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745|回复: 4

[讨论] 关于作协重庆会议的“奢华”及其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8 17:4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作协重庆会议的“奢华”及其它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d54ecd0100hwag.html#comment1
  我是这次作协重庆会议的与会者之一。这是一次非常普通的作协工作年会。开完会回来,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遭遇那么多的非议。非议是可以的,但应该实事求是。况且非议的始作俑者还是作协属下的一个工作人员,据我所知该人曾经“蒙受”作协某任主要领导高看和厚爱,她是能够通过有效渠道,得知事实真相的,竟然在千百万网民跟前编造假情况,往数百名无辜的与会者头上泼脏水,真不知道她用意何在。
一,作协的工作年会放在重庆召开,错了吗?
重庆某个县是灾区。但重庆市给我们的直觉,好像不旱。我因为有事,提前离会,在重庆的三天里,有两天在下雨。我曾经对一个来向我核实当时情况的记者朋友讲,如果推开窗户看到赤地千里的景象,没有一个作家会在宾馆里住得下去的。五一二汶川地震过后一年,中国作协组织作家去灾区采访。当时灾区的重建已经在正常进行中了。即使如此,吃饭时,接待方要给作家上酒。作家们都婉拒了。我当时在场。我可以作证。
重庆的某县有灾情,重庆是否就不该再接待和召开大型会议了呢?除了救灾,重庆和中国其它的各项工作各种会议是否还要正常进行?事实上,重庆的各项工作各种会议都在正常进行之中。作协会议这次所在的宾馆里,同时召开着多个大型会议。(好像是商业营销科技工业生产方面居多)。这些会议是否都应停下来,或搬出重庆?恰恰是这种种的“正常运转”,有力地支援了抗灾救灾工作。
不能说,这么些“知名作家”到重庆,对英雄的唱红打黑城市会产生多大的声援作用,从作协本身的工作和升华这些作家的精神境界来说,到重庆“沾”一点“唱红打黑”的“仙气”,感受一点确定开发大西北国策后重庆的变化,多呼吸一点北京以外的新鲜空气,不比老在北京开会要强?就是留在北京开,不也要住宾馆吗?你能把这样的年会像阎小姐的父辈们当年在延安时期那样,放到农家窑洞去开?据重庆的同志说,这家宾馆并不是重庆最好的宾馆。当然是五星级的。三月开两会。人民代表政协委员在北京住的也是五星级。他们被招待的规格可能就更“高档”了。当时旱情已盛。阎小姐为什么不向两会开炮,独独把炮口对准在整个国家生活中并无什么实权的作协,是不是有点欺软怕硬,谅不是侠义之举哦。总理视察灾区,大概是从北京坐专机去的。我想动一下专机的费用大概得花几百万吧?阎小姐为什么不责备一下总理,为什么不坐火车不坐毛驴车去,把这几百万换成矿泉水给灾区孩子喝,该多好啊。是不是也要责备一下灾区的孩子,你们也太“奢华”了,为什么不把矿泉水换成桶装自来水,而要喝那么“贵”的矿泉水?
二,与会作家们坐奥迪车吃每桌两千元的饭菜住总统套房了吗?
我从机场到宾馆,是和另一个作家“拼车”的。那辆车的型号我没注意,比桑塔纳高级,但肯定不是奥迪。许多与会作家也都证实他们都是两三个人拼车过来的,坐的也不是奥迪。绝大部分与会作家住的是标间。至于铁凝坐的住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没上她房间去看过。从来也不去看,也不想看。她要是坐奥迪过份吗?你可以对她这么年轻,居然当了部长级干部提出质疑,但在中组部没有撤消她的这个级别前,她坐奥迪应该看作是份内的事。就像閰小姐的父母能够安然生活在高档干部休养所里,而不必像灾区的农民或一般军队退休干部那样自谋居处生活,是“体制规定”的。此事跟作协无关。跟作家们更没有关系。跟重庆搞接待的同志也没有关系。
开会期间,我们吃的是自助餐,也不是像阎小姐说的那样,一顿都要吃掉几万名学生的捐款。重庆市政府宴请过我们过一次。那是档次很一般的“宴席”,略表主人的盛情罢了,既没有鲍鱼燕窝鱼翅其它海鲜,也没有茅台五粮液。记忆中,好像都没有上白酒,好像连海参都没吃到哦。当然,是有鸡鸭鱼肉的。如果阎小姐觉得旱灾那么严重,作家们开会,不该吃点鸡鸭鱼肉。那我们确实错了。
三,作协真的有那么可恨吗?
本来不算一件什么大事的事,但凡只要发生在中国作协身上,就会被闹大。这就是当下的“中国特色”。比如,长久以来,总在说作协给作家发工资,作家被“圈养”“豢养”。在今天的中国,除了少数“资本家”以外,谁不在“领工资”?不是领国家发的工资,就是在领老板们的工资。但作家一领工资,事儿就大了。如果说,领工资,就是被“圈养”“豢养”,那么,说这种话的人自己是不是也是在被一些人圈着豢着?再者,中国作协七千多名会员,省作协的会员就更多了,但真正能领到作协工资的只有二百名左右。这二百名的工资还不是中国作协发的,都是省作协发的。作协本身就是个穷单位。发给作家的工资据我了解,不多,只能保障他们饿不死而已。恰恰这些领工资的二百名作家,真正写歌功颂德的还极少。这一点大家可以去调查,作协发工资,从来不限作家必须写某一方面的题材。只是要求每年在一定级别的刊物上发表一定数量的作品。阎小姐是领作协工资的人。她可以说一句良心话,在写作上,作协限制过她没有?作协也从来没有枪毙过作家的作品,这些年甚至都不敢批评作家的作品,有人骂到头上,也从不敢出来为自己辩护一声。但是作家病了,穷得实在没有房子住了,作协确实能去找大夫,向有关方面反映情况,争取为作家改善生活。这些事情并不是个例。在我们体制下,如果取消作协,固然让那些你们认为不该享受部级副部级待遇的人舒服不了了,有些人也痛快了,但作家的生活问题谁来帮助解决?求老板们?老板给钱可是一定不会白给的哦。真的像西方那样,完全让作家自生自灭,大家就高兴了?关键是作协发了工资是不是强迫作家按他的口径写作,是不是剥夺了作家自由创作的权利。在我们的体制下,这样的事情,曾经是发生过的。但不是改革开放后的作协干的。尤其不是这几届作协干的。这是事实。话说到这里,我要声明一下,我从未从作协领过“卢布”。我的工资是我单位给我发的。所以要声明这一点,是因为我希望能和朋友们心平气和地讨论这个问题。不要把作家和作协当敌人。作协的宗旨是为作家服务。服务可能有不周到的地方,比如出国考察国内采风作品推荐研讨的机会多少有些不均,不够透明等等,但确实是在想服务。这一点,在作协工作多年的阎小姐比谁都清楚。把作协办成作家的家这个口号,就是当年最器重阎小姐的一位作协前主要领导提出来的。十多年来,几届作协班子都是努力在实现这个目标。大多数作家是认可这一点的。
四,    照我说,这些朋友是太把作协当一回事了,所以才会发这些怨言。其实,作协在作家个人写作这个问题上,真的起不了什么真正的决定性作用。或者也可以说是,他们把对体制的一些怨恨,一古脑儿发在了作协这么个“软柿子”身上了。还是欺软怕硬。借机泄气而已罢了。而我认为,作协真正的问题还不在于什么发工资啊,机构肿大啊,衙门气有多重啊。你说作协机构到底多大才合适?你说体制下的机构哪个没有衙门气?体制、机构就是衙门嘛。作协的真正问题恰恰在于它在中国文学的走向上,提高文学的生产力上,没有发挥它应该发挥的那点作用。中国作家真正要面对现实,真正要替人民说话,写出为人民和历史所认可的作品,还存在着许多重大的困难,甚至阻力。这些困难和阻力使许多作家不敢也不愿意去面对现实贴近现实。采取绕着当下这伟大而多采的但又矛盾重重的现实生活走的方策。他们绕着走,就会被人瞧不起。作协只有真正帮助作家去克服这些困难,创造一些在我们体制下做好这件事所必要的条件,推动好作品的出现,它才算是 “作家们”的真正的“协会”,真正的“家”。
五,也许我也只是在说梦话?
 楼主| 发表于 2010-4-8 17: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拿出两会来作挡箭牌是可笑的。别去看套红的报纸,我希望你去网络上看一看,针对两会的浪费与铺张,会有多少讥嘲之语。再说了,两会的委员代表住五星级酒店,并不是可以证明作家同样能住五星级酒店的当然证据。陆天明先生,你是在用一个错误来证明另一个错误,这个逻辑,不但可笑,而且荒唐,更很无耻。在中学的课文上,我们读多了“闻一多拍案而起,怒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手枪”、“朱自清宁愿饿死,也不吃美国的救济粮”,并且他们被称赞为“有骨气的中国人”。那么,我想问,以陆先生或铁女士为代表的作家们,为什么没有旧社会制度中文人的一点点骨气呢?按照陆天明先生的逻辑:两会委员代表可以住五星酒店,所以作家也可以住;因为总理可以坐专机,所以作家就不可以被责备……,否则,就是欺软怕硬。那么,试问陆先生一句:你勃起过吗?

中国的作家,不但软骨,而且阳萎,现在,让我们发现了,他们更是很无耻。因为,他们在要求比干向费仲看齐,岳飞向张邦昌看齐,林则徐向琦善看齐,更是要求蒋介石向汪精卫看齐,否则,就是欺软怕硬哦,不是侠义之举哦,就是求全责备哦——他妈的,哦的真让老子恶心。

二、按照陆先生的逻辑,铁主席可以坐奥迪,是因为体制的规定,所以我们不可以有任何非议。那么依此而论,我们历来的革命都是错误的了,因为革命就是在变更体制。我更可以向有关机关举报陆先生在攻击伟大的改革开放事业——因为,在以前的体制中,我们没有市场经济,没有改革开放,没有……。

文人攻击文革,是因为文革剥夺了他们的特权;一旦体制赋予他们特权,他们便不遗余力的维护体制。所以,说作家是被豢养的狗,一点也没有错。不过,狗还会咬人,兔子被逼急了也会,作家呢?大约只会象老舍那样,默默自绝于人民罢。

三、作协用来发工资的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如果说,是从作家的稿费中抽取的,那么屁民当然无话可说。但是,事实上,它是来自于财政的拨款,也就是来自于纳税人交纳的税费。前面,陆先生说了,重庆政府宴请过一次,但是档次不高。那么,在陆先生的品位与档次中,什么才算是“高规格”的?其实,作为政府机关,每支出一笔费用,都应当经过纳税人的同意,毕竟,政府只是公民的管家。还是以两会为例,政府的预算,都需要经过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那么,我很想知道,重庆政府用来招待作家们的费用,有没有经过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呢?

作协可以给作家发工资,是不是个体劳动者协会也可以向财政要求拨款来给它的成员发工资了?我百度了一下协会,大约有一亿个结果。如果名目繁多的协会都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拨款用来给成员发工资的话,一定可以拉动GDP的高速增长。陆先生,你真有才,怎么没有让你去做财政部长呢?倘若别的协会如此要求就是荒唐的话,凭什么作协就可以如此来做呢?莫非,作协可以高出其他的协一等么?


四、既然陆先生也认可作协存在种种问题,那么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批评呢?那怕是措辞激烈的批评。陆先生也认为,作家应当为人民说话,可是,当人民说话的时候,你又为什么要躲闪,遮掩,甚至是抵赖呢?

五、你说的不是梦话,是狗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8 20: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协,和某些机构一样,像是过街老鼠。
这些作家在说话前最好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即太监,然后再考虑该怎么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4-8 21: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周末:你怎么看待作协这个组织?

  韩寒:作协一直是可笑的存在。

  中国作协成功地将一批批野狗驯化成家狗不算,还成了走狗。本来男作家都应该是闲云野鹤,结果全成了闲人野鸭。虽然现在作协在政治方面的作用和管理因素被淡化了,但还一直保留着驯化功能。

  事实上,参加和不参加作协对我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平心而论,现在的作家协会也不会限制一个作者的写作,但是为什么我们中国一直没有特别好的文学作品出现?我一直认为作协是罪魁祸首。他们号称主流文坛,号称纯文学,叫喊着要发展、繁荣文学创作,但干的事从来都是背道而驰。或者你玩你的,但你不能运用自己手里的那点资源和小权势去划分:我的这点小东西是文学,外面的那些就不叫文学,然后给你扣一些诸如商业快餐啊,低俗文字,非主流啊,昙花一现等等大帽子。人家再昙花一现,至少还现过呢,乃是昙花一朵。你自己的东西没人看,你就怪读者傻,怪社会浮躁,然后把自己说成是纯文学,层次高,懂的人少,这完全是自欺欺人。建议以后每次作协开会,不要总结什么文学趋势和展望文学发展,直接讨论下一次开会要去哪个风景好点的城市,吃什么菜,就行了。

  就当一个中老年旅游团,多好。

  南方周末:张悦然认为,加入作协还是对创作有帮助的,比如有生活补贴,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进行创作交流等。

  韩寒:很多人一方面是为了经济的保障,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更有安全感。另外也有个无形身份,毕竟加入作协不是好事,也不是一个坏事,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事。

  南方周末:怎么看待郭敬明加入作协引发的争议?

  韩寒:陆天明骂作协门槛降低,把抄袭犯都收进来了,说自己当年加入作协如何难,你进入作协身份就高人一等吗?我认为,国家就不应该有这些协会,想当初,加入作协对你的意识形态有所控制,文字更加奴性,现在虽然好很多,但对创作没有任何帮助。一帮作家闲云野鹤的,自由创作多好,要什么协会。我在电视上一看到那些作家参加什么会的时候,和一些领导弯腰点头握手,表示一定要把颂歌唱得更动听。作为一个作家,这种行为是不道德的,你仗着自己文字功底好,和喉舌机构的御用文人抢饭碗,怎么可以嘛。

  南方周末:作协还会存在,你理想中的作协应该是什么样子?

  韩寒:我觉得这些组织以后的出路是:所有的工作全都放在保护作家的权益上,比如打击盗版,惩治不良公司,保障作家权益,而不是去引导告诉你,你应该怎么想,怎么写,这些都是私人的事情。

  现在的作家协会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起的全是负面作用,当然,它永远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积极作用,随着时代的发展,作家协会越来越不起作用,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4-8 22: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天明的小说,当时比较有名气的,就是苍天在上。

很弱智,和张平的反腐小说差不多的弱智。

在他们的幻想中,就是要以权力来监督权力,最终取得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事实上,以权力来监督权力,最终的结果,只是形成对权力的畏惧,膜拜,服从。

所以,从根本上来说,它们的利益是一致的。都是些杂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7-22 19:59 , Processed in 0.09257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