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武侠论坛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08|回复: 4

[原创]梦幻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11-24 20: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明时节雨纷纷”。 淡淡的诗句,冷峭的字体,呈现在谢晓峰手中一张洁白的笺纸上。 谢晓峰此时并没有看这句诗,而是注视着诗句后的一行字──“决斗。西门吹雪 拜上”! 一张简简单单的挑战书,却是一个年轻剑客对天下第一剑的宣战! 谢晓峰微微皱着眉头,出神地看着那张白纸,仿佛那薄薄的一张笺纸上蕴涵着什 么惊世的秘密。 可是那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即使谢晓峰是剑神,那几个字也不会因为他的凝视而 发生变化。然而,谢晓峰又在看什么呢? 谢晓峰确实看出了许多。他至少已经知道写字的人是一个几比燕十三的剑道高手 ,他还看出了这个人的剑法是杀人的剑法,他的剑一定又快又狠又准!只有一个 真正的剑手他的字才会象他的剑一样高贵,一样的出尘脱俗,卓尔不群!也只有 一个真正的剑中高手才会在写字的时候将他心中对剑的虔诚溶入他的手中,他的 字也才会剑意十足! 谢晓峰轻轻放下手中的笺纸,不禁沉思起来。据他所知,西门吹雪是继他之后江 湖中公认的剑神。西门吹雪也从没有败过,就连以一招天外飞仙称雄宇内的白云 城主叶孤城也命丧西门吹雪的西域玄铁剑下。然而,谢晓峰却很奇怪西门吹雪为 什么会突然向他下战书?──他从没听说过西门吹雪给人下过战书──而且,西 门吹雪这样的剑客如果下战书一定不会偷偷只把战书放在神剑山庄的大门之上。 想到这里,谢晓峰又皱起了眉头,似乎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难道这封蹊跷的战 书又将令平静的江湖再起风云? 万梅山庄。 梅花开了,开的比雪花还要绚丽。 陆小凤和西门吹雪就坐在梅花中。有菜,无酒,有茶。西门吹雪从来不喝酒的。 他认为酒能令一个剑手失去出剑时的那份稳、那份准。哪怕是这一点小小的失误 ,也会令一个剑手失去一切。 “战书是你向谢三少下的?” “不是!是!” “什么?!” “我没有出过万梅山庄,但此战难免!” “扑……”陆小凤几乎把刚喝下去的梅花茶喷在了西门吹雪身上。他一下子跳了 起来,两条胡子微微颤动,指着西门吹雪大声道:“你难道不怕这是个大阴谋? ” “恩!” 恩的意思有很多种,可以表示是,也可以表示不是,可以表示西门吹雪知道这是 个阴谋,也可以表示尽管是阴谋他也要和谢晓峰一战。 “那你知不知道谢晓峰是谁?” “恩。” “那你知不知道燕十三?” “恩。” “那你又知不知道连燕十三那么可怕的剑法也都死在谢晓峰的手上?” “知道。” “你知道还要找他决战?” “我不是燕十三!” “唉……”陆小凤长长叹了口气,猛然坐了下去。他了解西门吹雪──西门吹雪 似乎是一个为剑而生的人,他尊重剑,尊重剑法,尊重自己的对手。只要有对手 ,西门吹雪从来不在意阴谋二字!…… 春天的第一缕阳光穿过树梢,倾洒在这片树林中。 西门吹雪一步一步地走着。 “站住!” 蓦然,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飞射在西门吹雪身前五尺外。 西门吹雪冷冷地注视着这个黑衣人,握剑的手不禁紧了紧。 黑衣人无疑是个剑道高手,浑身的杀气令人就有种剑气森森的感觉。西门吹雪只 曾在叶孤城的身上感受过这样凌厉的剑气。 “西门吹雪,”黑衣人沉声道,“神剑山庄不欢迎你!” “我在走路,”西门吹雪淡淡地望着黑衣人轻迈了一步道。 走路的意思从西门吹雪的口中说出那就是不想停下来的意思,当然也就更不愿意 有人挡在他的路上。 “你不应该走这条路!” “走哪条路都一样。” “不错!但我希望你不要走到神剑山庄!这是个阴谋!” “我非走不可。” 说罢,西门吹雪紧紧盯着黑衣人的双眼,又向前迈了一步。 黑衣人忽然后撤一步,“呛啷!”一声拔出了手中的剑。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清晰地映照着西门吹雪那坚毅而又冰冷的脸庞──只有面对孙秀青陆小凤等几个 朋友时,西门吹雪的面容才会有些微的笑意。 “你敢!”一声冷叱从林中传了出来。 接着便是“铎!”的一声,一柄精光闪闪的匕首钉在了黑衣人身旁的树上。匕首 柄上的红绸在阳光下泛起血一样的色彩。 黑衣人忽然收剑,对着西门吹雪略一抱拳,微带紧张地低声道:“听着,神剑山 庄你一定不要去,否则武林中又将是一番腥风血雨!”匆匆说完,黑衣人有些恨 恨地望了匕首一眼,重重地顿了顿脚,转身飞逝而去。 西门吹雪扫了一眼匕首,迈着步子走入了晨光之中…… 翠云峰绿水湖。 神剑山庄依然和平时一样的平静,然而,在阴暗的天空笼罩下,神剑山庄外却弥 漫着异样的气氛。 江湖中没有秘密。这从三山五岳闻风来到神剑山庄附近的武林人物就可见一斑。 两大剑神对决的消息不知何时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于是,不论是拿刀的还是舞 剑的,只要是听说过谢晓峰和听说过西门吹雪中任何一个的武林人物都云集在了 绿水湖的周围,随处可见幕天席地的武林人物。高涨的气氛丝毫不因这山雨欲来 风满楼的天气而有丝毫减弱。相反地,随着清明的到来,随着越来越多的武林人 物的聚集,众多武林人物的兴奋之情越发高涨起来!甚至有人更仿效决战紫金之 巅前的时刻开起了赌局! 于是,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在多年的沉寂之后又成为了武林中的一个焦点!— —在这里,无论此次空前绝后之战胜负如何,都将有人因此倾家荡产,更有甚者 还会将性命丢在这里! 决战已经不成为两大剑神的决战,而是成为了一场决定众多武林人物命运的大赌 场! 清明。 阴雨如丝。 所有武林人物都异常激动起来,期盼着西门吹雪的到来,也期盼着谢晓峰的出现 。然而,时已过午,神剑山庄依然平静如水,丝毫没有决战的消息传来。也就在 众人齐齐注视着天幕下那巍峨的神剑山庄的时候,神剑山庄门前的小道上出现了 一行人,两顶小轿。一队雄赳赳的黄衣武士护卫着两顶黑色的小轿直趋山庄大门 。 谢掌柜,不,如今应该是谢总管才对。他静静地立在山庄的台阶上,平时的和气 微笑已经换做一副凝重的神色,配着他那臃肿的身材令人有种奇怪的感觉。两顶 轿子就停在了台阶下。轿前一名黄衣武士恭身递给谢总管一张拜贴便退了下去— —拜贴上写了什么没人知道,可是就在谢掌柜打开拜贴后,他立即让到了一侧。 于是,一群突然出现的黄衣人和两顶轿子便进入了神剑山庄…… 神剑山庄后庄中一间草庐。 此时正坐着两个人──青衣的谢晓峰和白衣的西门吹雪! 没有人看到西门吹雪进入神剑山庄,更没有人知道西门吹雪是何时进入神剑山庄 的。然而,西门吹雪想做到的事却很少有做不成的。所以他就来到了神剑山庄, 坐在了略显沧桑的谢晓峰的对面。 当西门吹雪见到谢晓峰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谢晓峰果真是谢晓峰, 一个仁慈的使人能感到生命而不是生命本身的人! 而当谢晓峰见到西门吹雪的时候,谢晓峰也突然明白了许多。他看得出西门吹雪 是一个尊崇自己的选择、尊崇自己所承认所信任的东西的人。他自然也知道西门 吹雪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所以谢晓峰开言道:“战书既然不是你写的你为何还来 ?” “你在我才来。” “我听说过很多你的故事,我也知道你的剑法很厉害。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真正 的剑客,心情、地点、气候、饮食和肌肉都会影响一个剑客剑术的真正发挥。” “我知道。” “现在是在神剑山庄,老夫首先已经占了地利,而你又经过了跋涉才来到这里, 你的饮食和你的肌肉都不如老夫,你不觉得老夫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吗?” “我相信你不会!” “呵呵……尊驾果然出语不凡!”谢晓峰听到西门吹雪的回答,不禁轻拂了一下 几缕长髯,颔首道,“在决斗开始前阁下可有兴趣听老夫讲个故事?” “洗耳恭听。”西门吹雪依然平静地坐着说。 “老夫年少成名,那时的我从不轻视任何人,也正因为如此,我在对敌时必尽全 力──剑下无活口正是我年青时的不幸!后来,我遇见了燕十三,一个剑法举世 无匹但又杀人众多的敌人和朋友。 燕十三自创了一套夺命十三剑,可他这十三剑就好比是花的根而已,没有枝叶。 于是,夺命十三剑有了第十四剑,有了枝叶。可是,第十四剑也只能是花的枝叶 ,一定要等到有了第十五种变化的时候鲜花才会开放。这就是为什么好花固然要 有绿叶扶持,但只要花朵没有开放,这株花就不能称做花的道理。 然而,你知道燕十三是如何死的吗?他恰是死在自己的第十五剑之上! 因为只有燕十三他自己知道,这第十五剑并不是他创出来的,也根本没有人能创 出这一剑,更没有人能了解这一剑变化的出现,就好象‘死亡’本身一样,没有 人能了解,没有人能控制。这种变化的力量,已经没有人能够控制。这一剑是毁 灭和死亡之剑,而燕十三是一个剑客,他不愿也不能让这样的剑法流传世上,更 不愿做武学的罪人。他自己无法控制这一剑,所以当这一剑出现的时候,燕十三 选择了毁灭自己。唯有这样,他才能彻底毁灭这死亡的一剑……” 说到这儿,谢晓峰轻轻叹了一口气,注视着西门吹雪。 “谢谢你!”西门吹雪居然轻轻吐出了这三个字!── 谢晓峰的故事不仅消耗了他自己的体力更影响了他的心情,而心情却是一个剑客 决胜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所以西门吹雪说出了这三个字! 谢晓峰的故事更给了西门吹雪莫大的收益,至少无论决战是胜是负是生是死,西 门吹雪都将在剑道的顶峰再迈出那艰难的一步,所以西门吹雪由衷地说出了这三 个字! 然而,接下来,西门吹雪的眼睛便忽然明亮起来,象是黑夜中的一道闪电,掠过 谢晓峰的面庞。 “我们可以开始了,”西门吹雪缓缓说出这句话,眼中带有一丝异样的神采在闪 动。 “好!”谢晓峰推案而起。 …… 斗室中,西门吹雪轻轻拔出了自己的西域玄铁剑。谢晓峰则是依然气定神闲地站 在那里。 “你的剑?”西门吹雪认真地道。 只见谢晓峰缓缓伸出了双手──那竟然是两只没有拇指的双手! 西门吹雪也不禁为之一愕! “燕十三毁了自己也毁了那死亡的剑招,而我则在那一战之后毁了自己握剑的手 ,”谢晓峰淡淡地说道,“而现在在你面前的谢晓峰就是一把剑,我就是剑,剑 即是我,有剑何妨无剑,无剑便是有剑!” 蓦然,西门吹雪后退了一步,神情肃穆地道:“谨受教!” 只听得谢晓峰继续道:“剑在手中,剑就是剑,你就是你,即使你身剑合一也改 变不了;而剑在心中,剑就是你,你就是剑,万物都能成为你的剑。杀人用剑, 救人用剑,不是剑在杀人救人,是你!” 西门吹雪静静地听完,顿了顿,复又踏上一步,再次握紧了手中的剑…… 就在神剑山庄后庄那破旧草庐中正在上演一幕剑神决战的时候,神剑山庄的大厅 上却静静地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有着副饱经沧桑的面庞,一双手干燥稳 定而修长,眼神中透着一股忧郁和不安。女的则是粉面含春,一身金黄羽衣,玲 珑的身段显得格外妖娆,却又从那勾魂的双目中浮现出一丝霸气一种狠辣!和那 妩媚的外貌极不相衬却又让人觉得正应该在她这种女人身上才能出现这种气质! 大厅中除了这二人,自然还有一个谢管家。可是此时的谢管家已经管不了家── 他被点了穴道!他还不知道,神剑山庄此时上上下下寥寥可数的几个下人也都已 经被制住,正由那些跟随而来的黄衣武士看管着! 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而聚集在神剑山庄外的众多武林人物更不知道 武林人心目中视为圣地的神剑山庄此时已经发生变故!出于对神剑山庄的景仰, 黑白两道的武林人物没有一个人踏上神剑山庄门前的石阶。 于是,神剑山庄依然平静地耸立在绿水湖畔。 天色开始昏暗下来,雨下的更大了。 忽然,一滴雨点飞过窗户溅落在谢晓峰的脚下。就在这时,西门吹雪动了!严格 地说应该是西门吹雪和他的剑一起动了! 剑光如流星般飞射,斗室中顿然为之一亮! 这是必杀的一剑! 是西门吹雪毕生功力所聚的一剑! 更是月圆盛会之后西门吹雪刺出的最凌厉的一剑! 耀眼的剑光带来的不是温暖,而是冰一般的寒冷,似乎已经能将这斗室中的空气 凝结! 就在雨点飞落的时候,谢晓峰就已经开始在退!退的非常缓慢却又恰好令西门吹 雪的剑锋所不及。 剑气如飞虹般直追谢晓峰! 谢晓峰手中如果有剑,他也许便能挡开西门吹雪这必杀的一剑。可是谢晓峰手中 无剑!所以他只能后退── 眼看就要退到草庐的一角,西门吹雪的眼中忽然露出一抹不易为人察觉的笑意。 因为以谢晓峰的身份肯定不会撞破草庐而出,所以谢晓峰唯有向上才能避开这一 剑的锋芒。而如果这样的话,谢晓峰将会更被动,西门吹雪将更有胜的机会。 可是谢晓峰并没有向上腾起。就在西门吹雪眼中滑过那刹那的微笑之时,谢晓峰 终于出手了!不,应该是出剑,因为谢晓峰本身就是一把举世无匹的宝剑! 谢晓峰的左手忽然挥了起来,直奔西门吹雪的玄铁剑而去!难道谢晓峰竟然不要 自己的左手了? 就在西门吹雪的玄铁剑就要削在谢晓峰左手之上的时候,谢晓峰的左手中指和食 指忽然弯了一下,然后指甲就轻轻地弹在了剑尖上!也就在这一弹指之间,西门 吹雪的剑仿佛遇到了莫大的阻力,而谢晓峰的右手也忽然骈指刺向了西门吹雪! 虽是二指,可这二指在西门吹雪的眼中却无异于一把无坚不摧的短剑!所以西门 吹雪这必杀的一剑就因为谢晓峰那薄薄的指甲而告落空。然而,西门吹雪就是西 门吹雪,一剑无功之下立即撤招换式,玄铁剑划出一道眩目之极的弧光逼向谢晓 峰刺来的右手! 可在这时,谢晓峰的右手忽然就停了下来,挥起的左手忽然又动了起来,反刺向 西门吹雪的右腕,好象那只左手本就要刺向西门吹雪的右腕! 西门吹雪没料到谢晓峰的招式是如此的不着人间烟火气息,变招换式就如同行云 流水一般自然而然,他如果再不变招,谢晓峰的左手一定能刺伤他的右腕,那样 他无疑是输了。 于是,就在这时,西门吹雪忽然向坐前方跨了一步,谢晓峰的左手便变成了茨向 西门吹雪的那把玄铁剑! 谢晓峰眼观西门吹雪对战之时是如此的坚毅冷静,心下也颇为欣赏。当然,欣赏 归欣赏,谢晓峰的左手却不可能再刺向那锋利的剑刃。他 只是倏然收回左手, 右手再次探了出去! 西门吹雪此时猛一咬牙,整个身体忽然腾起,身剑合一地刺向谢晓峰的心脏!剑 比手长,西门吹雪自信此招和叶孤城决战后悟出的一招纵然不能伤得谢晓峰也会 将其逼退! 然而,这一瞬间的变化却出人意料,玄铁剑“铎!”的一声就穿过谢晓峰钉入他 身后的墙壁中,而谢晓峰的右手也神奇地刺入了西门吹雪的胸膛! …… “咯咯……” 草庐外忽然响起一阵银铃般的得意笑声。随着笑声,草庐内施施然走进了两个人 ──正是那大厅中的一男一女! 黄衣女郎兴奋地望着角落内挺立不倒的谢晓峰和西门吹雪,对她身旁的黑衣男子 不无得意地道:“夫君啊,试看我这一石两鸟之计如何啊?如今这两大剑神已经 变成两大死人,今后武林中除了你我夫妻二人谁还配这剑神之称?!武林霸业也 是唾手可得的了!哈哈……” 黑衣男子没有垂着头没有回答,却有另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那封战书是你 写的?!” 霍然正是谢晓峰的声音!原来他还没有死!还正对着那个黑衣男子说话! “是的,”黑衣男子猛然一震,低声道。 “好哇,原来三少爷还没有死?!”黄衣女郎脸色骤变,忽又冷笑着对黑衣男子 道,“夫君,这可是你扬名的大好时机啊!杀了谢晓峰剑神名号就是你的了!” “我不能杀他!”黑衣男子沉声道。 “什么?你竟敢违抗我的命令?”黄衣女郎脸色又是一变,粉面含霜地道,“好 !你不杀我杀!”说罢,就要提剑上前。 “我也不会让你杀他!”黑衣男子忽然抬起头,坚决地道。 “你疯了?!”黄衣女郎眼看自己的心愿就要得偿,没想到自己的男人竟然违背 自己,当下黄衣女郎狠声道,“莫要忘了你体内的毒!没有我定时给你解药你绝 难活过七天!” 黑衣男子痛苦地皱了皱眉,忽然就拔剑挡在了黄衣女郎的身前。 “你!”黄衣女郎顿时恼羞成怒,“为什么?” “因为他叫谢晓峰我叫谢小荻!” “什么意思?!啊!莫非你们……” “不错!你想不到我这个浪子会有一个剑神的父亲吧?” “铛!”的一声忽然打断了这一男一女的对话──原来是西门吹雪的玄铁剑划落 在了地上! 接着,这一男一女便发现了一个更令他们吃惊的景象──应该已经是死人的西门 吹雪忽然说话了,而且居然说出了“我输了!” “不!老夫输了!”只听谢晓峰平静地道,“老夫最后之所以能够刺中你用的并 不是剑术,而是印度的瑜珈术。所以老夫输了!” 平静的话丝毫不象两个即使没死但也应该重伤的人说出来的! 这一下,谢小荻夫妻二人更加难以相信了──对谢小荻是高兴,高兴并没有因为 自己的软弱而害死自己的父亲;对黄衣女郎却是莫名的惊骇了! 原来,西门吹雪那一剑虽然刺中了谢晓峰,但却被谢晓峰用瑜珈功夫巧妙地滑过 了,刺入墙壁中。而谢晓峰的右手虽然刺中了西门吹雪,可他的双指却在刺中西 门吹雪的一瞬间弯曲了! 只见谢晓峰转头对西门吹雪道:“若老夫用剑,必定会输给阁下。而恰恰因为老 夫以身为剑,阁下才会在出招时心有慈悲,没有用尽全力。否则,老夫是万难躲 过阁下那上天入地必杀的一剑!” 顿了顿,谢晓峰继续道:“阁下那最后一剑虽不同于燕十三的第十五剑,但却已 经达到剑术中至上的境界。如若阁下能够多些悲天悯人之心,我相信阁下一定能 在剑道的无剑境界有更惊人的成就!” 听完这句话,西门吹雪平静地拾起了玄铁剑,抱拳道:“告辞!”说罢,飘然绕 过谢小荻夫妻二人,步入雨中…… 谢晓峰赞许地目送西门吹雪离去,这才缓缓走到谢小荻二人面前,蔼然问道:“ 小荻,她就是你那武林盟主的妻子?” “是的。她就是厉真真。” ……
 楼主| 发表于 2004-11-25 19: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vivian在2004-11-24 21:39:54的发言: 是<三少爷的剑>的续集吧?
不是不是,只是制造一个场景给两大剑神一个舞台,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4 21: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三少爷的剑>的续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4 22: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11-24 22: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两大剑神,终于碰到一块了~!

[em26][em26][em26][em26][em26][em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龙武侠网 ( 鲁ICP备06032231号 )

GMT+8, 2024-4-17 17:07 , Processed in 0.08327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2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