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31|回复: 5

懒和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18 18: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莫扬。

江湖人称‘张铁骨’,一身横练筋骨。古铜色的肌夫,雄壮的身躯,任谁看了都会肃然起敬,居说他一脚踢死过一头千斤重的牛牯,单手挽住过发疯的烈马。

张莫扬就是这么一个强悍的人。

那天,张莫扬喝醉了酒,唱着歌,摇摇晃晃地走。这位张大侠平时也还比较讲道理,但喝醉酒时就不同了,他喝醉酒时就是一个十足的无赖,所以街上每个人都避之不迭。

但有一个例外──懒和尚躺,懒和尚躺在榕树下睡觉,看也没有看一眼。

懒和尚是一个野和尚,十年前就来到破庙。

张莫扬在这个小城中极有名气,懒和尚也是。

张莫扬出名是因为不但武功好,而且江湖名声高,懒和尚出名却是因为‘懒’,懒的简直不象话:整天象死人一样躺在供桌上,蚊子盯他的脸,他不用手赶,皱皱眉,努努嘴,蚊子就跑了;苍蝇在稀屎中爬来爬去,又飞到他嘴唇上,然后顺着人中爬到鼻孔中,懒和尚哼一哼气,苍蝇就吹走了;村中小孩子经常成群结队到庙里去,扒开一人多高的野草,找到懒和尚,围在他旁边,蹲了一大圈,嘻嘻笑笑,懒和尚睁开左眼看一看,睁开右眼看一看,然后又闭上眼睛睡他的觉。

张莫扬因为名声而得到别人尊重,懒和尚因为名声而到处遭人白眼;张莫扬身上散发的彪悍使得最凶恶的狗都不敢朝他叫,懒和尚身上散发的落魄劲使得最老实的狗也敢朝他叫。

可是这个连狗都看不起的人,居然对连狗都退避三舍的人无动于衷!简直太不应该了!

张莫扬一把揪住懒和尚,醉眼斜乜着道:“大家都对我点头哈腰,为什么你不点头哈腰?你是不是觉得当和尚就了不起?”

其实懒和尚不是觉得当和尚就了不起,他对谁都是爱理不理的样子。如果非要说他看不起什么,那便是看不起世间所有的人。

张莫扬一拳打在懒和尚的腹中,咚的一声,把懒和尚打飞半条街。

懒和尚飞出半条街后,重重摔下,摔下时又砸烂了三个摊贩,身子余势未减,一直滑到胭脂楼下,胭脂楼上正巧有几个姑娘凭栏招客,看到这一幕,同时惊呼,瞧她们瞠目结舌的样子,就象是浑囵地咽下了一个大鸭蛋。

张莫扬这一拳的力道完全可以打死十头牛。懒和尚有没有一头牛那么强壮?当然没有!

就在人人都以为懒和尚必死无疑时,懒和尚缓缓爬了起来,缓缓往他那破庙中走,竟乃是看也不看张莫扬一眼。

张莫扬忽然清醒了许多,一清醒就汗毛倒竖,但面对满街目瞪口呆的人,张莫扬又觉得受了奇耻大辱,当下狂吼一声,一个虎窜过去,一拳打在懒和尚背上──咚。

张莫扬这一拳运足十二层力道,不要说是人,就算是一堵墙也必将倒塌。奇怪的是懒和尚只被打的一个踉跄,非但未倒下,反而继续往前走,就象往常有顽童在背后朝他扔石子一样懒的去理会。

懒和尚走远了,人们才看到他方才站立的石板上出现两个一寸余厚的脚印,他背上的衣服也出现一个拳印,拳印中的布已经化成灰,簌簌跌落。

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被打的人若无其事,打人的人反而死了。张莫扬打出那一拳便再也不动了,伸出的拳头也未收回,仿佛泥朔木雕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莫扬哗啦一声萎顿下去,他一萎顿下去便象一坨屎般四处摊开。

张莫扬方才那一拳把自已全身的骨骼、内腑一骨脑儿震碎了,外表的皮肉倒是完好无缺,所以此时看来哪里还象是一俱尸首,简直是一只皮襄装了一堆的杂碎。

[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08-5-18 18:51 编辑 ]
发表于 2008-5-28 16: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不写故事实在可惜了。一些故事杂志也有武侠类栏目的,忘了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8 19: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写了!
赚点本钱回家,搞黄鳝。
结束流浪生活。

有空时或许还会写上一点,但不会再投稿了。
猪多肉贱,网络写手这么多,谁都可以拿起笔来写几行,排队也轮不到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28 19: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盗熊飞》
熊飞被通辑,逃了三天三夜,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小镇的酒楼前。此时肚中咕咕叫,鼻中闻到阵阵酒肉香昧,两条腿便象长了根一般舍不得走。

酒楼上座无虚席,熊飞见窗边一副坐头只有一个年少公子,走了过去,在公子对面坐下,抱一抱拳,道:“有扰。”对酒保道:“切两斤猪头肉,十个鸭头,一碟花生米,一坛烧刀子,快快快。”酒保应声而去。

这个公子明眸皓齿,肌夫白嫩如羊脂,显然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她见熊飞长的五大三粗,一声‘有扰’说的跟鸭子大叫一般难听,秀眉一蹙,红唇一眠,强忍住笑。

那女子道:“在下伍媚娘,兄弟如何称呼?”熊飞道:“熊飞!”伍媚娘笑道:“关中有个大盗,七省的捕头也捉不住他,好像叫做飞熊,刚好跟兄台的名字相颠倒!”熊飞道:“就是俺,‘飞熊’是俺外号。”伍媚娘一惊,仔细打量熊飞。

酒保送上酒食来,熊飞才喝了两碗,酒楼下就‘通通通’走上一伙带刀、带叉、带索的捕快来。为首那捕头叫张三保,祖传刀法十分了得,居说与他交手过手的人,没有一个抵挡得住四刀,所以张三保的江湖外号叫‘张三刀’。

张三保喝道:“都爷捕盗,闲杂人等不得妨碍公事,速速离去。”客人与店伙乱成一团,四散奔逃。熊飞心道:“老子偏让闲杂人等妨碍你的公事。”猛灌一口酒,塞几条猪尾巴在口袋里,然后提起屁股下的板凳一翻乱砸。不管是闲杂人还是捕快,一骨脑儿砸倒。

张三保还没有来得及拨刀就被逼的滚下楼梯,张三保躺在楼梯下骂道:“小子,你有种。”

熊飞心道:‘老子这几天走了一千余里,鹰抓孙还是追到,不知来了多少,快快逃命。’穿窗而出,跃到大街上没命地奔逃。跑了三里,见伍媚娘见喘吁吁地跟着来,熊飞道:“你跟着俺跑什么?”伍媚娘道:“谁跟着你了?”

熊飞又跑了两里,来到一个渡口,回头一望,见伍媚娘已落下一段距离,但仍是跟着来。熊飞心中臭美道:‘这小娘皮莫非见俺武功高,想做俺媳妇不成?’坐在地上休息,等伍媚娘到了近前,一跃而起,道:“还说没跟着俺!你跟着俺跑了五六里哩!”

伍媚娘手掩胸口,气喘吁吁,过了好一阵子才平息下来,柳眉一轩,道:“谁跟着你了?你跑你的,我跟我的。若是我跑在你前面,那不成你跟着我?”熊飞奇道:“我被捕快追捕,你又跑什么?”伍媚娘双眉一展,乐道:“捕快来捉我,又不是来捉你。”

熊飞懊恼不绝,道:“早知不是来捉俺,俺大可痛快地喝酒。”拿出猪尾巴来啃,又道:“你一个女子,捕快捉你做什么?”

伍媚娘不答,走到渡口边,高声道:“船家!渡我过河。”

(一个编辑看了这段对我说:‘一开始就对话,谁愿看?写了这么多,故事根本就没有发展;文章应该象电影一样有镜头……’听了他这话,我彻底打消投稿的念头了。我希望你能成功,如果成功不了,我更希望你能坦然面对。有句老话说的好:放下屠刀立即成佛。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继续写下去,万一不成,随时可以回头。人生就是这样。)

[ 本帖最后由 金 于 2008-5-31 00:49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5-30 19: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唉,这立刻就令我想起了“大铁锤”。编辑的话有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5-30 19: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大铁锤?

编辑的话是对还是,再也不重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5-24 05:50 , Processed in 0.06596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