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90|回复: 10

[原创] 乱弹古龙之三:陆小凤与他的朋友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19 23: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陆小凤的故事,我一向只承认五部半,即《陆小凤傳奇》、《凤凰东南飞》、《决战前后》、《银钩赌坊》、《幽灵山庄》和《凤舞九天》的一部分。我记得有一种说法,是《凤舞九天》大部分由薛兴国代笔,当然这是网络上看来的,并没有经过仔细考证,更没有向薛兴国打听。至于在网上那里看到的也记不起来,我一向疏懒,写这些东西纯粹是为了兴趣,所以只凭感觉,兴之所至来上一段,无兴趣时一个字也写不出来。逐字逐句进行分析考证,我没有那个兴趣,也不会引经据典的拉出于东楼陈晓林之人编写的古龙小说目录来,我知道依据那个目录我有很多想法是不能成立的,比如我并不认可《英雄无泪》是古龙的亲笔所作,包括《剑神一笑》等等。自然我没有什么依据,古龙已经死了,不过即使他活着,怕也不能搞明白很多问题。我读东西先要看文笔如何,文笔差劲即便是真知灼见也看不下去,当然这与我的潜意识有关,因为我自已的文笔相当差劲。所以古龙后期和前期的很多小说我都没有完整的读过,即使读了也没有什么印象。我之所以写些玩意儿,纯粹是为了好玩,至少比傳奇之类的网络游戏好玩得多。

一个作家在形成了风格后是很难改变的,所谓的突破也只是在原来基础上突破,那也是一个渐进渐变的过程,并且突破只能是向上突破,没听说过向下突破的,如果向下突破,那就是堕落。我在读《英雄无泪》时极为奇怪的一个现象是古龙风格大变,而且这种变不是前进而是后退,虽然那也是极为“古龙”的文字与情节,但还是能分辩得出来──千年古树上结出的花与花瓶中的花总有些区别的,那怕它们是一个种属。不过现在没那个兴趣,有兴趣了可以仔细的作一些分析。

《凤凰东南飞》即是《绣花大盗》,兹引原文如下:““陆小凤本就是个傳奇人物。他大破青衣楼,困死霍休,捉拿绣花大盗,和公孙大娘定计逼出了金九龄的口供,早已全都成了江湖中家传户诵的傳奇故事,那也就是“陆小凤”、“凤凰东南飞”两篇傳奇中说的故事。”(见决战前后第六章”老实和尚“)《凤舞九天》很难看出来有代笔的痕迹,但是很难不等于看不出来。《剑神一笑》我不承认,因为文笔差劲之极,所以很怀疑是先有电影后有小说,不过怀疑只是怀疑,我并没有任何证据。

陆小凤与楚留香是差别很大的人物,虽然整体上看相象之处甚多,比如他们都是风流潇洒,都是武功机智过人,都勇于同黑恶势力作斗争并能获取最后胜利,都能如高级侦探一样根据蛛丝马迹层层剖析而作出正确解答。但相似并不等于相同,哲人告诉我们,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样事物,所以楚留香和陆小凤也不会完全相同。古龙写楚留香的时候是六十年代末期,他的年龄大约在32岁左右,写陆小凤时是七十年代中期,年龄大约在37左右,之所强调他的年龄,不是显示我有多么渊博,事实上这些资料在网上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只是想说明心境对一个人的改变。比如我们在十七十八时可以为了一场失败的爱情痛苦得在纵酒后痛哭,甚至可以舍弃自已的生命,现在未必有那样的想法,如果我现在再来一场失败的话,我会想着如何寻找下一个目标,绝对不会一个人猛喝闷酒猛抽香烟的。如果用一个例子来比喻的话,楚留香就是freshman,刚刚成为所谓的天之骄子,意气风发,浪漫激情,骄狂得不可一世,以为世界就踩在脚下,四年过去开始步入社会之后,曾经的梦开始破碎,开始尝到生存的艰辛,在努力奋斗了一些时间后,开始走向成功,但这时,他的张扬已不复存在,已不会有天大地大没有我大的想法,他已经不会作秀,名声、成就对于他是一种想逃脱又逃脱不了的负担,他想过一种安静的生活而不可得。那么恭喜你,你就成了陆小凤了。

这个我们可以从古龙的经历来看,也许可以理解得深一点。古龙在写《铁血傳奇》时正处于转型期,也是他向“大家”迈进的时期,这个时候的他是那么的急于成名,他开始找到了不同于金庸的创作方法并向这个方向努力,作为一个年龄不太大的人未免会有些轻狂,当然他也有轻狂的资本,也许是在这种心态下产生了楚留香,但陆小凤所产生的时候,他已经名利双得,名气对于他也成了负担,他想再求新再求变再求突破,但得到的只是挫折失败,对于历经沧桑的古龙来说,年少轻狂得意已成为过去,换句话说,他不再沾沾自喜于浅薄的美丽,而是自觉不自觉的描述着人生的无奈与艰辛,这种心境,必然要投射到作品中去,所以陆小凤有了两条胡子──他成熟了。

陆小凤与霍休的青衣楼斗,不是他自愿的,也不是他饱暧无事想找点乐子,上官跪下来求他,他象兔子一样蹿掉了,直至后来才一步步被卷入了故事之中;他斗金九龄,也不是他对那个案件多么感兴趣,似乎比起破案这样轰轰烈烈的大事来,和司空摘星比赛翻跟斗更为好玩些,他是在别人激将之下才参与这个无聊的游戏──当然对于读者来说,是非常有聊的;他参与到西门与叶孤城的决战中,是因为两个人都是他的朋友,纯粹是为了义气与友情,不想看到两个不世出的惊艳绝才的相互毁灭而已;他远赴东北寻找罗刹牌,是被人冤作了凶手,想洗脱自已的无奈之举;他唯一主动的可能是幽灵山庄的故事,但古龙随后立即安排他东渡倭奴之地,他开始想逃避这个江湖了──但江湖是不会放过他的。在陆小凤的故事中,几乎看不到他是为了成名才去做些令人感兴趣的事情,因为名气对于他已不再是荣耀而是一种负担,这与当时古龙的心情是非常接近的。在《陆小凤》中,经常可以看到这样近于无聊得可有可无的句子:为什么你是陆小凤?为什么你是西门吹雪而我是叶孤城?从逐名而不可得,到去名而不可去,是古龙心境的一个转变,也是楚留香与陆小凤的区别之一。

古龙把这样意思的话给了陆小凤:浪子是不会跳河的,除非天气很好,河水很温暖,恰好河里又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在洗澡。与之相似的话在《大地飞鹰》里有这么一句:“你不能死,我也不能死,我们连老婆也没有娶到,又怎么能死?”这样的话并不怎么高尚,甚至于有些自私,大违“侠”的本义,不过陆小凤也从没有自称过什么“侠”,他说过:我是陆小凤,不是陆大侠,大侠只会揍人,不会挨揍。他只不过是个人而已,我们不可能要求他象雷锋、王铁人一样伟岸高大──如果在现代社会选择一个侠之大者的话,我会把这个称号给予雷锋而不是只会发发牢骚的所谓精英,雷锋做的很多事是本职以外的工作。作为人来说,自私是一种天性,如果人不自私的话,就没有争夺、战争。不要以为尧舜禹汤是人之楷模,尧舜是原始社会末期的部落首领,在生产力极为低下的时代,他想自私也自私不起来的,因为没有那个条件,到了禹就不一样了,他开始“家天下”,这不是他的思想境界问题,关键在于他具备了“家天下”的条件,至于汤,他是因为攻打禹的后人──桀──而成名,那是赤裸裸的暴力劫取了,也并不是为了什么仁政,所谓的“以德配天”只不过是为了解决理论上的战争正义性的问题。到后世的皇帝,更加自私的不用提,把天下的财产子民都当作自已的家业。现代的人怎么说呢,如果都不自私,相信法院这个工具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所以我们认为侠是大公无私只有别人没有自已的想法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在自私之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别人帮助或是见义勇为就足够了,并且这种帮助是不以换取功德碑或锦旗为条件的。之所以罗嗦许多的原因,是想说明陆小凤不是一个虚无的侠或神,而是一个真实的人,引用古龙在《决战前后》中的一段话──陆小凤道:“我们这些人,有的喜欢钱,有的喜欢女人,有的贪生,有的怕死,可是一到了节骨眼上,我们就会把朋友的交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至于楚留香,呵呵,骗骗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或是充满幻想的老男老女倒是可以的,我在十岁以前就经常幻想自已能成为孙悟空多好。

陆小凤并不是一个处处成功的人,应当说他很多时候是失败的。比如斗霍休,如果不是霍休的机关出了一个问题,可能就没有后来的故事了;再比如斗金九龄,他好象是赢了,但失去了薛冰,“我现在就要去见她了,而你却要很长很长时间”──金九龄;再比如银钩赌坊中,是借助西门吹雪才击败了岁寒三友,但即使这样他也没有任何胜利,因为他只是在玉罗刹设的局中的一枚棋子而已;再比如幽灵山庄,他最后取得的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至于决战前后,他只是一个局外人,西门与叶孤城的交战是他所不愿看到又无力阻止的。在年少轻狂的人看来,没有失败,因为失败是成功之母,但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知道,失败就是失败。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不但需要时间,还需要阅历,这个阅历,不是坐在书房里读读书就能得到的。所以陆小凤也经常为失败而低沉失落:陆小凤已醉了。因为他想醉,他非醉不可……既已错了,又何必再错,心已死了,人又何必再死?旧恨已够多,又何必再添新愁?血已流得够多,又何必再流……话已说得够多,又何必再说,人既已醉了,又何必再留……天下本无不散的筵席,此刻又何必不散?该走的总是要走,此刻又何必不走?──《凤凰东南飞》;陆小凤忽然觉得连自己都已迷失在雾里。这件事他做得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银钩赌坊》;“我的心是不是真的已死?我是不是真的已像死人般毫无作为?这问题也只有他自己知道答案。晨雾凄迷,东方却已有了光明,他忽然挺起胸膛,大步走向光明──《幽灵山庄》。但陆小凤终究展现了人性中高贵的一面,他并没有在失败的打击下沉沦,而是重新开始自已的生活──挺起胸膛,大步走向光明。

西门吹雪是一个独特的人物,他的影响甚至要超过了陆小凤。可惜的是古龙在篇首的几个短章中除了老实和尚与花满楼外,都写得不怎么样,西门吹雪尤为之甚。说实在话,《陆小凤傳奇》中的西门吹雪除了性格怪异剑法出众外,并不见得与中原一点红有什么区别,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他不是为了钱而杀人,因为他并不缺钱,还有就是他的剑法可能比中原一点红高明些。在《凤凰东南飞》中古龙雪藏了西门吹雪,写出了一个叶孤城,然后在《决战前后》中,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开始正面撞击,也就是这里,西门吹雪的形象才开始完全的站了起来,他开始在个人的追求、生命价值的体现与尽人夫尽人父责任的冲突中展现人性,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一个毫无生气的剑手。对于一个剑客来说,他的终极目标就是剑,他的生命价值就是通过剑来体现的,这和一个作家一个艺术家并无区别。为了实现他的追求他要牺牲常人所不可缺少的东西,古龙有这样的话可以作为一个注脚:“作为一个作家,总是会觉得自己像一条茧中的蛹,总是想要求一种突破,可是这种突破是需要煎熬的,有时候经过很长久很长久的煎熬之后,还是不能化为蝴蝶,化作茧,更不要希望练成丝了。/所以有许多作家困死在茧中,所以他们常常酗酒,吸毒,逃避,自暴自弃,甚至会把一根“雷明顿”的散弹猎枪含在喉咙里,用一根本来握笔的手指扳开枪擎口扣下扳机,把他自己和他的绝望同时毁灭。/创作是一件多么艰苦的事,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恐怕很少有人能明白。/可是一个作家只要活着就一定要创作,否则他就会消失。/无声无息的消失就不如轰轰烈烈的毁灭了。/所以每一个作家都希望自己能够有一种新的突破,新的创作。对他们来说,这种意境简直已经接近“禅”和“道”。/在这段过程中,他们所受到的挫折辱骂与讪笑,甚至不会比唐三藏在求经的路途中所受的挫折和苦难少。/宗教、艺术、文学,在某一方面来讲是殊途同归的。在他们求新求变的过程中,总是免不了会有一些痛苦的煎熬。”如果要解释西门吹雪与叶孤城为什么要相约一战的原因,那就是他们都想通过决战来体悟剑的精义,实现自已的突破,并不是既生瑜何生亮的仇恨。西门吹雪为了实现这种突破,可以牺牲自已的生命。我们来看他与叶孤城的对话:

西门吹雪忽然道:“你学剑?”

叶孤城道:“我就是剑。”

西门吹雪道:“你知不知道剑的精义何在?”

叶孤城道:“你说。”

西门吹雪道:“在于诚。

叶孤城道:“诚?”

西门吹雪道:“唯有诚心正义,才能到达剑术的颠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叶孤城的瞳孔突又收缩。

西门吹雪盯着他,道:“你不诚。”

叶孤城沉默了很久,忽然也问道:“你学剑?”

西门吹雪道:“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叶孤城道:“你既学剑,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在诚于剑,并不必诚于人。”

西门吹雪不再说话,话已说尽。

陆的尽头是天涯,话的尽头就是剑。”

关于这段对话,林保淳先生有独到精辟的见解,原文找不到,故无法引用,有兴趣的可以网上找下读一读,我在这里只是说点不同于林先生的也是不成熟的看法。作为寂寞高处不胜寒的二人,对剑的理解也并不是完全相同,虽然在某一方面来讲是殊途同归的。西门吹雪认为的诚是诚于人这个价值的本体,叶孤城认为的诚是对于剑的诚,对于目的的诚;西门吹雪认为的诚是广义的诚,叶孤城认为的诚是狭义的,“诚于剑,我就是剑”;西门吹雪认为人本身的价值得以体现后才能达到艺术价值的体现,叶孤城则认为是为艺术而艺术,只要能体现出艺术价值与终极目标。这是个世界观的问题,并不是因为他们都达到了颠峰就可以消除,世界观是不太好统一的,所以“西门吹雪不再说话,话已说尽。陆的尽头是天涯,话的尽头就是剑”。以实践来检验真理,但事实上是谁败了呢?以剑术论,叶孤城胜而西门败;以结果论,西门胜而叶孤城败。叶孤城的败是因为他不诚于人的结果,西门的败是因为他不诚于“我”不诚于剑的结果。

二人的区别在于上面的这段对话,虽然他们都喜欢穿白色的衣服,都是剑法高绝,都是那么的冷漠寂寞。之所以叶孤城总让人感觉有三分邪气,原因也正于此。不过二人的说法那个更正确些,是没有答案的,这也是古龙在他的创作中所困惑的两个方面吧,我总认为人都是矛盾的,特别是站在岐路上时。

老实和尚是《陆小凤》中少有的写得近于完美的人物,当然不是说老实和尚这个人的品行,而是指古龙的手法。篇首那个短章精彩得不得了,写景写人写性格无一不至化境。当然老实和尚也不是什么侠,侠应当是救人于困难之中而不是放个马后炮,老实和尚就喜欢放马后炮,每个人都有自已的思维方式和处事办法,这也是不能要求每个人都一样的。老实和尚就是这样一个绝对老实却又让人害怕的人,只不过《凤舞九天》中把老实和尚这个人完全写坏了,坏得脱离了古龙的本意。

最后当然要说说花满楼了,司空摘星乏善可陈,除了会偷偷别人偷不到的东西以及和陆小凤开开玩笑之外好象没什么性格。

花满楼是很受欢迎的,特别受年轻MM的青睐,这不能不归功于《陆小凤》篇首里这样几句话:“你有没有听见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你能不能感觉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那种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风中,常常都带着种从远山上传过来的木叶香?……”。

当然还有他永远不自暴自弃的高贵精神──因为他的眼睛不太好用。花满楼属于身残志坚的有志青年,在任何时代都是值得尊敬的。不过花满楼如果眼睛好用的话,值得称道的地方便不会太多。此外古龙在这个人物身上着笔不多,除了《陆小凤傳奇》篇幅较多以外,到了后来便显得神龙见首难见尾了,这个人,好象和楚留香里的姬冰雁一样,性格并不是很突出,写起来也比较困难,不错,他是热爱生命充满爱心的,但这个东西并不太好表达。花满楼到了后来有点象是鸡肋,用之无味,不用之又可惜了开篇时对他的浓墨重彩的几笔。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1 2:22:21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11-25 00: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八味书斋在2004-11-24 20:12:37的发言:

《绣花大盗》有叫》《凤凰东南飞》的吗??

个人觉得陆小凤中写的最深刻还是《幽灵山庄》和《决战前后》

陆小凤本就是个傳奇人物。他大破青衣楼,困死霍休,捉拿绣花大盗,和公孙大娘定计逼出了金九龄的口供,早已全都成了江湖中家传户诵的傳奇故事。 那也就是“陆小凤”、“凤凰东南飞”两篇傳奇中说的故事。” 《陆小凤》之《决战前后》第六章“老实和尚” 决战前后之前,古龙只写过两部关于陆小凤的故事,一个是关于青衣楼霍休的,一个是关于金九龄的,由此看来关于金九龄那部便是《凤凰东南飞》了,再者,故事中陆小凤去的地方是羊城,羊城就是现在的广州吧,地点应当是在东南,恰好陆小凤名字中有一个凤字,所以称之为《凤凰东南飞》,虽然有点抄袭《孔雀东南飞》的意思,但我觉得总比“绣花大盗”好听一点儿。 出版商喜欢另加一个名字,这是没有办法的,比如云南出版社很早时期出版的《楚留香傳奇》,将《鬼恋侠情》与《蝙蝠傳奇》合二为一册,名为《蝙蝠傳奇》,于是有人指责古龙在《蝙蝠傳奇》中写了与之无关的很长的一个故事,但这个是与古龙无关的。 《多情剑客无情剑》原来是分为两部的,前边的是《风云第一刀》,后边是《铁胆大侠魂》,出版时更名为《多情剑客无情剑》,但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一部写傅红雪的小说(应当是《边城浪子》)居然也名为《风云第一刀》,这样的有意无意的错误往往以讹传讹,与古龙小说多而杂也有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5 02: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这样的吗??

好象是因为古龙生前对他的所有著作的版权都不太注重.对作品的名称也不注意侵权问题~~~~~

所以才会这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3 18: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花满楼只是一个配角,因此着墨不多是必然的。但是那已经够了,因为他救了我一回。如果不是他,必定没有现在的我。所以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喜欢他的。

楼主的评价很有独到之处,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4 19: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说不上对古龙十分了解,但是我感觉得到,古龙的晚年充满的悲伤和寂寞比快乐多。古龙看似潇洒豪放,但是谁又能明白一个人小时候的经历,对他一生的影响

一个人,从轰轰烈烈的成功,到想摆脱成功的负担和寂寞,再到对现实遭遇不公的无奈和悲伤.......................

这才有了“小李飞刀”,一种对于古龙自己是安慰和寄托,一种对于全人类是种永恒的悲哀,一种至高无上的精神..........

从楚留香的潇洒和轰烈,到陆小凤的孤独和对生活的追求,再到“小李飞刀”,这就是古龙的一生。所以古龙的小说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金庸比不上,黄易也难以相比

-----------------------------------------------------------

我从来佩服两把兵器

浪翻云.覆雨剑和小李飞刀

因为我知道我一生都不可能做到,连百分之一都做不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4 20: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绣花大盗》有叫》《凤凰东南飞》的吗??

个人觉得陆小凤中写的最深刻还是《幽灵山庄》和《决战前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5 17: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感觉陆小凤比楚留香丰满一些,但是陆小凤身边的女人却很少有像石观音一样给我留下深刻映象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6 18: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话这么长的篇幅来叙说可见楼主的确是先生的小说迷

相比较楚留香来讲我相信很多读者都和我一样更偏爱陆小凤

因为他更具人性化,是个活生生的人,就象先生所说的有人的缺点也有人的优点

他有悲观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不论怎么说至少我认为在这个系列里

所有的故事都是成功的,说实话前面的一个朋友说的不无道理

先生的书你在不同心境看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同样的读第一和第二遍甚至是更多

遍的感觉又有不同,总之先生的作品绝对是传世的

里面的有些东西不是我们只看看表面的故事情节就能领悟的到的

最后,真的很高兴看到这么多和我一样喜欢先生的朋友

祝愿你们大家都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01:3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于小妖 于 2018-11-10 10:34 编辑

文中所举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这段,跟《白玉老虎》中红孩儿和僵那段异曲同工。一个要誓死保护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一个要做心胸博大的人,不把一时利害得失看的太重,先做堂堂正正的人。可见古龙对这个问题还算有兴趣。我比较喜欢的是他在处理上没体现什么明显感情倾向,只是展现,把这两种态度铺陈出来。
“老实和尚是《陆小凤》中少有的写得近于完美的人物,当然不是说老实和尚这个人的品行,而是指古龙的手法。”我也喜欢这么论人物,另提名龙小云、李寻欢。这几个人应该找相框裱起来。
同觉得花满楼鸡肋。花满楼、楚留香的极高人气一度让我困惑,我觉得这好像不仅仅关于三观。我不是说读者不能喜欢他们,而是读者太喜欢他们了。对有的人来说,他或许感觉不到作者直白地写“他很聪明”,和通过更高明的方式体现他很聪明是有区别的。花满楼这个人或许没什么不好,但在人物塑造上,我觉得也就是个正常水准,算不上多出色的水准。举个极端点的例子,相当于你在写网络小说,你文笔好不好没关系,构造能力强不强没关系,你只要说男主长得帅又有钱同时又对女主好,读者就会喜欢他(的确常见)。这种现象的发生,仿佛在否定提升写作姿势的意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7 01: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于小妖 于 2018-11-7 06:4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0-7-13 16:22 , Processed in 1.13438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