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57|回复: 7

[原创]七杀*逍遥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14 15: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有人问我听过琴没有? 我一定会说听过 而且还听过很多名曲 高山流水、广陵散…… 然而如果有人问我听过逍遥琴没有 那我只能无语……

逍遥琴是一把琴 一把很奇特的琴 逍遥琴的主人是一个女人 更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 在江湖上行走 你也许见过逍遥琴 但你绝对不会见过逍遥琴的主人 除非你是个死人! 没有人知道逍遥琴的主人从那里来! 江湖人只知道 自从逍遥仙子踏入玉门关的那一天起 武林中从此又多了一个煞星! ──玉门关外河西八怪的喋血便是这场杀戮的开始! 从此后, 凡是逍遥琴的琴声飘荡的地方 那里必然有令人惨不忍睹的断臂残肢! ──太行三十六盗可以说是实力雄厚的绿林豪杰了 然而,一夜之间,气势雄壮的太行山寨便只剩下了一堆堆的血肉 究竟死了多少人,恐怕也只有死去的人才知道了! ──洞庭湖上横行的闹海龙王丁天赐是南七省的总舵主 在一个宁静的夜晚 丁天赐的水寨却骤然失去了往日的喧嚣 洞庭湖也变成了一个血池,令附近的渔民足有三个月没有下湖! …… 宁遇夺魂笛,莫闻逍遥琴! 江湖上在不知不觉间便多了这样一句歌谣!

峨眉天下秀! 秀丽的峨眉山是蜀中的名山 更是一个方外之人清修的好去处! 天机是我的一个酒友 虽然他不太能喝酒 也虽然他是一个高僧 但他确实是我的酒友! 每次看到他 我的心就分外的平静 于是喝起酒来我也喝的格外的多 这次也不例外 我醉倒了 醉倒在天机的伏虎寺前 而天机这个老东西 居然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我睡在他的家门外! 我实在搞不清这个老和尚! 我掸了掸沾满酒渍和灰尘的长衫 有些自嘲地看着伏虎寺那巍峨的庙门 都已经日上三竿了 庙中的僧侣还没有起来 看来都是给天机教坏了 我心中笑着想道 慢慢地踱上台阶,我踏进了伏虎寺 我一定要质问天机为什么把我扔在门外 这还是朋友吗? 就在我正想着如何报复天机这个老顽固的时候 我看见了一幕 一幕令我终身也无法忘记的情景! 就在现在,每当我想起当时伏虎寺中那些惨肢断臂 我仍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我发誓我是第一次看到了这么残忍的场面! 我立时蹲在地上,把昨夜的酒昨夜的肉和着苦汁吐了出来! …… 久久 我缓缓站起 含泪扫视着整个院子 到处都是血迹,有的甚至还是鲜红的 我不忍再看,疾步冲进了方丈 方丈中空无一人 天机也不在 我忽然抱起头又蹲了下去 我实在不敢想象天机也在院子中! 我忽然有些明白我为什么会躺在寺门外面了!…… …… 江湖上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夺魂笛的声音了 然而,就在峨眉山上逍遥琴再次飘扬过后 江湖上又有了夺魂笛! 我不知道天机是否死在伏虎寺中 我也不知道怎么找逍遥琴的主人──逍遥仙子? 然而,我却一定要和逍遥仙子分个高下 一定要让夺魂笛和逍遥琴相遇一次 不为其他 只是我一定要知道她为什么要杀死伏虎寺的僧人 如果他们是那些烧杀抢掠的强盗 如果他们不是在我的身旁悄无声息地死去 我也许不会放下手中的酒杯 依然在和天机下棋喝酒……

三个月! 我终于在三个月后的某一天见识了逍遥琴! 在这三个月中 我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着 ──死在逍遥琴下的人为什么会被肢解?? 而且还是那么多的人同时被肢解! 我虽然也以夺魂笛发出的音波杀过人 但死在夺魂笛下的人都是七窍流血 当场震死的! 我从来不敢想象逍遥琴把人肢解的情景! 我也想不到为什么逍遥琴能把人肢解?? 直到这一天 直到我为了龙马镖局的事情来到了邛崃山阎王寨 也就是在一棵参天大树上 我才真正明白了逍遥琴的可怕力量 我也忽然想通了这句话: 宁遇夺魂笛,莫闻逍遥琴!

那一天 邛崃山阎王寨的寨主金环刀沙千道分外高兴 ──他抢劫了龙马镖局运送的八十万两饷银! 无论是谁面对着八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 恐怕很难有不动心的吧? 何况沙千道这位蜀中的绿林霸主干的就是这种买卖 八十万两可是一大票! 因而沙千道这天破例在阎王寨中大摆起庆功宴! 我到阎王寨的时候已经是午时左右 此时阎王寨完全沉浸在狂欢的气氛当中 吆五喝六之声此起彼伏! 我是受龙马镖局的总镖头龙在天的请托才伸手管这件事的 以我的为人,我是不会接受别人的请托的 但龙在天不同 不是他的人有什么与众不同 而是因为他是天机的外甥! 我的朋友太少 天机无疑是一个! 如今天机既然已经惨死 我不能不为他的亲人做些事情! 虽然这并不能换回什么 但我还是希望天机能够在九泉之下瞑目! 但我也知道 在我没有找到杀天机的真凶之前 天机是绝不会瞑目的!

我知道阎王寨并不是什么好路数 所以逍遥琴也应该会对它下手 也所以当龙在天在一个破旧的小酒馆找到我的时候 我便乜斜着一双模糊的眼睛答应了 ──人醉而心不醉!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 所以我想龙在天可能在天机那听说过 所以当他看见我点头时 他便如释重负地走了 走时还不忘为我付了帐

乐极而生悲! 我想沙千道怎么也不会想到夺魂笛会光临他的阎王寨! 我静静地在一棵参天大树上观察着阎王寨的地势 想着行动的步骤 阎王寨既然能够横行川中 那它当然有它自己横行的理由 没有实力的帮派怎么也不可能在血腥的江湖上横行的 ──这是一个千古不变的真理!

午时的太阳令我非常难受 我讨厌这种强烈的阳光 这正如我讨厌血腥一样 所以我只有喝酒 不断的喝酒 …… 我又倒进了一口酒 然后才飘身下了那棵大树 然而── 正当我准备走进阎王寨的时候 我的感觉告诉我 ──有人来了! 我只好又回到了树上 然后我就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一个我最想见到的人 从树下缓缓飘过……

那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呀?! 如果不是那玲珑的身材 我真怀疑自己是在大白天里见着鬼了! 浑身上下全都笼罩在无尽的黑色当中 纤细的手指上也有一双黑丝织成的手套 怀中抱着那具令人丧胆的逍遥琴 ──是一具黝黑的古琴! 我意识到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逍遥仙子了? 然而 就在我这一瞥之间 那个神秘的女人已经飘进了笑语喧哗的阎王寨!

沙千道正和他的兄弟们在畅饮 还有一群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妖艳女人在陪酒 忽然 整个寨子静了下来! 就在这一瞬间 时间仿佛也已经凝固! 沙千道举着杯惊异地看着门外那个黑色的身影 不知是惊诧还是恐惧? 你是人是鬼? 良久 才有一个头目壮着胆子问道 黑影没有说话 然而整个寨子中的人却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太阳依然是高高在上 没有人见过鬼,也没有人见过幽灵 更没有人能忍受大白天的看见这样一个不人不鬼的身影?! 所以当沙千道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的时候 沙千道很是愤怒 ──居然有人想来阎王寨捣乱!

黝黑的琴弦在阳光下发出妖异的光芒 黑衣女人就在阳光下静静地站着 象一尊死神的塑像 沉重地压在阎王寨一干强人的心上! 忽然 她动了起来! 坐下、抚琴…… 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 沙千道有些茫然了 ──难道这个奇怪的女人就是为了找个地方弹琴? 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沙千道很明白善者不来的道理 何况 一个女人走进匪窝弹琴说出去谁会相信!? 除非那人是疯子! 沙千道对几个手下打了个手势 立时便有七八个好手围了上去 ……

我静静地听着逍遥琴的声音 从音律中我隐隐听到了杀伐 然而我却很奇怪 奇怪如果这就是逍遥琴的声音 那怎么可能伤人呢? 更不要说把人给肢解了! 这只是普通的音律 根本还不如我的夺魂笛发出的那种致命的音波! 可是就在这时 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也看到了一幕惨剧! 七八个阎王寨的好手就在靠近黑衣女人的时候 我发现似乎那里的空气开始了震动 就在几个人忍不住挥刀劈过去的时候 我似乎看到大地上忽然出现了几根风柱 风柱过后 地上便只剩下了一堆残肢断骸! 血雨飘飞中 却没有一滴血飞到黑衣女人的身上 ──所有的血都在靠近它身旁三尺左右时仿佛忽然蒸发了!…… 好神奇的罡气! 我在心中大声叫道。 …… 阎王寨中的惨象我实在不愿意想起! 我自问绝不是逍遥琴的对手 所以当我看到阎王寨中的血腥时 我只有倒卧在了大树上! 那种呕吐的感觉忽地便涌了上来 我强忍住 直到看着那个神秘残忍的女人静静离开 ──至始至终她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除了坐下弹琴外更没有其他一丝动作! …… 龙在天轻松地到阎王寨找回了八十万两镖银! …… 而我,便从此跟踪上了这个神秘的女人!

行行复行行 这个神秘的女人似乎知道有人跟踪她 这从她故意绕来绕去就不难看出来 然而 尽管如此 我还是不得不跟着她 的确 我打不过她 这并不是说我的武功不如她 只是在我没有想明白如何破解她的那种神奇的罡气功夫前 我还不想和她正面对战 那样我根本没有靠近她的机会 虽然我的夺魂笛可以制敌 但是我很有自知之明 我在夺魂笛上的功夫是绝不会令那个女人毙命的!

巫山。 神女峰。 秀丽的山色沉浸在夕阳下 那个女人就在这样一个时刻来到了神女峰 风轻柔地吹着 在山色掩映中 我终于看见那个女人走进了一座小楼 一座完全是用翠竹搭就的小楼 云里青山雾里楼 东风无语夕阳愁 此情此景我忽然想到了这样一句诗 那个黑衣女人就这样进了那座神秘的小楼 我只有停在了小楼外面的竹林内

……

少林。 巍峨的少林寺在黄昏中显得格外肃穆。 自达摩一苇渡江始 少林派一直都是武林的泰山北斗 七十二绝艺更令天下武林侧目 所以只要能当上少林的掌门 那他就一定会成为天下英雄仰慕的对象 天心大师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已年过六旬 执掌少林已逾十年 十年间 在天心大师的主持下 武林中少了许多的腥风血雨 少林的威名也和天心大师的威名一样如日中天 盛极一时!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不知道是谁说出过这样一句话 于是 在这句话的激励下 有人来到了少林寺 这个人浑身黑衣但却明显是女人 所以少林寺的知客绝不允许这样一个女流踏进少林 ──这是少林多年的规矩 规矩往往会害死人 我想这是连达摩祖师也想不到的事情! 如果他泉下有知这个规矩会害死那六个拦阻黑衣女人的少林弟子 不知道他会有何感想呢?! 就在知客僧通明婉言劝说黑衣女人不要进寺的时候 没有任何征兆地 黑衣女人忽然手指轻微地动了一下 这一下就连通明身后的五个师兄弟都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然而 就在这不到一息的时间里 通明僧直直地倒了下去 他至死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对他下毒手 另外五僧惊异地看着倒下的通明 顿时全都明白了黑衣女人来意之不善之极! 于是五僧齐齐冲了上去 罗汉拳 伏虎拳 大力金刚掌 全都向一个人招呼 ──就是那个静静站在那里的黑衣女人! 黑衣女人冷冷哼了一声 全然不睬那些拳风掌风 如幽灵般缓缓飘了起来 看似美妙的缓缓升起 但却很自然地躲过了激荡的拳风掌风 就好象她从来就在空中一样 五僧一击落空 立即撤招换式 显示出少林弟子的不凡修为 然而 黑衣女人却无暇欣赏这些 她只是在空中挥了一下左手弹了一下右手五指 然后五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安然地去了他们一直想去的地方 黑衣女人落在地上 生怕弄脏了衣服似的 远远绕开六僧 头也不回地踏进了少林寺那威严的牌匾之下 ……

山雨欲来风满楼 最近江湖上颇不平静 洞庭水寨 太行山寨 峨眉山的伏虎寺 邛崃山的阎王寨 武夷山的逍遥派 泰山剑派 …… 黑白两道不断有灭门惨祸发生 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一个人干的 ──逍遥仙子! 逍遥琴已震撼了整个江湖! 逍遥琴几乎已经成为死亡的代称! 致使不少人闻琴色变 青楼的生意一下子一落千丈 谁也不愿意花钱去买琴声听! ……

神女峰上小楼耸立 我已经躺在树上三天了 三天以来 我再也没有看见那所谓的逍遥仙子! 我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只要是我认定要做到的事情 我还没有做不到的! 所以我继续等待! 等待逍遥仙子的出现! 等待一切机会的出现!

夜幕再次降临 忽然 我浑身一震,不自觉地向小楼望去 微弱的灯光中 黑衣黑面的她端坐在窗前 响起了悠扬的琴声 没有杀伐 只有轻灵 叮咚的声音在她的指尖流淌 我不禁沉醉了! 良久良久 我如痴如醉地端坐在树梢 不禁端起夺魂笛吹奏了起来……

雅客远来,贱妾失礼了。 一曲既终 她竟然轻盈站起,冲着我隐身的方向开口道 我懒懒伸了个腰,长身而起,飘然落向小楼下 仙子妙音,不才佩服万分! 公子见笑了!山风清凉可待客,山居清净可容君? 哈哈哈哈 长笑声中我飞身上了那座小楼 ……

我不知道在小楼待了多久 我只知道当我再次踏足江湖的时候 侯鸟已经南飞 江湖已经不是江湖 血雨飞扬 门派零落 处处都有逍遥仙子的传言 她不是女魔头 可传言中她比女魔头还要可怕!

我迷惘了! 于是我只好继续去喝酒 继续追寻那一段失去的回忆! 是美好还是痛苦? 我早已记不清楚! 我只知道 江湖已不再是道义的江湖 不管是谁 只要杀了人 都可以推脱到逍遥仙子的头上 因为她神秘 更因为她从来都不否认 因为她根本不需要去澄清这一切 因为逍遥琴只有一个 因为这一切也只有我最清楚 ……

【后记】 有时候,江湖传言比什么都可怕!善良可以成为罪恶,好人也可以成为坏人。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请千万防备流言!

发表于 2004-11-14 16: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梦生此文,让我想起六指琴魔~! 如果龙大侠是大侠的话,那梦生就必是一把璀灿地书生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15 00:5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顺畅,是写比逍遥琴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1-15 18: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痴心情长剑在2004-11-15 0:55:57的发言: 好文/顺畅,是写比逍遥琴的?

很久以前写逍遥琴的,昨天翻开,草草整理一番,就搬了上来……收笔的比较快一些,可能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2 15:5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可叹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4 01: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有点儿象六指琴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11-24 19: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vivian在2004-11-24 1:23:43的发言: 感觉有点儿象六指琴魔~~~~~~
我好像没有看过六指琴魔,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4 20: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笑花主人在2004-11-24 19:55:49的发言: 我好像没有看过六指琴魔,呵呵……
我看过,所以我说有点象哦~~ 笑花没有看过,那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3-4 07:48 , Processed in 0.06821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