墙无疑是刚粉刷过的,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市,摆着几样精致的小菜和六坛酒。整整四大坛原封未动的陈绍“善酿”和两坛二十斤装的女儿红。
  
  《长生剑》第三章 杀人金环方龙香道:“今天晚上你……”
  白玉京道:“今天晚上我还想喝你柜子里藏着的女儿红。”
  
  《多情环》第七章 暗杀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正照着他们的笑脸,今天他们的心情仿佛特别愉快。
  “你若没有别的事,就留下来陪我吃晚饭,我为你开一坛江南女儿红。”
  
  葛停香又拍了拍他的肩。
  “你走吧,我叫人把那坛女儿红也替你送去,既然有好菜,就不能没有好酒。”
  
  第八章 厮杀葛停香道:“你在想什么?”
  萧少英笑了笑,道:“我在想,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还能喝你那坛江南女儿红。”
  
  “我会把那坛女儿红留给你的,可是你现在最好不要想它。”葛停香再三嘱咐,“你最好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地睡一觉。”
  
  《风铃中的刀声》第一章  死之尊严此刻慕容秋水正在用一种南海乌鱼的子,配青蒜,喝绍兴的女儿红。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想问我,我为什么不杀伴伴?”慕容秋水说:“我现在不妨告诉称,我不杀她因为她配我也和乌鱼子配女儿红一样,也是绝配。”
  
  “其实我也知道你心里什么感觉,有时候你一定很恨我,因为我能享受乌鱼子,享受女儿红,享受像伴伴那样的女人。而你却只有穿着你那一身花七十五两银子做来的衣裳,站在旁边看着。
  
  《凤舞九天》第六章 神秘地穴陆小凤笑:“我倒知道有种死法一点都不痛。”
  牛肉汤:“怎么死?”
  陆小凤:“输死。”
  
  第十七章 猫捉老鼠陆小凤没有回答,端起牛肉汤的牛肉汤来,叽哩哗啦的喝得个碗底朝天。
  宫九已经坐在陆小凤隔壁的桌前,对面摊老板道:“温一壶女儿红来。”
  骰子又摆在碗里,酒也送来了,整整十大坛酒,有女儿红,也有竹对青。
  
  《孤星传》第三章那少年目光一扫,又大大喝了口酒,仰天长笑起来,抢过裴珏手中的石头,亦自写道:“酒逢知己千杯少,来,再喝一口。”一仰首又喝了口酒,何消片刻,这两个身世不同,性情迥异,但却各有感怀的少年竟将这两葫芦的三斤女儿红喝了一半。
  
  《护花铃》第一五章 长笑天君南宫夫人微微一笑,当下说了十一种酒名,叫店伙送来,无非也只是“竹叶青”、“大曲”、“高粱”、“女儿红”……一类的凡酒,南宫夫人取了一个酒构,在每种酒里,俱都杓出一些,或多或少,份量不一,却都倒在一把铜壶中,轻轻摇了几摇,又滴卜入三滴清水,一滴浓茶。
  
  《浣花洗剑录》第二一章 忍所不能忍金祖林更是不住大声称赞:…好酒!好酒!在下饮酒多年,这般醇厚的女儿红,还是第一次喝到。“
  
  《欢乐英雄》第二五章 情人王动道“女儿红有几种?”耶大路道“只有一种。”
  王动道“为什么只有一种?”
  
  《剑客行》第二二章 毒酒金彩凤已看出了不对,她一个女孩子吃了两杯酒,还毫不在乎,因为她知道这酒是家中窖藏的上好美酒“女儿红”,酒性醇而不烈,展白一个大男人吃个十杯八杯的也不妨事,怎么两杯酒方下肚,脸上便似红布一样,而且双眼射出奇异的光辉,身形竞摇摇欲倒,这是怎么回事?
  郭大路道“因为女儿红已经是最好的酒,无论什么东西最好的都只有一种。”
  
  《剑神一笑》第四章 小姐与大偷“我对女人的经验虽然没有陆小凤那么多,可是也不算太少:”司空摘星再补充说明:“根据我的经验,金银珠宝这一类的东西,一到了女人手里,就好像一坛三十年陈的女儿红到了陆小凤肚子里一样,再想让他吐出来,恐怕比登天还难。”
  
  《九月鹰飞》第三章 摄魂大法车门一开,他就跳了进去,车厢里已有一杯酒在等着他。
  一杯温得恰到好处的陈年女儿红,一双比女儿红更醉人的姐妹花。
  
  
  《陆小凤傳奇》第十章 魂断离恨天酒是用青花磁坛装着的,倒出来时,无色无昧,几乎和白水差不多,可是用新酒一兑,芬芳香醇的酒昧,就立刻充满了这间小而精致的屋子。
  陆小风慢慢的啜了一口,长长的吸了口气,道:“这才是真正的女儿红。”
  
  《名剑风流》第26章 望花楼头香香道:“姑娘来得真巧,我这里恰巧有一粮陈年的女儿红,只可惜早上没有什么好菜,找就亲手去替姑娘撕两只风鸡来下酒吧。”
  
  第27章 惊奇之变俞佩玉也懒得理他,只见他将那还未喝完的女儿红端起来,倒了些在酒壶里,又端起另一酒,在酒壶中倒了一些,用筷子在酒壶中摇动了半晌,倒出杯酒,浅浅啜了一口。
  才笑着道:“俞兄可知道么,喝这「女儿红」一定要对上一半新酒,才能入口,否则就算酒量再大的人,喝了也不免像俞兄一样晕晕欲睡了。”
  他大笑着接道:“小弟见到俞兄的翩翩风采,本来以为俞兄必定是个嗜酒风流的世家公子,谁知俞兄竟连喝酒的法子都不懂。”
  要知这「女儿红」乃是江南的豪富大户人家,在女儿满月时所酿的酒,酒酿成就埋在地下,直到这女孩子长大出嫁的时候,才自地下挖出来待客,这时酒已浓缩成半了,若下对上些新酿的酒,就喝不得。
  女儿红果然是好酒,又香又醇,只可惜此时此刻,无论多么好的酒,喝在俞佩玉嘴里,也只不过是口苦水。
  
  《飘香剑雨》第六十七章 二十天中一篓泰安的名产酱渍包瓜,一只已经蒸熟的羊腿,一方鹿脯,两只风鸡,四只板鸭,一篓关外青稞制成的稞巴,一泥封未开的绍兴女儿红和一澄清的食水,这天争教主的安排,的确是缜密的。
  
  第六十八章 许白更生却见妙手许白哈哈狂笑着,大步走入洞窟,目光闪电般四下一扫,看到石桌上还未吃完的羊腿风鸡,和石桌边不过仅仅剩下少许的绍兴“女儿红”,不禁又自笑道:“想不到,想不到,这山洞里竟是恁地好去处,居然有酒有肉!”
  
  绍兴女儿红,酒味虽醇,后劲却大,孩子自然最先醉了,薛若璧也跟着醉倒。
  
  《七杀手》第六章 人中之龙风从窗内吹进来,带着酒香。
  是真正女儿红的香气,这种小客栈,本不该有这种酒的。
  
  《七星龙王》第一章 亿万富豪之死今天也和平常一样,孙大老板也是在大三元吃午饭的,也喝了一点酒。
  平常他喝的有时是竹叶青,有时是茅台,有时是大曲,有时是女儿红,有时是玫瑰露,有时候甚至会喝一点从关外送来的青稞酒和古城烧。
  
  第七章 抽丝他来的时候,楼上的雅座已经摆上一桌极精致的酒菜,贵客已经在座。
  酒有三种:坛封刚启的是清冽而辛烈的贵州茅台,温和醇美而有后劲的江浙女儿红。
  
  第二十三章 鼓掌一阵清脆嘹亮的声音,忽然自远处传来。
  “二十年的女儿红!”
  
  元宝大笑:“你实在是个聪明人,简直已经快要跟我差不多聪明了,我一定要先敬你几杯。”他居然好像是个好客的主人一样问田鸡仔,“你要喝什么?是二十年的女儿红?还是竹叶青?你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千万不要客气。”
  
  《碧玉刀》血酒黑衫僧道:“中土的酒,多以米麦高梁酿造,这酒却是葡萄酿的,久藏不败,甜而不腻,比起女儿红来,仿佛还胜一筹。”
  
  《离别钩》九百石大米听月小筑的雅室里静静地坐着两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喝酒,喝的是“女儿红”,花四爷喝得不多,另外一个人喝的却不少,好象很少有机会能喝到这种江南美酒。
  
  黯然消魂处这么多天来,只有这一次他是真心笑出来的!
  夜深,听月小筑的人却未静,因为一缸女儿红已经差不多被他们喝了下去。
  计划已完成,一百八十万两银子已经在侯府的库房里,杨铮已将死在蓝大先生的剑下。
  
  《霸王枪》这一条路丁喜笑了笑,从车座下提出了一坛酒,拍开了泥封,酒香扑鼻。
  陈准深深吸了口气,道:“好酒。”
  
  赵大秤皮笑肉不笑,悠然道:“小丁果然越来越阔了。居然能喝得起这种好几十两银子一坛的江南女儿红,真是了得。”
  
  《拳头》初遇狼人蓝兰也不再问,更不考虑,站起来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就带回了十万两银票和两瓶最好的女儿红。
  
  《天涯。明月。刀》第六章 决斗之前倪慧道“我先带你到我们家藏酒的地窖去,如果我们运气好,说不定可以找到6两坛我姑姑出嫁时留下的女儿红。”
  
  《武林外史》第二一章 狭路喜相逢沈浪取杯饮尽,又自叹道:“好酒!不知道是否以江南女儿红为主,以茅台与竹叶青为辅,再加几滴荷叶酒调合而成?”
  老人大笑道:“正是如此!老朽调制此酒,倒也花了不少心思,是以便为此酒取了名字,唤作唐老太太的撒手铜……”
  沈浪截口笑道:“酒味既佳,酒名更妙,此酒饮下时,清凉醒脑,但饮下之后,却如一股火焰,直下肠胃,那滋味的确和中了唐门毒药暗器有些相似。”
  老人大笑道:“调酒之难,最难在成色之配合,那是丝毫也差错不得的,此酒若是将女儿红多调一成,便成了‘唐老太太的裹脚布’,再也吃不得了。”
  
  《湘妃剑》第一七章他说:“小可在此间还有个父执长辈,要去拜见,明日小可定必再来拜访。”他走了之后,“河朔双剑‘的客栈中,立刻送来一桌极为丰盛的燕翅大筵,和一坛窖藏多年的”女儿红“酒,随来掌勺的大师傅说是来自嘉兴最好的酒楼”一心亭“,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命他送来给汪大侠的,并且随附有一张泥金大红拜贴,上面客气而恭敬地写着:”愚晚缪文敬献汪氏贤昆仲。“
  
  《绣花大盗》数十件大案苦瓜大师道:“因为遇见了这个人连我也没法子了。”
  木道人也笑了,道:“我不怪你  上次这人偷喝了我两坛  五十年陈的女儿红  我也只有看着他干瞪眼!”
  
  《萧十一郎》第五十一章 迷情风四娘对酒的辨别,就好像伯乐对于马一样。
  伯乐若说一匹马是好马,这匹马就一定是好马。
  风四娘若说一杯酒是好酒,这杯酒当然也一定是好酒。
  “这是三十年陈的女儿红。”
  
  《新月傳奇》第三章 怜香惜玉的人胡铁花又问楚留香:“你看不看得出这是什么?”他拍着酒坛子:“这一坛是三十年的女儿红,这一坛是最好的庐州大曲。”
  
  她跪在小桌前,用白玉杯替楚留香满满的倒了一杯女儿红,她的一双手比白玉还白,手上还藏着个碧绿的翡翠戒指。
  
  第七章 出价最高的人花姑妈总算松了口气,脸上又露出了甜笑“你要什么样的车子?”“我要一辆由叶财记特别监工制造的马车,要车厢比普通马车宽三尺,车轮比普通车轮宽三寸,行起路来特别平稳的那种。”楚留香说:“我要你在车厢里替我淮备两坛真正二十年陈的女儿红,两坛兑酒用的新绍,七样时鲜水果,七种上好蜜饯,七品下酒的小菜,而且─定要用苏州雪宜斋的七巧食盒装来。”
  
  《银钩赌坊》第一章 好心救美布下这陷断的人,对陆小凤平日的生活习惯,好像全都知道得很清楚。
  酒是陈年的江南女儿红,泥封犹在,酒坛下还压着张纸条子:“劝君且饮一杯酒,此处留君是故人。”
  
  《圆月弯刀》第六章 借刀柳若松道:“难道她是鬼?”
  雪衣女道:“她也不是鬼,鬼也没有她那么大的本事。”
  她想了想,又道:“我知道绍兴有个鬼曾经把人家埋在地下的十二坛女儿红全部偷偷喝了,再把请水装进去;张家口有个鬼曾经把一批从口外赶来的肥羊全都弄死,可是天上地下。绝没有一个鬼能把一个活生生的大姑娘变成母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2 20: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古龙曾在《绝代双骄》中提到过女儿红,但此女儿红非彼女儿红,《绝代》中的女儿红是一种毒草。 《那一剑的风情》中也多次提到女儿红,但因为不是古龙原著,没列其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5 23: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儿红是我们江南常见的酒类,入口绵甜,但后劲十足,宛如江南女子,外表柔媚,而内蕴隽永。 各位侠友若有空到江南来,我必当以此酒待之,痛饮一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4-11 20: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花雕

我没有喝过女儿红 但喝过绍兴的花雕 很好喝的一种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5:58 , Processed in 0.11475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